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有解決的辦法吧?」

「當然有,否則我出來也就沒什麼意義了,絞殺些水元素的叛徒,收集些水元素精華來給我,再給我拿一塊純凈的水元素礦石來就可以差不多補充我給你們水元素原始精粹的消耗了。」

「原來如此!」李潔嘟囔著出了洞穴深處,他沒什麼可能去熔火之心的,只是好奇的問問罷了,海達克西斯見李潔走了也沒在搭理他。

到了洞口的篝火堆旁坐了下來,看著周圍躺了一地的疲憊的將領,李潔靠在山洞口的岩壁上,望著洞外天空上的明月呆,不久就睡了過去。

凌晨兩點多,睡了幾個小時的李潔稍解疲憊后就被餓醒了,醒來后迷糊了后這才摘下遊戲設備,系統早就把李潔強制踢下線了,起來后打著哈欠洗漱了下,狠狠的吃了頓,直到吃不下了,這才窩進被窩裡直接上線。

上線后奧蘭多和莎朗斯通正在依偎著自己沉睡,李潔小心翼翼的起來,讓兩個女孩子依偎著繼續睡,自己則開始處理公務,說報仇那不是說說而已的,聯盟必須付出代價!必須!!!

先把也在山洞裡忙完了事情叼著煙鬥打瞌睡的小黑輕聲叫醒,帶著小黑出了山洞,在洞外的沙灘上開始處理公事,先就是讓小黑盤查下硝土和硫磺礦都有多少,然後自己畫出了燒炭和土法熬硝的設施圖紙,包括篩選硫磺礦的設施圖紙。

還沒畫完小黑就報告,硝土很多,但硫磺礦很少,李潔聽了一點都沒意外,依然畫著圖紙,黑火藥是能研製出來的最好的火藥了,玻璃渣公司要是不在原料上卡玩家簡直就是沒有天理了,這在李潔的意料之中,如果硫磺礦很多,那麼李潔想都不用想,黑火藥根本就不允許在遊戲中出現,最多是黃色火藥了,現在黑火藥的最佳配方里,硝十六硫磺七十七碳十八,其中可以看出硫磺需要的最多,自己的存量卻最少,這反而證明了黑火藥是可以在遊戲中弄出來的!

畫好了圖紙,包括炸彈鐵殼子的製作圖紙和材料熔煉配方,李潔把這些圖紙交給小黑並吩咐他:「回去把這些圖紙叫給溫德索爾,叫他立刻組織人手建設所需的設施,這種中空的鐵球也讓鐵匠開始做,做的越多越好,木炭也在設施建設好后立刻開始燒紙,你把相應的礦物和材料給他,另外找到映山紅,告訴她,收購硝土和硫磺礦,有多少收多少!」

小黑點點頭,就打算傳送走,但想了想又中斷了傳送,把一捆信件交給李潔后才閃人了。

李潔暫時沒理會那些信件,觀察了下各路援兵的進度,然後靠著僅存的一名幽魂小心翼翼的指揮著觀察聯盟的態勢,凌晨四點多,這才不在指揮幽魂,思索了一會後,目光才看到那捆信件上。

信件大多都是小玉來的,詢問李潔是不是在和聯盟軍隊打架,對此李潔不予理會,但心中也奇怪小玉怎麼知道自己在和聯盟打架!?

翻檢出了一封尤金來的信件,信件里尤金滿是對獸人族領薩爾的稱讚,說薩爾是名偉大的獸人,獸人族也很合尤金的脾氣等等,目前薩爾正領導這獸人族和巨魔族的一部在杜龍坦平原建設奧格瑞瑪城,並和無恥的暗夜精靈叛徒和一些惡魔作戰拯救覺醒的被奴役的獸人族人等等事情,看的出來,尤金過的還可以,這讓李潔也欣慰了下,信的末尾尤金極力邀請李潔也來和他共事,並肩作戰,並提到他已經被薩爾大酋長封為了督軍了,李潔要來了他必然給李潔弄個不次於督軍的職位云云。

李潔只能搖頭苦笑了,雖然尤金說的不錯,但是李潔還是不怎麼相信獸人族,不過尤金人都去了,再說這些也沒什麼用了,李潔就提筆給尤金回了信,告知尤金聯盟已經派出了精銳軍隊來對付自己了,自己可能無力抵抗,火山城可能也會被最終放棄,自己也不用尤金擔心,實在擋不住就退回地下世界去,並提到聯盟此次來主要目標還是獸人族,尤金既然和獸人族呆在一起就要小心一些,信的末尾提到聯盟此刻已經去一個叫塞拉摩島的地方修建討伐獸人族的前進基地去了,讓尤金可以轉告獸人族提前注意下,在最後祝願尤金一切都心想事成!

下一封則是卡薩的信件,李潔急忙打開看了一遍后臉上的表情就有些古怪了。

卡薩在信中提到,他對李潔找到了一條通往地面世界的道路表示高興但也很憂慮,貿然的去往地面世界的話,豈不是成了光明教會的眼中釘肉中刺了!?所以卡薩要李潔千萬要小心!對於此次聯盟出兵的事情,卡薩覺的並不意外,李潔此刻去地面世界建城那就是沒事找事,聯盟要是一點反應都沒有才是怪事。並且一如李潔所料,卡薩也沒什麼辦法,目前黑暗王國形勢並不怎麼樣,維德尼娜統帥的研究依然沒有突破,黑暗王國的軍隊對付地下世界的叛軍和亂軍都在疲於奔命,實在抽不出什麼力量來支援李潔,只是建議李潔向里奧王求援,但可能也沒什麼效果,不過總比不說強,然後李潔自己看著辦,不行就退回地下世界,託庇在黑暗王國羽翼下,聯盟要是敢追下來,相信里奧王總不能不管,所以這在卡薩本人看來不算什麼大事。

李潔對此只能苦笑了,此刻說什麼都晚了,不管黑暗王國什麼態度,他已決意和聯盟打一場了! ?更新時間:2o12-12-16

底下卡薩才提到了李潔對紐卡城的支援,並對李潔的支援表示了欣慰,這些李潔支援的物資和士兵他會上報給里奧王給李潔兌換成黑暗功勛點的,並提到隨著黑暗王國在地下世界影響力越來越大,主動投靠的小領主也多了起來,為了應付目前的困境,里奧王下達了捐獻令,所有地下世界的領主們上交到黑暗王國的物資和士兵都可以按照數量和質量兌換黑暗功勛點數,並根據黑暗功勛點數的多少授予官職,其中一名和李潔一樣出身邊遠地區的小領主金毛慷慨的讓人難以想象,捐獻的物資之多達到了無可計數的程度了,為此里奧王接見了他,並封他為世襲騎士,卡薩在這裡也感嘆,真沒看出來一個小領主居然也有這麼大的能力!

