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傅夏現在確實很想離開,擁有了生命之泉他就能夠復活自己的家人,可是現在帝山仙使在這,她又不方便抽身。

「不用管他們。」

趙信低語一聲,旋即輕咳了兩聲道。

「幾位仙使。」

帝山仙使都跟着回頭,趙信露出笑容道。

「我跟夫人有些私事,你們在這裏觀察,有什麼事兒再聯絡我們,有問題么?」

「敢問,您可是秦王?」仙使突然試探性的低語,趙信聽後點頭,「就是我,有什麼問題?」

言語間,趙信更是下意識的戒備。

三皇五帝山跟秦國可是兩千多年的血海深仇,這幾個仙使剛才又不在帝山,他們可能未必知道那裏的事兒。

「您就是秦王啊,剛剛您在帝山說的話,我們都知道了。」

「為人族的崛起,奮勇向前!」

「您的這句話實在是太激勵人心了。」

這?!

消息傳的這麼快么?

其實趙信自己都不知道,當他說出那番話之後,就開始有無數仙人對外傳播,現在不說整個蓬萊都聽到,也差不多得有半數了。

傅夏也有些意外他們對待趙信的態度。

就是她並沒有出言詢問。

「啊,還好還好。」趙信咧嘴笑着,「那這是不是沒有別的事兒了,要是沒事兒我們夫妻倆就撤了。」

「秦王慢走!」

趙信轉身回到傅夏面前朝着她聳了聳肩,二人並肩御空而去后,那些帝山的仙使依舊止不住的感嘆。

「秦王,真不愧是能凝天人之軀的仙人啊。」

「就那顆念著人族的心,就配的上天人之軀。」

「真是震撼啊!」

「幾位仙使……」清國王山使團的仙人忍不住輕聲低語,「敢問,諸位對這海域可有什麼見解?」

「呃!」

幾位仙使都神色一凝,回頭又看向已被封印的那片海域還有海中的鮫人。

「沒感覺有什麼奇怪之處啊,你們確定這海獸殺一回實力就會提升一個台階?」仙使托腮低語。

「是!」

「嘶……」幾個仙使對視一眼,而後挑眉道,「要不,再殺一回看看效果?」

「啊?!」

王山使團的仙人懵了。

「再殺一回,反正現在就是個天仙中期,再殺按照你們的說法,出來的應該是天仙後期,還在可掌控範疇之內。」帝山仙使道,「我們剛來着,你們就讓我們看,那我們肯定是看不出來什麼,還是得實踐出真知。」

「沒錯,再砍他一回!」

「上!」

不由分說,那幾個仙使一臉獰笑的就朝着鮫人沖了上去。

「小鮫人,放心,叔叔們會對你很溫柔的,桀桀桀桀——」

王山外海。

御劍而行的趙信腦海中縈繞着那幾個仙使的長相。

「夫人,你覺不覺得那個領頭的,長的特別像大聰明。」趙信側目低語,傅夏眼中儘是茫然,「大聰明?」

「對,你不知道。」

趙信輕嘆一聲,但他是真覺得那為首的特別像大聰明。

「他們幾個是帝山的特派仙使?」

「聽說,是三皇五帝山專門應對這種古怪之事的專業團隊。」傅夏開口,趙信聽的不禁咋舌。

專業團隊!

這話聽着就不太靠譜,尤其是為首的還是大聰明。

「我建議你,有空再派人到帝山彙報一遍,讓他們重新派一批調查小組來,說不定效果會好一些。」

「相公覺得剛才那組不行?」

「倒也不是說不行,就是……」趙信沉吟片刻低語道,「可能他們也會創造出意想不到的價值,有可能會有讓所有人都驚訝的發現。當然,也有可能會將一個小問題擴散成一個無法控制的災難。」

「會這麼誇張?」

「我感覺,他有那能耐。」趙信微微點頭道,「不說這些,生命之泉我已經拿回來了,你準備好了么?」

「你呢?」

「三份,我找三皇五帝多要了一份,正好兩份給你,一份給我。」

「真的?」傅夏聽后一臉驚喜,「如果是這樣那就太好了,我父母的遺物我都有保管好,這麼說……我可以讓他們復活了?」

「沒錯,復活!」

趙信眉眼中也噙著笑容,深吐了口氣。

成敗在此一舉。

如果傅夏的父母真的能夠復生,那麼橘六九應該也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到時候就能夠實現對青璃的承諾。

