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當然記得!」牛鵬瞪了他一眼,罵聲道。不過他卻突然反應過來:「你是說,我們這樣……是張揚弄的?」

「肯定就是他!」鄭凱瞳孔收縮,眼神仇恨無比。

牛鵬悶著頭沒有說話,好一會,才沉聲道:「這筆帳,老子會找他慢慢算!不過這件事,你他媽要是敢到處亂說,別要怪老子不講情誼!」牛鵬死死地盯著鄭凱,說完,才從地上找到自己的衣服穿了起來。

……

……


離開賓館之後,鄭凱才一臉陰沉地走回學校。 暗中觀察[娛樂圈] ,已經快下午六點了。回想起之前賓館發生的事情,他不禁有種想要破口大罵的感覺!自己居然,和一個男人發生了關係!

他一面大罵晦氣,另一面對張揚的恨意,也更深了!

回到寢室的時候,鄭凱發現自己的幾個室友,都用一種古怪的眼色看著自己。不過他也沒有在意,他本來就很少跟室友交流,在他看來,跟這群鄉巴佬有什麼好說的?

鄭凱揉了揉隱隱作痛的菊花,也沒有說話,直接倒頭就往床上一躺。

「鄭凱,你沒事吧?」一位室友面色古怪地問了一句。

「滾!別來煩我!」鄭凱怒視了那人一眼道。

那人心裡一怒,自己只是好心關心,他吼什麼?不過他知道鄭凱家裡有錢,不好惹,只好囁了囁嘴,沒有說話。

「鄭凱,你的事上學校論壇了,自己看吧!」這時,另外一位室友看不過眼了,便冷冷地說了一句。

我草!這些鄉巴佬能不能別來煩自己?鄭凱正想發火,突然反應過來,我的事上學校論壇了?他莫名其妙地道:「我什麼事?」

剛才說話那哥們鄙夷地望了他一眼:「住一起也快兩年了,還沒看出來你還是這種人。」

鄭凱皺著眉頭,斜眼望了一下那人:「你他媽什麼意思啊?」


那哥們聽他這麼說,也不甘示弱地道:「你得瑟什麼啊,都他媽在全國人民面前出了名,很快你就是第二個陳冠希了!」那人說完,突然拍了拍自己的嘴,又道:「不,你不是陳冠希,和你比,那不是侮辱了希哥么!」

鄭凱的臉一下子就掛了起來,狠狠地盯著那人道:「你他媽今天到底什麼意思?」

那哥們鄙視了他一眼:「什麼看啊!」

鄭凱疑惑不定地望了他兩眼,沒有繼續說話,轉身從床上拿起了自己的筆記本。

上了學校論壇之後,鄭凱就打開綜合區的版塊。 入叢嵐 。他能一下子就看到的原因很簡單,因為這個帖子被加了高亮顯示,而且還加粗了,紅色的高亮粗體在一片黑色的帖子中,顯得格外醒目。

點開那篇帖子,剛看到第一張圖,鄭凱的眉頭,便是猛地一跳。他的手,也是猛地顫抖了一下。

鄭凱心驚膽顫地看著那一副副不堪入目的圖,越看到後面,他的臉色也就越來越難看!直到最後,他已經面如死灰,後背上,也已經被冷汗濕透。

圖片上面的人,不就是自己嗎?那些照片不但有自己被爆菊花的場景,其中還有幾張,是自己含著牛鵬那玩意……帖子是下午兩點十四分發的,上面的瀏覽次數已經過萬,回複數,也已經破千。此刻鄭凱已經說不出自己心裡是什麼感受了!

帖子的最後盤地址。他打開了下載頁面,只見關鍵字赫然是:bl、同性、高校、激情……這個視頻的下載次數也已過萬。

他顫抖著地把滾動條拖到下面,看起下面的回復來,不過越看,也越是心寒。

「沙發!靠,真他媽噁心啊!」

「板凳!草,看得我差點吐了,兩個男人,不是一般的噁心!」

「地板!哇,對爆菊花圖哎,真精彩啊!這兩個人是我們學校的嗎?」

本來這種帖子,破壞社會安定,應該早就被和諧掉的。不過這次不知道為什麼,居然還被學校論壇的版主高亮加粗了。

看到下面第三十七樓的回復,鄭凱的手突然頓了頓。

「已在貓撲發現本帖,大家快去圍觀啊!」後面還附上了貓撲的鏈接。

鄭凱顫抖著點開那個貓撲鏈接,看到已經被管理員置頂,瀏覽量高達十四萬,回復也有一萬的帖子,他真的連死的心都有了!