對此李潔腦海里冒出了金毛站在帝國大廈上,拚命的揮灑著成堆的美金的畫面,這傢伙,不知道又坑了他爸媽多少錢拿出來開始揮霍了,難怪這段時間會員們普遍抱怨拍賣行里的東西集體跳水般的大漲價了!

信件末尾,卡薩微微表達了自己的歉意,雖然並不怎麼關他的事,但卡薩還是對李潔道了謙,因為前段時間在紐卡城和光影城交界處的三不管地帶,李潔的未婚妻辛德瑞拉受到了野蠻人叛軍的襲擾,幸虧李潔的第二軍團軍團長馬克西姆帶著不少人手趕去紫色花山地辦差,這才碰巧救下了辛德瑞拉,而卡薩表示自己也是太忙了,忘記了辛德瑞拉快到他管轄的地盤上的事情了,本應該派軍隊保護的,對此卡薩向李潔致歉,此事生后,卡薩接手了辛德瑞拉的安全問題,讓馬克西姆繼續去辦事去,卡薩留了辛德瑞拉在紐卡城幾天給辛德瑞拉壓驚,並預備了李潔的結婚禮物讓辛德瑞拉一併帶走,目前辛德瑞拉已經在卡薩派兵保護下向毒蛇花城堡廢墟趕去,得知李潔派了阿德拉率領了一個軍團的士兵接辛德瑞拉后,卡薩也授意阿德拉前出迎接她的女主人,目前她們應該已經會和並即將抵達李潔的領地上了,信的最後,卡薩說他和辛德瑞拉交談了兩次,是個好女孩,李潔有福氣並祝福了他們的結合!

看完了信件,李潔嘟囔了一句這老婆來的還真不是時候,然後思索了下,這才給卡薩回了信,無非就是替自己的未婚妻向卡薩老師道謝,感謝卡薩費心保護他的未婚妻,並向卡薩表明了自己的態度,即使黑暗王國無法支援他,他也將會和聯盟軍隊大戰一場,至少打掉聯盟軍隊的囂張氣焰並給黑暗王國的恢復爭取時間。【全文字閱讀.】

寫完了給卡薩的信件,李潔這才按照卡薩的意思給里奧王寫了封信,大概意思就是自己為了黑暗王國,為了里奧王殿下,將和聯盟決一死戰,哪怕滅亡也絕不墜了黑暗王國的威風云云的亂吹了一氣!

信件都收好后,李潔想了想又給戴克城主寫了封信,大意是自己已經和聯盟死戰了一場了,各有損傷,目前已經打算退回火山城以謀再戰了,自己的淡水充足,戴克事先和自己約好的關閉水源的計劃可以啟動了。

寫完了這封信,天色已經微亮,早上六點多了,休息了一夜的將領和士兵們66續續的起來了,丹尼爾過來詢問行止,李潔向北方看了看后說:「說不定還有士兵能趕來,我們再等幾小時,上午十點走吧,另外,在山洞留下些物資和繃帶藥劑,外面也做些標記指引下山洞的方向,聯盟軍隊已經收兵了,不可能找到這裡來了,這樣我們就算走了,沒來得及趕到這裡的士兵們也可以得到補給以便返回火山城。」

丹尼爾微微有些動容:「領主大人想的很周到,我這就去辦!」

李潔微微嘆息,沒說什麼,心裡暗想自己想的很周到嗎?怕是不見得,否則怎麼成了這樣!?

李潔一邊忙著自己的事情一邊等待時一臉不爽的洛塞斯正在和阿爾薩斯王子和烏瑟爾討論著以後的計劃,在這之前,洛塞斯大言不慚的說教會騎士團殺死了過二萬名的敵軍,其實因為為了追捕安娜貝爾,審判和裁決騎士團根本就沒往南追出多遠去,殺死的因為受傷沒跑遠的士兵連二十個都不到,不過就算這樣,洛塞斯依然毫不猶豫、一臉嚴肅和聖潔的說出了二萬多的數目!

這讓了解實際情況的阿爾薩斯王子再次見識了教會高層的無恥!烏瑟爾也是愣愣的說不出哪怕一個字來,敵軍總共也就二萬出頭,感情白銀之手騎士團和禁衛騎士團的騎士們都不是和敵人作戰而死去的,而是因為洛塞斯的這句話而一無是處的死去的!

