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田,聽說你返校了,所以我就過來看看!」王露溫柔地道。打量了武田玄光一眼,「你的傷怎麼樣了?」

武田玄光笑了笑,握住王露的縴手,放在嘴邊吻了一下,「沒什麼!一點小傷而已!」

王露放下心來。看了一眼四周冷清的景象,安慰武田玄光道:「武田,你不用難過!我相信憑你的能力,一定可以使社團重現之前的輝煌!」

武田玄光笑著點了點頭。

與武田玄光閑聊了大概半個多小時,王露有事離開了。走在路上,周圍的很多人都用異樣的眼神看著她。她知道這些眼神,自從她決定與武田玄光交往以來,這樣的眼神便總是出現在她的周圍。然而她並不在乎,因為她覺得武田玄光是值得她愛的男人!

視線轉到另一邊。自從幾天前的那次比武之後,項鵬的中華武術部便一直門庭若市的!不斷有人前來詢問有關那個蒙面人的訊息,大家顯然都認為項鵬一定知道什麼!項鵬這幾天總是很鬱悶地重複著同一句話,「我真的不知道他是誰!我也想找他呢!」

又打發掉了一撥熱情的同學后,扎著繃帶的項鵬抹了抹額頭的汗水。一旁的嬌俏小女生不悅地道:「這些人也真是的!都不讓項大哥好好休息!」

項鵬呵呵一笑,「他們的心情可以理解!就連我自己也非常想知道那個人是誰?」流露出回憶之色,感慨道:「那樣強悍的武技!就像武俠小說里描寫的一樣!」

一名學員非常好奇地問道:「項大哥,你說他施展的那些如同傳說般的武技難道真的是,降龍十八掌和獨孤九劍?」

項鵬摸著下巴思忖道:「極有可能!那麼強大的威力!應該是真的吧!」

一名學員一臉憧憬地道:「要是我也能學到那樣的武技就好了!」

旁邊的同伴調侃道:「就你!我看還是算了吧!」

眾人一陣鬨笑。

就在這時,門口又傳來了腳步聲,大家都不進流露出苦相,一人無奈地道:「肯定又是來詢問蒙面人的!」

啊秋!陳雲峰打了噴嚏。

揉了揉鼻子,嘀咕道:「是不是有人在背後念叨我呢?」咧嘴一笑,「呵呵,說不定是個美女!」此刻,陳雲峰正在回家的路上。今天是星期五,家就在臨海市的陳雲峰當然要回家了!

打開家門,聽見廚房裡傳出忙碌的聲音。陳雲峰不禁一笑,反手輕輕地關上了房門。

躡手躡腳地來到廚房裡,只見胡瑤正在水池邊洗著蔬菜。

陳雲峰的眼中流露出壞壞的笑容。突然一把摟住了正在洗菜的胡瑤。胡瑤驚叫了一聲,慌忙回過頭來。看見是陳雲峰,沒好氣地瞪了她一眼,「別鬧了!我在做事呢!」

陳雲峰指了指自己的臉頰。胡瑤嫵媚一笑,湊過去準備吻陳雲峰的臉頰,誰知道陳雲峰竟突然扭過頭來,兩人的嘴唇立刻貼在了一起!兩人只感到一股電流在身體里盪開!胡瑤白了陳雲峰一眼。

正當她準備移開紅唇的時候,陳雲峰卻一把摟住了她的纖腰,痛吻起來。胡瑤的神情迅速變得迷離,豐滿的嬌軀越來越柔軟,美眸如絲,蕩漾著醉人的春色!

好半晌陳雲峰才放開了胡瑤。胡瑤已經站立不穩了,扶著陳雲峰的肩膀,嫵媚地瞪了他一眼,嗔道:「小壞蛋!」 「快放開我!還要做飯呢!」胡瑤嗔道。

陳雲峰無賴地道:「所謂秀色可餐!摟著瑤姐就足夠了,還做什麼飯啊!」

胡瑤眯了眯眼睛,「你是秀色可餐了!那我呢?」

陳雲峰呵呵一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你不是有我嗎?同樣可以秀色可餐啊!」胡瑤撲哧一笑,白了陳雲峰一眼,「沒見過像你這麼臉皮厚的!」輕輕地拍了拍陳雲峰的臉頰,像哄孩子似的道:「乖!聽姐姐的話!不要鬧了!」

