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正是老夫,這次老夫救你一命,你該當如何報答啊?」

鬼雲子陰笑一聲,似乎隨意的踏前兩步。

孔老三此刻也逐漸恢復鎮定,隨著鬼雲子腳步移動,同樣不著痕迹的後退幾步,眼眸一閃道,「這次多謝前輩救命之恩,這報答么……當初前輩借用小子軀體時曾經許諾過事成之後另做補償,並且發下心魔大誓,如今這條件就免了吧,權當前輩救命之恩了!」

孔老三說著,直直的盯著鬼雲子,眸中閃爍不定,似乎在算計著什麼,只是話音剛落,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面前鬼雲子先是一愣,似乎沒想到會得到這個答案,剛要開口說些什麼,原本淡然的神色忽然一變,臉色頓時變得猙獰起來,身上黑氣一繞,竟是化作另外一人。

「老鬼,堂堂元嬰存在,竟會為一個鍊氣境界的小子發下心魔大誓,我還真是高看了你!」

眼前之人同樣蒼老無比,頭頂幾根稀發,聲音沙啞,說完這句,便直勾勾的盯著孔老三,眸中綠芒如鬼火。

「小子,廢話我就不說了,剛剛救你可不是那老鬼一個人出力,你用那老鬼的諾言抵消救命之恩,老夫這份恩情你也要報答一番才行!」

見到此人的瞬間,孔老三瞳孔狠狠一縮,有種掉頭就跑的衝動,只是僅存的一些理智告訴自己一定要鎮定,「前輩有何吩咐但說無妨,只要小子能夠做到,應該不會推辭!」

孔老三說著,額頭冷汗不自覺的冒了出來,眼前之人分明就是當初與鬼雲子一同爭奪妖嬰的那位後周老祖,當初在青靈門地下空間曾經打過自己一掌,如今看來,兩人似乎誰也不能奈何對方,竟是形成如今這幅模樣。

「呵呵,好好好,老夫不會讓你做什麼為難的事情,並且在最近一段時間還會好好指導你修鍊上的疑惑,助你提升實力,只要七個月後,靈羅仙城開啟之時你能前往其中幫老夫取回一樣東西便可!」

老者似乎對孔老三的恭敬比較滿意,眼睛一眯,露出一絲笑意道,語氣隨意,卻讓孔老三心頭一凜。

「七個月後靈地開啟?」

「沒錯,原本早就應該開啟的,卻不知何故,生生往後拖延了七個月。」

說到這裡,老者面上同樣閃過一抹疑惑。

「那地方古怪,築基之上便無法進入,若非老祖的弟子大部分被人斬殺,我也不會聽這老鬼的意見前來找你,哼,被一個築基初期的小子逼到這個份上,真不知道你小子為何會被那老鬼看中」

老者語氣頗為不滿的說道。

聞言,孔老三也只有苦笑一聲,岔開這個話題道,「仙城之名小子也是有所耳聞,不過聽說非得四大帝國真正的仙門弟子才能進入,晚輩雖說同樣入了青靈門,不過也只是湊數罷了,能不能進入,恐怕……」

「這個不是問題,老夫早年與北宋鬼冥宗的一位老鬼私交頗深,過兩天便將你送到鬼冥宗當個內門弟子,這段時間你只要好好準備一番便好!」

孔老三還未說完,老者便直接開口道。

聞言,孔老三暗中皺了皺眉,目光微閃,滿口應道,「既然如此,晚輩定當從命,半年後一定前往仙城幫前輩取回靈物!」

「嘿嘿,你都不問老夫讓你取什麼東西?萬一老夫讓你取來一隻元嬰妖獸的妖嬰,你也照做么?」

老者冷笑兩聲,語氣間沒有絲毫感情的說道,聞言,孔老三臉皮一抖,剛要說些什麼,卻聽到老者一聲冷哼,隨即,道道黑氣從腳下生出,如同觸手般將孔老三整個人定在原地。

「前輩,你這是做什麼?!」

見狀,孔老三驚怒一聲,體內靈力狂涌而出,想要將腳下這些黑氣掙脫,只是這些黑氣古怪之極,似乎介於虛實之間,僅僅一個盤繞,已經化作一隻指甲蓋大小的黑氣團沒入體內消失無蹤。

