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天他同意了?」她覺得有點奇怪。

「他不同意,但是我們的身上都沾染了很多的怨氣的味道,我自己無法處理,他就幫我處理了……姐,是我主動的,樂天他……」蘇紫影小聲的說道。

蘇紫萱點了點頭,她吐了口氣。

「你到底是走上了這條路,既然成了樂天的女人,以後我們姐妹就一輩子在一起吧!怎麼樣?身體沒事吧?」她關心的問。

樂天那傢伙的實力蘇紫萱是清楚地,蘇紫影的體制不如自己,就連自己第一次和樂天在一起都差點沒有承受的住那種索取,更不要說妹妹了。

「很痛……」蘇紫影低著頭回答。

「我看看!」蘇紫萱皺眉。

「不要……」

蘇紫影連忙搖頭。

「我是你姐!我看看怎麼了?」蘇紫萱不由分說的拉過蘇紫影。

蘇紫影沒辦法,只能強忍著羞澀讓蘇紫萱檢查了一下。

娶一贈一,嬌妻有喜了 「你這個傻丫頭,那男人來了興緻哪懂得憐香惜玉?你自己就不能拒絕一下嗎?你看看……都腫了!你別動,我給你拿點葯。」蘇紫萱沒好氣的說道。

「這個還能拒絕?」蘇紫影驚訝的看著姐姐。

「即使你自己沒了力氣,你總會喊吧?」蘇紫萱急忙起身離開了。

蘇紫影長長的吐了口氣,她不但身體痛,整個人還疲憊的很,蘇紫萱給她上過葯之後,她就沉沉的睡去了。

蘇紫萱看著妹妹的臉龐,看來……她們姐妹這輩子是不會分開了。

這麼想一想,蘇紫萱突然到覺得很不錯。

妹妹從小就和自己感情極好,一直到工作了兩個人才分開,估計在不久的將來,兩個人就會永遠的不再分開了。 我看二叔變了顏色,連忙問他怎麼了?

二叔什麼話也沒說,只是非常嚴肅的搖了搖頭,然後他扯過自己的黑色皮包就開始在裏面翻找什麼。

我雖然搞不清楚二叔到底要幹什麼,但也沒敢動,就那樣撩着衣服讓肚臍眼露在外面。

很快二叔從皮包裏拿出一個硯臺一樣的東西,打開蓋子之後我看到裏面是紅色的粘稠狀液體,好像是硃砂,不過混合了燒酒攪勻之後就是這個樣子。

二叔用手沾了一些硃砂抹在了我肚臍眼的周圍,然後他一邊唸咒語還一邊手中捏訣竅,搞得很繁瑣的樣子。

最後二叔拿餐巾紙把我肚臍眼周圍的硃砂全都擦了個乾淨,然後我就看到我肚臍眼旁邊竟然出現了一個胎記一樣的黑色符號。

看到那個胎記一樣的符號,我頓時就感覺心裏發毛了,這個符號跟那天晚上那個女的搞在我肚臍眼位置的血色符號是一模一樣的。

之前我還以爲擦掉就沒事了,沒想到這東西竟然還在我身上,而且似乎是隱藏的,要不是二叔剛纔用了什麼手段讓這個符號顯現了出來,我都不知道這東西還在我的身上。

“壞了,這事果然還沒有完。”二叔臉色難堪的說。

“什麼壞了?這是什麼東西?” 最後一個鬼師 我不明所以的問二叔。

“鎖魂咒。”二叔說完連忙起身拉着我就往外走,一邊走還一邊說,“這東西很麻煩,我帶你去找一個人,希望他有辦法剋制。”

看二叔這麼緊張,我都有點被嚇到了,連忙問他,“鎖魂咒到底是什麼東西?”

