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知道是我舅舅了,剛才想要置我於死地的時候呢,那個時候也把我當成你的外甥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恐怕咱們永遠沒有辦法成為親戚,你也知道咱們是什麼關係,老老實實的把左手砍下來,我允許你帶著左手離開。」李天已經是網開一面了,先不管這兩個傢伙在劉家的地位如何,能夠讓他們帶著左手離開,就說明他們以後還能夠把左手給接上,出門隨便找個醫院就可以,但如果還想那麼靈活,恐怕就要動用一些天材地寶了。

「二爺,您先走,拼了命,我們也不會讓你有事的。」下面的一個傢伙拔出了自己的匕首,剛才打的那麼厲害,都沒有動用武器,看來現在是要拚命了,其他的人也都拿出了自己的武器。

李天掃了他們一眼,大多都是短刀和匕首之類的,這些東西出來比較好拿,如果是攜帶長刀的話,恐怕在車上也會很顯眼的吧,雖然劉家權勢滔天,但是在外面辦事的時候,多少還得顧及一些的。

「就憑你們這些垃圾,還沒有那麼大的本事,今天我說要留下他的左手,那就必須要留下他的左手,都給我滾…」李天說完之後就動手了,還是剛才的那種玄黃之氣,只是剛才是一個圓柱體,現在就是一個薄片,這個薄片的面積也不是很大,但是嗖的一聲就飛了過去,直接把劉家二爺的左手給割下來了。

這實在是太可怕了,僅僅把自己的內力凝結在空氣當中,就能夠製作出類似刀片的武器,劉家二爺也是高級武者,雖然僅僅在高級武者當中墊底兒,但面對李天的這種攻擊,一點反抗的能力都沒有,甚至連躲閃的意識都沒有做出來,這實在是太讓人感覺到吃驚了,包括表哥在內,所有的人都沒有想到,李天真的是殺伐果斷,說出手就出手,根本不管你是什麼樣的身份,只要是惹怒了自己,叫你斷一根左手,你就得斷一根左手。

「你們想要怎麼樣呢?是要我親自動手,還是你們自己動手呢。」在劉家二爺的咆哮聲中,李天又看向了這些劉家的狗腿子,劉家的二爺左手被齊根切斷,裡面的刀口都是十分整齊的,這個情況把他們都給嚇住了。

「啊…」一個傢伙猛的拔出了匕首,直接就剁在自己的左手上,這會兒大家就看到一個血乎乎的左手在地上滾了幾圈,然後就停下了,這個傢伙忍著沒有叫,但是頭上已經有大滴大滴的汗下來了。

其他人也是有學有樣的,本來他們以為這次從京城南下,就是出來要度假的呢,畢竟他們對付的就是一個縣城的小家族,雖然在這個縣城當中可以呼風喚雨,但是對於劉家來說,這算個屁呀,別說是劉家的嫡系了,就算是劉家出來的一個家丁,也可以把這樣的小家族玩弄於鼓掌之中,沒想到竟然是這樣的一個結果,劉家的兩位大爺都變成了這樣。 這些人一個接一個的剁下了自己的左手,這裡的人雖然都是刀口舔血的,對這樣的情況經常見,但是今天還是感覺到了害怕,尤其是劉家二爺,他自己也是有極好的療傷葯的,吃下療傷葯之後,這傢伙的傷口就不再流血了,只是其他人就沒有這樣好的待遇了。

對於京城劉家,跟對魔教一樣,李天並不敢做的太過分,如果只是自己一個人的話,根本就不會放在眼裡,所有的人今天都得把命扔在這裡,但是自己周圍還有很多重視的人,之所以能讓他們回去,也是傳達一個重要的信息,那就是自己不想把事情做成最絕的樣子,雙方最好都要留一線,日後還得相見呢。

「你可真是婦人之仁,你知道我這兩個傢伙有多壞嗎?他們在家裡沒少欺負你的母親,如果不是我父親護著的話,真是不知道姑姑會變成什麼樣子…」看著這些人離開了,表哥走到了李天的旁邊,從剛才的合作來看,表哥已經完全接受了李天。

「你們本不應該出現在我的生活里,現在居然又出現了,那就怎麼來的怎麼回去吧,每天回去喝一口,兩個月之後,你的修為應該可以精進,這一瓶是給你父親的,帶你父親離開這裡,如果還出現在這裡的話,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李天從體內世界拿出了兩瓶神水,一個是自己的親舅舅,一個是自己的親表哥,他們可以有這樣的待遇,但是李天還沒想好要怎麼接觸他們,對於李天來說,在腦子裡根本就沒有這兩個人,不管是上輩子還是這輩子,都沒有做好這樣的準備,還是叫他們離開的比較好。

「你不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嗎?你不想讓父親給你解釋一下嗎?你不想見到你的母親嗎?」表哥有些焦急的說道。