陳雲峰*地捏了一把胡瑤的豐臀,放開了她。走到水池邊,擼起了袖子,興沖沖地道:「我也來幫忙!」胡瑤抿嘴一笑。

兩個人一起洗菜做飯。陳雲峰從沒做過飯菜,弄出了不少笑話,胡瑤在旁邊沒少挖苦他!廚房內充滿了小聲。

與仙為途 不久之後,一桌簡單但卻豐盛的飯菜便端上了桌。

兩人坐了下來。陳雲峰興奮地道:「今天是我第一次做飯菜,可要好好慰勞一下!」

胡瑤給陳雲峰盛了一碗飯,並且細心地添上他愛吃的菜肴,還倒了些湯汁在飯里。放到陳雲峰面前,笑道:「這可有你的一半功勞哦!快嘗嘗吧!」

陳雲峰端起飯碗,狼吞虎咽起來,一臉很爽的神情,讓人感覺他吃的飯菜非常美味似的!

胡瑤嫣然一笑,也端起碗筷吃了起來。

……

陳雲峰坐在飄窗上,豐滿嫵媚的胡瑤依偎在他的懷中。兩人望著窗外的景色,都沒有說話,靜靜地享受著這一刻的感覺!

……

不久之後,陳雲峰和胡瑤乘坐計程車來到臨海市國際機場。胡瑤將登上飛往歐洲的航班前往歐洲,她將在歐洲呆上半個月時間,與歐洲的同行交流學習醫療技術!

陳雲峰一隻手牽著胡瑤,另一隻手則拖著行李箱。來到安檢口,陳雲峰停了下來。轉身握住胡瑤的雙手,「瑤姐,你一個人在那邊,要注意安全啊!」胡瑤輕輕地點了點頭。此刻已經過了安檢的一群人正看著這邊小聲議論著,有的人臉上流露出艷羨的神情,有的這流露出嫉妒的神情,他們都是胡瑤的同事,將和胡瑤一同前往歐洲。

胡瑤微微一笑,「你不用擔心我!倒是你!叔叔阿姨出差去了,現在我也走了!你可要好好照顧自己啊!」

陳雲峰只感到心裡暖暖的,笑著點了點頭,「放心吧!等你回來的時候,我一定白白胖胖的!」

胡瑤撲哧一笑。

陳雲峰看了看不遠處的那些胡瑤同事,笑道:「瑤姐,咱們是不是來一個吻別!」

陳雲峰純屬開玩笑,然而胡瑤卻流露出心動的神情。走上前,猛地摟住了陳雲峰的脖頸,重重地吻了下去!纏綿悱惻,不願分離!陳雲峰卻傻乎乎地站在那裡,像個木樁似的!周圍的人們全都像傻瓜似的看著這一幕香艷的景象!很多人心裡對於得到胡瑤香吻的陳雲峰嫉妒若狂!

好半晌,胡瑤才放開了陳雲峰,春水蕩漾的眼眸深情地看了他一眼,「我走了!」

陳雲峰迴過神來,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從口袋中掏出一張紙條,塞進胡瑤的手裡,叮囑道:「這張紙條收好了!如果碰到什麼困難或者危機,就打上面的電話,會有人來幫你的!」

胡瑤看了一眼手中的紙條,點了點頭,放進了褲兜中。

胡瑤依依不捨地離去了。陳雲峰收拾了心情,離開了國際機場。

一個人在大街上晃悠著。突然想到了美女師傅駱青衣,已經有一段時間沒去看她了,也該去走一趟了!一念至此,於是攔下一輛計程車,前往駱青衣的公寓!

陳雲峰來到駱青衣的公寓門口,摁了一下門鈴。等了片刻,裡面沒有任何回應。

「難道不在家?」隨即掏出鑰匙,打開了房門。前段時間由於陳雲峰每天都要來接受駱青衣的特訓,因此駱青衣專門給了他一把鑰匙。

走進大門,濃烈的酒精氣味立刻撲面而來。陳雲峰不禁道:「靠!我難道進酒廠了?」

關上房門,走進客廳,只見駱青衣竟然趴在茶几上,手裡握著一隻已經喝掉一半的酒瓶,茶几上和旁邊的草地上還散布著幾個空酒瓶!

