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好的。」助理回答。

「不好,趙總,你看我受傷了,以後我腦袋就不好使了。」一個姑娘突然指著自己的腦袋,低聲說道。

「不好意思啊,這件事情,發生的太突然,我還沒有來得及做準備……」趙以諾吞吞吐吐的回答。

「行了,哪來的那麼多事兒?現在不是已經好了么?你又不是少了一塊肉。」旁邊,一個男人對那姑娘說道。

立即,空氣都安靜了,氣氛有些尷尬。

就在趙以諾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的時候,突然,那個受傷的姑娘將腦袋上的紗布直接拽了下來。

「其實,我早就已經康復了!」她大聲喊道。

「好你個小李,竟然敢騙大家!說,你到底有什麼陰謀?」

「是不是想騙吃騙喝啊?」

瞬間,場面又開始熱鬧起來。

「他們都沒事吧?」趙以諾一邊走向辦公室一邊問旁邊的助理。

「放心吧,趙總,留下的這些人,都是講義氣,重感情的人,絕對不會因為一些意外而辭職。」助理趕忙安慰著面前的趙以諾。

那最好不過了,趙以諾不禁鬆了口氣。

「不過,最近那個叫天翔的人,倒是幫了我們不少忙。」助理低著頭,不好意思的說道。

看著面前助理緋紅的臉頰,頓時趙以諾明白了一切。

「你喜歡他?」她直接問道。

「沒有!」助理立馬否定回答。

「看你的小臉紅的呦,跟個西紅柿似的。」趙以諾開玩笑似的說道。

許是感覺到有些尷尬了,助理立馬摸了摸自己發燙的臉頰,後退了幾步。

「喜歡就喜歡嘛,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勇敢一點,也許幸福就在眼前。」

助理撇了一下嘴,有些自卑。

天翔是誰,大型公司的總裁,人家怎麼可能會看的上自己。

助理跟趙以諾彙報了一下最近幾天工作后,便出去工作了。

看著擺放在桌子上的一份份文件,趙以諾按了按自己的太陽穴,繼續翻閱著。

「夫人,我今天晚上加班,不回去吃飯了。」趙以諾一邊舉著手機說道一邊簽著字。

「怎麼這麼忙啊?要不要讓顧忘去幫你啊?」林夫人擔心的問道。

「不用,最近顧忘也很忙,您就別和他說了……」

可是趙以諾突然這麼注重起事業的情況,卻讓林夫人隱隱地感覺有些不安。

「那你今天晚上還回來么?」

「不一定。」趙以諾回答。

「趙總,您還不走么?」助理敲了敲她的辦公室的門問道。

「你先走吧,明天見!」趙以諾揮了揮手道。 就這樣大伙兒又坐著航母浩浩蕩蕩的回到了天都城,天都城最近的基建項目搞得是越來越快了,天都廣場已經不是以前的廣場了,廣場上已經修建了氣了七彩的噴泉,每當夜幕降臨的時候就會上演音樂噴泉。

然後天都城裡面晚上在也不像以前一樣黑黢黢的點著火把而是到處都是彌紅燈,修建了酒吧,醫院圖書館,而且學校也在建設之中,凡是到了3歲的小孩兒,都得送去學習幼兒園。

農名也在種地也不像以前那樣鋤禾日當午了,全部都是機械化的耕種,甚至已經用上了大棚讓人民一年四季都有瓜果蔬菜吃。

姜辰準備把天都城打造成以後,最大的商業化大都市,就跟現代世界的紐約一樣。

整個天都城基本上人人都崇拜叨念著姜辰的好,天都廣場有一座巨大的雕像,帶頭的是姜辰身背遊俠之劍,手拉暗影神弓,身旁是兩位公主,而身後則是聯盟的將領們,這是對這次人神大戰的紀念。

基本上天都城百姓家家戶戶都掛著姜辰的畫像,是姜辰拯救了人族拯救了天下大陸,姜辰也取消了銀幣的金錢交易,因為這個不光不好流通造價高以外,還有就是不方便,於是姜辰推出了紙幣,叫做炎黃幣,上面也印刷著姜辰的圖案,背後則是乾坤袋和遊俠之劍的圖案,由此來祭奠這兩件在戰爭之中犧牲的神器。