「我想的事情多了去了,但是我現在就想一個事情,讓你們消失在我的面前,我父親的婚禮還要繼續呢!」李天斬釘截鐵的說道,因為他看到了父親蒼老的面孔,旁邊的張經理兢兢業業的伺候父親,至於這位表哥和舅舅,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這一點,想必父親的想法跟自己一樣,對於京城的劉家,能躲著就躲著吧,如果繼續的來往,恐怕還會有災難過來的。

表哥還想說什麼?可是看到了周圍的血跡,自己的這個表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爆發,還是少說一句吧,這一次的任務肯定是失敗的,他必須得跟父親趕快趕回劉家,要不然的話還不知道二伯在家裡說什麼呢,看看那邊的大伯,表哥還是過去把他給拖起來了,一個人帶著兩個大男人,表哥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可能你對煉丹有興趣,這是我得到的一個方子,按照這個方子來練,成功率高一點,如果還不成的話,到京城來找我。」快要出門的時候,一個瓷瓶兒飛了過來,瓷瓶裡面就是表哥身上的療傷葯了,外麵包著一張白紙,摸上去材質跟普通的白紙不一樣,應該又是劉家的好東西吧,上面詳細的寫了一張丹方。

看來這個表哥也是不願意欠人家東西的人,自己給了他兩瓶神水,又幫助舅舅打通了經脈,他就把這張方子交給他,自己在上輩子的時候,李天也是混跡過修真界的,丹方的價值非常高,甚至要比一些武功秘籍還要高,就這樣隨手的送給自己,這位表哥也是拿自己當親人了,只不過李天現在還沒辦法接受他們,都已經20年了,平白無故的多出來一個舅舅和一個表哥,李天真的是不知道該如何處置,還是靜下來想想再說。

「父親…」李天看著他們離開了這裡,回過頭來,剛想要說什麼的時候,父親沖著李天擺了擺手,父親也知道李天想要說什麼,但是父親現在真的是累了,不想告訴李天什麼。

「張姨,今天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實在是對不起,不過你們的事情不受影響,你們先回去休息吧,我找人保護你們,不會出事情的。」李天看了一眼張經理,張經理就是一個普通人,並沒有經歷過類似的事情,這個時候兩隻手抓著李天的父親,可以肯定受到了巨大的驚嚇。

父親一邊拍著張經理的手,一邊帶著張經理離開了這裡,李天卻看著這個血糊糊的大廳,腦子裡真是一片混亂,李天看向了遠處的水星和李星,這兩個人是國家安全局的人,他們肯定會知道不少的消息的。

水星看李天的眼神再次改變了,沒想到李天的實力如此強悍,這種情況他都記載下來了,把這些東西發往京城國家安全局總部的時候,總部那邊給李天定了一個評級,那就是s級。

什麼樣的人才可以被稱之為s級呢?水箱只見過一個s級的人,那就是歐洲地下世界的皇者,那個吸血鬼親王,那才是s級的人,據說那個人可以控制整個歐洲,不管是哪個國家的總統,還是哪個國家的女王,只要是那個人想要做的事情,就沒有做不成的事情,當那些視頻傳遞到京城的時候,李天的等級也變成了s級,甚至上面說了,如果仔細分析一下的話,可能李天是ss級。

「你們把這裡收拾一下,你們兩個跟我去樓上的辦公室。」李天帶著國家安全局的兩個人就先走了,下面的斧頭幫小弟就開始幹活了,剛才的情況他們都看到了,內心別提多興奮了,老大又一次震驚了他們,又一次讓他們看到了無敵的實力,京城劉家又怎麼了?

他們對那個劉家並沒有什麼印象,雖然姚爺剛才說了,京城劉家的一個家丁就能夠幹掉我們,但是真實的情況是什麼呢?劉家的三位少爺都到了他們這裡,可最後只有一個人是走著回去的,其他兩個人都是被抬著回去的,這得說明咱們有多強呢。 小唐抬頭看了一眼顧可彧,想了想,她搖了搖頭,將手裡的油條遞給了顧可彧,示意她吃早餐。

顧可彧心裡的好奇心已經到了最高點,今天她還非就要弄明白這小唐究竟是發生了什麼,這換做往常,自己想知道什麼從來不用親自問,小唐向來都是一個憋不住話,心中藏不住事兒的人,今天能夠忍住不說話?這反差也太大了吧!

「不是,這是誰欺負你了?惹你生氣了?你跟我說說啊。別讓我著急成不?」

顧可彧將小唐面前的豆漿給挪開,這喝半天了也沒見少,還喝什麼呢?話不說開能吃的下東西才怪呢。

正在這時,桌子上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顧可彧看了一眼小唐,準備先接個電話。

「喂,唐黎佳啊,這麼早打電話有什麼事兒嗎?」

「早安呀,這說明我一醒來就開始想念你了唄,怎麼樣,吃早飯了沒?」唐黎佳的語氣聽上去十分愉悅,看來她今天心情不錯。

本來沒睡好的顧可彧還覺得一身軟綿綿的毫無半分力氣,在聽到唐黎佳充滿活力的聲音后,身上那股懶勁兒也跟著消散了一些。

「才起來,正吃著呢。豆漿油條,可香了。」

「我打電話就是過來提醒你的,別忘記了我們昨晚上說了些什麼,咱們現在就要開始努力了,得抓緊時間去學習學習!」

顧可彧覺得唐黎佳就像一夜之間變了一個人似的。從前的唐黎佳總是一副與世無爭的樣子,好像什麼事兒都不放在眼裡也毫無興趣,而現在的她卻成了一個元氣少女,對所有事情都充滿了興趣,就連說起話來都讓人感覺到了春天那種生命里盎然的氣息。