「樓主,我頂你個肺,視頻更精彩啊!」

「唉,世風日下啊!兩個大男人,居然幹這種事情。幹了也就算了,還拍下來,拍下來也就算了,還不收好。」

「呼籲大家發動人肉搜索啊!把這兩個主角挖出來,曝曝光!」

……友的呼籲下,大家果然發動了強大的人肉搜索。這篇帖子本來就在d大的論壇上發過一次,學校里不乏有認識鄭凱和友們就把「同性艷照門」中的兩位主角的身份找了出來,甚至連姓名、年齡、專業都有!

鄭凱,二十歲,d大工商管理系大二學生。

牛鵬,二十歲,d大新聞系大二學生。

……

鄭凱兩眼發黑,他那位室友說對了,這次,他真的在全國人民面前出名了!

――――――――――――――――――――

求推薦票,求收藏! 看到鄭凱精彩無比的表情,剛才那位室友一臉譏諷地道:「想不到我絡紅人,真該放鞭炮慶祝啊!」

鄭凱猛地舉起筆記本奮力往地上一砸,暴怒道:「你他媽的說什麼,信不信老子弄死你!」不過就當他準備衝上去教訓教訓那人的時候,他的手機突然響了。

他摸出手機,發現是一個陌生的號碼,不過他還是皺著眉頭按下了接聽。「喂,你哪位?」

「請問是鄭凱先生嗎?」

「是我,你誰啊?」鄭凱不耐煩地道。

「您好,我是xx周刊的記者,我想對您進行一次專訪,請問您什麼時候有空呢?」

「採訪你媽啊!」鄭凱怒罵了一聲,便直接掛斷了電話。強忍著一股想吐血的衝動,他又狂叫著在剛才被自己摔壞的,已經四分五裂的的筆記本電腦上跺了幾腳,罵道:「媽的,我怎麼這麼倒霉啊!」

這時,他的手機又響了起來。鄭凱看也不看號碼,接通后就直接開罵道:「草你媽啊,你還打來,有完沒完!」


「鄭凱,你居然罵我?」電話那邊的聲音十分憤怒。

鄭凱一愣,看了看手機屏幕,連忙說道:「對不起,輔導員,我搞錯了。」

「不管你在幹什麼,現在馬上來趟行政樓的校長辦公室!」對方說完,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鄭凱差點就哭出來了,這次肯定得被學校記一次大過不可!他恨恨地繼續在那堆筆記本殘片上跺了兩腳,才狠狠地指著剛才頂撞他的那名室友道:「等老子回來再收拾你。」說完便離開了寢室。

「小松,你剛才幹嘛和鄭凱衝突?你不怕他找人收拾你啊?」等鄭凱離開之後,一名室友才問道。

那人呸了一聲道:「怕他個x!老子早就看著孫子不爽了!仗著家裡有幾個臭錢,整天裝b,這種人,早晚被雷劈!」

……

來到校長辦公室門前,看著裡面明亮的燈光,鄭凱猶豫著不敢進去。要知道,他進d大,還是他老爸花大錢買進來的,要是讓老爸知道自己被學校記大過處分,不把自己的腿打斷才怪!

「進去吧!鄭凱。」

一個聲音在鄭凱的耳邊響起,轉過頭來一看,原來是他的輔導員。他連忙叫了一聲:「輔導員,你好。」

「嗯,進去吧!」輔導員說了一聲,轉身就離開了。

鄭凱心驚膽顫地站在門口猶豫了一下,才抱著要死不怕卵朝天的想法,走到門口,叫了一聲:「報告!」

「進來!」辦公室里一個嚴肅的聲音傳來。

「張校長,您找我?」鄭凱走到辦公桌前,老老實實地站好,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你就是鄭凱吧?先坐下吧。」張立校長皺著眉頭,臉色古怪地望著他,說道。

