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太對不起你了,昨天真的是喝醉了才那樣,絕對不是故意的。」

顧可彧笑著解釋了一下,趕緊把臉轉向別處,顯然並不想當著江映寒的面憋不住笑出聲來。

江映寒輕輕的哼了一聲,但是聽起來還是沒有什麼氣惱的情緒的。

這時候小唐突然開門回來了,手上還大包小包的拿了一堆東西,江映寒見狀只好穿好衣服離開了。

昨天晚上發生了太多的事,顧可彧心中也是有些亂,索性再次癱倒在床上,也不理會小唐的問話。 上了車之後,很多斧頭幫的人都感覺到幹勁十足,以前的時候都知道自己變厲害了,但沒有想過竟然會增加的幅度有這麼大,剛才每個人平均要面對四個人,可自己把他們全給放倒了,那些人的拳頭打在自己身上跟撓痒痒一樣,自己一拳打過去沒有人能夠承受得了,大部分都是一招解決。

這一次主要是給全部的人增加了不少的信心,原本都覺得自己是一個小幫派,沒有能力涿鹿天下,但是從今天這個事情開始,以後是個什麼樣子,那只有以後知道了。

省城天上人間。

「大爺,二爺的傷勢有些嚴重,以後這條腿怕是要廢了,生命倒是無大礙。」剛才拖回來的雲幫老二經過了檢查,現在基本上已經是穩定住了,雖然是不在流血了,但是這個消息也讓雲幫老大十分憤怒,既然都知道是我們雲幫的人了,下手還那麼狠。

「知道了,下去吧,給我盡心照料著點兒,以後老二要是好了,少不了你們的。」整個腿骨都斷了,就算是最好的醫生也不可能給弄好,這一點他還是明白的。

「大爺,咱們二爺的事可不能就這樣忍下了吧,這姓李的竟然不給咱們面子,那咱也沒什麼好說的,叫弟兄們抄齊傢伙,把他們的地盤給平了去,不就是一個縣城的小幫派嗎?還真以為自己是條龍了?」旁邊一個身高1米9的壯漢說道,這就是雲幫的第二高手,外號鐵塔。

「滾一邊兒去吧,你的身手連老二都不如,老二在他的面前連一招都沒有走過,難道你沒聽說嗎?那個傢伙只是拍了一個石子兒,就讓老二斷了一條腿,要是咱們敢繼續往上沖的話,以後還不知道是一個什麼結果呢,這個事情咱們只能是忍下了,流動資金也花的差不多了,我自己來想辦法吧,你們最近都給我記住了,誰也不能去找他的麻煩,誰要是不聽我的話,幫歸處置。」雲幫老大還是很有分寸的,要不然的話,他一個普通人也不可能在這個位子上。

現如今,最要緊的事情並不是去報仇,最要緊的事情是穩定下面的人心,經過這次事情之後,誰都知道雲幫老二以後是個廢人了,老二是整個雲幫的第一高手,雲幫老大能夠做定這個位子,他的弟弟可以說是功不可沒。

如果沒有了這個第一高手,下面的人心就開始活泛了,先得把內部穩定了再說外面的事兒,況且這件事情他感覺已經超出了自己的控制,這應該去找那面的人來動手了,畢竟這個消息是他們給自己的。

想到這裡,雲幫老大退了所有人,然後走到了書櫃的旁邊,輕輕一按上面的一個按鈕,出現了一個暗示,裡面有一部電話,可以聯絡到那邊的人。

李天猜測的不錯,雲幫之所以能夠屹立於省城,每個月收著那麼多的錢,都是因為電話那頭的那個家族,據說是一個古武家族,非常厲害,就算是現在的官方也得禮讓三分,誰讓人家的實力非常強悍呢。

