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他們三個罪有應得。」司徒雄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三堆碎肉,低聲道:「多謝殿下不殺之恩,我代司徒家十萬子弟謝過殿下。」

「嗯、謝就免了,你應該謝你女兒,也謝謝你自己沒有參與當初那一戰,否則、那就是另外一個結果了。」王梟微微一笑、臉上閃過了一絲厲色,「以後好自為之吧,青薇宗三五年之內是不會重歸帝國的,你們自己看著辦、洛家終究是一艘快要沉底的爛船,願不願意跟著他們一起覆亡,就看你們自己的了。」

聲音剛落,人卻是已經消失不見了。

「呼……」三人長舒了口氣,毫無高手氣質的癱軟在了椅子上。不是三人膽小、實在是王梟身上的煞氣太重。

「家主,大長老他們怎麼辦?」片刻之後,一名長老緩過氣來,滿是擔憂的問道。

「找個地方埋了,對外就說三位長老閉了生死關,欲求突破。」司徒雄沉聲道:「以後我們該怎麼做還怎麼做。」

「為什麼?」

「你剛才沒聽殿下說嗎?青薇宗暫時不回歸、這天下現在還是洛家的。」司徒雄沉聲道:「我們如果此時將三位長老的死訊傳出去,那就是告訴外人。王梟來過了、殺了當年的主凶,卻與我們達成了和解。」

「哼,這樣一來,洛家第一時間就會將我們剿滅!」

「沒錯,家主說得對,我們先隱忍一段,與洛家虛與委蛇一番……」

「暗地裡注意洛家的動向。」司徒雄沉聲道:「我估計此次王梟出手,洛家一定會損失慘重,說不定就會安排弟子四散各方。我們司徒家正好藉機會打探一些消息。等來日青薇宗捲土重來、這些人的頭顱就是我們送給青薇宗的見面禮!」

「家主,有必要這樣嗎?你就那麼確定青薇宗一定會贏?王梟雖然厲害,可是洛家也有天蓮殿做後盾,甚至傳說中央大陸的某個聖地勢力也在支持他們……」

「我很確定,因為王梟和一干青薇宗弟子同樣不簡單,洛家、還有那個天蓮殿,死定了!」司徒雄滿是篤定的道:「將來的青薇宗,勢力絕對不僅僅局限於洛楓帝國,上一次是我們站錯了隊,現在也該撥亂反正了。」

「東南李家當年與我們齊名的家族,青薇宗一戰,跟著青薇宗、看似受了莫大的牽連。但是蘇雲袖和王梟一定不會忘記他們的,等將來、他們得到的好處絕對是最多的。哪怕我們有慧穎身居青薇宗核心,也是比不過他們!」

「扶風家族?」京城上空、王梟目光生冷的打量著下方的,棟足有十餘里方圓的大莊園,偌大的莊園,足可以容納數萬人的世家、此刻也是風聲鶴唳、暗夜之中還能看見無數人影從莊園四門之中竄入,四散而開。

