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過我吧,我身上的靈器可不少,價值決然不菲!」

唐玉頓了頓,將圍在秀周圍的空間之力撤開了些許。

於是,秀馬上開始從身上空間中,往外掏出各種靈器靈藥來!

「五品靈器困仙綾……」

「五品靈器宗天寶塔……」

隨著秀一件件的朝外拿著,唐玉心裡也暗暗吃驚。

暗道:「這個凌雲閣居然如此恐怖,至少都是五品靈器,甚至沒有更差的!」

的確,這樣的闊氣,即便是神劍山的江靈,也是根本比不上。

可唐玉忽略了一點,雖然凌雲閣實力不如天下四大勢力。

但是秀的身份,卻在凌雲閣中非常的高,凌雲閣主總共就兩個寶貝女兒,大女兒以及出嫁,自然萬千的寵愛就匯聚到了這個小女兒身上。再加上凌雲閣本來就是收集各種寶貝的地方,秀有這麼多珍藏,並不意外。

「這些,夠了吧!」秀指著面前二十多件靈器說道。

「你的命,就這麼賤?」唐玉毫不留情的說道,臉上甚至毫無表情,似乎這而靈器,對於唐玉來說,就若同廢銅爛鐵一般。毫無價值!

秀倒吸一口涼氣,心裡暗暗發狠。暗道:「不知道哪裡來的窮小子,分明奇貨可居……」

可是嘴上卻不敢這麼說,只能是尷尬一笑,然後說道:「這位公子,決然不是這樣,只不過我所帶的靈器有限,若是公子肯放我一條活路,我回到凌雲閣之後,必定多求幾件寶貝贈與公子!」

「哦?這樣?似乎倒是可行!」

「一定一定,我凌雲閣說話一向算數!」秀以為唐玉要答應,立馬喜上眉梢。

可唐玉接下來的話,卻讓秀瞬間跌入谷底。

「放你回去,你告訴你爹,然後讓你爹來殺我?還要讓我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秀大驚,唐玉所說,正是她剛剛心裡想的。

可是,唐玉是如何知道她心裡想的事情呢?難道眼前這人會讀心之術?

瞬間,秀的驚慌布滿了整個面龐。

「哼,你那點心思,也想騙我?白日做夢!!」 見那個黑乎乎的影子在阿彩的窗戶上「咣咣」的敲了幾下。阿彩沒有回應?

難道阿彩今天晚上約的還有人?

賀豐收在下面觀望一一陣,一直不見阿彩打開窗戶,想必這個影子不是阿彩要約的人,就輕輕的咳嗽一聲,黑影見下面有人,就「嗖」的從阿彩的窗戶上逃走了。

看看月亮已經下山了,賀豐收不知道要不要上去?遲疑了好久,還是覺得上去,既然和阿彩約好了,自己作為客人應該遵守承諾。就爬到阿彩的窗戶前,先是輕輕的敲了兩下,然後又是三下。

窗戶嘩啦打開了,阿彩探出腦袋,嗔怒的說道:「你咋這個時候才過來?」

「剛才我看見有人在你窗戶前,我以為是小偷,在下面一直看著,那個小偷跑了,我才敢上來。」

「你進來吧。」阿彩把窗戶完全打開。

「我進去不合適吧?要是別人把我當做小偷怎麼辦?」

「我說你是小偷就是小偷,不是小偷就不是。你要是不進來就是小偷,我一吆喝,就會有人過來,外面有很多巡邏的,會把你抓住,吊在樹上。」阿彩說道。

讓我進來就進來不行嗎?何必這樣威脅我。賀豐收心裡想。然後輕輕一躍就進了房間。

「剛才的那個人是誰?你認識嗎?」

「你不要多問,他就是再敲窗戶我也不會給他打開的。」阿彩說道。

「你要給我說什麼就趕快說吧!」賀豐收想這裡不宜久留,就催促到。

「你急什麼?今天晚上的時間長著哩,只要你明天早上太陽出來之前走就行了。」

「那會行?你怎麼睡覺?」

阿彩「噗嗤」一笑,說道:『我陪著你睡覺啊!』

「什麼?」敢情阿彩讓自己來是陪著她睡覺哩?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還是趕緊走吧,讓人看見了不好。」

