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

冥魔界主聽命而起,跟在許辰身後,目光盯著許辰的背影神色充滿了複雜。

片刻后。

巨獸界主在大殿等候。

許辰帶著冥魔界主和刀坤等一行人緩步入殿。

巨獸界主看到許辰身後的冥魔界主后當即瞳孔凝縮:「冥魔,你這是……」

冥魔的一身傷勢觸目驚心,此刻又跟隨許辰而來,一切不言而喻,但是巨獸界主不能相信這一切是許辰造成的。

「巨獸前輩。」

許辰上前開口:「之前盤古說過,從今往後天下歸古仙界獨有,我今天來就是想要前輩交出巨獸界,希望前輩不要讓我難做。」

「……」巨獸界主看著許辰,片刻點頭:「一切都已實力實話。」

說著他動了動拳頭,擺正身軀道:「如果你能證明你的實力,我不介意交出巨獸界。」

「前輩這是做什麼。」許辰搖頭:「要證明實力豈用前輩上陣,很簡單的。」

他反手一掌,啪一聲捏住了冥魔界主的脖子。

砰砰砰!

當著巨獸界主的面。

也在冥魔界主沒反應過來的驚詫眼神之中,許辰把冥魔界主連接甩在地上三次,又提起來到了空中一陣暴打,令起慘叫連連。

「許辰你在幹什麼!我已經降服與你了,之前也被你教訓過了!」冥魔界主聲音凄厲,更有怒意。

許辰不理會他,只是出手暴打。

「你別逼我!」

冥魔界主惱羞成怒,終於出手反抗,但他剛出手就被許辰強勢鎮壓,咔嚓一聲,一隻大手拍的冥魔界主全身骨頭都散架開了。

「逼你做什麼。」許辰淡淡開口,收回拳腳道:「只是拿你給巨獸前輩證明一下我的實力而已。」

說完他看向巨獸界主道:「前輩,如何?」

巨獸界主看的目瞪口呆,有驚詫,有錯愕,最後轉為釋然,搖頭笑道:「我認可了……」

許辰滿意點頭。

「……」

冥魔界主幾乎噴火的看著許辰,被許辰一瞪馬上收斂了回去,悻悻起身,獨自憤憤不平。

總有人愛你如命 「難得你對我有這點敬意。」巨獸界主臉色再度轉為凝重:「今天我就把巨獸界交給你,從今往後我自己也做你的左膀右臂……」 一天之內,天下一統。

此後古仙界做大,以古仙為中心向四周擴張,一族獨佔十八棵世界樹,天下僅剩下十棵世界分散邊緣給其他三界共用,其中巨獸界佔據五棵,冥魔界佔據四棵,僅有最後一棵曾被許辰先後破壞過兩次的世界樹給予機皇界苟延殘喘。

自此巨獸和冥魔等實力被分散八方邊緣,機皇界的生靈則徹底成為古仙界奴役,供人類驅使。

許辰掌控天下,一人高高在上,他的根基小世界也被融入大世界中,並且獨有一棵世界樹為他小世界生靈所用,稱為初始世界樹,以此小世界得以迅速壯大,在這顆世界樹上的人類也漸漸在整個古仙界中有了天子的名頭,地位大大提升。

似乎感覺到不妥之處,許辰改動規矩,開放初始世界樹的居住許可權,天下無數強者天驕皆是蜂擁而至,為能居住在初始世界樹上獲得天子榮譽而爭奪。

自此許辰不再插手任何事件任由世界自行發展,更多時間他用來修行悟道打破界主極限。

一連成千上萬年過去。

一統的天下已經徹底改變了歷史,天下以古仙界為尊,古仙界以人族為貴,人類中以初始世界樹上的人為上層,初始世界樹上的人以許辰所在的界主宮眾人為主,而界主宮以許辰一人之名號令天下。

