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城裡的守備森嚴,每一個城門口都有著上十個精兵鎮守著,要硬闖的話,你即使能夠殺死那些精兵,但也會有其他士兵不斷趕來,或許,城裡那些強大的人也都會出現。」燕小東道。

方陽也知道會這樣,而且,他身上的傷勢還沒有好,休養起來,起碼要兩三天時間。但即便是實力完全恢復了,要在一瞬間斬殺十個精兵,然後離開,這很難。

燕小東猶豫了一下,隨後,眼神變得堅定,道:「或許,我有辦法讓你出城。」

方陽有些驚異地看著燕小東。

突然。

「在那裡,快去通知兄弟們,一人五百個金幣啊。」

這是澡堂時的那一伙人,他們找來了。

但不光他們來了,也有其他城裡人看到了方陽。

「看到他了,在那裡,大家快過來,一根毛都值一個銀幣。」

一瞬間,一大群人浩浩蕩蕩的出現,又浩浩蕩蕩地沖向了方陽。

看到那一大群人,方陽和燕小東都是臉色一變。

「快跑,被追上就慘了。」方陽大呼一聲,拉著燕小東一起跑著,躲避著後邊那一大群人。

燕小東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跑,似乎只有方陽是被通緝著的,不過,他被方陽拉著跑,所以也就跑了起來。不過,他的身體較弱,耐力上面很快就跟不上了,速度開始慢了下來。

燕小東轉過頭,看著後邊虎視眈眈的一群人,他咽了咽口水。

這要是停下來,後面那一大群人肯定會一踏而上,這將會發生踩踏事件,燕小東肯定會被踩扁的。

燕小東咬著牙,他腳下的速度漸漸加快。

但是,他的腳很酸,喘息著,猶如風箱一般,而且,風灌入喉嚨,好像刀子刮過,火辣辣的痛。

但燕小東堅持下來了。

方陽有些驚異地看著燕小東,燕小東身體看起來挺柔弱的,但意志力倒還不錯。

「走,走這邊。」

燕小東率先朝著一個方向衝去,那是一條小道。

方陽沒有猶豫,他跟隨著燕東東沖了過去。

左拐右彎,拐了好幾圈。

終於,後邊的人越來越少,很多人被甩開了,到最後,燕小東和方陽停下了腳步,實在累得夠嗆。

方陽還好,他普通的修鍊也就如此,而且還是穿著重力內甲的。但燕小東就有些受不了了,他大口的喘著氣,臉色很蒼白,汗水一滴滴從臉龐滑落。

汗水甚至讓得燕小東的衣服緊緊貼著皮膚,燕小東很瘦!

