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讓她跟我呆在一起吧,你先去忙吧!」方離見狀,自然心裡沒有半點不悅,甚至還有點小歡喜。

抱著方香朝著走著,前面就是最近新搭的這些武裝人員住的帳篷了,方離好奇的看了一眼,旋即意識到,可能是房子能容納的人數有限,這些人才不得已在空地上搭建帳篷。

「小黑呢?怎麼不見他?」他朝著一旁的路亮問道。

「他出去給陷阱做標示去了,現在這麼多人住在這裡,怕有些人『亂』走掉入陷阱!」 凌戀瞳 路亮回答道。

歸仙拾道 「方先生,之前你沒有回來,一直無*式對你表示謝意!」陳陽這是已經從紛紛走開的人群中走了回來,對著方離深深的鞠了一躬:「因為你的無私和勇敢,挽救了這麼多的生命!」

方離哈哈一笑,「你就別給我戴高帽子了,誰見了這事情都得管不是!」

陳陽正『色』說道:「別人會不會管,我不知道,但是,我陳陽是恩怨分明的人,你這人情我記得了!」

方離揮一揮手,示意不願繼續就這個話題再說下去,實際上,他本來也不覺得就這些人是一件什麼很費心的事情,別說他因為救人之舉莫名其妙的得到了傳承祭壇的這些好處,就算沒有這些好處,在自己的營地收留這麼一批人手,對於他也是很有幫助的事情,這也是他為什麼在防空洞里一聽到這些人沒有去處,立刻就毫不猶豫的指引他們到自己的這個營地來的原因。

這一百多號人里,成年男人有三十來個,這都是很好的戰士來源,而剩下的這些人里,成年人里,總會找得出一些各方面的人才吧,而那些兒童,更是希望的所在,自己稍加用心培養,若干年後,就是自己的鐵杆死忠。方離看到如今熙熙攘攘的營地,嘴角不由『露』出了一絲微笑。

「所有的人都安置好了?」不知不覺中,方離沒有發覺自己還是用對待路亮小黑一樣的口氣和陳陽說話,這是一種領導者和被領導之間的語氣。

「基本上都安置好了,我和路亮還按照部隊時候的做法,安排了兩明一暗的哨位和不定時的流動哨,這樣,如果有喪屍來襲,我們能有足夠的預警時間!」陳陽絲毫沒有覺得方離的語氣有什麼不妥,老老實實的回答道。

「喪屍!」方離心裡笑道,喪屍才不會來搗『亂』呢!即使有喪屍過來,恐怕也是千辛萬苦照過來,給自己奉獻能量核心的,要是真被這一幫子民兵給斃了,那才叫冤枉呢,倒是那些其他的種族或者心懷叵測的人類,才是最需要的防範的對象。

「那就好,這些事情,你需要多費心了,有什麼不了解的地方,多問問小黑和路亮,布置這個地方,他們倆個可是費了很大的心血的!」他點點頭,認可了陳陽的做法。

「還有一個事情,想給你說一下,你也知道,我們的武裝很不夠,尤其是槍械,在打掃這棟建築的時候,我們發現了一些槍支彈『葯』,沒有經過你的允許,我就下發了給戰士們了,當時你不在山上,我們有擔心喪屍們襲擊,所以……!」

」槍支彈『葯』!?」方離一愣,醒悟過來,當初自己離開了這裡一段時間,那段時間裡可是楚海他們盤踞在這裡,想必這就是他們遺留下來的。

「這些東西,本來就是給人用的,以前我是沒有足夠的人手用,現在又了足夠的人手,不用放在那裡發霉啊,這事情你不用放在心上!」 ?犀利的人類槍械在這個團體中,理應佔據極其重要的位置,在這『亂』世,這就是安身立命之本。這要是放在任何一個團隊的領導者看來,這都是一個極其危險的信號。

在以前的官場領導的眼中,最重要的莫過於官帽子和錢袋子這兩個事情,到了現在這樣一個環境,槍杆子無疑比什麼都重要,有了這個槍杆子,才能掌握話語權,才能更多的被人重視。

陳陽之所以要在方離一回來,就給方離提這個問題,也是擔心方離對於自己的舉動有了猜忌,防範和不信任。儘管雙方都知道,這這種情況下,陳陽的舉動無可厚非,但是,他還是擔心因此觸怒方離。不得不說,這就是寄人籬下的悲哀了。