孔老三將上衣撕開,發現腹部多出一隻指甲蓋大小的黑色骷髏頭,好似紋身一般拓在身上,神色一時間變得難看之極。

「放心,這只是老夫的一點手段而已,只要你能將「分靈真丹」從仙城取回,老夫自然會親自出手為你解除烙印!」

老者面無表情的說道,聞言,孔老三緩緩低下了頭,袖中的拳頭已經緊緊握起,似乎正極力忍著心頭的怒意。好半晌之後,才緩緩抬起頭來,短短片刻竟是一臉平靜,「前輩放心,晚輩答應的事情自然能夠做到,也希望前輩能夠遵守諾言!」

孔老三語氣平淡道,事到如今,也只有先答應下來再說。

見到孔老三這幅模樣,老者眉頭不自覺的一皺,想了想,腰間一拍,一枚看起來相當殘破的玉簡出現手中,微微一沉吟,似乎有幾分遲疑,不過旋即便搖了搖頭,將玉簡沖著孔老三的方向輕輕一拋。

「玉簡中記載的是我們後周皇族傳承最久的一套劍訣,金衍劍訣,老夫由於功法原因不能修鍊,後周雖滅,道統卻不能斷絕,這套劍訣便贈與你,也算這次交易的一些報酬,待到你將那件東西取回,老夫另有重謝!」

接過玉簡,孔老三面上詫異之色一閃而沒,語氣卻不似剛剛那般生硬,「既然如此,晚輩就卻之不恭了!」

「呵呵,老夫……老鬼,你……」

老者剛要再說些什麼,神色忽然扭曲起來,僅僅來得及吐出幾個字,已經再次化作鬼雲子的模樣,「既然事情已經談妥,老祖同樣不會虧待你,那件東西與我們兩人息息相關,待到仙城開啟時,一定要取回來,不過鬼冥宗有個老傢伙坐鎮,我們倒是不能常去,這半年你要好好修鍊,仙城開啟對你來說也是一次天大的機緣,看你如何把握……」

鬼雲子說著,想了想,從腰間摸出一隻外圓內方,好似銅錢般的黃玉,輕輕一拋,便落在孔老三手中,「這靈玉中含有老祖我一絲神念之力,遇到危險時將玉佩捏碎,只要對方神念之力沒有達到元嬰的程度,定會被我留在其中的神念之力瞬間抹殺,不過此物只能用一次,不到危機關頭千萬不能動用!」

接過手中,孔老三眸子一閃,將黃玉收入儲物袋中,「多謝前輩!只是晚輩還有一問,那焚天谷少主袁少陽……」

孔老三說道這裡不再多言,眸中閃過一絲質疑的味道,似乎聽出了後者的意思,鬼雲子陰笑一聲,倒也沒有隱瞞,「那袁少陽的父親袁陽子雖說是金丹後期,不過還不足為慮,只是焚天谷畢竟是後周兩大仙門之一,與那老傢伙有著幾分香火之情,倒也不能做的太絕。不過你日後若是有了實力找那小子尋仇,自然也不會有人多說什麼!」

聽到這裡,孔老三算是明白過來,當下也不再多說什麼。

「走吧,老夫送你去鬼冥宗!」

見到孔老三再無疑問,鬼雲子神色一扭,重新化作青年男子模樣,只是聲音卻是那位老者的聲音。

「前輩這具軀體可是當初那頭綠僵?!」

「嘿嘿,你小子眼力不錯……」

說著,兩人已經化作長虹消失在遠方天際。 大秦、北宋、燕趙三大帝國建國之初,彼此關係並不和睦,特別是在三千年前,北宋諸侯割據的時代,為了阻止整個北宋帝國統一,大秦、燕趙暗通曲款,聯合北宋境內一些割據的諸侯,發動三國史上最為浩大的一次戰爭。

那一戰整整持續了八年的時間,血流漂櫓,殘肢斷臂遍地都是,特別是最後的決戰的陰川大地,更是被染成血色,刺鼻的血腥味凝聚數月不散,這一戰也被稱為「陰川血戰」,不管是大秦、燕趙或者北宋,史書中皆有詳細的記載,據一些人後來粗略統計,死在那一戰的將士,足足超過了三千萬之眾,戰爭的地點就在三大帝國交界處,陰川荒地。

