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統領!這便是此次府中派來的人!」這名暗哨來到身著法袍的人面前,行禮恭敬道。聽到這話,原本面向礦洞的軍士統領轉過身來。

出現在北辰宇眼帘中的,是一張有著幾分英氣的俏臉。這名柯統領的玉顏冷峻,目光中隱隱有著鋒芒閃現,看起來在二十一二歲。


北辰宇心中一怔,這名軍士首領竟然是一名絕美的女子!先前由於天色昏黑,再加上發黑袍的包裹遮掩了身形,他沒有認出來。

「你好,我是這座秘銀礦的統領,柯憶寒,九級祭祀。」黑袍下伸出一隻芊芊玉手,柯憶寒開口道。看到來人是一名少年,她便是一怔,一名少年能有多少實力?只不過,出於禮貌,她還是伸出了手。

北辰宇很有禮貌的輕握了一下,也開口道:「你好,北辰宇,荒元境離體期。」

聞言,柯憶寒英氣的秀眉微蹙。作為柯家的一個支脈子弟,她十八歲后一直在外為柯家鎮守礦脈,故此並沒有看到這一屆的天才戰,自然不知道北辰宇可以越級挑戰。

聽到北辰宇報出的修為是離體期,柯憶寒心中浮現出幾分不悅,族中怎麼會派出修為如此低下的人來這裡?難道是來添亂不成?十七八歲便修鍊到離體期,也算得上不錯的天才了,難道是鍛煉不成?


雖說心中有些不滿,但是作為一名成熟的統領,柯憶寒並沒有發作出來。既然族中派來這少年,那自己就帶他探查一番吧,多個累贅而已。念及至此,柯憶寒開口道:「這一次便是我和你前去探查,做好準備了嗎?」