聽得方離這麼一說,他的心頓時放了下來,看來,這位方先生倒不是一個心胸狹隘之人,有了這個認識,在以後他和方離的接觸中,自然是順利了許多。

談完了正事情,陳陽終於把話題轉到阿曼達的身上來了,說實在的,他能夠壓抑自己的好奇心一直到現在,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了。

「這個….什麼達,真的是你的寵物!」陳陽看到飛到屋檐上,安靜的坐在那裡,兩條小腿一『盪』一『盪』的阿曼達,閑話一般的問道。

「嗯,算是吧!」方離早在來的路上就想好了如何對著這些人解釋阿曼達的來歷,雖然這些人在不久的獎勵啊,就會看到很多不屬於這個世界的生物,但是,現在還是能瞞一時久算一時吧。

「是個很聰明的小傢伙,對我的作用也很大,她能夠在一定的範圍里感知到危險!」方離樂呵呵的看著阿曼達說道:「還有,她叫阿曼達,不叫什麼達?」

「真是一個美麗的生物,就像一個精靈一樣!」陳陽由衷的感嘆道,卻不知道,他這隨口一句,已經和事實相差無幾了,「這種生物,是人工培育的吧,自然界里怕是沒有這種生物!」

「是的,真是我的一位在生物研究所工作的長輩給我的一個小小禮物,裡面使用了的那些具體的什麼技術我不懂,我就是知道,這小傢伙很難得!」

兩人一邊閑話著,一邊說著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沒多長時間,兩人就好像認識多年的朋友一樣,氣氛十分的融洽。

塞琳娜從這些結結巴巴說著英語的人中得知到方離回來的消息,已經是在方離回來差不多一個小時以後的事情了,這個時候,方離正舒舒服服的坐在房間里,享受著喬巧兒給她端來的牛肉湯,而喬巧兒,正坐在他的桌前,看著方離狼吞虎咽的吃著自己的為他做的食物,一臉幸福的模樣。

「方,你回來得正好,你是這個團隊的首領,我希望你能安排我的崗位,而不是像現在一樣,我成了一個多餘的人!」塞琳娜氣勢洶洶的闖了進來,對著方離喊著,正在喝湯的方離抬起頭來,迎面就是兩隻修長勻稱的美腿,從一條緊身的小皮褲里延伸出來,白生生的晃得他一陣眼花。

「你是…那個塞琳娜吧!」方離的英語實在是不怎麼滴,可是他卻偏偏的聽懂了她的意思,就好像在腦海里有一個同步翻譯一樣,他頗為奇怪的朝著四周看了看,不由自主的問道。

「別看了,是我呢!」阿曼達的聲音在他的腦海里突然響起:「我今天才發現,什麼時候你的精神力也強大到了可以直接和我精神交流的地步了現在我們精神連接在一起,你也可以共享我的知識了!」

方離這才恍然大悟,他還以為這又是自己腦海里里的那團白霧搞的鬼呢,沒想到卻是阿曼達的精神直接和自己連接起來,這樣也好,到省了翻譯這回事情了。

「你不會就會這一種語言吧!」方離得隴望蜀,「那些獸族的語言你懂不!」

「你就貪心不足吧,我才多大年紀,獸族的語言有多少種類、有多麼複雜你知道不,除了幾種比較通用的勉強能聽能說以外,其他的我和你一樣!」

阿曼達覺得自己只能聽說幾種獸族的語言覺得很沒面子,簡直是在丟以博學著稱的精靈一族的臉面,但是方離心裡還真的樂開了花,自己不過隨口問問,沒想到,阿曼達居然真的懂。

這真的是一個寶貝啊,要不是塞琳娜在面前,方離都想一把拽過阿曼達,狠狠的在她的小臉蛋上親上一口了。

「是我,塞琳娜!你看什麼呢!」塞琳娜見到方離隨口應了自己一聲,兩隻眼睛就直勾勾的停留在自己的大腿上,她的雙腿似乎都能感受到他的目光的炙熱,不禁勃然大怒。

「見過急『色』的,沒見過如此急『色』的,自己的女人還在一邊,就盯著另外一個女人的大腿死死的看著,這男人真沒出息」。她心裡暗暗的想到。

「哦!」方離被她這麼厲聲一喝,這才回過身來,剛剛自己只顧和阿曼達交流了,忘記面前還有這麼一位了!