希望,能成啊!。 眾人就先回去了,本來大家都以為真正主廚的會是三個女孩子,卻沒想到進廚房的是三個男孩子,雖然結果都是一樣的,可是過程卻五花八門。

喻言做了一天的車,她前段時間本來就沒有休息好,現在更是眼皮直打架,也沒有說什麼,就直接倒在了沙發上,慢慢發獃陸知衍倒是好像是已經習慣了一樣,走進了廚房。

大概過了十分鐘左右,喻言恰好已經閉上了眼睛睡著了,陸知衍出來單手抱起她,調整了一個姿勢。

喻言也沒有想到,自己能在沙發上睡着是枕着胳膊的,陸知衍怕她醒來胳膊會麻,給她墊了抱枕,給她蓋了外套,就回去了。

九月廚藝不差,算是這三個女孩子當中很可以的了,她本來也想跟着進廚房幫忙,就一直跟在司錦臣的身後,十分乖巧,司錦臣忽然回身,九月就直接撞了上去,司錦臣輕笑一聲。

直接拉住了九月的手腕,帶着她坐在了另一邊的沙發上,走向廚房,給她到了一杯牛奶,「你乖一點,在這裏玩一會。」

另一對是最吵的,曲木汀前段時間剛剛學了兩道菜,正想給大家展示一,然而方瀛發現她有進廚房的意圖,直接把她推了出來。

「我的姐姐,這個廚房至少還要伴隨我們一周呢,我不希望今天晚上就看不到她了。」

「臭小子,你說什麼呢?」

曲木汀見狀就又要來上來掐架了,方瀛直接跑了,「好好好,姐姐還是安安靜靜的待在這裏,等著吃就好,廚房這種油煙重的地方,怎麼能勞煩姐姐進去呢?弟弟去就好了。」

「這還差不多。」

「噗哈哈哈哈哈,這對姐弟的相處模式還真的好有意思呀,哎,跟我和我弟弟很像嘛。」

「還有九月和司錦臣!我真的覺得他們兩個之間有故事,這種經營搭配小白兔的感覺太好玩了,九月太可愛了,想偷回家!」

「姐妹,你的想法有點危險呀,你看看司錦臣看九月那種佔有慾十足的樣子,當你在凝視九月的時候,司錦臣也在凝視你。」

「啊啊啊啊!我的知言知語CP是真的!他們兩個相處模式而安全,就是老夫老妻啊,以後誰再說她們兩個不是真的我就打死誰!」

「嗚嗚嗚,他們絕對是真的,如果他們不是真的,那我就是假的!」

眾人吃過飯之後,導演就來宣佈任務了,「從明天開始,我們就會從小山村撤離,現在這裏就只剩下你們了,整期採取直播的方式,直播會從每天早上七點一直到晚上的七點,整整十二個小時,隨後才會正式的進行剪輯,發佈。」

「你們從明天開始要自己做飯采菜,至於這幾天你們吃什麼自己看着辦,為期時間為一周,而明天的飯菜節目組一然會為你們準備,但是從後天開始就要靠你們自己了。」

喻言眨了眨眼睛,剛剛導演還說這裏是一個小山村,那麼這裏的人應該是很多呀,只要找那些村民就好了。

導演好像早發現了喻言的想法,對着她笑笑,「由於搬遷的原因,這裏已經成了風景勝地,所以不用擔心有人會來幫你們,你們要自食其力。」

喻言:「……」

夜晚,小山村的晚上總是很漂亮的,在大城市由於霓虹燈太亮,總是看不到星星,然而山村卻格外的幽深,星星也是格外的明亮。

在這個安靜的夜晚,一個穿着白裙子的女孩子悄悄出門,轉身去了隔壁,在那裏,一個男子穿着浴袍坐在窗邊。

九月看着眼前的男人,有些發怵,「小舅舅,你怎麼來了?」

司錦臣輕笑一聲,這個女孩子走了幾步,九月下意識的後退,由於空間有限,一下子撞到了牆上,然而面前的男人一然向著自己走來,她退無可退。

司錦臣倒是脾氣很好,直接拉着九月坐在一旁,「說吧,為什麼不聽你父母的話跑出來了?」

「我……」九月咬了咬下唇,卻沒有說什麼。

司錦臣眉毛上揚,他嘴角依然是在笑着的,卻讓人有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小月亮,你是不想和我結婚呢?」

