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這樣的表姐,當我和冰藍知道小叔叔打電話請你過來幫他管理這一片的旅遊業的時候,我們冰藍都在想,小叔叔在金融方面的才能不會比你弱,邊陲那邊能人不少,何況小嬸嬸那裡更是高端人才濟濟,小叔叔為什麼會選擇你?就算你手中有幾個讓人羨慕的文憑,可那些在小叔叔眼裡,根本不值一提,你想過這個問題沒有?」

葉藝搖搖頭。隨即說:「表姐我是高材生,小舅他不請我請誰啊!」 一聽葉藝這話,林鑰欣柳眉皺了一下。「原因很簡單,小叔叔一是不想過多的麻煩小嬸嬸,二是要培養我們這些小輩!表姐你現在已經知道小嬸嬸的身份了,你說小叔叔要發展這邊,小嬸嬸會不幫忙嗎!既然有小嬸嬸幫忙,小叔叔為什麼還要叫你來!為什麼?」

聞言,葉藝沉思起來了!繼而又聽林鑰欣說:「小叔叔的關係網你不知道,我只能告訴你,是小叔叔不願意去開口,倘若他願意,不管是『全通通信』還是『神州通信』,那都是不是問題,只是小叔叔不願意再去欠別人什麼。」

從深思中抬起杏臉,葉藝柳眉輕皺,目光凝望自己的表妹,道:「說了這麼多,鑰欣你最終想表達什麼?」

「我的意思是,千萬別以為自己手中有幾個了不起的文憑,就覺得自己什麼都能,在以後的工作中,擅自做主什麼呢!那樣會給你帶來很大麻煩的,如果你讓小叔叔灰心,表妹敢保證小叔叔會派高手保護你回京海!」

聞言,無雲面色輕微變了一下!

葉藝黛眉也是蹙著,凝望林鑰欣,淡淡的說:「表妹你這話有點重了!是不是瞧不起表姐?」

「自古都是忠言逆耳,鑰欣只是不想看見表姐你讓小叔叔失望!雖然說人各有志,你是小叔叔請來的,可你手中的文憑不是小叔叔請你的主要原因。」

看見葉藝神色有些不悅,林鑰欣補充著繼續說:「今晚一頓飯,光是我們知道的,表姐你就懷疑了小叔叔兩次,當時小叔叔雖然沒說什麼,可你不妨換個立場,站在小叔叔那邊想一下,被自己的外甥女懷疑,為了證實小舅媽是就是經濟女皇,滿足的好奇心就要求開視頻通話,你有沒有想過天奇少爺的感受!在聽到嬸兒那邊是凌晨,我要求掛電話的時候你阻攔;表姐,咋們的小叔叔不是小孩子,他心疼你,也心疼嬸兒,那時候他會怎麼想!很多的事都是用小細節去看一個人對你的態度。」

林鑰欣的這番話,直接戳中葉藝心底的那根弦!聞言之後的她,徹底的沉默了!不可否認她當時就是這樣的想法,要證實小舅媽就是經濟女皇莊語詩,不顧小舅媽是否很累,是不是坐了一天的飛機,剛躺下休息就被自己吵醒。

如今回想起來,葉藝發現自己還是不信任自己的小舅舅!是啊,這些都是小細節。

自己再也不能用四年前的那種目光來看小舅舅了!鑰欣說得對,小舅雖比自己小几歲,可他是長輩,大家在一起玩笑是可以開的,可小舅他怎麼會騙自己呢!似乎小時候小舅都沒騙過自己。

「鑰欣,我知道我不該去懷疑小舅,你們都別生氣了!表姐知道錯了,以後再也不會犯了。啊…..原諒表姐!」知道錯了,葉藝主動認錯。隨即,嬉笑著說:「好了,都別綳著個臉了!我答應你們,絕對不把外面的那一套用在你們身上,也儘快將國外那些壞習慣扔掉。」

「好吧!不過表姐,小叔叔這些年挺辛苦的,有時間就多關心關心他!別讓他感覺你跟林家有隔閡。」

「放心吶,他是我小舅我能不關心他嗎!」

其實,林鑰欣很想把小叔叔不是林家親生一事告訴葉藝的,可思緒萬千,她始終沒說!不管林天奇是什麼身份,都是他林鑰欣的親叔叔。

葉藝是親表姐,這沒錯,可她是姓葉!不是姓林,表姐在京海長大,這次回來,心底始終沒把林家放在心上。林家是不能與龍祺相比,可就八輩子打不著關係了嗎?

