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

檀宮之主代言人點頭,她淡淡道:「關於和宮主大人對弈,我覺得你們不要抱有太多的期望,宮主大人的棋藝,天下無雙!」

她說這句話的時候,語氣里充滿了自信。

讓在場的人心裡一突。

檀宮之主神乎其神,她的棋藝,會差么?

凌雲已經準備好了一款手機一樣的機子,上面有一個棋盤,在上面對弈,就會投屏在大屏幕之上,大家都可以清晰的看到。

「你們誰先來?」

凌雲看向晉級的七人。

這一局,事關重大,而且在對弈上,誰也不了解檀宮之主的棋風,所以凌雲的話說出來之後,王鍾秀,大川永都,郭化元,鍾離無顏等人都沒有開口,因為誰第一個上,誰就是試驗品,他們可以通過圍觀,來確定檀宮之主的棋風,以此來決定怎麼應對。

第一個上的,肯定要吃虧!

「怎麼?沒人敢來么?」

凌雲看向他們七人。

就在嚴經緯準備走出去的時候,一道身影搶先一步,走到了凌雲面前,接過了她手中的對弈機器。

「是廖明月!」

「真沒想到,廖明月竟然第一個站出來!」

「他真夠自信啊,第一個站出來,可以試探檀宮之主的棋風,其他人都佔便宜了!」

「是啊,有廖明月打前陣,他們至少可以看出些路子!」

在眾人的議論聲中。

廖明月和檀宮之主的對弈也正式開始了!

眾人緊緊盯著大屏幕,廖明月在機器上落子之後,同時就在大屏幕上顯示出來,而位於閣樓深處的檀宮之主,也會跟著落子。

兩人你來我往,對弈得很精彩!

一開始,王鍾秀,鍾離無顏等人的臉上還帶著期望,想通過廖明月,來摸清楚檀宮之主的路數。

可是,隨著兩人的對弈,圍觀的他們臉色都變得難看起來。

因為他們發現,無論是檀宮之主還是廖明月,兩人的棋藝都精湛到了極點! PS:熱血再次這裡詢問一下,到底是哪位書友每天堅持給一個新人投月票,請你在評論區留個言吧,這樣熱血至少知道該感謝誰,謝謝!

「豬,前頭開路,用你的鼻子聞聞,人在哪?」

趙靖一手提鐵鏈作為甩鞭,一手將鐵鏈纏在左手拳頭作為鏈拳道。

「靠!我是豬,不是狗!」胖豆對著趙靖翻了翻哈士奇狗眼。

「快點!」趙靖踢了這傢伙肥嫩的翹臀一腳,這頭懶豬。

他可沒忘記,這傢伙之前可是能從他的唾液中嗅到牛排味,而且還是在高速行駛的汽車上。

「哼哧!哼哧!跟我走吧,嗅嗅!」

一旁的王小菊雖然無法理解胖豆的豬語,但是看著胖豆那奇怪且突兀的哈士奇狗眼,配上那如狗鼻子一般不斷聳動的豬鼻子,一時忍不住盡然噗嗤的笑了出來。

真是太詭畜了。

「它真是太可愛了,一頭豬居然長了一雙古靈精怪的哈士奇狗眼,還能像狗一樣嗅味道,太鬼畜了,哈哈哈!」

胖豆扭頭對著王小菊翻了翻鬼畜的狗眼,然後瞄了瞄王小菊已經被衝鋒衣遮擋起來的山峰。

想了想,還是將即將噴出的毒舌言詞給收了起來,畢竟王小菊也聽不懂它的話。

豬哥哥我忍了!

趙靖咧嘴一笑,拖著鏈鞭嘩啦啦的就跟著往前走。

嘶吼!

眾人剛剛踏出湯池區域,山莊中遊盪的喪屍如聞著腥味的夜貓,紛紛轉頭看向了他們。

趙靖看著凌亂的山莊,看著一具具碎裂殘缺的屍體,耳邊回蕩著屍吼與遠處的獸鳴,他抬頭看向天空。

天依然清朗,這裡的景色依舊優美,只可惜趙靖總覺得這天透著淡淡的血色,殘酷又血腥!

肌肉猛豬再次開始發力,瘋狂衝擊向撲將而至的喪屍,這些喪屍大多數眼中都已經出現了兩個黑圈。

喪屍正在快速進化,而且它們似乎不是只依靠吞噬血食進化。

畢竟溫泉山莊中沒有那麼多活人給它們吞噬,但它們卻已經大量的自然進化至2級。

趙靖眉頭一皺,似乎喪屍比人類和獸族在這末世中更加得天獨厚!

二十多頭喪屍亂鬨哄的沖了上來,1號踏著紅色高跟鞋優雅的迎了上去。

她猩紅中透著粉淡的雙眸陡然盯住一頭喪屍,這頭喪屍本能的掙扎了幾下,不過最後還是逃脫不了被生生掰斷脖頸的的命運。

趙靖踏前一步,右手甩出一截一米二的鐵鏈,鐵鏈在他強大的力量貫注下在空中宛如鋼鞭,鞭頭狠狠的抽中一頭二級喪屍的腦袋。

頃刻間這頭喪屍腦袋如西瓜一般炸裂開來,紅的白的爆的到處都是。

但是就在他準備繼續開殺的時候,這些喪屍卻是完全無視了他,紛紛與他擦身而過,甚至還有意的躲開了他。

趙靖從來就不是它們的目標,它們的目標至始至終都是純人類的王小菊!