「你剛剛說什麼來著?」直到這時,方離才抬起頭,認真的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塞琳娜。

豪門夜妻:盛世二嫁 一套很緊身的小皮衣皮褲裹在她的身上,面前的塞琳娜給人一種火辣的感覺。當初,設計這套衣服的設計者,雖然極力為了表現穿著者的曲線,但是對於用料上未免也太過於吝嗇了,以至於大片大片的肌膚『露』了出來,每一個年輕男人看到這樣的一個尤物,就算不舉止失態,先來個呼吸急促三分鐘,那是一定的。

兩條雪白健康的大腿外側,一邊斜掛在著一隻小巧的自衛手槍,一邊貼著肌膚綁著一隻刀鞘,一把造型很是奇特的匕首,曖昧的貼在她大腿上。在她的背後,一隻明顯改裝過的狙擊步槍,斜斜的挎著。

「我說,我希望你能在你的團隊里給我一個位置,我希望正是成為你的隊員!」塞琳娜一字一句的說道。

「為什麼!」方離喝完最後的一口湯,結果喬巧兒遞給他的一塊手帕,優雅的擦擦嘴,問道:「給我一個理由,你不是那些手無寸鐵的倖存者,你有足夠的戰鬥力可以保護自己,而且,你還有自己的同伴,同樣強大的同伴,和你的同伴在一起,顯然比和我們這一群人在一起,生存的幾率更大,雖然我很感激你先前給予我們的幫助,但是,我還是要問一句,為什麼?」

「因為人是一種群體生物,沒有人願意在一個與世隔絕的地方,每天看到的除了喪屍就是喪屍,沒有自由,沒有交流!」塞琳娜現在不光是鄙視方離的好『色』,甚至還懷疑他的智商,這麼簡單的問題,需要自己解釋一遍嗎?

「我看得出,你是一個不錯的戰士,但是,加入我們這個團體,除了你應該享有的權利,你將擔負起更多的責任,保護其他同類的責任,這一點,你願意嗎?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你現在不光是為了自己的生存而戰鬥,而是為了這個團體的生存而戰鬥!」方離問道,他不是不願意接受這樣一個對著自己來說用處極大的狙擊手,但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這句話他也是知道的,對於一個外國女人加入,他多少還有點疑慮,不問清楚,他實在是放心不下。

「這個我當然知道,你放心,我不說我比你的隊友們更能幹,但是我絕對不會成為你的累贅的!」塞琳娜信心滿滿的說道,她這幾天算是看出來了,這群人里,真正經過正規軍事訓練的人並不多,尤其像她這種經過正規的訓練,又有著實戰的經驗的人,更是屈指可數。

「那你的那位同伴呢?你就這樣放棄他了嗎?」方離問道。

「我尊重他的選擇,但是,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會勸說他離開那個鬼地方的!」 ?有了這一百多號的人的加入,山頂的營地里一時變得充滿了生氣,與此同時,這一百多號人帶來的問題,也逐漸開始顯『露』出來了。

雖然目前維持生存的口糧還是能夠維持一段時間,但是,單一種類的糧食供應,很容易讓人產生營養失衡,尤其是在這群人中,老人、『婦』女和兒童這些體質較差的人比較多,反應就更加明顯,甚至,不少人都開始出現了浮腫。

好在,這群人里還有著一位女醫師,經過她的診斷,她很快就判斷出了癥狀發生的原因。前一段在防空洞里食物長期不足,實際上每個人都處於半飢餓的狀態,但是當時隨時都處於生死的邊緣,人體的機能為了生存運轉,這些小問題也就暫時被壓制了下來。現在到了一個新的安全的環境,這些問題就爆發出來了,而一直到現在,營地里供應的都是單一的食物,這些人或多或少都患有缺乏維生素的癥狀,幾個問題遇到了一起,就出現了這樣的狀況。

「多元化的食物,還有大量的日用『葯』品,維生素類,抗生素類的這些,是我們目前最需要的!」女醫生看了看陳陽腰裡的手槍,又補充道:「尤其是你們這些保護我們的戰士,更是需要這樣!」

「好的,我們知道了,謝謝你!楊醫生,我們會想辦法的!」陳陽客客氣氣的送走了這位醫生,將目光投向了正在思索的方離。食物和『葯』品,不會從天上掉下來,必須派人出去尋找,而這事情,他一個人是做不了主的。

