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他就是陪朋友過來的,應該沒什麼寶物。」

……

在場的修士看到林海拿出了清虛丹,紛紛把目光投向兩人,針對兩人議論起來。

林海聽著眾人的議論,很是得意,但他知道他該走了,讓下一個人來鑒寶,這是他才注意到,王澤手上也有排好玉牌,林海不禁有些驚訝的問道:「你也要拍賣?」

「當然」王澤越過林海,從拍賣會拿出七殺地煞陣的陣盤,放在桌上。

原本關注著兩人的在場修士不由驚訝的說道:「這人,居然真的有寶物。」

「沒想到這人居然有陣盤拿來拍賣,就是不知這陣盤裡的陣法,究竟是幾品。」

「估計是初級下三品的陣法,不過這也足夠進入拍賣會了。」

「那可不是,要知道陣法本就實用,奈何布置時間太長,不能直接用於戰鬥,而陣盤卻可以,且陣盤刻畫極其艱難,因此陣盤極為珍貴」

老者拿起陣盤,仔細端詳,隨後眼睛一睜,望向王澤說道:「這是初級中三品的陣法玉簡,這難道是中三品的陣盤?」

王澤點了點頭,笑著說道:「沒錯」 「看這陣紋如此複雜,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初級六品的陣法吧。」鑒寶老者繼續拿著陣盤端詳。

「是的,初級六品的七殺地煞陣。」王澤點了點頭道。

「居然是七殺地煞陣,這陣盤可入最後十件拍賣品,公子放心,我萬寶商會拍賣會,會幫你拍出一個好價格。」老者對王澤說道。

「居然是六品陣盤,這人真是厲害。」

「可不是嘛,那陣盤都進最後十件拍賣品了,要知道拍賣會最後十件拍賣品可都是壓軸之物,極其難得。」

「這陣盤肯定會賣出大價錢」

……

在場眾人看到老者確認之後,紛紛議論起來,對王澤能拿出六品陣盤既驚訝又羨慕。

「來人,替我送送這位公子」老者招了招手,喚來一個侍女。

「且慢」王澤出聲阻止,隨後從儲物袋又拿出一個陣盤,放到桌上,說道:「我還有東西要拍賣」

老者趕緊拿起陣盤,仔細看了一下,抬頭望向王澤,說道:「公子,請恕老夫眼拙,不知這是?」

「這也是初級六品陣盤,刻畫的是小周天御陣,此陣法可抵擋尋常先天九層一個時辰的攻擊。」王澤解釋道。

老者深深地看了王澤一眼,隨後從儲物袋中掏出一個玉牌,遞給王澤說道:「公子,這是我們萬寶商會的貴客玉牌,憑此玉牌,可在購買我萬寶商會物品時,享用九折優惠」

王澤接住玉牌,低頭看向玉牌,玉牌上寫有萬寶商會貴客,收好玉牌。

「公子可還有寶物要出售」老者問道王澤,他怕王澤還有寶物要拍賣。

「沒有了」王澤答道。

「來人,替我送送二位貴客」老者招來剛才退回去的侍女,侍女走到王澤身旁,微笑著道:「兩位公子,這邊請。」

王澤與林海在侍女的陪送下,走出了鑒寶閣,拒絕了想要帶他們去參觀一下萬寶商會的侍女,向坊市外走去。

在路上,林海攀著王澤的肩膀,笑著說道:「可以啊,王澤,那兩個陣盤是你刻畫的?」

「當然,不是我還能是誰。」王澤弄開林海的攀在肩膀的手,這林海實在太胖,搭在肩膀的手太重。

林海對此也不在意,繼續笑著問道:「你什麼時候突破到初級六品陣法師了?我記得你之前還是四品陣法師。」

「我一朝頓悟陣法真諦,所以就突破了。」王澤隨口胡編,他肯定不可能把系統的事告訴林海,就算是說了估計林海也不會相信。

林海狐疑地望著王澤,顯然對於王澤的話不是很相信,但看王澤不願說,他也就不再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想被他人知道。