戰爭最終的結果是諸侯被滅,大秦、燕趙勢力徹底退出北宋,北宋太祖趁機而起,佔據大片疆域,建立一方帝國。

不管三國局面如何,而至此之後,陰川荒地算是在三大帝國世俗民間徹底流傳開來。

陰川荒地原本並不叫這個名字,應該喚作銀川荒地。每逢夜晚,銀月出現之時,陰川荒地最為著名的陰川峽谷內,便會被銀色月光籠罩,也只有這個時候,陰川峽谷才會出現一道亮色,看起來如同一條長長的銀色大川,銀川之地也因此得名。

不過經過那場戰役后,整個銀川之地據說每逢夜晚都會有冤魂繚繞,陰風陣陣,甚至能夠聽到一些鬼嚎之音,特別是銀川大峽谷,原本的銀色竟是多出一絲血色,看起來無比駭人,後人也就將銀川之地改換名字,成為陰川荒地。

在世俗人眼中,這裡是一處名副其實的鬼地,即便白天經過此地之人也是寥寥無幾,天色一暗,方圓百里根本見不到任何人影。

只是世人不知道的是,就在這陰川荒地最為著名的大峽谷內,卻是隱藏著北宋兩大仙門之一的鬼冥宗!

鬼冥宗弟子大多身懷陰靈力屬性,修鍊的大多也都是鬼道功法,煉製一些陰屬性的靈兵等,修練鬼道功法的修者和世俗間那些傳聞中的鬼修並不相同,一個最為明顯的區別便是,修鍊鬼道功法的修者有著肉身,而鬼修大多都是由陰魂開始修鍊,等到實力足夠時,通過奪舍或者一些其他的辦法獲得肉身,這是兩者最為本質的區別。

修仙界中,鬼修極為稀少,一方面修者肉身損壞之後,陰魂便會變得極為脆弱,即便是那些結丹修者只剩下一縷陰魂,隨便一個鍊氣六層的修者都能隨手抹殺,根本沒有反抗之力,能夠僥倖逃過修仙界修者滅殺的陰魂可謂極少,另一方面則是鬼修功法難求,起碼孔老三是沒聽說過那些門派中藏有一套鬼修功法。

陰川大峽谷好似一條綿綿無盡的大川,橫跨數千里,而在陰川大峽谷內部,肉眼視線的盡頭,卻是被鬼冥宗的一些修者在石壁兩側開鑿出大大小小無數洞府,一些修者偶爾進進出出,並不似想象中的那般冷清。

此刻在陰川大峽谷百裡外,孔老三和後周老祖正在默默等候著什麼。

後周老祖雙手背負,目光直直的盯著陰川大峽谷,表情淡然,而孔老三雖說臉色同樣平靜,不過心中如何便不得而知了,不過任誰被人下了禁制,自己卻不能反抗,這種心情恐怕都不會怎麼好。

不過片刻,隨著一片陰雲從大峽谷的方向急速飄來,周太祖目光一閃,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呵呵,金兄,這麼多年不見,別來無恙啊!」

還未等陰雲飄到近前,後周太祖便率先開口道,此刻孔老三同樣凝神望去,隨著周太祖話音落下,陰雲中卻傳來一聲有些嫌惡的冷哼聲,「周老鬼,沒想到你還敢跑來這裡,宗內的那位已經下令,不管是死是活,只要能夠將你捉回去,定會有天大的好處,即便一粒陰魂丹,也不是不可能……」

陰雲中的聲音剛剛落下,四周黑芒一閃,化作一道老者的模樣,眼前老者看不出多大歲數,山羊鬍,頭頂光禿禿一片,臉上皺紋迭起,身上套著一件黑色袍子,要比一般人低上不少,加上佝著腰拄著一根黑黝黝的拐杖,只有常人一半身高,看起來頗有幾分滑稽,只是老者身上流淌出的氣息卻是使得孔老三心頭一凜。

