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大人!你要相信我!這裡面一定有人在搗鬼!」郭泓清有些慌了神,拚命乞求楊知府。

「事到如今,血能相融,你還怎麼狡辯?」慕流雲怒斥,一指那嬰兒,「這邊是你與那養在外面的婦人生下來的孩子!」

「胡說八道!明明還有月余才是足月,哪會忽然之間這麼快便生下來了!」郭泓清吼道。 晚飯的時候,水梧桐終於醒轉了過來。

喵喵在第一時間就找到了坐在河邊的陳越,將這件事告訴了他。

「你們是誰?你們想幹什麼?!」水梧桐看著面前的三人一貓,警惕的問道。

小次郎沒有回答,而是問道:「需要把他的嘴給堵起來嗎?」

陳越在腦海中迅速過了一遍之前的計劃,現在有了逆時鐘這張sss卡在,水梧桐就變得可有可無了起來。

他搖了搖頭,道:「捆好繩子,先這麼放著吧!」

小次郎:「好的。」

見到自己被無視,水梧桐臉上露出了屈辱的表情,他看著陳越的臉,腦海中突然感覺有些熟悉。

當那隻綠色的快龍和謎擬q攜爪從外面飛進來的時候,他心中瞬間反應了過來,瞳孔下意識的一縮,道:「是你!」

雖然陳越來到這個世界的時間並不長,但他所搞出來的每一件事都是足以震驚全地區的大事。

轟炸火箭隊、拐走超夢,甚至間接覆滅了火箭隊……

「帶著快龍的男人」這個稱號那段時間足足在網上掛了近半個月,不知道養活了多少看點小編。

在這種情況下,水梧桐想不知道都難。

但……

他抬起頭仔仔細細的打量了一番面前的英俊青年,而後震驚的問道:「你不是已經死了嗎?」

陳越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是啊,但你還沒死,我又怎麼能安心閉眼?所以,我從地下爬出來複仇了啊!」

水梧桐這個高大魁梧的漢子聽到這話竟然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他突然想到,坂木、赤日、赤焰松,這些原本不可一世的地區霸主,在和面前的這個青年接觸后不久就全都離開了這個世界。

那麼,下一個該輪到誰了?

從來不信鬼神之說的水梧桐這一刻感受到了深深的恐懼。

那是一種對死亡的恐懼。

嚇唬完了水梧桐,陳越和小次郎轉身離開了這個房間,臨走前,喵喵不知道從哪裡摸出了一把老式的鐵鎖鏈,將房門給鎖的嚴嚴實實的。

「不至於吧?」小次郎無語道。

「還是謹慎點好。」喵喵一邊纏鎖鏈一邊說道。

今天的晚飯武藏準備的是咖喱雞排飯,也許是白天行動很順利的原因,她特意給眾人和眾精靈準備了一份淋滿草莓醬汁的鮮奶冰激凌。

希羅娜也喜歡這個味道的冰激凌。陳越心中沒來由的冒出了這個念頭。

「慶祝咱們小隊今天正式成立,乾杯!」武藏眉眼彎彎,紅唇在白色燈光下閃爍著明亮的光澤。

「乾杯!」

陳越想到了剛剛獲得的道具,心情也是有些愉悅了起來,和幾人碰了個杯。

幾輪杯盞交錯之後,喵喵顯然有些一絲醉意,它慵懶的靠在椅子上,臉頰紅紅,用毛絨絨的爪子撫摸著自己圓滾滾的肚子。

用最快速度吃完冰激凌的謎擬q彷彿暈奶一般,晃晃悠悠的跳到了陳越的大腿上,用爪子抱住他,小腦袋輕輕貼在他的腹部。

陳越回頭看了一眼路卡利歐和快龍,然後悄悄的將桌子上自己沒有動過的冰激凌端到了謎擬q面前,小聲道:

」給,別被它們發現了!」

謎擬q眼睛亮晶晶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訓練家,臉上露出了開心的表情,輕手輕腳的接過那份冰激凌,坐在陳越的大腿上吃了起來。

喵喵也看到了這一幕,它忍不住用手戳了戳陳越的肩膀,小聲提醒道:「你們被發現了喵!」

謎擬q:Σ(っ°Д°;)っ

陳越轉頭,就看到快龍正一臉無辜的看著自己,它的嘴巴四周沾滿了吃冰激凌時留下的白色痕迹。

陳越面色不變的沖它招了招手,然後從口袋中抽出一張紙巾,幫它擦起了嘴巴。

「嗚……」

快龍眯著眼,目光下移,看了一眼謎擬q手上的冰激凌。

陳越:……

謎擬q還是比較貼心的,它看到這一幕,主動將自己手上的冰激凌交了出去。

快龍其實並不生氣,它覺得自己是隊伍里的老大哥,照顧「弟弟妹妹」是它應該做的。

因此,它轉頭就把謎擬q吃了一半的冰激凌放到了路卡利歐的手中,一臉滿意的拍了拍它的肩膀。

路卡利歐看著手中的冰激凌:……

陳越看向武藏,武藏立馬瞭然的轉身去廚房將多做的幾份冰激凌拿了出來。

陳越提醒道:「每人只能吃兩份知道嗎?」

「嗚~」

快龍樂顛顛的點了點頭,拿著冰激凌就往外走,它剛剛看到今天晚上外面有月亮出來了。

臨走前,還順手將陳越腿上的謎擬q和一旁的路卡利歐給撈走了。

晚飯時間結束,終於到了該說正事的時候了。

陳越看了一眼餐桌上的空盤子,問道:「如果你們的人生有一次重來的機會,你們會做什麼呢?」

聽到這話,火箭隊三人組並沒有立即回答,全都陷入了思考當中。

喵喵以為這是飯後茶會,它想到了自己的曾經,想到了自己為了追求母貓瑪丹娜苦學人類語言的事。

它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懷念的神情,道:「如果能重來,我一定不要加入火箭隊喵!」