扶風家族,當年與皇族洛家、東南李家、西方萬毅家、司徒家齊名的帝國五大頂級家族。

五大家族中,除了西北極地的萬毅家族被提前剿滅之外,司徒家和這扶風家都成了叛逆的幫凶。

如今王梟強勢回歸,一露面便展現出了駭人聽聞的實力,這叫扶風家族如何不驚恐。得到消息之後便開始連夜遣散族人,希望藉此讓大多數族人逃過一劫。

玄修界勢力的興替,往往是伴隨著無情的殺戮。沒有是非對錯、只有實力與利益才是最關鍵的。

「暫且讓你們苟活一段。」終究、王梟還是忍下了大肆殺戮一番的衝動。這扶風家族只是個小蝦米,但為數眾多的族人、即令王梟也無法一時間將其屠戮殆盡。

「等著吧,等我大軍歸來、你們這些渣滓一個也別想活。」王梟輕嘆一聲、身形一晃,向著最中央的皇城飛去。

中央之處的皇城,如今亦是一片繁忙的景象,諸多洛家子弟也在緊張的四散開逃。

其實,自從王梟當年在皇宮一陣血洗之後,洛家便有了防備、這幾年間已經將家族弟子分成大大小小數十股分局各地,以備青薇宗復仇之時不至於損失太大。

當然,他們起先防備的人並不是王梟、而是已經突破到了帝尊修為的蘇雲袖,若是蘇雲袖前來複仇、當年反叛勢力中,除了天蓮殿之外沒一家能逃得過。

只可惜蘇雲袖太能忍了,七八年時間竟是沒有絲毫動作。而如今這些措施卻是派上了用場。此刻即便王梟再怎麼強悍,也不可能分身數十處、同時對洛家弟子展開屠戮。

「嘿嘿,以為這樣老子就會放過你們一碼嗎?」王梟心中冷笑,「老子今天是來泄憤的、能殺一個是一個。」說完身形飄飄、悄無聲息的落在了皇宮中央的金鑾大殿之上。

本書首發於看書網 「二公子,您這話是聽誰說的?」蘇芮還沒回答,鬼老就搶著先問了。

馬三聰斜眼兒看了看鬼老,冷笑了一聲:「鬼前輩,您姓馬么?」

人一般把話聊到這份兒上,這裡頭的意思就已經很明顯了。鬼老當然聽的出來,可他還是準備再說幾句,因為他知道這一切發生的太匆忙,蘇芮她肯定還沒有準備好。

而就在他剛張嘴的時候,洛老先說話了。

「聽少爺這話里的意思,我們供奉殿,沒資格跟您這兒說話了么。」

他的聲音不大,而且聽上去還有點兒拖沓,就像是沒睡醒一樣。但是說的馬三聰那是一愣一愣,回頭抬眼兒看著洛老,跟沒聽明白一樣,傻傻的問了聲:「什麼?」

「我是說,你們兄妹兩個商量事兒,我們供奉殿沒有資格插話么?」

「額,這個。」馬三聰跟誰都能橫,他是馬家掌實權的人,可對洛老他是真橫不起來,也不敢橫,但要是這會兒認了這個軟,氣勢短了一大截不說,後面可就給了鬼老介入的理由了啊。對付一個蘇芮,輕描淡寫不在話下,但是要把家族供奉殿的一位副殿主算進去,這就得好好兒的掂量掂量了。

但問題還不在這兒,真正的問題是他根本就沒有資格考慮這個問題。

「我看你啊,對家規還是不夠了解,這個等我回去后得跟你家老頭子好好兒的聊聊。不過在這兒我就跟你多說一遍,你可記住了啊,供奉殿,在任何情況下,都有資格介入你們馬家的任何事情當中。知道么,你們,把我們供養起來,奉為上賓,不是拿我們當打手的。我們是你們的上賓,不是下屬,我們是你們的戰略威懾,不是打手。講武堂裡頭,你像小孫啊,小宋啊,小野啊什麼的,你耍點兒橫就耍點兒橫了,他們不計較,那是他們的事兒。但是供奉殿,我是殿主,這是規矩,我定的,你家祖宗簽了的,你爸認了的,有我在的一天,這個規矩就在一天。」

洛老說著話,端正了顏容,睜開了雙眼,那眼睛里就好似有日月星辰、無邊宇宙一般,深邃、璀璨,叫人瞧上一眼,連魂都向要丟了。

「你聽明白了么。」他最後又說了一聲,說的是疑問句,但用的,是肯定句。

馬三聰咽了咽口水,這心裡頭罵著哪兒來的這個規矩,但還是點了點頭。說實話,這會兒,輪到他的心慌了。

之前那是蘇芮不知道,當然他也沒解釋。他哪兒請的動洛老啊,這是他臨著出門的時候,人家自個兒跟過來的。上了船也是一聲不吭,這一路上都沒說過話,包括之前在海港遇見那個大海參的時候,船都被打碎了,老爺子倒是也沉得住氣,寧可掉海裡頭,都沒幫著出過手。

這如今琢磨起來,心裡頭更是噔噔的緊張,他別是跟過來壞事兒的吧?