「好了。」北辰宇點點頭,估計要用到的東西他都已經帶在空間戒指中了,隨時可以出發。

「好,那你回去休息一下,我們明天下礦洞。」柯憶寒看向那名暗哨,開口道:「你帶這位小兄弟去休息。」

隨後,北辰宇在那名暗哨的帶領下來到一間屋子內。這一片是軍士高層居住的屋子,比那些礦工居住的強出不知多少。

天才戰結束后,北辰宇去天寶閣購置了許多東西,還曾委託北陵巨城最好的一名中級煉器師,為自己煉製了一副五級的手套類戰兵,花去近百萬荒靈石。

不僅如此,北辰宇還購買了不少材料,使用天生符文粹取出精華。最終又花費了上百萬荒靈石,將天辰戰甲恢復到了五級。

現在的北辰宇戰甲戰兵都是五級,即使天生符文能量的增幅變弱,依仗著這一身寶物,再配合修出場域雛形的戰技,也足以斬殺隨心期。

第二天一早,北辰宇便醒來了。來到礦洞周圍,只見一眾礦工已經開始採礦,柯憶寒也已經在那裡站著了,依舊是一身的黑袍。

看到北辰宇向這邊走來,柯憶寒點點頭,開口道:「我們進去吧。」

北辰宇點點頭,二人並肩向著礦洞內走去。

礦洞內每隔一段距離就鑲嵌著一塊月光石,使得整個礦洞內亮如白晝。沿途所見的軍士,都向柯憶寒行著禮。

北辰宇發現,這些礦工也沒有想象中那般艱苦。進入礦洞大概十丈,北辰宇便發現從礦洞深處有十條鐵軌一路鋪到這裡,礦工們所做的只是搬運這短短數十丈而已。

這些礦車長有一丈,寬也有大半丈。由於有除塵術符文刻印在裡面,所以礦車是十分乾淨的。

來到這裡,柯憶寒縱身一躍便跳到了一輛礦車上,舉止間有一種英氣,不似平常女子的柔弱。北辰宇也跳了上去,前面有人專門催動礦車,動力源便是荒靈石。

二人都不是善於言談之人,一路上也沒有多說話。礦車一路飛馳,向著礦洞深處馳去。北辰宇注意到,礦車的行駛方向是一路向下的。

一路上,北辰宇見到了許多分支礦洞,其中有很多都是廢棄了的,不再使用。

根據兩盞礦燈之間的距離大概是十丈,北辰宇估計出了他們前進的距離大概在千丈左右。按照這個傾斜角度下去,整個礦洞的深度也在二百多丈。

終於,礦車停了下來,這裡有著最多的分支礦洞。再往裡面就沒有了軌道,只能步行,長度也在數百丈。

柯憶寒開口解釋,「這裡是現在在使用的礦洞中最大的一處,有著八條分支。我們就在這裡等待吧,每天都會有異動,今天我親自出動,以最快的速度趕到,那種生物應該跑不了。到時候你就跟著我,不要走丟了,我會保護你的。」

「知道了。」北辰宇點點頭,他估計柯憶寒多半是以為自己實力低微,不足以自保。

PS:為了避免大家不清楚,特此說明。

萬族的修鍊境界名稱有很多不一樣,但是目前已知的統稱為:下位、中位、上位、王境、皇境。後面當然還有,暫不透露。

荒者的荒元境對應下位:

煅體期前中後期對應一到三重;

出體期前中後期對應四道六重;

離體期不分前中后,對應七重;

擬形期不分前中后,對應八重;

隨心期不分前中后,對應九重。

祭祀九重九級)對應九重。 “謝謝葉銘哥哥的關心,夢軒已經沒事了,而且完全恢復了!”夢軒知道自己已經沒辦法裝傻了,而且也沒有時間給她繼續裝下去。想到這,夢軒不由失落起來…

“你這小妮子,明明早就恢復了,竟然還跟我裝!”葉銘沒好氣的颳了一下夢軒的秀鼻,眼神中盡是溺愛。

夢軒謊言被戳穿,只是對葉銘吐了吐舌頭,噘嘴不滿道“原來早就被你看穿了呀!我還以爲葉銘哥哥你沒有發現異常…”

“我也是剛纔醒悟了,不然還不知道要被你這小妮子騙多久!”葉銘雖然被騙,但沒有絲毫怒氣,只是毫不在意揉了揉夢軒的秀髮。


“好了!你該離開了…”葉銘見夢軒還有話說,搖頭制止,而此時金陽道尊也出現在一旁靜靜的看着。

“葉銘哥哥,你都猜到了?”夢軒仰望葉銘,大眼睛露出淚珠,眼眶變紅。

雖然她極力想要忍住淚水,但此時此刻還是忍不住,心中的悲傷與不捨濃稠得化不開!

“如今的葉家與我都沒實力保護你,你留在這裏對雙方都沒有好處!”葉銘撫摸着夢軒的秀髮,臉露無奈與不甘!

在異像初起之時葉銘就知道是到與夢軒分別的時候了,如此驚世的天才季家不可能將其放養在外面。必然會將夢軒接回族中全力栽培,而且在夢軒沒有自保之力前,季家不可能讓夢軒離開季家!

就算夢軒不離開葉家,葉家人也沒實力保護她,說到底如今的葉家與葉銘實力太弱,光是今夜來的龍族女子就足以橫掃整個磐石城!若是夢軒繼續留在這裏,必然會引來更強者,到時候整個磐石城都會被打崩…

想到這些,葉銘心中變強的念頭更強!若是他已經封神,誰敢動他庇護下的夢軒?若是葉家還是大陸巔峯家族又有誰敢來葉家鬧事?

“葉銘哥哥,你喜歡夢軒嗎?你以後會想念夢軒嗎?”夢軒念念不捨,離別之前更想聽到葉銘的回答!

“會的!以後我還會去找你,我會備齊彩禮去季家提親。”葉銘點頭,神色堅定,如同立下一道誓言。

“小姐,該走了!我已經感覺到有強者向這裏趕來了。”金陽道尊此時開口,還取出一座白玉祭臺放在地上。

祭臺由寶料煉製,上面刻有一座定點傳送陣,可以相隔無盡遠傳送到指定地點!