陳雲峰不禁咋舌,「靠!發生么瘋啊?」

走到駱青衣對面,蹲了下去,「喂!妖女!」

駱青衣緩緩地爬了起來,迷離的眼眸看著陳雲峰,她的整張臉孔都是通紅的,顯然是大量飲酒後產生的結果。

陳雲峰拿手掌宅駱青衣眼前晃了晃,有些擔憂地問道:「妖女,你沒事吧?」

誰知駱青衣突然神情一變,揮手甩了陳雲峰一巴掌。陳雲峰被她給打懵了。就在這時,駱青衣居然一臉凄苦地罵道:「你為什麼還要回來?為什麼我忘記你后,你又出現了?」

這哪跟哪啊?陳雲峰一臉的苦笑。 「妖女師傅,你……」

就在這時,駱青衣的身體搖搖晃晃的,突然朝陳雲峰栽倒下來。陳雲峰見狀,趕緊上前抱住了駱青衣,要不是陳雲峰的話,駱青衣肯定就和地板親密接觸了。一時間軟玉溫香抱了個滿懷。

醉人的體香鑽進了陳雲峰的鼻子,弄得陳雲峰心旌動搖。將駱青衣的身體推開了一點,然而深深的*卻出現在眼前了,陳雲峰不由得心頭一跳。連忙扭過頭,深吸了口氣,暗道:真是要命啊!

「妖女師傅!妖女!」陳雲峰搖著駱青衣的肩膀喚道。然而駱青衣已經完全不省人事了!

陳雲峰只得將駱青衣抱了起來,走進卧室,將她放到了床上。駱青衣輕嗯了一聲,下意識地扭動了一下身體,側卧在那裡。衣襟敞開了很多,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膚和黑色的胸罩,加上修長的美腿,不堪一握的蛇腰,豐挺的翹臀,這一切組成了致命的誘惑力!

陳雲峰艱難地移開了目光,小聲嘀咕道:「真是的!要是我是個色狼,看你怎麼辦?」看了一眼已經熟睡過去的駱青衣,想到剛才她那些事態的言行,不禁好奇起來,「出了什麼事呢?看她的樣子,應該是感情問題吧!」想到這不禁有些惱火,「是哪個王八蛋走了這樣的狗屎運,居然還不珍惜?!」

給駱青衣蓋好了被子,然後四下查看了一下水電情況,該關的都關了,最後輕輕地離開了。

從駱青衣的公寓樓出來,手機響了。陳雲峰取出手機,看了一眼號碼,是龐源的。

「喂,龐源!」

「老大,我想死你了!」

陳雲峰不禁感到一種久違的親切,「你個大男人想我幹什麼?真他媽的噁心!」手機里傳來龐源爽朗的笑聲,還有一些嘈雜聲。

「龐源你在哪啊?怎麼那麼吵?」

「剛剛軍訓完呢!老大,你們也在軍訓吧?」

「沒有。下個星期一才開始。」

「怎麼這麼晚啊?」

「好像是說,要到內地某個軍營里去軍訓,由於還沒有聯繫妥當,所以時間就拖了!」隨即笑道:「龐源,聽你的聲音,好像過得挺快活啊!是不是交了女朋友了?」

龐源苦巴巴地道:「哪有啊?根本就沒有女孩子看得上我!奶奶的,我也不差啊!」

陳雲峰呵呵一笑。

「老大,你和嫂子還好嗎?」

「好!」

「什麼時候我可以當叔叔?」龐源笑嘻嘻地調侃道。

陳雲峰笑道:「那你恐怕要等上好長一段時間了!」

兩人一直聊了半個多小時。

第二天早上,太陽照亮了陳雲峰的卧室,然而陳雲峰依舊在蒙頭大睡,今天是星期六,不用上課。

嘟……手機突然響了。陳雲峰閉著眼睛摸到了手機,「喂!」

「小色鬼,昨天你是不是來過了?」手機里傳出駱青衣的聲音。

陳雲峰清醒了不少,坐了起來,「呵呵,妖女師傅,你昨天的模樣可真夠誘人啊!要是換了一個人,肯定把你給叉叉圈圈了!」

手機那頭沉默起來。陳雲峰不禁有些奇怪,「妖女師傅,你在聽我說話嗎?」

「小色鬼,你過來,我有事找你。」

「哦,好。」

結束了通話,陳雲峰趕緊起來洗漱,幾分鐘后便匆匆離開了家門。

不久之後,陳雲峰出現在駱青衣的公寓門口。摁下了門鈴。很快,房門便打開了。陳雲峰看到駱青衣,不禁一愣,因為駱青衣竟然精心打扮了一翻!烏黑的秀髮斜披在左肩上,嘴唇上塗抹了淡紫色的唇膏,顯得格外性感,眼睛上架著一副女式墨鏡;上身穿著一件黑色的女式皮外衣,外衣下是黑色的小衣,胸口一大片雪白的肌膚全都裸露在外;下身穿著很短的黑色皮短褲,渾圓的臀部將皮褲撐得繃緊,腿上套著黑色的網格絲襪,腳下踏著及膝的黑色長筒皮靴!眼前的駱青衣顯得極為高挑性感,非常迷人!

