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赤,廷蘭,山莊最近有沒有大事發生?」

「回莊主,現在一切上軌道,目前我天然居發展很正常。」

「回莊主,按你的指示,我們山莊日常穩步吸收了三千五百個附近勞力,治安方面有眾庄衛在,一切都在控制之內!」

「我們山莊人才五千都不到?看來吸收的勞力還遠遠不夠,這樣,把采植隊再擴大,以萬人為基數,以後制筆墨紙硯的輔料,以及制蠟燭的輔料,就交給他們大規模去附近採集。

對外方面,我們的成品戰墨和普通墨都可以對外便宜開賣,想那些行商們和低級靈龜師對戰墨還是有情有獨鐘的!

交易方式,另外開通用糧食結算業務,但凡用糧食結算者,可打九五折!」

夏鴻騰井井有條地布置總方針,天道功德都是以萬計算,動不動要求惠及萬民才獎功德,自己還得努力圈人才行!

「收到!」夏奴赤對糧食情有獨鍾,馬上興奮地應下。

「別的呢?還有沒有問題?或者是讓你們忽略掉的小問題什麼的?」今天有空,夏鴻騰打算把近期的功課都作完才去摘令玩。

「有一件事,我不知道算不算問題!」夏奴紫忽然想到什麼似的弱弱地出聲道。 夏鴻騰也就隨意一提,沒想到夏奴紫還真跳出來說發現有小問題,他笑著道:「無妨,想到什麼都可以說說,說錯也不要緊!」

「現在由於我們山莊人流量不錯,小交易也多了起來,下面人反應,最近銅錢結算零頭方面有點緊張,我們跟金家錢莊兌換,連財神至尊令都拿出來了,可是登記到現在都快十天也沒兌現,聽人說,負責跟我們對接的金不換長老被下台了!」

「哦,還有這事!我找人問問!」金不換這人給夏鴻騰印象不錯,感覺錢財方面挺專業的,而且人也有正義感,夏鴻騰馬上進替天行道群聯繫南宮木了解情況!

黑幫的專業情報一飛快運轉起來,效率非常高,半盞茶時間不到,南宮木就親自反憒過來道:

【君上,我們剛查到跟你們有關的情報,你那便宜二哥又跟你玩陽謀,他聯繫金家的人把金不換拿下,放話封殺你們最低層的銅錢交易,提高交易門欄從而趕走靠向你們的小農們!】

夏鴻騰:【謝了!什麼時候來『天然居』聚聚,我的靈膳隨時為你準備!】

荊無月看到夏鴻騰在群里現身,馬上逮住他道:【君上莫走,有人叫我問一下,你是不是把她給忘了?】

【她?誰呀?】夏鴻騰有些懵,雖然跟自己暗中交易的美女有些多,但是我到如今也只收到一隻紙鶴而已。

荊無月:【風十三呀!你們不是有個春天約會嗎?她前幾日來找我,說風靈草苗培育的差不多了,可隨時交易。可剛好你那段時間闖洪荒殘地,我就沒敢打撓你!】

夏鴻騰:【呀呀,還真是我的錯,把這大事給忘記了!還好,過幾天我祖奶奶給我弄了摘《相思令》的名額,要去洛陽花間派走一躺,正好離風家不遠,到時我順便去一下,代我向她致個歉!】

荊無月:【好說好說,我今天就把你的話給她帶到!】

搞定荊無月後,夏鴻騰退出神識,對旁邊的夏奴紫道:「弄清楚了,是我二哥又暗中對我動小動作!木老,改明去看看金不換混的怎麼樣了?若成清白身,你把他挖過來當山莊掌錢掌柜,他做這行多年,經驗豐富,我們山莊要發展起來,以後錢流量會流的更快的!」

「是,我呆會親自走一躺!」木老躬身應下。

「莊主,那銅錢結算的事怎麼辦?目前逛城牆的人很多,我們收五個銅錢門票,兌換找零量很大的!」夏奴紫依然糾結這個問題。

「這樣,五天後開始,我們用自己的錢票結算!」夏鴻騰瞬間有了解決方案,「我的地盤我做主,『夏鴻騰私友幣』應該面世了!」

「夏鴻騰私友幣?」眾人一臉懵逼,「這樣行嗎?」

「怎麼不行!以後我們這裡量少緊俏的好東西,持我私友幣者優先購買,有的超級好東西比如我限量推出的補魂墨,只對私友幣者開放,只要我們做好私友幣和金銀之間的對沖兌換工作就行!」

