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擦,剛看見這消息還以為今天是愚人節呢,之前也沒有相關的新聞啊,怎麼一下子就立項了?」

「為什麼《颶風營救2》不是方導當導演呢,這個趙成章又是哪一號人物,感覺沒聽說過啊?」

「總感覺趙成章這名字有點眼熟,之前可能在哪兒看到過。」

「害,我來給大家科普一下吧,你們可能不知道趙成章,但他的作品還是很有知名度的,《演員的誕生》第一季總導演其實就是他。」

「《演員的誕生》明明是綜藝節目,他一個綜藝導演怎麼跑來拍電影了,方導這是用錯人了啊!」

「不會吧,別看都是導演,可綜藝導演和電影導演之間的差異還是很大的,不說隔行如隔山吧,但想上手也沒那麼容易。2億投資的大項目啊,這要是出了差錯,那不是虧大發了?」

《颶風營救2》的劇組裏都是老面孔,全是上部電影的原班人馬,趙成章的名字自然格外顯眼,何況他還頂替了方遠的導演職位,於是就更加引人關注了。

影迷們很快就了解到了趙成章的過往履歷,兩部失敗的電影外加多年的綜藝導演生涯,這份履歷看起來實在不怎麼靠譜。

《颶風營救2》好歹也是2個億的電影項目,又有前作的深厚基礎,因此不少影迷都給予了厚望,擔心趙成章會弄砸這部電影,進而質疑他能否勝任導演一職。

突如其來的質疑聲從四面八方一齊湧向了趙成章,對他本人來說這肯定是個打擊,好在他人到中年,心態上沒有年輕人那麼易受影響,所以失落過後依舊能重振精神,繼續投入到電影的籌備工作當中。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暴徒首領的歌聲讓房間里的倖存者毛骨悚然,只聽一名男人顫抖的聲音大叫道:「退後!不然我把這裡的物資全都燒了!!」

「我很佩服你呢……」暴徒首領不僅不著急,反而饒有興緻的說道:「你要燒物資的話,等一下可記得把自己先了斷,我家裡的『寶貝兒』最近都吃不飽,身上的絨毛又長出來了,你正好可以當它的口糧呢……」

暴徒首領毫不驚慌的話語讓裡面的倖存者安靜了一下,隨後用更加焦躁的語氣吼道:「我、我說的是真的,我真的會少物資,你給我退後!!」

男人吼完之後,裡面女人的哭泣聲突然大了起來,對裡面男人道:「我不想死,我們投降吧,我不想死……」

「給老子閉嘴,外面那人就是個變態,投降了我們生不如死!」男子憤怒的咆哮著。

「你怎能憑空污人清白,沒證據的事不要亂說啊,我們可是優待俘虜的,尤其是女人……」暴徒男子朝著一處缺口吼了一句,然後將側過頭仔細聆聽,但他咧嘴一張大嘴,雙眼大瞪,非常期待裡面的反應。

這是還沒等他聽到回應,一名暴徒慌慌張張的跑了過來,語氣驚慌的道:「光哥,不好了,有十幾輛車朝我們來了!」

暴徒的聲音傳進了房間中,房間裡面的人先是一靜,然後就聽見那名男倖存者興奮的大叫起來:「邱哥回來了,一定是邱哥帶人回來了!」

暴徒首領被打斷了興緻,臉上的笑容漸漸收斂,慢慢變得猙獰起來,他回頭看了一眼那名前來報信的暴徒,隨後回過身,抄起身上的95步槍,朝著堵在大門上的雜物就是一頓射擊。

砰砰砰……

十幾發子彈瞬間穿透了雜物,房間後面立即傳來了一個男人的慘叫聲。

隨後就見暴徒首領拉開搖搖欲墜的鐵欄杆門,朝著剛才報信的那名暴徒道:「給我撞進去!」

暴徒稍微猶豫了一下,但還是在暴徒首領瘋狂眼神的注視下,一個助跑朝著堵在門后的雜物撞了上去,雜物后沒了人的支撐,幾次撞擊后就被撞出了缺口。

突然,一根長矛從缺口裡捅了出來,一下就將刺進了撞擊雜物暴徒的肚子,暴徒慘叫一聲,剛想用手去堵住長矛刺出的傷口,卻被暴徒首領給一腳踹到一邊。

暴徒來到門前,朝著缺口的地方又射出了七八顆子彈,將裡面的襲擊者給他擊斃當場。

「衝進去!」開完槍的暴徒首領站到一邊,立即讓自己的手下沖了進去。

隨著一陣砍殺慘叫之後,暴徒們從房間里拖出了兩個渾身是血的女人,還從一具男屍身上掏出了一個對講機。

暴徒首領看了一眼對講機后就收了起來,然後便一揮手,讓自己手下將兩個女人拖了下去,這時,建築外面傳來了一陣喧嘩聲和槍聲,看來對方的援兵到了。

暴徒首領看見房間里堆滿了物資,甚至還有汽油,他二話不說,拿起汽油桶往周圍一陣潑灑,隨後一把火點燃了整個房間……

滾滾濃煙衝天而起,據點外正在指揮手下反攻的邱瑞瞠目欲裂!