「報告!」就在這時,門口再次傳來一個聲音。

張立校長看了看門口,道:「進來!」

「你應該叫牛鵬對吧?過來坐吧。」

張立校長望著臉色蒼白的兩人,問道:「你們兩個人犯的事情,自己應該都知道了吧?」

見牛鵬低著頭,面無血色的點了點頭,鄭凱也只好跟著點了點頭。

「我查過你們的檔案了,你們都是大二的學生。牛鵬同學,先說你的吧,這個學期,你一共曠課七十八節,再加上你在案的兩次打架記錄,你的這些表現,讓我這個校長說你什麼好!而且你考試還作弊,還有上次毆打學生會幹部的事,這些事情,讓老師和學校領導,都非常失望!」張立說完,將一份文檔資料扔到牛鵬沙發前面的茶几上。

「再說你,鄭凱同學!你的曠課記錄,比牛鵬同學還高,打架鬥毆,欺負同學,而且我從你的輔導員那了解到,你大學兩年,已經交過六個女朋友,其中還有兩次墮胎記錄。比起牛鵬同學,你的行為,更加讓學校失望!」

聽著校長的話,鄭凱的臉色已經白得跟後面的牆一樣。腦袋也低得不能再低,都快鑽到褲襠里去了!

這時牛鵬突然站起身來,低著頭對張立道:「校長,我知道我的行為,已經違反了校規,請校長再給我一次機會,回去之後,我一定洗心革面,靜思己過。」


見到牛鵬的表現,鄭凱也連忙站起身來,一臉誠懇地道:「校長,我也知道錯了,回去之後我一定好好改過,請校長放我一馬!」

「你們自己看看,這都是些什麼東西。」張立拿起桌上的一疊圖片,放到茶几上,望著這兩人,搖了搖頭。

鄭凱和牛鵬低頭一看,臉色更加白了幾分。這上流傳的那些同性艷照。

「我們學校,是為祖國培育英才的地方,不是藏污納垢之所。你們的行為,已經深深地影響了我們學校的名譽和形象。經過我和學校領導的商議,決定勒令你們兩人退學。希望你們兩個,以後到社會上,可以好好做人!」張立聲音中,透出幾分嚴厲,他頓了頓,指著辦公桌上的一部電話道:「來打電話吧,讓你們的家人來接你!」

聽到這裡,鄭凱一屁股癱倒在了沙發上,面如死灰。反倒是牛鵬,一臉平靜地站在那裡,盯著張立道:「張校長,一點商量的餘地都沒有嗎?」

「學校有學校的規定!」張立搖了搖頭。

「那就不麻煩校長了,一會我自己會用手機打的。我現在馬上就回去收拾東西,離開學校!」牛鵬沉聲說道,然後轉身就走。

張立望著這個說走就走的學生,皺了皺眉。但是他轉過頭來,望著癱軟在沙發上那顫抖著的鄭凱,卻是再次搖了搖頭。和那個牛鵬相比,這個鄭凱當真是個軟蛋,一點骨氣都沒有。

「鄭凱同學,需要學校幫忙通知你的家人嗎?」張立看都不想看到這人,之前那些圖片可是讓他噁心了很久。

鄭凱癱倒在沙發上,一副死了爹媽的樣子,沒有說話。就當他站起來,準備再求求校長的時候,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一看號碼,他臉色更加白了幾分。

「爸,你找我有什麼事嗎?」鄭凱的聲音顫抖著。

「你個混賬東西,還敢叫我爸?老子求了那麼多人,花那麼多錢送你去d大,你就是這樣跟給老子長臉的,是吧?你個狗日的還要不要臉了?居然搞同性戀!老子怎麼會生出你這麼一個混賬東西來?我的臉都讓你丟盡了!」鄭凱剛接通電話,他的老爹就是劈頭蓋臉一頓爆罵。

「爸,你聽我說……」

鄭凱正想解釋,說自己是被陷害的時候,他老爹再次怒罵道:「說什麼說,說你個狗日的是同性戀嗎?你個狗東西上!老子要和你斷絕關係!我沒你這樣的兒子,我們鄭家,也沒你這樣丟人現眼的後人!」

話雖然是這樣說,不過他老爹頓了一下,還是怒道:「你個混賬東西,馬上給老子回家!馬上!」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鄭凱再次癱倒在沙發上…… 鄭凱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

見到父親一臉威嚴地坐在客廳沙發上,鄭凱頓時就有些心驚肉跳。他心裡非常清楚,每當父親這個表情的時候,就是即將暴怒的時候。不過他總不能不回家吧,事情到了這一步,已經躲不過去了。他只好輕輕地說了一聲:「爸……我回來了。」