林鑰欣自問自己第一次聽到華夏經濟女皇是自己小嬸嬸的時候,是很震驚,但卻沒有半分的懷疑自己的小叔叔就配不上小嬸嬸。

這….就是林鑰欣和葉藝兩個不一樣的立場的想法。

幾女聊了一下別的話題,林鑰欣和易冰藍就去休息了!小房間中,就只有一直沉默的無雲和不斷搖頭咂舌的葉藝。

片刻之後,無雲抬起嬌容,淡淡的說:「其實你小舅很心疼你的,不說其他的了,就說今天吧!看見你走不動,他毫不猶豫的背著你走了幾十公里的山路,那時候他汗流浹背,看得我都羨慕你有一個這麼好的舅舅!可你這個臭脾氣,對誰都不相信,還堅持什麼『耳聽為虛眼見為實』,這回好了吧!這要是讓你媽知道,有你受的。葉藝,你小舅對你不錯,把實情告訴他吧!」

「得了吧無雲,我現在已經夠難受的了,你就被數落我,火上加油了!」趴在圓桌上的葉藝,神色懨懨的道:「告訴我小舅事情,你我都會沒命!」

「唉…不管怎麼說他是你親舅舅,無雲,我跟你不一樣,有些時候我們是沒辦法控制自己的。」

「哎呀無雲,別說了,我快難受死了!不要提這個話題了!」葉藝面色很難看,也不知道她跟無雲的話是什麼意思。

「好,我不提!不過說真的葉藝,你小舅給我震撼很大。」

當然大了,小舅媽可是莊語詩啊!

無雲看懂葉藝這潸然眼神,抿嘴一笑,道:「狄家可是一流家族,能讓他們吃癟,證明你小舅絕不是你現在看到的這麼簡單。還有秦州這一帶,東面是藍家,隴州是坹奩孖教,秦州南部是芏亪飃覂,北部是萬里家,你小舅敢在這裡做出這麼大的事來,可見他的雄心壯志。」

「我的小舅,看不透了!今晚我這臉可是丟大了,只要一想到鑰欣冰藍她們笑的時候,我才知道自己被耍了!我視為最神聖的偶像,居然是我葉藝的小舅媽,唉…我活得真夠悲哀的!算了不提了,我先睡覺了,我心裡很亂!不過無雲,有一天我真做了對不起小舅的事,我….」

…………

就在葉藝為今晚之事深感愧疚之時,奇門各衛均已接到了尊令!這個時候,五尊衛、七大星衣衛、三十六天罡星衛的兄弟除留守人員外,全部往藍天之巔調。

昨夜羅剎尊衛和斷魂尊衛奉命掃清藍天之巔沿路實力,林峰這小子專挑實力還過得去的打,一夜的時間,奇門魔尊之名再一次震撼秦州北部,零散實力通過魔尊和評價奇門五尊衛,一時間,奇門的實力在零散實力眼中變得無比強悍。

這個夜晚,怕是秦州北部有史以來兵力調動最大的一次!從伊鎮到藍天之巔,近百公里,就在今夜全部進行戒嚴!三十六天罡星衛的兄弟全部在那狹窄的小路兩旁,縱然是夜晚,附近村民也都發現今夜不同尋常。

天尊要回藍天之巔一事迅速在附近幾十上百個村莊傳來,對於奇門天尊,在這是村民心中,那就是神一般的存在,為一堵天尊真身,快到凌晨的時候,成群結伴的村民在奇門兄弟拉開的防線之外遠遠的望著。

藍天之巔中,留守這裡的兄弟全部知道天尊明日將會來到這裡,不分日夜為修建總部的兄弟一個個激動萬分,兄弟們的家人也都在相互的詢問著。

奇門這麼大的陣勢,兄弟們的家人詢問的問題無非就是天尊長什麼樣,又有多大的年紀了!

