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哥哥,我給你送東西來了。」林月容忙揚起了一抹燦爛的笑。

「濟世堂門前的人,怎麼有點像尚書府的大小姐。」韋琪無聊地看向窗外驚奇地發現。

徐錦航忙起身向外看去,臉色忽然轉冷。兩人只覺得一陣風過,人已消失在原地。

「容兒,你來了。」楚喬忙起身笑着向她走去,壓在心裏地一切情緒都消失不見;只剩下開心。

「楚哥哥,上次我答應要做好吃的給你。你要不要嘗嘗看你喜歡不」林月容笑嘻嘻地道。

「好,我們去後院。」楚喬寵渃地看着她,帶着她向後院走去。

看着他優雅地吃着烤鴨,林月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心裏感嘆:「吃飯都這麼迷人,簡直不要太好看。」

楚喬被她看地有點不好意思,臉上透著粉色。看見他臉上地紅暈,林月容眼睛亮了亮像是發現了新大陸。

好想上手摸摸,忽然眼前一黑身子被騰空抱起嚇得她雙手向前想要抓住緊實地觸感。手捏了捏嗯手感很好,是這麼肥事!

「摸夠了嗎?」一個熟悉地男聲傳來,冷冷地有點凍人。

「嗯,沒有摸夠。」林月容忍不住又抓了兩把,不得不說手感真好;就是有點遺憾有布料擋住了。

「那你繼續」頭頂傳來低低地笑聲,可以想像人地心情不錯。

「蝦米」林月容反應慢半拍,悄咪咪地抬頭入眼是熟悉地眼;「哦,王爺。你怎麼在這裏,不是說你今天有事很忙嗎?」林月容心裏打起了鼓,扭動身體想要離開他的懷抱。

「錦王,你先放下容兒。這樣對她名節有損!」楚喬忙上前看着他焦急的道。

「呵,名節有損!與你孤男寡女就無礙!」徐錦航收緊手臂,冷冷地道。

「滾」徐錦航冷冷的道,眼神猶如寒冰利劍。

「徐錦航你幹嘛?」林月容看着他的眼睛忙摟着他的脖子,撅著小嘴撒嬌道。

「你」徐錦航只得低着頭與她對視。

「嘻嘻,我給你帶了好吃的。本來想等會讓青青給你送去,現在看見你我們去拿好不好。」林月容睜著一雙水汪汪地大眼睛看着他,眼裏倒影着他的模樣。

「下來」徐錦航不自在地轉過頭放下她,後退兩步讓自己冷靜點。

林月容忙回頭對着楚喬揮揮手,讓他放心無聲地道「楚哥哥,別擔心我!」。 周鈺峰說到這裏,語氣忽然飽含威脅:「如果我今晚等不到宋小姐的話,那你女兒就等著名落孫山吧!」

宋娉婷眼睛一下子睜圓,俏臉佈滿憤怒:「你這是威脅,你這是以權謀私,你這是犯罪!」

周鈺峰笑眯眯的說:「沒錯,這就是威脅!」

「我知道你現在已經是寧大集團的總裁,但是有錢是還不夠的,我們這些有權的,玩死你們這些有錢的,是分分鐘的事情。」

「話我擱在這裏了,今晚你不來見我,那麼你女兒這次比賽不但要被刷下來,以後你女兒也別想念好的學校了,這一點身為教育副局長的我,還是能夠保證的。」

宋娉婷聞言又急又氣,眼睛都紅了。

陳寧冷哼道:「呵呵,區區一個教育副局,就這麼牛逼了嗎?」

周鈺峰怒視陳寧:「你算什麼玩意,敢用這種態度語氣跟我說話,我要你立即給我道歉。」陳寧冷笑:「要我道歉,那你得跪着聽才行!」

陳寧說完,抬腳踢在周鈺峰的膝蓋上。

周鈺峰忍不住慘叫一聲,普通的一聲跪在地上,滿臉痛苦的表情。

周圍的人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但是有不少人是認識周鈺峰的。

大家見到陳寧竟然一腳踢得周鈺峰跪在地上,全部都睜大眼睛,紛紛驚呼起來。

就連宋娉婷,也驚呆了。

維持秩序的賽場保安們連忙過來!

保安隊長驚疑不定的說:「孩子們在裏面比賽考試呢,你們怎麼在這裏打架,吵到裏面的孩子發揮怎麼辦,你們這些家長們可省省心吧!」

陳寧居高臨下的望着跪在他面前的周鈺峰,冷冷的說:「本來按照我的脾氣,你今天是要廢了的,不過看在孩子們在比賽,我暫時放你一馬。」

「你給我好自為之,如果我知道你再有什麼濫用職權的行為,你這輩子就徹底完了。」

陳寧說完,就跟宋娉婷離開。

周圍的人把周鈺峰攙扶起來,他滿臉痛苦,捲起褲子一看,右腳膝蓋腫得跟饅頭似的。

他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氣,眼睛裏滿是怒火跟怨恨,罵道:「這對狗男女,以為有點錢就無法無天了,連我都敢打,我不收拾你們我就不姓周。」

翌日,中午,比賽結果就出來了。

陳寧跟宋娉婷帶上宋清清再次來到考場外,觀看剛剛張貼出來的比賽成績結果。

第一名:周小寶!

第二名:李如林!

第三名:范曉茹!