“葉銘哥哥再見!夢軒一定會回來找你的,你要等着我…”季夢軒站在祭臺之上,一陣白光閃耀,祭臺再次恢復時,季夢軒已經消失不見。

“呵呵…會的,我們會相見的!而且不會太久。”

葉銘自語,季夢軒的童年幾乎都是和他一起度過的,葉銘在季夢軒心中有特別重要的地位,甚至比她父親還親近!而葉銘同樣對季夢軒有不淺的情愫,這從平時的表現就可看出。

“小子,我家小姐不是你能奢望的!你能身份差距太大…”夢軒離開後金陽道尊冷淡開口,更像是一種警告。

“身份?呵呵…在葉銘面前,誰有身份讓我高攀!”葉銘冷笑,自信開口,但聽在別人耳中,是一種狂妄。

“無知!等你真正瞭解季家有多麼強大時,你會爲自己的言語感到幼稚。”金陽道尊已經站在祭臺上,俯視葉銘,心中反感這破落家族的弟子,認爲葉銘是無知、幼稚。

“季家算什麼?有什麼資格讓我高看!不就是出現過神級強者嗎…”葉銘撇嘴,對大陸頂級勢力季家沒有絲毫敬畏之心,就連季家史上的神級強者都被冒犯了。

哼…金陽道尊冷哼,一股可怕的靈威壓下,猶如一柄巨錘砸在葉銘胸口,葉銘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都倒飛出去撞在強上。

“這次只是一個教訓,若是下次再敢對季家不敬,就算小姐憐憫你,我也會將你斬殺!”

金陽道尊神色不善,眼中露出兇芒,一句“憐憫”表露出他心中態度!葉銘不過如同一個乞丐一般,只是受人憐憫的對象。想要依靠夢軒借鳳成龍,簡直是癡心妄想…

金陽道尊離開,白玉祭臺也隨之消失,只有地上的血跡可以證明先前所發生的一切。

“好一個憐憫,我倒要看看是我憐憫你們季家,還是季家憐憫我!”

葉銘擦拭掉自己嘴角的血跡,咬牙切齒開口!

他心中有憋屈與怒火,同樣不甘。活過無盡歲月的他還頭次被人如此不屑與教訓,這讓他恨透了季家…

最終葉銘苦笑,暗歎自己到底在做些什麼?含辛茹苦治療好夢軒,甚至送了她一場打造化,讓她發生蛻變,成爲驚世修道奇才。

而最後的結果怎麼樣?換來的不過是季家人的冷漠相對甚至警告與出手教訓…

“季家!這份屈辱我一定會加倍奉還…”

葉銘越想越氣,最後咬牙切齒開口,心中發誓要讓季家後悔!

最後,葉銘服下療傷丹藥就地盤坐靜養,金陽道尊雖然只是釋放出靈威“教訓”了自己一下,但葉銘同樣受傷不輕,五章六腑都移位了,這已經有廢掉葉銘的打算。

葉銘療傷之時,再次有人前來,兩人直接憑空出現,站立在金陽道尊離開之處蹙眉掃視。至於葉銘?直接被兩人無視了…

“四叔,看來他們已經離開,我們來晚了一步!”開口的是先前大鬧磐石城的龍族女子,此女子去而復返顯然是去找族中長輩了。

莫凌雪旁邊的中年男子很不凡,一身紅色龍袍,衣袍上有三條火龍,刻畫得栩栩如生,有龍威散出。

不威自怒的中年男子出現瞬間,整了房間的溫度都在上升,火道規則將他環繞,如同衆星拱月一般顯示臣服!

這很驚人,就算金陽道尊都無法做到這一步!金陽道尊雖然同樣有金道規則環繞,但沒有中年男子如此磅礴,一出場就能影響周圍環境。

若具體比較,金陽道尊雖有金道規則繞體,但他卻只是在摸索當中,與金道規則身份對等!而這個中年男子就更勝一籌,火道規則簇擁他,他們如同主僕,他已經開始掌握火道規則。

“回去!若是開戰要小心季家,不能讓季家的小姐成長起來,這一世會有人封神,血戰是避免不了的,而且還會相當激烈…”

中年男子說完直接探手撕裂空間,火道規則涌入空間裂縫將其鞏固,居然直接創造出一個空間通道。

“等一下!”葉銘此時開口,兩人如此無視自己讓他面色有些陰沉。

中年男子沒有理會葉銘,跨步走進空間通道瞬間消失,對他來說,人族的螻蟻,自己不殺就已經是恩賜了,難道還想妄圖自己理會嗎?

