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竟然會是格林大酒店,輕舞啊,看到咱們的竇班長為了撩你,可是下了十足的血本了!」

張婷看著眼前氣勢恢宏的格林大酒店,臉上滿是羨慕地看著莫輕舞說道。

「怎麼了?這裡很貴嗎?」

莫輕舞之前也是來過幾次,不過因為紀凌風知道莫輕舞是秦穆然妹妹的原因,上下早就已經打好了招呼,價格收的也很是便宜,幾乎就等於是免費的,所以具體的價格她也並不是很了解!

「豈止是貴啊!簡直就是天價好吧!這裡面一頓,少說都要四五萬!你說貴不貴!」

張婷對著莫輕舞激動地說道。

「……」

莫輕舞感覺不便宜,但是也沒有想到會這麼多啊!一頓飯要四五萬?莫輕舞記得上一次吃的最貴的一次也不過才八千塊左右啊!真的假的?

莫輕舞有些不知道了,不過她還是下意識地看了看秦穆然,後者微微一笑,似乎並不在意,再想到秦穆然和紀凌風的關係,莫輕舞瞬間便是明白了些什麼。 “什麼,你想到生路了,生路是什麼”,在聽到李肅說,想到生路了之後,於是,劉美熙立刻向李肅問道。

“對,我想我應該是想到了,應該是沒錯的”,劉美熙問完之後,李肅便立刻回答道。

“李肅,你想到生路了,那到底生路是什麼,你快說吧”,這時,陳婷也有點着急的向李肅說道。

的確李肅、陳婷、劉美熙三人跑了這麼久了,是有點快不行了,快跑不動了,所以,陳婷纔會這麼着急。

“生路就是,等下我說完之後,婷婷你和劉美熙你們兩個就馬上按我說的做,知道嗎”,看到陳婷有點着急,於是,李肅立刻對陳婷、劉美熙二人說道。

“生路就是,我們等下拼盡全力的再跑快一點,遠一點,然後我說停、躺下,之後我們馬上在地上滾,滾得越久越好,直到大蟒蛇走了,我們也不能站起來,聽明白了嗎”,李肅一口氣把生路說了出來。

“嗯,聽明白了,只是你這個辦法,行不行啊,不行的話,我們可能都會馬上死在這裏了”,聽李肅把生路說完之後,劉美熙表示有點疑惑的向李肅說道。

“美熙,我相信李肅,他應該不會猜錯的”,劉美熙把自己的疑惑說出來之後,還沒等李肅自己解釋,陳婷就已經替李肅解釋了,並且表示很相信李肅。

隨後,三人終於沒有其它的意見了,然後大家立刻加快速度向前方奔跑。

終於,在李肅喊了一聲“停,躺下”之後,李肅、陳婷、劉美熙三人紛紛停下,然後躺在地上,接着開始用滾的方式向前方前進。

後面的那條大蟒蛇,在李肅三人躺下用滾的方式前進時,便立刻停止了對李肅三人的追捕,隨後,在原地停了一下之後,就立刻離開了。

看到後面的大蟒蛇終於不再追自己了,李肅、陳婷、劉美熙三人,總算是鬆了一口氣,但隨後還是沒有忘記李肅說的,要一直滾,繼續滾,接着滾。

只是大蟒蛇走了之後,三人稍微滾得慢一點了,隨後,三人滾到了一起,這時,劉美熙心情放鬆的對李肅說道:“李肅,你這個辦法雖然髒是髒了一點,但還挺管用的。”

