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好了,這就是逆轉三千手。」

天老說道,就在陸方面前捏出一個手印,隨著天老捏出來的手印,陸方看見了許多密密麻麻的手出現在了面前。

這些手懸浮在空中,如同千手觀音一般。

這些手做出了不同的姿勢,隨著這些手印出現,似乎有著一種真實的現象出現,一下子打破所有虛幻的感覺。

陸方只感覺自己額頭上流下的汗水,猛的睜開了自己的眼睛。

「我知道了。」

說完之後,也不管旁邊的素兒問話,直接捏出了自己的手印,隨著陸方手中那密密麻麻的手印出現,這周圍的石頭一下子就變得扭曲了起來,在陸方的眼中,一切都漸漸的撥開了迷霧。

在這周圍原本一切都被迷霧籠罩,可就在這個時候,瞬間就破碎了。

「咔嚓」

只聽一聲脆響,瞬間迷霧就是打開了。

不過打開的只有陸方眼睛里的迷霧,這哪裡是什麼通道?地面上有著密密麻麻的骸骨,一群人正站在懸崖邊上。

就在這前面不遠處,就是一個無盡的懸崖。

在這懸崖的下方,有著一條河,這一條河並不大,但是卻帶著一股死亡的味道,隨著河水不斷的流淌而過。

同時可以從這河水之中聞到一股惡臭之味,是那麼的讓人感覺到噁心,陸方才靠近這河邊,就感覺自己的胃似乎都要嘔吐出來的一樣。

「嘔,這也太噁心了吧。」

陸方睜大了自己的眼睛,用著不敢置信的眼神看去。

就在面前的這河水之中,有許多腐爛的屍體,這些屍體上還有著一些蟲子在爬著,在這些屍體的內部遊走著。

河水是那麼的黃,就像是有著無盡的泥土,也被席捲在其中。

「發生什麼事了?」在一旁的素兒發現陸方突然好像是見鬼了一般,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好像還有些噁心想吐,一時間就嚇了一大跳。

「你發現了什麼?」素兒靠近了面前的陸方問道,眼眸之中帶著慌張和不安。

「難道你們沒看見嗎?」陸方頓時一愣,對著面前的素兒問道。

「周圍依舊是那些石頭牆壁,哪裡有什麼東西的?你到底看見什麼了?是不是找到出去的路了?」

素兒問道,臉上帶著緊張。

「面前是一條大河,現在我們就在懸崖邊上,地面上有著…」陸方原本想說出來,但是卻閉上自己的嘴巴。

「我拿這些屍體做個實驗。」說完陸方拿起地面上的一具屍體,對著面前的河水直接扔了進去,只聽撲通一聲響,這屍體直接就被陸方扔進了這河水之中。

才剛剛扔進河水裡面,屍體瞬間就沉入了這河水之內,在上下沉浮者,緊接著變成了一具骸骨。

「這河水,真恐怖。」陸方喃喃的說道。

陸方看著面前這條河愣住了,在一旁的素兒也是驚呆了。

剛才陸方從地面上撿起一具屍體,然後對著前面的石壁扔了過去,緊接著這具屍體就消失不見了。

「發現了出去的路?」。素兒頓時臉上露出了欣喜。

「太好了,沒想到你發現了出去的路。」素兒靠近了面前的陸方,帶著驚喜的語氣說道。

小月兒看著面前陸方也是驚呆了,沒有想到陸方哥哥居然這麼厲害。

「嘿,沒想到得來全不費工夫,居然你們發現了這出去的路,給我留下吧。」

就在下一刻,突然有這一個人發出了一縷陰狠的笑聲,從這旁邊直接跳了出來,瞬間就來到了三人的面前。

多情總裁 只見這人的身上帶著一些傷口,一雙眼睛之中卻帶著一些血絲。

身上瀰漫著一股氣勢,衣服和之前在地面上發現這些死屍是一模一樣,應該是這些死屍的同伴。

跳出來的那一瞬間,動作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殺到了三人的面前。

「你們三個人,給我留下吧。」

手持中帶著一縷黑氣,瀰漫著煞氣之意,速度異常之快,讓人難以想象。

冷情總裁的玩寵 只是看見這人修為的時候,素兒發出了一聲歡快的聲音:「他只有鍛神八重,你快動手打爆他!」

素兒對著陸方大聲的喊道,臉上帶著激動之色。

「呼!」

只是陸方卻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壓力,呼吸有些急促,一腳踩在了地面之上,整個人向著後面瞬間跳了回去。