阿爾薩斯王子臉色怪異的避開了這個話題,倒是也沒違心的去稱讚什麼教會的功績,烏瑟爾也只能安慰自己,教會所說的戰果能有十分之一那麼這批敵軍也就算是徹底完了,也不用去和洛塞斯爭論什麼了,不過烏瑟爾說什麼都不會想到洛塞斯所說的戰果實際上連百分之一都沒有。

關於以後怎麼辦洛塞斯力主立刻向火山城進,趕緊逼迫地下領主交出魔門奈爾,然後剿滅踏平火山城拉倒,想起來後面還要走遠路去杜龍坦平原剿滅獸人族,洛塞斯就是一陣的鬱悶,他年紀大了,實在不怎麼適合長途行軍了,那真是辛苦異常,那裡有家裡一群群的侍女伺候著舒服!?早點辦完事情早點回去。

並且還有一個緣故讓洛塞斯並不熱心此次的出征,他年紀不小了,甚至比教皇都大,論起來資歷是最深的,不過他被選為下任教皇的幾率很小,教會中高層人員壽命絕少有過九十歲的,他已經快九十歲了,因為這個根本就沒人看好他,緣故在於費心費力的把你捧上教皇之位了,討好了你也打好關係了,你坐上了教皇之位沒兩天就上天堂了!那我們這些出了大力氣的人的利益怎麼保證!?甚至都不夠撈回本錢的!所以儘管洛塞斯很不服氣,認為某些人都是瞎了他們的狗眼,自己必然還能活很多年,但現實情況是,沒任何人願意在他身上下注,這種情況讓洛塞斯本人也是泄氣,已經對下任教皇之位死了心了,既然沒指望,以洛塞斯今日之地位,實在沒有任何的必要給自己添加什麼光環了,還不如多享享清福去。

此次出征教皇指派了洛塞斯出去也是因為實在無人可派了,遠征卡利姆多大6是件大事,教會為了顯示自己的威嚴也是出了大力氣的,自然派出的領也要夠分量,那麼就只能是在四名樞機大主教里選一個去了,十二紅衣大主教都不夠資格,四位樞機大主教里,教皇最看好的康斯坦丁去「苦修」去了,教會自然不會承認康斯坦丁可能被地下世界逮捕了的事情,艾厄爾樞機大主教近期因為重要囚犯越獄事件而被教皇見棄,而科斯特樞機大主教一直率領著教會的一部分武裝力量和王國地方軍隊一起剿滅東部王國的殘餘獸人和一些惡魔,也是沒空,最終唯一的選擇就是近些年一直窩在家裡的洛塞斯了。

洛塞斯被教皇格里高利霸王硬上弓的逼了來,自然心裡是滿心不情願的,路途上唯一的一點驚喜安娜貝爾還跑了,那就讓洛塞斯更加的不爽了,如今就只是在想著怎麼趕快結束戰事回家了。

烏瑟爾卻不同意洛塞斯的建議,原因無他,龐大的軍隊呆在落帆海灣和南海海灘地帶補給還接的上,要越過大沙漠就不行了,還是要多等幾天多卸下來些軍備帶夠足夠的物資出徵才穩妥,不過這次阿爾薩斯王子雖然沒有和烏瑟爾賭氣,但是也支持了洛塞斯的意見,只不過做法略有不同,既然大軍全軍開拔補給困難,那麼先出一部分前鋒吧,或許敵軍主力被全殲后看到聯盟大軍的前鋒就望風而逃了,也能省卻許多的麻煩。

烏瑟爾考慮了下后也不認為敵軍現在有能力吃掉聯盟大軍的前鋒,前出早日逼迫下敵軍讓他們亂下陣腳也好,於是同意了阿爾薩斯王子的計劃,三人最終議定,由禁衛騎士團領頭,裁決騎士團配合,帶領三個步兵軍團帶齊了物資先行出,不過不管怎麼計劃的,軍隊都要先回到落帆海灣攜帶物資,這一點倒是沒有疑問的,李潔的目的算是基本達成了,不過李潔由於對敵人的實力估計不足,也是代價不小!

上午十點,慰問了傷病,在海邊禱告了戰死士兵的英靈,小黑也來報告李潔的命令都傳達了下去,李潔讓小黑替自己郵寄信件后,詢問了瞭望的哨兵沒有現再有士兵歸隊后,留下了物資和藥劑繃帶,李潔帶隊向西尋找道路開始了返程,由於得知聯盟不再搜尋他們,已經有啟程返回落帆海灣的跡象了,倒是不用啟動星辰羅盤了,從這裡走回去也就四五天時間。

更新時間:2o12-12-16

底下卡薩才提到了李潔對紐卡城的支援,並對李潔的支援表示了欣慰,這些李潔支援的物資和士兵他會上報給里奧王給李潔兌換成黑暗功勛點的,並提到隨著黑暗王國在地下世界影響力越來越大,主動投靠的小領主也多了起來,為了應付目前的困境,里奧王下達了捐獻令,所有地下世界的領主們上交到黑暗王國的物資和士兵都可以按照數量和質量兌換黑暗功勛點數,並根據黑暗功勛點數的多少授予官職,其中一名和李潔一樣出身邊遠地區的小領主金毛慷慨的讓人難以想象,捐獻的物資之多達到了無可計數的程度了,為此里奧王接見了他,並封他為世襲騎士,卡薩在這裡也感嘆,真沒看出來一個小領主居然也有這麼大的能力!

對此李潔腦海里冒出了金毛站在帝國大廈上,拚命的揮灑著成堆的美金的畫面,這傢伙,不知道又坑了他爸媽多少錢拿出來開始揮霍了,難怪這段時間會員們普遍抱怨拍賣行里的東西集體跳水般的大漲價了!

信件末尾,卡薩微微表達了自己的歉意,雖然並不怎麼關他的事,但卡薩還是對李潔道了謙,因為前段時間在紐卡城和光影城交界處的三不管地帶,李潔的未婚妻辛德瑞拉受到了野蠻人叛軍的襲擾,幸虧李潔的第二軍團軍團長馬克西姆帶著不少人手趕去紫色花山地辦差,這才碰巧救下了辛德瑞拉,而卡薩表示自己也是太忙了,忘記了辛德瑞拉快到他管轄的地盤上的事情了,本應該派軍隊保護的,對此卡薩向李潔致歉,此事生后,卡薩接手了辛德瑞拉的安全問題,讓馬克西姆繼續去辦事去,卡薩留了辛德瑞拉在紐卡城幾天給辛德瑞拉壓驚,並預備了李潔的結婚禮物讓辛德瑞拉一併帶走,目前辛德瑞拉已經在卡薩派兵保護下向毒蛇花城堡廢墟趕去,得知李潔派了阿德拉率領了一個軍團的士兵接辛德瑞拉后,卡薩也授意阿德拉前出迎接她的女主人,目前她們應該已經會和並即將抵達李潔的領地上了,信的最後,卡薩說他和辛德瑞拉交談了兩次,是個好女孩,李潔有福氣並祝福了他們的結合!