從知道據點被襲擊后,邱瑞便立即徵集人手前來救援,但此時的倖存者經過前幾天的戰鬥都在休息,建制混亂,用了十幾分鐘才集結起了幾十人的霰彈槍小隊。

再加上住宅區依然沒有清理乾淨,他只能帶人繞了一大段路回來,這又花去了一陣時間,結果據點這麼快就失守了。

「知道對方是什麼人么?」柳曦來到邱瑞身旁問道,知道邱瑞的據點被攻擊后,和袁娜等人正在商議的柳曦,立即帶這俞山派遣隊的人前來幫忙。

柳曦看了眼據點裡衝天而起的濃煙,臉色也不好看,邱瑞這次損失太大了,山海集團幾乎一小半的食物儲備都還在這裡,現在全燒掉了,這意味著基地那邊得繼續給山海集團提供援助,讓她心中隱隱有些怒火。

「好像是王胖子帶人過來的……」邱瑞悔恨的說道。

之前他吞併王胖子的據點時,沒想到這傢伙會跑掉,而當時他為了穩定住王胖子據點裡的人也就沒空追殺對方,而且當時他也沒講王胖子的威脅放在心上。

那時他有刑天基地做靠山,有槍有糧,其他勢力根本沒放在眼裡,而且經過一段時間的擴張后,也沒發現任何問題,漸漸的就將王胖子這人給拋諸腦後了。

「這是我的責任,我疏忽大意導致了這次的損失!」邱瑞低著頭向柳曦認錯,他感覺自己臉都丟盡了,而且還是在柳曦面前丟臉,這讓他異常的惱怒。

「這件事我會向基地彙報解釋的,人非聖賢孰能無過,記住這次教訓就好。」柳曦見邱瑞低頭認錯,也不好太過苛責,以邱瑞高傲的性格,這件事對他而言就是一個恥辱,不需要她刻意鞭策了。

邱瑞聽后心裡好受了一些,但在柳曦面前丟面子這件事卻是讓他更加在意了,對那些襲擊據點的人他不打算放過一個!

接下來的戰鬥中,邱瑞並沒有急於攻入據點,而是派人繞到了後面,將據點的退路給徹底斷掉。

「光哥,怎麼辦,對方手裡好多槍,這跟王彪那個王八蛋說的不一樣啊!」

據點圍牆上,暴徒們被幾十隻霰彈槍給壓得抬不起頭來,他們雖然也有幾隻槍,但子彈卻是不多,根本不敢隨意開槍,哪像對方一樣,子彈不要錢似的打。

暴徒首領此時也是臉色難看,雙眼中的暴戾癲狂達到了極致。

王胖子當初受傷逃命被他的人給救了回來,然後他就從對方口中知道了邱瑞這個據點有大量的物資,雖然王胖子也跟他說過這個據點有好幾隻霰彈槍,並且還靠上了一個大勢力。

但暴徒首領根本沒在意,反而有些興奮,搶這樣的大勢力才刺激嘛!

之後他便讓人一直遠遠的監視著這裡,並不清楚具體情況,只知道前幾天這裡的大部隊傾巢而出,幾天也沒見回來,他這才帶人過來偷襲。

只是,真正見識到對方的實力后,暴徒首領也有些出乎意料,這幾十支槍是從哪搞來的?

「切,算了,逃出去再說……」暴徒首領按下心中的疑惑,看向了自己的那輛軍用越野車…… 「鄭爺爺,你這樣會將人給嚇跑的。」

陳棟尷尬的看向喬寧馨,神情無奈。

誰知,這時候老人忽然道:「你呀,怎麼膽子這麼小呢?

