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像被他算計了!」

「別慌,你們,找人去大一區,立刻把源血清科研團隊的人全部招來,所有,只要和研究藥劑有關的人全都調過來,另外通知城防,一級戒備狀態,視野全開盯緊喪屍。」

楚青峰此時還能保持清醒的理智,比楚河強多了,有條不紊的對楚河身後的副官下達著命令,而楚河此時卻因為自己的致命錯誤沉浸在驚恐的自責之中。

三萬人,三萬七級變異者,那幾乎是整個守夜人的中堅力量,他們中至少有上萬人擔任隊長副隊長等各個種類的領導職務,而這隨時會給喪屍可乘之機的大失誤居然還不是最壞的,楚河甚至不知道他們能不能醒過來!如果他們就這樣永遠癱下去呢?

此時楚青峰下達著命令,而楚河只是頹然的坐到了椅子上,陷入了沉思,身旁的白桃和張瑩也不知道說些什麼,幸虧他們三個被楚河保護的很好,並沒有感染,否則如果懷著孕的她們要是也被楚河害的癱瘓了,那楚河可能會徹底崩潰。

楚青峰已經看出來了楚河正處在崩潰邊緣,天知道他能幹出什麼傻事,楚青峰只好一把將楚河提了起來,隨後帶著眾人向樓下廣場上走去。

不多時,幾乎整個大一區當初研究源血清的科研團隊全都被調集了過來,足有七十多人,其中領頭的是一個地中海男子,四十歲上下,但是長得非常親切,面向溫和,他趕到M3之後連和楚河楚青峰等人打招呼都沒有,便直奔了那些癱瘓的守夜人。

一番檢查之後,這人才帶著幾個科研人員向楚青峰等人走來。

「兩位指揮官。」

「陳博士,怎麼樣?他們能醒過來嗎?」

「放心吧,他們現在體內是被某種生物細菌抑制了神經系統,要想恢復不難,但是至少需要半個月的時間,這是最快了。」

陳博士此言,讓楚青峰和楚河如釋重負,尤其是楚河,長出了一口氣,眼中這才恢復了些許神采。

「能恢復就好。」

「額……恕我多言,我聽通報的人說,楚河指揮官下令注射的是什麼獸化解除藥劑?」

楚河點了點頭老實交代:

「對,是當初一個博士給我的,說是源血清在七級後有獸化的副作用……」

陳博士皺眉搖了搖頭斬釘截鐵的道:

「我們研究的源血清絕對沒有任何獸化的副作用,我拿我的人頭保證……」

「我現在知道了……」

楚河鬱悶的搖了搖頭,隨後拉著楚青峰和陳博士等人到了訓練場一樓的一個休息室內,一五一十的將當時碰到賈平的情況全盤交代了出來,時隔如此之久,楚河已經記不得賈平的名字了,只能記得他叫賈教授,不過陳博士聽完整件事之後卻是眉頭深皺。

「你說的這個賈教授,他叫什麼名字?」

「這個,我真的不記得了……」

「賈平?」

「對!」

陳博士一副果真如此的表情,苦笑著搖了搖頭。

「當年上大學的時候,他是我的上鋪……這個人,可以說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瘋子,我說的這個可不是貶義詞,他有非常嚴重的戰爭幻想症,並試圖成為能夠控制戰局的那個。」

「可是,我還是不明白。」

楚河不能明白的是究竟他為什麼要對人類做這樣的舉動,又是怎麼知道他楚河會成為守夜人首領的???連楚河自己都不清楚自己以後的路,而這個人卻在自己什麼都不是的時候就給了自己一個藥劑,來算計幾年之後的自己?

未卜先知嗎?不至於這麼扯淡吧!

「我也不是很清楚,他就算再瘋也遠沒到來危害人類這麼嚴重的份上,難道是十幾年不見病情又加重了?」

陳博士喃喃自語道。

「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不管他是出於什麼目的,人已經找不到了,我們還是先解決眼前的問題,既然不是源血清的副作用而是病毒,那陳博士麻煩你儘快安排人開始清除病毒,不要再讓疫情擴散。」

楚青峰迴身看了一眼癱滿一整個訓練場的傷員,他們大多都被當場安置了床鋪,這裡暫時成了臨時避難所,醫生和科研人員穿梭在這些傷員中採樣。

「嗯,對了,這些天不能再調集任何七級變異者軍隊到M3區來了,另外三位指揮官夫人盡量也全都轉移到其他區,M3區一個七級變異者都不要留……」 「一個都不留??」

楚青峰一愣,不過意識到這次病毒的危害性,他們的確必須隔絕一切可能只要再有一個人染上病毒,帶到其他區,那就不得不再次把這個癱瘓病毒強行植入給所有人了,而且計量還不顧,如果短時間內科學家團隊研究不出解藥,那些人將會直接發狂致死。