看完了信件,李潔嘟囔了一句這老婆來的還真不是時候,然後思索了下,這才給卡薩回了信,無非就是替自己的未婚妻向卡薩老師道謝,感謝卡薩費心保護他的未婚妻,並向卡薩表明了自己的態度,即使黑暗王國無法支援他,他也將會和聯盟軍隊大戰一場,至少打掉聯盟軍隊的囂張氣焰並給黑暗王國的恢復爭取時間。【全文字閱讀.】

寫完了給卡薩的信件,李潔這才按照卡薩的意思給里奧王寫了封信,大概意思就是自己為了黑暗王國,為了里奧王殿下,將和聯盟決一死戰,哪怕滅亡也絕不墜了黑暗王國的威風云云的亂吹了一氣!

信件都收好后,李潔想了想又給戴克城主寫了封信,大意是自己已經和聯盟死戰了一場了,各有損傷,目前已經打算退回火山城以謀再戰了,自己的淡水充足,戴克事先和自己約好的關閉水源的計劃可以啟動了。

寫完了這封信,天色已經微亮,早上六點多了,休息了一夜的將領和士兵們66續續的起來了,丹尼爾過來詢問行止,李潔向北方看了看后說:「說不定還有士兵能趕來,我們再等幾小時,上午十點走吧,另外,在山洞留下些物資和繃帶藥劑,外面也做些標記指引下山洞的方向,聯盟軍隊已經收兵了,不可能找到這裡來了,這樣我們就算走了,沒來得及趕到這裡的士兵們也可以得到補給以便返回火山城。」

丹尼爾微微有些動容:「領主大人想的很周到,我這就去辦!」

李潔微微嘆息,沒說什麼,心裡暗想自己想的很周到嗎?怕是不見得,否則怎麼成了這樣!?

李潔一邊忙著自己的事情一邊等待時一臉不爽的洛塞斯正在和阿爾薩斯王子和烏瑟爾討論著以後的計劃,在這之前,洛塞斯大言不慚的說教會騎士團殺死了過二萬名的敵軍,其實因為為了追捕安娜貝爾,審判和裁決騎士團根本就沒往南追出多遠去,殺死的因為受傷沒跑遠的士兵連二十個都不到,不過就算這樣,洛塞斯依然毫不猶豫、一臉嚴肅和聖潔的說出了二萬多的數目!

這讓了解實際情況的阿爾薩斯王子再次見識了教會高層的無恥!烏瑟爾也是愣愣的說不出哪怕一個字來,敵軍總共也就二萬出頭,感情白銀之手騎士團和禁衛騎士團的騎士們都不是和敵人作戰而死去的,而是因為洛塞斯的這句話而一無是處的死去的!

阿爾薩斯王子臉色怪異的避開了這個話題,倒是也沒違心的去稱讚什麼教會的功績,烏瑟爾也只能安慰自己,教會所說的戰果能有十分之一那麼這批敵軍也就算是徹底完了,也不用去和洛塞斯爭論什麼了,不過烏瑟爾說什麼都不會想到洛塞斯所說的戰果實際上連百分之一都沒有。

關於以後怎麼辦洛塞斯力主立刻向火山城進,趕緊逼迫地下領主交出魔門奈爾,然後剿滅踏平火山城拉倒,想起來後面還要走遠路去杜龍坦平原剿滅獸人族,洛塞斯就是一陣的鬱悶,他年紀大了,實在不怎麼適合長途行軍了,那真是辛苦異常,那裡有家裡一群群的侍女伺候著舒服!?早點辦完事情早點回去。

並且還有一個緣故讓洛塞斯並不熱心此次的出征,他年紀不小了,甚至比教皇都大,論起來資歷是最深的,不過他被選為下任教皇的幾率很小,教會中高層人員壽命絕少有過九十歲的,他已經快九十歲了,因為這個根本就沒人看好他,緣故在於費心費力的把你捧上教皇之位了,討好了你也打好關係了,你坐上了教皇之位沒兩天就上天堂了!那我們這些出了大力氣的人的利益怎麼保證!?甚至都不夠撈回本錢的!所以儘管洛塞斯很不服氣,認為某些人都是瞎了他們的狗眼,自己必然還能活很多年,但現實情況是,沒任何人願意在他身上下注,這種情況讓洛塞斯本人也是泄氣,已經對下任教皇之位死了心了,既然沒指望,以洛塞斯今日之地位,實在沒有任何的必要給自己添加什麼光環了,還不如多享享清福去。

此次出征教皇指派了洛塞斯出去也是因為實在無人可派了,遠征卡利姆多大6是件大事,教會為了顯示自己的威嚴也是出了大力氣的,自然派出的領也要夠分量,那麼就只能是在四名樞機大主教里選一個去了,十二紅衣大主教都不夠資格,四位樞機大主教里,教皇最看好的康斯坦丁去「苦修」去了,教會自然不會承認康斯坦丁可能被地下世界逮捕了的事情,艾厄爾樞機大主教近期因為重要囚犯越獄事件而被教皇見棄,而科斯特樞機大主教一直率領著教會的一部分武裝力量和王國地方軍隊一起剿滅東部王國的殘餘獸人和一些惡魔,也是沒空,最終唯一的選擇就是近些年一直窩在家裡的洛塞斯了。

洛塞斯被教皇格里高利霸王硬上弓的逼了來,自然心裡是滿心不情願的,路途上唯一的一點驚喜安娜貝爾還跑了,那就讓洛塞斯更加的不爽了,如今就只是在想著怎麼趕快結束戰事回家了。