原來省城的格局並不是雲幫一家獨大,而是和其他幾個幫派三分天下的,後來不知道雲幫老大怎麼就攀上了人家。

那邊過來了幾個高手,據說都是入門十段的,很容易就把另外兩家的高手給幹掉了,沒有了金字塔尖上的人物,下面的人就算再怎麼強悍,最終還是要把自己的地盤給丟掉的。

這也就是莊嚴知道的所有關於雲幫的信息,自從雲幫統治了整個省城的地下世界之後,就沒有人知道他們的具體情況了,只有他們的高層才知道,其實如果費心去打聽的話,多少都能夠得到一些情況,只不過很多消息商人都懼怕雲幫的勢力,害怕雲幫找上門,乾脆也就不說這個了,有的時候有錢也得有命。

「原來我以為雲幫很厲害的,碰到我們還是慫貨,一點的用處都沒有。」一路上莊嚴都手舞足蹈的,好像剛才打的都沒有盡興一樣。

「你小子回去給我好好練習,其他的事情先交給張哥,張哥跟你不一樣,他沒有這個潛力,就算給他喝再多的神水,也就是入門三段了,你好好的練習,絕對有突破入門十段的能力,剛才那三個蝦兵蟹將都差點有漏網之魚,還好意思在這裡炫耀呢…」正在暢想的莊嚴被李天一盆冷水潑下去了,臉上有些下不來台。

旁邊的幾個人都忍住笑,想笑又不敢笑,小景跟張萌兩個人最後悔了,剛才發生了那麼刺激的事情,自己竟然是睡過去了,現在光聽就知道多麼的激烈,可惜自己沒有眼福呀。

莊嚴現在實力有了,但是應對能力不足,這也難怪了,平時這個傢伙是斧頭幫的老大,李天只是一個挂名的,這傢伙出入都有很多保鏢,又是在肥桃縣的境內,根本就沒有敵人,所以想要實戰也沒機會。

「這半個月你自己先練習,下半個月的時候讓大國過去陪你練習,你們兩個對打應該是進步最快的。」李天的話讓莊嚴吃驚了,現在周大國跟自己插著不少的段位呢,如果兩個人對打的話,恐怕會傷了周大國吧。

「你肯定在想,他現在跟你差距很大吧,這就是一個勤奮和潛力的問題,你的潛力只是在普通人當中不錯,但是跟這些練武的人比起來,就有很大的差距了,而且人家比你勤奮的多,半個月之內應該可以跟你差不多。」李天的話,讓周大國充滿了信心,但是讓莊嚴臉上有些下不來台。

自己的起步比這個傢伙高那麼多,沒想到只有半個月就能追上了,看來以後不能天天玩兒了,也得抓緊時間修鍊,如果掉隊太多的話,以後自己就對李天沒用處了。

這也是莊嚴最害怕的事情,就怕自己跟不上李天的步伐。 剩下的路程就比較順利了,從剛才那個地方一直到斧頭幫的大本營,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李爺,咱們大本營周圍這裡有不少的高手駐紮,一直都沒有什麼事情發生,要不就把這些寶貴的玩意兒存在這裡吧,我在調集一些人手過來,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從普通的社會角度來說,這裡的確是非常安全的。

不過李天認為還不夠,如果雲幫不動手的話,那這裡就是安全的,如果真的動手的話,那就不知道是一個什麼情況了,所以還是放在體內世界比較好。

經過這一段時間的開闊,體內世界目前已經有更大的空間了,別說是放下這些東西,就算是再多都沒有問題,讓他們拉回來也是掩人耳目而已,要不然的話直接就在省城裝下了,何必那麼費勁呢。

「放在這裡一部分,放在我家裡一部分,剩下的就先不用管了。」李天吩咐下去,他也不能一下子全部都裝到體內世界去,這些石頭的數量太多,自己也得一批一批的才行,不然就會暴露這個秘密了。

「今天所有的兄弟一人發一千塊錢下去,就當是他們的出差補助了,今天也動手了,帶大家到飯店裡去吃一頓,吃完之後我回來簽單。」李天看了看這些人,雖然臉上都很疲憊,但是精神面貌還是不錯的,今天他們也沒給斧頭幫丟人,所以犒勞一頓是應該的。

自從斧頭幫改制之後,大部分的人都是拿工資過日子的,這些普通的社團成員一個月只有5000塊錢,這下發一千塊錢也算是不少了,很多人過不了這樣的日子,所以他們都離開了斧頭幫,能留下來的都是有家有室的,賺這個錢他們也感覺是乾淨的,跟以前的時候是完全不一樣的,雖然還會有打鬥的事情發生,但這樣的事情一個月一次都平均不到。