「我當然記得,我可是認真的,沒有鬧著玩兒。要不咱們今天就一起學習吧,反正今天沒什麼事兒?挑個書店?或者你直接來我家還是我過來找你?反正我挺方便的,哪兒都行。」顧可彧打了一個哈欠,窗外陽光正好,美好的一天可不能浪費啊。

「我過來找你吧,不會打擾你就好。」唐黎佳迅速的做出了回答,看得出來她很是亢奮。

不過為什麼會說不會打擾到自己?這話怎麼聽上去那麼彆扭呢?

「有什麼打擾的啊,你趕緊過來吧,我在家裡等你。」

唐黎佳遲疑了一會兒,這才小心翼翼的問道:「顧可彧啊,你看最近我能不能暫時借住在你家一段時間呢?」

這不是剛好?之前跟顧可彧合租的那個女生前些日子因為工作調動的原因搬了出去,現在房子里正好空出了一間屋子來,唐黎佳過來的話也是剛剛好。

「當然沒問題啊,我這剛好有個房間,不過你得滿足一下我的好奇心,怎麼突然要過來我這邊暫住?」

「我可是先告訴你哦,我是筆直的,你可別因為在劇組裡跟我相處久了,就愛上了我,我不負責任的哦!」顧可彧調侃起來。

「嘔!嘔!」唐黎佳聽后故意裝模作樣的噁心起來:「拜託你了大小姐,你是筆直的難道我是回形針不成? 獨佔小嬌妻:霍少寵上天 放一萬個心好了,我才不會對女人感興趣呢!我這就是覺得跟你離得近一些,咱們兩個互相溝通交流,學習起來也方便。」

「再說了,這樣子才有氛圍,咱們才能更加努力啊,你覺得對不對?」唐黎佳忙著解釋起來。

顧可彧點點頭,好像是這麼個道理啊,還可以互相監督一下,再說,現在劇組殺青了,平常一個人在家也沒什麼事兒做,沒人說話也挺孤單寂寞的,特別是發生了昨晚那樣的事情之後,顧可彧總是胡思亂想,也許多一個人陪伴,就不用再去想那些事情了吧。

「你說得沒錯,學習氛圍確實非常的重要,要是我們倆真住在一塊兒了,估摸著能夠互相鼓勵,更有衝勁一些。」

顧可彧說著的同時,心裡情不自禁的想起了陸季庭,唐黎佳搬家這事可是個大問題,不知道他同意不同意。

但是顧可彧肯定不會不識趣到去問這些問題,她轉念一想:「你一個人搬行李肯定不方便得很,要不然我幫你好了,你大概什麼時候過來?」

畢竟唐黎佳坐輪椅,搬家定然不方便,只是這話顧可彧不好直接說出口,只能用這樣委婉的方式表達對她的關心。

可唐黎佳拒絕了,她輕輕淺淺的笑著:「不用了,我只是拿一些簡單的行李,換洗的衣物之類的。 名門試愛 至於那些日常用品什麼的,可以再採購新的,免得麻煩。」

顧可彧覺得她所說的言之有理,畢竟搬家還是簡單點好,省得跟她現在一樣,忙得暈頭轉向。

她們倆商量完這些后,便掛斷了電話。

顧可彧回頭看了一眼,早就沒有了小唐的身影,她應該進去了才是。

顧可彧呼出一口氣,看出小唐的狀態不太對勁,她琢磨著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她根本就不著急,因為小唐是個心裡藏不住事的人,倘若當真發生了什麼,小唐肯定會憋不住告訴她的。

顧可彧繼續忙碌著,半個小時后,房門被敲響,顧可彧開門一看,是唐黎佳帶著行李過來了。

她帶著個很小的行李箱,看樣子東西當真挺少,顧可彧隨即露出笑容:「你怎麼這麼快就來了,還真是讓我有些驚訝。」

她猜測著,說不定在幾日後唐黎佳才會過來,誰知道她的行動力會這麼的迅速,簡直讓她有些震驚了。

唐黎佳推著輪椅進去,她暗暗打量著房間的布局,不錯,很溫馨,一看就是女生居住的地方。

她非常的滿意:「既然要學習,肯定要馬上開始做起。要是三番五次的往後推,肯定是學不成的。」

「這些就是我的行李了,很少吧?待會兒出去吃晚餐時,我得去一趟超市,購買一些日常用品。」

總裁追妻令:爹地請入室 唐黎佳輕聲細語的說著,她的嗓音非常的溫柔,顧可彧聽著,不禁開始期待兩個人的生活了。

她忽然想起,提了一嘴:「小唐也在,她正在裡面忙呢,裡面的灰塵味有些大,我就不帶你進去跟他打招呼了。」

「要不然我們現在先去你的房間,我幫你收拾一下東西?」 「咱們明人不說暗話,剛才你們給國家安全局彙報的時候,我並沒有攔著你們,現在你們得講究個等價交換,當年我父親跟劉家的事情你們肯定都知道,把你們知道的都告訴我吧!」既然從父親那裡得不到答案,李天就只能是讓這兩個人說了。