這老頭,和身旁的周老祖一樣,都已經達到了元嬰境界,雖說比周老祖身上的氣息要弱上不少,不過依舊不是自己這個剛剛晉級的鍊氣菜鳥能夠揣測的。

「陰魂丹?! 薔薇夢幻夜 嘿……那老怪還真捨得……」

聽到「陰魂丹」這三個字,孔老三明顯感到身旁周老祖心緒間出現一絲波動,顯然,這「陰魂丹」雖說沒聽過,卻對元嬰老怪有著極大的吸引力。

「怎麼?區區一粒陰魂丹便讓金兄動心了,你我數百年的交情難道比不上一粒陰魂丹?!」

見到這位金姓老者面色有些變幻不定,周老祖聲音一沉,語氣頓時有些冰冷下來。

「周兄這是哪裡話,當初若非你救過我一命,老夫早就化作一堆枯骨了,哪有今天這般地位,周兄這次來是為了……」

似乎聽出了周老祖語氣間的不善,金姓老者面色不著痕迹的微微一變,當即這般說道,語氣間透出一副大義凜然的味道。

聞言,周老祖也是淡淡點了點頭,目光朝著孔老三望來,「這位是老祖的嫡傳弟子,還望金兄能夠將之引入鬼冥宗,並且在七個月後仙城開啟之日能夠讓他進入其中試試機緣!」

「哦?前段時間周兄不是剛剛交給老夫一個女娃娃么?當時是至親後輩,如今又弄了個嫡傳弟子……不過,既然是周兄開口,金某自當照拂,這只是小事一件罷了,老夫同樣會親自收他為徒,傳授我鬼冥宗功法秘術!」

鼠年說鼠人 金姓老者先是一愣,面露異色,繼而又想到了什麼,上下掃了孔老三一圈,毫不在意的揮了揮手道。

「如此便好!」

周太祖說完,便扭過頭望向孔老三,「這位金前輩可是鬼冥宗首席煉器大師,並且精通鬼冥宗各種功法鬼道秘術,你要悉心學習,莫要辜負了老夫的期望!」

「弟子定然不負所望!」

孔老三也是極為乖巧的抱拳道。

聞言,周太祖滿意的點了點頭,再次上下掃了孔老三一眼道,「你修鍊的功法雖說普普通通,不過若是這次事情能夠成功,到時候老夫會親自傳你仙道功法。」

聽到老祖所言,孔老三面色僅僅微微一動,道聲謝后便不再多言,在旁邊金姓老者看來,則是孔老三心性沉穩的表現。

怪不得這小子能夠被這老怪看中,心性果然不俗,不過以我對周老怪的了解,沒有利益的事,這傢伙絕不會做……

金姓老者心頭暗暗疑惑著,面上則是維持著一副笑意融融的模樣。

「金兄,這小子就交給你了,還望金兄能夠好好教導一番!」

「這是自然,周兄儘管放心!」

金姓老者滿口應承道,只是孔老三從後者語氣中明顯聽出一絲敷衍的味道。

周太祖沉吟片刻,忽然輕輕一嘆,雙手掐訣,沖著頭頂一拍,下一刻,整個身體重新恢復綠僵原本的青年模樣,隨著枯瘦老祖大口一張,一枚巴掌大小的黑猿元嬰從後者口中出現。

此刻元嬰依舊是黑猿模樣,只是雙瞳一藍一綠,看起來極為妖異。

妖嬰剛剛出現,臉上忽然露出一絲猙獰的笑意,張口一噴,一蓬血霧從口中噴出,輕輕一點,這些血霧便化作一滴鮮紅的精血。

「拿去,這滴妖嬰精血權當金兄照看兩人的報酬!」

噴出一口精血后,黑猿元嬰再次回到綠僵口中,隨著綠僵臉上黑氣一繞,重新化作枯瘦老者模樣。

「周兄,你這是……」

金姓老者似乎還未從剛剛的震驚中回過神來,猛然見到那隻黑猿妖嬰,金姓老者心頭一動,舔了舔嘴唇,有些乾巴巴的說道。

「替我好好照顧好兩人!」

周太祖說著,眼前一滴妖嬰精血便被一層靈力包裹,沖著金姓老者飛去,同時身形一晃,化作一道虹光消失無蹤。

下意識的接過手中,此刻金姓老者似乎才反應過來,緊緊盯著手中一滴宛如琥珀般的殷紅精血,面色頓時大喜起來,毫無掩飾的哈哈大笑兩聲,口中喃喃自語了兩句,袖子一卷,帶著孔老三向著鬼冥宗所在的大峽谷飛遁而去。 鬼冥宗的修者大部分都是陰屬性靈力,這種靈力空氣中蘊含的量極少,需要一些特殊的地方才能大量存在,而陰川大峽谷無疑便是這麼一處存在。由於地理位置特殊,太陽照射不到,只有每天夜晚特定的一段時間才有機會見到一些月光,因此整個大峽谷內凝聚了大量的陰屬性靈力。