聽到劉美熙這麼說,李肅只是稍微笑了笑,但沒有說話,而一旁的陳婷只是看到二人,也沒有說話。

三人又繼續滾了一段時間,不過,三人都滾得不是很快,因爲,三人都不知道接下來到底應該滾到哪裏去。

wWW¸т tκa n¸co

“李肅,接下來我們去哪裏,哦,不,是我們滾去哪裏”,在這個時候,劉美熙還向李肅開玩笑的說道。

“等下,我頭有點暈,讓我先想一下”,李肅一邊又要想生路,一邊又要滾,所以,頭有點暈。

李肅這邊,暫且先不說,現在繼續回到劉小健那邊,被圍毆的劉小健,不知道這個時候是什麼樣了。

東南西北,四個方向,每個方向都有一條大蟒蛇,看着大蟒蛇那兇猛的速度,劉小健知道自己今天是活不下去了,心想還好自己之前和依依說明白、說清楚了,儘管最後是含淚分離。

不然,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依依,不,根本就沒有機會去面對她了。

閉上眼睛之後,劉小健心裏面最想的,不是自己的父母,而是一個叫做許依依的女孩子。

當然,許依依肯定不是參與這次任務的那個李依依,許依依是劉小健的同學,李依依是任務參與者。

“依依,你聽我說,我真的沒有騙你”,在雨中,一個女孩子非常生氣和失望的一直跑,後面跟着一個男生。

這個男生的眼中含着淚,然後一邊在後面大聲的對前面的女孩子說道,一邊快步的想要追上前面的女孩子。

但最終,不知道是這個男生沒有勇氣再去追前面的那個女孩子,還是前面的那個女孩子其實是跑得太快了。

最終,這個男生沒能追上前面的那個女孩子,而這個男生就是劉小健。

劉小健和許依依二人,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的兩個人,由於家住得很近,所以從小劉小健和許依依二人就認識了,並且日久生情,兩人的感情也隨着年齡的增大而變得越來越深。

讀小學的時候,二人是同班同學,後來,初中和高中的時候,兩人又是同班同學,兩人的年齡差不多大,兩人的成績也都比較好,所以,後來兩人又考上了同一所大學,本來這是一件可喜可賀的好事。

但之後,直到有一天,劉小健突然被魔王選中了,也就是開頭說的。

“依依,你聽我說,我真的沒有騙你”,這是劉小健在前一天晚上想了很久,最後想好了之後,第二天去找許依依,想要和她說個清楚,說個明白。

在幾分鐘之前,劉小健把許依依叫了出來,許依依來了之後,劉小健低着頭然後對許依依說道:“依依,我有別的女朋友了,所以,我想和你分手。”

聽到劉小健這麼說,許依依一開始不相信,然後對劉小健說道:“小健,你怎麼了,是不是哪裏不舒服,要不這樣吧,週末我們再去上次去的那個公園,上次我還沒有玩夠,你就要走了,這次我們玩久一點好不好。”

“依依,我是說真的,我有別的女朋友了,並且她比你漂亮,比你家裏條件好,我決定以後就跟她在一起了,所以,我們分手吧”,劉小健認真的說道,同時自己的心裏也在忍受。

因爲,劉小健怕自己會忍不住在許依依的面前流眼淚,所以,劉小健只能速戰速決,讓許依依徹底的對自己死心。

再次聽到劉小健說,要和自己分手,這時,許依依再也忍受不住自己的情緒了,於是,許依依選擇了沉默,然後轉身快步的想要離開這裏。

這時,天空中突然下起了小雨,看到許依依一個人淋着雨在奔跑,於是,劉小健想要追上去給許依依遮雨,但隨後口裏說道:“依依,你聽我說,我真的沒有騙你。”

劉小健在雨中流着眼淚的追了許依依很久,但最後,劉小健還是放棄了,而許依依此時何嘗不是和劉小健一樣,一邊流着眼淚,一邊在雨中痛苦的奔跑着。

最後,直到看不見許依依的身影了,劉小健才準備回去。

這就是劉小健想了一晚上之後,想出來的方法,劉小健的心裏是這樣想的,他知道自己被魔王選中之後,以後的生活已經會從此改變,甚至哪一天自己就死在任務世界裏了。

所以,劉小健爲了不連累許依依,只好提出和她分手,只有這樣,如果自己有一天死了,許依依以後還能再找尋自己的幸福,說到底,劉小健還是爲了許依依好,只是這種方式,讓人有點難以接受。