「老大,你實在是太看得起我們兩個了,我們兩個的軍銜最高的才是中校,在國家安全局內部還不如你的軍銜高呢,你覺得我們能夠看到那些機密內容嗎? 私寵之帝少的隱祕情事 那些東西恐怕連崔局長都沒有資格知道,關於這些大家族的事情,全部都是整個國家安全局的最高機密,所以恐怕你想要知道的話,得親自去一趟總局那邊了。」水星攤開了自己的雙手,不管你相信還是不相信,這就是現在的事實,旁邊的李星也點了點頭。

李天無奈的把身體靠在老闆椅上,他們兩個說的也對,劉家既然是華夏頂尖的大家族,幾乎控制了很多的方方面面,他們這樣的小人物自然是不能知道的。

「那你們能告訴我關於劉家的實力嗎?知道多少就說多少,別告訴我你一點都不知道,剛才可是你看出了他們是劉家的人,總得有一點他們的傳說吧,現在我是什麼消息都沒有,兩眼一抹黑,這樣的感覺十分不好。」李天又想到了另外一個問題,水星知道今天必須得交代,況且李天是自己的上司,他想要知道什麼東西,自己就得跟倒豆子一樣把這些都告訴他。

水星對於劉家還是很了解的,在國家安全局的內部,劉家的子弟有很多,大部分都在擔任各地地級市的局長,可以說是根深蒂固,他們的實力也都非常強,有很多都達到了中級武者的階段,但是這樣的實力對於李天來說,簡直就是渣滓了,可對於各地的國家安全局來說,這些幾乎都是頂樑柱。

除了這些之外,在經濟方面,劉家控制了12個上市公司,每一個上市公司的資產都超過千億,幾乎都是各個行業的翹楚。

目前來看,還沒有跟李天有衝突的,在政治層面,劉家也是有自己的勢力的,在中央的一些領導當中,很多人都是劉家的人,要麼他們的師傅是劉家的人,要麼他們的老婆是劉家的人,甚至有人自身就是劉家的人,如果沒有劉家的支持,恐怕他們在政治上都走不出幾步,這些人當中包括一些的職位很高的人,高到李天難以想象。

「你別說的這麼籠統,你能給我舉幾個例子嗎?讓我能夠快速的知道劉家的實力,你光給我在這裡扯這些東西,我上哪知道去?」李天有些不滿意的說道,他本來就是重生過來的,對於這個社會知道的還不是很多,現在水星光給他講定義,根本就沒有舉例子,當然不能很明白劉家的實力了。

「這是我的錯了,國家安全局方面你知道了,劉家的實力在國家安全局的內部,幾乎要佔到5%左右,這已經是一個相當恐怖的實力了,要知道國家安全局的內部,那可是各種勢力犬牙交錯的。」說的第一個事情就讓李天感覺到吃驚了,在整個安全局內部,5%已經是一個強悍的數字了,要知道安全局並不僅僅是國內方面,在各國都有安全局的分部的。

「商業方面那就更好說了,12個上市公司當中,其中有一個就是最厲害的,那就是國家電網了,你知道國家電網有多麼強大嗎?整個國家的電都歸這個公司管著,表面上看著是國有公司,但我實話告訴你,公司的控制權在劉家的手上,公司的十幾個高管當中,沒有人表面上跟劉家有任何關係,但如果你仔細查的話,他們跟劉家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在最關鍵的時刻,他們甚至可以違背國家的命令。」第二個事情就更加的吃驚了。

李天抬頭看了看頭頂上的電燈,沒想到這個也是劉家的,華夏的電力部門已經被他們給控制了,這些人到底是多麼的強悍,連這個都能夠控制了,看來自己還真是小瞧了劉家了,難怪人家能夠佔據整個華夏的前三,這都是有真正實力的,可不是吹牛就能做到的。

「您老人家先別忙著吃驚,咱還有其他的要說呢,你知道大街上的華夏銀行吧,雖然華夏銀行不算是四大銀行之一,但是在股份制銀行當中,那也是排名在前面的,總資產也有上千億的,整個華夏銀行都在劉家的控制之下…」第二個企業更加讓李天吃驚,能夠在華夏這個國度擁有一座銀行,這是一個多麼讓人羨慕的事情,可人家劉家早就有了,而且還在一步一步的擴大,這幾乎是掌握了國家的一部分經濟命脈了,自己這點兒產業跟人家比起來,簡直差的太遠了。

「打住吧,我感覺我這個思想有些接受不了了,你還是說一下政治層面的事情吧,商業上也就這樣了,就算他們再怎麼厲害,也就是只能在華夏稱雄吧,在國外那邊應該沒啥吧?」李天問了一個白痴問題,連李天自己都知道全方面發展,人家劉家經過了那麼長時間的傳承,怎麼會不知道國外的事情呢?人家怎麼會把雞蛋都放在一個籃子里呢?