烏瑟爾卻不同意洛塞斯的建議,原因無他,龐大的軍隊呆在落帆海灣和南海海灘地帶補給還接的上,要越過大沙漠就不行了,還是要多等幾天多卸下來些軍備帶夠足夠的物資出徵才穩妥,不過這次阿爾薩斯王子雖然沒有和烏瑟爾賭氣,但是也支持了洛塞斯的意見,只不過做法略有不同,既然大軍全軍開拔補給困難,那麼先出一部分前鋒吧,或許敵軍主力被全殲后看到聯盟大軍的前鋒就望風而逃了,也能省卻許多的麻煩。

烏瑟爾考慮了下后也不認為敵軍現在有能力吃掉聯盟大軍的前鋒,前出早日逼迫下敵軍讓他們亂下陣腳也好,於是同意了阿爾薩斯王子的計劃,三人最終議定,由禁衛騎士團領頭,裁決騎士團配合,帶領三個步兵軍團帶齊了物資先行出,不過不管怎麼計劃的,軍隊都要先回到落帆海灣攜帶物資,這一點倒是沒有疑問的,李潔的目的算是基本達成了,不過李潔由於對敵人的實力估計不足,也是代價不小!

上午十點,慰問了傷病,在海邊禱告了戰死士兵的英靈,小黑也來報告李潔的命令都傳達了下去,李潔讓小黑替自己郵寄信件后,詢問了瞭望的哨兵沒有現再有士兵歸隊后,留下了物資和藥劑繃帶,李潔帶隊向西尋找道路開始了返程,由於得知聯盟不再搜尋他們,已經有啟程返回落帆海灣的跡象了,倒是不用啟動星辰羅盤了,從這裡走回去也就四五天時間。 ?更新時間:2o12-12-16

李潔走後當天晚上,一身狼狽的安娜貝爾跌跌撞撞的來到了李潔當初帶著珍妮絲遠望而有些絕望的地方,安娜貝爾也有些絕望了,前面在月色下看起來已經沒有路了!

此時的安娜貝爾臉色蒼白,身體也被海水泡了個透,被凍的瑟瑟抖,除了些椰奶外,安娜貝爾兩天來沒吃任何東西,並為了躲避騎兵的搜捕在有些冰冷的海水裡藏了幾乎一個白天,已經被凍的有些生病的徵兆了,現在看起來李潔就算活著也已經走了,自己一個人,沒攜帶任何的東西,還極有可能病倒,怎麼穿過大沙漠返回火山城!?不被凍死餓死也被路上成群的野獸給生吞活剝了!大沙漠了不但蜥蜴蠍子毒蛇什麼的暴多,並且晚上很是寒冷,安娜貝爾不認為自己有活著穿越大沙漠的任何希望,並且安娜貝爾也不確定是不是身後還有追兵,也不敢在這裡久留,難道自己要死在這裡!?

安娜貝爾有些無力的跪倒在一坑水窪里,扶著邊上的一塊礁石輕聲的哭泣起來,她到現在也不確定洛塞斯說的是不是真的,關於自己已經被定為了教會叛徒的事情,但是安娜貝爾不笨,她倒是明白,自己這一跑,就算洛塞斯說的話是嚇唬自己,那麼現在以洛塞斯的手段,也能讓這件事變成真的,被定性成了光明教會的叛徒,那麼在人類世界中已無任何立足之地了,可是自己要是不逃走,就算洛塞斯說的話也不是真的,安娜貝爾也很清楚洛塞斯既然對自己起意了,那麼自己就似乎除了屈服這一條路可走了,可是屈服的結果就是沒有結果的死去,還要受盡屈辱,清楚這點的安娜貝爾怎麼能甘心,想來想去也就只有逃走了,唯一可逃走的地方就只能是火山城了,可是現在還怎麼回去!?

安娜貝爾滿心的凄苦和怨恨,頭腦也漸漸有些沉,望著月色下漆黑的大海,安娜貝爾甚至有了自暴自棄的念頭,或許那裡就是自己的靈魂歸宿!

這樣想著的時候安娜貝爾漸漸的平靜下來,腦海也輕靈了起來,正打算站起來走進無盡之海的懷抱時,手心裡還是感覺到了手扶著的礁石上一些奇怪的線條來,礁石在漲潮時唄無數次的沖刷,應該很光滑的?安娜貝爾手臂緊抱自己的胸脯,顫抖著靠近礁石看那些線條,卻看不清楚,安娜貝爾本不打算再理會,但想起來自己都決定自殺了,還怕什麼弄出火光來引起追兵的注意嗎?

於是火系法師的安娜貝爾伸出手來,手掌就出了淡淡的紅色光芒來,看清楚了那些線條后,安娜貝爾身體猛的一頓,停止了顫抖,手上的火光也跟著熄滅了,不過安娜貝爾心中的希望之光卻閃亮了起來,那是一隻刻在礁石上的鴿子!

我們早就說了,安娜貝爾並不笨,這隻鴿子代表了什麼安娜貝爾不用猜就知道,幹什麼用的也不用猜測什麼,順著鴿子的嘴巴指的方向走就可以了。【風雲閱讀網.】

不久之後,黑暗中安娜貝爾趟著齊腰深的海水凍的嘴唇都紫的摸到了水元素山洞裡,手掌再次閃動著紅色的光芒時,安娜貝爾看著山洞內的一大堆東西再次留下了淚水,這次是喜極而泣的淚水!有活著的希望她自然不想死!

一堆的物資里有安娜貝爾需要的一切,食物、飲料、藥品、繃帶、篝火、帳篷和毯子,甚至有一些武器和鎧甲衣服。

換下了**的衣服,披著毯子,烤著篝火,吃著食物喝著飲料,口袋裡裝著幾瓶子藥劑,安娜貝爾舒服的靠在山洞岩壁上出神,自己為光明教會立下了大功,結果是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被無情拋棄,甚至被拋棄了都打算在廢物利用下,滿足下某些人的私慾然後再讓自己消失掉,而領主大人即使在慘敗撤走之時,依然不忘給或許失散沒有及時趕來的下屬留下一條活路,兩邊對比下自己原本無可奈何心有不甘的投奔火山城就似乎並不感覺到有什麼不好受的了,其實仔細想想,領主大人這人還是不錯的。

一個年輕的女孩子,仔細的想一個男孩子,並最終認為男孩子不錯時,女孩子就危險了,這幾乎是定律了,只不過女孩子不知道更不在乎!