接到命令返回藍天之巔的劍芒和血刃,這兩大尊衛如今可是直接在藍天之巔峽谷前方三公里處拉開了一道有一道防線。此時的兩人,正悠閑的在懸崖峭壁上喝著小酒,數日的奔波,也讓她們感覺自己有點兒疲憊。

凌晨的溫度較低,兩人在星夜下喝酒,其目的就是想接著酒勁暖暖身子。

「我說劍芒,現在可是戰爭期間,你說咋們倆在這裡偷偷喝酒,這要是被尊皇衛發現,估計有得咋們受的。」大口大口的喝著酒壺中白酒,血刃那神色哪裡會像偷偷喝酒的人。

劍芒苦笑一聲,仰頭凝望這浩瀚蒼穹,淡淡的說:「老魯那裡稍微好說話一點,關鍵是天邪那狗日的,一身變態功夫不說,還是他媽的的一個冷漢子!不過這也不怪他們了,奇門的實力正在發現,要是沒有鐵一般的規矩,那是萬萬不行的。」

「那你說尊皇衛到底有多強?」

劍芒搖搖頭。「秘啊…一個天邪我們都頭疼,就別談整個尊皇衛了!」 ……

清晨,東方一縷血光慢慢明亮,烏雲漸漸撒開,溫暖的陽光普灑大地!一層金黃之色衍在秦州北部和山巒之上。

伊鎮迎賓館中,立在吊樓檐下的白衣青年伸了個懶腰,口中吐出一陣白霧,感嘆這空氣清新的同時,發現樓下不知何時多了幾十匹馬兒,且燕雲十八騎正在給馬匹上馬鞍袋。

見狀,青年有些疑惑,雙手搭在木製護欄上,伸著脖子大聲道:「老魯,這些馬從哪兒弄來的?」

聽到聲音的燕雲十八騎循聲仰頭,瞧著是天尊在突飛的吊檐下,耶魯吶立即回道:「神算從藍天之巔弄過來的,聽說是附近村民給的。」

「哦…..」應了一聲,吊樓下的林天奇瞄了一眼青石街上的隊伍,苦笑之際,罵道:「狗日的褶子山這是要給老子弄儀仗隊啊!」

哈哈哈….

下面兄弟大笑起來!而就在這時,街道上出現一陣陣的隊伍,放眼一看,那是七星衛中開陽衛兄弟,在最前方的,是首領納蘭夏蘭。

望著納蘭、雅爾、無雙她們到了,天奇轉身下樓!

林鑰欣、葉藝、易冰藍、葉藝四女早就在大廳等候,聽到腳步聲的她們,轉身看見是納蘭幾女,林鑰欣笑著跑上去。

「無雙…聽說你生病,可把我擔心死了!」摟著清逸少女無雙,林鑰欣嘻嘻笑道。

「沒事啦,都是我不小心弄的!咦…鑰欣冰藍,你們也在這裡啊!」少女聲線宛如剛出谷的黃鶯,靈動悅耳。

「是啊,我們來接我表姐!來,無雙,給你們介紹一下!」

將葉藝和無雲介紹給大家,一一介紹的林鑰欣接到到納蘭這裡的時候,突然間不知道該叫什麼,因為她不知道納蘭與林天奇的真正關係,她擔心是小三或者情人,這一叫「嬸嬸」,那就不好跟名正言順的莊語詩交代了。

發現林鑰欣的為難,納蘭嘴唇輕抿一下,出聲道:「就叫我夏蘭吧!」

「哦,那好吧!」

對於雅爾,林鑰欣她們都很陌生,可小叔叔在蘇河鎮公開嫖娼弄出的動靜,可是早就傳開的;在她們幾女驚嘆雅爾美貌的同時,這可把林鑰欣和害苦了!眼前兩人跟小叔叔的關係都那個…該怎麼叫啊?

葉藝和無雲聽到林鑰欣她們的談話,直接是語塞!這什麼跟什麼啊,小舅她不止一個女人,這….

咳咳咳…..

尷尬的咳嗽聲在眾女側面響起,側臉看見是林天奇饒著腦勺走過來,葉藝跳了過來,將林天奇拉到一邊,賊眉鼠眼的瞄著大廳中的納蘭和雅爾,陰陽怪調的說:「我說小舅,你到底有幾個女人啊?她們怎麼能有那麼大的胸襟?」

「別多事!」冷不丁的回了一句,天奇舉步走向納蘭她們,留下一陣錯愣的葉藝。

「公子早!」雅爾纖纖玉手輕放曼靈腰間,給天奇行禮。

按照隱世家族的規矩,納蘭也必須給天奇行禮,只是這裡太不方便,她只有微微躬身。輕聲道:「奇少!」

這一幕落盡林鑰欣她們眼中,都感覺似乎有什麼不對勁,心想小叔叔的老婆們怎麼會給小叔叔行禮,這不對啊!

