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沒有飛鏢啊.」江夏王停住身形.張開小手問烏鴉要飛鏢.

「你以為賣萌我就會給你么.做夢..哈哈哈…」說著.烏鴉又將手裡兩支飛鏢拋出.扔向江夏王.

「……..看不下去了.」莫青皺著眉揉著太陽穴.對狄竟說完.徑直回屋關上了門.

「不管怎麼說.好像江夏王的能力.有了進步…」狄竟也無奈的攤攤手.回他的駕駛室.

打開手環.莫青凝神看著地圖.接下來的大陸真的很龐大.至少從地圖看來.沒辦法看到大陸的整個輪廓.而且看上去這面的海域很寬闊.港口也不少.似乎是一個比較集中的地點.恐怕會遇到很多玩家吧.

咚咚嗙..

砰…

雖然現在的隊伍少了筱雨這個得力又聽話的隊友而且狄竟常常拒絕自己的建議.想爛好人到底.但好在狄竟的能力也有所進步.烏鴉這個人雖然長得馬馬虎虎也時常和江夏王一起犯二.但是他的定身能力還是很實用的.而且烏鴉的體力也很好……總的說來.目前情況還不錯.除了…

他想起江夏王變成冰雕的樣子.和他大喊著.「不許你說小唐壞話..」的樣子.莫青扯扯嘴角.從小到大都這樣.這個愛管閑事的傢伙還是改不了啊.要是他就那樣簡單死了.也不值得成為自己的朋友了吧.

呯呯呯~磅.

哇呀呀呀…..

外面不斷地發出吵鬧聲.夾雜著幼齒女音的尖叫.熱鬧非凡.莫青腦袋上暴起井字.「真的不錯么…..他還是那麼死了好了…我的世界就安靜了……」

框..咔吧..

啊…

「吵死了..不能安靜點啊…」莫青猛地拉開屋門.沖外面製造雜訊的江夏王烏鴉和戚落櫻大吼一聲.

但轉眼他就愣住了..不大的船甲板上.木板橫飛.好像被炮彈襲擊過一樣.一片狼藉.幾個大窟窿里涔涔的向上冒著水.船的側邊也有一個很大的洞.正中間釘著一個叉型的木板補丁.釘子釘的七扭八歪. 「莫青……」戚落櫻淚眼汪汪抱著幾個木板站起身.她委屈又求助一樣的嗚咽起來.「對不起…對不起….我…我…不擅長治療船…..」

莫青腦袋上再暴一個井字.大吼一聲.「江.夏.王..」


屋子側面.江夏王和烏鴉倆人腰上套著系統送的小鴨子游泳圈.一點點蹭了出來.倆人死死低著頭.可憐兮兮的手抓著衣角.一副做錯事生怕被罵的小孩子樣.江夏王也恢復了正常身形.

「小唐…….你也套上游泳圈吧….還好系統送了…」江夏王聲音小的如蚊子一般.

「….對…這樣比較安全…」烏鴉小聲符合.頭髮遮住了他的臉.

「………….」狄竟在一旁看到這些.無語的吞了吞口水.隊里有太活躍的隊員有時候也是一種負擔啊.

「好啦.莫青你彆氣得臉都綠了…咱們馬上就能靠岸了.說不定小船可以堅持到那時候….說不定吧….」狄竟乾笑了兩聲.會駕駛室加足了馬達.讓小船全速前進.眼前的海岸.已經離得越來越近.而甲板上呼呼冒出的水.也越來越多.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江夏王…你是不是傻….」

「不關我的事..是烏鴉他用飛鏢扔我..」江夏王抬起頭狡辯.

「你放屁..明明是你那不知從哪莫名其妙來的大力氣.給船砸出的窟窿..」烏鴉一聽不樂意了.也抬起頭據理力爭.

「你不扔我.我能打么.」

「你不打我.我能扔么..」

「誰讓你不服氣..」

「我就是不服氣.誰讓你意外贏了我還得瑟..」

剛剛安靜下來的江夏王和烏鴉又吵吵起來了.倆人說著說著.動起了手腳.你推我一下.我踹你一腳.一來二去又要扭成一團.

「行了.別鬧了.再晃你們都下去鬧.」船里的水已經有薄薄一層了.每次他倆一鬧.船體搖晃.進水速度就加快一點.莫青拿出桃木劍指著他兩.一個2貨已經夠他受了.竟然又來一個….