「那我就替兄弟們先謝謝李爺了,您是要回家還是要到公司去?」莊嚴看了看現在這個天兒,都已經是晚上了。

「我就不跟你們過去了,我也有很長時間沒回家了,我得回家商量一下,明天或許也不過來了,你跟酒廠那邊一塊打個招呼,明天周一了,我得到學校去報到。」前面的話莊嚴還是聽一句點一下頭,後面的話差點兒一頭就栽下去了,李天已經混到現在這個程度了,在整個縣城內可以說是呼風喚雨,竟然還要去上學?

「你這是個什麼眼神兒?我去上學怎麼了?我今年才17歲呢,正好該上高三了,難道你17歲的時候沒有上高三嗎?」李天無語的說道,現在這個時候他也不願意上學,一周以後還得去湘江那邊,如果不是害怕父親不高興的話,自己直接就從省城去湘江了。

「那我祝您學習愉快吧…」莊嚴一路小跑的跑了,從這裡還能聽到這個傢伙的笑聲,接著就是一大片鬨笑,可能大家都覺得是一個笑話吧,斧頭幫的老大要到學校去上高中,而且還說的這麼冠冕堂皇的。

李天懶得跟這些人說,直接讓周大國把自己送回家了,現在這個時候要是不回家的話,鬼知道姐姐會把自己怎麼樣,說好了的明天去上學,不過想到那個學校,李天就感覺到自己頭皮發緊。

並不是說自己害怕上學,而是已經這麼長時間,沒體會過當學生的滋味兒了,上一輩子學習也是一般情況,現在又讓自己回去上學,真是沒有那個高興的心情,反而是覺得有些倒退,但現在這個社會如果沒有畢業證的話,不管你有多大的成就,父母也是感覺到不舒服的,為了讓父親稍微舒服一點兒,去就去吧,反正以自己的學習能力,那些知識還不是小兒科嘛!

「這麼香的飯菜呀,難道是為了歡迎我這來蹭飯的嗎?」剛剛走進了家門,小景就聞到了香味兒,一看就是李天的父親親自下廚,當年開飯店的時候,人家也是有一手絕活的。

「小景也回來了,一段時間沒見都有些想你了,快點去洗把手準備吃飯吧,你這個臭小子跑出去一個多禮拜,倒是沒有晒黑。」李元秋從廚房裡走出來,一邊走路一邊解開圍裙,小景怎麼說也是公司的職員,自己一個董事長穿著圍裙,臉上也是有些不好看的。

「我姐幹什麼去了?這都到了該吃飯的時候了了…」李天在家裡轉了一圈,也沒看到李雅。

「你姐這幾天都在零售集團那邊查賬,應該很晚才回來吧,剛才打電話過來了,今天晚上就不回來吃了,但你必須得早睡覺,明天早上的時候她陪你一塊兒到學校去。」父親說話的時候都是伸著手指頭指著李天的,就怕這個傢伙再出來其他的理由,雖然現在事業有成了,但是一個高中文憑都沒有,說出去是個多麼丟人的事情。

一聽這個事情,李天臉上就有些不開心,超市集團那邊剛剛轉讓過來,雖然查賬比較重要,但也沒必要這個時候加班查賬吧,很明顯就是對遠華集團那邊不信任,不過姐姐也是好心,明天好好的跟她談談吧。

「我知道你什麼想法,不過這件事情並不怪你姐姐,超市集團制定了一系列的發展計劃,周蕊也說這件事情是你同意了的,但是我覺得現在邁的步子有點大,都已經發展到跟銀行舉債的情況下了。」父親是個本分的商人,只要是欠債發展的事情,都是不贊成的。