「殺」陸方大聲的吼道,身上你湧出一股龐大的氣勢,就在這片刻之間,氣勢已經升級到了鍛神九重。

「你找死!」陸方滿是殺意,瞬間就是出手了。

這原本衝過來的男子,臉色頓時大變,硬生生的停在了原地,看著面前的陸方似乎有些不敢置信。

「怎麼可能!你居然是段神期九重大圓滿?」只見這人看著陸方,身上的氣勢鼓動,似乎隨時都有可能再一次出手。

「沒錯,我就是鍛神期九重,你居然敢偷襲我?放下手中的武器,我就放過你。」 柯南之機械師 陸方冷冷的說道。

「哈哈哈。」只是陸方聽到的卻是一縷譏諷的冷笑。

「不過區區鍛神期九重而已,你以為我就是吃素的嗎?我也可以越級挑戰,我怎麼可能會害怕你一個區區鍛神九重期的,有本事就來殺我啊。」

說到這裡,只見這男子發出了猙獰的笑聲。

就在下一個瞬間,非但沒有害怕,反而帶著癲狂直接向著陸方殺了過去。

那速度之快令人不敢置信,似乎身上那些傷勢都只是一些虛假,只有真正的殺意,才是它真正的驅動的力量。

「死啊!」

陸方頓時嚇了一大跳,陸方可不是什麼真正的鍛神九重高手,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煉神期,雖然馬上就要突破抵達煉神期七重,但是跟真正的鍛神期還有著巨大差距,即便是面對爆發出所有的手段,也最多只是能夠傷害到鍛神期一重。

不過對方任由陸方來殺,那就不一樣了。

「咚!」

下一刻,陸方胸前挨了一刀,整個人就在這一瞬間直接飛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臉上露出了一些痛苦之色,捂住自己的胸,就是咳嗽了兩聲,只覺得自己的體內氣血在滾動著,才剛剛一擊,瞬間就是受了重創。

「哈哈哈哈!」

發現自己擊傷了陸方,一時間哈哈大笑了起來。

「不過是一個區區鍛神期九重而已,你是吃藥修鍊出來的吧,不然又怎麼可能會這麼弱?連我的一擊都擋不住?」

「真是太可憐了,真的是太可憐了,哈哈哈!」

這男子帶著瘋狂之色,在這周圍尋找起來陸方,卻發現陸方已經消失不見了,一時間眉頭一挑。

「你去哪裡了?給我滾出來。」

似乎是沒有發現在地面上躺著陸方,陸方站了起來。

「我知道了,我使用逆轉三千破開了萬生魔羅門的幻象,所以當我被擊飛出去的時候,就不會被困在這幻象之中,而這人卻在這幻象之內,所以一旦我離開了他所能看見的幻象之外,就沒有辦法找到我了。」

陸方哈哈笑了起來:「我在這,你過來殺我啊。」

陸方對著男子大聲的喊道,這男子臉色就是一變,帶著謹慎看著周圍,卻怎麼都找不到陸方所在。

「殺!」陸方直衝而上。 就在陸方從這背後準備偷襲這男子那一瞬間,這男子卻整個人猛的一震,瞬間就向著自己身後砍殺了過去。

手中還捏著一個巨大的法訣,幸虧陸方閃避了過去。

可這一擊之下,背後的一座山石瞬間就被擊碎,地面上許多骸骨也是被踩得粉碎。

「可惡。」

陸方只感覺自己額頭上留下了一些冷汗,沒有想到這人居然如此的靈敏。

「收好你身上的殺氣,你只有把你自己身上那些沙子全部都收斂完畢,才能夠偷襲斬殺這傢伙。」陸方聽到了天老的話。

「我明白了。」

下一個瞬間,陸方站在原地,原本那身上涌動著的殺氣,就在下一個瞬間,全部都被吸入了身體之中,隨著這些殺氣消失不見,陸方整個人都變得平靜了起來,似乎完全從這世上消失了。

「斂息訣,這是天老教給陸方的修鍊方法,如今已經修鍊了許多年。」

隨著斂息訣運用,陸方自然抵達了異常純熟的狀態。

這才手持長鴻槍,向著男子走去。

陸方走得悄無聲息,沒有一絲的波動,終於來到這男子的身後。

抬手就是一槍,直接刺破了這男子的心臟。

「咚!」

這男子猛的一震,釋放出了自己渾身的功力,但是心臟也已經破損,隨著陸方一擊,將一切全部都是粉碎。

「噗!」

直直的站在原地,整個人都是倒了下去,重重地摔倒在地面上,但是已經抵達鍛神期之後,擁有著龐大的生命力,一時間竟然沒有死去,反而抬起頭看著面前的陸方。

「你的確很厲害,我不知道你到底是用什麼手段可以隱匿在這裡,但是我要告訴你,你們必死無疑,馬上就要到子時了,一旦抵達之時,到時候那個東西就會出來,你們全部都會死在這裡的,哈哈哈哈哈!」

這男子說道,臉上帶著一些扭曲,笑的是那麼的開心,笑的是那麼的燦爛,讓人一看就覺得渾身發寒。

這男子你徹底瘋掉了。

「我會在地下等著你們的,你們馬上也就會和我一起來了,陳平,鍾振,我來啦,我來地下陪你們了。」

隨著地面上的鮮血越來越多,這男子終於失去了所有的生機。

道器不僅僅只是造成肉體上的傷害,還會直接造成法則傷害,直接攻擊肉體和神魂,將一切都是毀滅。

「死掉了。」

看著面前的這具屍體,陸方咽了咽自己的口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歐耶,你太厲害了。」素兒跑了過來,給了陸方一個擁抱,陸方卻捂住了自己嘴巴。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你受傷了?」

