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少,是我們一時糊塗,我們都聽你的。」那四人聽一驚,均自表態道。

「既然如此,還不拿下這個犯上作亂、暴力抗法的小雜工!」王世榮冷冷地道:「若是他膽敢反抗,當場斬殺便是,有什麼後果,一切由我承擔。」

「放心王少,交給我們吧!」四人既已決定站在王世榮一邊,便不再猶豫,話語甫落,立即沖了出來,將葉問龍圍在中間,各自從腰間摸出一個乒乓球大小的黑色圓球來。

「放開我們的人,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其中一人喝道。

「好,既然你們想把事情鬧大,那就別怪我了。」葉問龍冷然一笑,伸手一推,掐著的洪海濤便即像是死狗一般被丟出了十多米外。

雖然象洪海濤這種人渣他恨不得將其殺死,但是他也知道,如果自己真的將他殺了,恐怕麻煩也會不少,要殺也不能在龍武學府里殺,剛才他那兩踢已經廢去了洪海濤的兩膝蓋,就算他有逆天的藥水,短時間內這人渣也已失去了戰鬥力。


他的體質到了現在,已經堪比鉤召階的強者,再加上他比一般善武者強悍數倍、又是破開了兩道門戶情況下,要踢碎體質比他低了一等的洪海濤的膝蓋骨,簡直是易如反掌之事。

「以多欺少么?葉問龍我來幫你!」周雨辰見對方四人同時上,不禁大為惱火,手一翻,兩把短劍便即現於她手,正想衝上去幫葉問龍一起抗敵,卻被趙雪柔拉住了,「雨辰,讓大哥自己來吧,除了那王世榮,這幾個人奈何大哥不得。」

「那姓王的很厲害么?」周雨辰有些擔心地問道。

「嗯,如果我所料不錯,這王世榮應該是一個核心弟子,而核心弟子派出來輪值的,他的修為至少都要達到鉤召階四級以上。」趙雪柔輕聲道。

「鉤召階四級!」周雨辰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氣,更加擔心地道,「雪柔,葉問龍他……他打得過這姓王的嗎?」

她雖然葉問龍厲害,對付三個敬愛階後期的鍛體學院師兄師姐都能戰而勝之,但是敬愛階與鉤召階之間畢竟存在著巨大的差距,而且還是善力的質變過程,不是光武技逆天就能夠彌補得了的。

「我也不知道。」趙雪柔搖了搖頭,「但我知道,大哥就算輸給他,也不會相差太多,我相信大哥就算贏不了他,也一樣不會輸。」

「但願吧。」周雨辰卻是提不起多少信心來。

「放心吧,他會沒事的,雨辰,你要對他有信心。」趙雪柔握住了她的手溫言道。

「嗯,我相信他。」周雨辰看到趙雪柔淡定的樣子,再想到葉問龍以前幾次打架時的強悍表現,她對葉問龍的信心也就暴漲起來。

「拿下!」隨著那四人將葉問龍圍住,王世榮陡然喝道。

喝聲甫落,那四名督察隊員手上的黑球陡然綻放出耀眼的光芒,嗡嗡嗡嗡聲中,竟然化為四隻黑色巨蜂向葉問龍撲去。

「這是……黑巢!」周雨辰驚呼道。

「嗯,這是一種群攻半體器黑巢,由四件半體器組合而成,組合之後,便能發揮出一件極品中級體器的威較往,具有強大的困縛能力,具有麻醉的作用,是擒敵的好器。」趙雪柔淡然道,「這是督察隊的制式配器,不過應該束縛不了大哥。」

「刷刷刷刷」

說話間,那四隻黑色巨蜂已經圍繞葉問龍快速飛了起來,而從巨蜂的身上,出現了一條條肉眼難見的黑色絲線,無數的黑色絲線形成了一個巢狀,將葉問龍困地其中。

「十字絞!」

葉問龍精神意識鎖定一隻巨蜂,一拳轟出,磅礴的拳力絞切而出。

「不要做無謂的掙扎。」一個督察隊員冷笑道:「如果連拳技都破開黑巢,我們都不用混了。」

「呼」

果然,葉問龍的絞殺拳力打在巨蜂之上,巨蜂根本就象是虛無的一般,根本不受力,而那些黑絲線也根本不受力。

「螺旋爆!」

葉問龍不信邪地再次一拳打出,巨蜂卻也只是微微一滯,仍然繼續繞著他極速飛行,周圍的黑色絲線越來越密,而後那四人陡然一聲大喝,黑色絲線織成的黑巢突然收攏,向葉問龍束縛而去。

