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出年歲,難道是個老怪物?」

介於江靈說的話,唐玉只能是這樣想。要不然,怎麼會有如此強的實力呢? 賀豐收像是一個犯了錯誤的小學生,或者是正在偷窺被人抓獲的老流氓。腆著臉說道:「我是來找她的,想知道她在哪裡?」

「我不知道她在哪裡?我又不認識她。」

敢情說來說去在金翠這裡一無所獲,她了解的情況估計還沒有自己多。「你了解的這些情況是從哪裡來的?」賀豐收還是問道。

「胖丫告訴我的,王曉娜和胖丫是一個村的。」金翠說。

「就是剛才咱們一起吃飯的那個胖閨女?」

「是,就是她。她的那個是不是很大,她都抱你了,我看見她的那裡都挨住你了。」剛回來和金翠見面兩天,這姑娘就醋海翻騰了,看來她是要真的把自己當做一匹馬攏住的。

「要不咱們回到廠里找她,把她叫出來我問問情況。」

「你休想,你沒有看看現在是啥時候了,她都睡覺了。」顯然,金翠不想讓賀豐收見胖丫。

「要不,明天我在廠門口等著,你把她叫出來問問。」

鮮妻入豪門:大叔輕一點 「明天再說吧。」

「你要是不願意幫忙就算了,明天我就回紅溝了,給我的那個朋友說我找不到王曉娜,這點小事,我不過是順路來辦的,沒有啥大不了的。」賀豐收故意說道。

「你是不是生氣了?誰叫那個胖丫在大街上就啃你的臉,明天我把她叫出來你問她吧,這是最後一次給她說話,以後就不搭理她了。」金翠噘著嘴說道。

「你又沒有說我是你的男朋友,我是無主的傢伙,誰上來啃一下都無所謂。」

「明天你見了她,最多只能說五分鐘的話,超過時間不行。」

「好,好,也可能三分鐘就可以了。」

「那好吧。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回去吧,一會兒你廠里就要鎖門了。」

「那回去吧。」金翠戀戀不捨意猶未盡的樣子。

把金翠送回到廠里。賀豐收找了一家賓館住下。剛洗漱完畢,手機響了,一看時候郝蔓的。郝蔓問道:「你找到王曉娜沒有?」

「剛從外面回來,已經找到她的家了,現在還沒有找到她本人。」賀豐收說。

「你快點,他娘的,剛才趙鐵打電話威脅我。」

「他都說啥了?」

「他要我三天以內答覆他,要不他就把手裡的資料送到有關部門,讓調查郝氏集團的問題。」

「是用他的電話打的嗎?」

「不是,他換了一個號碼。原來的電話號碼一直關機。」

「趙鐵新用了一個號碼,我估計王曉娜也換了一個號碼。」

「你能不能確定王曉娜就是和趙鐵在一起?」 總裁的掌中寶妻 郝蔓問道。

這個問題賀豐收真的沒有多想。就說道:「不管她和趙鐵是不是在一起,這個王曉娜也應該找到。」

「好吧,你一定要快點,這個趙鐵說不定真滴會做出來啥事。」

「你不要害怕,趙鐵不是一個笨蛋,他手裡的那些東西是他最後的砝碼,不到關鍵時刻他不會輕易的拋出去,他要是再打電話你想辦法穩住他爭取時間。」

「我知道,你在幹嘛?」

「準備睡覺啊!」

「你一個人嗎?」

「不是我一個人還會有誰?」

「不找一個小妹陪著?」郝蔓說。

「想啊,但是不敢。」

「你敢不敢現在我不管,回來以後我要檢查,要是讓我發現你出去不老實,看我怎麼收拾你。」郝蔓惡狠狠的說。

「那是以後的是,可是你現在鞭長莫及。」

「你要是鞭長能及就好了。」郝蔓呲呲笑著說。

「算了吧,那要多長的鞭?」

「滾蛋,睡覺。」

第二天一早,賀豐收就來到金翠的廠子,給她打了電話,說在門口等。不一會兒,就見金翠和胖丫出來了。

「帥哥,昨天晚上剛一見面,今天就憋不住了,這麼早的來見我。」胖丫主動的說。

賀豐收笑笑,算是打了打了招呼。

「你上去,給你五分鐘時間,你們說吧。」金翠說道。

胖丫上了車,問道:『找我有事?』

「聽說你和王曉娜是一個村的,我想來打聽一下她的情況。」

「我當是啥事?金翠搞得神神秘秘,還說只給我五分鐘時間,說吧,你想了解王曉娜啥情況。」

「就是隨便問問,你不要介意啊!王曉娜你們兩個熟悉嗎?」

「熟悉啊,俺兩個是一個村的,按年齡我應該叫她姐。俺兩家住的不遠,隔一個衚衕。」

「她家裡還有誰呀?」

「有他爸,她媽,還有一個哥哥、」

「他爸媽都在家嗎?他們是幹什麼的?」

「都在家啊,都是農民,她媽在家侍弄幾畝地,他爹外出干泥瓦匠,不過這兩年不大幹了,聽說王曉娜在外面掙到錢了,她家裡剛蓋了樓房。」

「最近你就你見過王曉娜沒有?」

「我好長時間都沒有見過她了。以前逢年過節她會回來。這兩年回來的少了。我和她很少聯繫,不過我有她的電話號碼。我現在就給她打一個電話,看她現在忙啥哩?」說著胖丫就撥了電話。