倆人頓時蔫了.雙手放好低頭排排站.不敢再說一句話.

「咦.這是在幹嘛.江大哥怕莫青就罷了.為什麼烏鴉大哥也這麼怕他嘞.」戚落櫻手忙腳亂的用小盆往外舀船里的水.看到江夏王和烏鴉罰站一般的並排站著奇怪的問道.

「我也很想知道…」狄竟推了一下眼睛.

「難道他不是會法術.聰明到爆.陰險冷血又腹黑.還會念超級恐怖的緊箍咒..」烏鴉一臉后怕的說著.那臉上的雀斑都快擰成一塊了.厚厚的香腸嘴更是不自覺的抖動.看起來很害怕的樣子.但他完全沒注意到他越說臉越黑的莫青.

「哦.江夏王.這就是你和烏鴉形容的我么.」莫青淡淡的挑眉.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小唐你聽我解釋…」江夏王趕忙否定手忙腳亂的跑到莫青近前.

莫青淡然的看著他.「哦.那你解釋吧.」

「………………」江夏王試著運轉大腦.但明顯沒有很好的運轉起來.發現自己找不到什麼好理由.一緊張又詞窮了.於是撅著嘴又低下了頭.

「好了好了…你們有功夫鬧著玩兒.不如來幫忙吧.」狄竟大聲喊住那邊的三人.而船里的積水已經漫過了腳裸.「照這個速度發展.我們來不及到港口.船就會淹沒.」

江夏王和烏鴉一看.趕忙乖巧的跑過去幫忙.莫青揉著太陽穴.冷淡的眸子挨個瞥過江夏王、烏鴉、戚落櫻.「你們最好安靜點.誰.也不要來吵我.」說著.砰的一聲給門關上.

「好可怕…..」三人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然後加快了手裡舀水的動作.

果然安靜了.莫青在屋裡躺卧.思考著之前和夜摩聊天的內容.她是一個渴望感情的人.她想要一個屬於自己的最珍貴的事物.而尋尋覓覓這麼多年.依舊不知道什麼才是最珍貴.這點似乎和自己很像……

莫青想起了江夏王的笑臉.那閃著光的白牙.又想起小時候的家.父親嚴厲的臉.和家族看他時滿懷希望的眼神.不由得晃了晃頭.

「你想離開這裡.那隻要留下一個你最珍貴的東西.你就可以離開.」

「最珍貴.還真是很抱歉.我沒法給你留下什麼.」

「為什麼.」

「因為……沒有什麼是我不能丟棄的….包括我這條性命….所以最珍貴的什麼東西…….我沒有.」

真奇怪.怎麼又想起那時的對話.莫青揉了揉剛剛疼痛的太陽穴.「也不知道接下來會到什麼樣的地方.又會有什麼任務.為什麼只有我激活不了星源石.按照概率學來講.如果一個初始隊伍最少有一人能夠成功激活能力.那麼我用了這麼幾顆星源石.總該有一顆是能夠成功的…..而且.為什麼遇到的都是實體怪.看起來局勢對我不是很有利.」

這樣想著.莫青隨著小船搖晃.有些犯困了.剛剛看起來已經不遠的海岸.還沒有到么.外面還真是安靜的可以.

想著.莫青再次打開了屋門.不成想迎面撲來厚重的海水.直直的灌了進來.給他沖了個措手不及.而隊里其他成員全部不見了蹤影.

莫青一隻手努力抓著房門的把手.等水沒了衝力.已經沒過了莫青的腰.江夏王等人.全部坐在屋頂.幾個人都表情嚴肅的注視著莫青.全都一聲不吭.

看到莫青出來.江夏王開心的大叫.「小唐..你可算出來了.小船眼看就要完全沉了.我好擔心你啊.」

「那為什麼不叫我.」

「因為…因為你說我們誰也不能去叫你啊…」江夏王一副委屈的樣子.

「……」莫青腦袋上暴起井字.控制好情緒.他什麼也沒說.也攀上屋頂.看著小船一點點靠岸.

「不能和2貨一般見識.我要是跟他較真.我根本沒法和他相處十七年…」莫青自我安慰著.


隨著小船無人駕駛的前進.離岸很近的地方.幾個人一躍而下.安全脫離了快要沉沒的小船.距離海岸很近的地方.海水很淡而且十分清澈.沒兩分鐘幾個人就從海水中趟到了岸邊.

