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貴妃是什麼時候死的?」

多多皺眉,看來這蓮貴妃真的死的奇怪!

燕安南皺眉,也知道事情沒有那麼簡單了,仔細的想了想:「是十天之前!」

多多掐著手指,暗道:「十天之前……」

「十天之前是九陰日啊!」

多多驚呼:「蓮貴妃怎麼會在九陰日被人殺了?」

「什麼是九陰日?」


燕安南看著多多,見多多臉上的驚恐,而已知道事情的變得更加奇怪了。

「九陰日,便是陰年陰日陰時!剛好九陰!」

「若是有人死在了九陰日,還正好是在陰時的話,這個魂魄就會吸收天地間的陰氣,化身惡修羅。」

多多臉色慘白,惡修羅……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了!

「惡修羅是十方惡鬼之中,最為殘暴的一種惡鬼。他不會和別的惡鬼一樣,一定挑在頭七回來,只要他覺得可以了,想要復仇了,就會回來。第一次不行,就第二次,直到他死,或者想要殺了的那個人死掉。惡修羅因為是在九陰日死的,修為雖淺,但極其厲害。阮家到現在為止,也就只遇到了三隻惡修羅,阮家先祖為了殺了那惡修羅,還有一個以己身喂千百惡鬼,然後殺了惡修羅,最後自己永遠與惡鬼為伍,永世不得超生……」

多多自小就翻閱那些阮家先祖留下來的傳紀,上面寫的清楚,遇到惡修羅的先祖,無一不是死傷慘烈。

那個以己身喂惡鬼的,還是幾百年前了,那也是阮家唯一一位不過三十就死了的先祖。

「沒有別的辦法嗎?」

燕安南也有些吃驚,沒想到惡修羅竟然有這麼厲害!如果真是那樣,蓮貴妃要是回來了那到時候不是一場殺戮嗎?

「沒有……這皇宮有天下最陽剛的九五之尊之氣鎮守,蓮貴妃雖然是死在皇宮,但是也回不來。按照這現在的情況來看,蓮貴妃已經將皇宮中的小鬼都誘騙了出去,將他們都吞噬了,她現在一定是在皇宮周圍遊盪,尋找著機會進來!」

多多咽了咽口水,這個蓮貴妃,變成了惡修羅還要這麼恐怖!

這皇宮裡的小鬼不見了,估計都是被她吃了!

還有宮外的,整個帝都的有點修為的小鬼,應該是能逃的都逃了,沒有逃的都應該被她吃了。

難怪,她一進帝都的時候就覺得有些奇怪,但是又一下子想不到是哪裡奇怪。

現在看來,就是這裡奇怪了!

偌大的帝都,沒有一隻小鬼的存在!

「那我們要如何是好?」

燕安南也覺得有些心煩了,驅魔之事他不在行,也不知道要如何準備。

聽了多多說阮家的先祖的事情之後,他就更不想多多去對上已經變成了惡修羅的蓮貴妃了。

以己身喂千百惡鬼……

這是要到如何山窮水盡的的時候,才會想到的辦法?

「等……」

多多無奈。

蓮貴妃進不來皇宮,就一定會在宮外殺人,引起所有人的注意,然後在人心惶惶的時候,開始她的殺人遊戲!

------題外話------

看樣子。五更是夢!

啊啊啊啊啊~ 宴會結束的時候,長公主和項憐兒已經被靈兒和那兩個小丫鬟氣的不行了,臨走的時候還按照景軒帝之前說的,在皇宮中受了幾大板子才回的長公主府。

「娘親,我不服啊!」

馬車上,項憐兒拉著長公主的手,一臉委屈。

雖然皇宮的那些人也沒有下重手,自己挨了那麼幾下板子,也一點事情都沒有,但是心裏面那股子氣一直揮散不去,憋在項憐兒的心裡難受的不行。

尤其是看到燕安南帶著多多離開之後,更是氣的想殺人。

長公主也是滿心的不痛快,這還是燕安南第一次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給她不痛快,還真是長大了,脾氣也大了。

當初在自己跟前喘氣都不敢喘的小娃娃,現在還敢在她面前說話了,還要威脅她!