二叔腳下不停,一邊拉着我出了飯店,一邊臉色難看的說,“鎖魂咒是一種非常邪惡的詛咒,這種詛咒是種在人的靈魂深處的,一旦詛咒發作,人的靈魂就會受到侵蝕,魂魄漸漸潰散,那時候人就會變得遲鈍,甚至癡傻,最後靈魂徹底潰散,人也就成了沒有意識的行屍走肉,如果被修煉邪法的人遇上,還會把屍體煉成陰屍去害人。”

“不是吧?”聽完二叔這番話,我嚇得腿都開始發軟了,要不是這會被二叔拉着,我估計我都能坐在地上。

“這詛咒到底能不能破解?”我哭喪着臉問二叔。

“我也不知道,現在我帶你去找一個人,也許那人有辦法。”二叔說完就在路邊攔了一輛出租車,說是去紅燈區。

我一聽腦袋就抽了,問二叔說,“我們又不是去找雞,跑紅燈區幹嘛?”

“到時候就知道了。”二叔甩了這麼一句話就不吭聲了。

開車的的哥看了我兩眼,然後忍俊不住的笑了起來,搞得我好尷尬,感覺好像真的要去找雞一樣。

二十幾分鍾後車子停在了紅燈區門口,這時候天已經黑了,二叔付了車費就急急忙忙的下了車,然後帶着我走了進去。

紅燈區是幹嘛的大家肯定都知道,我以前經常聽猴子說,但是自己沒來過,這頭一次來看着感覺還不錯,主要是進去之後那兩邊的招牌,燈光,一片盡是粉紅色的誘惑。

我現在算是明白這裏爲啥叫紅燈區了,原來晚上真的到處都是紅色的燈光。

“帥哥,要不要玩玩?姐給你打折。”

我正東張西望呢,忽然有一個女的冷不丁過來拉住了我的胳膊,我轉頭看了一眼,那女的穿着暴露誘惑,濃妝豔抹的,香水味噴的我忍不住捂住了鼻子。

我連忙搖搖頭就給那女的推開了,心想化這麼濃的妝,說不定卸了妝是恐龍呢。

我跟着二叔一路走了進去,兩邊時不時有女的招呼勾引我和二叔,但我跟二叔都沒有理會。

我看的出在這種地方二叔也放不開手腳,看他臉上的表情都是僵硬的。

很快我和二叔走到了裏面一個掛着“罪惡天堂”牌子的大門口,二叔看了一下就直接就走了進去。

我也沒搞明白狀況,一邊想着到底是罪惡還是天堂?一邊就跟了進去。

進去之後我感覺簡直是走進了另一個世界,裏面的燈光五顏六色的,看得我眼睛都有點花了,緊接着就是好幾個穿着暴露,身材火辣的女孩子迎了上來,一邊問我和二叔要怎麼玩,一邊就直往我們身上蹭。

我臉直接就綠了,拉着二叔的胳膊說,“你想來這種地方就來啊,拉上我幹嘛?這不是帶壞小孩子麼?”

“你以爲我想來啊。”二叔說完一臉苦逼的把那些女孩子給推開了,然後他過去找上一個三十幾歲的媽媽桑說,“我找懷罪和尚。”

我一聽臉上表情都僵硬了,這幾把找和尚竟然跑這種地方來找?我也真是醉了。

那媽媽桑別說長得挺不錯,保養得很好,嘴裏還叼着一支菸,她吐了一口煙出來說,“他在樓上,不過這會恐怕不方便。”

“我找他有急事,你快帶我們去。”二叔說着從口袋裏摸了幾張百元大鈔出來,塞給了那個女的。

媽媽桑接過錢看了看說,“那我就帶你們上去,不過他見不見你們我可就管不着了。”

“行,麻煩你了。”二叔點了點頭。

“跟我來吧,”那女的說着招了一下手,然後就一扭一扭的朝樓上走去了,我真不知道她這扭屁股是習慣了還是故意誘惑二叔呢?我覺得以二叔的定力,別說她扭屁股,就算脫光了也白搭。

我這麼想着,剛上樓梯,下面一個女孩子忽然說,“這小帥哥該不會是處男吧?你看他走路的樣子。”

我一個趔趄差點就從樓梯上摔了下來,這尼瑪是不是處男都能從走路的樣子看出來?太扯了吧?

