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跑不動了,真的跑不動了,豐收哥,你們兩個跑吧,就是山鬼要吃了我,我也跑不動了,」阿彩大口的喘氣,說道。

「不行,這裡危險。」說話的檔口,賀豐收往四周望望,這一看不要緊,他們三個是奔跑在一條狹長的地帶,兩邊依然是*,*的上面有樹枝劇烈的晃動,那應該是山鬼在上面跳躍。三人依然在山鬼的包圍圈裡,只不過這個包圍圈還沒有收攏。

不由分說,賀豐收扛起阿彩就走。

潘玖在前面奔跑,賀豐收緊隨其後。兩人不超過三米遠的距離。忽然,潘玖一聲叫喊就不見了蹤影,賀豐收立足未穩,一下子也跌了下去。

賀豐收想抓住身邊的藤蔓,可是兩人的身體太重,抓了幾次沒有抓住。身子在下落,一直的飄落,這不是一個坑,也不是一般的洞穴,好久,才「咕咚」一聲落到地面。 隨著跑動的距離。

所有人幾乎都倒下過一次,可去過唐玉大帳之後。

服用了神秘藥丸之後。

每個人看唐玉的眼神都不一樣了起來。

終於,到了天完全黑了的時候。

所有人全都服用過一次猛虎丸了。

靈氣、體力上的成長,每個人都能夠清清楚楚的感覺地到。

對於唐玉,自然是多不少的尊重!

要知道,那些豪門子弟能夠吃的起各種煉體丹!他們這些草根,哪裡吃的起那些東西!

尤其是唐玉接手的這個中隊,早已經落魄的不像樣子!除了余鳳凰這樣的異類之外,已經沒有人會來這裡了!

直到深夜!

所有人的四百圈才全部都結束!

「休息!」

「明天正午,我有話要說!」

唐玉的聲音,響徹這個營地!

此時唐玉的命令,對於眾人來說,已經算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了!

提升修為,對於任何人來說,那都是大恩!

唐玉看著人們各自走回各自的賬房,一個人坐在主賬的房頂上。

寂靜的看著天空中的明月!

「何時何地,天下能夠太平!再也不用廝殺打仗!這些人都在家裡享受天倫之樂,那該多好啊!」

唐玉經過無數次的戰鬥洗禮!

對於戰鬥的殘酷再明白不過了!

突然間,唐玉底下的帳篷一陣響動。

宮薔燕歌 唐玉的靈魂之力瞬間查探到,是余鳳凰也跳了上來。

「還不睡覺? 禍妃亂江山:皇上是匹狼 耽誤了明天的訓練,唯你是問!」唐玉故作嚴厲道。

「我就說幾句話,很快就走!」

余鳳凰此時的聲音,已經不在那麼僵硬,畢竟唐玉這麼也算是幫了自己大忙的人!

按理說,修為乃是練武之人的畢生追求,唐玉解決了她這麼大的問題,算上救命之恩也不為過。

「我筋脈的事情,還要謝謝你……」

「小事一樁,不足掛齒!」

唐玉雲淡風輕的說道。

這話停在余鳳凰耳朵里,可就大不一樣了!

暗道:「我經脈的問題,從小尋過不少名醫!可無一人能夠看出到底是因為什麼!更不要說治療了!多年來,一直以為那是天生鎖脈,修鍊本來就不如常人!」

「可他居然能夠輕而易舉的化解掉,必然不是尋常人!」

「難道是神劍山的人?神劍山乃是大陸上四大勢力之一,有這樣的年輕人,實力深不可測,也是自然……」

「不過,神劍山的人都樂於逍遙自在,對於官爵不感興趣,可為什麼他會跑到龍衛之中來……」

短短的時間裡,余鳳凰已經想了很多很多問題。

可她下一句問出口的,卻是無關唐玉本身的問題。

「不久之後的比試,你知道嘛?」

「知道。」唐玉的聲音依舊是淡淡的,深不可測!

「我想,你一定有辦法,能夠讓我們中隊,拿到一個好成績的,對不對?起碼,不會被豺狼中隊給挑下去!」余鳳凰眼睛里充滿了希翼!

其實在唐玉來之前,她已經對於這件事情不抱有任何希望了!

之前,這個中隊長,也來過不少人,可個個都是混日子的,沒過幾天就撒手不管!

以至於,大多數的事情,都是由她一手操辦的!可越是經手的多,就越是有感情。

「哦?憑什麼?」

「你可是中隊長啊,若是被比下去,那對沒有面子啊!」

「這事情可不是這麼容易的……」

唐玉搖了搖頭。

「今天的跑圈,我就是在觀察所有人的潛力。而且給他們了猛虎丸,可是結果……」

唐玉頓了頓。

「結果如何?」

「結果你也看到了,都半夜了,才剛剛結束!也就是意味著,著一營的人,實力相當差!潛力更是等於沒有……」

「那怎麼辦!」余鳳凰有些著急了,本來她在來找唐玉之前,對於這事情,抱的希望還是很大的。

「怎麼辦?該等死就等死唄!自己弱,被別人打敗,這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嗎?」

「可是……」

余鳳凰覺得,唐玉既然給眾人都吃了丹藥,那就是想要改變眾人的。可為什麼這個時候,卻沒有這個意思了呢?