「唉,看來不用武器還真不行!」葉問龍苦笑一聲,手上突然出現曜鐵劍來,隨著他一步踏出,重劍於一劈,一股蠻荒蒼龍的咆哮聲如風雷滾鳴,曜鐵劍化為一把鋒利的巨劍劈出,巨劍之上,有著黑色的火焰噴薄,而後化為無數火焰刀芒,以無比強悍的氣勢,迸卷開去。

「嗤嗤嗤嘶——」

在巨劍和那黑色的火焰之下,那些黑色絲線如同紙糊的一般瞬間被灼切開去,而後化為陣陣白煙消逝無蹤。

「天下第一半體重器——曜鐵劍!」周雨辰看到這件人類第一鍛造匠師歐冶星半體器的巔峰之作,不禁再次震撼地驚呼起來。

「不好,碰到小祖宗了!」

那四人看到那把巨劍的時候,也已隱隱感覺到不妙,聽到周雨辰的驚呼,他們終於明白到哪裡不妙了。

天下第一半體重器曜鐵劍,所有半體器的剋星!

他們趕緊回召黑巢,想要保住這件制式半體器,然而太晚了。

「嘭」

「嘭」

「嘭」

「嘭」

劍芒劈中黑色巨蜂,本就不受力的巨蜂,卻如同飛蛾撲火一般,一遇到在劍芒,立即迸爆而開,化為無數碎屑,被曜鐵劍迸射出的滔天劍芒再次斬得粉碎。

曜鐵劍出,半體無敵! 曜鐵劍出,半體無敵!

這是人們對天下第一半體重器曜鐵劍的評價,也是維護其「天下第一」美譽的真實寫照。

而那四人驚呼「碰到小祖宗了」,意思是說,他們手中的群攻性半體器黑巢遇到了半體器祖宗曜鐵劍。後輩碰到祖宗,人類數千年的傳承中,只有叩拜的份,在體器的世界里,可沒有忤逆的說法。

四隻巨蜂瞬間被劈碎,葉問龍卻沒有停下,腳下一跺,如隕石般暴射而出,一劍向前方一人刺去。

「蒼龍,爆!」

葉問龍沒有學過劍招,他催動的是小曜的本體攻擊技能。心中沉喝之間,一隻如山般的鐵背蒼龍一爪拍出,空氣迸爆而開,蓬的一聲巨響,那名督察隊員駭然雙手格擋,隨後直接被轟飛而去,葉問龍腳踏月光步緊隨而上,根本不理會後面和旁邊三名督察隊員的沖夾,在那名被轟飛的督察隊員落地瞬間曜鐵劍已然指到他的脖子下,冷冷地道:「如果你們不是不敢下死手的話,你已經死了!」

這名督察隊員面如死灰,不錯,如果是真正的生死搏鬥,此時他的頭臚已然被葉問龍斬下。葉問龍的意思很明顯,如果他剛才下的是死手,葉問龍不介意真的殺了他。感覺到曜鐵劍尖上湧出的森森殺氣,那督察隊員倒也光棍,戰兢著道:「我輸了,任憑處置。」

「滾!」

葉問龍低喝一聲,不再理會此人,緩緩收回劍轉過身去,面如寒霜地盯著另外三人,冷冷地道:「如果你們想要自取其辱,我也不介意成全你們。」

「職責所在,得罪了。」這三人此時都已知道騎虎難下,若是就此退下,他們也怕被王世榮穿小鞋,既然如此,倒不如一拼,反正葉問龍也不敢殺人,他們丟的最多是面子罷了。

「既然如此,那就打吧!」葉問龍順手將曜鐵劍收起,弄得那三人都是眼睛一亮,一臉的羨慕嫉妒,就算他們再笨,也知道葉問龍身上肯定有壓縮空間袋這樣的珍貴東西,這些都是他們都無法擁有的東西。

你妹的一個小小雜工,不但擁有半體重器曜鐵劍,還擁有一般善武者做夢都想擁有的壓縮空間袋,這還讓不讓人活了?