「大哥,聽說過美國的微軟嗎?那是全世界最強的程序公司,劉家擁有其中10%的股份,這是當年人家投資的,通過數十個陌生人持股的。」李天又看了看旁邊的電腦,原來windows系統也是劉家的,雖然只有10%的比例,但是這已經相當吃驚了,要知道現在微軟的市值高達4000億美金,光是這一項,劉家就有400億美金,自己要多少年才能夠追的上呀?按照現在的匯率,那可是將近3000億人民幣了,打死自己也沒有那麼多的錢呀,這得開多少的翡翠呀?找多少的玉石礦呀? 李天看到這個傢伙還要繼續說下去,趕緊的把這個傢伙給按在椅子上了,自己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原本以為這些古老的大家族在國內勢力滔天,沒想到人家在國外也有自己的勢力,微軟算是一個新興集團了,沒想到人家也有股票,這布局得有多深呀。

「你們是不是搞錯了?他們這些大家族不是一些老頑固嗎?應該把所有的勢力都放在華夏呀,對於外國那些洋鬼子,他們會相信嗎?」李天有些不敢相信的說道,在他的印象當中,這些大家族就是這樣的一個表現才對。

「我說老大,您這都是什麼時候的思想了?人家這些大家族分為好幾批的,有一批專門在國內發展,有一批比較適合外國的,那人家就全部到國外去發展了,這些人小時候就生活在國外,深受西方思想的影響,他們在當地也會做生意,也會做一些其他的事情,有了錢之後就會投資這些比較有前景的公司,如果是能好好的談判,那就是最好的了,如果不能好好談判,哪怕是綁架勒索呢,他們也能夠把這些股份給弄過來,誰的拳頭硬誰就能說了算。」水星想到了一些傳聞,當年聽說微軟的高層也不願意賣股份,但是劉家派出了幾個高手,最後這些傢伙全部都屈服了,可以說這個錢真是搶來的,雖然名聲不怎麼好聽,但是最終獲得了巨大的利益。

聽到拳頭的理論之後,李天笑了笑,既然這個世界能夠信服這個,那就什麼都好說了,在這個世界上,誰的拳頭能有咱的硬呢?不過李天的好心情立刻就沒了,想到身邊的這一伙人,李天暫時還是不能夠用拳頭的,人家可以不報復自己,但是報復他們,他們連還手的力氣都沒有。

「那他們在政治上有什麼建樹呢?既然我都知道這麼多了,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我的心理承受能力還是可以的。」李天深吸了一口氣,在華夏這個國家,基本上是一個官本位的國家,幹什麼事情也不如當官而來的風光,就算你經商到了最頂層,如果真的得罪了這些當官兒的,最後也沒有什麼好下場,一句話就能讓你下大獄。

「這個事情我也不能全告訴你,你自己慢慢領會就是了,在咱們國家有幾個最厲害的人,這幾個最厲害人當中的一個就姓劉,你就想想劉家的勢力吧,在地方大員當中,各省的一把手至少有三個是他們的人,這還是我所知道的,還有一些事我不知道的,可以說遍布整個華夏的官場,如果真的跟劉家鬧翻的話,恐怕你的企業想要發展,那絕對是舉步維艱的,以前他們沒有注意到你,以後可就很難說了,就看你那位舅舅的了。」這些話真是要多正經就有多正經,李天有些無奈的笑了笑。

自己還真是得罪了一個龐然大物,在各方面都有很強的實力,人家就是航空母艦,咱連個小舢板都算不上呀。

「按照你說的,這劉家的嫡系子弟應該很厲害呀,就算是個廢物的話,他們也能夠培養得很強才對,為什麼劉家老大和劉家二爺這麼不中用呢?」李天提出了自己的疑問,在上一輩子的時候,他見過很多十分強悍的大家族,只要是家族的子弟,都能夠獲得很多的修鍊資源的,絕對不會是現在這個情況,搞不清楚這兄弟兩個是怎麼回事兒?

聽了這個話之後,水星和李星都對李天進行了一番鄙視,劉家老大那是實力不行嗎?那可是高級武者層次的,把整個國家安全局都給翻過一遍來,能有多少的高級武者呢?一個高級武者在一個省份都能夠稱雄了,這樣的人在李天的眼裡竟然是實力不行,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您老人家的實力夠強,您不能看著所有的人都不撐勁呀,雖然這兄弟倆個在你手裡走不過一招,但是對於其他人來說,這就已經是絕頂高手了,至少在國家安全局內部,這樣的人就沒有幾個。