我和二叔跟着媽媽桑直接上了三樓,然後她過去敲了敲一個房間的門,說,“花和尚,有人找你。”

門很快就打開了,不過開門的不是和尚,而是一個只穿了內衣的漂亮女孩子。

那女孩開了門之後完全沒有顧忌我和二叔,直接轉身就回屋去了,順帶還說了句,“進來吧。”

我眼睛直接就瞪圓了,嚥了口唾沫看向二叔說,“你確定要進去。”

“沒辦法,習慣就好了。”二叔說着苦笑一聲,然後直接就進去了。

我也無奈的跟了進去,這屋子裏面佈置的那真叫一個花,進去之後我感覺好像進了女孩子的房間一樣,不對,應該是跟進了洞房一樣,地毯什麼的都是紅色的,就連燈光也是紅色的,看着雖然喜慶,不過我總感覺怪怪的。

屋子裏還一股燃香的味道,聞着讓人感覺很舒服,本來躁動的心情,聞到這種味道我也平靜了下來。

我和二叔一直走了進去,很快我就看到了之前開門的那個女孩,她這時候已經依偎在一個穿着紅色僧袍的和尚懷裏了,當然圍繞在那個和尚身邊的女孩子可不止一個,足足有四個,而且都是隻穿了內衣,身材火爆的我簡直不敢直視。

那和尚看起來其實挺年輕的,估計也就二十幾歲,人長得很帥,白白淨淨的,雖然是光頭,但看起來感覺並不彆扭,就算身邊美女壞繞,我也並沒有發現有什麼不和諧。

這種感覺其實很奇怪,畢竟一個和尚,在所有人看來都應該是四大皆空,六根清淨,但這個和尚卻不然,他直接是花天酒地,甚至都可以用荒淫無度來形容了,但是你這麼看過去並不會有那種荒謬的感覺。

那和尚也沒有問我和二叔的來歷,直接用下巴指點了一下他對面的沙發,說讓我們坐。

二叔老神在在的就過去坐了下來,我也不好意思一個人站着,所以只好過去坐在了二叔身邊。

坐下之後我掃了一下屋子裏面,發現右手靠牆的位置,還有一個香案,上面供着一尊比較奇怪的菩薩神像,神像面前的香爐裏面還有燃燒的香燭。

我打量四周的功夫,其中一個女孩子已經拿了兩個杯子過來,給我和二叔一人倒了一杯紅酒。

我沒敢去喝,主要是怕這杯子被那和尚玩過冰火兩重天,想想都噁心了。

和尚沒有去問二叔,倒是先開口問我,“你覺得人間罪惡的根源在哪裏?”

我略微思索了一下,就說,“在人心裏。”

“那你心裏可曾有過罪惡?”和尚繼續問我。

這句話確實把我問住了,要是換了其他人問這句話,我一定說沒有,可是在這個和尚面前,我不知道爲什麼,感覺說不出謊言。

那和尚指了指他旁邊的一個女孩,忽然問我,“想上她嗎?”

“……?”我被這句話搞的愣了半天,回過神來之後,我忽然發現那個女的竟然正在兩眼放光的看着我,那樣子就好像只要我點頭她就會推倒我一樣。。 樂天來到了張家,張壯國不在,他的老婆看到樂天來了急忙迎了出來。

「林飛兄弟怎麼樣了?」樂天問。

「還是老樣子,不過比以前好了許多……至少是認識我了,不過白天的狀態還是不怎麼好。」這個中年女人回答。

「我過去看看。」樂天點點頭。

他再次來到了張林飛的卧室,打開門,卧室裡面黑乎乎的,窗帘都拉的死死地。

張林飛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樂天。

「你來了?」他問了一句。

「來問你一件事。」樂天點點頭。

「你去過我家了?」張林飛詭異的問了一句。

樂天「嗖」的一下抬起頭,他死死地看著張林飛。

不對!不對勁……

這不是張林飛!