這些靈力凝聚不散,久而久之,便侵入到附近的一些山石礦脈中,形成少見的陰屬性靈石礦脈,這些礦脈分佈並不均勻,有些地方靈力濃郁,有些地方卻是靈力匱乏,修仙界實力為尊,這些靈力濃郁的地方,自然被鬼冥宗內一些實力強橫的結丹、元嬰老祖佔據。

金姓老者如今已經達到元嬰初期,在整個鬼冥宗內屬於頂尖的存在,除了門中那位已經許久不問世事的元嬰後期老祖外,便只剩下寥寥數人能夠與之比肩,在整個宗門內地位極高。

只是此刻這位元嬰老祖似乎正在努力壓制著內心的激動,眉宇間隱隱露出一絲狂喜之色,一路毫不停留,直接飛到所在的洞府,將孔老三隨意扔在一旁,吩咐了一句不準打擾后,直接進入洞府深處,看樣子暫時是不打算出來了。

見到這一幕,孔老三也只能在心頭苦笑一聲,看來在這位金老怪心中,自己無論如何是比不上那滴妖嬰精血了,想到金老怪臉上那股激動狂喜的神色,孔老三毫不懷疑,若是知道了自己曾經煉化了一大團妖嬰精血后,這位金老怪將會毫不客氣的將自己洗乾淨煮著吃。

同時心中隱隱間也有些後悔,自己明顯低估妖嬰精血的價值了,想到當初青靈門中送給宋師祖的那些精血,不由得感到陣陣肉痛。

孔老三細細的打量著四周,整座洞府並不算大,頭頂夜光珠的緣故,四周並不昏暗,中心處,一根巨大的柱子穩穩立著,柱子上雕刻著古樸紋路,似乎是一些凶獸,只是讓孔老三詫異的是,在這些凶獸旁邊,竟被一些草編的花朵綠葉襯托著,並且在洞府邊邊角角的一些地方,整整齊齊擺放著一些盆景花卉,雖然大部分已經枯萎,仍有許多小花小草倔強的長著。

這點讓孔老三大感意外,這洞府的模樣,似乎和當初青靈門君老道洞府中的情形有些類似。無論怎樣看,那君老道和如今這位金老祖也不像是有這種女兒家的心思擺弄這些花花草草的人。

重生空間之忠犬的誘惑 心頭閃過一些惡意的念頭,孔老三隨即搖了搖頭,除了這些外,洞府四周有著許多分支,似乎被道道陣法遮掩著,這些洞府分支應該是一些收藏室、煉丹室、煉器室之類,剛剛周太祖所言,這位其貌不揚的金老怪似乎精通煉器,並且在這鬼冥宗有著不小的名頭,想到這裡,孔老三心頭一動,隱約生出一些想法。

閑來無事,逛了幾圈后,便想要走出洞府四處看看。只是剛剛走到洞府口,一層綿綿的黑色氣流憑空凝現,阻擋自己的去路。孔老三先是一愣,繼而想了想,手掌向前探了探,發現眼前這道禁制並不算多強,若是想要破除的話,倒也不費多大力氣,不過想到裡面那位金老怪,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這也難怪,在這鬼冥宗內,即便是這麼一道不強的禁制,又有誰吃了豹子膽敢出手破壞!

搖了搖頭,回到洞府內,四處打量一圈,發現剛剛金老怪進入的通道似乎是煉丹室的地方,難道金老怪想要將那滴元嬰精血煉成丹藥服用?想到這裡,孔老三覺得大有可能,當初青靈門宋師祖得到妖嬰精血后,同樣打算煉製一爐靈丹,並且還承諾過自己幾粒。

若能煉成丹藥,妖嬰精血的效果要比現在強上數倍。

「嘭!」

兩天後,正在洞府中打坐的孔老三忽然被一道沉悶的爆裂聲驚醒,待到發現聲音是從金老怪進入的洞府中傳來時,面上露出一抹古怪的神色,想了想,最終還是不予理會。想必,此刻金老怪正在氣頭上吧,孔老三心頭有些幸災樂禍的想到。