「接下來我們去哪」林海問道。

「去找慕容輕揚,然後一起去接林絲竹前往拍賣會。」王澤答道,看見林海沒有繼續糾纏他陣法突破的事,悄悄鬆了一口氣。

豪門酷少放過我 王澤與林海坐上馬車,回到雲都,走到慕容輕揚家中。

敲了敲門,打開門的是一位侍女,侍女開門后說道:「王澤是吧,公子已經等你多時了,快進來吧」

王澤與林海對望了一眼,抬腳走進了院子,來到大廳,大廳里慕容輕揚正在來回踱步,看到王澤到來之後,快步走了過來,說道:「王澤,你可算來了,我還以為你忘了這事,你再不來我就要讓侍女去請你了。」

松小姐今天喝酒了嗎 王澤笑著說道:「公子別急,我這不是來了嘛,我和林海剛剛去萬寶商會打探情況去了。」

「哦,你們可有打探到什麼。」慕容輕揚問道。

「我們打探到拍賣會是下午舉行,進入拍賣會需要邀請玉牌」王澤說道。

「下午舉行?那我們待會就要去接絲竹小姐了,至於邀請玉牌倒是不用擔心,我相信萬寶商會還是會給我慕容世家一個面子的」慕容輕揚略一思索,張口說道。

「既然這樣,事不宜遲,我們這就出發吧。」王澤說道。

「走」

王澤一行人來到了聽雨樓前,還沒進入,就聽到一陣悅耳的琴聲傳出,眾人駐足傾聽。

待得琴聲消失,王澤上去敲門,門口緩緩打開,林月兒出現,王澤對林月兒說道:「月兒姑娘,我們公子來接絲竹小姐前去拍賣會,還望通報一聲」

林月兒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隨後回頭說道:「小姐,輕揚公子來接你去拍賣會了」

林絲竹從二樓緩步走下,一襲長裙,仙氣十足。

林絲竹走出聽雨樓,慕容輕揚看到林絲竹如此美麗,不由呆愣住了,王澤輕輕在背後推了一下,慕容輕揚才醒悟過來,笑著說道:「絲竹小姐,幾日不見,還是如此美麗動人」

林絲竹微微一笑,說道:「公子謬讚了」

「絲竹小姐不必過謙,我們走吧,去看看拍賣會有什麼好東西」慕容輕揚哈哈一笑,與林絲竹並肩而行,王澤與林海還有林月兒跟在身後。

慕容輕揚與林絲竹一路上有說有笑,慕容輕揚在說,林絲竹在笑。走到城外,慕容輕揚叫來一高檔馬車,馬車內非常寬敞,布置豪華,更有不知名的妖獸皮毛做的坐墊,坐著極為舒適,一路上感受不到顛簸。

來到坊市,拍賣會還沒開始,但是路邊已經擺滿了攤位,販賣這各種物品。

慕容輕揚與林絲竹饒有興趣的逛著,在場還有不少修士,顯然也是來此參加拍賣會的。

眾人一路閑逛著,終於還是來到了拍賣會場,在此地已有不少人等待,王澤望去,竟發現了熟人。

「絲竹小姐,沒想到你也來參加拍賣會,只是眼光好像不是太好,居然和慕容輕揚一起」公孫華輕搖著扇子,身邊跟著兩個隨從,其中一個就是肖鵬。

「絲竹,此人不懷好意,不用搭理他」慕容輕揚望向林絲竹,看到林絲竹聽到他的話後果然不去搭理公孫華,望都不望公孫華一眼,不由滿意地笑了。

「哼,不識抬舉,待會有你們好看的」公孫華摺扇「啪」地合上,臉色鐵青,而他身後的肖鵬則眼含殺氣地望向王澤,好似王澤是他的殺父仇人一般。 王澤看到肖鵬仇恨的目光,倒是暗暗警惕,心想以後碰到他要多加小心。