「你是誰?」樂天馬上拿出了一片柳葉。

「我是張林飛啊……我嗅到了你身上他的味道!我喜歡這個味道……」張林飛的眼睛閉了起來,他甚至還長長的吸了口氣。

「誰的味道?」樂天謹慎地問。

「主人的味道……」張林飛眯著的眼睛突然瞪大。

「你好大膽,居然敢去招惹主人……你會死的,你會死的無比凄慘!哈哈……」他繼續笑道。

「張林飛……」

樂天喊了一聲。

張林飛渾身一震,他猛地低下了頭。

「張林飛……」樂天又喊了一句。

他突然沖著張林飛伸出手。

張林飛慢慢的抬起頭,他的目光中帶著不可思議的神色。

樂天慢慢的抬起了胳膊,張林飛也慢慢的抬起了胳膊,可以看得出來他在大力的掙扎,但是他現在已經完全被樂天的氣機牽引控制住了。

「你是什麼人?」張林飛陰冷的問。

「我是……巫神!」

樂天本來想報名字,但是想了想,他鬼使神差地說出了這個名號。

「巫神?這個世界沒有神!」張林飛反駁。

「我就是神!」

樂天看著他。

他慢慢的伸著自己的手臂,然後慢慢地彎曲。

「你看……我是不是神?我讓你自己掐死自己,你就要自己掐死自己!」

樂天慢慢的說道。

張林飛突然全身一陣劇烈的抖動,他的眼皮子不斷地往上翻,然後黑眼珠突然不見了,整個眼睛都成了眼白……

他的身上突然湧出了一道道黑霧。

樂天看到這個東西,他簡直是驚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是死氣啊!

在那個北山的封閉的村子里,樂天在那個鬼差的身上見到過這個,這是死氣,是死人產生的一種氣息,極具攻擊性。

而且這個東西活人不可能驅動,這個東西和陰氣怨氣不同,這個東西對活體有這強烈的侵害。

張林飛根本就不是中了殭屍降!

樂天仔細的看著張林飛,難道張林飛已經死了?

「破!」

樂天馬上咬破自己的指尖,他快速地在手上畫了一個鎮靈符,然後一掌拍了出去。

黑霧彷彿遭到了重擊,它們被直接拍散了。

「咚……」

張林飛摔倒在了床上。

樂天過去看了一眼,人死了!

他的臉色陰沉……

毫無疑問,張林飛其實早就死了,這一股死氣一直控制著他們的身體罷了,一切的表象都是死氣造成的,樂天萬萬沒料到,這股死氣不但是控制了張林飛的身體,還模仿了他的思維。

張壯國的老婆等在房間的外面,卧室門突然響了,樂天走了出來。

「樂天,林飛怎麼樣了?」她急忙問道。

「張叔叔在哪?」樂天問。

「他去部隊了……」中年女人回答。

「阿姨你馬上將張叔叔喊回來……我有點事要說。」樂天看著他。

中年女人馬上離開了。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張壯國回來了,他看了樂天一眼,微微皺眉。

「樂天,是不是林飛出事了?」他馬上問道。

「張叔叔……林飛去了。」樂天低聲說道。

張壯國身體一晃,他差點沒站住。

一旁的女人臉色發白,她悲鳴一聲急急忙忙的衝上樓上兒子的卧室。

「啊……林飛啊……」

張壯國聽著樓上的哭聲,他無力的坐在一旁的沙發上。

「這是怎麼了?」他問道。

「林飛兄弟……其實在很久以前就死了!」樂天回答。

「多久?」張壯國問。

「在他回家以前……」樂天看著他。

「回家以前?你不是在和我開玩笑吧?你的意思是……我們眼睛看到的都是假的?」張壯國微微皺眉。

「這其中的道理我可能一時半會說不清楚,林飛兄弟真的早就死了,他的身體被一股死氣控制了,可能……這也是林飛兄弟臨死前的意願,想回來看看你們二老……」樂天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