只是讓孔老三沒有預料到的是,在接下來的兩天時間內,孔老三又斷斷續續的聽到三聲爆裂音響,並且隱隱伴隨著金老怪摔打煉丹爐以及氣急敗壞的聲音。

又過了幾天,當再一次爆裂聲響起后,煉丹室內久久沒有聲音。就在孔老三心頭暗暗嘀咕時,洞府內波動一起,金老怪的身影重新出現在孔老三面前,只是此刻金老怪一臉陰沉,見到孔老三冷哼一聲,似乎仍在氣頭上,而孔老三則是一臉恭敬的站在金老怪面前,低眉順眼,表現出一副恭順之極的樣子。

瞥了一眼孔老三,金老怪深深吸了幾口氣,強迫自己平靜下來。

「放心好了,既然答應了那老鬼,老夫自然不會食言,這塊牌子你拿著,以後你就是老夫的弟子了!」

金老怪說著,隨手扔出一塊半個巴掌大小的黑鐵牌子,牌子呈現出不規則四邊形,孔老三接過手中粗略一瞧,發現正面刻著一隻張牙舞爪的鬼臉模樣,背面則是孔老三的名字,也不知道這金老怪什麼時候做好的。

見到孔老三將牌子收入儲物袋后,金老怪點了點頭,想了想,又從腰間儲物袋中摸出一張空白符紙,輕輕念叨了幾句,沖著符紙輕輕一點,一層黑色靈力轉眼沒入符籙內消失無蹤。

「拿著這道法令前往黑雲殿,見過掌門師侄后,他會幫你安排一處洞府的,這段時間你想要學習什麼宗門秘術功法之類,自己去藏經閣找便是,另外若有什麼不懂的地方也可以過來找我,我會儘可能的幫你解答!沒問題的話,現在就過去吧!」

金老祖說著,將符紙塞到孔老三手中,揮了揮手,顯然已經在趕人了。

見到這一幕,孔老三心頭暗暗誹謗了一句,明知道自己此刻剛剛來到這裡還是低調些好,不過自己也只有七個月的時間,因此想了想恭敬一禮道,「不知弟子可否隨著師傅學習一段時間的煉器之法?實不相瞞,弟子對煉器一道有些興趣,還望師傅能夠恩准!」

「你想學煉器?!」

聽到這句,原本金老怪有些不高興的臉色露出一抹意外,上下打量了孔老三一番,「你要知道,一個人的精力是有限的,特別是你如今還未築基,若是走上煉器一道的話,浪費大量時間,以後修為……恐怕很難有所增長了,基本上算是斷絕了大道之途!」

聞言,孔老三微微一愣,思索了一番,點了點頭道,「弟子只要學習幾天煉器的基本常識便可!」

「這樣么……」

聽到孔老三這般說,金老怪沉吟一番,望了望手中還有將近一半的妖嬰精血,緩緩點了點頭,「過幾天等你安頓好后,到我這裡來,我會每天抽出一些時間教你些東西,也算對得起那老鬼的交代了!」

說完之後,金老怪便不再理會孔老三,手掌靈芒閃爍,沖著旁邊的石壁輕輕一拍,另一道洞府便出現在面前。

「隨我來!」

金老怪說著,率先走了進去,孔老三雖然有些疑惑金老怪想要做什麼,不過還是緊緊隨上。

剛剛進入洞府,孔老三便被眼前的情景驚得目瞪口呆。

對於一般的鍊氣修者而言,能夠有一兩件靈兵,即便只是下品靈兵,依舊能夠說明身家豐厚,而對於一些築基修者而言,能夠擁有一件中品靈兵已經相當不易,即便當初孔老三經過一場場死戰,此刻手中真正稱得上中品靈兵的也僅僅兩件罷了,還都是機緣巧合下,從別人手上搶奪而來。而這裡,孔老三看到了不下百件各種等級的靈兵,被一件件整齊的擺放在周圍特製的一些架子上,等級最低的便是一柄中品靈兵的墨綠飛劍,其餘皆是上品靈兵,或者極品靈兵。

其中最讓孔老三心驚的是頭頂之上,被一方黑色靈罩包裹的小盾,眼前小盾看起來普普通通,在黑色靈罩中不斷穿梭遊盪,看起來極有靈性,雖然感受不到絲毫威壓氣息,不過孔老三還是能夠確定,這小盾絕對是一件法器!