「你們以前在那個防空洞避難所里,是怎麼樣獲得食物的?」方離突然開口,問陳陽道。

「當時我將能動的年輕人,分成四組,每組6到7人,輪流到附近的街區去搜尋食物,雖然偶爾會有損失,但是,這幾個月來,我們就是靠著這樣的辦法活下來的!」陳陽回答道:「但是,市區里喪屍的數量,要比我們現在所處的地方多的多,而且,我們又缺乏足夠的武器,所以,基本上獲得的食物遠遠不夠我們的消耗,這裡的情況比那時候要好的多了!」

「看來,我們也需要組織人手去做這些事情了!」方離嘆息道,「但是,既然我們這裡現在有了這麼多人,我們也不能養那些只吃飯不做事情的人,每一個人都要發揮自己的作用,我的想法是,我們將我們的所有資源都統籌規劃起來,成立不同的部門,這樣才能最大的利用我們的人力物力,保障每一個人的生存!」

「是啊!」陳陽大有同感,「我不是第一次聽到那些年輕人抱怨了,憑什麼他們要把冒著生命危險找到的食物分給那些不相干的人,表達善意是不錯,但是,為了表達善意冒著失去生命的風險,就不值得了。」

「對,就像軍隊,軍隊里絕對不養閑人,每一個都要發揮自己的作用,做出自己的貢獻,才能被其他人認可!」路亮在一旁冷冷的說道。

「方先生,你這麼說,一定是有了計劃了,對不對!」陳陽不是傻子,方離既然這麼說,顯然心裡有了腹案,而作為一位曾將擔任過領導職位的他,非常明白一個領導,需要的是一個執行得力的下屬,而不是一個有著自己想法的下屬,他既然認定了方離是這個團體的領導,那麼,他自然知道一位下屬的本分。

「我的計劃是,現在我們所有的人,大約有一百五十人左右吧,具體數目我沒有你清楚,但是我估計也就這個數字!」方離對著陳陽笑了笑:「我們整合一下我們的人力資源,可以將這些人分為軍事、醫療衛生、農林、教育、科技等小組,如果所有這些小組都加入不了的,可以成立一個後勤組,讓這些人在這後勤組裡出力!」

「這個計劃不錯!」陳陽稍一沉『吟』,就感覺了這樣做的好處,「不過,你說的這些小組,軍事、醫療衛生什麼的我都能理解,但是這個農林小組,有必要嗎?」

「你看,剛剛楊醫生說這些人出現了浮腫,就是因為缺乏維生素和營養不足造成的,我們背靠大山,有的是土地,如果我們開墾除一些荒地,種上蔬菜,這些問題不就很好的解決了嗎?」

「這樣啊!」陳陽和路亮都連連點頭,他們已經徹底認可了方離的方案。

「那你們去通知大家,讓大家按照自己的選擇加入各個小組,然後,他們可以推舉各自的組長,這樣各司其職,我想,我們很快就會變成一股強大的力量的!」

「好嘞!」二人得命,興沖沖的去通知大家了。

現在山頂營地總共是156人,這個數字甚至包括了牙牙學語的方香。聽到了陳陽和路亮的通知,沒有一個表示反對,反而,認為這樣的安排很是合理,在這之前,他們就有人想要為這個團體除一份力,但是,在武力方面他們並不擅長,現在能有了充分發揮他們的能力,體現自己價值的地方,當然十分踴躍,至少,在生存物資的分配方面,他們相信,做出貢獻的,和沒做出貢獻的是有著區別的,那些扛著槍的年輕人每天米飯饃饃和他們吃的稀飯就是一個很好的對比。

「軍事組32人,醫療衛生7人,農林40人,教育8人,科技12人,未成年兒童和嬰兒21人,剩下的人全部加入了後勤組!」陳陽將手中的紙張遞給方離:「這是各組的名單!」

「各組的組長推選出來沒有!?」方離看著名單,大多數人的名字對於他來說都是陌生的。

「除了軍事組的以外,其他的都推選出來了,醫療衛生組的組長是楊茉莉醫生,農林組的是張華,這個張華本來是要分到科技組的,但是他說自己學的專業就是農林,所以就主動要求到農林組了,科技組的組長是許康許工程師,教育組的組長是劉秀珍老師!至於後勤組的組長,是喬巧兒姑娘。他們的名字都是在每組的第一個!」陳陽指著名單上的名字給他介紹道。

