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李正宇,乃是御靈魔宗的弟子。原本,我是在另一個古戰場戰鬥的。但是因為你,我來到了這個屬於涅槃境界修士戰鬥的古戰場。」

楊玄聞言,頓時間明白了。眼前這個叫做李正宇的御靈魔宗弟子,之前乃是洞虛境界修士。

「你居然自斬境界,來到這一處屬於涅槃境界修士戰鬥的戰場。」楊玄不由得驚呼出聲。

這一刻,楊玄明白李正宇給自己的那種奇怪的感覺是怎麼一回事了。

「八大魔宗倒是看得起我,為了殺我,不惜讓你自斬境界。」

楊玄覺得心中一陣苦澀,自己鋒芒太盛,居然引來了洞虛境界修士追殺。

雖說李正宇現在已經不能算是洞虛境界的修士了,但是至少他之前是洞虛境界的修士。

楊玄深吸一口氣,眼前的這一劫,怕是不好過了。

即使李正宇自斬境界,也不是那些頂尖涅槃境界修士能夠相比的。

「是啊,我就是因為你才落得個自斬境界的下場!所以,我要你生不如死,方解我心頭之恨。」

冷冷的話語自李正宇口中說出。

「楊玄,盡情逃吧!我會讓你感受無邊的絕望的,你將會在無盡的絕望之中死去。」

「我倒要看看你這曾經的洞虛境界修士,到底有什麼本事!」

楊玄立即施展出法天象地,化身為一個五十丈高的巨人。

「嗯,類似於巨靈魔宗的巨靈變,但是比之巨靈變,要強很多,有點意思。」

李正宇看著變作巨人的楊玄,眼睛一眯。

楊玄一腳踩下,地面上頓時出現一個巨大的坑洞。

「威力不錯,難怪八大魔宗那些老東西將你比作下一個徐徐。」

李正宇隨手一抬,便將楊玄的這一擊阻擋下來。

楊玄一連打出十餘招,都被李正宇輕輕鬆鬆地接下了。

「我接了你十餘招,現在,你也接我一招吧!火!」

隨著李正宇道出一個火字,一團紅色火焰憑空出現,朝著楊玄奔襲而去。

楊玄此時的身形太大了,那一團紅色火焰附著在了楊玄的大腿處。

頓時間,楊玄便趕緊到一股灼熱自大腿處傳來,而後在他的整個身體傳遞開來。

幾乎是瞬間,楊玄便受了輕傷。

「給我滅!」

楊玄運轉枯木逢春訣,費了好大的勁才將那一團紅色火焰撲滅。

「好強!這便是洞虛境界修士掌握的真意之力嗎?」

楊玄不由得驚嘆起來。

掌握真意之力,才能夠踏入洞虛境界。

而言出法隨,便是真意之力最為明顯的一個特點。

李正宇的實力,實在是太過可怕了。這還只是自斬境界后的他,若是自斬境界之前的李正宇,楊玄怕是在一瞬間便潰敗了。

「嗯,枯木逢春訣,這下我不怕你那麼輕易就死掉了。修行了枯木逢春訣的修士,可是很難死掉的。」

李正宇輕笑一聲,他被逼得自斬境界,很大可能他的修行之路就此斷絕了。若是不將楊玄折磨得死去活來,李正宇豈會甘心。

楊玄心中一凜,他知道李正宇將怒火發泄在了自己的身上。若是李正宇全力出手的話,楊玄不覺得自己憑藉枯木逢春訣就能夠活下去。

李正宇如今是以一種貓戲老鼠的心態來捉弄楊玄,這一點,楊玄心裡也十分清楚。

不過,只要李正宇沒想要快速地解決我,我便還有生還的可能,楊玄心中想著。

對於李正宇將怒氣發泄到自己身上,楊玄心中還是十分憤懣的。

又不是我逼你自斬境界的,你要怪就去找那些逼你自斬境界的人啊,為什麼要來找我?