葉問龍自然不會理會他們心裡的想法,踏步上前,砰地跺地,身體如炮彈般射出,一拳轟向最前面一人。

螺旋爆!

那人大喝一聲化掌拍來,磅礴的善力在他的掌心形成了一個善力壁壘,砰地與葉問龍的拳頭碰到一起,將葉問龍的拳頭擋了下來,眼見似乎是勢均力敵之局,他心中暗喜。

然而下一刻,他卻是看到了葉問龍嘴角掛著的一絲冷謔。

「爆!」

隨著葉問龍的一聲低喝,龐大的螺旋爆炸力量轟然絞爆開來,龐大的力量,直接是將這名督察隊員轟飛十多米外,砰地摔落地面,搓著地面又滑出五六米遠,這才停了下來,他的那隻右掌,此時已然腫得象只豬蹄一般,右手袖子至肩膀都已消失不見。

「嗯,這一個多月來雖然醉心於體器的知識海洋中沒有修鍊武學,但拳與體的配合威力更加強大了。而且善力更加沉凝,看來這一個多月表面看沒有進步,其實這樣倒是夯實了先前進步太快的基礎。」葉問龍對剛才的一拳還是頗為滿意。

可以說,今天的一戰,對他同樣有著十分重要的檢驗意義。

這一個多月來,他研究廢器就研究了半個多月,填鴨式的真灌體器知識又填了半個月,前半個多月,他的精神透視能力得到了凝鍊、淬鍊,靈魂之力有所提高;

這後半個月,他除了看書就是冥想,新破的雷力、金力門戶的善力境界基礎都得到了地夯實,都穩固在敬愛階三#級頂峰狀態,除非是太過逆天的力量灌入,否則的話,只要不是他想要突破壁壘,便不會議突破到四級。

而他的金銳善力與身體融合之後,雖然還沒有修鍊過劍技,但通過小曜催發的威力,卻也已經是十分的變#態,他知道,自己這一個多月來雖然善力修為沒有提升,基礎卻打牢了下來,這對他接下來的修鍊很重要。

剛才那一拳,他是手下留情了,否則以剛才那名督察隊員才敬愛階七級的修為,他一拳就能廢了他。

「兩位,還打嗎?」葉問龍收拳地對著拳頭吹了一口氣,看著臉色變幻不已的另外兩名督察隊員笑問道。


「不用為難他們了,你小子既然這麼拽,那就讓我來吧!」王世榮淡淡地道,說著緩步走上前來,在葉問龍前面站定。

那兩名督察隊員見他終於出手,這才鬆了一口氣,對望了一眼,退到了一邊去。明知道找虐的戰鬥,既然能夠避免,又有誰自己找罪受?

「呵呵,我以為你要做縮頭烏龜一輩子呢,原來是你妹的要等到這個時候才出來收買人心,怎麼,怕他們都裁了不好善後?」葉問龍看著面前這個一臉淡然的王家子弟不屑地道。

「維護學府安全,維護學府府規的執行,這是我們學生督察隊的職責所在,就算是明知吃虧,也要衝鋒在前,不畏強敵,不畏強權,這才是一個督察隊員應有的素質,小子,你不用在這裡挑撥離間。」王世榮淡淡地道,「縱然你說得天花亂墜,今天,你暴力抗法、連傷我三名督察隊員的事都必須要負責,我一定會讓你後悔你今天所做的一切。」

「呵呵,暴力抗法?這個罪名我可不會承認,我只知道你們夾私報復,借用督察隊執法的名由想要對付我,你既然想鬧大,我就跟你鬧,就算是鬧到學府的高層那裡,我葉問龍也不怕。」葉問龍冷笑道。

「真是可笑,為了你一個打雜的鬧到學府高層那裡?你做白日夢去吧,有命活著離開再說!」王世榮的臉上,終於是露出了冰冷之色,平靜的眼瞳深處,一抹殺意一閃而過。這小雜工,今天必不能讓他活著離開。

「想要我命?就看你有沒有那本事了,我等著你來收!」葉問龍淡然笑道,心裡有一絲緊張,又有一絲興奮的期待。

鉤召階四級強者,這算得上是踏上善武修鍊道路以來最重要的一戰!