這一點跟李雅是站在一條戰線上的,如果想要發展自己的企業,那必須自己手裡得有錢,經歷過房地產那件事情之後,貸款的事情父親是一點都不像。

現在這個社會,如果不用銀行的錢,單純的用自己的錢去發展企業,實在是太困難了,而且有銀行的貸款,有關單位也不會找自己的麻煩,因為有貸款的存在,他們也害怕這個企業有什麼風吹草動的,所以還會給一些保護政策。 等顧可彧睡醒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她剛起來,就聽見小唐在客廳里大喊大叫著。

「顧可彧顧可彧!你總算是醒了,快來看,大新聞啊!」

顧可彧看到小唐的臉色,還以為又出了什麼大事,趕忙走了過去。

「怎麼了啊?誰的大新聞?」

顧可彧大大的打了一個哈欠,顯然還沒有完全睡醒。

「我的天啊,現在網路上都炸了,你怎麼還打不起一點兒精神呢!快看,就這條新聞。」

小唐將自己的手機遞給顧可彧,指給她看,顧可彧接過去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個非常醒目的大標題。

『陸氏集團旗下知名娛樂公司,李性股東因涉嫌重大謀殺案件,已被執法局傳喚調查!』

顧可彧看了一眼,就失去了興趣,她還以為是什麼有趣的新聞呢,原來這麼無聊。

「這有什麼特別的,我還以為是趙偉又放出什麼驚天大料了,這種事,天天都在發生的,沒什麼大不了。」

顧可彧還以為小唐所說的大新聞是娛樂圈裡的事情,畢竟這些現在也與她掛鉤頗多,所以她也難免的會多關注幾分,可是沒想到是這麼正式的社會新聞,她對於這些一向沒什麼興趣。

「你知道新聞里所說的那個大股東是誰嗎?他可算是半個娛樂圈的人呢!我敢肯定,你要是知道他是誰,也會像我一樣大吃一驚的!」

小唐說完也懶得再賣關子,直接拿過手機,打開新聞的配圖,再次遞給顧可彧看。

顧可彧輕輕的瞥了一眼,卻是馬上就愣住了。

我的天!她完全沒有想到,照片里的人,居然就是昨天那個耀武揚威讓她喝下好些酒的李東海!這怎麼可能呢?

雖然說昨天李東海的行為,肯定是讓陸季延十分不滿的,那也不至於從一個娛樂公司的大股東一夜之間就變成了階下囚吧。

顧可彧愣了片刻,又忍不住覺得有些好笑,果然惡人自有天收,李東海的報應也來的太快了吧。

顧可彧繼續翻看了幾隻幾張照片,只見李東海戴著手銬,頭髮也被理成了光頭,穿著一件獄服,肚子圓圓的突了出來。

而新聞下面的網友的評論,也看著就讓人覺得十分解氣,這樣的大毒瘤自然是被人萬般唾罵的,再加上,李東海的形象就像個壞人,更是被噴的體無完膚。

「咦?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呀?為什麼他突然就和謀殺案扯上關係了,昨天晚上還牛逼哄哄的威脅我呢。」

顧可彧好奇的望向小唐,腦袋裡的瞌睡蟲也徹底消失不見了。

「我也不太清楚啊!不過這絕對算得上是老天有眼,總算有人來懲治那個壞蛋了。」

小唐很是開心的笑道,反正對與背後的真實情況也和她無關,結果讓人很是滿意就是了。

顧可彧對於這樣的結果也是感覺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心裡還是很開心的,那個老鬼,終於再也不能禍害人了。

其實顧可彧不解的只是李東海出事的太過迅速,像他這樣的老狐狸,對於娛樂圈的各種背景關係早就熟絡於心,想得到的自然有非常手段得到,怎麼會和人命案子扯上關係呢?