武藏和小次郎對視了一眼,兩人皆是輕輕嘆了一口氣。

武藏:「如果能重來,我應該還是會去寶可夢醫學院學習吧!」

小次郎:「我應該會去當一名寶可夢研究員。」

「但這一切都不可能了喵……」喵喵黯然道。

陳越默默的聽著這一番話,他從背包中將那張金色的卡牌抽了出來,道:「有可能。」

面前的三人瞬間抬起頭。

陳越與他們對視了一眼,介紹道:「道具卡,逆時鐘,將一切重啟至原點。」

他的身份雖然沒有明說,但火箭隊三人組又不是傻子,多多少少也通過那些神奇的道具猜出了一些。

但,突然聽到這話,即便是最冷靜的小次郎也是忍不住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問道:「真的能回到過去?」

陳越微微頷首,又突然想到了一件事,道:

「可以回去是可以回去,但是我不知道世界重啟后你們還會不會保留現在的記憶。」

武藏皺了皺眉頭,問道:「那,那個重啟后的世界會有你嗎?」

陳越點了點頭:「有的。」

這個世界的崩壞從玩家開始,現在被他給終結,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算的上是善始善終了。

聽到這個肯定的回答,武藏臉上流露出了欲言又止的表情。

她和小次郎喵喵對視了一眼,請求道:「可不可以幫我們一個忙?」

7017k 墨長祁聽聞墨輕燕的話不由回頭來看。

目光流轉的那一瞬間,眼眸剛好鎖定在了葉宛月的身上。

今天的葉宛月一席如雪白衣,她五官精美,膚如凝脂,眉眼如畫,亦如從天而降的天仙。

即便多年未見,墨長祁還是一眼便認出了葉宛月。

初次相見,還是在葉宛月與墨長風的大婚之上。

那日的她一襲鮮紅嫁衣,笑顏如花,幸福爛漫,那時的墨長祁還曾……

但不成想,兩人最後卻以慘淡收場,給東武奉獻了一場如此荒誕的鬧劇。

多年未見,葉宛月竟比之前美的更加絕艷,讓人眼前一亮。

「太子哥哥你還認識她嗎?這就是宛月姐姐!」墨輕燕激動地說。

墨長祁詫異:「你能認出她?」

當年婚禮,墨輕燕尚且年幼並未參加,如今又是多年未見,她是如何認出的?

墨輕燕很是自豪的回答:「上次我偷偷跑出皇宮,剛好看到了宛月姐姐回相爺府,那天的陣仗可大了!」

墨輕燕所謂的上次,便是葉宛月從斷情谷回相爺府那日。

「哦對了,那日便是跟今日一樣如此盛大的場面,鑼鼓喧天,許多百姓圍觀,相爺府上上下下,還當街跪拜了宛月姐姐呢,太子哥哥你不知道,那日宛月姐姐真的美炸了!」

言語之間,全都是墨輕燕對葉宛月的崇敬和羨慕。

墨長祁聽聞這些,眸底閃過一抹意味深長的探究。

他的心裡,似乎在盤算著什麼。

思緒飄散之間,墨長祁上前幾步,攔住了葉宛月的去路:「姑娘留步。」

葉宛月頓住腳步,看著面前的墨長祁,她沒什麼舊情可敘,也沒什麼過節可討,所以,葉宛月假裝不認識:「這位公子,您有事?」

墨長祁那雙黝黑的瞳孔就這麼看著葉宛月的雙眸,他並未開口,就這麼愣了足足幾秒鐘。

「哎呀,哥哥你怎麼那麼嘴笨,都不知道跟宛月姐姐自我介紹的嘛。」倒是一旁的墨輕燕看不下去了,她替自家哥哥開口,「宛月姐姐,我是墨輕燕,這是我哥哥墨長祁,您還記得我們嘛?」

葉宛月本想矇混過關的,但既然對方都這麼說了,也不好再裝作不認識:「原來是太子殿下和輕燕公主,失敬失敬。」

「嘻嘻,沒關係啦,宛月姐姐與我們多年未見,不認識我們了也是正常。」墨輕燕的興奮之意還未消退。

她繼續表達著崇敬之意:「對了宛月姐姐,你現在的功夫好厲害哦!」

葉宛月微微笑了笑,滿臉的客氣與疏離:「三腳貓功夫罷了。」

墨輕燕屁顛屁顛的從葉宛月身後跟上來:「宛月姐姐,我和太子哥哥好多年未見你了,不妨咱們一起坐下來吃個飯呀。」

墨輕燕想聽葉宛月說說這些年她到底去了哪裡,又是在什麼地方修鍊了一身的強大武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