夏鴻騰說做就做,做為真正的紙魁,動手能力絕對不容懷疑,他回去后就開始做樣幣。

正面自己的頭像為模,背面是本庄特色長城,左邊還畫了一個複雜的二維碼圖案,用封印術封印了自己一絲精血氣息,又加了一點噬冥魚的血、拜月螢蟲的螢粉以及丹桂汁和幻金絲防偽。

很快,一幣、二幣、五幣、十幣面額的四款『夏鴻騰私友幣』問世。

被叫來體驗的李廷蘭、李廷超和夏奴紫、麻六、木老,按夏鴻騰說的方法一用神念掃描,馬上就能看到夏鴻騰坐在桂樹下煮噬冥魚的畫面。

若不用神識查看,紙幣中噬冥魚獨有的狂暴氣息和幻金絲、螢火蟲粉,也能讓普通人立馬分辨出不同之處!

李廷超對製作小工藝很特長,查看一番后道:「莊主,你這東西用料太講究了,目前噬冥魚血由於通天河出現兩頭鯤獸的原因,基本上絕產,屬於有價無市,而螢火粉和高級桂葉汁,這種東西相當稀少,更別提加幻金絲,這樣的小紙我看拿去賣,至少值十兩銀子,你確定要當一個銅幣的價格使用?」

「呵呵,一張的確值十兩銀子,但是多了就沒人願意花錢收藏。這樣,超哥,你叫眾兄弟準備下去,這四種每種各按一萬張儘快做出來,麻六在外觀道具方面跟上,我的要求是五天後投放市場!」

對夏鴻騰來說,搞定後方安穩只是順手的小插曲。

夏老太君同樣沒把此事放在心上,以前身體不便,她基本呆在家裡養老,現在身體渡劫后重組成功,氣血旺到比年輕人還精神,聽到自己乖孫想考《相思令》,她立馬決定親自陪其走一躺。

若說以前憑自己夏家的名號勉強有機會特撈到一個名額的話,現在她只要放出九品靈龜往那裡一站,怕是當今的人王都要親自出來迎接。

畢竟九品靈龜師,已經是頂級戰略資源,就目前王庭明面掛牌出世的也只有兩人!

夏鴻騰聽到夏老太君要陪自己玩差點嚇趴下,馬上拉住熱情的老太太道:

「哎喲,我的祖奶奶,你這麼急著亮相怎麼可以?我看老畢這一點就做的比你好,你要懂得關鍵時候出其不料地亮相,才能嚇破敵人的膽。否則人家早早知道你的底牌,要麼有所針對或防備,要麼不跟你玩,那樣你老多寂寞?以我看,你還是在家努力融合那株古柳吧,這樣可以讓你更進一步!」

夏老太君敝敝嘴道:「你說那株老柳啊!我跟它已經接觸過,它表示已經認你為主,倒是給了我一根老枝讓我扦插玩,我昨天發現老枝已經在我微世界長新芽了,很有靈性!」

「這樣也好,來,祖奶奶,我送你點九幽靈灰玩!」夏鴻騰說著拿出一堆約五六十斤的九幽靈灰。

如今夏鴻騰的歸藏空間已經培育出雲水仙泥,這些東西被悟道茶樹過濾后,已經慢慢向息壤進化,到時就會自己生長繁殖出有靈性的壤土。 夏老太君搞到一袋超級化肥高興無比,馬上往新生的柳樹根部灑了一小把,頓時柳樹以肉眼可見地長成一人高。

「祖奶奶,你有《點絳令》嗎?」

「沒有啊,怎麼啦?」

「這種能讓自己用規則之力變成美女的令你怎麼能不配備呢?來,我送你一首《點絳唇》,你抽空去摘令。還有,你以後想變得更強大,這種規則之令必不可少,努力想辦法去多考令吧,到時你手中的戰令越多,你對規則之力的運用也會越深刻,打起架來也越有氣勢。當然,你若能集到各種不同的靈龜、聖器和戰令融合為一,戰力還會翻倍,我師父就是這樣跟我說的!」