“長痛不如短痛”,這句話說起來容易,但真正要做起來的時候,卻並不是那麼的容易。

到底劉小健能不能活着回去現實世界,下一章,揭曉答案。 秦穆然自然是注意到了莫輕舞的眼神,他也知道,這個丫頭肯定猜出與自己有關係了,不過那又怎麼樣呢,不就是在這裡吃個飯而已嘛,莫輕舞作為莫文強的妹妹,秦穆然理所應當該照顧,再加上現在她可是銷售部的部長,應酬的事情必然不少。

格林酒店無論從檔次還是誠意方面,都是十足的,再加上在這裡吃飯的話,還不用擔心莫輕舞的安全,在這裡,想要用那些商業上的下流手段威逼利誘,是根本行不通的,當他們想要做什麼的時候,可能便是已經被格林酒店的人給打出去了!

「竇班長,同學聚會隨便找個地方吃點就好了,沒必要找這麼貴的地方。」

莫輕舞出於考慮,還是對著竇碧石說了聲,畢竟在場的人,並不是能夠承擔的起的,免得到時候竇碧石難看。

原本竇碧石要來這裡吃飯,還是有些肉痛的,但是現在聽到莫輕舞這話,頓時便是來了精神!

今天之所以要選擇在這裡,就是為了讓莫輕舞能夠看都他所擁有的財力,讓她覺得做自己的女人是最為正確的決定!對她,甚至對她的家庭都有好處!

顯然,從莫輕舞的這句話來看,他的目的達到了!

既然,莫輕舞有了那麼一絲的行動,竇碧石自然不能夠放過這個機會了!

「輕舞,你別這麼說!咱們同學這麼多年沒有見了,難得有個機會聚在一起,怎麼能隨便找個地方呢!你放心,我可是這裡的會員,吃飯是有折扣的!」

說著,竇碧石似乎擔心莫輕舞不相信,還特意從自己手中的錢包里取出了一張會員卡,揮了揮說道。

「我去!竇哥,你竟然還格林酒店的會員卡!據說這裡的會員卡可不是誰都能夠擁有的!這不僅僅是財力的象徵,更是身份地位的象徵啊!」

當即,眼鏡男便是向著竇碧石投來了崇拜的眼神!

竇碧石看著眼鏡男的樣子,心裡更是得意!

開什麼玩笑,這張會員卡可是竇碧石花了好大的功夫才從他岳父大人那裡給弄來的,據說當初為了這一張卡,他岳父可是沒少找關係。

「嗯!其實也就是在這裡吃了幾次飯,然後消費的金額達到了會員卡的標準,他們經理就送了我這麼一張!」

竇碧石雖然心裡清楚這張卡是怎麼來的,但是他怎麼可能說出來呢!

好不容易能夠得到同學們的羨慕,虛榮心得到了滿足,這種被人恭維的感覺真的是太爽了!

雖然很爽,但是他依舊不會忘了剛才秦穆然給自己的恥辱,他的目光有意無意地看著秦穆然,似乎是在挑釁。

有瑪莎拉蒂總裁版了不起嗎?我有格林酒店的會員卡,你有嗎?

秦穆然將竇碧石的這些小舉動都看在眼裡,在他的眼裡這就跟小孩子過家家一樣,真的是太無聊了!

哥手上還有格林酒店的鑽石VIP卡呢,你看哥驕傲炫耀了嘛!

做人,就應該跟哥一樣的低調,還是太年輕了!