更厲害的是他們把人族的國旗都印上了姜辰的投降,然後下面是遊俠之劍和乾坤袋的圖案,這些足以顯示姜辰在人族所有人心目中的地位。

而姜辰所執行的這些,也正是其他國家所效仿的,甚至其他國家比如獸人國和矮人國,秀人國也雕刻出了姜辰的投降,由此來感謝紀念這個真正意義上的大英雄。

而炎黃幣最大面值是100,50的是兩個公主的頭像,在下面20是大山小風這些將領的頭像。

看著如今的天都城,姜辰很是滿意,他準備以後還要修建高鐵,貨車,地鐵,還有機場,貨運,等等,讓曾經可能趕路要走十幾天的路程縮短到幾個小時便到了,真正讓天下大陸的人明白一句話科技改變未來。

不過現在姜辰可忙得不可開交了,根本沒有想起回去的事情,每天處理的事情多得要死。

「報告國王殿下,這個鈔票到底要印刷多少才可以,可以一直印嗎?」

「別!這使不得,使不得,一直印刷的話就通貨膨脹了,這得根據我們天都城的整體收入來訂製到底印刷多少鈔票,還有就是稅收問題,我們的稅收可以稍微定低一點,畢竟是戰後重建,大家都還沒什麼錢,就收百分之5的稅收吧!這應該是很低的了,想我們現代世界基本上都是百分之14和百分之20百分之5已經很低了,當然雖然說以我的名義去收他們的稅收,他們肯定是願意給的,但是你一定要告訴他們我們的這些稅收是收來幹什麼的」

「你要告訴他們我們是取之於民,用之於民,比如100塊錢我們收5塊錢,一個人的工資一個月如果是一萬塊錢我們就收500塊錢,我們的稅收是收來比如給老百姓搭建公共設施,比如修養老院,修路燈,修學校,修健身房的,是幫助他們的」

「總之要以現代化來管理一個國家是很難的,但是人民生活水平肯定是相當幸福的,不像以前你們戰亂的時候,要設立多個部門,教育局管理學子們的教育,還有婚姻法,施行一夫一妻制,當然現在戰爭剛結束男丁太少這個政策可以稍微放鬆一點,可能你們之前的國家從來沒有衛生局啥的,後面經濟越來越發達,衛生保護環境這個也是無比重要的,總之後面的事情多了去了,必須大家齊心協力才能把這麼大個國家管理好」

大概一個星期以後,姜辰在忙著治理國家的事情,已經把簽訂和平投降協議的事情都快忘記的時候,情報兵才來上報,說神族和其他族的人已經到達天都城了,準備商談投降和平的事情。

秋後的天都城外面的農田已經到達了豐收的季節,當半人馬族和神族還有鳥人族以及十幾個種族帶著他們的衛兵隊浩浩蕩蕩的還沒走到天都城內部的時候,便已經被現在人族的科技給震撼住了。

只見天都城外面是一望無際的土地和農作物,大型的農用機器正在採摘水果蔬菜。

而這些水果蔬菜再也不用人背著背簍來運輸了,直接放在了一旁的傳送袋上,然後這些傳送袋開始把這些蔬菜運走,而後面便是巨大的卡車運送,寬敞平緩的柏油馬路亮瞎了他們這群外族人的鈦金狗眼。

在他們的國度此刻可能還是馬拉車,然後靠人工採摘送走,效率慢不說而且還累。

到達天都城門口的時候只見哪裡還是曾經的那種石頭城牆和木門,只見外面城牆上掛滿了五顏六色的彌紅燈,而且沒有了木門是那種旋轉的玻璃門。

進入天都城內部,頓時高樓大廈已經拔地而起,而且裡面還有很多建築物在修建,高高的塔吊,吊起了各種鋼筋,打樁機和推土機挖掘機都在同時作業,這是他們以前看都沒有看到過的景象。

裡面的服裝店擺上了各種琳琅滿目的衣服都是他們看都沒有看到過的,而且馬路上有各種汽車正在開著,還有很長的那種公交車,天都城裡面的百姓上上下下的,基本上不用走路或者坐馬車全部都是現代化的交通工具。