此後的幾天里,李潔先後接到了消息,老婆大人已經在抵達了毒蛇花城堡廢墟,但並沒有停留,已經在阿德拉第八軍團的保護下直接越過黑河要塞向半山城進,跟著老婆大人的衛隊和平民有一萬多人,不過現在從黑河要塞到半山城的道路好走的多了,而從半山城到火山城一天都用不了,也就是說,七天之後,老婆大人就要駕到了,那天正好是十一月十七日。

看了看聯盟那邊雖說出來了不少軍隊,不過走了兩天後卻因為現找不到地圖上早就標好的水源地哪裡去了,只能又重新返回了落帆海灣,那麼算算時間后,李潔稍微輕出了口氣,從落帆海灣趕到順風關卡就算聯盟立刻出兵也要六七天,順風關卡雖然不大,但是怎麼也能守一兩天吧,這樣算來,最起碼可以把來參加婚禮的會員們完事打走,他們也就不會知道火山城的戰事了。

想到了這裡,李潔就給阿德拉傳令,行程她看著安排,十七日抵達火山城就好,此刻也沒空問老婆大人長的怎麼樣了。

然後就給會員群了消息,十一月十七日來火山城參加婚禮,記得帶賀禮來,沒金幣的話物資士兵什麼都收的!

消息一立刻工會內就炸鍋了,會員們紛紛義憤填膺的表示會長就是地主,長期的壓迫廣大勞苦民眾,怎麼現在弄來個老婆了還要剝削廣大會員,此去必定要喝窮吃死會長這地主老財不可!

李潔則表示地主家也沒餘糧了,大傢伙看著辦。

我的絕色美女姐姐 不理會會員們的亂吵吵,為對地精們此次幫了不少忙的謝意,李潔向地精據點的地精商人定購了大批精美的食物和海量的酒水,就算典禮用不完,將來為提振守城士兵的士氣,酒水也是必不可少的。

這一單大生意也讓戴克很是滿意,地精施工隊的收入和這一單生意加起來的收益讓加基森城賺取了不少的金幣,這讓戴克把李潔和聯盟做了番比較后,心中也有些了觸動,自己自取其辱的討好強大的聯盟好像是個根本性的錯誤,強大的勢力應該想辦法極力的削弱他似乎才符合中立地精族的利益,由此戴克寫了份長達數百頁的分析報告給了金幣先生,這份報告在將來引起了一串連鎖反應,並最終導致一部分地精在熱砂財團領金幣先生的授意下投向了部落,不過這都是后話了。

而此時的李潔,已經遠遠的看到了順風關卡的城牆了!

更新時間:2o12-12-16

李潔走後當天晚上,一身狼狽的安娜貝爾跌跌撞撞的來到了李潔當初帶著珍妮絲遠望而有些絕望的地方,安娜貝爾也有些絕望了,前面在月色下看起來已經沒有路了!

此時的安娜貝爾臉色蒼白,身體也被海水泡了個透,被凍的瑟瑟抖,除了些椰奶外,安娜貝爾兩天來沒吃任何東西,並為了躲避騎兵的搜捕在有些冰冷的海水裡藏了幾乎一個白天,已經被凍的有些生病的徵兆了,現在看起來李潔就算活著也已經走了,自己一個人,沒攜帶任何的東西,還極有可能病倒,怎麼穿過大沙漠返回火山城!?不被凍死餓死也被路上成群的野獸給生吞活剝了!大沙漠了不但蜥蜴蠍子毒蛇什麼的暴多,並且晚上很是寒冷,安娜貝爾不認為自己有活著穿越大沙漠的任何希望,並且安娜貝爾也不確定是不是身後還有追兵,也不敢在這裡久留,難道自己要死在這裡!?

安娜貝爾有些無力的跪倒在一坑水窪里,扶著邊上的一塊礁石輕聲的哭泣起來,她到現在也不確定洛塞斯說的是不是真的,關於自己已經被定為了教會叛徒的事情,但是安娜貝爾不笨,她倒是明白,自己這一跑,就算洛塞斯說的話是嚇唬自己,那麼現在以洛塞斯的手段,也能讓這件事變成真的,被定性成了光明教會的叛徒,那麼在人類世界中已無任何立足之地了,可是自己要是不逃走,就算洛塞斯說的話也不是真的,安娜貝爾也很清楚洛塞斯既然對自己起意了,那麼自己就似乎除了屈服這一條路可走了,可是屈服的結果就是沒有結果的死去,還要受盡屈辱,清楚這點的安娜貝爾怎麼能甘心,想來想去也就只有逃走了,唯一可逃走的地方就只能是火山城了,可是現在還怎麼回去!?

安娜貝爾滿心的凄苦和怨恨,頭腦也漸漸有些沉,望著月色下漆黑的大海,安娜貝爾甚至有了自暴自棄的念頭,或許那裡就是自己的靈魂歸宿!

這樣想著的時候安娜貝爾漸漸的平靜下來,腦海也輕靈了起來,正打算站起來走進無盡之海的懷抱時,手心裡還是感覺到了手扶著的礁石上一些奇怪的線條來,礁石在漲潮時唄無數次的沖刷,應該很光滑的?安娜貝爾手臂緊抱自己的胸脯,顫抖著靠近礁石看那些線條,卻看不清楚,安娜貝爾本不打算再理會,但想起來自己都決定自殺了,還怕什麼弄出火光來引起追兵的注意嗎?

於是火系法師的安娜貝爾伸出手來,手掌就出了淡淡的紅色光芒來,看清楚了那些線條后,安娜貝爾身體猛的一頓,停止了顫抖,手上的火光也跟著熄滅了,不過安娜貝爾心中的希望之光卻閃亮了起來,那是一隻刻在礁石上的鴿子!

