「恩!」雷持跟了上去。

「對了,你弟弟呢?」利卡德回頭問道。

「今早沒看到他,應該在房間里吧!」雷持答道。

「是嗎?那走吧!」

外面枝幹——「天羽!」流影迎面而來。

「怎麼了?流影!」陸天羽打了聲招呼。

「你到哪去了?到處都找不到你人!」流影問道。

「因為一些特別的原因,說來話長!」陸天羽也不隱瞞。

「那就長話短說!」流影揮了揮手。

「簡單說矮人族想要以某種***逼迫奧特拉斯就範,但卻被我阻撓,現在奧特拉斯就變成了我的女人!」陸天羽平靜的說道。

「哦~~!這麼說你撿了個便宜嘍!」流影笑道。

「差不多吧!不過總有種讓人牽著鼻子走的感覺!」陸天羽無奈的搖了搖頭。

「無夢吧!也無所謂,畢竟論智慧,我們的陣營就數他最高,這樣也沒什麼不好,至少他不會害我們,不是嗎?」流影頓了頓,「而且現在別說害,反倒還讓你得了這麼大一個禮物!」

「就算是吧!這樣我也不得不插手精靈族的事情了!」陸天羽聳了聳肩。

「需要通知龍浩他們嗎?畢竟你現在無法使用力量!」流影倒不反對。

「見機行事,我們現在需要先搞清楚矮人族和長老院究竟想幹什麼?而且我還隱約感覺事情遠沒有如此簡單!」陸天羽搖了搖頭。

「同感!那就先按兵不動吧!」流影點了點頭,「對了,修爾凡得在找你!」

「櫻蘭嗎?那走吧!」陸天羽知道修爾凡得所為何事!

「恩!」 遠古之樹—修而凡德房間——「拿去吧!」修而凡德把重鑄好的櫻蘭遞了過去。

「哦~~!的確,感覺比以前不太一樣了!」陸天羽舉起櫻蘭仔細端詳著。

「為了增加威力,我又加註了幾種礦石作為依附,強度也比之前有所加強!」修而凡德解釋道。

「恩,應該還有什麼其他的東西吧!不愧是神之鍛造者!」陸天羽收起櫻蘭。

「不客氣!」修而凡德笑道。

「恩?!天羽,你可以使用精神力了嗎?」流影看到陸天羽自主打開魔法空間,有些驚訝。

「只是一點點,這點程度還是能辦到的!恩—?!」剛說完,陸天羽的臉色突然變了。

「怎麼了?!」流影察覺不妥。


「傲天不見了!」陸天羽皺著眉頭說道。

話語剛停—「轟—!」只聽外面一聲驚天巨響,整棵遠古之樹都在晃動!

「什麼?!糟了!」流影立馬向外跑去。

「流影,等等我!」陸天羽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追了出去。

「終究還是讓你得到了!謝皓霖!」修而凡德倒不顯得慌張,因為一切早已註定!


外面枝幹——「這是—?!」流影和陸天羽沖了出來,看到眼前的景象不由一怔。

遠古之樹下方茂密的森林頓成一片火海,天空一顆巨大的紅球從天而降,恆星「薩姆萊特」!

「謝皓霖嗎?!」

「不清楚,天羽,我去找奧特拉斯,你去找無夢,先把異靈轉移走,另外讓龍浩他們趕來這裡,我們分頭行動!」流影剛要起身,卻被陸天羽拉住了。

「不,我去!」陸天羽搖了搖頭。

「但是你還不能—?!而且你的武器!」流影顯然是考慮到了這點。

「不,我必須去,這是我的承諾!」陸天羽還是搖了搖頭。

「恩—!」流影略微沉默,「給我活著回來!」

說完,向反方向奔了過去—「當然!」陸天羽也開始行動了!

頂端——奧特拉斯一行人和以利卡德為首的矮人族站在平台,震驚的看著這一切!

「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那顆火球是什麼?!西爾芙!溫蒂尼!」奧特拉斯轉過身。

「在!」兩女應了一聲。

「速去查明原由,另外確定剛才爆炸時的損傷狀況!」奧特拉斯乾脆的下令。

「是!」兩女消失了。

「利卡德族長,抱歉看來我們的會議要延期了,現在情況不明,還請矮人族各位移駕飛船,必要的時候,請先逃走,這是沖著精靈族來的!」奧特拉斯對利卡德說道。

「那就多謝族長了!」利卡德點了點頭,沒有表示反對,然後帶著眾人離開了。

「奧特拉斯—!」陸天羽到達了。

「天羽,你趕快和流影去找無夢,然後帶異靈走,似乎有人找上門來了!」奧特拉斯見陸天羽過來了,急忙道。

「到底發生了什麼?」陸天羽問道。

「不清楚,我已經讓溫蒂尼和西爾芙去調查了!」奧特拉斯答道。

「族長!」兩女回來了。

「調查的如何?損害呢?有人受傷嗎?」奧特拉斯問道。

「五人確定死亡,三十二人行蹤不明,一百二十八人重傷,五百六十三人輕傷,其餘平安!」溫蒂尼報告道。

「上方火球已經確認為恆星「薩姆萊特」,剛才的爆炸遠古之樹周圍的森林損害百分之二十!已派人滅火!」西爾芙接著說道。

「薩姆萊特?!謝皓霖?!該死的星際政府!」奧特拉斯立即明白了騷亂之源。

「果然是他!」陸天羽自言自語。

「什麼?天羽,你知道!」奧特拉斯感到驚訝。

「詳細情況之後在和你解釋,恩?!那是—?!」陸天羽看到了佇立恆星之上的宮殿,而漂浮其上的分明就是傲天和墮獄!