而且路邊參觀飄出來的食物香味是他們以前聞都沒有聞過的更別說吃了,這一次他們每個種族都帶了好幾千自己國家強壯的士兵護衛隊在身邊,也是想展現自己國家和種族的強大,但是來到天都城以後才知道什麼叫著落後,就好像現代世界的非洲落後部落來到了現代化的發達國家一樣,這裡的任何東西都是他們沒有見過的。 你說那亮著的東西為什麼會那麼好看閃爍,而且不會熄滅呢!你說為什麼那個黑盒子會發出那麼好聽的音樂呢!而且還有牆上的廣告牌怎麼會出現各種人物動畫呢!這些他們腦袋想破了也想不明白這就是科技的差距,今天讓這群外族的人徹底的大開了眼界,可能之前神族的人被戰敗投降,還有些想不明白自己這麼強大的國家,怎麼可能這麼快就投降了呢!而他們到達了人族的城市以後才知道自己為何會輸了,還有那些以前不相信人族打敗了神族的其他種族今天也明白了人族並沒有說假話,他們肯定有絕對的實力稱霸這個世界。

「歡迎來到天都城!來自遠方的朋友,怎麼一群大佬光臨我們天都寒舍,真是讓我們天都城蓬蓽生輝啊!」

姜辰穿戴整齊以後再兩位公主的陪伴下,開始來迎接這群外來賓客,而面對姜辰如此的開場對白,這群人也只有尷尬得賠笑,這明顯不是話裡有話的意思嗎?

「怎麼樣?想好了嗎?打還是不打?」

姜辰也不廢話直接一針見血的說道!

「不打了!不打了!這還打什麼,我們在打下去不是去拍老虎屁股不想活了嗎?話說你們人族現在還真是發達啊!這些東西是怎麼來的啊!我們見都沒見過」

彩人族的無比羨慕的眼神看著姜辰道!

「怎麼來的!自己創造出來的啊!未必天上還能掉下來啊!行了!既然大家都決定了,那我就通知全城老百姓,來天都城廣場集合,在大家的見證下,我們來完成這偉大而神聖的時刻,你不知道我們天都城的老百姓是最反對和討厭戰爭的。」

姜辰一邊說著一邊帶著大伙兒朝著天都廣場走去。

「這不現實啊!你看你們人族兵強馬壯的,國力雄厚按理說就應該去開闊去征服啊!」

鳥人族的指揮官看著姜辰道!

「呵呵!征服!征服誰啊?征服你們鳥人族,把你們鳥人族頭上的毛全給拔了,然後拿來烤著吃?我說你們這些人的思想啊!一有點實力就想著去侵略人家,好好的發展自己不好嗎?打仗只會越大越窮的,發展經濟才是重中之重你們知道不?我們天都城的百姓飽受戰火,他們是最討厭打仗的,所以他們最大的願望就是希望全世界都和平知不知道!」

「知道!知道!」

這些各部落的眾將領腦袋趕忙點的跟小雞啄米似的,絲毫不敢得罪姜辰。

而這個時候天都城的全城廣播開始同胞,讓所有百姓全部來天都城廣場集合,國王殿下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告。

沒多久天都城廣場四面八方的群眾就如同潮水般似的開始湧向了天都廣場,畢竟姜辰的話就好比聖旨,沒有一個人敢違背,很快偌大的天都廣場就被群眾們擠得水泄不通了起來。

此刻廣場中間已經放上了兩個高音話筒,姜辰一身大元帥服裝英姿颯爽的站在那裡朝下面的群眾揮了揮手。

一下子下面便響起了浪潮般的歡呼,紛紛喊著國王萬歲,人族萬歲,光是這雷鳴般的呼喊聲都讓這些各部落的將領元帥們為之震撼和羨慕,這到底是受多少人的愛戴,才能讓老百姓發出這麼震耳欲聾的歡呼聲啊!

「咳咳!好的!請廣大的兄弟姐妹同胞們稍微安靜一下,今天是一個好日子,為什麼說是好日子呢!因為今天是我和大家夢想綻放的日子,我記得我第一天來到天都城的時候,我就聽城裡面的老百姓說過,哪怕日子窮點苦點都可以,就是希望天下太平點,自己能夠呆在自己的國家,安安靜靜平平淡淡過一輩子就好了」

「其實這個要求算下來真的很低很低,但是卻無法達到,天下大陸的人族百姓是真正的飽受戰火最慘的一個種族我們上千萬的人口差點直接被殺得滅了種族,還好我們堅持下來了,我們勝利了,我們引來了希望,我想所有人腦海里都有一個願望那就是希望世界和平,不要再有戰爭,面對戰爭的殘酷沒有人比我們更有發言權,因為經歷過戰爭的絕望,所以我們才會更加珍惜和平的來之不易。」

