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中原人口已經過億,完全可以灑出去幾千萬。」

「不過這件事我一個人也推動不了,而且過程太麻煩了,嚴重影響我修鍊。」

「笑三笑為千秋大劫奔走這麼多年,想來應該有耐心操作這件事。」

等安置好天門之人後,王鴻思來想去,越發覺得這是消磨千秋大劫的好辦法。

假如事情本身不好解決,那就把造成這件事的人給解決了。

如果解決單個人還是沒用,那乾脆就讓他所在的族群消失!

王鴻把事情想清楚后,便直接傳送到了笑三笑附近。

「你這傳送也太神出鬼沒了,下次來之前能不能先提醒一下我老人家,你這『嗖』的一下就跳出來,我差點沒收住手打過去!」

笑三笑這會兒正在河邊釣魚,被忽然出現的王鴻驚了一下,忍不住連聲抱怨起來。

王鴻也不和笑三笑扯皮,直截了當的說道:「笑前輩,我有一個想法,不說能解決千秋大劫,但至少能讓大劫的威脅下降不少。」

聽王鴻這麼一說,笑三笑頓時來了興趣,當即丟下魚竿催促道:

「快給老夫仔細說說!」

王鴻不急不忙的放出兩把椅子,等兩人都坐定后才沉聲說道。

「笑前輩,根據我所看到的那段時空,千秋大劫雖然是來自人心,但引發的對象卻是外族之人。」

「我們不能阻止千秋大劫的到來,可應劫之人倘若是中原之人,那即便掀起大劫,大概率也不會波及到底層百姓。」

「至於江湖當中殺得人頭滾滾,甚至改朝換代,這種事想必笑前輩也看多了,根本沒必要在意。」

「只要這天下的統治者是中原人,大私化公,自己的家當他總得保護好!」

聽了王鴻的話,笑三笑眯著眼睛沉思良久,忽然開口問道:「難道你要屠盡這世間的異族之人?」

笑三笑雖然想阻止千秋大劫到來,可以他的性格,還真不忍看到億萬生靈塗炭,即便都是些外族之人。

王鴻搖了搖頭說道:「我不會親自出手,但我們可以幫中原之人,在未來競爭中獲得更大優勢。」

他自己確實不會動手,但被他送出去的那些狠人,會不會高舉屠刀就不好說了。

況且論起同化能力,諸夏一族稱第二,沒人敢說自己是第一。

只要能在域外之地站穩腳跟,形成了統治,那過個三五百年,根本就不存在外族一說了!

王鴻見笑三笑沉默不語,想了想又勸說說道:

「當今之世無主的土地還有很多,我們完全可以從中原組織人過去開發佔領。」

「而且這個時代的生產力有限,中原大地承載上億人口已經很吃力了。」

「再不把老百姓分散出去,內部矛盾很快就會爆發,與其到時候中原大地血流漂杵,還真不如讓他們去外面鬧騰!」

笑三笑聽到這裡,終於有些意動。

這天下分分合合他看多了,每次盛世轉衰后都得十死七八,才會被新王朝所取代。

而這過程笑三笑並非不想出手阻止,只是他知道自己阻止了也沒用。

他可以弄死那些梟雄霸主,可他解決不了人口膨脹后的種種問題,所以也只能任由天下大亂,生靈塗炭。

以現在中原空前的人口,倘若再爆發一次混戰,即便只死一半,那也是五六千萬人!