「好我知道了。」

楚青峰點了點頭,隨後把現場交給陳博士安排,他自己則帶著楚河向M3指揮室大廳走去。

雖然疫情已經穩定下來了,但是楚河還是沒能很快從自責中走出來,做了這麼久的守夜人首領,也許是受到的擁戴太多,讚揚太多,榮譽太多,楚河發現自己竟然變得不堪一擊了起來,尤其是無法承受自己會親手造成這麼大的失誤。

「人無完人,你在升天之前還不是神。」

正低頭走在楚青峰身後的楚河,耳邊傳來了楚青峰的低聲安慰,抬頭看向父親的背影,他這時候才第一次深切感受到父親的高大。

不過兩人剛剛回到了指揮大廳,意料之中的突襲還是來了。

不知道是屋漏偏逢連陰雨,還是喪屍根本早有預謀,偏偏就在這個時候,守夜人幾乎除了楚河白桃張瑩外所有高層大將全都倒下的時候,喪屍終於來了。

指揮大廳中的楚河的副官正要去通知楚河兩人,沒想到兩人就回來了。

「兩位指揮官,發現五十裡外喪屍集結,正南方向。」

「碼的!」

楚河暗罵一聲,拳頭不安的砸到了桌子上,他不相信這是巧合,可是他就是想不通這些喪屍究竟怎麼會這樣未卜先知,或者說他們有化妝成人類的眼線?這簡直是天方夜譚了。

此時的M3區正南五十裡外,楚河即使不用看監控屏幕也能從頂樓的落地玻璃看到遠處那如同螞蟻防線一樣的喪屍大軍,初步估算,現在至少有六萬之眾了,而這僅僅是剛開始而已。

整個華夏,都開始為M3區捏了一把冷汗,不過大部分人都知道獸化事件,都以為是獸化的後遺症,卻有很多並不知道楚河是下令施放癱瘓藥劑的那個。

而持續關注M3區的自然還有無數的衛星。

M國地下基地,這裡燈光昏暗,比起之前寬敞明亮的雷達基地差得太多了,獨眼男風衣男端坐在椅子上,翹起二郎腿,手指放在鼻子下來回緩慢的磨蹭,大黑臉上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微微向上翻起,盯著頭頂大屏幕上,華夏M3區的城外的那些喪屍。

他身後的幾個人依然還是那幾個跟班,大胸女依然在,不過現在眾人臉上全都是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簡直和楚河剛聽到M軍被喪屍突襲了之後的反應一樣。


「這一次我看他們凶多吉少了,這絕對是七級喪屍的陰謀。」

其中一個跟班略有些激動的說道,彷彿看到M國不是第一個被喪屍欺負的躲到這鳥不拉屎的地方來讓他非常興奮一樣。

「幸好我們不用擔心這些。」

大胸女雙手抱胸,如釋重負的說道。

「沒錯,我們的七級變異者數量遠遠不夠。」

另一個跟班似乎是要打氣一樣附和道。

這倒不是他腦殘「顯擺」自己的實力弱小,而是M軍本身引以為傲的就不是變異者本身,而是高科技武器,所以M軍並不是很在意升級,七級變異者現在整個M軍基地也不過幾千個,反倒是外面肯定有許多的蠻存者等級都要比他們高上不少。

「少說廢話了,加強一下周邊偵查,看看這一次是不是個機會,能讓我們得到一絲喘息之機,外出幾次,否則的話你們就等著爛死在這個鬼地方吧!」

「是!」

「收到!」

此時不光M國幸災樂禍,最高興的莫過於R國。

自從楚河下令殲滅所有忍者之後,整個R國的高層算是炸開了鍋,紛紛譴責首相還有和華夏對話的那個將軍,指控他們說話不經大腦,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最終導致大事不成。

楚河下令的當時,R國多次向華夏發起重連信號,但是卻都被直接無視了,根本不給他們任何解釋的機會,這讓高層的分歧日益嚴峻。

而就在兩天之後,高層接到了從華夏方面傳回來的忍者已經全軍覆沒的消息,整個R國高層登時像是沒了魂一樣全都蔫了下來。

緊接著,末世以來R國第一次政變開始了,首先是首相莫名被暗殺,震驚了整個R國高層,但是很快,副首相便站了出來,群龍無首的高層直接將副首相推了上去,同時和華夏對話的那個將軍也被秘密處決了。