「大哥,你不要用你的眼光來看好不好?在我們這些人的眼裡,一個省級家族才有多少高級武者呢?能夠有兩個就已經不錯了,劉家有多少個高級武者呢?現在暴露出來的都有六七個了,還有很多事沒有暴露出來的,據我所知,劉家的資源都會聽從他們家主的分配,就好像劉老大這樣,雖然自己是高級武者,但根本沒有多少的潛力,家族只會把他催升到高級武者,這一輩子也算是吃喝不愁了,至於剩下的資源,恐怕都用在你舅舅身上了。」水星在國家安全局時間比較長,只要是在京城那邊混過的,對於劉家的情況多少都有所了解呢。

劉家這樣的大家族,子弟眾多,當然不可能每個人都有足夠的資源,就算是他們勢力龐大,也不可能把資源平均下去,廢物是不會得到重視的,李天的舅舅就不一樣了,年紀輕輕的就跟他的幾個哥哥一樣,這可是少了十幾年的時間,所以資源傾注於他的身上,那也是很正常的,至於其他的人只能是聽天由命了,這些也是劉家能夠長勝下去的秘訣,絕對不能夠因為親情就傾斜於哪個人,必須得靠他們的實力來說話,這樣才能夠長遠下去。

聽了水星的解釋之後,李天也點了點頭,雖然自己所在的家族還沒有多麼強盛,但是如果想要延續下去,也得這樣好好的學習才行,上一輩子的時候,李天就沒有後代,就是因為一心追求強大,所以自己強悍了,但是卻沒有留下什麼,這一輩子李天有了家裡人,想著也得建立一個強大的家族才行,所以這一套都得好好的學習,將來等自己的家族建立起來了,這都是最為寶貴的家族傳承,得讓以後的人都養成這樣的好習慣,要靠能力來定勝負,絕對不能靠親疏。 這下唐黎佳沒有拒絕,她一個人當真吃力,如果有顧可彧的幫助,將會簡單很多。

兩個人忙碌收拾著,明明沒有做什麼太累太重的活兒,但都出了一身汗,顧可彧呼出一口氣:「時間不早了,我先去洗個澡,現在一身的汗味。待會兒我們出去吃個飯吧,看看你喜歡什麼口味的菜。」

唐黎佳低頭聞了聞自己的衣服,也情不自禁的笑了笑:「我也覺得自己身上臭臭的,需要洗個澡清理一下。」

出去時,顧可彧將門帶上,正好跟小唐撞上,她的神情現在已經恢復了自然,可跟顧可彧的眼神對上時,小唐依舊閃躲了一下。

小唐清了清嗓子:「這是……」

「唐黎佳來了,她搬來跟我一塊兒住,我們倆一起促進彼此學習,這樣會更有動力。」顧可彧簡單的解釋了一下。

其實她還是想追問小唐異樣的原因,但明顯現在不是時間,她繼續說下去:「我去沖個涼,身上都是汗味,有點嫌棄。你等我們倆一下吧,待會兒一塊出去吃飯。」

「好。」小唐答應,看著顧可彧走進房間里的背影,頓時鬆了口氣,好在是顧可彧沒有追根究底,要不然這一時半會兒,她還真不知道應該怎麼解釋了。

晚餐時,顧可彧點了一桌子的菜,她提前詢問過小唐和唐黎佳的胃口,點的都是大家都喜歡的菜。

她提前定了個小包間,因此私人空間十足,壓根不用擔心狗仔之類的。

顧可彧揚起果汁杯,「今天的事情,全靠我們大家的努力。現在的成就,也是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祝我們都有更好的未來。」