「哼!真當我是吃素的不成?那個南多多,我倒要看看,她這個驅魔世家的傳人有多厲害!」

長公主能夠以女兒之身在這皇族這麼多年,還讓人不敢忽略她的存在,不僅是因為景軒帝是她的親哥哥,她自己也不是什麼能夠讓人隨便欺負的主。

「娘親,你要用娃娃嗎?」

項憐兒壓低了聲音,湊在長公主的身邊,神秘兮兮的看著長公主。

沒有人比她更了解娘親了,每次娘親露出這樣的表情,娃娃就會從小房間里出來,不出三日,那些和她還有娘親作對的人,都只有一個下場。

那就是死!

長公主伸手撫了一下微亂的鬢角,看了一眼項憐兒,紅唇輕輕一扯:「你自己知道就好,小點聲!」

語氣聽著溫柔的像是三月和熙的春風,但是在項憐兒聽來,卻是臘月寒冷的冬風,一直吹到了人的心裡。

娃娃是長公主養的一隻小鬼,據說是長公主當年早產死了的孩子,也就是項憐兒的哥哥。

那次長公主早產,似乎還是因為駙馬的妾室爭寵,故意絆了長公主一跤,害的長公主懷著六月身孕掉進了寒冬臘月的湖水之中。

第一個孩子就那麼死了。

不過,長公主好了之後,也沒有找那個妾室算賬,只是自己待在房間里,足足一個月不見人,也沒有出去。

一個月後,長公主第一次出門,那個妾室就死於非命,被人發現死在了湖水裡,脖子上還綁著一條繩子,繩子的另一頭綁在了湖邊的石欄上。

自打那以後,長公主府上的那些妾室,死的死,瘋的瘋,駙馬也不敢再找什麼妾室,安分了許多。

「娘親,你是要讓娃娃殺了那南多多嗎?」

這才是項憐兒最希望的。

一個靈兒並不算什麼,不過是看不順眼罷了,這世上她看不順眼的多了去了,哪裡要全部殺了?

但是,這個南多多就不一樣了!

奪了她最愛的,還想就這麼算了?

她項憐兒的人生里,就沒有「算了」這兩個字!

長公主微微抬眸,伸手撐著頭,手肘靠在一旁的軟墊上:「好了!我會幫你的!你這丫頭,就好好的準備著當你的鎮南王妃吧!」

長公主說完,便有閉上了眼睛,她既然能夠將燕安南推著當上了現在的鎮南王,那王妃之位,一定要是她的女兒才行!

不然,她這麼多年精心的培育,不就白費了?

靈兒現在是龍騰的貴客,景軒帝見靈兒和多多的關係親密,便將靈兒安排去了鎮南王府住下,這也正好稱了靈兒的心意,與景軒帝寒暄了幾句,便離開了皇宮。

多多和燕安南也沒有回去,而是在城門口附近的茶寮里坐下,一邊等著靈兒和燕風泊,一邊查探著那蓮貴妃的消息。

「燕安南,如果你是蓮貴妃,你現在最想去什麼地方呢?」

多多看著手中不停亂轉的羅盤,嘆了一口氣,將羅盤收了起來。

在皇宮裡的時候,羅盤一動不動,出了皇宮,指針轉得飛快,多多還以為這羅盤壞了。

燕安南點了一壺碧螺春,雖然茶略差了一些,但是喝著也挺解渴的。

「我?」

「如果是我……我只想待在我想要陪伴的那個人身邊。」

多多皺眉,最想要陪伴的人?

蓮貴妃最想要陪伴的人應該是景軒帝,但是景軒帝現在在皇宮裡,她根本進不去,如果這蓮貴妃不是死腦筋的話,應該會轉而去她的兒子府上!