「嘿,你們真當我是軟柿子啊!呀嘿!」

王小菊見這些傢伙居然無視趙靖直接來攻擊自己,一時間怒極而笑。

她一甩手中大尖斧,在身前挽出一個完美的斧花,身形矯健如雌豹,兇悍的殺了上去。

她輕呵一聲,大尖斧反手順勢上撩。

斧刃在空中割裂空氣,發出一聲嘶鳴,然後精準的一斧頭撩劈在對方的下巴上,將這頭身穿沙灘褲的喪屍從下巴到腦門開出了一個猙獰的大口子。

不過這還只是開始,王小菊手腕翻轉,順著撩起的斧頭慣性往下斜劈。

咔擦!

一頭張牙舞爪的喪屍腦袋被一斧頭劈成了兩半,身體還因為衝擊的慣性而前沖了幾步后,這才倒地而亡。

王小菊身體根本不做調整,腳下如舞步般婉轉,下一秒整個人轉身向後。

手中大尖斧滴答著鮮血如旋風般一斧頭將一頭一臉濃妝艷抹,肩帶鍛了一半,露出乾癟胸脯的女喪屍的脖子劈成了兩截。

趙靖轉身看向身後的王小菊,在一道道綠色進化本源追逐下,她的身形矯健宛如獵豹,又似翩翩起舞的殺戮女王,斧刃翻飛,掀起片片血花。

真是殘酷的美麗啊!

不過畢竟雙拳難敵四手,一群喪屍已經圍了上去,趙靖可不會真讓小菊陷入危機,該他上場了!

嘩啦啦!

趙靖甩出一截近3米的合金鐵鏈,鐵鏈劃破虛空纏住一頭即將爪住王小菊後腦勺的喪屍,隨後一拉,喪屍被一股巨力凌空拽向了趙靖。

趙靖一步踏出,身若猛虎,左手鏈拳兇悍的擊殺而出。

嘭!啪!

這頭喪屍堅硬而醜陋的腦袋被趙靖一拳轟成了爛西瓜,紅的白的讓趙靖的鏈拳看起來是如此的猙獰和霸道。

趙靖右手鐵鏈一抖,鐵鏈脫出喪屍沒頭的脖子,他再一次狠狠的一抽。

這一抽完全沒有技巧,但是蠻力卻是讓這條鐵鏈猶如全力橫掃的鐵棍,擋者披靡。

「啊!趙靖!你甩的什麼鞭,你的鞭子差點抽到我了!」

王小菊看著從眼前呼嘯而過的鐵鏈,感受著其中蘊含的恐怖力量,心中一陣驚悸,猛的怒吼出聲。

「嘿嘿,不好意思,這鐵鏈我還不怎麼會用,見諒見諒!」

趙靖尷尬的一笑。

話音還未落下,他左手碩大的鏈拳兇悍的將一頭喪屍腦袋砸碎,右手一陣甩動,鐵鏈環繞打圈,讓右拳也變成了鏈拳。

雖然鏈鞭攻擊力十足,距離可長可短,而且非常帥氣,但畢竟這玩意兒如果沒有一定的訓練基礎,可真是會傷到旁人的。

現在他還是比較擅長使用拳頭。

如此趙靖一雙鐵拳瘋狂的輸出,配合王小菊將這些衝殺過來的喪屍殺了一個乾乾淨淨。

趙靖看著鑽入眉心的一條條進化本源,腦中信息閃過,生命本源:6/40!

二級喪屍能提供的進化本源也變少了,只相當於半個單位的3級進化本源。

「哼哼,真是的,要是你喜歡使用鏈鞭到時候我教你,如果你能使用好,配合你強大的力量,可剛可柔,可硬可軟,遠近相交,也算是犀利!」

王小菊不屑的看著趙靖那一副莽貨的樣子,那一雙被纏繞成大鐵球的拳頭真的很傻吊。

「嘿嘿,你也覺得不錯是吧,不過我可不僅僅要學鏈鞭,這武器還不是完全體,還差兩個部件!」

趙靖嘿嘿一笑道。

「隨你吧,神神秘秘的,無所謂啦,也沒有什麼冷兵器是我不會的,到時候你把本女王舔好了,我自然會教你。」

王小菊瀟洒的一揮手,將斧刃上的血跡甩掉,血液在地上濺出點點血花。

「得嘞!女王大人,小的前頭開路,您注意安全!」

趙靖狀似公公般行了一禮,然後轉身跟上胖豆。

一人、一豬、一屍、一…..非人非屍,就這麼如一頭恐怖的吞噬怪獸,凡是進入他們視野的喪屍,通通都化作了進化本源…..

終於,在胖豆的帶領下,趙靖等人來到了一片聯排別墅外,這裡是溫泉山莊的酒店區域。

眾人抬眼一看,好傢夥,怪不得大家總覺得溫泉山莊的喪屍不多,原來大多數都跑到這裡來了。

眾人眼中這片裝修豪華的聯排別墅前,居然有近百頭喪屍正如一群瘋狂又饑渴的難民擁擠在這裡。

屍潮洶湧,它們嘶吼著,扭曲著,分成三堆,瘋狂的攻擊著其中三間小別墅。

最右側一棟小別墅看起來最為危機,因為木牆上鑲嵌的高強度玻璃窗戶,在喪屍們的瘋狂攻擊下已經開始如蛛網般龜裂。

鮮血、碎肉早已經將這面窗戶染成了血腥的死亡之窗。

透過那扇即將碎裂的染血窗戶,可以清晰的看到裡面有一個矮胖的人影正手持板凳,滿眼恐懼的瘋狂嘶喊和求救!

「呸!雜碎們,吃了嗎!」

趙靖呸的吐了一口唾沫,對著喪屍群發出了一聲響亮的死亡邀約。

刷! 一間狹小房間的陽台上,一名皮膚白皙,帶著些許病態的消瘦少年,正坐在輪椅上,手持一本英文書籍,但雙目則無神的看著天花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