顧可彧坐在小唐身邊,認真的將自己心裡的這些想法說出來,而小唐也是變了臉色,緊皺起眉頭來。

「我總覺得,這件事情沒有表面上看的那麼簡單,這就好像是有人故意設計那個李總一樣,在刻意打壓或者說是在報復他。」

「可是放眼整個娛樂圈,有這個能力算計李總的人可不多啊,我們最熟悉的當然就是陸季延了,難道說是昨天李東海的所做所為,讓陸季延覺得十分不滿,所以才有了今天這一出大新聞么?」

顧可彧聽了小唐的話,直接狠狠的翻了一個白眼,這小妮子的想象力也太過豐富了吧,陸季延再怎麼生氣,也不會用這種辦法對付李東海。

畢竟他可就是李東海的頂頭上司,要對付他,辦法有的是,但是李東海再怎麼說也是他們家的大股東,出了這樣的醜聞,對於公司的股票也會有很大影響,而且,昨晚他那麼憤怒也只是在背後教訓了李東海一頓而已,顯然沒打算真要李東海怎麼樣。

可是除了陸季延,顧可彧的腦海里也再找不到一個能這麼輕易搞倒李東海的人了。

想著想著,顧可彧又開始頭疼的厲害,果然喝太多酒的後遺症太大了,她的頭感覺都要裂開了,所以她強迫自己不要想太多了,乾脆又走回卧室睡了過去。

之後幾天,顧可彧完全沒出門,一直到《我們戀愛吧》第二期開拍的這天,才終於離開了被窩。

而節目組這次也是直接放大招了,因為之前一期節目中顧可彧和江映寒的表現太過差勁,節目播出后被不少網友詬病,所以這次節目組給他們這對兒情侶只安排了不到四千塊錢的活動經費。

顧可彧知道后眉頭皺的都能夾死一隻蒼蠅了,這簡直是為難人啊!

節目組除了藉此表達對顧可彧和江映寒的不滿外,還有很多其他的想法,第一期節目是新加侖的豪華之旅,那麼第二期就搞一個窮游旅行好了,足夠吸人眼球。

但是對於顧可彧他們來說,真正為難的還不止是窮游本身,因為節目組給的這點兒經費還不包括她和江映寒兩個人的往來飛機票,就連隨行的助理、拍攝導演也只是區區幾個人,算的上是放養。

原因也很簡單,節目組不再那麼重視顧可彧和江映寒這對cp了,畢竟他們的第一份答卷實在是太過讓人失望,節目組簽約他們可是為了賺錢的。

「就……不到四千塊錢?」

江映寒到了現場后也是一臉獃滯的看著顧可彧,完全傻眼了。

「這點兒錢怕是連機票都買不了,咱們這節目還怎麼拍呀?」

江映寒緊皺著眉頭,一臉為難的看著顧可彧問道。

顧可彧倒是想的特別通透,娛樂圈向來就是這樣,他們給節目的口碑拉了後腿,自然也就會被穿小鞋。

「沒事,車到山前必有路,我們兩個大活人,沒錢也一樣能到處遊玩。」 爺兩個晚上打開了一瓶康王陳釀,這是最高等級的。

這種藍色的包裝李天還是第一次看到,看來應該是最近一段時間黃毛才剛剛弄出來的,這些酒的比例都是交給黃毛的,至於所有的設計,這都是酒廠那邊聘人做的。

「你小子慢點喝,你可別小看這瓶酒,這是最新等級的帝王系列,據說也是最高等的,這一瓶是四星級的,現在每瓶售價1200塊,而且每天限量發行500瓶。」父親美美的喝了一口,看來也很享受這種白酒。

四星級最高等級的白酒,可以說是摻了很多的神水,如果不超過一斤,對身體基本上是沒有害處的,相反還會有一些好處,但如果超過一斤的話,那就對身體稍微有些害處了,畢竟這是白酒。

「真是沒想到這種東西現在竟然如此暢銷,我走的時候給他們說好了的,不讓他們去銷售這種高端品牌,不過每天只銷售500瓶,算起來也影響不了多少,最重要的還是要放到普通價位的。」李天也喝了一口,這口味跟原來的鮮釀自然是沒得比的,不過在地球上,這已經可以說是非常不錯的了。

「現在可不是一般的暢銷,多少老朋友都給我打電話,希望可以通過我的關係幫助他們訂一批,而且數量都不少,隨隨便便一個電話就要幾十萬的貨,要不是我不好意思開口,光我這裡拿提成也不少呢。」李元秋笑呵呵的說道。