不應該啊,他不是向來不問世事的么?

您瞧瞧,風水輪流轉,這如今就輪到馬三聰來擔心這個了。

而那邊兒蘇芮跟鬼老對視了一眼兒,心裡頭嘿,稍微的踏實住了那麼一點兒。當然多的也沒敢多想,人也實在,這就開口問道:「那照您的意思?」

「我累了,你們先聊聊。」洛老說著一轉身,走到了主座那兒看了看,又走到旁邊兒在次座落了座,一手支著桌子,扶著腦袋,眼睛一閉還真就打起了盹兒。

到這兒,蘇芮可就瞧不明白了,鬼老也不知道這位到底是個什麼意思。但是馬三聰,他畢竟是正兒八經在商場上闖蕩了多年,是馬家掌權的實權派,他這心裡頭可就活絡了。

咱先不管洛老是什麼意思,他的意思一定就會是老爹的意思。

如今他過來之後,明顯是兩不相幫,這說明了什麼?說明他還沒有做好決定。沒有做好決定,但還是跟了過來,這是為什麼?這裡發生了什麼,我來這兒又是為什麼,他不可能不知道。那麼我的立場,蘇芮的立場,他肯定也很清楚。所以,我過來后,這裡會發生什麼,會有什麼樣的結局,這才是他過來的原因。他是來觀察的,從觀察中做出判斷,判斷我們馬家的立場。

那就好辦了,不是針對誰,老子商場叱吒多年,論談判我就沒輸過。加一個鬼老怎麼的了,反正他又不能打我。馬三聰先說了,「咱們不能這樣。」

「不能怎樣?」

「向你說的,咱們站到洛東陽那兒,咱們不能這樣。」

「為什麼,這兒可是東望,是望京,是他洛家的地盤。」

「他洛家,日暮西山了!」馬三聰捏著雙拳,眼神中閃露出勃勃的野心,「洛東陽先是流落在外八九年,整個望京城被杜夫人把持了。後來他是回來了一趟,杜夫人走了,望京城也空了。如今,他又被困在了古色汐野而且,多半是回不來了。在這個時候。」

「這個時候,如果我們出手,把他迎了回來,那不是雪中送炭么。他多感念我們的功勞,我們馬家勢必能夠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進一步而已,登不了天!」馬三聰急急說道:「但是,如果我們順水推舟,讓他徹底回不來。這望京落在史家的手中,而史家又為我們所把控。馬家,這是數百年來第一真正意義上掌握了一方土地,掌握了一城一境。這,就叫做,一步登天。」

「你是白日做夢!」

「你怎麼知道,美夢就不能成真呢?」

倆人唇槍舌劍,看著是互不相讓,但是蘇芮自個兒知道,自己快要詞窮了。她不精此道,不善此道,也從未經歷此道,她知道,再說下去,必敗無疑。而且,說了這麼多話,那邊兒洛老卻一直是不為所動。

有點兒懸了。

就在她內心焦急,卻又無可奈何的時候,突然,「啪!」的一聲,她聽到了驚堂木響。 第307章本源領域七重偶遇故人

本源領域被壓制,身上的壓力陡然重了數倍。然而這點壓力在戰力全開的王梟眼裡卻也算不得什麼。

「開天!」雙頭四臂中的其中兩隻手臂各握著一柄開天神刀,刀鋒微微一盪、周圍的空間都為之激蕩不已。

「大五行滅絕!」方天五行印全力出手,兩刀兩掌配合的天衣無縫。

而那星眼玄帝卻也不含糊,三大化身合力出手、隱隱形成一奇妙振興將王梟團團圍住。

一時間,只見劍氣橫空、刀光盪朽,一個接著一個的大手印拍出,整個皇城都為之劇烈顫動起來,就如同遭遇了強震一般。

只瞬間,那不知道挺立了幾千年的金鑾殿徹底分崩離析。

「桀桀,小崽子、實力倒是不錯!」星眼玄帝三化身合一,占著本源掌控方面的優勢、一時間卻也只和王梟拼了個勢均力敵,不過好在本源領域佔了上風,倒也從容不迫、劍氣蕩漾之間盡顯高手風範。