九月立刻搖了搖頭,「不是的,我是真的很喜歡小舅舅,也很想嫁給小舅舅,但是……」

司錦臣輕嘆一聲,直接握住了九月的手,他沒有坐在椅子上,而是用一種半蹲著的姿態,看着幾月,「還是擔心你哥哥?」

九月點點頭,「我就這麼一個哥哥,我父母也不在乎,我們在他的眼裏只有家族昌盛,是哥哥從小把我帶大的,所以我和他的感情很深,哥哥這次不打招呼就走了,我很害怕他出事。」

司錦臣抬手揉揉女孩子的頭,九月眼眶紅紅的,她的眉眼本就帶着幾分甜美柔弱,現在這個樣子彷彿受了極大的委屈,讓人不免生起一種保護欲,「你放心,你哥哥沒事。」

「不,我已經查出來了,他在做很危險的事情,我想阻止他。」

「所以你和陸知衍做了交易?」

「嗯。」

「我知道他一直在調查俞家的事兒,這些年俞家也一直在找這個人,所以若是能從你這個知情人嘴裏得知一些消息,總比調查的要準確。」

九月沉默了,她當時確實就是這麼想的,自己若是能阻止哥哥做那些錯事,總歸還是好的。

司錦臣卻嘆了一口氣,「可是,你不應該將這些事情說出去。」

「怎麼了?若是他能提早做些防備,總歸被那些人找到的好呀。」

「若是他知道了這些事情,那兩個人是絕對不會袖手旁觀的,那麼他們一直維持到現在的簡單幸福生活也就毀了。」

九月雙眼瞬間睜大,雖然自己並不明白這些勾心鬥角,可是她卻知道司錦臣所說的話不會騙自己,「我……我錯了。」

司錦臣輕笑一聲,抬手揉揉九月的頭,看起來溫柔的不得了,「所以呀,我這不是來幫你了么?」

九月連忙點點頭,抽泣了一下。

司錦臣這才鬆了一口氣,撫摸對方髮絲的手滑到了她的臉頰上,「九月,你哥哥失蹤了,你這麼擔心,那麼,你有沒有考慮過,你不打一聲招呼就離開了,我會不會擔心呢?」

九月一下子就抱住了司錦臣,直接將自己的眼淚蹭在了對方的浴袍上,「我錯了,沒有下次了。」

司錦臣抱住了九月,抬手安撫的拍了拍的後背,「不對,再說。」

九月眨眨眼睛,她的眼眶還是紅紅的,因為剛剛哭過那雙眼睛顯得晶瑩剔透,「什麼?」

司錦臣右手指腹摩擦九月的紅唇,聲音沙啞,「怎麼,忘了那天你要走的時候和我說了什麼?」

九月臉一下子就紅了,眼神閃躲,有一種很輕很柔的聲音,「我喜歡你。」

司錦臣眼神幽深,嘴角輕輕勾起,直接就拉過九月,對着她的紅唇,吻了下去。

然而相比他們兩個之間的溫柔氣氛,這裏就顯得有些劍拔弩張了。

喻言直接跨在陸知衍的身上,拽著對方的領帶威脅到,「你說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我會來參加這個節目!」

陸知衍雙手投降,嘴角帶笑,「也不算太早吧,比你早了一天。」

「好哇,你現在都敢吊我胃口了!」

陸知衍眼神深幽,直接反客為主,將喻言壓在身下,喻言偏偏就不吃他這套,想要掙扎一下,就被陸知衍壓着沒有辦法動。

陸知衍聲音沙啞的不行,他禁錮住喻言,「好了,你別鬧了,今天你也累了,就安安靜靜在這睡一晚,別鬧我,嗯?」

喻言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了他的威脅,輕咳一聲,就停止了亂動的手,「誰……誰亂動了,好了,你從我身上下來,我要睡覺了。」

陸知衍嘴角上揚,直接抱住了喻言,喻言立刻就閉上了雙眼,似乎是害怕他在做些什麼。

小山村的夜晚總是過得格外漫長,眾人也都睡了一個好覺,第一次沒有各種通告和電話,大家都睡到了日上三竿。

方瀛和曲木汀是最開始醒的,良好的生物鐘讓他們沒有辦法晚起,也就幫大家準備了晚飯。

喻言是餓醒的,起來正好看到陸知衍哪張人神共憤的臉,正柔情似水的看着自己,一大早上就是美顏暴擊,這誰受得了?

陸知衍將喻言拉起來,用一個將近10分鐘的吻給她安排的明明白白的,隨後兩個人換好衣服就從房間里出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