「你不是想知道這裡的規矩嗎?我告訴你,只要進了女孩的閨房,就要聽女孩的安排,半路反悔是要挨打的,輕者殘廢,重者要命。」阿彩說了,往賀豐收身邊靠了靠。

賀豐收覺得阿彩肯定是嚇唬自己,但是他已經很清楚這個女孩的意思。坐著沒有敢動。

「來嗎,你不要害怕,這裡俺爹說了算,不會有人怎麼著你的。」阿彩半擁著他,往床上推。一團溫暖馨香襲來。

······

外面響起了激烈的敲門聲。「寨主,寨主,你快起來。」

「是誰?」賀豐收一把推開阿彩。

「不知道。」

「會不會有情況?是土匪來了。我出去看看。」

阿彩見半夜三更有人敲門,知道有急事,連忙給賀豐收打開門。他倏然的鑽出阿彩的房間,回到自己的屋子。

老寨主慌慌張張的起來,打開門,看見幾個巡邏的年輕人在門外。就問道:「咋回事?」

「剛才我看見有一個人鑽進了您的院子,是不是有毒販的探子進到寨子里來了?」說話的是東鼎。

「我就沒有聽見響動,你們是不是看花眼了?」老寨主說。

「還是找一找,最近不太平,毒販是不是改變了戰略,專門針對您行動了?」說著幾個人進了院子,在幾個角落裡尋找。

前前後後沒有發現人。東鼎說道:「會不會進了阿彩的房間,阿彩睡覺死,叫起來看看。」然後就開始敲阿彩的門。

「三更半夜你們幹什麼?」阿彩起來,不高興的問道。

「剛才有一個黑影進到你們家裡,我們懷疑是毒販,是不是跳進了你的房間。你們兩個進去搜查一下,你們兩個守住窗戶。」東鼎說道。

賀豐收聽見了他們的對話,心想這個東鼎挺負責任的,一定是剛才看見自己進了阿彩的房間,就打開房門。東鼎一見賀豐收從另外的房間里出來了,先是一愣,然後說道:「壯士在這裡住,我們就放心了,不要說進來一個毛賊,就是十個八個也不是對手。」

「你們辛苦了,巡邏真負責任。」賀豐收說。

「老寨主,打擾你們休息了,我們走。」東鼎一揮手,幾個人跟著他出去了。

「東鼎,你不要走,你說清楚,剛才你看見啥樣子的人進我家了?」阿彩說道。

東鼎很是尷尬,說道:『反正我是看見有人進來了,沒有看清面目。』

「剛才一直有人敲我的窗戶,在我的窗戶前面好久,你一定看清面目了吧?」

「這個沒有看見,我是剛從其他的地方巡邏回來。」

「你巡邏很不到位啊!給你說,你死了那顆心吧。我已經有了心上人,不是你。」阿彩說道。

「阿彩,我是來抓賊人的,你說到哪裡去了?」

「以後不要打擾我睡覺。」

東鼎灰溜溜的走了。

這一天是寨上的更會日,來自周邊幾個的山民來到這裡,進行簡單的貨物交換,換取一些鹽巴,衣物等生活必需品。本來,寨子要關閉寨門,禁止交易的,可是老寨主考慮到附近的山民大老遠的跑來,不能空手回去。就加強了戒備,專門劃出一塊空地,允許他們交易,而且規定了時間,午後所有外來人員一律出去,不得在寨子里逗留,如果發現在寨子里停留的,作為毒販一律關押。

賀豐收領著幾個人,一直在寨子里更會上觀望者來來往往的人,恐怕哪一個人借故溜進寨上的人家。

入夜,賀豐收悄悄的出了房間,今天有更會,寨子上人員複雜,不知道晚上會不會太平。雨林的夜分外靜謐,所有的一切好像都沉睡了。賀豐收在房前屋后穿梭。 冷情初戀(全) 中間遇見幾個巡邏的寨民,賀豐收沒有和他們打招呼。

忽然,看見一道黑影從面前飄過,往寨牆的方向奔去,那影子一閃而過,賀豐收的眼睛是專門練過的,這樣的速度一般人不會發現。

賀豐收拔腿就像黑影追去。來到寨牆邊,聽見兩聲貓頭鷹的叫聲。

寨牆下響起來兩聲貓叫。

聲音一起一伏,這是接頭的暗號,賀豐收能夠清晰的判斷。

不一會兒寨牆下出來一個影子,兩個影子匯合到一處。賀豐收悄悄的靠近。 唐玉大手一揮,將地上的靈器全都收起。

拿起一條困仙綾,隨手將秀困住。

「你不要妄動!不然神仙也救不了你!」

在秀掙扎的絕望中,唐玉調頭去了小新那邊!