反觀王梟,卻猶如一尊亘古不變的殺神,任你變化萬千、我只強力橫掃。

不知不覺間,女皇洛霖已經飛退到了三里之外,兩大絕世強者對戰、所發出的餘波,她一個小小的玄王根本無法抵禦。

「嘭……」強勢碾壓之下,幾名逃得慢的大內高手連同他們所在的房舍一起化為了塵埃。

混沌星辰訣功法賦予了王梟跨越一大境界的戰力,那法天象地神通更是令實力增強九倍之多,配合著雙面四臂神通、戰力堪稱恐怖。

然而本源掌控方面的差距令王梟只能勉強和對手保持一個勢均力敵的狀態。

「要斬殺此僚,除非星辰本源之力取得突破。」王梟心中暗道。

皇城之中的劇烈碰撞令整個京都都彷彿陷入了末世一般,驚駭的人群紛紛開始四散而逃。

超級強者擁有毀天滅地的實力,這絕對不是一句假話。

在中央大陸,強者之間決戰自有一些潛規則,那便是玄帝以上實力的強者是絕對不允許在人群密布的地方對決的,若是要戰、可以到九霄之外。

王梟此舉卻是故意為之。

一場大戰,就是要將皇族的基業給毀掉。

短短盞茶功夫,整個偌大個皇宮已經成了一片死寂之地。在王梟有意識的引導之下,所有的房宇屋舍變成了廢墟,幸虧皇族動作的快。許多家族子弟見勢不妙已經逃走。

遠方,只剩下四五名皇族強者滿含怨恨的觀望著戰局。

此刻、王梟和星眼玄帝之間的戰鬥已經完全脫離了他們的認知,他們甚至連出手相助的資格都沒有。


「小子,這麼打下去沒意思,我們不如罷手?」力戰良久之後,星眼玄帝忽然開口道:「你殺不了我,我也傷不了你,這麼打下去、白費功夫而已。」

話雖如此,但星眼玄帝心中還是擔憂。

因為他看出來了,王梟在風之本源方面頗有造詣、身法絕對要要超過自己、也就是說、王梟如果想走、星眼玄帝攔不住,但如果星眼玄帝想逃、那麼對不起、逃不了。

「白費功夫?我看不見得!」王梟冷笑道:「老子今天就是耗也得把你耗死!」說完手中戰刀發力,越發狂暴的向星眼玄帝招呼了過去。

「好,看誰先把誰耗死。」星眼玄帝怒道:「本座在半天前已經向神山發出警訊,想必現在已經有本族高手趕來,小子、你既然想死,那就好好等著吧。」

「那正好,老子也想見識一下那所謂的高手。」

中央大陸是有空間傳送通道直達東南之地的,只可惜、那傳送通道的終點卻是設在距離此地七八個國度的鎮南城,所以天神山高手到了鎮南城之後、只能飛行趕到這邊,即令是擅長飛遁的聖級高手也要近一天半的時間才能趕到。

而且,王梟也不怕天神山的高手降臨,因為他手中有三名不老妖仙。

將佔地數十里方圓的皇城徹底毀滅之後,王梟便引著星眼玄帝直上了九霄之外。畢竟皇家有罪,但皇城千萬百姓卻是無辜的、王梟也不想無緣無故造孽。

雲層之上,宛若驚天悶雷的氣爆之聲直傳千里之外,人們甚至可以清晰的看見那宛若炫彩演化一般的劍氣刀影。

激戰良久之後,王梟心中的殺意卻是漸漸冷了下來,取而代之的卻是一種痴迷,對無上武道的痴迷。


眼前的星眼玄帝已經將星辰本源之力運用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他的每一次出招都彷彿在向王梟詮釋著無上大道。