一時間,整個R國高層的風向急轉,紛紛大力支持親中,同時要求通過各種方式和華夏取得聯繫,向華夏表示友好,並願意接受楚河開出的條件。

但是就在這混亂的時刻,沒想到華夏竟然會出現這種巨大的變故,R國高層實在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了,此時他們說一點都不高興那絕對是假的,但是國內的情況日益危急,絕不會比華夏好到哪去,要說該哭,他們還真沒到那個份上。

在這風雲突變之時,華夏方面M3區自然也第一時間做出了應對。

M3區,作戰指揮大廳。

「白桃他們過不來,看來今天這一仗,得咱們父子倆打了。」

楚青峰端坐到了大廳正中的指揮椅上,這裡是白桃平時待的第二多的地方,這裡任何一個角度都能清晰的看到那些大屏幕上的情況,另一個就是操作台前,不過自從有了婦好戰槌之後,當然白桃最愛的地方還是城牆上。

楚河接過身邊副官帶來的軟甲穿在身上,一言不發,身邊也只剩下刀四,兩人顯得多少有些孤單,畢竟關小羽錢猛等人還都在躺著。

「兩位指揮官,喪屍數量還在激增,初步預估,他們這一次的數量將至少達到二十萬。」

二十萬,比上次還要多,本來人類有M3區剛剛建好的圍牆,據險而守,絕對有一戰之力,但是眼下,數量過於懸殊了。


「爸,禁止所有六級變異者上戰場,這次如果有現場升級的七級變異者獸化,那麼將給喪屍增添一大助力,我們就更沒有機會了,這一戰,是我一個人的錯,我一個人打。」 一個人打……

一個人……

楚河說完此話,整個大廳鴉雀無聲,楚青峰一臉擔憂,完了,兒子瘋了。

你就算是再神仙,那可是二十萬大軍,而且是二十萬喪屍,不是你見到血腥場面或者金色巨龍就嚇得屁滾尿流的人類,人家還有巨人軍團呢,如果應龍不能現出原形上場,那幾乎瞬間就可以把楚河包圍了。


「不要再猶豫了,下令吧。」

楚河將軟甲狠狠的扣在身上,轉身向楚青峰再次說道。

「不可能,我不可能讓你一個人上,這是戰爭,不是兒戲,不過你說的也不無道理,只是我們需要其他更好的戰術。」

楚青峰終於明白楚河不是開玩笑,但他說什麼都不會讓楚河一個人上戰場,否則何月彤真的會咬死他,毫不誇張,真的會實實在在的下嘴活活咬到他手臂噴血才肯罷休。

不過,楚河說的話不無道理,六級變異者暫時還不能上戰場。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至少七個小時之後,喪屍大軍的集結已經接近了尾聲。

十九萬。

最終喪屍的數量是十九萬,而且這裡面低階喪屍並不多,有兩萬一級喪屍,這些也都是為了狸力的陷阱而準備的炮灰,墊腳石而已。

大軍之中,這一次有大量的「旋轉喪屍」「啃食者」,這些喪屍都是工程的一大威脅,有了這些喪屍之後,喪屍和城牆的距離縮短了很多,同時防禦也變的不堪一擊,而現在整個M3區徹底沒有了六七級變異者之後,情況愈加的危急。

而M3區方面,沒有像往常一樣開門迎戰,這一次選擇了閉門不出,這也徹底證實了其他國家的猜測,同時對華夏的這場戰鬥完全不報任何希望了。

就在這關鍵的時刻,喪屍大軍方面,竟然出現了一輛車,這輛越野車在平原上向著M3區疾馳而來,頓時一石激起千層浪,全世界觀戰的人都是一片嘩然。

喪屍大軍衝出越野車?是喪屍智力已經到了足夠開車的地步了??

很快人們便有了答案。

吉普車到了距離M3城邊兩公里的位置,緩緩停了下來,從車上走下來一個人,向著M3城裡揮了揮手。

M3指揮大廳之中,楚河和楚青峰等人全都站了起來,所有人臉上無不被震驚所佔據,楚青峰等人是因為這竟然是一個人,而並非喪屍,而楚河震驚則是因為,這個人竟然是他。

賈平!

賈教授!

沒錯,楚河依然認得,這個當初「救了」幾人還給了楚河獸化解除藥劑的人,當他走下車的那一刻,楚河徹底明白了。

「就是他!他就是給我獸化解除藥劑的人!」

「就是他?」

楚青峰驚訝的的說不出話來,不過稍一聯想,倒也不難想象出這是一個怎樣的陰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