世間秩序一切變得猶如皇朝一般,甚至在許辰默許之下,界主宮眾人頒布一條條法令、建立一個個機構、派遣諸多強者為大大小小的官僚治理天下。

從戰亂到安定再到此刻繁華,天下以許辰和界主宮為至尊,種種強大武者不得不屈服,至此曾經的武道一度衰退,人人追求權勢。

巨獸界主與冥魔界主見狀黯然嘆息。

四界分庭抗禮的時代,不同霸主雄踞一方,人人以武為尊,武道昌盛,實力強才是唯一至理。

如今天下一統,許辰已當世無敵,一人制霸天下無人能夠反抗,餘下武力再強也不能動搖強權,至此人人以權為貴,人道繁華,個人武力已無用武之地。

一花枯萎一花開,風水輪流轉似乎就算這個道理,巨獸和冥魔界主轉身隱退,無力扭轉。

……

界主宮。

閉關上萬年的許辰睜眼醒來,搖頭嘆息一聲:「還是不行啊。」

一直以來他都在試圖打破界主極限,突破到曾經盤古的境界,但直到現在也摸不到一點頭緒。

「金鼎,你那邊怎麼樣了。」許辰起身問道。

金鼎同樣在潛修恢復,而且肚子里還有兩個規則聖物在受他滋養,這萬年來就一直陪著許辰閉關。

「我恢復的差不多了。」金鼎回應。

許辰不由奇怪道:「之前那麼多年你也沒怎麼恢復,這次怎麼恢復的差不多了?」

「我把白玉塔吞噬了。」金鼎道。

許辰不由挑眉:「白玉塔沒了?」

「你別急。」金鼎平靜道:「塔的確沒了,但是他的規則已經被我融合掌握,你得到我就相當於擁有了我和他的所有規則。」

「哦?」許辰道:「他是什麼規則?」

「我還沒琢磨明白。」金鼎遲疑道:「它叫通天塔,似乎能通徹天地萬物,透晰天下規則,可他具體能做到什麼程度我還不明白。」

「偏向於輔佐的規則?」

許辰皺眉:「算了,這件你吞了就吞了,但開天斧要給我留下來,那斧子是個趁手兵器。」

「你準備做什麼?」金鼎敏銳的捕捉到一點訊息,以許辰的實力在戰鬥的時候根本不需要兵器了,但現在居然還要求趁手兵器,這是要去面對大敵了?

「去看看盤古的屍體。」

許辰一步邁出穿越天地空間,到了地底道:「我萬年來寸步不進這麼等下去不是辦法,也許盤古的屍體能給我一點觸發,畢竟它是唯一超越極限的人。」

「去吧,我現在已經恢復的差不多,能幫的上你忙。」金鼎道。

許辰腳步忽然一停:「說起來你的能力到底是什麼?」

「……」

金鼎沉默。

「應該不是戰鬥的吧?」許辰猜測。

「不是。」

「那是防禦類的?」

「也不算。」

「不是戰鬥也不是防禦,那你有什麼用?」許辰頓時失望道:「原來你比之前的寶塔也沒強多少啊。」

「……」金鼎躁動,似有惱怒道:「我的能力是天下至強,你懂什麼。」

「那你倒是說說看究竟是什麼?」許辰問道。

金鼎冷哼:「等你能讓我認主的時候再說吧。」

許辰咧嘴,搖頭邁步,身形一晃到了盤古的屍體上放。

這次再看盤古的屍體已經不再是以前那麼龐大,以他的實力可以看到全貌,只不過盤古屍體彷彿與天地同化,雖是人形但體表都被山川地表覆蓋,看不出容貌。

此刻的盤古屍體一動不動,彷彿已經沉睡了無數年,沒有絲毫神異之處。

許辰四處打量了許久也沒有察覺到一點讓他觸動的地方,最終搖頭:「看來突破極限是沒什麼希望了。」

想著他眯起眼睛道:「如此今天就動手吧。」

「你準備封印盤古的屍體了?」金鼎道。

「有什麼問題?」許辰道。

「盤古屍體詭異無比,你如果真的表現出敵意可能會觸動一些東西,惹出麻煩。」

「那又如何,我惹他出來總比日後他自己出現招惹麻煩來的好。」

許辰感應盤古心臟和腦海所在的位置,大手轟然落下,首先封印盤古的心臟。

他手指間迸射無數法則神鏈,猶如數不清的通天玉柱狠狠砸下,穿過盤古屍體的表面,深入體內。

似乎受到威脅,盤古屍體驀然顫動起來。

「哼。」

感受到這反抗之力,許辰冷哼一聲連連出手:「你只是一具屍體,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現在讓你掙脫的道理。」

他全力施展,很快盤古的心臟被許辰封印,接下來論道盤古的頭顱。

當許辰的力量降臨到盤古頭顱上的時候,嗡的一聲,一股強烈的震動驀然傳來,盤古身體抖動,彷彿地動山搖。

可以看的到,盤古七竅之中似乎有鮮血流出,遠遠望去像是血色瀑布。 強婚蜜愛:霸道總裁嬌寵妻 血色瀑布落地,漸漸變成七個血紅色的人影,每個人都長著盤古的容貌,氣息卻大不相同,變得邪惡而陰森。