是覺得眾人潛力不行?實力太次?

這話,在心裡想想還行,問!余鳳凰是問不出口的!她好面子,要強。

「沒有什麼可是的!要是沒有別的事情,你就回去休息吧!」

唐玉直接轉頭,繼續看著天上的明月。

「唐隊長……要這麼樣,你才肯幫大家?」

余鳳凰在房頂上愣了半天,才慢慢的問道。

「如果你能夠幫大家,擺脫被豺狼中隊挑下去的命運……」

「我一定會好好感謝你的!」

至此,余鳳凰依舊把唐玉當作一個外來人。

雖然余鳳凰很少用這樣的語氣跟人說話,可她作為一個美女,也是知道的,這樣的口氣哀求一個男人,男人通常不會拒絕。

可唐玉,偏偏就是那個異類。

「你的感謝?值多少錢?」唐玉的語氣中,有些不屑。

余鳳凰自幼經脈閉塞,對於別人這種不重視的語氣,聽的太多了!這也就是她為什麼那麼要強的原因。

「我……」

余鳳凰卻說不出口了。

低下的人不知道唐玉來頭,可她卻是清楚的。

唐玉是跟二皇子鬧了點不愉快,具體什麼雖然她不清楚,可是依舊能夠安排過來!說明唐玉也是有背景的!並不是傳言所說的莽夫。

而且能夠在柴江王府平亂中立下功勛,實力自然不弱!

將自己多年來的病治好,單憑這一點,唐玉的實力眼力就不能低估!

而她,不過是將門裡的一個小女子,而且還是經脈堵塞,跟家裡人關係並不愉快的小女子!

她有什麼東西,是值得唐玉付出不小代價去拯救這個本來就很垃圾的中隊呢?

余鳳凰是聰明的,她知道做事情,都要有代價!

可她卻找不出眼前能夠讓唐玉幫忙的籌碼來。

一個我字說出口之後,余鳳凰越想,越是說不出下面的話!

可是她又不想放棄,她對這個她從軍數年的地方,感情極為深厚!

越想越是一陣絕望湧上心頭!

余鳳凰緊緊的咬住嘴唇,似乎只有這樣,才能夠好受一點。 好在地面鬆軟,潘玖咧著嘴勉強的站起來,抬頭望望上面,頭頂被荒草藤蔓遮蓋,看不見天空。望望腳下,不由得一身冷汗,幾節白骨赫然的露在地面上,賀豐收用腳踢了一下,露出幾個腦袋,動物的腦袋中間夾著一個圓滾滾的人頭。

「大哥,我們掉進陷阱里了。」潘玖說。

「胡說,哪個陷阱會挖的這麼深? 厲太太有點甜 這是一個天然的洞穴,是地坑,這些骨頭不知道是啥時候掉進來的動物,你看這裡還有一個人骨頭。」賀豐收用一根棍子撥拉下草叢裡的骨頭。

醫見如顧,椒妻虎視眈眈 「我們會不會······」阿彩想說會不會也要死在這裡,但是沒有敢說出來。

「不要怕,我們有三個人,人多力量大。」

「可是這裡怎麼出去啊?

「不急,你們看,這裡有老鼠洞,有蟲子的洞,我們帶的有乾糧。對付幾天沒有問題。先找一找看有沒有出口。」賀豐收說。

「要是有出口,這些傢伙會變成白骨,這一個我認識是狼的頭骨,一頭狼都出不去,我們怎麼會出去?」潘玖說。

「狼是動物,茹毛飲血,你也是動物?你也笨的四條腿走路。好了,歇一陣再說。」賀豐收嘴上這樣講,心裡很是忐忑。怪不得老和尚說沒有見過這裡有人能夠出去,不聽老子言,吃虧在眼前。鷹啄峰看著不遠,走起來真的難。

上面傳來了「嘔嘔嘔」的聲音,一個紅臉的傢伙扒開草叢往這裡看。賀豐收抬手就是一槍,媽的,那些山鬼竟然來到了洞口,估計是在核實一下敵人是不是在洞里,它們一定在幸災樂禍。

上面的山鬼倏然的不見了,不知道打中了沒有。

不一會兒,從洞口飄來了雨滴落在臉上,剛才天氣已經放晴了,咋又下開了雨?賀豐收抹了一把臉。

「快躲開,快躲開。」阿彩叫到。

三人連忙往洞的深處躲。

「怎麼啦?你大驚小怪的,不就是下幾滴雨嗎?」潘玖問。

「這不是雨,這是山鬼的尿。山鬼往哪裡尿,哪裡就要遭殃。以前寨子里就有傳說,山鬼精的很,在作惡前,前面有探子,他要是看見一戶人家的豬羊,就先在這一家豬圈羊圈前撒尿,留作記號,等到第二天晚上就會有很多的山鬼過來,把這一家的豬羊牽走。要是尿到寨民的房子前,這一家的主人就要遭殃了,晚上必須把門上死,否則山鬼就會進屋裡偷小孩或者是直接把大人給殺死。」