當然,楊玄也只能在心裡發發牢騷而已。

就算楊玄和李正宇說,李正宇也只會怪他而已。

「三頭六臂,大衍劍陣!」

楊玄化作三頭六臂的模樣,連同大衍劍陣也一齊施展了出來。

這一刻,楊玄可謂是手段盡出。

即使如此,面對自斬境界的李正宇,楊玄還是節節敗退。

「太強了,這個李正宇實在是太強了!」

楊玄心中凜然,在和李正宇的打鬥過程中,他一直處於劣勢。

楊玄能夠感覺到李正宇並未施展出所有的實力。

「打不過,實在是打不過。好在這個李正宇沒有一開始就將自己所有的實力發揮出來,而是想讓我受盡痛苦。否則的話,我都不知道自己能夠接下他幾招。」

楊玄不由得搖搖頭,他的大腦急速轉動,尋找著生機。

李正宇的實力實在是太過強大,即使楊玄將八九玄功修行到了第五層,擁有了初步踏入洞虛境界的實力,可依舊不敵李正宇。 海選順利進行,學生們根據保命順序,挨個展示。

有人因為時間太急,發揮不夠理想。

有人因為基本功穩定,引得全場喝彩。

通往夢想的路,本就崎嶇不平,機會稍縱即逝,發揮不理想的人,也只能等待下次機會的到來。

下午五點四十分左右,輪到唐婉婉上台。

作為唐婉婉的室友,陳穎兒和徐小雅很清楚她擁有怎樣的實力。

唐婉婉是一個私生活比較亂的女孩子,大學幾年總喜歡和一些狐朋狗友出入各種夜場,釣凱子撩二代,真正在學校里認真學習的時間少之又少。

在二女看來,唐婉婉的水平,是絕對無法通過海選的。

甚至在海選的過程中,唐婉婉其中一句還有些輕微破音,歌詞還記錯了兩句。

換作其他學生,早就被評委打X轟下台了。

但唐婉婉竟然順利地唱完了整首歌,而且評委董桂林還當眾誇讚唐婉婉聲音宛轉悠揚,如同鶯啼,非常悅耳。

「寶貝兒,表現得真棒。」

等到唐婉婉下台,洪海濤立馬摟住她的腰肢,然後得意地瞥了陳穎兒和徐小雅一眼。

看他那樣子,好像在說,就連唐婉婉這個水平,他都能捧進正式賽,而你們兩個不識趣的女人,就後悔去吧!

「哎呀,那還要謝謝親愛的,如果不是你,評委老師也不會當着那麼多人的面誇我。」

唐婉婉此刻心情大好,只覺名額唾手可得。

為了討好洪海濤,唐婉婉則看向陳穎兒二女,譏諷道:「和你們這樣的蠢貨當室友,真是我的不幸。洪大少這麼好的資源,這麼好的男人,你們居然不知道珍惜,那就只有便宜本姑娘了!」

「哈哈,怎麼樣?」

洪勝濤摟着唐婉婉的腰肢,戲謔地道:「只要你倆現在給我磕個頭道個歉,然後答應晚上和我去酒店,我再多運作兩個名額,也不是不可能的。」

「你做夢!」

聽洪勝濤竟要玩弄她們兩個,陳穎兒和徐小雅登時勃然大怒。

陳穎兒怒斥道:「姓洪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我就是死,也不可能向你低頭!」

「就是!」

徐小雅咬着嘴唇,眼眶通紅,道:「前途雖然重要,但……底線一樣重要!」

徐小雅越想越生氣,也越想越委屈。

陳穎兒如果失敗了,還有一個哥哥養著。

可她的前途毀了,她這一生幾乎就毀了。

她的家庭條件,不允許她成為一個沒有收入的無業遊民。

但想要和其他公司簽署勞務合作,最起碼要等到紅燈娛樂的十年合同到期。

十年啊!

一個女孩子最好的青春,不正是這十年嗎?

一想到這裏,徐小雅便有些絕望。

甚至,徐小雅心頭有一絲動搖,覺得唐婉婉的選擇,也是合乎情理的。

但很快,她就搖了搖頭,將這一絲危險的想法,扼殺在了腦海之中。

如果人連自尊和底線都不要了,就算優渥地活着,又和行屍走肉有什麼區別?

「下面上場的是,369號選手,徐小雅。」

不知過了多久,台上響起主持人王曉菲的聲音。

徐小雅渾身一震,從悲傷和絕望中回過神來。

陳穎兒拉了拉她的手,給她加油打氣一番,徐小雅鄭重地點了點頭,然後便長吸了一口氣,向台上走去。

都說人以類聚,物以群分。

徐小雅和陳穎兒關係很好不是沒有道理的,起碼二人都是很刻苦的女孩子。

她們都是一邊勤工儉學,一邊認真學習事先理想,再加上寒暑假的酒吧駐唱歌手經歷,更讓二人的表演經驗變得十分豐富。

徐小雅上台後,儘管情緒異常,但還是發揮十分穩定,像極了一個成熟的歌手。

台下響起陣陣掌聲,因為沒什麼明顯的瑕疵,評委倒也沒有將她轟下台去。

只是等徐小雅回來后,洪曉濤頓時嗤笑一聲,譏諷道:「唱得不錯,只可惜,唱得再好,也只有淘汰落選的命。」

聽到這話,看着洪曉濤和唐婉婉一臉的嘲諷和得意,徐小雅有種吃了蒼蠅般的噁心感覺。

「淘汰落選又怎麼樣,用不着你這種小人去管!」

陳穎兒瞪了洪曉濤一眼,然後拉着徐小雅的手,讓徐小雅在座位上坐下。

這時,王曉菲的聲音再次響起,最後一位參賽選手陳穎兒,也該上台演唱了。

…… 庄匡哼一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