駱青衣將陳雲峰的神情看在眼中,非常滿意。

雙眼一瞪,「小色鬼,看什麼?」

陳雲峰迴過神來,小聲嘀咕道:「穿成這樣,不是存心誘人犯罪嗎?」

駱青衣提著一個女士皮包走了出來,反手關上了房門。

陳雲峰不解地問道:「妖女師傅,你要去哪?」

駱青衣竟然流露出緊張之色,「小色鬼,我要去見一個人。我一個人,有些害怕,你陪我一起去。」

陳雲峰裂開了嘴,隨即好奇地問道:「那個人究竟是誰啊?這麼好命!」

駱青衣流露出一絲羞色,「他……」突然瞪了陳雲峰一眼,「問那麼多幹什麼?跟著就是了!」陳雲峰笑眯眯地點了點頭,「行,我不說話!」 駱青衣開車載著陳雲峰來到一座豪華西餐廳外。彼得西餐廳,臨海市著名的高端西餐廳,老闆是法國餐飲集團。在整個臨海市乃至整個南方,彼得西餐廳都是數一數二的。來彼得西餐廳用餐的人可謂非富即貴,其中很多都是來臨海市工作的歐美人士!

陳雲峰從轎車裡出來,看了一眼面前的門臉,笑道:「妖女師傅,看來你的那位是一位高級別的高富帥啊!」見駱青衣根本就沒有聽自己說話,兀自很緊張的樣子,不禁感到好笑。

兩人走進大堂。映入眼帘的是一派歐洲古典風格的景象,餐廳里很安靜,只有鋼琴的樂曲在餐廳中回蕩著。

一名侍者迎了上來,用英語小聲詢問道:「二位用餐嗎?」

陳雲峰眉頭一皺,「不會說漢語?」

那名侍者愣了愣,他似乎沒有料到有客人會問這樣的話,因為在他看來,來這裡的都是有身份的人,而有身份的人應該都樂於說英文的。不過他很快便用漢語回應道:「對不起先生,我不知道你不會說英文!」依舊很有禮貌,不過卻透出一股子嘲諷的味道。

陳雲峰笑眯眯地道:「你真是個合格的,狗奴才!」

侍者面色一變,「你說什麼?」

陳雲峰懶得理他。

駱青衣笑了笑。問侍者道:「一位歐陽先生在這裡定了座位?」

侍者看了兩人一眼,不情不願地翻開了手中的一本小冊子。片刻后,神情一愣,抬頭看了兩人一眼,一副難以自信的模樣。

駱青衣微笑著問道:「怎麼?沒找到嗎?」

侍者回過神來,「哦,找到了!請隨我來。」隨即便在前面引路,駱青衣和陳雲峰則跟在後面。

陳雲峰朝走在前面的侍者努了努嘴,「你看,在前面引路,是不是就跟狗一樣!」駱青衣忍俊不禁。

走在前面的侍者氣得要死,然而卻不敢發作了,因為那位定下座位的歐陽先生來頭似乎非常不小!

片刻后,幾人來到一間包廂外。侍者小聲道:「那位歐陽先生就在裡面了!你們請稍後,我去知會他一聲!」隨即轉身進去了。

駱青衣顯得非常緊張的樣子,這個樣子哪裡還有一點妖女的風範啊!

片刻之後,侍者出來了,神態比剛才更加恭敬了,「歐陽先生請你們進去!」

駱青衣深吸一口氣,推門走了進去。陳雲峰跟隨在她的身後。

包間內金碧輝煌,歐洲中世紀風格,燈光有些昏暗,不過卻很好地烘托出中世紀的氣氛。跟在駱青衣身後的陳雲峰看見,在不遠處靠窗的位置,坐著一個高大的男子,身著筆挺的西裝,短髮,不僅非常英俊,而且極具氣質。陳雲峰不禁感嘆:難怪妖女師傅會對他念念不忘呢!