而小新此刻,正和黑叔打的難解難分。

從一開始的輕視,到後面的小心翼翼。

黑叔吃了不少的虧。

尤其是小新那種可怕的攻擊力,只要接觸到,必然是一道不輕的傷。

就結果來看,黑叔和小新那是互有傷害!

雖然黑叔佔了一點上風,可根本談不上優勢!

「小新,我來幫你!」

「不用,這個老傢伙,我一個人足以!」

重案S組 小新見唐玉那邊已經結束了戰鬥,也沒有了擔憂!攻勢又提升了一個檔次!

而黑叔,見唐玉過來,心裡已經知道,秀必然是出事了!

「小姐!」

心中著急的黑叔,立馬放了大招!

頃刻間,黑叔周圍一陣黑氣蔓延!

周圍數十丈的地方之中,已經全都是黑霧瀰漫的樣子!

「領域!」

唐玉立馬提起精神,這領域可不是鬧著玩的,萬一出了意外,可就麻煩了!

於此同時,唐玉的領域也張開,雖然沒有黑叔的大,可也能夠相互抗衡!

「你也有領域!怪不得,秀小姐敗的那麼快!可既然你們有這種實力,為何當初還要跳入火山之中!」

黑叔看著唐玉和小新,百思不得其中關鍵。

「哼!我說跳入火山得到奇遇,修為大漲!你自然是不信的!」

「而真相就是……」

唐玉故意提起聲音,就連不遠處的秀都張大了耳朵,想要聽聽其中原因。

「我不告訴你!」

唐玉高高舉起卻輕輕的放下。氣的黑叔差點一口鮮血噴出!

「好,你個小兔崽子,居然敢耍黑爺!今天就要你們見識見識,黑爺我的手段!」

說話間,黑叔整個人都被一團更加濃郁的黑霧包裹了起來。

「黑叔,不要!」

秀在一邊看到此番情景之後,大驚失色!瘋狂的叫喊道。

宅男進化論 可是黑叔根本沒有遲疑,招數已經完全展開,根本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倒是唐玉,很是警惕的看著黑叔。

預防著他暴起傷人的招數。

「黑龍變!」

轉眼間,黑叔已經完成了這一招。

而他口中還默默有詞。

「一百年前,我頓悟這一招,殺盡仇敵一家十九口!」

「三十年前,我救閣主,再度動用此招,斬敵一百九五人!」

「今天,只能夠殺兩個,的確有些不值得!不過,為了小姐的安全,我黑某人,一條賤命,又算的了什麼呢?」

黑叔自言自語的說著,似乎有種臨終遺言的感覺!

「不要!黑叔,別衝動!」

秀在努力的掙扎著,想要阻止,可一切,都已經太遲太遲!

唐玉看著很是不一樣的黑叔,立馬打起了十二萬分的精神,還小聲的說道:「小新,我覺得他這種狀態必然堅持不了多久,我們守,守住就贏了!」

小新也感受到了黑叔身上的那股強大的力量,點點頭。

「哼哼,這個時候才想著防守,已經太遲了!」

說話間,黑叔雙臂大開,一招大鵬展翅的動作,撲向了二人。

可在黑叔的身後,居然隱約有一條黑龍在後面盤旋!

兩道黑氣在黑叔的手中凝結,那黑色的靈氣,居然猶如實質化一樣,跟小新獨有的猩紅之氣像了幾分!

當黑叔的領域撞到唐玉的領域之上時,兩股領域相互抵消,領域的界線都已經相互抵消。

面對這樣的攻擊,能夠做的,只有硬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