七人緩緩抬頭看向許辰,血紅色的臉龐上浮現冷酷笑容:「想封印我,憑你可做不到。」

許辰眼睛眯起明悟過來,難怪之前的盤古化身封印不了盤古,原來在施加封印期間會遇到這種麻煩。

「七個盤古,也就是七個界主級強者了。」

感受對方七人的氣息,許辰冷笑道:「在我看來你們七個並不算什麼阻礙。」

「狂妄!」

血色人影皆是震怒,似帶著無上威嚴從七個方向迅速動身,轉瞬間出現在許辰身前,七把斧頭不知何時出現,揮砍而下。

許辰眯起眼睛,驀然打出一拳,拳力封鎖四周彷彿一顆巨炮轟出,七把斧頭應聲碎裂,七個血色人影更是崩飛八方。

「都給我死。」

繼承者的女人 一聲低喝許辰動身,降臨在一個人影之上一拳打出,霸道的力量砰一聲將其鎮成粉碎,隨後就見他彷彿雷霆躍動,一個剎那來回七次騰挪,砰砰砰七個血色人影接連爆炸。

強悍的實力碾壓同階強者,皆是秒殺。

「麻煩解決了。」

傲立半空中,許辰清楚看到盤古七竅之中不再流淌鮮血,變得平靜下來,他暗自冷笑上前,在盤古頭頂繼續施加封印。

「嗡。」

一陣顫動傳來,盤古平靜的巨大身軀忽然狠狠震動,就彷彿觸雷一樣,緊接著無數黑點從其身上爆射而出,唰唰唰,轉瞬間天空中多出了成百上千個盤古。

「哦?」許辰停下動作,掃視這諸多敵人,這上千個盤古竟然都是界主級的強者,每一個都不弱於巨獸和冥魔界主之類,他神色凝重起來。

「你確實不錯。」

上千個盤古一起開口,聲音洪亮,彷彿雷霆之音震的天穹發顫。

「你也很難纏啊。」許辰眯著眼睛說道。

「以我無上之力規則竟是被你秒殺,看來你的完美規則已是步入正軌。」

上前盤古的聲音傳出,不到片刻就帶上了殺伐之音:「如此就別怪我以多欺少了。」

嗖,一瞬間上千盤古動身。

許辰同時消失原地,敏銳閃避。

砰砰砰。

剛一開始許辰搶到先機轟殺三個盤古,但轉瞬就被更多的盤古包圍,攻殺遠遠比不上敵人的成片轟炸,他陷入被動,只能不斷躲避。

遠遠看去,許辰狼狽至極,就像是過街老鼠不管到了哪裡都被人追殺。

然而這種情況持續的時間並不長,雖然盤古分身眾多,但並不能秒殺許辰,而許辰只要抓住機會就能秒殺一人,如此隨著許辰不斷閃避同時反擊之下,一個又一個盤古被他擊殺,數量不斷減少。

很快,數十個盤古死亡,上百個盤古死亡,然後數百個盤古死亡,盤古分身越來越少,許辰漸漸又回到上風。

「對我而言,人多好像並沒有用。」

砰,轟殺最後一個盤古分身,許辰停下腳步冷漠一笑。

「唰!」

驀然之間,巨大的盤古屍體忽然睜開了雙眼,彷彿天崩地裂,大地搖晃,兩道極致璀璨的金光衝天而起,迸向許辰。

許辰全身汗毛倒立,危機逼的他下意識躲避,再低頭看去,只見那彷彿和大地同化在一起的盤古屍體,此刻已是抬起雙手,緩緩站了起來。

巨大的陰影遮蔽許辰。

盤古的雙眼空洞中蘊含著邪異:「我乃不死不滅無上存在,開天闢地創世之主,小小後人豈敢在我頭上褻瀆。」

「不死不滅,創世之主?」

許辰冷笑:「真正的盤古早在開天闢地之時就死了,你們這些惡念哪有資格自稱盤古,真正褻瀆盤古的是你們。」

盤古眼中金光退散,變的血紅,抬起巨大的手掌突然拍下:「螻蟻後人,不敬先人,該殺。」

許辰身形飛速挪移,一邊開口:「邪祟也敢自稱先人,可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