駱青衣見到那個一直以來縈繞在心頭的男人,卻出奇地平靜了下來。

男子站了起來,與駱青衣對視著,好半晌才喚了聲:「青衣!……」

駱青衣深吸一口氣,恢復了妖女的風範,微笑著問道:「凌風,好久不見了!」原來這個男人名叫歐陽凌風,名字也很不錯。

歐陽凌風的眼中流露出感慨之色。看了一眼駱青衣身旁的陳雲峰,微微一皺眉頭,「這位是……?」

「他是我的徒弟,陳雲峰!」

歐陽凌風的神情緩和下來,沖陳雲峰點了點頭。陳雲峰笑了笑,算是回應。

歐陽凌風伸出右手,「請坐!」

駱青衣在歐陽凌風對面坐下,陳雲峰則坐在駱青衣的身旁。駱青衣微笑著問道:「凌風,沒想到你會回來找我?」

歐陽凌風流露出慚愧之色,低垂著頭道:「青衣,當年我,也是迫不得已!」駱青衣不禁有些氣憤,冷聲道:「迫不得已!這種事情也有迫不得已的嗎?」苦笑了一下,幽幽地道:「你不過實在權利和我之間選擇了前者!」

歐陽凌風連忙抬起頭來,「青衣,不管怎麼樣,在我心裡,你永遠都是我的至愛!」

坐在駱青衣旁邊的陳雲峰不禁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駱青衣看著歐陽凌風,她突然發現自己真的很傻,這個相貌出眾的男人實在太令她失望了!不由得看了一邊顯得非常無聊的陳雲峰,不由得覺得,這個小色鬼都比那個男人強得多!別看這小色鬼平時一副弔兒郎當的模樣,卻極有擔當!

目光轉到歐陽凌風身上,「你約我出來,應該不是想要與我重修舊好吧?」駱青衣的語氣中帶著嘲諷的味道。

歐陽凌風笑道:「青衣,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家裡的長輩們已經同意接納你了!我希望你能回到我的身邊,就像以前一樣!」

駱青衣流露出意外之色。 歐陽凌風將駱青衣驚訝的神情看在眼裡,微笑道:「青衣,這一次就跟我回去吧!」

駱青衣看著歐陽凌風,歐陽凌風說的這些令她難以置信,同時這些也都是她這些年夢寐以求的!但奇怪的是,她竟然並不像自己想象中那樣激動!

「歐陽,你的長輩為什麼又願意接受我了?他們不是向來將家族利益放在首位嗎?對於他們來說,我無權無錢,根本就沒有任何用處!」

歐陽凌風連忙道:「青衣,你不要懷疑!我說的都是千真萬確的!」

駱青衣自嘲地道:「看來,我在他們眼裡又有價值了!」看向歐陽凌風,微笑道:「讓我猜一猜!難道是不久前發生在撒丁島的事情讓他們感覺到我又有價值了?」

歐陽凌風神情一僵,微微一笑,「青衣,你不要瞎猜!」

駱青衣苦笑了一下,「看來真的是這樣!」

歐陽凌風連忙道:「青衣,不管怎麼樣,我們能在一起了!這難道不好嗎?」

駱青衣看著面前這個英俊不凡的男人,眼眸中流露出迷茫之色。垂下頭,淡淡地道:「歐陽,謝謝能來看我!」舉起酒杯,「我敬你一杯!」

歐陽凌風流露出意外之色,「你這是……?」

駱青衣嫵媚一笑,「其實呢,這頓飯應該我來請你才對!你是客人,我是主人嘛!歐陽,你這一次來臨海市,打算待多久呢?」

坐在駱青衣旁邊的陳雲峰非常驚訝地看著風姿妖嬈、笑顏如花的駱青衣,就在不久前還是一個為感情緊張的女人,這會兒卻彷彿變了一個人似的!態度似乎比剛才更加熱情了,然而卻沒有了剛才那種讓人說不清道不明的氣氛,僅僅只像是老友相聚一般!

直到酒宴結束,駱青衣都是如此的態度。

當駱青衣和陳雲峰登上計程車離開后,歐陽凌風英俊的臉龐上流露出明顯失望和迷惑的神情。

一個中年人出現在歐陽凌風身後,與歐陽凌風有幾分相像,也非常高大,氣勢不凡。

中年人看了一眼遠去的計程車,皺眉道:「沒想到她竟然會拒絕你的邀請!」冷冷一笑,「她是在端架子!」看向歐陽凌風,「既然如此,凌風,你就費些功夫吧!駱青衣在撒丁島的表現大大出乎了我們的預料!她的實力極其強大!若是能得到她,將大大增加我們的勝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