這個時候,火球慢慢降下,來到了和遠古之樹齊平的位置,讓奧特拉斯眾人終於看清了那座宮殿上還有一個人!

「初次見面!先容我自我介紹,我的名字是謝皓霖,八天王之一!」男子走上前行禮,抬頭,漠視眾人。

「謝皓霖,我們精靈族與你之間本無瓜葛,你這樣做到底是什麼意思?」奧特拉斯怒道。

「奧特拉斯族長不必如此生氣,另外我還要糾正族長你一點,我和你們精靈族,包括你們矮人族之間都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但是這種關係也將在今天覆滅!」謝皓霖笑道。


「什麼意思?!」

「你們精靈族長老院很早以前就與我定下協議,要我幫助他們奪得精靈族的政權,相比之下的條件,依然是各種鍛造材料!」謝皓霖笑道。

「什麼?!你們—!」奧特拉斯看向背後,但是長老院四人已經不見了。

「另外不知奧特拉斯族長還記得嗎?昨晚被餵了什麼?」謝皓霖接著說道。

「你怎麼會知道?!」奧特拉斯面容失色。

「矮人族那種葯本身是從一種非常特別的血液中提取出來的,而那個血液的來源就是曾經同樣位列八天王之一的歐陽靈,雖然現在已經背叛!」謝皓霖毫不避諱的揭穿了一切事實。

「恩?!原來如此!」陸天羽曾經也想過到底是什麼樣的藥物會讓魔力不在他之下的奧特拉斯那麼不顧矜持,原來是歐陽靈,之前聽麗茹說她的血液很特殊,這樣的話,一切也都能解釋了!

「你利用了矮人族嗎?」

「沒錯,但是我的目的根源其實不在你,奧特拉斯族長!」謝皓霖指向了陸天羽,「而是他!」

「天羽—!」奧特拉斯不明所以的看向陸天羽,想不通這兩者之間會有什麼聯繫?

「昨晚?!傲天?!就是那個時候!」陸天羽也反映過來了。

「沒錯,我的真正目的只是這兩把劍而已!」謝皓霖抬起雙手。

「墮獄怎麼會在你手上?!你把拉斐爾怎麼樣了?!」陸天羽大聲質問。

「誰知道呢?與其擔心別人,還是先擔心一下你自己吧!星際之神!」謝皓霖舉起雙手,過於頭頂,「我會讓你們見識到混沌初開的宇宙!」

「星際之神?!他居然是—?!」溫蒂尼驚呼。

「謝皓霖,你想幹什麼?!」奧特拉斯不知內情,但本能的感覺到了危險。

「傲天!墮獄!」謝皓霖沒有理會奧特拉斯,直接念道,「上古再現!」 遠古之樹—矮人族飛船——「爺爺,我們真的就這麼走了?」雷持問道。

「現在的情況如奧特拉斯所說,不清不明,而且對方居然敢公開進攻精靈聖地,那他的目標一定是精靈族,並且背後一定有相當大的勢力!」利卡德說道。

「但是我們就這樣走了,不是—?!」雷持猶豫不決。

「對方既然一開始就動用了那麼龐大的力量,不出意外的話就是準備一舉殲滅精靈族,本來所謂的結盟也只是表面上的形式,對外的虛張聲勢罷了,為了不讓有心人對精靈族或者矮人族的任何一方產生想法,終究也只是自顧自守,沒什麼實際意義!」利卡德冷笑道。

「那我們還如此費心促成結盟?」雷持問道。

「哼!我只是為了從精靈族那裡獲得更大的利益,倒賣武器,獲取材料,裝備自己,這不是很划算的交易嗎?而且撇開這些不談,即便我們留下來又能如何?矮人族大部分兵力都留在了奧林匹斯,我們留下來也只是給精靈族陪葬罷了!」利卡德頓了頓,「這次的戰鬥,今後的危機,精靈族的覆滅的日子不遠了,這樣看起來我們要失去一個很好的客戶了,真是可惜啊!這下就永別了,精靈族!」

「恩—!」雷持一時也感覺冰冷入骨,這就是政治,冷酷無情的政治!

「說來,修而凡德和卡洛斯還沒到嗎?外面的戰況也不知進展得如何,我們最好儘快撤離!」利卡德看了看四周。

「族長!族長!—」急促的聲音傳來。

「怎麼了?修而凡德和卡洛斯呢?」利卡德感覺事情有變。

「修而凡德大人讓我轉告讓我們先走,他與卡洛斯王子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可惡!搞什麼?修而凡德,偏偏在這種時候!」利卡德話語未散,突然一陣強烈的爆炸。

「啊—!!」一聲慘叫過後,外面的聲音消失了,看來已經死亡。

「族長,我們快走吧!修而凡德是九魔帝,不會那麼容易死的,況且我們矮人族的高層有近一半的人數都在這裡,實在不能冒險!」一位長老勸道。

「恩–!」利卡德略微沉默,「通知全艦,立馬出發!」

「遵命!」

頂端——片刻前!

「傲天!墮獄!上古再現!」

言靈一出,傲天、墮獄兩把劍一白一黑散發著不同的光芒,不刺眼卻散發著驚人的壓迫感,紅色的閃電成為了兩劍之劍的鎖鏈,閃耀著、迸裂著,霎時,天變地動,變得渾濁、沉重,透著令人窒息的氣氛!

「序章,混沌初開!」

「咚—!!!」整個星球一瞬間彷彿都在顫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