王澤沒注意到,旁邊的林海看到公孫華后,微微低下了頭,隱藏在寬鬆衣袍下的雙手緊緊握住。

「拍賣會開始,請各位憑藉邀請玉盤有序進入。」眾人等了不久,就有一侍女走了出來,大聲說道。

總裁的甜蜜嬌妻 侍女說完,就有人拿著邀請玉盤走了過去,在拍賣會大門前,有一侍女查看玉盤之後,那人便走了進去。

隨後又有幾人走了進去,慕容輕揚見狀,對王澤一行人說道:「你們待會跟在我後面,我去跟那侍女說說」

眾人點了點頭,慕容輕揚便走了過去,走到那侍女面前時說道:「我是慕容世家慕容輕揚,我們沒有邀請玉盤,不知可否進去」

侍女聞言頓時笑道:「原來是輕揚公子,輕揚公子想參加拍賣會,是我們萬寶商會的榮幸,我們二樓備有包廂。」

「來人,帶輕揚公子前往二樓包廂」侍女說完,就有一小廝走了過來,帶著慕容輕揚等人前往二樓包廂,到了二樓包廂之後,小廝說道:「公子,這是我們拍賣會的甲字型大小包廂,公子進去便可」

小廝走後,慕容輕揚打開門,對著林絲竹道:「絲竹小姐,請進」

林絲竹微微一笑,走了進去,慕容輕揚隨即跟了進去,王澤隨後對林月兒說道:「月兒小姐,請吧。」

林月兒看了王澤一眼,面無表情的走了進去,林海看見林月兒這態度,有些不悅地道:「這林月兒,真是不識好歹。」

「不必與她計較,走吧,我們也進去」王澤毫不在意的笑了笑,隨後兩人一同走進了包廂。

包廂里有一茶桌,桌旁有兩張椅子,椅子上坐著慕容輕揚與林月兒,王澤走進去后,看到這一情況,走到了慕容輕揚的椅子背後站著。

「絲竹小姐,待會有什麼喜歡的拍賣品儘管告知於我,我幫你把他拍下。」慕容輕揚一邊說著,一邊幫林絲竹倒好茶水。

「絲竹多謝公子好意」林絲竹低頭細語,不敢直視慕容輕揚的臉。

慕容輕揚看到林絲竹這般害羞模樣,心中對於林絲竹更是喜愛,心想待會只要有林絲竹喜歡的,自己定不惜代價也要拍下。

王澤看著慕容輕揚與林絲竹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心中一動,對林月兒說道:「月兒姑娘,要不我們下去看看大廳的情況如何」

林月兒聞言狐疑地望著王澤,不知他怎會突然邀她下去,待得王澤朝慕容輕揚方向打了個眼色,才明白過來,原來他是想個兩人製造獨處空間。

「可以,我正好也有些好奇下面的情況」林月兒配合的說道。

王澤於是對慕容輕揚說道:「公子,我們下去看看。」

「嗯,你們去吧」慕容輕揚剛好覺得王澤等人在此有些礙事,有好些話想講卻因為王澤等人在此,不好講出來。

「系統提示:成功完成任務二,獲得積分一百」

得到慕容輕揚的應允,王澤拉著林海與林月兒一起走出了包廂,正好碰見了小廝領著公孫華等人走了上來。

公孫華也看到了王澤,但是公孫華並沒有理會王澤,顯然就算王澤打敗了肖鵬,但說到底王澤只是慕容輕揚的一個跟班,還不夠資格放在他的眼中。

公孫華在小廝的指引下走進了旁邊的一個包廂,王澤見公孫華如此怠慢於他,也不在意,走下樓去。此時樓下已經有很多人在等候,王澤等人走下去時,也引起不少人的注目。

「這三人不是輕揚公子與絲竹小姐的隨從嗎?怎麼下來了?」

「估計是輕揚公子嫌他們壞了自己與絲竹小姐的好事,把他們給趕了下來」

「那兩個男的我認得,之前在鑒寶處碰見過,他們拍賣的寶物可是極好的,沒想到他們是輕揚公子的跟班,這樣可不好,他們身上好東西可不少呢」

眾人竊竊私語,看向王澤三人的目光,也由剛開始的好奇變得不懷好意。

王澤三人走到大廳中央,不知自己已經被幾個膽大妄為之徒給盯上了。

「王澤,我們在上面好端端的,為何要下來與這些人擠在一起。」林海看著不斷走進來的人,三人活動空間變得越來越小。

「你沒看到嗎,我們在上面只會礙慕容輕揚的眼,與其在上面不自在,不如到這大廳來」王澤說完,看向一旁氣定神閑的林月兒,誇道:「還是月兒姑娘明事理,待會有什麼看上眼的拍賣品,知會一聲,我把它拍下,送予月兒小姐」