「呼..好危險啊.烏兄.你以後要注意啊.」一上岸.江夏王把小鴨子游泳圈收回了手環.開心的拍拍烏鴉的肩膀.

「切.該注意的是你吧.真不曉得這個隊有你.大家該承受著多麼大的壓力啊~」

「難道夜摩那裡你沒看到我英勇無畏的高大身姿.」江夏王說著.擺了一個自認為很酷帥的姿勢.

「得了吧.我就看到你一秒變麻杆子了.哈哈哈哈哈哈~~」烏鴉笑的前仰後合.小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線.

「你..」江夏王氣的又要胡鬧.結果突然感覺背後一陣涼意.他驚得猛地回頭.發現莫青淡淡的轉過了頭.江夏王吞了吞口水.沒繼續和烏鴉鬧.

「江夏王.你這麼怕莫青啊.」狄竟笑呵呵的走到江夏王身邊.

「怎麼可能嘛.小唐可是我的好哥們兒.就是覺得他有時候…好陰暗的感覺…噗哈哈哈~」說著.江夏王傻笑起來.「不過他雖然總是一副對我恨鐵不成鋼的樣子.但是在關鍵時刻他總會給我出招幫助我的.噗哈哈哈哈~」

「我也看出來了.你們的相處很有意思.莫青像你的腦子.總會給你一些指令.而你就像莫青的四肢.成為他最得力的執行者.」狄竟說著.擰起了眉.

「可是江夏王你知道嘛.真正的高手.不能成為智者的棋子.你要讓他成為你的助力才對.」狄竟說的意味深長.

「哎呦.隊長.誰管那個.讓我出主意我也說不出來啊.」說著.江夏王就跑走了.狄竟皺著眉推了下眼鏡.欲言又止.莫青瞥了他一眼.什麼都沒說.


「叮.恭喜冰藍色分支冰淇淋小隊各位登陸乾曜大陸.希望各位在這裡旅行愉快.有所收穫.」系統優美的女聲再次從每個人的手環響起.

「呦.這次沒送個大禮啊.」江夏王鄙視的撇撇嘴.嘟囔起來.而隨著他們的行進.這個城市漸漸進入他們眼帘.

「竟然還真是乾曜大陸中的「米卡索爾城』…」狄竟打量起這座城市.

建築很古樸.而且親近自然.很多建築旁都圍繞著成蔭的綠樹草坪.而許久不見的柏油馬路也讓眾人找到一種現實里的熟悉感.一叢叢小洋樓分佈在城市入口的不遠處.幾個騎著小車的年輕人歡笑著從眼前掠過.幾隻飛鳥在藍天中盤旋.林蔭小道蜿蜒向前.看起來很舒服.

「難道我們終於來到一個正常的城市了么….」狄竟推了下眼鏡.在經歷了孤山鬼魂.湖水滿城.極寒冰島.極夜之島后.遇到一個看起來正常的地方.有點感慨. 「現在看來.這地方似乎沒什麼異常.不過別忘了之前新聞里說的.這裡應該也有怪物才對.」莫青淡淡的提醒.

第六卷乾曜大陸·米卡索爾城第一百零九章懸賞就該有個懸賞樣

一行人隨著林蔭小道一路前行.這裡的建築都做得很別緻.看起來都是懂得享受生活的人所設計.而且一片祥和氣氛.似乎與一般正常的城市沒有什麼不同.唯一引人注意的.就是很多地方都貼著一位女星的海報.大大小小.遍布各處.

海報上的女人大約20歲到24歲之間.一頭長長的棕色大波浪捲髮.鵝蛋臉上一雙迷人的大眼睛看向遠方.鼻子立體感十足.淡紅色泛著透亮的嘴唇微微嘟起.身材更是凹凸有致.纖細的手指搭在自己鎖骨處.迷人而優雅.海報上寫著.『米卡索爾』

「這城市是用這女人名字來命名的.」烏鴉驚訝的睜大了眼睛.對這城市的命名似乎十分有興趣.

「看起來應該是.」狄竟點點頭.走出這片林蔭小道.他們越來越接近城市居住區.一些樓上掛著巨大的led顯示屏.上面無一例外播放著那海報女人唱歌跳舞的樣子.看起來活力十足.也有些可愛.巨幅的廣告牌.精緻的燈箱.甚至過路居民的自行車貼.都是這位女星.遍布各個街道.