別人都知道這個酒是兒子弄出來的,但是兒子也制定了一整套的規章制度,並不是說不可以走後門兒,但你自己喝兩瓶行,你總不能從我這裡走後門拿出去賣吧,這可損害的是經銷商的利益,想要把企業長久的做好,這是絕對不行的,所以李元秋拒絕了那些人,但事後都讓人送過去了兩瓶。

爺兩個一邊喝一邊聊,不知不覺就到了10點半了,這一瓶酒已經見底了,也基本上到量了,父親喝酒很有節制,就算再怎麼好喝的酒,也是喝到這個程度就不喝了,李天扶著父親上去休息,下來一看姐姐還正好回來。

紅色的法拉利在這個城市當中可以說是非常顯眼兒了,一般來說姐姐都是比較低調的,但知道自己的弟弟有一間汽貿公司了,為什麼要那麼低調呢?汽貿公司有一輛法拉利的樣車,正好她上去試了試,結果就喜歡上了,直接就開著走了。

「什麼話也不要對我說,查賬的事情就是我決定的。」看到李天剛想要張口說話,姐姐就把李天的話給堵回去了。

「想要幫你的小情人開口說話嗎?就不害怕我生氣嗎?」第二次張嘴又被堵回去了。

「你怎麼不說話了?」把車停好之後,發現李天就在自己旁邊跟著,也並沒有說話。

「我怕你這次又把我給堵回去。」李天十分委屈的說道。

「滾一邊兒去,你個臭小子。」姐姐寵溺的摸了摸李天的頭,雖然現在已經是個大小夥子了,但是在姐姐的心裡,永遠還是原來那個小孩子。

「我剛才沒想說查賬的事情,父親已經給我說了,如果你們想要查賬的話,那就按照正規手續過去查賬吧,總公司去看看分公司的賬目,這也原本沒什麼的,我剛才是想跟你說,你吃飯了沒有?還剩下點小米粥,我去給你熱著吧。」李天指著桌子上的鍋說道,裡面還剩下點小米粥。

立刻一股溫情就包圍了李雅,原本還以為李天回來要說自己呢,沒想到是惦記自己呢,這讓李雅有點眼紅了,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不用了,你去熱杯牛奶吧,晚上我在公司吃了便當了。」李雅溫情的說道,這跟剛才那個小老虎的口氣直接就判若兩人呀,連李天都感覺到這個世界變化太大。

李天從微波爐里拿出牛奶,看到姐姐一個勁的在活動脖子,慢慢的走到姐姐的身後,開始幫她按摩,手法雖然不怎麼樣,但是李天卻輸入了一股真氣,幫助人降低疲勞的,這可比喝神水兒厲害得多。

「你這臭小子,這一次去省城,難道是去學按摩了嗎?說來也奇怪了,我讓人給我按摩都沒有這樣的效果,改天該讓那些按摩師傅跟你學學。」只是簡單的幾下推拿,李雅就感覺到自己舒服多了,在專職都按摩師手裡都沒這樣的感覺,天知道這小子啥時候學的。

「我這是獨家秘創的,而且除了你我才不伺候別人呢。」李天笑著說道,雖然臉上很高傲,但是李雅的心裡跟吃了蜜一樣,這臭小子越來越會說話了,估計周蕊她們就是這樣被哄上的。

「超市集團那邊的賬目怎麼樣?有沒有查出什麼不對勁的地方?」這也是李天有所擔心的地方,雖然自己把所有的權力都放給了周蕊,但是畢竟原來是別人的公司。

「目前來說還沒有大的事情,經過上次的整頓之後,那邊的人都老實了很多,但是咱們的擴張是不是稍微慢一點呢?銀行那邊的貸款倒是批下來了,可一下子在幾個縣城當中都興建旗艦店,花費實在是太大了,加上銀行的一億貸款,我們也只是夠第一期的資金,後面的資金該從什麼地方來呢?」說到這個事情,李元秋跟李雅就站在了一個線上。

「這個沒問題的,這次我去省城帶回來好多漂亮的翡翠,除了拿去賣錢之外,還可以幫你打一套首飾,超市的發展完全不需要停下,包括咱們的餐飲集團,都可以一塊發展。」李天笑呵呵的說道。