「放心,我會讓你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強者,我會讓你後悔出現在這個世上,我會讓你知道,一個打雜的,永遠都是打雜的!」王世榮淡淡的說話,身上的氣勢,卻是在這幾句話之間狂漲。

「轟」

磅礴的善力,如同狂風卷席大地,天空飄落的如毛髮般的雨絲被反卷而回。

「砰」

王世榮猛地一踏地面,那並不高大的身軀,此時卻是沉重如山,腳踏處,地面都是凹陷了下去,而他的身形化為數道殘影,如橫空挪移一般已然到了葉問龍面前,右掌翻拍而出,空氣如同被巨刃破開一般,吱吱作響。

「斧鉞手!」

隨著王世榮的一掌拍出,他的手掌陡然光芒大綻,善力狂涌,一個丈許大小的善力斧鉞虛影出現,狠狠地向葉問龍劈去。

「凝體小手印!」

趙雪柔臉色微微一變,輕呼出聲,她也未料到,這個來自靈王城王家的青年,竟然已經掌握了王家武學的精髓。

凝體小手印,雖然同樣是人類四十小手印之一,但與一般鉤召階強者召喚的小手印卻是不同,其威力更強,殺傷力更大。因為一般的鉤召階強者召喚小手印之時,都只是小手印的虛體隔攻,威力是不俗。但是王家卻有一門秘法,可以召喚的小手印虛體與召喚者的身體凝聚一起,兩者疊加進行攻擊,那威力才叫恐怖,絕對是可以越級戰鬥的逆天手段。

凝體小手印,可以說是近身戰的逆天武學秘法。

而這王世榮儼然是王家重點培養的弟子之一,瞧他年紀不過二十歲便已掌握了凝體小手印這門絕學,其前途肯定是不可限量,大哥能打得過他嗎?

「橫斷巫山!」

葉問龍看到王世榮這一手的龐大威壓,臉色也是變得凝重起來,體內善力狂涌,右臂呼地揮出,與那斧鉞狠狠撞擊一起。

「嘭!」

「蓬!」

一聲碰撞的巨響,一聲善力爆炸的沉響,磅礴的力量,將葉問龍的身軀轟退而去,雙足連蹬數下均是收勢不住,刷地倒滑二十多米遠,這才站穩了來。

「旋風斧!」

王世榮一擊占上,卻是沒有絲毫停滯,身形閃電般地衝出,雙足砰砰砰連踏地面,在地面上留下了一個個凹下去的腳印,而他的身體也是隨之旋轉飛起,雙手在空中快速結印,一個宛若旋風般的巨斧,狂嘯著向葉問龍劈去,下方的地面,如同被翻土機快速翻刮而起,巨斧夾帶著漫天的塵土,轟然向葉問龍斬劈而下。

「這個,才是真正的鉤召階強者啊,也只有如此強橫的手段,才能夠真正的讓人期待!」

葉問龍靜靜的站在那裡,眼睛微微眯成了一條線,眼瞳的深處,熊熊戰意,以岩漿噴發之勢狂漲! 「刷」

小手印巨斧旋轉斬至,然而王世榮卻發現,前面的葉問龍竟然不見了。


這怎麼可能?在旋風斧斬出之前,他的在小手印旋風斧已經鎖定了這小子,他怎麼可能在被鎖定的情況下避得開去。

手印鎖定,避無可避!

這是善武修鍊者的共識,一旦被小手印鎖定,除了你比對方強很多,否則的話,除了拿出相應手段硬碰硬之外,沒有他途可走,要避也只能在對方鎖定的範圍之外或者在對方未及鎖定之前避開,否則是不能避開的。也正因為如此,一般人敬愛階的武者都不大敢招惹鉤召階的強者,縱然是那些善力渾厚的敬愛階武者,都不願意去招惹鉤召階強者。被人家小手印一鎖定,你只有硬砸的份,你縱然再牛叉,畢竟也存在著質的差異,這是無法彌補得了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