這是一個最合適的磨礪對手,因為他最擅長的就是星辰本源之力。

橫亘在突破路上的那一層隔膜漸漸的開始鬆動……

「小子,你莫非真的活的不耐煩了……」激戰至深夜,星眼玄帝已經連續吞吃了好幾顆珍貴的回氣丹藥了,而眼前的瘋子卻始終糾纏不放、幾次他想避戰逃走,都被對方輕而易舉的的攔截了下來。


星眼玄帝卻是越打越累,越打越是恐慌。


而眼前的瘋子卻彷彿永遠不會累的機器一般,狂風暴雨般的攻勢一浪接著一浪,絲毫不曾停歇!

「好,這殺神最好不要跑。」洛天奇滿面憤恨的看著天空中的高大人影,「可惜,這星眼玄帝牛吹得滿天飛,卻連一個不到三十歲的小傢伙都拿不下來。」

「不知道天神山的高手什麼時候才能到……」女皇洛霖滿面寒霜,心中卻是盼望著這兩個該死的魂淡早點同歸於盡。

「星辰耀世!」瘋狂之中,星眼玄帝再次三劍合一,紫色星光宛若瀑布一般倒掛而下,遠遠看去就像一條璀璨的銀河一般,所過之處,一道幽暗無跡的空間裂縫滕然出現,無盡的幽暗彷彿能吞滅宇宙萬物一般。

星辰劍光在王梟眼中越來越亮,心中的某根鉉似乎被觸動了一下。

「哈哈,多謝了、哈哈……」王梟忽然大笑起來,接著只見九霄天外星光大亮,接著一道璀璨的星光之柱將王梟徹底包裹起來,濃郁的星辰之力洶湧而入,灌入體內。

「該死,竟然突破了……」星眼玄帝那個氣啊,這賊子竟然借自己的手突破了。看著星光籠罩之中的模糊人影,星眼玄帝想都不想便化作一道紫色星光逃了。

是的,他不得不逃。

星辰本源之力降臨之時,自有周天星辰守護,此刻、就算至尊親臨也無法破開星光傷及到王梟,若是等王梟突破之後、星眼玄帝便再沒有逃脫的可能性了。

小半盞茶功夫之後,星光散去、王梟的身影重新出現在九霄雲外。

「哈哈,星辰本源之力,總算突破到領域第七重了。」

「咦,竟然給這廝逃了?」王梟四下查探了一番,卻見剛才與自己激戰的星眼玄帝已經失去了蹤跡。

「逃得倒是快,便讓你多活幾天吧。」王梟心道。

不僅是王梟,就連剛才還在遠方觀戰的幾名皇族高手也不見的蹤影。

京都之中,仇敵已經全然四散,王梟雖然實力了得、但也沒本事將他們一一找出來斬殺了。沒奈何只能暫時放棄。

不過經此一戰,皇族基業算是徹底沒了。耗廢無數心血的武皇聖殿和這傳承千年的皇宮內院徹底變成廢墟,洛家要想恢復往昔榮光,卻是很難了。

翌日,洛楓帝國與刺峰帝國交界處的一座群山之中,一名青衣書生坐在一匹年邁的老馬上悠悠前行。

再過十里地,便是皇族與水天一線對峙的地方。

往日的同盟、現如今為了各自的利益已經徹底鬧翻,到了兵戎相見的地步。

然而,待青衣書生策馬趕到前線的時候,留給他的卻只是空蕩蕩的營盤。

「嘖嘖,反應倒是挺快的,看來這一趟卻是白跑了。」

書生自然是王梟,這次強勢復出、王梟就做好了一路殺伐的準備,準備從洛楓帝國一路殺將過去,先端了邊界對峙的雙方大軍,然後直取水天一線老巢,最後去天蓮殿。

相信這麼一鬧,天蓮殿那邊一定會有天神山強者布下的天羅地網。到時候……嘿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