追女孩那就要膽子大,臉皮厚。

想當年你爺爺,你父親,可都是箇中好手。」

鄭多不由回憶起當年,不過他也是有眼色的,見到陳棟臉色越來越不好就及時止住了話題。

「老頭子今日看到少爺來,太高興了,啰嗦了。我去給你們準備菜色去。小姑娘有什麼喜歡的菜也可以和老頭子說,我給你做。老頭子別的不行,就是做菜拿手。」

說完就一溜煙的跑去了廚房。

陳棟卻是異常的尷尬:「你別把他的話放在心上。」

「他對你家很了解。是陳家的老人嗎?」喬寧馨猜測。

「鄭爺爺叫做鄭多,年輕時候我爺爺在外歷練遇上了路邊快要餓死的鄭多,就將其帶回陳家,後來就在陳家做事。

剛好陳家廚房的老火頭沒有子女,把他當做兒子,把一身做菜的手藝教了他。

後來國家成立,建立外交,上面要接待外賓,找不到滿意的廚子。

我爺爺就把鄭多推薦了出去,之後鄭多就一直留在S市,直至幾年前我回來,鄭爺爺也退休,和我一起回來。」

鄭多一走,陳棟就對喬寧馨說起鄭老當年的那些事。

「難怪他一直喊你少爺了。」喬寧馨明白的點點頭。

「他是看着我長大的,其實我出生的時候他早就不在我家了,不過他經常會回去看望我父母,在我家最困難的時候,也是他老人家接濟,這才沒有餓死。」

對於那一段歷史,喬寧馨也是知道一些,像是陳家這樣有資產的,必定是打壓的對象,像是很多有錢人那個年代都已經逃離了。

「你家怎麼沒有走?」這是喬寧馨好奇的。

「我爺爺是家裏的長子嫡孫,當時家裏還有很多產業在S市。太爺爺也不知後面會如何,就讓長房這脈留了下來。

其餘幾房都跟着走了,不過也因如此,那時候分家,把在國內的家產都給了長房。

其實也沒有什麼用,那時候爺爺看形勢不對,留下少部分的,其餘大部分都捐獻了出去,就算是這樣也沒有逃過一劫。

不過好在國家也是講信用的,前幾年就把股權和老房子能還的都還給了陳家。」

說起陳家往事,陳棟也是唏噓不已。

「所以你就來到祖宅這裏了?」喬寧馨問道。

對她來說陳家的事情,就像是和故事差不多。

畢竟在這個電視劇沒有什麼好看的電視劇,電影也還沒有引進的年代,能看的東西實在不多,而陳家這種故事,就和電視劇差不多了。

只不過就是這個故事發生的是真實的而已。

陳棟點點頭。

「那你以後還會回去S市嗎?」

「這個我也不能確定,不過我看這邊環境挺好的,如果這邊發展好的話,將父親接回來住也是可以的。畢竟這邊人際關係簡單一些。」

陳棟的話還是讓喬寧馨有些唏噓,這大戶人家人多錢多也未必是一件好事。

「你文化學識高,一直留在這裏有些可惜,論發展肯定大城市的發展要好過小鄉鎮。」

知道未來發展的軌跡,喬寧馨知道以後S市是國際大都市,z市的一個小鄉鎮根本比不了。

「我沒有太大的野心,只想要過的安逸舒服就行了,就算是賺了再多錢,那又如何?最後還反而讓子孫為了這麼點錢窩裏鬥來鬥去的。」

「你這是有感而發嗎?」喬寧馨笑道。能讓陳棟這麼說,這陳家內里的故事還是很精彩的。

就在這個時候門被打開,一名年輕男子從外面張望了進來,男子個頭和陳棟一般的高,一米八幾的身高在門口擋住,一下子房間就暗了很多。

男子穿着一身藏青色的中山裝,戴着一頂五四的學生帽。只是明明很斯文的打扮,可衣服在男子的身上,配上他的臉就穿成了痞痞的味道。

「我好像是打攪了兩位。」他的腳抵在門邊上,看着房間裏面的兩人。嘴上叼了一根草

「慕不凡,你小子總算是來了,和你約就沒有一次不遲到的,你這樣要是找了對象還不把人家女方給嚇跑了?」陳棟調侃。

「那是我不知道有美女呀,要是知道你帶來了美女過來,我肯定是提前到,不會讓美女等的。」說着他伸出拳頭,陳棟也起身迎上,兩個人的拳頭碰在一起,然後落座。

「陳棟,不介紹一下美女。」

「你不是一直想要見見做出魷魚絲的人嗎?現在我把人帶來了,你還遲到。」

「喂,你小子能不能不要老提我遲到的事情?」

說完他看向了喬寧馨:「美女,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慕不凡,這傢伙的好友兼死黨,我和他一起上的初中和高中。」

「喬寧馨。」喬寧馨簡簡單單說出自己的名字,並且伸出手。

「很高興認識你。」

「我也很高興認識你,我以為做出魷魚絲的人是梅姨,沒有想到是你。」

「你為什麼會覺得是梅姨?從小到大,你吃梅姨做出來的東西還算是少嗎?梅姨要是會做,你還能吃不到嗎?」

「呵呵,是我小瞧了鎮上的人。

你這傢伙怎麼遇上的這麼好的姑娘?長得好,又有做生意的頭腦。」

一邊說着,慕不凡的目光就在兩人臉上來回的看。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喬寧馨沒有隱瞞,直接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