「來!時間不早了,咱們先進去,一會兒坐下來,好好的聊!」

竇碧石說著,便是帶領著眾人向著格林大酒店裡面走去。

「歡迎光臨!」門口的迎賓人員,看到他們這麼多人走了過來,立刻彬彬有禮地說道。

尤其是看到秦穆然以後,一個個臉上都露出了欣喜的神色,上一次秦穆然來,可是讓她們漲了工資,這一次來,自然是更加的熱情。

秦穆然也注意到了他們,他眼神示意,讓她們不動聲色,後者再看看秦穆然身旁的莫輕舞,也是瞬間秒懂,便是裝作不認識一般,也沒有那麼的積極。

「先生你好,請問是吃飯還是住宿?」

竇碧石走到了格林酒店的前台,前台的接待人員便是微笑著問道。

「吃飯。」

竇碧石說道。

「好的,請問幾位?」

接待人員接著問道。

「八位,麻煩開一個包間!」

「不好意思,今天我們的包間已經滿了。」

接待人員有些抱歉地說道。

「什麼?滿了?」聽到這裡,竇碧石的臉上閃過一絲的不悅。

「是的,不過外面大廳還有位置,你若是可以的話,我可以給你們安排!」

聽到接待人員的話,竇碧石的眉頭皺的更加的深了。這若是在平常,在大廳裡面吃飯就吃了,可是今天他的主題可都在莫輕舞的身上,今天來格林酒店為了什麼?為的就是拿下莫輕舞這朵嬌花!所以他必須要拿包廂,這樣才能體現他的身份和地位!

「我是你們這裡的會員,給我一個包廂!」

說著,竇碧石便是拿出了那張會員卡說道。

接待人員抬頭看了一眼竇碧石手中的會員開卡,發現是最低等的青銅會員卡,臉上沒有多大的變化,依舊很是禮貌地說道:「先生,您手中的這張會員卡是青銅會員卡,僅享受用餐九折的優惠,是無法進入包廂的!不好意思……」

「怎麼可能!我可是有會員卡的!我不信連個包間都沒有,去,把你們經理照過來!」

竇碧石的臉上瞬間便是掛不住了!

剛才自己在外面可是誇耀著自己的卡有多麼的牛逼,可是現在連一個小小的包間都要不到,那麼他今天顏面何存?他在莫輕舞的面前如何自處?

「好的,稍等!」

說完,接待人員便是撥通了內部的專用電話。

「竇哥,既然沒有包間,我看還是算了,咱們隨便找個地方吃個飯得了!」

「對啊,而且外面的風景也不錯的,沒必要就一定要在格林酒店吃飯啊!你看,中海這麼大,難道還沒有一個飯店讓我們吃飯嗎?」大飛看勢頭不對,也在一旁勸道。

可是,他們沒有想到的是,他們存心為了竇碧石好,為了他考慮,可偏偏還是刺激了他,讓他吃了秤砣鐵了心地要在這裡吃飯!

人,來都來了,若是就這樣走了,那豈不是很丟臉?那還怎麼彰顯他的財力!

等了大概幾分鐘,先前與秦穆然見過的薛經理便是匆匆趕了過來。

「這位先生,你好,我是這裡的經理,鄙人姓薛,請問有什麼事情嗎?」

因為知道來格林酒店的人非富即貴,尤其是經過上一次秦穆然的事情以後,薛經理更是對誰都客客氣氣的,生怕再招來一個跟秦穆然那樣的扮豬吃老虎的大少!

所以一上來,這位薛經理也沒有敢有什麼怠慢的,態度很是謙卑。

「薛經理是吧?今天我帶我的朋友們過來吃飯,結果包間都滿了,還想要一個包間,可以嗎?」

竇碧石看著薛經理說道。

「包間?不好意思這位先生,今天的包間真的都已經滿了!我代表格林酒店表示歉意!」

薛經理說的話與前台接待的人員如出一轍。

「我是你們這裡的會員。」

竇碧石有些不信邪,又將自己的會員卡交到了從經理薛經理的手中。

薛經理看了一眼竇碧石手中的會員卡,說道:「不好意思,這位先生,你的會員卡只是青銅會員卡,在我們這裡是最低等的,僅能夠享受用餐打九折。」

雖然說薛經理說的很是含蓄,但是明眼人都能夠聽出來他的意思:你的卡就是我們這裡最低等的,撐死了也就吃飯打個折,至於其他的想都不要想!

