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真是靳陽,厲害厲害!靳陽兄弟,你可是把我們都從苦海之中拯救了出來啊!」一個御獸族玄皇笑道。(未完待續。。) 不少御獸族搜索隊員,都走過來恭喜許陽立功,同時感慨自己的解脫。許陽也不知該說些什麼,唯有一笑而過。

「都肅靜!」靳泰胥長老低聲喝道,「此番靳陽找到了玄武遺迹,不過也終於有麻煩出現了!冥族的一名搜索隊員,和靳陽在遺迹之處遭遇,被許陽當場斬殺。」

「什麼?!」陣陣低呼聲此起彼伏,所有人都擔心遇到冥族,誰知竟在找到遺迹地點的時候,和冥族遭遇了。

「不用驚慌!冥族派出的搜索成員,是我們的十倍,幾乎鋪展到了整個烏梁海之上。我們與他們遲早都要碰見,這不足為奇,」靳泰胥長老掃視了周圍一眼,頓時場中安靜了下來,「現在,我們可以確定的是,冥族會在明天或者後天,找到玄武遺迹的位置!不過,我們這一處秘密營地,距離玄武遺迹有二十萬里,而且還沒有暴露,冥族肯定找不到。距離月圓之夜,還剩四天時間。這四天我們就安生呆在島嶼之中,養精蓄銳,誰都不準外出!」

眾人躬身領命,當即便在營地中席地而坐。有人閑話,有人修鍊,海島之上夜色漸漸深了。

許陽同樣閉目盤膝坐定,他分出一絲心神警戒,同時也在吐納修鍊。他的實力不是平白得來,一點一滴的修鍊非常重要。

不知為何,許陽心中總是有著一絲不安。但是他又說不出,這一絲不安來源於何處。

「在【筮儀】一書之中有言,心神悸動之時,宜卜一卦,趨吉避凶!」許陽起身,準備尋找一個僻靜之地。運轉夢機神符之術,卜算吉凶。

「靳陽,你往何處去?」靳泰王的聲音在一旁響起,「靳泰胥長老說的話,你難道沒聽見嗎?這幾日所有人都要留在海島上,不得外出!」

許陽搖頭。淡淡說道:「我沒有打算外出,只是隨地走走而已。」

靳泰胥長老呵呵一笑:「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靳陽這些日子著實受累,想走一走散散心也無妨。只是要注意,不要遠離營地,萬一遭遇了冥族世尊強者,不但你有生命之危,我們也會被連累。」

許陽躬身道:「多謝靳泰胥長老,我只是在海島之上行走而已。不會遠離。」

靳泰王冷哼一聲,不再說話。

然而,許陽剛剛走出眾人視線,忽然驚覺東西南北各個方向,均有強橫的氣息快速趕來!海島周圍,空間也在劇烈波動,很明顯是有世尊強者,正在試圖穿梭空間!

「敵襲!」


一名御獸族的世尊長老一聲厲嘯。打破了這寧靜的夜空!幾乎與此同時,海島周圍的虛空之中。一道道空間裂縫開啟,隨即一個個身穿黑袍的冥族強者,踏出空間裂縫。

這些冥族強者甫一出現,就直接掐動印訣,一道道黑色的冥玄力互相勾連,很快就構成了一座天羅地網。將方圓十里的海島上空,完全鎮封起來。

「冥族!」靳泰胥長老的聲音之中,透著一絲難以置信,「怎麼可能?你們怎麼可能找到這裡?!」

「呵呵,靳泰胥。這話等到了陰界,你去問陰界主宰吧!」一聲朗笑,冥族的四劫世尊,冥石長老出現了。他身邊有著好幾頭世尊級煉屍,氣息強橫非常。

御獸族強者全體升空,面對冥族高手。他們已經完全被圍困起來,又被天羅地網陣勢籠罩,可謂插翅難飛!

雙方都已經經歷過不止一次戰鬥,這一次便沒有絲毫廢話,玄力縱橫激蕩,戰幕直接拉開!

「所有人,全力禦敵!泰王長老,對方只有一個四劫世尊,這場大戰的唯一勝機,就在於你我之手!上,先殺掉冥石,不能落入冥族世尊煉屍的圍攻之中!」

靳泰胥大喝一聲,徑直向著冥石長老撲了過去!