「真不湊巧,她的電話關機了。」

「胖丫,你能不能打聽到她現在哪裡,要不你一會兒就往廠里請假,回老家問問她爸媽,就說是想跟著她出去打工的,隨便你編一個理由,只要能問出來她的下落就行。」賀豐收說。

「請假是要扣工資的。」

「廠里扣多少工資我就雙倍的給你。」

「真的?」

「真的。」

「不過你是帥哥,昨天晚上已經請過我吃飯了,又送我了包包,扣工資就扣工資吧,不要你賠。只是我回家要好遠的路,你能不能送我回去。」

「沒有問題,只是你不能讓金翠看見。一會兒我到前面的那個橋頭等你。好不好?」

「好,你可一定等我啊,我記住你的電話號碼,要是你沒有在那裡等我就打電話罵你。」

「放心,不見不散。」

「不見不散。」胖丫高高興興的下車了。賀豐收看看錶,只用了三分鐘。就落下車窗,對金翠說:「我走了,你上班去吧。」

「你往哪裡去?」

「回家或者去省城,俺爹在醫院裡,過幾天要手術,我得去伺候他。」

「要不我請假去伺候他吧?」金翠說。

「我爹有病了,你去多不方便,等他從醫院回來了,你往家裡看看就行了。」

妖孽總裁寵妻不膩 「好,你走吧,再回來的時候來廠里接住我,我和你一起回家去。」

「好,好。」賀豐收應付著,一加油門,車子吼叫著開走了。 「不要光會在嘴上耍功夫!」

「要是男人就來!痛痛快快的打一場!」

江靈三言兩語之間,已經將小新逼到了絕路之上。

「打就打!可提前說好,我若贏了,隨便怎麼樣都行!」

小新憤怒之中,帶有一點邪氣!

面對這樣一個如花似玉的高挑美人。

而且說到了隨便做什麼。恐怕是個男人,都會有些多多少少的想法的。

就連謝曉峰在邊上,也悄悄的吞了一口口水。

暗道:「師姐在神劍山上,覬覦她、愛慕她的人多了!若是人人都有這樣的機會,恐怕……三天三夜也打不完。」

江靈見小新被激,已經衝動的想要出手。

得意一笑,而得意之中有帶著一些輕而易舉的無趣。

「對,只要贏的了我,隨便你怎麼樣都行!我保證服服帖帖的!」

惡魔禁制愛:蜜寵甜妻 這個服服帖帖,用的巧妙。

尤其是留給了人無限的遐想空間。

而小新,在這個瞬間,就動手了。

一道猩紅靈氣在手,猶如一隻短矛般,極快的朝著江靈刺了過去。

猩紅之氣的特別之處,不僅在於能夠不斷的補充體力和靈氣。

而且還有一股能夠震懾別人勇氣和膽量的作用。

那淡淡的肅殺之氣,籠罩住了江靈。

可江靈身上就好像有一層保護罩一般,那淡淡的紅色,絲毫不能夠影響到江靈的身體一寸。

轉眼間,短矛已經刺到了江靈的胸前。

可江靈不僅不慌不忙,還饒有興緻的撥動了一下發梢。

可就是撥動一下發梢的瞬間,江靈的人已經瞬間消失不見。

哼——

弱小不堪!

一個聲音從空中傳來。

接著,江靈的一道掌風從天而降。

江靈身上的紫氣非常淡,淡到只有在手掌心上有一點點。

可卻給小新造成了極大的壓力。

似乎那股壓力,不僅僅是從天上來的。

更是從四面八方擠壓而來。

此時的小新,雖然知道江靈的攻擊來自於天上。

可是卻根本無法躲避,那種強大的氣場,甚至都有些讓他無法啟動靈氣。

江靈從天而降的速度根本不快,就算是普通人,也足夠移動出去好幾米。

可小新就是小新就是在那裡一動不動的!看的唐玉和芙蓉很是著急!

一邊的謝曉峰解釋道:「這是師姐這一門的獨門秘籍,氣機鎖!一旦鎖定,猶如陷入了囚牢之中一般,除了絕望,沒有別的辦法!」

「尤其是師姐的實力還高出他這麼多,掙脫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勝負已經分出來了。」

謝曉峰搖搖頭,他被這一招虐打過無數次,自然明白其中的奧秘。

若不是實力相當的人,根本破解不了。

可唐玉卻搖搖頭道:「不對,這一站,還沒有結束!」

隨後,只見小新身上猩紅之氣暴漲。

雙眼也變成了通紅的顏色。

甚至有種雙眼要朝外溢血的感覺!

瞬間,小新眼睛中精芒一閃。

小新也消失不見了!

眾人眼神一滯,再度尋找小新的身影。

卻發現,小新也飛到了空中,而高度還在江靈之上。

江靈眉頭一挑,雖然好奇小新的手段,可卻也沒有絲毫的驚慌。

整個人突然變得極為快速的朝地面衝去。

小新原本是要從天而降,可是江靈突然的變招,讓他有些不之所措。也只能是繼續跟著沖了下去。

可當小新快要到地面的時候。

江靈一掌已經轟在了地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