「好了,都別客氣了!」扭頭,天奇問:「鑰欣冰藍,你們都準備好了嗎?」

「早就準備好了,隨時可以啟程!」

「那好,走吧!」目光落在身子虛弱的無雙身上,天奇關心的道:「無雙來,我抱你!等回去之後再好好靜養。」

「不不不….這是回藍天之巔,不能讓你抱了!這要是被那些人看見,會找我麻煩的。」

白嫩縴手連連搖著,無雙可不敢再讓林天奇背她了!今日回去奇門各衛都竟迎接天尊,這要是被那些人看見,可不好。

無雙的堅持,讓天奇無奈,最後只得讓納蘭多照顧這個單純得幾乎不食人間煙火的少女。

出了迎賓館,天奇還擔心雅爾和無雲不能騎馬,豈料這兩女上馬的動作卻讓天奇驚嘆,只是一個小小的動作,還有她們的坐姿,都讓天奇感覺這兩女不簡單啊!

在華夏,很多地方都是現代化的車子,有些地方的交通是很不方便,可那也不是每個人都能騎馬的,何況是兩女孩子。

不過,天奇也沒多想!或許人家學過也說不一定呢。

浩浩蕩蕩離開伊鎮,一路上,燕雲十八騎是挨著天奇,天邪更是貼身保護!女孩子們都在後方一點。納蘭的開陽衛和駐紮在伊鎮的塔漭、凍兩個衛隨行。這一陣勢,足足兩千人,引得過路行人紛紛停下腳步觀望。

最前方的天奇,此刻有種很鬱悶很無奈的感覺,這陣勢,頗具古代皇帝之感!不過這也沒有辦法,通往藍天之巔的路,寬度不足四米,別說車了,就這路面,凹凸不平,人行走都很困難,也難怪褶子山會找幾十匹馬兒來。

清晨的大路上,四周山巒蒙上一層白霧,灼熱的陽光碟機散白霧,溫暖撒下!

燕雲十八騎本就是馬背上長大的,上了馬,他們的氣勢大不一樣!一個個英姿挺拔,雙眼放著精光,一隻手拉著韁繩,一隻手放在了腰間。

「老魯,老子怎麼感覺彆扭呢!」

天奇的話,耶魯吶他們都明白這是什麼意思!畢竟這都什麼年代了,這種真實似乎不大適合這種社會。

前方聊著天,長長隊伍中間,幾女也聊得火熱,時不時發出悅鈴嬌笑,當她們這裡響起歡快的歌聲時,前方的天奇他們和不禁回頭看了一眼。

「少主,讓幾個女孩子在隊伍中唱歌,這不太好吧!」天邪不喜歡說話,除非是有人影響軍容軍貌。

「沒事,這一路也無聊,她們鬧她們的!」

後面的幾個女孩不是他林天奇的未婚妻就是侄女、外甥女,他能說不準鬧嗎!

天邪不動聲色的點頭,繼而聽天奇說:「氣氛就比較嚴肅,有她們的歌聲,不是更輕鬆嗎!」

「是,屬下多嘴了!」

顛簸了一路,天奇他們也都在閑聊著!通往藍天之巔的路上,之前是遊客觀望,可遠離古鎮之後,路旁的旅客被當地村民取代,很多人在指指點點、竊竊私語,聲音是很小,可天奇他們的聽力何等靈敏。

「哎…你們看看哪個才是天尊啊?」

「我看哪個都不像,都太年輕了!」

「我看中間穿白衣服的那個像。」

「屁大一點年紀,怎麼可能是奇門高高在上的天尊。」

……

兩旁人群中發出的聲音,落在天奇他們耳朵里!兄弟們警惕著,天奇卻似苦笑不已。

而此時的藍天之巔,全部戒嚴。各衛兄弟全部分層列在峽谷前方的開闊地上,兩大神衛、五尊衛、七大星衣衛除納蘭的開陽衛,其他人全部到了。

人山人海,每一個兄弟筆直站著,腰間一柄鋼刀,極為醒目!