林月兒避開幾個走到身旁的人,聽到王澤的話,客氣地回道:「多謝公子好意,不過我還有幾分積蓄,若真有看上眼的,就不勞公子破費了。」

王澤見林月兒不領情,心想正好,他儲物袋裡也沒有多少靈石,要是林月兒真有什麼看上眼的,他還得向林海借靈石。

王澤等了一會,突然注意到剛才那小廝,領著一黑袍男人走上了二樓,走進了丙字型大小包廂。

「這人是誰,居然能上二樓,身份肯定不簡單。」

重生之凰謀天下 「這人我認識,是一築基散修,修道四十餘載,聽說此人心狠手辣,最喜殺人奪寶,以後在外碰到可得小心」

顯然不只王澤注意到黑袍男,大廳里也有人注意到,並議論起黑袍男。

王澤又等了一會,等到大廳擠滿了人,拍賣會終於開始了,只見一老者走上大廳的拍賣台,台上有一桌子,桌子上有一拍賣錘,老者拿起拍賣錘,錘了一下,頓時錘聲響起,大廳嘈雜的聲響為之一靜。

「肅靜,拍賣會即將開始,話不多說,相信各位對拍賣會的規則已有了解,現在上第一件拍品。」老者說完,就有侍女端著一木盒,走上拍賣台。

「第一件拍品,乃是寒冰玄鐵,此物經由煉器師融入法器之中,可為法器增添寒冰屬性,起拍價十顆中品靈石」隨著老者對這寒冰玄鐵的介紹,侍女打開了木盒,頓時眾人感覺一股寒氣襲來。 「十顆中品靈石」這時大廳里有人舉起手,王澤望去,發現是一公子哥,身旁帶著幾個隨從。

「十五顆中品靈石」

「二十顆中品靈石」

……

拍賣熱烈,很多人都想拿到寒冰玄鐵,到了最後,這寒冰玄鐵已經上升到五十顆中品靈石。王澤不由得感嘆能來拍賣會的都是有錢人。

「六十顆中品靈石,這寒冰玄鐵我要了」二樓丙字包廂傳來一句話,瞬間熱鬧的拍賣為之一靜。

「六十顆中品靈石,第一次」老者拿起拍賣錘,錘了一下,等了一會,發現沒人出聲。

「六十顆中品靈石,第二次,還有沒有人競價,第三次寒冰玄鐵將歸丙字型大小包廂所有」老者錘了第二下,可能是六十顆中品靈石已經超出了眾人的承受範圍,又或者沒人敢得罪心狠手辣的築基散修,老者說完后,還是沒人出聲競價。

「六十顆中品靈石第三次,恭喜丙字型大小包廂的道友,獲得寒冰玄鐵」老者說完,侍女關上木盒,走進二樓丙字型大小包廂。

「接下來拍賣第二件寶物,此物乃是清虛丹,內有十粒丹藥,服用之後,可清心養性,穩定心神,可增加突破築基的幾率,起拍價二十顆中品靈石。」老者邊說邊有侍女端著丹藥走上拍賣台。

「二十顆中品靈石」

「二十一顆中品靈石」

……

眾人又開始了新一輪的競價,場面十分火熱,轉眼間價格已經達到四十顆中品靈石。

「五十顆中品靈石,我慕容輕揚要了」慕容輕揚開始競價,現場又是安靜下來。

林海對於慕容輕揚競價十分不解,要知道慕容輕揚作為慕容世家的大公子,又怎麼會缺這種丹藥。

「慕容輕揚當然是不缺這種丹藥,但是別忘了包廂里還有一人」王澤看出了林海的疑惑,點撥了幾句。

「五十顆中品靈石第一次」老者一錘下去,依舊無人出聲參與競價。

「五十顆中品靈石第二次」老者又是一錘,看著現在一片寂靜,老者決定不再浪費時間,就要一錘定音之時,二樓包廂傳來一聲:「五十一顆中品靈石」正是二樓乙字型大小包廂的公孫華。