「啊?怎麼可能?莫非還有其他的會員卡?」

竇碧石怎麼都不敢相信這個事實,那可是他岳父千辛萬苦才擁有的卡,怎麼這麼不值錢?

「是的,先生,我們的會員卡分青銅,黃金,白金,鑽石四等,其中青銅最低,鑽石最高……」

薛經理很是耐心地為眾人簡單地介紹了下說道。

這一刻,竇碧石整個人都不好了!原來他手中的這張會員卡真的在格林酒店裡面都不值一提!

他岳父當做寶貝一樣的會員卡,在人家這裡,何著一文不值! 竇碧石看著手中的會員卡,第一次,他覺得自己是那麼的無能為力,沒想到花費了那麼大的人力物力,換來的竟然會是這個!

可是,他的心裡還是有些不甘的,於是乎他抱著希望再一次看著面前的薛經理,問道:「薛經理,我知道這邊的包廂沒有會員卡是不可以開的,你通融通融,再安排一個怎麼樣?」

薛經理看著竇碧石,面色有些尷尬地說道:「這個……不是我通融不通融的問題,實在是真的抱歉,普通的包廂真的已經滿了!」

「普通包廂沒有了?那豪華包廂呢?總有吧。」

竇碧石從薛經理的話語中看到了希望,連忙問道。

「豪華包廂是有,不過豪華包廂最低要十萬開的消費!」

薛經理解釋地說道。

聽到薛經理這話,竇碧石的心猛然地揪了一下!

十萬塊啊!這可不是一筆不小的數目啊,就這麼一頓飯,要花費十萬塊,換做誰那都得心疼好一陣呢!

可是,如今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人都已經在這裡等著而來,你跟我說捨不得,那其他的人該怎麼看自己啊!

而且莫輕舞此時可就擱這裡看著呢!要是連這點小事都辦不了,以後莫輕舞該怎麼想他!

不行!十萬塊就十萬塊!

想到這裡,竇碧石狠下心來,看著薛經理道:「豪華包廂就豪華包廂吧!給我來一個!」

說完這句話,竇碧石感覺自己的心都在滴血,為了泡到莫輕舞,得到她這個朝思暮想的女人,竇碧石覺得自己放血就放血吧!大不了到時候在床上再好好的爽回來!

媽的,讓老子花了十來萬才泡到,不好好地發泄一下,都對不起那些個錢!

「不好意思,這位先生,我們的豪華包廂僅對黃金以上的會員開放,因為你手中的卡只是青銅會員,所以……」

薛經理話沒有說全,但是饒是誰聽到了都知道,這是拒絕了!

很明顯,竇碧石的青銅會員卡根本就不夠格!

「旭哥,算了,咱們就去其他地方吃吧!其他地方也挺好的……」

感受到竇碧石的為難,眼鏡男勸道。

「不行!今天一定要在這裡吃!」

竇碧石搖了搖頭,眼鏡男的話,讓他感覺到自己的面子受到了損傷。

「竇哥,不就是吃個飯嘛,哪裡都一樣,何必呢?」

張婷站在一旁也有點看不下去了,勸道。

「不行!今天是我回國以來第一次正式請你們吃飯,怎麼著也得在這裡!再說了,咱們同學聚會,在大廳里吃飯像什麼樣子!必須去包廂!」

眾人越是勸阻,竇碧石便越是堅定。

說著,他便是繼續看著一旁的薛經理,接著問道:「薛經理,我不光是格林酒店的會員,而且我還是紀氏集團的員工,我記得這裡也是紀氏集團的產業,看在大家都是紀氏集團的人的份上,行個方便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