天尊即將歸來,附近幾十個上百個村莊村民也過來觀看!只是他們不能進入防線,只能遠遠的等著。

開闊地上,頭頂溫暖陽光,眾人都立在這裡等著!可就是那麼一個人顯得不太雅觀。

在五尊衛五大首領這一排,林峰懶洋洋坐在草地上,嘴角一根小草叼著,顯得很隨意!褶子山他們也懶得去管,因為他們根本就管不了林峰。

「我說峰子,你覺得奇少會包庇你嗎!」血刃恨不得一刀把林峰這瘋子劈了。

斜看嘴角抽出的血刃一眼,林峰一甩長發,陰陽怪調的說:「別羨慕哥,哥還不是傳說!只是有點小出名。」

望著林峰這拽得跟個二五八萬似的,劍芒瞄了身後那黑壓壓的各衛兄弟一眼,道:「峰子,我估摸著奇少還不知道你手中有幾門大炮,你說他要是知道了,我們幾個再聯手告你一狀,尊皇衛會不會直接沒收了你那自以為是的東西!」

「劍芒我日你仙人板板!」

碩健身子宛若旺火吸襲擊,林峰跳了起來,怒指一臉陰笑的劍芒、血刃他們,心裡那個恨啊。

PS:今天大爆,各位支持多多支持! 大炮就是他林峰的寶貝,劍芒他們曾多次問他林峰要一點,可林峰不可能送一點給他們的!如今被劍芒他們這麼威脅,林峰拳頭噼里啪啦作響。

「告吧!劍芒你們給老子聽好,我羅剎尊衛的火器若真被我叔沒收了,我就先轟你們幾炮,給你們扔幾個煙霧彈,你們可別威脅爺,爺真敢做的。」

望著林峰這惡狠狠的模樣,劍芒他們一個個盯著!林峰這小子就是一副「老子光腳的不怕你們穿鞋的」的眼神。

五尊衛首領在面前斗著,而在迎接陣營的側面,山腳下,一群十幾人遠遠的望著前面這一幕,咂舌的同時,一男子靠近前面的中年男人,道:「易叔,這就是十少爺的奇門?這陣勢可真夠嚇人的,怕是有兩萬人吧!」

「是啊!這若不是親眼所見,誰會相信短短几月的時間天奇少爺就發展了這麼大的力量!」

被稱為「老易」的男人,暗暗咂舌,看了隨自己從邊陲來的十幾人一眼,繼續說:「這等力量,若是放在邊陲,馬家必雞犬不寧!只是奇門這副重大壓在天奇少爺身上,苦了他了。」

聞言,十幾名大漢都埋下了眼旁,老易身邊的男子片刻之後抬眼望著遠處那個個彪悍的漢子,淡淡的說:「這些年十少爺都很苦的!下井隨我們在金礦中不分日夜做工、泥濘路上陪著我們這群兄弟運輸物資,烈日下在茶園陪著我老爹和所有女孩子們摘茶,只要一上工就是幾天幾夜不能睡覺,想起十少爺陪著我們兄弟一起吃苦一起吃大鍋飯的日子,我們這些兄弟不後悔啊!」

另外一名大漢接著說:「是啊易叔,自從天奇少爺離開邊陲之後,哥幾個感覺心裡空蕩蕩的!以前吧,天奇少爺他讀書的時候我們還有個判頭,可現在盼什麼,好在老夫人讓我們過來,不然這心裡可憋得慌。」

邊陲林家十少爺,可是深得人心!

老易他們這邊感嘆著,而在七大星衣衛首領的陣營中,一身緊身裝的靈幽魂,心裡可不是滋味,她心裡一直都裝著那個風度翩翩、英俊瀟洒的人兒,她一直都不敢表白!聽到心中的那個人有心上人了,那一刻她發現自己的心好痛!

此刻,在這裡等著!一是奇門這邊迎接天尊到來,二是她想看看他廋了沒有。

「噠噠噠….噠噠噠…」

在各衛兄弟期盼的等待著,遠處一小黑點迅速而來!拉近距離,各衛兄弟看見是燕雲十八騎的兄弟,馬蹄聲瞬間像是鎚子在敲打著他們的心。

「吁….」

燕雲十八騎兄弟一拉韁繩,馬兒發出嘶吼聲,在奇門大部隊前面轉悠!這兄弟扭頭朝褶子山他們那個方向大聲道:「天尊已進入防線,三分鐘后抵達!」

天尊進入防線了?