唐黎佳的臉上也洋溢著笑容,她明顯是非常的高興:「沒錯,祝我們倆可以互相監督,成功的考上導演系。」

她忘記了小唐,隨即唐黎佳又祝福小唐:「我不知道你的目標,或者是理想是什麼,那我就祝你成功。」

小唐現在的笑容是真心實意的,「謝謝你。」

今天他一直不在狀態,也只有這會兒才真正高興了一下。

這家餐廳的人很多,他們的菜品還沒有上來,需要再等待一會兒。

這會兒也沒有什麼話再說了,顧可彧拿出手機,她忙碌了一天了,都沒有好好的關注一下網路上的事情,現在是時候娛樂一下了。

可是她剛剛掏出手機,小唐的眼神便立刻投過去,她手疾眼快的將顧可彧的手機搶過來,「玩什麼手機!現在是吃飯的時間,別玩遊戲,就不能大家一塊兒聊聊天嗎?」

小唐的態度非常的奇怪,顧可彧多看了她好幾眼,一旁的唐黎佳卻是瞭然,她嘆息:「小唐,你是怕她看到了網上的消息難過吧?」

「不過我覺得你可以試著去相信她,都走到了今天的這一步了,她的心理素質肯定不會差到哪裡去。再者,現在的重點在於解決事情,而不是想著如何逃避。」

一開始,顧可彧原本聽得雲里霧裡,但是隨著唐黎佳不疾不徐的講到後面,她的心裡有了一些猜測。

顧可彧屏氣凝神,板著臉把手伸出來,「把手機還給我!」

看她的樣子,倒是真的有些生氣了,小唐猶豫了一二,遲遲不肯拿出手機,「看那些會影響心情,何必呢?」

顧可彧知道小唐是顧及著她的情緒,但是她這樣的行為還是會讓她不悅。她是個成年人,又解決事情的能力,也有自我情緒的管理的能力,她沒有必要如此的膽戰心驚。

顧可彧的語氣帶上了幾分壓迫:「那就讓我當個自欺欺人的蠢貨嗎!」

這句話,讓小唐的臉色也垮下來了,把手機還給她,自怨自艾著:「對不起,都怪我沒有本事,不能幫你解決事情,只能想出這種沒有意義的蠢辦法了!」

顧可彧沒有將小唐的話放在心上,她現在一門心思就想著網路上到底又怎麼了,能讓小唐的情緒波動這麼大,連唐黎佳的眼底都有殘留的擔憂。

她點開微博一看,果不其然,關於她的養小鬼事件再次發酵,愈演愈烈,看樣子被炒得熱火朝天。

不同的是,這次更多的人相信了顧可彧養小鬼的說辭,甚至關於她越來越多的負面消息都被造謠出來。

網友們紛紛留言,都在說顧可彧的不好。

「我看顧可彧的面相,就知道她肯定是個不正經的人,誰知道為了紅居然做出這種邪惡的事情來,真是讓人唾棄!」

「按我說,這種人就應該滾出娛樂圈,還是個工作人物呢,少在這裡禍害人了!萬一真的讓一些小朋友跟著學習模仿了怎麼辦?顧可彧!滾出娛樂圈!」

「依照這樣的情景下去,肯定是不行的!連杜亞生導演都被控制著,我估摸著,這顧可彧還是有兩把刷子,萬一到了以後,連半個娛樂圈都被控制了怎麼辦?」

望著這些言論,她的心裡情不自禁的浮現出了兩個字:幼稚!

這些網友們真是一個二個想象力豐富,連這樣的陰謀論都出來了,還掌控半個娛樂圈呢,真當這是什麼了?

顧可彧覺得還挺有意思,剛剛小唐一直藏著掖著,她還以為發生了什麼大事呢,結果就是因為這檔子事情,真是白害得她擔心了。

顧可彧手指在屏幕上靈活的滑動著,她繼續看下去,突然,發現了一篇有趣的文章。

「娛樂養小鬼紅人,竟然背地裡過的是這樣的私生活!」

哦?她過得究竟是什麼樣的私生活?

顧可彧饒有興趣的點進去一看,發現裡面不僅有文字,而且還有多張配圖,看上去還真的有模有樣。

她點開其中一張圖片一看,是她和一個男人的私密照片。可是實際上,顧可彧連照片上的男人是誰都不知道,不過這摳圖技術還是可圈可點的。

發布這個文章的人是微博上的大V,一直發布一些東西用來潑她髒水,每次都無中生有,他到底為什麼這麼針對她?

顧可彧嘆了口氣,她想不明白,於是查看著底下的評論。

不意外的是,文章下面一片罵聲。 聽了這些事情之後,李天的心裡算是有些放心了,看來自己的親舅舅還是個香餑餑,能夠在劉家擁有一定的地位,這也讓李天自己有些慶幸,至少短時間內不會有人來找麻煩的,就算劉家老大和他的弟弟說出個大天去,他們在劉家的地位並不是很高,舅舅實力強橫,得到了李天的幫助之後,以後肯定會突飛猛進的,到時候一定能有不錯的地位。

「其實你也有機會的,據我所知,劉家的每一代家主都是以血脈來論的,並不是說姓劉的人才可以繼承,理論上來說,你的血脈也是很近的,跟劉家這一代的人相比,你也有五成的希望的,如果能夠跟劉家的傳承寶貝契合完美,你也有可能成為劉家的家主。」一直沒有開口的李星說道,這倒是讓李天感覺到有些奇怪了,難道不姓劉也能成為劉家的家主嗎?別在這裡開這個玩笑好嗎?

「有這樣的事情嗎?」李天一臉的不相信,就好像李星說了一個笑話一樣,不過這丫頭平時話不是很多,應該不會說這麼不靠譜的話。

「天使說的不錯,這事情就是這樣,劉家跟其他的大家族不一樣,其他的大家族一般都是長子嫡孫繼承製,但是對於劉家來說,他們的家傳寶物會自己挑選,所以這些年劉家的家主都非常英明,並沒有出現那種笨蛋。」當這個話從水星的嘴裡說出來之後,李天才真正的感覺到這是真的,水星這個傢伙雖然平時嘻嘻哈哈的,但是說到重要的事情,從來不會扯淡。

李天注意到水星對李星的稱呼,雖然李天已經給她改名兒了,但是在國家安全局的內部,大部分的人還是喜歡稱她為天使,這是一種習慣,更多的就是李星在他們心中的地位。

「那你們知不知道家傳寶物是個什麼東西啊?」李天這個時候也有了好奇心了,在原來的社會當中,大家族都會有一兩件重寶的,沒想到在地球上也有這樣的家族,雖然劉家在華夏夠強大了,但是在整個修真世界來說,連一根螞蟻腿兒都比不上,這樣的家族竟然也有重寶。