原本就計劃好了,沒想到回來的路上又收了那麼多的錢,這可不是一塊小錢了,全部交給超市那邊,能夠讓超市在另外的四個縣城同時發展,絕對不是只發展一個旗艦店,而是在全程開設大量的中小型超市,就跟肥桃縣這邊一樣,要佔領全城的零售市場,這才是李天的戰略。 她可是從小在鄉下長大的,什麼樣困難的境況沒見過,放在以前,有人給這麼些錢去四處旅行,對於她那可就是天下掉餡餅的事。

江映寒聽完顧可彧的話,覺得十分有道理,也開始迅速行動起來,先拿出手機查了查比較便宜的特價機票,選擇拍攝的城市。

而《我們戀愛吧》第二期節目的重心,已經完全放在了另外兩組人的身上,顧可彧他們這邊直接就是給錢后,任他們自己做主,反正經費有限,他們就是想去遠一些的城市都去不了。

「你有想過我們這次去那個城市玩兒嗎?」

「我看,不如就去我們海城旁邊的鈞都吧!」

有關於這些問題顧可彧早已在心裡思量過了,距離海城最近最大的城市就是鈞都,機票費首先就解決了,而且鈞都也算是是個中型的旅遊城市,市區里客棧酒店民宿遍地,他們住店的花費也會少很多。

「好,那我找找看有沒有特價機票。」

江映寒快速的查找了一番,翻看過後卻是緊緊的皺起了眉頭。

「來回海城和鈞都的航空公司我聽都沒有聽過,你熟悉嗎?」

顧可彧伸長脖子瞟了一眼,果然都是些不知名的廉價航空,但這也難免,畢竟距離又近價格又便宜。

「沒什麼的,這些航空公司的航班我都坐過,還是很不錯的。」

顧可彧安慰著江映寒,卻看到了江映寒不解的眼神。

「呃,當然是上輩子,上輩子……」

顧可彧眨巴了一下眼睛,低聲解釋道。

前世的顧可彧也是在娛樂圈裡摸爬滾打著,但是一直以來都沒有什麼大水花,再加上有梁銘思那個吸血蟲,她的經濟狀況一直很是拮据,所以也只能坐這些廉價航空到處奔波。

其實要不是因為飛機速度快,她可能都會選擇和江映寒坐火車趕去鈞都了。

在顧可彧和江映寒一同商量購買什麼時段的機票時,跟隨他們的幾個工作人員卻是哈欠連天,看起來根本就沒有把這次拍攝放在心上。

江映寒顯然並沒有自己獨自購買過機票,對於一些規則什麼的通通一概不知,讓顧可彧苦笑不已。

「我說江大少爺,你這是在看機票嗎?從來沒坐過廉價航空嗎?我來吧!」

顧可彧無奈的搖了搖頭,拿過江映寒的手機,快速的翻看了一下,很快就把機票買好了。

江映寒全程獃獃的站在一旁看著,看著顧可彧的快速的處理好了一切。

江映寒看著顧可彧,突然就很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確實是沒什麼生活常識,不過這不是還有你嘛,有你在一切就都沒問題了。」

江映寒的話讓顧可彧的臉很快的紅成一片。

說實話,江映寒的話讓顧可彧有些心跳過速,但她還是很清醒的在心裡提醒自己,這一切都是為了節目的拍攝效果而已。

顧可彧他們購買的是夜間航班,航空公司不負責行李託運,但好在價格足夠便宜。

他們一上飛機,江映寒就緊緊的蹙著眉,屁股剛一坐下,就忍不住和顧可彧抱怨。

「我說,這空間也太小了些吧!我腿都伸不開。」

江映寒第一次坐經濟艙,而且是廉價航空的經濟艙,所以感覺渾身上下都不舒服。

就連負責拍攝的攝影師也是抱著機器叫苦連連。

「那你覺得價格那麼便宜的機票環境能有多好?」

顧可彧無奈的白了江映寒一眼。

江映寒沒有再說話,只是面上還是一片嫌棄,只好轉過頭去。

然而顧可彧還是從他的表現里明白了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