數百件靈兵擺在面前,就如同一個乞丐忽然見到了堆成山的黃金,這讓孔老三有種喘不過氣的感覺,不過孔老三心性遠超同人,深深吸了兩口氣,將心頭的畸念強行壓下,不過片刻便恢復如常。

「嘿……心性倒是不錯,這套子母飛刃便送你了!」

金老怪似乎一直在觀察著孔老三的神色,見到孔老三這麼快便調整好心念,也是略感詫異的稱讚一句,隨手一拂,一套月牙形的黑白怪刃便向著孔老三激射而來。

「中品靈兵!」

隨手接過探查一番,孔老三心頭暗暗嘀咕一句,若沒有看到周圍那麼多的上品、極品靈兵也就罷了,不過既然看到了,如今白白得了一套中品靈兵,孔老三心頭並沒有多少驚喜之意,反而有些淡淡的失望。

暗暗鄙視了自己一句,恭敬一禮,將子母飛刃收入儲物袋中。

金老怪送了一套子母飛刃給孔老三后,便不再理會,四周瞧了幾眼,最終目光還是定格在頭頂上的那方盾牌上,面上閃過幾許掙扎,不過隨即便堅定下來。

「看來只有用這面「黑淵盾」才能打動那傢伙了,罷了,剩下這一半的元嬰精血若是再給糟蹋了,老夫晉級之路恐怕再沒希望了,和實力境界比起來,一件法器算的了什麼!」

金老怪暗暗道,袖子一揮,將黑淵盾收入袖中。

「你也去吧,若是不認得路,就隨便找個內門弟子,報上老夫的名號,那人自會帶你去的!」

老怪說完,兩人一前一後化作虹光飛出洞外,剛要分離而去,忽然齊齊一滯,重新顯露身形,目光同時向著不遠處飛來的三道人影望去,面色各不相同。 金老怪臉色抽了抽,最終化作一抹苦笑,而孔老三則是露出驚訝以及古怪的神色。

「你怎麼來了?」

金老怪苦笑一聲道,頗有些無奈的說道。

「哼,怎麼?這裡我孤老太婆不能來?想當初這個地方可是我親自建的,你還想趕我走不成?」

開口之人是位年逾花甲的老嫗,手中同樣拄著一副拐杖,身材矮小,臉上皺紋迭起,左耳上掛著一隻足有嬰兒手掌大小的銅環,看起來十分古怪。

「唉,這裡你要來便來,我還敢攔著你不成,罷了,今天不和你鬥嘴,身後這女娃還合你心意嗎?」

金老怪話音一轉道,目光隨即望向老太婆身後的那位看起來不到二十歲的女子。

女子身著鳳裙,眉心印著一點紅痣,神色冷清,見到金老怪荏斂一禮,也不說話。眼前女子相貌不俗,孔老三倒也並不陌生,當初後周天淵城中,曾遠遠見過一面,據說是後周皇族帝女。

見到女子朝著自己的方向望來,想到之前那位周太祖和金老怪的談話,孔老三心中一動,剛要寒暄兩句,還未開口,後者已經撇過頭去,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樣。

望著此女,老嫗喜得合不攏嘴,一副寵溺之極的模樣,顯然對這位周九鳳十分滿意。

「嘿……先天的火靈體,也不知當初後周皇族為何只傳授她最基礎的奠基功法,連法術都未曾傳授,我們鬼冥宗大部分修鍊的都是陰屬性功法,也只有你能教授她了!」

金老怪說著,回頭瞥了一眼孔老三,見到孔老三低眉順眼,一副普普通通的樣子,忍不住暗中皺了皺眉,似乎不太滿意。而孔老三心中同樣有些嘀咕,眼前這位喚作周九鳳的女子似乎根本不認識自己。

「這位是你新收的徒弟?不錯不錯,已經達到了鍊氣巔峰,勤奮一些的話,有生之年突破到結丹也不是不可能!」

老嫗隨口稱讚了兩句,便不再過多關注,揮了揮手,直接領著身後的周九鳳向著洞府內行去,來如自如,根本不和旁邊的金老怪招呼一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