「大哥,你覺得我到底有多大的權力啊?別說是我了,就算是咱們總局的局長,也不可能知道劉家的寶貝是什麼呀,據我所知,這個寶貝十分的厲害,可以跟當代劉家的家主進行融合,然後整個人的實力能夠提高很多,根據咱們國家安全局的資料,提高至少兩倍以上,還得看這個傢伙的潛力怎麼樣,我覺得如果你去用的話,沒準能提高三倍以上。」水星可算是把自己知道的全部都說出來了,如果還想要知道更多的話,那就得要更多的許可權。

「既然這玩意兒這麼厲害,這些年應該也有人打過主意吧,難道劉家都強大到這個程度了?別的家族的人都殺不進去嗎?」李天有些奇怪的說道,消息都已經到水星這個層次了,可想而知會有多少人知道,現在還能夠保留在劉家,劉家應該沒有那麼強大吧,在整個世界上來說,很多家族都應該有搶奪的實力。

「並不是那些家族不想得到,據說在很久以前的時候,華夏幾大家族曾經共同出手過,但是最終也沒有什麼用處,別人得到了那個寶物,根本就沒有辦法用,必須得是劉家的血脈才能夠激發,你覺得你會要這樣的東西嗎?如果你不能夠用的話,你把這個寶貝給搶過來了,劉家上上下下的把你當做世仇,動不動的就有人過來報仇,除非是腦子進水了,要不然沒人會這麼做的。」聽了這個解釋之後,李天才算是明白了,原來不是沒人去搶,實在是搶來沒什麼用處。

「這個寶貝就好像有腦子一樣,就算你有劉家的血脈,但是得不到他的認同,那也是沒有辦法融合的,在劉家內部,估計只有最頂尖的弟子才有資格融合,就好像你舅舅一樣,雖然還沒有成為家主,但是每年應該也有幾天融合,在個人跟寶貝融合的時候,個人的實力可是突飛猛進的,劉家的嫡系子弟之所以會這麼厲害,跟這個有直接的關係,至於你那另外兩個舅舅,恐怕是連融合的資格都沒有,要不然怎麼會這麼笨呢?」後面的這些話就是水星猜測的了,並沒有任何的依據,但是李天也聽出來了,這個猜測應該是正確的,要不然以舅舅的年紀不可能會有這麼高的層次的。

送走了這兩個傢伙之後,李天的腦子裡還是不能夠平靜,原來劉家之所以這麼強大,就跟他們的傳承寶貝有直接關係,這也難怪了,其他家族的族長應該跟劉家的組長實力差不多,但是藉助傳承寶貝可以硬生生的提升兩倍,這就可以以一敵二,甚至是以一敵三,劉家怎麼可能會不強大呢?

在歷史的長河當中,不知道有多少家族比劉家強大,但現在他們都已經灰飛煙滅了,王朝換來換去,劉家依然是屹立不倒,傳承寶物應該是起了決定性的作用,李天也真是想要看看這是什麼玩意兒?在以前的社會當中,經常會遇到類似的東西,但是在現在這個社會當中,這可是李天遇到的第一個,而且自己還有能力去試試,這樣的機會,可是千載難逢呀,如果不是想到自己手下還有那麼多人,李天肯定會硬闖進去試試的。

讓李天有些納悶兒的是,上面竟然沒有人說什麼,自己打傷的可是劉家的兩位大少爺,國家安全局什麼話都不說嗎?難道他們覺得這個事情正確嗎?

其實不是國家安全局不想說話,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當水星把視頻傳回去的時候,總局局長召集了所有的高手,這些人看完之後都閉嘴了,不管是局裡的高手,還是請來的客卿,沒有一個人敢多說一句話,這就是絕對的實力呀。 事情也就算是這樣過去了,李天也沒有那麼多的時間糾結這個,第二天上班的時候就要面對另外一個事情了,那就是跟湘江正式珠寶集團的合作,在李天的辦公室當中,兩撥人都在這裡了,一撥就是鄭伯雄父子,另外一撥就是鄭家的二老太爺了。

李天從外面進來的時候,看二老太爺的臉色就有些不舒服。

雙方都已經鬧到那個階段,難道現在還能腆著臉來做生意嗎?昨天李天看過賬單了,二老太爺送來了很貴重的禮物,總價值超過好幾百萬李天跟湘江鄭家並沒有什麼來往,尤其是這種私下裡的來往,送這麼貴重的禮物的確是有些過了,不過人家既然送來了,按照李天的想法,咱直接收著就是了。

「鄭先生,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天你已經聲明了,你肯定會退出鄭氏珠寶集團的,今天是我們簽訂合約的日子,難道還需要二老太爺出席嗎?」李天明知故問,他們兩伙人肯定不是一塊兒來的,二老太爺肯定是另外想要尋求合作,之所以會這麼問,就是想要向鄭伯雄表明自己的態度,二老太爺到這裡來跟自己沒關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