冥石長老呵呵一笑,指揮身邊的世尊煉屍,一同圍住了靳泰胥。屍氣與冥玄力同時澎湃涌動,雷音爆鳴。

「泰王長老?」靳泰胥在抗衡冥石長老的時候,驚覺靳泰王沒有跟上!他回身一看,卻見到靳泰王正在吃力地與幾名低階的冥族世尊抗衡。

「怎麼會……靳泰王的實力,連幾個一劫、二劫的世尊,都收拾不了?」靳泰胥感到難以置信,但一想到靳泰王的傷勢,不由恍然。

「呵呵……靳泰胥,你還是管好你自己吧!」冥石世尊手掌猛然推出:「冥氣爆!」

這場大戰,明顯呈現出一面倒的態勢。御獸族猝不及防,而冥族顯然是有備而來。幾乎每一個御獸族世尊周圍,都跟隨著好幾頭世尊煉屍,爪影拳鋒,縱橫飛舞。不斷有悶哼聲傳出,那是御獸族世尊受傷,甚至隕落!

「要不要再使用攝魂鈴?」許陽暗暗思索,現在聖人古屍吸收的屍氣,差不多足夠支撐一次戰鬥了。

不過許陽也有顧慮。上次在車遲國的戰鬥,聖人古屍出現,還可以解釋為,古屍自己暴走,胡亂殺戮雙方高手。但這次在烏梁海,聖人古屍如果再度出現,必然會讓所有人都明白,古屍的操控者,就在御獸族這些人之中。到時候許陽勢必難以繼續隱藏下去。

「還是要再看看情況!冥族有備而來,四劫、五劫的煉屍就有好幾頭,聖人古屍即便出手,都未必能有勝算。」許陽躲避著一頭世尊煉屍的攻擊,暗暗盤算著。

「嗵!」

一聲悶響,又一名御獸族世尊,被煉屍擊中胸膛。世尊煉屍的力量奇大,當即就把這個御獸族世尊的胸膛打的凹陷了下去,一口金色的鮮血噴出。

「靳原!」靳泰胥長老既驚且怒,他終於拋開顧忌,大聲吼道,「冥族之人,既然你們苦苦相逼,休怪老夫辣手,與你們魚死網破!」

冥石世尊呵呵一笑:「靳泰胥,你就別硬撐了,這一次,你必死無疑,不過想要撞破老夫的這張網,還差得遠!」

靳泰胥沒有反唇相譏,反而一反常態地平靜了下來。(未完待續。。)

ps:五更已到,祝大家元旦快樂。在二零一五年,希望大家繼續支持小亞。小亞也會繼續努力,奉獻出更多更好的精彩劇情,供大家消遣。 光華一閃,靳泰胥長老的手中,突兀出現了一塊巴掌大小的黑色小牌。這黑牌之上閃著幽幽的金屬光澤,似乎是以珍貴的八品寶料,黑金鑄成!


在這塊黑金小牌之上,有著一道道縱橫交錯的符文,相互勾連。一股古樸蒼茫的氣息,從黑金牌之上緩緩升騰。

「那是……」冥石世尊驚疑不定,他已經察覺到了,黑金牌的不凡之處。

「哼哼……這是臨行之前,族主賜下的『亂空聖符』!」靳泰胥長老微微一嘆,「本來,老夫還想將這一底牌,留在爭奪玄武遺迹的時候……沒想到,居然要提前用掉它。」

說到這裡,靳泰胥長老猛然向黑金牌「亂空聖符」之中,注入血玄力!黑金牌頓時煥發寶光,其中的每一道符文都宛若活過來一般,從黑金牌之中飛舞而出,繞著靳泰胥世尊,呼呼旋轉不休。

一股極為強大的力量波動,隱含著聖人威勢,從亂空聖符之中煥發出來。

靳泰胥長老手持亂空聖符,冷笑一聲,向著圍攻他的幾頭世尊煉屍,遙遙一指!立刻從亂空聖符之內,飆射出一股熾烈煊赫的血色光柱,劃破虛空,徑直衝擊在了那幾頭煉屍身上。

這血色光柱的速度快得幾乎令人無法反應過來,冥石世尊眼睜睜地看到,那幾頭五劫世尊煉屍,在血色光柱的籠罩之下,無力地嘶吼著,瘋狂划動四肢,但還是沒有絲毫作用!血色光柱的籠罩下,它們一一汽化,很快就消融成了幾股青煙。

「冥石老匹夫,此等威力如何?」靳泰胥長老冷笑一聲說道。


冥石世尊從一開始的驚愕之中。迅速冷靜過來,他呵呵笑道:「威力果真不凡!不過,這卻也嚇不住老夫,此物固然強橫,但像這種程度的攻擊,你又能施展幾次?而且。老夫與那些僵硬的煉屍不同。靳泰胥,你要不要試試看,能不能靠著這一道符籙,擊殺老夫?」

靳泰胥一聲冷哼,同時向一旁的靳泰王傳音說道:「泰王長老,看來憑著這道亂空聖符,無法唬住冥族之人!這一次,還是要以保全族人性命為主,至於玄武遺迹。只能另作籌劃了。」

靳泰王身軀一震:「泰胥長老,這亂空聖符,還有幾次使用的機會?」

「最大威力的攻擊,僅剩一次,我打算用來破陣!」靳泰胥說道。

靳泰王點了點頭,傳音說道:「好,這次行動以你為主,自然由你作決定。」

「冥石。你以為你這破網,能困得住我們?做夢!」靳泰胥大喝一聲。手持亂空聖符,驟然指向了虛空之中,冥族布下的天羅地網!