「整個城市都對她著迷的樣子…」戚落櫻小心的避過茂盛的樹杈.

「看來是位超級明星.長得確實還不錯.」江夏王點點頭.突然他好像看到了什麼一樣.眉開眼笑的向前狂奔.

眾人這才注意到.前方一座砌著灰色牆磚的三層樓高建築周身.貼著一張巨幅海報.而這張海報上並不是那位女星照片.而是一位皮膚黝黑.看起來身材高大.肌肉也十分緊實.很像俄羅斯巨漢樣的壯男.照片下面寫著『歐薩』應該是他的名字.腦袋上有兩個大大的字..懸賞..

江夏王一溜煙跑過去.伸出右手就要撕這張海報.誰知海報的另一邊.突然伸出一隻修長的左手.兩人幾乎同時抓住海報.一副想要撕去的樣子.

江夏王微微皺眉.轉頭打量起身邊的這個人.只見他身體修長.稍微偏瘦.灰白色泛著一絲藍光的頭髮異常扎眼.他穿著深藍色長款休閑西裝.看起來有一絲學院派的味道.

「喂.這位兄弟.不好意思這是我先看到的.」江夏王抓著海報的手沒有鬆開.他笑呵呵的用另一隻手撓撓頭.對眼前的男人說道.

「…兄弟.大爺我才不是你兄弟.」那人轉過頭.一雙顯眼的紅色眸子瞥向江夏王.精緻的五官與張狂的表情.彰顯出他桀驁不羈的性格.挑起的眉更是對江夏王直接的表示了不屑.他的手也沒有鬆開的意思.「這海報明顯是我先看到的.你速速鬆手.大爺我貽笑大方.饒你一命.」

「大爺.看不出你都這麼老了啊.」江夏王撓撓頭.用力拽了下手裡的海報.「貽笑大方是說你很大方的意思么……噗……」

這時狄竟一伙人也到了身邊.大家一起盯著眼前的白頭髮男看.

「哦~~差點就目不識丁了.原來是玩家們啊.」白髮男掃視冰淇淋小隊眾人.臉上露出一種戲謔與輕視.彷彿對江夏王來了隊友絲毫不畏懼.


「你不也是玩家.」戚落櫻小心翼翼指著他手腕上不發光的手環說道.「而且……目不識丁……不是這麼用的吧……」

「哼.要你管.這懸賞單我收下了.趁老子現在大快人心.你們趕緊有多遠走多遠.下一次可能就沒這麼好運了.」說著.他一把撕下海報.一角卻依舊在江夏王手裡死死攥著.他皺了皺眉.盯著江夏王不說話.暗紅色的眼睛里透出一陣危險的氣息.

「這裡海報這麼多.你非得跟我搶怎麼的.」江夏王有點不服氣.

「這是我先看到的.所以就是我的.」

「我…」江夏王剛要說什麼.突然被莫青打斷.

「算了江夏王.一張海報而已.沒必要.給他吧.」

江夏王想了想.自己以往的莽撞和衝動惹了不少禍.他皺皺眉.努力深吸了一口氣.鬆開了手.「算了算了.今天我也心情好.不跟你計較.海報就當我送你了.」

說著.江夏王把手裡攥著的海報一角扔到地上.拍了拍手.看也不看那白髮男一眼.徑直從他身邊走過去.身後的人們還奇怪的打量著白髮男.不過也跟著江夏王一起走了.那人果然沒有跟來.他捲起巨幅海報.嘴角勾起一個輕蔑的笑.眼神中的紅光淡去.他甩甩胳膊.背對江夏王等人走向了另一條路.

「真是個怪人.」江夏王剛剛雖然讓了海報.但心裡很不爽.「小小年紀還說自己是大爺.」

「雖然看他長得還挺好看.但是他白色頭髮紅色眸子……江兄.這樣的人還是別惹的好啊.」烏鴉在旁回味道.

「你們都沒發現他隱藏起來的右手么.」莫青淡淡的說.「彷彿伺機而動.隨時會出手一樣.他完全不怕我們所有人.即使我們有五個.而他只是孤身一人.」

「是的.剛剛他右手凝聚了強大的能量.但隱藏在衣袖裡了.我用窺天鏡掃描了一下.只看到巨大的能量反應.卻沒能解讀出這人的身份信息.我真懷疑這窺天鏡的幾率到底是有多低.怎麼每次都看不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