倘若有辦法避免這件事,笑三笑還真願意出力。

「想把這麼多人運往異域,可不是一件容易事啊!」思索了片刻后,笑三笑有些發愁的說道。

「運輸的事情我來吧,每年我抽十來天的時間,大概能運送百來萬人。」

王鴻在地星當班車已經當吐了,風雲世界力所能及的事情他會出手,但絕對不可能像在地星那邊,勤勤懇懇的搞運輸。

每年抽出半個月的時間,已經是他容忍的極限了。

「一年百萬人還是解決不了問題,新出生的人口估計都有這個數字了。」笑三笑皺著眉頭說道。

現在中原已經到了人口大爆炸時期,一億多抱著多子多福觀念的老百姓,在沒有戰亂的情況下,每年新生兒根本就是個難以統計的數字。

王鴻想了想說道:「笑前輩要是能創出一種特殊內功的話,我一天運輸百萬人都不成問題。」

笑三笑立刻追問道:「什麼內功?你說說看?」

對於自身武道天賦和見識經驗,笑三笑還是很有信心的,只要不是層次太高,或者完全講不通的功法,他都有信心能創造出來。

「這門功法不需要提升戰鬥力,也不需要考慮未來的前途,只要能讓人練出內氣即可。」

「但要求是普適性必須高,大部分老百姓都得能修鍊,且三五年內就得練出內氣。」

「其次功法消耗的資源必須少,否則到時候大規模推廣,每多一點算到千萬人頭上,都將是一個恐怖的數字。」

「我有一種袖裡乾坤的手段,一次可以收數萬人進去,但對方必須處於龜吸狀態,既不需要外呼吸,又不會產生任何反抗意識才行。」

「因此,要是笑前輩能創出這種功法,那中原起碼能再安寧數百年!」

王鴻將要求仔細的說了出來,笑三笑聽得腦仁都疼。

就算對方讓他創出一部天人寶典,笑三笑都不會覺得為難,可這種能普及底層的功法,實際難度真比神功絕技都高。

不過一想到事情的重要性,笑三笑只能硬著頭皮答應了下來。

好在王鴻也算靠譜,拿出玄靈壯體訣的簡化版霸體訣,有這部功法參考,倒讓笑三笑多了不少把握。

說服笑三笑之後,王鴻便再次回到南美洲的院子,準備等事情發酵一段時間。

這種前所未有的大事,需要各方勢力支持才能達成,而讓這些勢力支持的前提,則是有足夠強大的威懾力。

當今中原武林最強的勢力,不是雄踞北方的天下會,也不是一地雞毛的無雙城,而是剛浮出水面的天門!

等他覆滅天門的消息傳出去,相信中原各大勢力,必然會驚若寒蟬,這時他再出面推動出海事宜的話,阻力必然會少之又少。

王鴻考慮得確實很周全,可他卻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所有知道他覆滅天門的人,都已經被他送往了北美!

直到三個月後,有一些天門外圍成員,發現上面的人長期不聯繫,一起返回總部詢問情時,才發現了這場驚變。

本來這些人面對已經荒無人煙的天門,還一臉懵逼,不知道該怎麼辦。

好在神母駱仙做事細緻,臨走之前在不動人界留了一份手書,將事情的經過大致講述了一遍,這才揭開天門驚變的真像。

所以王鴻期待的效果,晚了整整三個月才達成。

等他帶著明月和明鏡返回中原之時,整個江湖都處於兵荒馬亂的狀態,還沒從天門旋起旋滅的消息中緩過來。

不過王鴻也不著急,當天就去了中華閣。

「半年不見,無名前輩讓人刮目相看吶!」看到在後院拉二胡的無名,王鴻笑呵呵的現出了身形。

這位天劍原本就半隻腳踏入了天人,現在經過龍血洗禮,補全了肉身上的缺陷,水到渠成的跨過了那一小步,真正成為此界的巔峰強者。

「我這才是剛入門而已,而你卻斬殺了帝釋天,你才是真讓人刮目相看。」

無名放下二胡,眉頭輕佻,微笑著說道。

「帝釋天會的武功很多,修為也很強,但他不是一個合格的武者,實際戰鬥力未必比無名前輩強多少。」王鴻搖了搖頭說道。

帝釋天這傢伙其實更適合走仙道路線。

仙修廣而博,武修專而精。

老帝既有足夠的時間去慢慢專研,自身悟性也還不錯,並且又在煉丹上有一手,倘若這兩千年時間用來修仙,便是踏入五階真域期也不足為奇。

正統仙修的戰鬥模式,可和王鴻這種野路子完全不一樣。

戰鬥天賦對於武修重要無比,可對仙修意思就不大了。

你戰鬥意識再強,我高一個層次的法寶砸下去,你一樣得完蛋。《重生嫁故郎》第3章周家洛家同大婚 樓上

漂亮邪氣的少年倚在座椅上,狹長誘人的丹鳳眼眸噙著不耐:「你到底還要哭多久?嗯?」

站在他面前的女孩垂頭望著自己的腳尖,眼淚噼里啪啦掉個沒完。

瘦弱的肩膀輕輕顫抖,貝齒輕咬著下唇,蒼白的小臉浮現著委屈和受傷。

陳安歌從煙盒裡磕了一支煙出來,咬在嘴邊點燃。

深深吸了一口,滿足地喟嘆。

煙霧縈繞之下,那張妖孽般的臉龐隱隱綽綽:「唐梔,我再說一遍,我們分手了。別再來了。」

哪裡是一遍。

明明在一起不到一年,他說了好幾遍了。

女孩抬起頭,小臉上掛著淚痕:「我沒做錯什麼……」

分手這種事一方想要結束了,管他誰對誰錯,誰付出的多呢。

男生食指彎曲彈掉煙灰,動了動酸疼發麻的肩膀,用著最不屑一顧的態度說著最殘忍薄情的話:「可你也沒做對什麼。唐梔,我們不是一類人,你沒法滿足我想要的。」

她太乖。

他太野。

在一起太累了。

唐梔眸光微頓,蜷在身側的手指下意識又往裡勾了勾,啞聲道:「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

她不滿十八歲。

卻早早做好了把全部都給他的準備。

只要他說一句『想要』,她能傾盡所有。

陳安歌懂她在說什麼,她卻從來不懂他。少年只覺疲累:「我想要睡不同的女人,你可以接受嗎?」

一盆涼水兜頭而下的寒意不過如此。

小女孩眼睛紅紅地看著他,不染半分雜質的眼眸卻偏生能將人燙個洞。

陳安歌最討厭她的眼睛。

那雙乾淨的純凈的眼眸似乎在血淋淋的昭示著他們的不同。

「不能接受是吧。」少年食指微動,不斷的有煙灰撲簌下落:「唐梔,別鬧了,乖乖回去做你的好學生。」

唐梔執拗地望著他:「我不要。我不要和你分開,也不要你有別人。」

這話對陳安歌來說太可笑了。

管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