「而今天這個偉大的時刻即將要到來了,在這上面是十幾個也正在經歷戰爭和硝煙的種族,但是他們裡面還有迷茫的人,他們甚至還渴望戰爭,覺得我們被人欺負了,就要打回去,要一輩子和人打下去,哪怕子子孫孫都得打,我想說的是冤冤相報何時了,你這是害了你們的子孫後代,本來我們這一輩的事情是不應該放在下一輩來承受的,就好像我們這一輩是敵人而我們的下一輩他們可能就是朋友了,畢竟他們沒有直接的傷害,所以大家都醒醒吧!和平發展,讓世界沒有戰爭,這是我們天下大陸人族永遠的初衷」

「今天在這裡!面對十幾個正在打仗的種族部落,我想詢問一下你們,是否是發自內心的想要停止戰爭,希望永久的和平,只要這一份和平協議一簽就要履行責任,就好比我們大家都簽了,如果後面你半人馬族要去打鳥人族,我們其他十幾個國家先是來勸你們別打,這個打仗肯定有一個是主動方,比如你半人馬族執意要打鳥人族,那我們其他十幾個國家會聯合起來滅了你,如果你們兩個執意都要打就滅你們兩個,就這麼簡單,我這麼說的道理我想大家都清楚」

「就好比我們是十兄弟,老6打老7,我們所有人都聯合起來打老6就是為了不要在發生戰爭,有意見嗎?」

說著姜辰看向了後面的部落種族道!

「沒有意見!我們願意簽!」

那些本來就打不過的種族,當然希望有人能夠跟他們帶來和平,而那些還能夠招架住的種族,雖說沒有什麼意見但是心裡還是有些不爽的。

「半人馬族,我看你好像有話要說是的,今天大伙兒都在這裡,你可以把你想說的話說出來。」 雖然影樓事件已經結束,但是不可否認的是,影樓的信譽已經嚴重受到了影響。很多老客戶已經拒絕再去拍攝照片,新客戶路過影樓時直接繞道而走,因而影樓的發展受到阻礙。趙以諾想盡一切辦法試圖找到李玲的那幾個朋友,但是都沒有結果。

「李小姐,你知道你的那些朋友去哪裡了么?」李玲辦公室里,趙以諾焦急的問道。

李玲起身,走到窗前,眼睛里有些許冷光。

看來這個趙以諾的辦事能力,也不過如此嘛!

「這個,我還真不知道。」她故意回答。

「李小姐,您再好好想一想,他們在臨走之前,難道就真的什麼都沒和你說么?」趙以諾再次問道。

「沒有。」李玲回答。

「怎麼?影樓要倒閉了么?」李玲故意問道。

「沒有。」趙以諾低下了頭,繼續回答。

看著面前的趙以諾,李玲的氣勢有些逼人,又有些傲慢。

「如果你經營不下去的話,可以把影樓轉給我。」李玲突然說道。

這一番話,確實引起了趙以諾足夠的重視。這話若是從凌辰的嘴裡吐出來,她倒是真的不覺得有什麼不妥,可是這話從面前李玲的嘴裡吐出來,她確實很是驚訝。她從來沒有想過,原來這個李玲一直在覬覦著自己的影樓。

「李小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趙以諾回過頭來,直接問道。

「啪!」

一堆照片被李玲甩在了辦公桌上。

「喏,這是你的攝影師給我拍的照片。」她指著桌子上的照片說道。

趙以諾知道,這照片確實有問題,但那都是李玲要求人家攝影師這樣拍的!

「李小姐,當初可是你讓……」

「我到你們影樓去拍照,拍寫真,要的就是一個美,可是你們攝影師卻把我拍成了這樣,你覺得合適么?還有,甭管我說什麼,拍照的目的,攝影師應該很清楚吧?」李玲坐在旁邊的沙發上故意說道。

她的話很明顯,意思就是說別管當初拍照的時候,她怎麼和攝影師說的,但是最起碼攝影師應該把「美」的效果拍出來。

「那天我對於這件事情沒有明說,只是覺得我們之後也許還會有合作的機會,但是我真的沒有想到你們現在卻對我朋友也做出如此愚蠢之事!」李玲搖著頭,裝作很是無辜的模樣說道。