「狗日的,別叫我,老子沒你這樣的兒子!」鄭父咆哮道。

尸王寵妃之撿個尸王帶回家! ,我是你生的,罵我狗日的,不就是罵你自己么。不過這話他可不敢說出來,只是低著頭站在一邊,不敢說話。

鄭父指著桌子上的筆記本電腦,氣得七竅生煙:「今天要不是公司的小劉告訴我,老子還不知道你在學校居然幹了這麼光彩的事情!你個混賬東西!」

「爸,我想跟你說一件事……」鄭凱不敢去望父親,囁囁道。

「有屁就放!」鄭父望著這個讓他丟人現眼的兒子,氣就不打一處來。

鄭凱抱著要死就死到底的想法,低聲道:「爸,我……我被學校……開除了。」

「什麼?」鄭父猛地怒喝起來,站了起來!

「我被學校……」不過這次他話還沒說完,鄭父就一個巴掌甩了過來,將他抽倒在沙發上。挨了重重的一記耳光,鄭凱頓時懵了過去!

「被學校開除了!你可真給老子長臉啊!」鄭父一腳踢在鄭凱的身上,怒罵道。隨即,他想起一件事來,猛地一拍桌子,問道:「還有,老子問你,前幾天你是不是偷過老子的支票本,開了一張十萬塊錢的支票?」

鄭凱捂著剛剛被抽過的臉,懼怕地點了點頭,不敢去看父親。

鄭父更是暴怒,反手又是一巴掌扇在鄭凱的臉上。「你個敗家的東西,老子辛辛苦苦賺錢,你就是這樣報答老子的?」正當他準備繼續動手揍鄭凱的時候,他家的門鈴突然響了。

「等會再收拾你。」鄭父瞪了鄭凱一眼,往大門走去。

開了門,只見一群身穿執法機關制服的人站在門外,鄭父頓時傻了。這群人裡面,有警察,有工商局的,還有國稅局的。

「鄭宗機,你七年前在四川xx煤礦發生礦難時,賄賂當地政府,偷埋遇難者屍體,並謀害當地一戶余姓人家家屬的事被告發了,跟我們走吧!」

「鄭宗機,你的煤礦公司涉嫌偷稅漏稅,請跟我們回去協助調查!」

「鄭宗機,你公司賣的爐具系假冒偽劣產品,也請跟我們走一趟吧!」


鄭宗機臉色大變,這些事,自己不都已經花錢上下打點好了嗎?怎麼這些部門會突然找上門來?

他皺著眉頭道:「你們有什麼證據嗎?我要給黃市長打電話。」

「你還是跟我們走吧,黃市長已經被雙規了!」

鄭宗機頓時面如死灰!他愣在門口,喃喃地道:「怎麼會這樣……」

「問問你的好兒子吧!」一名領頭的警察大手一揮,道:「帶走!」當即就有一名警察掏出手銬,將鄭宗機扣押起來。

那名警察並沒有拉了人就走,而是走進門,望著已經傻掉的鄭凱道:「鄭凱,你兩年前將xx高中的一名學生致殘的事情,也已經發了,跟我們走吧!」

鄭凱癱倒在地!

……

同性艷照門的風波,越演越烈,這種挑戰道德倫理的事件,在國內還是很少見的!盤的視頻地址,早已經被刪除,不過這根本就盤被盤去,還怕你能和諧到外國去不成!

這件醜聞,簡直堪比兩年前的冠希艷照門。不過,主角卻是兩位男的。這活生生就是一部現實版的么。

兩友人肉搜索出來,而他們的父母、家庭資料,也很快就被曝光出來!

牛鵬家人還好,基本都還正常。但是鄭凱的父親,鄭宗機友們一番偵查,才了解到,鄭凱的父親,居然是個黑心的煤礦老闆,身上還背了十幾條命案!而鄭凱,高中的時候,也將自己的一名同學毆打致殘過。友們的聲勢幾乎一面倒,全部都在聲討鄭家父子,大罵這兩人絡上便傳來消息,鄭宗機已經被判處死刑,而鄭凱,也只能洗乾淨屁股,把牢底坐穿了。

總之,鄭家父子,已經身敗名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