「呼…呼…」

終於,燕小東沒有再劇烈的喘息,他把彎下的腰抬起來,重新站得筆直。

「我想,你現在應該沒有住處吧,要不,先來我這邊吧,我這邊有空房間。」燕小東詢問著。

方陽思索一下后,他點了點頭,他心底可以確定,燕東東對自己是沒有惡意的。

「那跟我過來吧,距離不遠。」

燕小東笑著點頭,他走在前頭。

過了一會,燕小東和方陽來到了一處小莊園外,燕小東向著方陽介紹著,「我暫時就居住在這裡,還有許多空置處,你可以隨意挑一個地方居住。」

剛一踏入莊園,一名老者便是出現,他緊張地看著燕小東。

「陛…少爺,怎麼一聲不說就出去了,這萬一出事了怎麼辦。」

看得出來,這老者是發自內心關心燕小東的。

對此,燕小東有些尷尬地笑了笑,道:「徐老,這不是有影老跟著我嗎,不會有事的。」

話落,一道身影浮現,就在燕小東的身旁。

那是一個黑袍老者,臉色冷漠,他朝著徐老點了點頭,隨後身體再次淡化,又隱蔽起來了。


在一旁,方陽張大著嘴巴,這所謂的影老竟然一直就待在了燕小東的身邊,而自己竟然一點氣息都沒有發現。這影老絕對是一個高手,要超越方陽許多。

「這位是?」

這時,徐老看向了方陽,皺起了眉頭。

「方陽,認識的朋友。」

「方陽。」

聽到這個名字,徐老眼睛閃過一縷精芒,隨後,身上爆發出一股強悍的氣勢。

這面貌,這名字,沒有錯,這是方陽,一個通緝犯。

徐老的氣勢蕩漾,颳起一陣勁風,方陽倒是沒有多大問題,雖然傷勢很重,但他依舊頂得住。不過,一旁的燕小東可是從沒有修鍊過的,被這勁風一掃,他便是摔倒在地。

「少爺。」

徐老驚呼一聲,趕緊是收回氣勢。

氣勢被收回,方陽也算是鬆了一口氣,那徐老不簡單,感覺上比之林浩都要強上幾分。

燕小東重新站了起來,揉了揉腦袋,有點抱怨般地對著徐老道:「徐老,你又不是不知道,方陽為什麼會成為通緝犯,沒有必要這樣。」

本以為這樣就可以了,沒想到徐老更是皺起了眉頭,道:「少爺,情況你應該也有所了解,沒有那人的授意,他們怎麼會這般的張揚,整個帝國都貼滿了通緝令。」

婚愛有毒:總裁,離婚吧! 少爺,你應該知道的,那人早就想對你下手,你這般跟他作對,不是給他下手的機會嗎?」

說到這個話題,燕小東的臉色有些變了,他收起了笑容,看著徐老。

他的目光很堅定。

「徐老,你跟我過來一下,方陽,你自己隨意找一處居住就可以,這幾天,我會帶你出去的。」

此刻,燕小東的話語中充滿了威嚴,讓人不自覺的便是聽從。



……

在書房之中,燕小東站得筆直,而徐老站在下方,彎著腰。此刻,他就像一個臣子,而燕小東就是帝王。

「徐老,你知道嗎?我真的很不甘心。」燕小東幽幽的聲音在書房內回蕩。

徐老愣了一下,他原以為,燕小東是要責罰他,沒想到,燕小東竟然說出了這話。

「我燕家竟然淪落到這個地步,權力被把持,被架空。可是,我卻無能為力,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切。」說著,燕小東閉起了眼睛。

聽著燕小東的述說,徐老看著燕小東,眼底有著憐惜。


若是身為普通人,以燕小東謙遜,溫和的性格,自然會獲得左鄰右舍的讚許。而這樣的性子,生在了這樣一個位置上,卻是負擔。

這給燕小東帶來了許多煩惱。

忽然,燕小東睜開了眼睛。

「他想要做什麼,我無力阻止,但是,我絕對不允許他這樣對待一個對帝國有功的人。」

重生之探路人 唉…」徐老嘆息了一聲。

這時,影老的身影也顯現出來,同樣的,他看著燕小東瘦弱的身體,眼中滿是痛惜。

他承受的太多了。

燕小東雙拳緊緊地握著,咬著自己的嘴唇,但他沒有流淚。

從小,他身體就極其虛弱,無論是使用什麼藥物,都起不來作用。而且,在他七歲的時候,原本碩大的燕家卻只剩下他了。他不光要背負著國讎家恨,還要在另一人的威嚴下苟延殘喘。

自小到現在,他早已習慣了那一種生活,逆來順受,當一個傀儡!

不過,他卻也有著自己的堅持。

自小父親對自己的教誨。

這就像一盞明燈,照亮了燕小東心底最後的一片凈土,不至於讓他陷入完全的黑暗中。

這是他一直以來的堅持。

「父親曾說過,有功就得賞,雖然我無法賞賜方陽什麼,但既然我遇到了,那就一定不能讓他出事。」說著這話,燕小東眼底閃爍著精芒。

影老和徐老看著此刻的燕小東,眼底有著欣慰。

這麼多年來,他們一直都在保護著燕小東,免得他遭受迫害。而現在,他們感覺燕小東長大了,或許,再不用他們的保護了。

燕小東的心底燃起一縷火焰,有一點,他沒有跟影老和徐老說,他不止想要救出方陽,他還想要振興燕家。

原本,他以為沒有了希望,但在天風學院的事情傳出之後,他心底重新燃起火焰。

原來,林家不是不可戰勝的,林家後面那人也不是不可戰勝的,一切還有希望,而他必須堅持。 (感謝不死的蘿莉控的打賞,10100起點幣!)

莊園不大,裡面人也不多,徐老充當管家,影老隱藏著,燕小東,方陽,另外還有兩個侍者。

在這裡,方陽過得很安心。

他關閉了房門,盤坐在床鋪上,心神在一起沉入身體中。

片刻之後,方陽睜開眼睛,眼底有著喜色。

身體的恢復出乎他的意料,到了現在,竟然都恢復了快一半,這是一件大喜事。

方陽自己都沒有想到,自己的恢復力竟然這麼強。方陽突破五級武者時,吸收的大量世界精華,效果就在這裡。

這世界精華讓得方陽恢復力大幅度的增長,可以說,將方陽的身軀改造得更加完美。

「咚咚!」

外邊有人敲著門,聲音很輕柔。

「進來。」

方陽的門並沒有鎖死,門被推開了,燕小東走了進來。

沒錯我是神 ,也沒有在書房時的悲憤,此刻,燕小東帶著笑意,看著方陽。

他重新化為了那個總是帶著溫和的笑的人。

可是,他心底的苦悶,心底的悲憤,又有誰能夠理解呢!

「吃飯時間到了。」燕小東笑著說道。


這時。

「咕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