「真的嗎?」

夏老太君一聽是夏鴻騰師父親口傳的,馬上老眼大亮,她當年把洛域的六令全集齊后,加上融合了一株天道寵植大榕樹,同級別干架已經少有敵手。

現在被乖孫用秘法和靈物硬生生拔到九品境,欺負低級別的小靈龜師綽綽有餘,但是真對上老牌同境界的靈龜師,怕是一點底氣也沒有。

此刻聽到乖孫指了一個方向,她馬上有了計較,決定先去弄《點絳令》,然後以美女的身份去長江流域那邊再蹭兩塊戰令再說!

夏鴻騰用一首《點絳唇》把興奮的夏老太君支走後,才一個人輕鬆地打馬去洛陽城玩,至於路上會不會有危險,他也想以身釣魚然後反賺點功德,誰知,如今的洛域,治安出奇的好!

一直關注夏鴻騰行蹤的庄天重,沒多久就知道夏鴻騰的行蹤,看到這個小傢伙越混越活躍,他一直氣得常咬牙。

直到最近江湖急助站那邊有人爭風吃醋,意外酒後說出夏鴻騰箭術超群,曾為救荊無月,一箭射殺七品靈龜師的事。

他跟著用重金深挖,才完全確定自家祖傳的神弓,真的落在夏鴻騰的手上。

此番這傢伙敢一個人來花間派摘《相思令》,定叫他名譽掃地,有來無回。

為防意外,庄天重找了五個七品初境靈龜師助拳,更是重金聘到殺手榜排名第三的七品中高手暗中助殺,還向黑水流域借了四個七品中以防萬一。

總之,無論明搶還是暗奪,這把超級神弓一定要弄回來,否則他賣身給黑水流域換回來能溫養神弓的龍血,就成為大笑話!

一入洛陽城,夏鴻騰就發現年輕靈龜師特別多,他們中有人呼朋喚友似趕集一般往某處豪園方向趕。

夏鴻騰略放出神識,就探聽到百花園今天對外開放,能成功催放園中千年牡丹者,百花仙子霓裳姑娘將親手為其製作一碗『花開富貴湯』,據說,喝了此湯,能讓個人氣運增加三成。

還有如此好事?

夏鴻騰瞬間心動起來,要知道他最近玩氣運對賭,贏得快達到『鴻運當頭』境,要是再讓氣運增加三成,那麼就有可能達到『氣運加身』境。

像青丘帝姬和洪荒桃幺幺都已經達到『氣運加身』境,那樣的話,能集一方氣運為已所用,因果規則更犀利。

他早聽殘圖說過,天道寵植牡丹有神奇屬性,就是能添加氣運,最高境界,能鎮國運。

既然遇到如此機會,夏鴻騰豈能錯過,他馬上隨波逐流,跟著人群走向百花園。

遠遠地,就聽到有人在吟誦詩詞,但是幾息后,旁邊眾人嘆氣道:「哎,又失敗了,今年想看一眼花開富貴沾沾喜氣真難啊!」

「大家快看,青蓮學院的三大才子之一司徒珉要出手了!」

「青蓮學院去年出了一個何馨墨妖孽,一舉拿下《相思令》,今年不會再出現司徒珉這個妖孽吧?」

「呵呵,你們想多了,百花園的天道寵植牡丹是能鎮一方氣運的,誰不想挖一株走?若是何馨墨有這底氣,今年這個時候應該現身了,現在反而是司徒珉現身?這說明什麼?你們可想過?」