「這公孫華,又來與慕容輕揚作對了」王澤聽到公孫華的競價,很自然的想到,也不知這公孫華到底與慕容輕揚有什麼深仇大恨,處處與慕容輕揚為難。

「六十顆中品靈石」慕容輕揚提價道。

「六十一顆中品靈石」公孫華繼續競價。

「七十顆中品靈石」

「七十一顆中品靈石,慕容輕揚,想討美人歡心可沒這麼容易」

這時,甲字型大小包廂內,林絲竹對一臉鐵青的慕容輕揚說道:「輕揚公子,不行的話就算了吧,我也不是很想那丹藥。」

「絲竹小姐放心,我定為你拍得那丹藥」慕容輕揚怎麼可能承認他不行,這次要是競爭不過公孫華,以後還怎麼有臉站在林絲竹面前,想到這,慕容輕揚再次出價:「八十顆中品靈石」

「八十一顆中品靈石」公孫華不帶一絲猶豫的跟上出價,他知道慕容輕揚一定會出價,這次他非得逼著慕容輕揚大出血不可。

「九十顆中品靈石」慕容輕揚出聲道,內心是恨不得現在就出去把那公孫華殺了。

「九十一顆中品靈石」公孫華輕搖著扇子,出價沒有一點壓力。

林海看著兩人競價彷彿停不下來,心中是樂開了花。王澤看到這一情況,對這慕容輕揚騎虎難下的處境有些擔憂,要知道可是他提議讓慕容輕揚邀林絲竹前來,要是慕容輕揚吃了虧,回去肯定怪罪於他。

王澤看著身旁的林海,突然心中一動,拉了一下處於興奮狀態的林海。

「你拉我幹嘛」林海對於王澤打擾到他有些不滿。

「你個蠢蛋,別忘了慕容輕揚是我們的衣食父母,到時候讓他知道害他吃虧的丹藥是你拍賣的,勢必遷怒於你」王澤伸手打了一下林海的頭。

「那你說現在怎麼辦」林海被王澤打了頭后,清醒過來,頓時嚇出一身冷汗。

「你還有清虛丹嗎?」王澤問道。

「有的有的,我給自己留了二十顆。」林海擦了擦額頭的冷汗。

「待會等那公孫華即將放棄競價時,你去叫停公子,然後當眾拿出清虛丹,獻給公子,這樣既能討得公子歡心,還能讓公孫華吃虧,你還能獲得大量靈石」王澤小聲說道。

「好主意,王澤你真聰明」林海不由地錘了一拳王澤的胸口,旁邊的林月兒聽到王澤宇林海的談話,用異樣的眼神看著王澤。

慕容輕揚與公孫華繼續競價,慕容輕揚已經喊到了兩百零五靈石,公孫華隨後喊到兩百零六,王澤低聲對林海說道:「是時候了,去吧。」

「輕揚公子,且慢,林海有丹藥獻上」林海大聲說道。

「哦,是什麼丹藥」慕容輕揚沒想到林海這時居然出聲阻止。

「二十顆清虛丹,還請公子收下」林海從儲物袋拿出二十顆清虛丹。

「拿上來吧,既然林海有丹藥獻上,這拍賣會的十顆清虛丹就讓與公孫公子吧」慕容輕揚頓時感覺大有面子,在林海走進包廂后,更是拍著林海的肩膀道:「林海,幹得漂亮,放心回去之後我不會虧待於你」

林海受寵若驚地道:「多謝公子,其實是王澤告訴我這麼做的。」林海把清虛丹交給慕容輕揚。

「哈哈哈,好好好,你們一起賞」慕容輕揚接過清虛丹,遞給林絲竹,道:「絲竹小姐,這是二十顆清虛丹」

「絲竹多謝輕揚公子好意」林絲竹接過清虛丹,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

「兩百零六顆中品靈石,第一次」

「兩百零六顆中品靈石,第二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