素兒臉上露出了詫異之色,是不是沒有想到陸方居然真的受傷了,連忙緊緊的抓住了陸方的手。

「你沒事吧,你沒事吧。」這樣的對著陸方說道,緊接著從自己的口袋裡取出了好幾顆丹藥,這幾個丹藥帶著極其強大的元氣,同時還有著勃勃的生機,聯盟塞進了陸方的口中。

陸方還沒有來得及拒絕,這顆丹藥直接就從喉嚨之中滾了下去。

滾下去的速度非常的快,同時就在喉嚨之中化開了。

化開的元氣和生機在陸方的體內瞬間擴散,陸方一下子就感覺到了自己的身體,似乎就像是氣球一般,迅速的就是被吹了起來。

當然,這只是陸方的感覺而已,並不是真正的吹大了。

總裁爹地,媽咪是我的! 陸放連忙煉化著自己體內的丹藥,這感覺勃勃的生機席捲自己的全身。

「這丹藥居然效果這麼十足?」

陸方有些不敢置信,只感覺自己的血脈也在不斷的受到滋潤,體內那些傷勢居然也在這一瞬間慢慢的恢復了。

原本已經抵達了極限的煉神期六重,也在這一瞬間破開了。

直接抵達了煉神期七重,同時自己體內的傷勢也在這一瞬間,全部都是恢復了,但是這元氣太十足了,在陸豐的體內瘋狂的運轉著。

終於,陸方睜開了自己的眼睛。

「恢復了。」

「謝謝!」陸放對著面前的素兒說道。

「小事啦,沒想到你居然恢復的這麼快,看來你受的傷並不是很嚴重,我還差點以為這個丹藥的藥性不夠呢,我還準備多給你喂幾顆的。」

素兒就像是一個土豪,就這樣笑著說道。

聽到這裡,陸方只感覺自己心頭就是一顫。

「就這一點就可以了,不用更多了。」陸方咽了咽口水說道。

「好吧。」小月兒點了點頭。

「你現在的情況怎麼樣?」說完之後,看著面前的陸方問道。

「現在已經接近子時了,我們必須趕緊走。」陸方拉住了面前的素兒和小月兒說道,通過剛才那男子的話,陸方已經確認了一件事情。

接下來會有大恐怖出現,很有可能是某種怪物。

將面前這男子身上的東西翻了一圈,發現這男子唯一有用的東西,居然就是這男子手中握著的刀。

握著的刀是一件道器,其中蘊含著一股龐大的殺氣。

只是拿在自己的手中,陸方就能夠感覺到一股殺意,向著自己的大腦直衝而去,眼睛微微有些發紅,異常的瘋狂無比。

「我就說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陸方喃喃自語的說道。

「收了,以後肯定用得著。」陸方直接將這一枚道器收入自己的空間戒指之中。

「出發。」陸方拉住了素兒和小月兒兩個人向著前方而去。

很快就抵達了一處,走在這山崖旁邊,陸方怎麼感覺這是下方似乎有什麼東西,之前的手印,並不是陸方不打算交給面前的人,而是天老不允許。

因為這一套逆轉三千的手印可是非常珍稀,雖然現在不一定有人認得出來,但是如果流傳出去,說不定會讓人發現天老。

這是一座高山,一群人緩緩的向著下方走去。

陸方需要尋找一處安全所在,終於讓陸方找到了這個安全所在的地方,只見那是一個山洞。

這山洞並不深,同時在這山洞外面還有著石頭。

豪門狂少的偷心女孩 似乎這石頭就是用來堵住山洞的,走進山洞裡面,陸方發現,在這山洞之中,居然有著一具骸骨。

只見這一具骸骨帶著扭曲躺在地上,似乎是在臨死之前,經受了某種大恐怖的存在。

「呼!」

陸方狠狠的咽了咽自己口水,就感覺自己額頭上留下了冷汗,就在這石壁之上,陸方還看見了一行字跡,這字跡寫著:「不,我被永久困在這裡,逃不出去了,不甘心…」

「我失敗了…」

「它來了,我要死了…」

一行接著一行的字跡,最後只留下了最後的遺言,只是這最後的人卻非常的不妙,似乎這個人已經死在這裡。

「天老,出現詭異的事情了。」

陸方說道,額頭上流下了冷汗。

在一旁的素兒和小月兒跟隨著陸方進入這山洞之後,才發覺周圍的幻覺全部都消失不見了,而是變成了面前的山洞。

這時也看見了面前山洞上面的字跡,可以清晰的看見這上面的字跡。

那恐怖的描述讓兩人都是發出一聲尖叫。

「陸方哥哥,我們怎麼辦。」小月兒說道。

「我們怎麼辦?」素兒也是慌張了起來。

陸方走出了山洞,這才發覺整個天空居然都變得昏暗了起來,脫離了幻象之後,所看見的東西,都開始變得恐怖。

一聲怪叫聲,劃破了整個天際。

「那是什麼東西?」走出了山洞之外,向著天空看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