這一刻,奇門各衛兄弟神情大振!一個個將腰辦得筆直,望著燕雲十八騎這兄弟騎馬遠處的背影,所有兄弟目前全部朝著一個方向。

午時的眼光略顯刺眼,堪藍天空,幾朵白雲飄過!藍天之巔前方遼闊地勢,此時呈現處令人驚嘆的氣息,兩大神衛、五大尊衛、七大星衣衛以及三十六天罡星衛所有兄弟服裝全部統一,只是各衛兄弟服裝顏色不一。

聽到天尊即將到達,原本懶洋洋的林峰,瞬間打起了精神!

片刻之後….

藍天之巔右側的小平原上,先是出現一排長長的黑線,旋即,馬匹急涌而來!在藍色平原上奔騰著。

馬蹄聲宛如浪駭一陣陣傳來,儘管看不到這些人是誰,可那策馬奔騰在最前方的白衣青年那種騎馬的姿勢,卻是令得奇門眾兄弟暗暗心驚。

「哈哈哈….天邪..老魯!跟上,輸了你們就要接受懲罰。」

「駕…駕….」

爽朗凌雲大笑聲伴隨陣陣馬蹄聲由遠至近!遠遠的望著馬背上的白衣青年氣勢熏灼,山谷前方的兄弟們不用想都知道這是燕雲十八騎與天尊賽馬,只是…兄弟們都不知道他們的天尊竟然擁有極高的馬術。

各種高難度的姿勢在草原一一展現出來!尊皇衛天邪和燕雲十八騎緊跟其後,這看得奇門兄弟熱血沸騰,特別的聽到天尊那富有的磁性聲音。

「快跟上,別輸給奇少了!」

馬背上長大的燕雲十八騎,萬萬沒有想到他們的救命恩人竟這麼變態,這一身馬術,就算在遼闊的大草原,怕也是頂尖了!

隨林天奇同行的開陽衛兄弟陣營中,雅爾看見前方正在賽馬的白衣青年的騎術,她心中盪起一陣又一陣的浪駭,黃絲巾下的驚鴻容顏,驚愕著,一泓秋水般的美眸,連續閃過幾縷震驚彩色。

「王….這才是真正的王!公子,你給雅爾的震撼太大了!今生,雅爾能夠得到公子的親睞,雅爾他日比重重回報公子的恩情,雅爾會給你一個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驚喜。」

雅爾心中響起的嗓音,不再是天奇聽到的那般柔和嬌媚,而是氣吞山河,這種聲音若是發出被天奇聽到,天奇一定會震驚,因為雅爾心中響起的聲音,就算是莊語詩那種經濟女皇也難以….

美麗的柳眉輕輕蹙著,眼紋流波透過黃色絲巾望著正在賽馬的林天奇他們,耳邊傳來那驚濤氣勢,雅爾嘴角泛起一抹含情的弧度,心頭那凌雲之聲再度響起。

「公子,你一定要堅持走下去,不管遇到什麼樣的困難,都不要放棄,終究一天,你會看見光明的!還有…」

心頭的那些話,雅爾實在不願意去想!因為她擔心有一天她會做出讓自己後悔一輩子的選擇,更擔心自己會失去第一個敲動她心弦的人。

草原上,二十道黑影依舊在比試著!燕雲十八騎落後一截,天邪緊跟在天奇身邊,眾人策馬奔騰。

遠處村民望著這一幕,不由驚呼起來!風影極快,快得所有人都反應不過來。特別是最前面穿白衣服的那青年,釋放出的氣息,宛如君臨天下。

當馬蹄聲距褶子山等上萬兄弟三十米之時,林天奇一扯韁繩,馬兒仰頭抬起雙腳發出急促的嘶鳴,馬背上的白衣青年,隨手一擺,瞬間制服。

這一幕,讓眾人看得心血澎湃!跟隨而來的燕雲十八騎,一個個喘著粗氣,用驚恐的神色望著噙著淡淡笑意的林天奇。

「奇少,這回我們可真是沒得說的了!願賭服輸。」耶魯吶並不喪氣,相反,他很佩服自己兄弟死心塌地追隨的人。

「哈哈哈…好說!」爽朗一笑,天奇目光投降正前方眾位兄弟。掃視著上萬兄弟的陣勢,心頭一震,隨即大聲道:「奇門兄弟,男兒本當重橫行!」

這一喊聲,天奇運起了玄氣,驚濤之勢在藍天白雲下回蕩。

眾兄弟一聽,雙腳一收,心底湧起一抹熱血暖流,雙眼發紅之時,扯著嗓子喊道:「寧可戰死不屈而活!」

「山雨襲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