「說明什麼?」

「呵呵,不急不急,先觀看一番再說,免得我猜錯了,搞成亂議名院,被人穿了小鞋就不好了!」

夏鴻騰正擠進來想聽那人怎麼說,忽然覺得有人一拍肩膀,轉頭卻是一個不認識的醜臉大漢看向自己。

正有些懵逼,卻見那人湊上來低聲道:「雨荷姑娘別來無恙!」

「我靠,是你!」

夏鴻騰剛發出聲音,就被人家玉手捂住嘴巴,「淡定淡定!輕聲輕聲!」

「我說何女神,你玩這麼神出鬼沒,會嚇到我的!對了,你給個紙鶴,下次就不用搞這麼神秘了!」

「咦,你別說你不知道紙鶴秘法的大弊端?此物雖然方便,卻早被很多勢力破劫,而且,憑此物很容易讓人鎖住行蹤,但梵谷級世家人早就不玩了,也就最低端不知道的人才弄著玩!」

「我靠,前幾天還有美女託人送我紙鶴呢?」夏鴻騰聽得一愣,想想認識的楊絮卿和李紅苑交談多次,還真沒有送過自己紙鶴,原來還有這個理在裡面啊!

重生之毒妃 「前幾天有美女託人送你紙鶴就對了,我告訴你,你很可能中大招了,本姑娘此番現身找你,就是因為此事,我的人剛收到消息,至少有五六個七品靈龜要弄你,其中一個還是殺手榜上排名前三的刺客。」

夏鴻騰馬上把姬嫥託人送的紙鶴收進歸藏空間隔離,如此來看,很可能有人假冒姬嫥的手,給自己放了一個局。

「多謝何女神!」

「光口頭謝謝有屁用,這樣,本女神今年想從這裡弄株牡丹玩玩,你有什麼能令牡丹開花的好詩,轉一首給我,就當此次勞務費,若是能讓本女神成功弄到牡丹花,一月後,我親自過來帶你玩摘《聖氣令》的遊戲!」

「好,這個可以有!」

對夏鴻騰來說,送一首感謝完全不算事,幾息后,略沉吟,他就貼近何馨墨的耳畔,挽起她的秀髮輕聲吟誦道:

「名花傾國兩相歡,長得君王帶笑看。解釋春風無限恨,沉香亭北倚欄干。」

「調皮!」何馨墨如泥鰍一般滑溜的轉身,滿意地消失。 何馨墨做為未來女神培養的人物,手下力量自然不可小窺,此次能第一時間收穫刺殺夏鴻騰的消息,是因為庄天重請的殺手正是何家放在外面歷練的高手。

如今夏鴻騰已經在何家早就掛上前十的注意位置,一有他的風吹草動,自然就報到青蓮居士和何馨墨那裡。

何馨墨如今行事,進退有加,此番想在百花園弄牡丹,也是做了兩手準備的,她剛才祭出《丑奴令》,已經吟誦過一首加持牡丹的詩詞,結果,那裡的牡丹還真沒有半點反應,否則,今天就要打破妖孽女神的真身了。

有過從夏鴻騰那裡買好詩的經歷,難得在這裡遇到他,她自然把自己所得到的消息換成詩,此詩一到手,她就知道這是一首超級好詩。

快速到外面隨意轉到無人的地方,何馨墨馬上收了《丑奴令》切換女裝,然後氣場很大地慢慢走進百花園。

「哇哦,你們看誰現身了?」

「哇哦,是何女神!」

「啊,真是何女神啊!女神護衛隊何在?速速集合!」

不一會兒,何馨墨面前就多了一群跪舔狗。

何馨墨揮揮手道:「低調低調,不要影響人家賞牡丹!」

跪舔狗們直接興奮地開道,把前面賞花的其他靈龜師,連踹帶碾直接推一旁。

「女神,這邊請,那株是最老的牡丹花,你若讓此花盛開,就能移植走不錯的分株哦!」

何馨墨款款的對眾人施禮道:「抱歉抱歉,打擾到大家了!」

「女神,無需跟這些人多禮,他們都是來湊熱鬧的,你不用把他們當人看!」跪舔狗們群擊眾人道。

不良總裁欠收拾 「呵呵,你們啊,當心天下眾才子踩扁你!好了,我也就吟一首詩,湊湊熱鬧就走,要是沒有讓牡丹開花,你們別笑哦!」

何馨墨笑著給自己打了一個補丁,隨後半蹲著靠近一朵含苞待放的大花輕嗅上前道:

「名花傾國兩相歡,長得君王帶笑看。解釋春風無限恨,沉香亭北倚欄干。」

她這一聲低語,如仙女吹開牡丹,頓時一朵美麗無比的牡丹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她的眼前慢慢盛開。

「哇哦,大家快看,牡丹花開了開了!」圍觀眾人不由驚喜的大叫起來。

「呀,真的開了啊,何女神威武!何女神是最棒的……」

「花美,人更美,人花兩相依,傾國又絕代,常得君王帶笑看,不問紅塵是與非。從今天起,我也要加入女神護衛隊……」又有學子被眼前的美女嗅花圖吸引的路轉粉。

「丹青欲畫傾城色,唯恐凡筆辱仙家……本公子鄭重宣布,從今天起,我也加入女神護衛隊……」這樣唯美是圖的靈龜師不在少數,讓夏鴻騰見識到什麼叫瘋狂。

「過獎過獎……抬愛抬愛……多謝多謝……」何馨墨英武地拱手示謝,偶爾撒嬌賣萌,信手拾來,完全奪走所有人的眼球。

夏鴻騰看到何馨墨熟練又老道地遊走人群中,不由感慨無比,楊絮卿和李紅苑在女神氣場方面,完全無法與之匹敵。

此時,一個身似輕鴻、面系薄紗的女子翩然從內屋飛出,來到何馨墨面前道:「恭喜何姑娘摘得牡丹花,請隨我上座,本宮親自請你賞牡丹花膳。」

聽到有人請吃牡丹花膳,剛嘗過桃花羹美味的夏鴻騰,不由嘴饞起來,這牡丹花膳的盛名只略低狐族悟道茶,在洛域聽說是頂尖的。

他忙順手從歸藏空間摘了一朵漂亮的蝶戀花擠上去捧場,期待何馨墨能捎上他。

「紅顏羞月驚雁魚,風流翩然蝶戀花。兩位女神,約嗎?」看到百花仙子眼神犀利地瞪來,他忙改口道:「不約也行,讓我蹭頓飯即可!」

何馨墨對夏鴻騰的表現相當滿意,縴手款款地伸過來解圍,接過蝶戀花放於鼻間輕嗅一下轉身而走道:

「嗯,花很香,我收下了,至於約嗎,等你摘得《相思令》后再來找我,小姐姐我最近有在練劍,只有摘的《相思令》的人,才有機率跟我玩雙劍合璧遊戲哦!」

百花仙子則是冷冷的一揮衣袖離去:「想蹭飯,門都沒有,有本事自己摘花去!」

夏鴻騰被兩女弄的有點懵,自己引以為傲的『人見人愛、花見花開』魅力屬性這是過保質期還是欠費了?

當然,他更震驚的還是何馨墨的話,不由在後面傻傻地道:「雙劍合璧什麼鬼?」

「噗……沒文化真可怕!連《相思令》有什麼功能都不知道,你都有臉來湊熱鬧?真服了你!」

剛剛吟詩失敗的司徒珉終於打到開心點,馬上誇張地嘲笑道,他沒想到何馨墨會當面接下這人的花,雖然轉身馬上就走,但也絕對開了先例。

「這貨敢同時撩兩個女神,兄弟們,噴他!」

「對,我從沒見過如此不要臉的,敢理直氣壯地開口求百花仙子蹭飯,真是丟盡我們洛域兒郎的臉!」

「兄弟,友情提示一下,《相思令》有兩種功能,一種情魂配,一種雙劍合璧,回家都讀點書吧!」也有人假裝好意地提點,但是安的什麼心大家都知道。

「錯,《相思令》還有一種功能,就是可以摘來砸人,砸賤人! 我不是超級警察 沒文化怎麼了?沒文化人家還不是活這麼大?」

夏鴻騰沒想到何馨墨一現身,把自己洛域聖王子的光環都碾的沒人看,還有那百花仙子,本公子能在你這兒蹭頓飯是給你面子。

總裁的私有寶貝【完】 既然你這麼不給面子,那別怪我不客氣了,是你自己說有本事摘花的。

夏鴻騰用神識再次掃了一下門口的告示,心中頓時有了計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