她還真的是會演戲啊!趙以諾看著面前的人,眼睛里有一股神傷。

「你到底想要做什麼?」趙以諾直截了當的問道。

「我想要你的影樓。」李玲直截了當的回答。

兩個女人對視了很久,終於,趙以諾心中的怒火又被燃燒了起來。

「影樓,是我的,團隊,也是我的,我絕對不會讓任何人有機可乘。」她緊攥著手裡的拳頭,堅定的回答。

還真是一個執拗的人啊!李玲看著面前的人,表情有些鄙夷。

影樓最後到底會是誰的,還是一個未知的答案,誰有實力,它就是誰的。

「趙小姐還有其他事情么?沒事的話,可以走了。」李玲一邊翻閱著報紙一邊低聲說道,連頭也沒抬。

還沒等她把話說完,趙以諾就已經離開了辦公室。

走出李玲的公司后,趙以諾立即掏出手機,直接撥了過去。

「怎麼樣?有沒有調查清楚?」

「趙總,他們出國了。」電話里,助理趕忙說道,神情很是緊張。

該死的!這群爛人!沒有任何猶豫的,她直接去了機場。

機場里,人依舊很多,形形色色的男女老少看起來都在急匆匆的趕著行程,臉上一副副著急地模樣。

「趙小姐,這就是我們這裡所有的監控。」負責人在監控室對著趙以諾說道。

「好,謝謝。」說著,她便直接坐了下來。

她死死地盯著電腦屏幕,眼睛都沒眨一下,看起來很是認真,直到那幾個人出現在她的視線里。

「停,往回倒一下,我看看他們買票的時間。」趙以諾說道。

果然,時間顯示的是他們接受電視採訪的那天。

原來他們早就已經安排好了!原來,自己也不過只是他們的一顆棋子!真是可笑,她竟然這麼輕易地就相信了李玲!

「麻煩放大,我要看的仔細一些。」趙以諾指著屏幕上的幾個人說道。

很快,他們去往的國家,已經被調查清楚。趙以諾的手裡掌握著他們此時的動向,但她卻一直默不作聲。

趙以諾辦公室里。

「準備好了么?」天翔在旁邊低聲問道。

「嗯,已經準備好了。」趙以諾回答。

為了這個影樓,她還真是拚命啊!看著面前的人,天翔嘆了口氣。

其實她完全沒有必要要經營什麼影樓,學人家做什麼女強人,他更希望她安安穩穩的過著自己的幸福生活。以前的他,天天想著這個趙以諾可以和自己在一起,可是最近不知怎麼了,這種想法,竟然在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他的腦海里經常會出現趙以諾身邊那個助理的面孔。

「你在想什麼?這麼出神。」趙以諾走到他面前,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

「沒有,我還有事,先走一步。」說著,天翔就要走出去。

「等一下!」趙以諾突然對著他大聲喊道。

「你不去看看我助理?」她繼續八卦的問道。

「去看她做什麼?」天翔問道。

這個臭傢伙,怎麼到現在還沒有完全開竅?趙以諾圍著他轉了幾圈,一邊摸著自己的下巴一邊思考著什麼,一副很是專註的模樣。

「我走了!」突然,天翔直接對她大聲喊道。

「你真的確定不過去看看她?」

「看什麼看,我這次來就是看你的!」天翔解釋著。

「趙總!」

突然,助理在外邊敲了敲門,打了聲招呼。

「進!」趙以諾大聲喊道。

「這是您要的文件,還得麻煩你在上邊簽個字。」說著,助理直接將文件遞給她,眼睛撇了一下旁邊的天翔。

這麼微小的動作,裡邊卻夾雜著一些特殊的情感,不知不覺的,助理竟紅了臉。

「一會兒,你替我送送他。」趙以諾指著不遠處的天翔,說道。 姜辰比了一個請字,而這個半人馬種族的元帥也走到了話筒的面前道!

「其實我們半人馬族一直都是和平的生活的,我們不想打仗的,但是你說神族來殺害了我們那麼多人,搶奪了我們那麼多財富,這突然說不打就不打了,我們那邊的戰士和百姓心裡真的釋放不了啊」

「我們神族說了,會把搶奪你們的東西還給你們,然後在額外的補償你們,我們的戰士已經被人族殺害得差不多了,已經沒有人可以殺了,你如果還想殺只能殺我們的百姓了,但是你殺我們的神族的百姓,你能保證他們站著不動拿給你們殺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