血色光柱,再次從亂空聖符之中呼嘯射出,力量激蕩澎湃,如同潮汐一般沛然莫御!

「他們想要逃走!所有冥族之人注意。維持封禁大陣!」冥石世尊高聲喝道,同時手中印訣掐動,一道黑光射入天羅地網大陣之中,加固封禁的威力。

一個個冥族之人得令,紛紛掐動印訣。射出一道道黑色光芒,注入封禁大陣之內。大陣黑光湛然,顯然得到了不小的加固,威能有所提升。

「轟隆!」

一聲巨響,封禁著海島的天羅地網大陣,被血色光柱正面衝擊,出現了一個誇張的弧形凹陷!那一道亂空聖符噴薄而出的血色光柱,猶如一頭惡龍,在網中掙扎衝擊,想要破網而出。

看到局面一時間陷入僵持,一名御獸族世尊反應過來,大聲喝道:「快,跟隨靳泰胥長老,一起攻擊天羅地網大陣!」

一道道血色玄力,激射而出,與靳泰胥的那道血色光柱一起,轟擊在天羅地網大陣之上!

喀喇……

炸裂之聲響起,天羅地網大陣也吃不消御獸族諸強者的合力,尤其是其中還有亂空聖符的力量。御獸族諸人的配合,便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所有人注意,防止御獸族人逃脫,各自尋找追殺目標!」冥石世尊大吼,他沒有料到靳泰胥有亂空聖符這一底牌,原本穩妥的一次圍殺,居然就此出現變數。

「奇怪……這冥石,對於靳泰胥長老的亂空聖符,似乎沒有一點點應該有的忌憚?難道說,他已經判斷出,亂空聖符沒有第三次攻擊的能力?」看著冥石世尊毫不猶豫地衝上前去,攻殺靳泰胥,許陽有些困惑地想著。

「所有御獸族人聽著!此次脫困之後,立刻潛伏,等到四天之後的月圓之夜,在玄武遺迹的方位匯合,奪取玄武遺寶!」

靳泰胥世尊高聲大喝,他似乎對於脫困,有著相當大的把握!下一刻,他手中已經黯淡下去的亂空聖符,陡然間再度光華漲動,一道道空間波動,在他的周圍涌動開來!

「亂空,亂空!我明白了,他手中的亂空聖符,有著挪移陣法的效力,所有人注意防備!」冥石世尊大聲指揮。

霎時間,一道道虛空光門,在場中出現,足足有十幾道!這些虛空光門迅速旋轉,在場中移形換位,每掠過一人,那人便會消失在場中,這情景詭異無比。

這就是亂空聖符的最後一種能力,也是靳泰胥有把握脫困的最大依仗!

「唰唰唰!」

一道光門向許陽的方向掠來,根本不容許陽反應,就將許陽吞沒!與此同時,許陽感覺周身的景物在飛速變幻,顯然處於小範圍的空間穿梭之中,與施展遁陣的感覺頗為相似。

唯一的一點不同,就是施展遁陣,是有著明確的目的地,而這次通過亂空聖符進行的空間穿梭,是隨機傳送,根本就沒有目的地。假如運氣不好的話,甚至會被傳送到某一處妖獸巢穴,實力稍弱的人,必然九死一生。

不到一個呼吸,許陽眼前景物就定格了。他四處一看,自己已經來到了一處頗為陌生的海域。

「亂空聖符的效力,等同於空間穿梭,一息六十萬里。剛剛空間穿梭的時間,應該有四分之一個呼吸……也就是說,我距離戰鬥的海島,應該有十五萬里左右。」(未完待續。。) 在御獸族的海島營地,雙方大戰的最終結果,靳泰胥長老憑藉亂空聖符,將所有人傳送到了遠離戰場數十萬里的海域,戰鬥就此中止。

許陽沿著低空飛行,一直飛了半夜,東方拂曉,還是沒有確認自身所在的海域位置。他要首先確定自己的方位,然後才好通過傳音陣圖聯絡其他人。

突然,許陽前方的雲霧之中,另一股強大的氣息滾滾而來,目標非常明確,直指許陽的方向!