「軍事組為什麼沒有組長!?」方離問道,話一出口,旋即就知道自己犯了個錯誤,這哪裡是沒有組長,分明是那些一直跟著陳陽的小夥子,一定是推選的陳陽,而陳陽怕自己不舒服,所以才推說沒有組長!」

「這樣吧,軍事組目前的任務是最重的,既要看家,又要出去尋找必要的物資,我的意見,是設立兩個組長,你陳陽當組長,路亮當副組長,這樣不管有沒有任務,家裡總有一個領頭的人!」方離想了一下,目前,也只能這樣和稀泥了,陳陽不知道自己和陳陽小黑的不同之處,這也是有情可原的,對於已經領略到進化的力量的路亮,怕是對於擔任這樣的職位並不怎麼敢興趣吧,在他看來,如何提高自身的實力怕是吸引力要大得多。

「這樣最好了!」陳陽呵呵笑道:「就是怕委屈了路亮兄弟!」

「不委屈,只要能把事情做好,當個小兵我也願意!」路亮一臉酷酷的,真容方離所料,他對這個職務還真的不怎麼上心。

「那就這樣決定了,每個小組各司其職,如果以後有需要,我們再增設其他的部門,從今天起,每個人的口糧就下發到組長哪裡,如果每個組需要什麼物資,也可以上報到後勤組,再由後勤組向軍事組提出申請,由軍事組來解決。」方離一錘定音,所有在場的人都沒有想到,從這一天起,新紀元里赫赫有名的大青山山頂基地就這樣一步竄進了歷史的舞台。 ?山頂營地的各項工作都有序的開展起來,農業組在山後開闢出一塊塊的荒地,後勤組在原來的小樓後面,就地取材,開始建立一棟棟的木屋,作為居民們的新住所,而原來的小樓,也逐漸慢慢騰空出來,成為倉庫和指揮中心的所在。軍事組的小夥子們,按照後勤組報上來的物資需求,有目的的開始在營地之外的鄉鎮尋找到資源。而一座極其簡陋的小學校,也成立起來,不時從小學校里傳來孩子們朗朗的讀書聲,為這寂靜的荒山,增添了許多生氣。

直到現在,這裡所有的人,才真正意義上融合成一個完整的團體,或者說是一個小具規模的生存基地。有指揮決策系統,有軍事力量,有後勤支持,甚至還有專事生產的人員。各組成員向著自己的組長負責,而各組組長又向方離負責,整個基地已經可以完美的運轉起來了。

所有的人都忙碌著自己的事情,而方離,這個基地的最高領導者,反而成了最無所事事的一個。好在方離並不排斥這種平靜的生活,每天除了必要的鍛煉和聽取各組的工作彙報,陪著方香嬉戲玩耍,就成了他最重要的工作。

方香顯然也感覺到了方離的疼愛,對方離也是格外的親近,有事沒事情總喜歡粘在他的身邊,就連方離在聽取下面那些人的彙報的時候,她也安安靜靜的坐在一邊,那乖巧懂事的模樣,一點都不像一個剛剛學會走路的小女孩。

唯一讓方離有點頭疼的是,剛剛學會走路的她,很有點自己掌握自己的命運的架勢,只要她心情高興,她隨時可以邁開她那兩條並不強壯的小腿,帶著她的寵物溜溜,躲進某個房間,或者在熱鬧的人群中,找到一個安靜地方一個人玩耍。這些天,好多次她都是這樣在大人們的眼光中悄悄的消失,頗有一點神出鬼沒的味道,倒是讓方離和喬巧兒虛了幾場。而方香似乎很喜歡這樣的遊戲,大人們找到她的時候,她都樂得咯咯直笑。

這不,方離剛剛還在逗弄著她,很有耐『性』的教著她說話,小黑過來,和方離說了幾句話,一轉眼又看不到她的蹤影了,方離嘆了一口氣,又開始了尋找自己的調皮女兒的過程。

「我覺得,你應該多和你的女兒溝通!」阿曼達從欄杆上飛了下來,對著方離說道。對於小方香的行動,她站在高處,自然是一覽無遺,但是,這一大一小兩個傢伙,似乎對於這樣的遊戲樂此不倦,她也懶得提醒了。

「我這不是在教她說話嗎?方香是個很聰明的孩子,也許他很快就會叫我爸爸了!」 婚戀之絕寵蠻橫妻 方離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查看著,就這一會功夫,小傢伙跑也跑不了多遠。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指的是精神層面上的溝通,而不是語言這種相對落後的粗淺溝通方式!」