我們早就說了,安娜貝爾並不笨,這隻鴿子代表了什麼安娜貝爾不用猜就知道,幹什麼用的也不用猜測什麼,順著鴿子的嘴巴指的方向走就可以了。【風雲閱讀網.】

不久之後,黑暗中安娜貝爾趟著齊腰深的海水凍的嘴唇都紫的摸到了水元素山洞裡,手掌再次閃動著紅色的光芒時,安娜貝爾看著山洞內的一大堆東西再次留下了淚水,這次是喜極而泣的淚水!有活著的希望她自然不想死!

一堆的物資里有安娜貝爾需要的一切,食物、飲料、藥品、繃帶、篝火、帳篷和毯子,甚至有一些武器和鎧甲衣服。

換下了**的衣服,披著毯子,烤著篝火,吃著食物喝著飲料,口袋裡裝著幾瓶子藥劑,安娜貝爾舒服的靠在山洞岩壁上出神,自己為光明教會立下了大功,結果是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被無情拋棄,甚至被拋棄了都打算在廢物利用下,滿足下某些人的私慾然後再讓自己消失掉,而領主大人即使在慘敗撤走之時,依然不忘給或許失散沒有及時趕來的下屬留下一條活路,兩邊對比下自己原本無可奈何心有不甘的投奔火山城就似乎並不感覺到有什麼不好受的了,其實仔細想想,領主大人這人還是不錯的。

一個年輕的女孩子,仔細的想一個男孩子,並最終認為男孩子不錯時,女孩子就危險了,這幾乎是定律了,只不過女孩子不知道更不在乎!

此後的幾天里,李潔先後接到了消息,老婆大人已經在抵達了毒蛇花城堡廢墟,但並沒有停留,已經在阿德拉第八軍團的保護下直接越過黑河要塞向半山城進,跟著老婆大人的衛隊和平民有一萬多人,不過現在從黑河要塞到半山城的道路好走的多了,而從半山城到火山城一天都用不了,也就是說,七天之後,老婆大人就要駕到了,那天正好是十一月十七日。

看了看聯盟那邊雖說出來了不少軍隊,不過走了兩天後卻因為現找不到地圖上早就標好的水源地哪裡去了,只能又重新返回了落帆海灣,那麼算算時間后,李潔稍微輕出了口氣,從落帆海灣趕到順風關卡就算聯盟立刻出兵也要六七天,順風關卡雖然不大,但是怎麼也能守一兩天吧,這樣算來,最起碼可以把來參加婚禮的會員們完事打走,他們也就不會知道火山城的戰事了。

想到了這裡,李潔就給阿德拉傳令,行程她看著安排,十七日抵達火山城就好,此刻也沒空問老婆大人長的怎麼樣了。

然後就給會員群了消息,十一月十七日來火山城參加婚禮,記得帶賀禮來,沒金幣的話物資士兵什麼都收的!

消息一立刻工會內就炸鍋了,會員們紛紛義憤填膺的表示會長就是地主,長期的壓迫廣大勞苦民眾,怎麼現在弄來個老婆了還要剝削廣大會員,此去必定要喝窮吃死會長這地主老財不可!

豪門毒女,高冷總裁回個頭 李潔則表示地主家也沒餘糧了,大傢伙看著辦。

不理會會員們的亂吵吵,為對地精們此次幫了不少忙的謝意,李潔向地精據點的地精商人定購了大批精美的食物和海量的酒水,就算典禮用不完,將來為提振守城士兵的士氣,酒水也是必不可少的。

這一單大生意也讓戴克很是滿意,地精施工隊的收入和這一單生意加起來的收益讓加基森城賺取了不少的金幣,這讓戴克把李潔和聯盟做了番比較后,心中也有些了觸動,自己自取其辱的討好強大的聯盟好像是個根本性的錯誤,強大的勢力應該想辦法極力的削弱他似乎才符合中立地精族的利益,由此戴克寫了份長達數百頁的分析報告給了金幣先生,這份報告在將來引起了一串連鎖反應,並最終導致一部分地精在熱砂財團領金幣先生的授意下投向了部落,不過這都是后話了。

而此時的李潔,已經遠遠的看到了順風關卡的城牆了! ?更新時間:2o12-12-17

不過李潔此時臉色都有些黑,倒不是中毒了,而是被氣的,因為一個金色波浪長滿身都是青春活力的美麗聯盟女法師的緣故,這個聯盟女法師就是吉安娜了!

李潔在地面世界的幽魂大損后,深知情報重要性的李潔自然不甘心,幾乎搜羅了自己所能找到的全部幽魂繼續偵查聯盟的動向,但很不幸,知道李潔有幽魂這個偵察兵的聯盟法師們也不放過幽魂們,其中尤以吉安娜為最,吉安娜及其的熱衷於到處找幽魂擊殺,並高興的把這當做了捉迷藏的遊戲來玩,還能給心上人儘儘力,所以吉安娜乾的興高采烈並且熱火朝天的,可把李潔給氣的七竅生煙,就在剛才,自己最後一名幽魂李潔使用附身魔法正在查看聯盟動向時就看到了吉安娜那張笑眯眯的臉,然後一根寒冰箭殺死了幽魂!

幽魂系統限制飛不了太高,但五十米還是有的,正好出了法師的魔法釋放範圍,魔法釋放範圍是四十七米左右,但吉安娜的魔法似乎不受到這種限制,她的寒冰箭扔出五十多米來綽綽有餘,這讓李潔氣的臉色都變了,這下幽魂算是徹底的死絕了!