「這是……冥族的世尊強者!沒想到他也被傳送到了這片海域。」許陽心中一驚,他知道自己已經暴露,憑著對方世尊的靈覺,肯定也感知到了自己的存在。

「哈哈……看來老夫運氣不錯!」

與許陽遭遇的冥族世尊,個子矮小精悍,但給人的感覺,卻像是一座煙塵滾滾的黑色火山,渾身都涌動著魔火!

「你是冥族的……冥薙世尊!」許陽認了出來,當即說道。他有些皺眉,冥薙世尊的實力是二劫世尊,不好對付。

要知道,許陽上次在黑谷之中的古墓,擊殺二劫世尊冥敖,是藉助了聖屍之力!他當時的力量,還不足以對抗二劫世尊。

而這一次,許陽晉階換皮境,實力有了不小的提升,但是能否靠著本身力量,擊敗二劫世尊,還在未知之數。如果因此動用聖人古屍的力量,勢必會影響許陽奪取玄武遺寶的計劃。

「小子,你就是靳陽?」冥薙世尊精光閃爍的眼睛,看向許陽,就像是一條蛇,盯住了自己的獵物,令人心中發寒。

「沒想到我這麼有名?」許陽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嘿嘿……老夫知道的還不止是這些。」冥薙世尊冷笑道,「你的名字,應該不叫靳陽,而是叫做許陽。你本來的身份,也不是御獸族人,而是人族!老夫說的可對?」

許陽心中。驟然翻起了驚濤駭浪。他沒有料到,冥族之人居然先於御獸族人,識破了他的身份。

察覺到許陽的心神波動的異常,冥薙世尊嘿嘿笑道:「許陽,看來老夫說的不錯啊?冥尉、冥敖,以及冥太虛,都是你殺的吧?你倒是好本事,居然能以無敵玄皇的實力,擊殺兩大世尊。還搶奪了聖人古屍!人族之中,你也算得上一個俊傑了。只可惜,你生錯了種族。」

短短一個呼吸的時間,許陽就冷靜了下來,他眯起眼睛,看向冥薙:「你居然能知道這麼多,看來……靳泰王前往魔淵,很是發生了一些事情啊。沒有料到。這個老傢伙為了自己的私仇,竟然投靠冥族。連族群的利益也不顧了。」

冥薙也是暗暗吃驚於許陽的思維敏捷,僅從他識破許陽身份這一點,就判斷出靳泰王已經投靠了冥族。

「既然你知道我手中握有聖人古屍,還敢這麼堂而皇之地前來會我?」許陽淡淡笑道,「你可知道,冥敖是怎麼死的?」

「應當是被聖人古屍殺死。不過這與我何干?」冥薙嘿然笑道,「我與冥敖不同,我的實力,遠勝於他!許陽,你大可試試。我能不能在躲避聖人古屍的同時,將你殺死?」

許陽平靜搖頭:「你沒有這個機會試了。無需動用聖人古屍,我僅靠自身之力,也能將你擊殺!冥薙世尊,你錯就錯在,太過自大。或許你比冥敖世尊的實力稍強一些,但今日之戰,你的下場與他也不會有絲毫不同!」

「小輩好生狂妄!」冥薙冷笑,渾身的魔火噴涌,黑煙滾滾,直上雲霄!半邊天際的雲氣,都被他的氣息渲染得一片昏黑,彷彿黑夜降臨。

「降三世明王加持,八極融合……疊加秘術,開啟!」

許陽頭頂,明王虛影、彩光玄力,同時涌動,他的氣息瞬間暴漲數十倍!彩色光輝,在許陽的頭頂涌動,同樣將半邊雲氣,渲染的猶如晚霞,美麗無比。

「這小子本身實力……竟然也如此強橫?」冥薙世尊的眼眸微微收縮,他以為許陽僅僅是依靠聖人古屍之力,本身力量並不足為慮。現在看來,他卻是有些料錯了。

事實上,不親眼看見,誰能知道許陽這個半步世尊,換皮境的高手,竟然潛藏著可以與二劫世尊對抗的實力?

「他氣息雖強,但只是依靠秘術增幅,想必時間有限!打下去的話,我必定會漸漸佔據優勢。只要能將他的聖人古屍逼出來,消耗掉積攢的屍氣,在三天之後的玄武遺迹爭奪,我冥族就少了一個心腹大患。」

「來吧,冥薙世尊,讓我看看,你和冥敖又有什麼不同?」

許陽說話間,閃身來到了冥薙世尊的面前,擰腰擺臂,一記大地之拳轟擊過去,暗金色的拳鋒蘊含著一絲晦澀的波動,於樸實無華中蘊含絕強大力。

「咄!」冥薙世尊單掌豎起,冥玄力涌動,抵擋許陽這一記拳鋒。

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