「精神層面!?」方離一愣:「什麼意思,就像你和我的精神連接那樣嗎?」

「難道你沒有發現,你的女兒的精神力並不遜『色』與你嗎?」阿曼達嘆了一口氣,「我早說過,她是一個尚未覺醒的神眷者,你以為,一個神眷者,和普通的神民一樣,毫無區別嗎?」

「你和她交流過?」方離的第一反應,就是精神力遠遠在自己之上的阿曼達,肯定是和方香在精神層面上有過交流。

「只能說,我曾經試過!」阿曼達搖搖頭:「她的精神世界根本不對我開放,當我嘗試和她接觸的時候,她直接關閉了自己的精神通道,而我根本不敢用比較暴力的辦法突破她的精神防禦,這樣的話她可能會受到損害!」

「那你怎麼可以直接對我可以進行精神連接,我不記得我對你開放我的精神世界啊!」方離不解,他原來以為,只要有足夠的精神力,就可以和其他的有著足夠精神力的人交流呢,現在聽起來,似乎不是那麼一回事情。

「那是因為你的潛意識裡,已經把我當做一個可以足夠值得信任的夥伴,所有,當我的精神力延伸到了你的世界的時候,你才會毫無排斥,說到這一點,我還真的感覺很欣慰,要謝謝你的信任呢!」阿曼達說出了原因,對著方離微微一笑。

「不過,我相信你的女兒,一定不會對你產生排斥、不信任的感覺,既然你們雙方都有不錯的精神力,太拘泥於語言交流就沒有必要了,你可以嘗試和她溝通一下!」

在二樓的最裡面的一個房間,方離一推開門,就看見慌慌張張往著床下鑽的溜溜,而坐在地板上的方香,見到方離進來,臉上的驚訝表情一晃而過,立刻眉花眼笑起來。

「你這個小東西,一眨眼功夫就跑到這裡來了,這還再大點還了得啊,我和你巧兒阿姨到哪裡找你去!」方離一把將她抱起來,手上不輕不重的在她肉嘟嘟的小屁股上打了幾下。

「聚精會神,精神交流,精神交流!」阿曼達提醒道。

方離看到眉花眼笑的方香,自己的這幾巴掌,彷彿是打在別人的屁股上似的,微微嘆了一聲,凝神看著方香,腦海里卻是在反覆說著:「乖囡囡,叫聲爸爸聽下!」

他感覺自己足足說了十來遍,方香卻依然笑呵呵的看著他,卻沒有任何的反應,不禁有些氣餒。

「看來,她似乎也不太願意搭理我!」他歪過頭,對著阿曼達說道。

「爸爸!」一聲稚嫩的聲音突然在他的腦海里響起,猶如天籟一般。

他轉過頭,不可置信的看著方香,這真的是方香在叫自己嗎?

心神激『盪』下,他來不及等待阿曼達的回答,立刻在他在腦海里急促的問道:「乖囡囡,是你在叫我嗎?

回答的他的依然是那個稚嫩的聲音:「爸爸!」

這下方離確定了,真的是方香在叫自己,雖然有點含糊,卻是能很清楚的聽到,是叫的「爸爸!」

不對,他猛地反應過來,既然是精神層面的交流,就不存在有著語音含糊的問題,難道……

他低下頭,看著被自己摟在懷裡的方香,方香很是俏皮的吐了一個口水泡泡,含糊不清的喊道:「爸爸!」

「巧兒,小黑,你們快來啊!」方離顧不得瞪大了眼睛一臉驚詫的阿曼達,旋風般的衝出房間:「香兒會叫爸爸了!」

樓下幾個值守的小夥子,看見他們的頭兒抱著他的女兒,興奮的從樓上跑下來,一邊大聲的宣揚著:「香兒會叫爸爸了」,不禁會心的一笑,難得看見頭兒如此不穩重的時候,看來,還是小公主的魅力大啊。