李潔狠狠的詛咒這小丫頭片子將來找不到老公,然後這才磨著牙和歡呼著的士兵們一起溜達回了老巢。【無彈窗.】

到了順風關卡,李潔讓士兵們先回去歸隊,自己則逗留在順風關卡檢查了下防務,這裡目前由第二軍團沒去地下世界的一部分士兵在看守著,轉了一圈,李潔提出了一些改進的建議,但還是心中嘆氣,這裡實在太小了,擺不開太多的守城器具,也駐防不了多少守軍,想了想后乾脆一步到位,反正這裡只是拖延時間,也不是主戰場,於是下令把布朗和莉莉女王的第十二整編軍團調過來防守一上一下兩道關卡,接到了命令的布朗和莉莉趕來后李潔又和兩人商量了一下防務問題,等李潔帶著珍妮絲和奧蘭多及莎朗斯通三人返回火山城時,就看到路邊不遠處李大小姐正在帶人折磨霸王龍boss,這隻boss是野外小boss,並不難打,也不掉什麼東西,主要是要它身上的皮革,那是製作頂級藍裝皮甲和鎖甲的重要材料。

走在路上的李潔看了一眼也沒打算理會,心裡也在埋怨這隻霸王龍刷的不是地方,刷到火山城附近一張好皮子就是自己的了,正打算離去時李大小姐已經意氣風的幹掉了霸王龍,小玉提醒了李大小姐一句,李大小姐扭頭就看到了正準備溜走的李潔,立刻就策馬攔住了李潔。

李潔看到李大小姐就立刻想起了另外一個溫柔的像水一樣和李大小姐同樣完美的女人來,兩人的容顏看起來自然差的遠,不過都因為完美的緣故而在細微之處顯的有些地方是一樣的,例如皮膚,都是粉白色的甚至離近了觀察皮膚上粉白的有一層光一般,不過這脾氣可是天差地別了!

看到李潔有些走神李大小姐就沒來由的一陣怒氣,自己還不夠吸引你的目光嗎!?

「李公子這是出徵得勝而歸了!」李大小姐先開了櫻口。

李潔聞言一愣,他還沒傻到家,知道李大小姐喊他李公子時定然是心情不好並且是自己惹到她了,可是自己和她以前的恩怨早就一筆勾銷了,最近還做了筆生意,其他也沒出什麼事呀?怎麼又惹到她了!?

「李小姐怎麼了?有事嗎?」對這種高貴的天之驕女,李潔想不出來怎麼又得罪了她的緣故乾脆就不想,自己不高貴,所以李潔自認不可能猜到是什麼緣故的。

問著李大小姐,李潔和李大小姐後面6續趕來的小玉、紅玫瑰、彩虹都打了招呼,老王雖然見過但是沒聊過就算了,詩詩和其他幾個女孩子也不認識李潔就權當沒看見。

彩虹看見了李潔就想親熱的靠近,但珍妮絲隨手就抽出了兩把長劍盯著她,嚇的彩虹趕緊縮了回去,珍妮絲可是boss級的人物,還是有些威勢的,至於奧蘭多和莎朗斯通則小心了許多,沒去挑撥什麼,她們目前實力大降,打不過對面里的任何一個人了。

李潔對彩虹笑笑算是打了招呼,示意她要是有事等會再說,然後看著李大小姐,這很有進步,最起碼李潔可以直視李大小姐面不改色心不跳了。

「聽說李公子前陣子出兵去和我們聯盟的軍隊打架去了,怎麼?就回來這點人,看來聯盟軍隊一定是被李公子給全滅了!」李大小姐漫不經心的接了句。

李潔這才明白原來李大小姐早就知道自己和誰去打架了,也大概知道了結果,說他什麼勝利了的都是在嘲諷譏笑自己,不過李潔受的白眼和欺負還少嗎?倒是也不在乎李大小姐的諷刺。

「這沒什麼,我們敗了,不過勝敗乃兵家常事,以後再找回來就是了。」

彩虹是初次聽聞李潔兵敗的事情,有些驚訝,急忙詢問情況嚴重不嚴重,李潔只能找些好聽的話安慰了下彩虹。

李大小姐本想打擊下李潔,但她也看出來了,李潔實在是沒有因為這次的失敗而垂頭喪氣什麼的,自己的打擊就顯的有些無力了,不過李大小姐心中冷哼了一聲,她很清楚聯盟大軍既然來了就一定不會放過李潔的,看大軍兵臨城下了李潔怎麼辦!還能如此的得意嗎?

其實李潔哪來的什麼得意呀,但女孩子可以隨便亂給人安排罪名的,這是女孩子們的優秀天賦。

「李小姐熔火之心打的怎麼樣了?」此時李潔無意的問了句,很平常的一句詢問,也無所謂什麼關心不關心的,但就這一句讓李大小姐真的憤怒了又!

李大小姐認為李潔是在嘲諷自己,熔火之心的進度很不順利,不但黑鐵套的秘密被出賣了,這樣一來其他公會將在不久后打掉第一個boss的情況就可以預見了,而自己至今沒有找到任何的線索來破除火焰符文的障礙,等其他公會打掉了第一個boss,大家又站在了同一起跑線上,李大小姐多日來的設計和努力全都成了泡影!

而現李潔在南海海灘地帶和聯盟大軍對決,也是因為核心會員在海邊找線索這才碰上的,那裡地處偏遠,本來很少有玩家去的,這就是為什麼李潔奇怪李大小姐怎麼知道這事的緣故了,不過李潔懶的問緣故。

現在李大小姐本來就因為找不到線索而心中窩火,又認為李潔是在諷刺自己的無能,又怎麼可能不怒!還是那套老論調,我隨便怎麼挖苦你都可以,但你絕對不可以說起我的短處來!十足十的強盜邏輯!

李大小姐的氣場十分的強大,李潔問完就明顯的感覺到了李大小姐的怒意,李潔再次無奈了,自己怎麼又惹到她了,下次說什麼都不問她什麼了。

獵戶出山 李大小姐就想甩手離去,找個沒人的地方咒死李潔這小子,然後想辦法收拾他再,不過小玉及時的提醒了李大小姐一句,李大小姐這才沒轉身就走。

「李公子,沒想到幾天沒見,你也變的聰明了!」

李潔沒接話,只是看著明顯生氣的了李大小姐,心裡也是怒意暗生,我問你一句怎麼了!?怎麼就惹到你了!?就算惹到你了你也活該,還不是你先說我的! 石氏 回家的好心情全給你攪合了,什麼東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