……

陳寧跟宋娉婷看到百名開外,也沒有女兒的名字。

宋清清這小妮子本來對此次比賽的前三名是志在必得的,最終發現成績下來,前一百名都沒有她的名字。

這讓在幼兒園裏年年都是考第一的她,傷心得眼淚都下來了。

陳寧安慰道:「清清不要哭,不就是一場普通的詩歌比賽嘛!」

「考砸了,咱們吸取教訓,以後再努力。」

宋娉婷卻忽然指著第一名周小寶的名字,驚疑不定的說:「不對勁,這周小寶是周鈺峰的兒子,會不會這比賽成績,有什麼貓膩?」

確實,昨天周鈺峰就揚言,比賽成績他們幾個領導說了算。

甚至,周鈺峰昨天還放話說宋娉婷不陪他,他就把宋清清的成績刷下去。

難不成,女兒是被針對了,成績故意刷下去了?

千千 高偉庭早就看到了夜蘭舒,卻沒有說話,固執地等江南曦出來。做為醫學院畢業的高材生,他知道醫生這個職業很辛苦,遇到十幾個小時的大手術,也是家常便飯。

可是,換成了江南曦,他卻是這樣的忐忑不安。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不安什麼。他也不知道,他跑到這裡來要做什麼,也許只是想看一眼,看她好不好。

之前,有多少個月出日落,他就是這樣等著她做實驗的!

每次她做完實驗出來,看到月色下的她,都會像出籠的小鳥一樣飛過來,撲進他的懷裡:「阿庭,好累哦。但是,看到你,就一點都不累了!」

那樣的情景,如殘夢一樣遠去。

終於看到她疲憊地走出手術室的門,他剛想上前,多想如多少年前一樣,把她擁在懷裡,可是卻被夜蘭舒一把拉住。她眼眸冰冷地望著他,彷彿在說,他如果再敢往前一步,她一定會讓他後悔的!

高偉庭怔怔地望著她,最終還是頓住了腳步。就這麼個功夫,江南曦已經被別的男人,抱在了懷裡。

她身邊已經有別的男人了!

那個瞬間,他就彷彿失去了所有知覺!

夜蘭舒也因為宋顯的出現,感到無比詫異。但是她更多的卻是忌恨,江南曦,你果然是好樣的,到哪兒里都離不開男人!

她忽然就笑了,看了眼高偉庭,說道:「看到了吧,人家根本不需要你!你最好還是看清楚自己的位置!」

她轉身就走,卻看到一道高大而熟悉的身影,擋在了宋顯的身前。

她一怔,這是什麼情況?哥哥要做什麼?

夜北梟陰鷙的眼眸里,閃著火光。

他沉聲道:「江南曦,下來!」

江南曦和宋顯都抬頭,就看到一臉黑沉沉的夜北梟。

宋顯一蹙眉,問道:「夜總,有事嗎?南曦很累了,我要帶她去休息!」

江南曦也無比詫異,這個男人突然冒出來,要做什麼?

夜北梟緊緊盯著江南曦,她一向帶著淡笑卻冰冷的小臉,此刻卻蒼白中帶著抹嬌羞的紅暈,很美。

她就那麼享受那個男人的懷抱嗎?

那天在車上,她分明還主動撲到了他的懷裡!還說以身相許!

想到那天的感覺,他就恨不得立刻把她給搶過來!

可是他腳步剛動,夜蘭舒卻幾步上前,挽住他哥的胳膊,說道:「哥哥,你怎麼找到這裡來了?我馬上就要回去了。」

夜北梟看到妹妹,怔了一下,晃過神來。他剛才想做什麼?

江南曦看到面前兄妹情深的一幕,勾勾唇,輕聲說:「走吧。」

宋顯抱著她,和夜北梟擦肩而過。

她垂落的長發,無意地拂過他的手背,那絲滑的觸覺,就像一隻手,在輕撫他,讓他的身體一陣戰慄。

「等下!」他冷聲道。

宋顯頓住腳步,江南曦不解地看他。

夜北梟一錯步,把一直握在手心裡的那兩塊,用他自己的鮮血換來的巧克力,塞到她的手上,冷聲道:「補充點能量,你的臉白得像鬼!」

江南曦:……你才像鬼,你全家都像鬼!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不知何故,在定國侯府的墨君焰也得了消息趕來了南苑,看著院中站著的那人,也不顧他周身的傷痕,直接一拳揍了過去,從他有能力開始,他便對自己說過,絕不允許有誰在自己身邊傷了緋顏去,哪怕那個人是她喜歡之人也不行。

趙顏鈺的心思本就不在此,自然硬生生的受了。

「你……」

「趙顏鈺,從第一次見面,我們便不大可能會喜歡彼此,可是因為那個人是緋顏,所以我儘可能的讓自己看起來大度一些,但你清楚我對緋顏的心思,如果你不能好好的照顧她,總有一天,我會帶她離開。」

趙顏鈺無言只是看著墨君焰,是的,他知墨君焰對緋顏的心思,所以大致也是明白他此刻的心情。

「不會有那麼一天的。」

「哼!」墨君焰悶哼。「那如今這算怎麼一回事?」

他雖沒有親眼所見,但大致的情形他是聽說了的,那可是他無論如何都要寵著的人,這些人還當真是下得去手。

趙顏婧出來看著院中對峙的兩人微愣。

「顏婧,緋顏她……」

「緋顏姐姐她很好,醫師說了不過皮外傷,養幾天就好了。」

「可是……」

「緋顏姐姐會昏厥,大致是因為前些日子心緒太重。」趙顏鈺低眉,自己一直都希望她可以無憂無慮的生活,可有的思慮終歸是自己帶給她的。「大哥,你先回去吧,讓醫師也處理一下你背上的傷口。」

「我想守著她。」

「大哥,你一直都很清醒,你怎麼不明白呢,如今你留在南苑不會對緋顏姐姐更好,如果你當真決定了,你現在要想的便是如何讓父親改變他的態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