「叫聲叔叔來聽聽!」小黑滿手的油污來不及抹乾凈,聽到方離的叫聲,急忙走過來,捏捏方香的小臉蛋,卻給這粉雕玉琢的臉蛋上留下了兩道小黑印。

方香兒驕傲的站著,對著蹲在自己面前一臉討好模樣的小黑不屑一顧,嘴裡嘟囔幾句,卻沒人聽見她說的什麼。

「你等等!」小黑跳了起來,像一隻受驚的兔子一樣,沖向自己的房間,回來的時候,手裡卻是捧了一把花花綠綠的水果糖,「叫叔叔,叔—叔!叫了這些糖果都是你的!」

「你傻啊,香兒才幾顆牙齒,能吃得了嗎?」方離樂呵呵的笑著,想起從醫院將方香帶回來起,這一段日子的艱辛,似乎在這一刻都有了回報。

「叫啊!你看,這是荔枝味道的,很好吃的哦!」小黑剝開一顆糖,放在嘴裡有滋有味的吃著,方香猶豫了一下,伸出手去,小黑卻急忙把手縮了回來:「不叫叔叔就不給!」

方香見拿不到糖果,似乎覺得眼前的這個傢伙很是可惡,嘴裡嘟囔幾句,小嘴一撇,眼看就要哭起來。

這下,方離、小黑和阿曼達都聽清楚了,這小傢伙嘴裡說的什麼,不禁面面相覷,然後首先是方離,然後是阿曼達,最後連小黑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這小傢伙哪裡是叫的什麼叔叔啊,大家聽得明白,這分明叫的是「溜溜」啊! ?遲來的喬巧兒,沒有趕上這個場面,不過方香一直是她帶著的,看到她來了之後,一把撲進她的懷裡,彷彿是告狀一樣的,嘴裡依依呀呀,惹得眾人再一次大笑。

路亮從山下和幾個軍事組的小夥子匆匆的走來,今天是輪到他帶人下山了,見到這人群中一陣陣的歡笑,不禁一愣,旋即看見了方離的身影,連忙湊了上去,輕咳了一聲,立刻就引起方離的注意。

「回來啊,辛苦了啊!」方離見到是他,笑著打了一聲招呼。

「方哥,我有事情給你說!」路亮一把將他拉出人群,一副神秘的樣子,帶著方離走到沒有人的地方。

「說吧,現在這裡沒人了,什麼事情,看把你緊張的!」方離笑著,仍然不時回頭看看方香那裡。

「方哥,我今天看見那些怪獸了!」路亮一句話就把方離的注意力全部吸引過來了。

「怎麼樣,沒有人員受傷吧!」方離聞言一驚,路亮說的怪獸,當然不會是那些變異過的阿貓阿狗,百分百的一定是獸族的那些怪物。

「倒是沒有人受傷,遠遠的看到了,我就制止了我的隊員湊近去觀察的舉動,立刻驅車回來了!」路亮顯得有點慚愧,他覺得自己望風而逃有點太丟臉了,這也不怪他,當初基地攻防戰的時候,這些怪物在他的心裡留下的陰影太大了。

「你做的很對,對付這些怪物,我們軍事組的這些小夥子肯定不行,就算主動和他們接觸,也只是白白的增加損失!」方離見他神『色』有些黯然,拍了拍他的肩膀,肯定了他的做法。

「我就是這樣想的,要是我一個人,我怎麼也得『摸』近一點,說不定還有機會幹掉幾頭這樣的怪獸呢!」路亮點點頭說道。

「你是在什麼地方看到這些怪物的,他們當時在做什麼?數量有多少?」方離急切的詢問道,如果說喪屍們暫時對他們這個基地構不成什麼大的威脅的話,這些怪獸們就不同了,當初路亮的基地那麼多職業軍人尚且抵擋不住,別說現在這個營地里的這點力量了。

「在鎮子的中心,數量不是很多,差不多有四五頭吧,當時他們正在和一隻白『色』的老虎在搏鬥,弄出的動靜很大,所有,我們遠遠就發覺了!」

「鎮子中心,白『色』的老虎?」方離自言自語道,白『色』的老虎他倒是不奇怪,肯定就是自己曾經見過的那一隻,但是這些怪獸們到了鎮子中心,那麼。他們的大隊還有多遠呢,要知道,阿曼達曾經說過,獸族很少有單獨幾隻出來獵食的,他們要麼不出動,要出動就是一大群。

「你去把陳陽叫來,叫他加強一下營地的守衛,我和你還有小黑去看一看,如果這些怪獸們是路過的也就算了,要是沖著我們來的,我們可不能一點準備都沒有!」方離想了想,吩咐路亮道:「我們快去快回,爭取在天黑之前回來!」

一個小時以後,方離三人還有阿曼達,已經出現在了路亮說的發現這些怪獸的地方。除了散落的一些雜物,和明顯是搏鬥過的痕迹,他們看不到任何怪獸的蹤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