「山鬼尿都這麼厲害?」潘玖驚訝的問。

「山鬼除了上門作惡。被他們盯上,好多天不敢出門,說不定走到哪裡忽然就衝出幾個黑影,把腦袋給割走了。」

「就沒有對付山鬼的辦法?」

「有,以前聽我阿爹說,山林里原來有一種黑色的豹貓,是山鬼的天敵,這種豹貓白天睡覺,晚上就出來,潛伏在大樹上,一旦發現了山鬼,會突然的發起攻擊,一擊斃命。要是山鬼多了,豹貓就會從樹上跳下來,山鬼在樹上靈活,到了地面就不行了,它們的前肢長,後腿短,跑不快。豹貓偷襲山鬼成功,山鬼卻拿豹貓沒有辦法。不過這些年這種豹貓越來越少了。山鬼怕豹貓,寨民發現家裡有騷呼呼的山鬼尿,就把收集的豹貓的尿或者沾了豹貓尿的泥土灑在山鬼尿上面,山鬼就不敢來了。」阿彩說。

「沒有了豹貓怎麼辦?」

「沒有豹貓,就用野貓的尿,真的連野貓的尿都找不來,就多弄幾個家貓拴在山鬼的尿液附近,也可以抵擋一陣子。不過家貓抵擋不了多久,山鬼發現是家貓在恐嚇自己,會把它們撕成碎片。」阿彩繼續說道。

「不要說山鬼了,我現在就是想讓山鬼吃了,山鬼也不會下來的,怎麼辦啊!」潘玖哭喪著臉說。

「不要號喪了,我們不是沒有死嗎?」賀豐收呵斥道,然後抽出將軍劍,在洞的四周開始揮舞,洞壁上長者亂七八糟的枝枝葉葉,看這些枝葉,倒是青翠,說明這洞里的空氣是暢通的,甚至有陽光照進來過。既然植物都這麼茂密,在洞里一段時間不會立即死去。那些白骨可能是摔死的,或者是嚇死的,或者是在洞裡面時間長了餓死的。沒有死亡,就要探索。

將軍劍很快就把周圍的枝葉砍去大半。洞里寬敞了很多。這是不規則的洞體,有的地方,碰到了岩石,有的地方,枝枝丫丫的東西很多很厚,將軍將繼續揮舞,竟然開闢出來一條十多米深的洞,往裡面狹窄潮濕,不知道還有多遠,憑感覺這洞蹊蹺,像是地下的原始森林。既然是森林,就會有吃的。剛才賀豐收已經捉住了幾個肥碩的地鼠,賀豐收是這樣認為的,這些像老鼠一樣的東西,灰白的體毛,眼睛很小,像是在這黑暗的洞里眼睛已經退化,行動也是遲緩。

已經累了。賀豐收挑著幾隻地鼠,扔到潘玖面前,說道:「把它們剝了,生火,烤地鼠吃。」

「哇,大哥,真有你的,這是老鼠嗎?我看著像是兔子啊!我們是不是要成洞中仙人了?」

「趕快行動,吃完幹活。」

「幹啥活?」

「要麼找到洞的另外出口,要麼就和山鬼決一死戰,從這個洞口爬出去。」

潘玖望望上面,沮喪起來。「我估計山鬼就在上面等著我們往外爬。我們的頭估計沒有露出來,就被它們摘西瓜一樣的割走了。」

「潘玖,摘西瓜也是先摘你的頭。你老是說喪氣話,我們之間就是死也是你先死。」阿彩也禁不住呵斥起潘玖來了。

「我,我只不過是提醒你們,不要盲目樂觀,你沒看這上面,我總覺得窸窸窣窣的,一定是山鬼在上面卧著。我真害怕它們會突然的跳進來,要是一兩隻好對付,要是跳下來很多,我們的槍支不能近距離的射擊,就會處於下風,就會······」潘玖沒有說出來喪氣話,不過潘玖的話有道理。

「你就抱著搶守住洞口,只要有山鬼露頭,你就開槍,能打下來兩個更好,我們就烤山鬼肉吃。」賀豐收交代到。 可就在這個時候,唐玉突然轉頭笑著說道:「說啊,你有什麼東西,是我能夠看的上眼的呢?」

「難道,你能夠拿出海量的靈石,打動我?」

「還是有絕世的功法或者武技?」

「亦或者神兵利器,靈器秘寶?」

「實在不成,稀有的材料草藥也行啊!」

余鳳凰看著唐玉,眼睛睜圓,卻說不出話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