不過莫凌雪倒是因爲好奇留了下來! 第二十三章一路追殺尋蹤跡

礦洞之內很是熱鬧,不斷有著礦車進進出出,上面載著礦工或者礦石。北辰宇二人就坐在那裡等待著,如果沒有出現異動,二人就白等了。

等了小半天,北辰宇終於是開口打破了沉默,「柯統領,我們互相交換一下大概的實力吧,一會兒也好對敵。」

聽到這話,柯憶寒心中不禁訕笑。戰鬥經驗豐富的她又何嘗沒有想到這一點?只是在她看來,北辰宇只是離體期的修為,到時候不拖自己後腿就不錯了,根本沒有交換的必要。

故此,柯憶寒輕輕搖了搖頭,淡淡道:「等到戰鬥的時候你跟在我後面就可以了,我會給你留幾個旗鼓相當的對手的。」

北辰宇那裡聽不出來柯憶寒的意思,這是覺得自己實力低微。估計在她看來,如果遇到弱的怪物,自然不需要自己幫忙,如果遇到強大的怪物,自己也幫不上忙。

沒有多說什麼,北辰宇理解對方的想法。離體期在隨心期眼中便是弱者,揮手可滅。口說無憑,北辰宇不想多解釋什麼,戰鬥的時候自然會證明自己的實力。

「不好了!有怪物!」不多時,一座礦洞內終於傳來了哭喊聲。

「跟上!」柯憶寒目光一凜,清喝一聲便向著礦洞內衝去。在奔跑的途中,她翻手取出一支法杖,兩個加速術便釋放在了二人身上。

隨著加速術落下,跟著跑出去的北辰宇感到身體一輕,速度快了很多,估計這個加速術怎麼也在融會貫通境。

心中暗贊一聲,北辰宇為了快點到達目的地,天生符文微亮,天賦能量注入身體,實力陡增。不僅如此,購買的一些對速度有提升的物品也催動了起來。一時間,他的速度竟然隱隱超過了柯憶寒。

奔跑中的柯憶寒驚訝的看了北辰宇一眼,心中有幾分讚賞,對北辰宇的評價不禁高了不少。隨後,柯憶寒玉臂輕抬,兩個更為高級的風翔術釋放而出。

隨後,兩隻青色的風翼便浮現在二人背上,輕輕的揮動著。一時間,二人的速度再增。北辰宇心中也微微有些驚訝,因為柯憶寒的施法能力很強很強,一般的祭祀是很難再短時間內釋放這麼多法術的。

礦洞深處的慘叫聲愈發清晰,往日里軍士們追到這裡,那些怪物就會逃跑,軍士們也不敢深入。

闖入深處,一副滲人的場景映入北辰宇的眼帘。

只見礦洞中都是橫七豎八的屍體,這些礦工死相及其凄慘,身體被扯成兩段的,只剩下半個腦袋的,還有被砸成肉醬的、燒成焦炭的。

這時,有幾道身影正通過廢棄礦洞逃跑,只留給二人幾聲厲叫。

「追!」柯憶寒臉色冰寒無比,向著那座廢棄礦洞疾馳而去。北辰宇雙腿爆發,也沖了過去。

廢棄礦洞內的月光石大部分都破碎了,僅剩的一小部分也都是黯淡無光,再配合前面飛竄的怪物發出的厲叫,使得整個隧道陰森森的。

陡然,柯憶寒一個照明書釋放而出,一團光球發出柔和的光芒,驅散了黑暗。藉此光芒,北辰宇也看到了前面怪物的模樣。

跑的最快的是幾頭蟲子模樣的怪物,渾身一節一節的,遍布金色甲殼;嘴巴扁平,兩側隱約可見粗鈍的鉗子。金甲蟲子的身軀有著一丈粗,五丈長,一路沖開障礙物,扭著身子向前瘋狂逃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