也就是燕遙飛那裡!

「你說,蓮貴妃會不會在燕遙飛的府上?」

羅盤轉動的那麼快,說明這帝都很多地方都開始被惡修羅的鬼氣蔓延,連羅盤也找不到惡修羅的具體位置。

按照羅盤的這個情況來看,現在的蓮貴妃,已經十分厲害了!

「有這個可能,但是你有沒有想過,害死蓮貴妃的,就是燕遙飛?」

這個是燕安南當初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第一個想法。

倒不是他覺得燕遙飛這個人有多麼的殘忍,或者是覺得他手底下的謀臣有多麼的不顧血肉親情。

而是他想到了,當初多多離開帝都的時候,為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查清楚燕遙飛到底是怎麼回事,變成了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的。

既然燕遙飛都變成了那個樣子,那麼,他會殺了蓮貴妃也不足為奇。

燕安南第一次見到燕遙飛那個樣子的時候,在他身上就沒有感覺到過嗜血和殘暴,看著那隻小黑狗的時候,眼底里沒有一絲的可憐,連眉毛都沒有皺一下。

「你說什麼?燕遙飛?」

多多想到這是在皇宮外面,雖然現在已經夜深,茶寮里除了一個老人家也沒有別人了,但是還是隔牆有耳,又將聲音壓低了一些。

「燕遙飛?他會殺了自己的母親嗎?這怎麼可能?」


多多很難理解,親生的兒子,親手殺了自己的母親。

這怎麼可能下得了手?

但是,燕安南這麼多年在皇宮裡見到的那些,早就已經對皇室的親情沒了信心,燕遙飛若是執意要那皇位的話,這件事情,不是沒有可能的。

「皇室的親情,你不會懂,我也不想你懂!」

燕安南拍了拍多多的肩,示意多多起來。

燕風泊和靈兒從裡面走了出來,身後還跟著一大隊的青丘的人。

「你們可算是出來了!」

多多走到靈兒的身邊,小聲的將惡修羅的事情告訴了靈兒和燕風泊,四人並肩朝著鎮南王府走去。

現在已經夜深,路上也沒有什麼人,他們四個人走在前面,身後跟著青丘的人,倒也不會顯得有多空曠。

「惡修羅?」

靈兒也是一愣,她曾經聽說過,出現惡修羅的幾率這麼小,竟然都被他們撞上了!


依照燕安南和燕風泊的性子,他們絕對不會放著燕景雲不管的,還有多多的性子,也不會讓一個惡修羅為禍人間。

所以,這惡修羅,他們就算是不想收了她,也是不太可能的了。

「沒錯!惡修羅隨時可能會出現,你們自己都要小心,尤其是燕風泊,你一個人在逍遙王府,要多注意一些!」

多多提醒道:「惡修羅若是想要附上一個人的身體,你就算是意志力再強,也沒有辦法的。」

這也是多多擔心的一個地方,鬼能夠悄悄的附到別人的身上,不會讓別的人有半點察覺。

若是蓮貴妃附身到了燕安南和燕風泊的身上,她都不知道要怎麼下手了。

說著,還從小包袱里抽出了兩個折成了三角形的符紙。

「你們拿著,我和靈兒都有靈力護體,不會有事。主要是你們……記得,隨身帶著,就算是洗澡也不要摘下來,這個符咒是紫符,不畏水火,只要你們不摘下來,那惡修羅就沒有可趁之機了!」

這紫符防身比起黃符要好得多,多多怕到時候出什麼事情,還是紫符更好一些。

燕風泊也沒有說什麼,將符紙收了起來,放在了衣服里,一旁的靈兒還是有些不放心,拽了一下燕風泊的衣袖:「若是不行,要不你過來跟我們在一起吧!這也好比你一個人在逍遙王府!」

「我好歹也是個男人,沒事的!若是我現在去了二哥那裡住,對你的名譽不好。今天那長公主還說了多多和我,最近還是避避嫌比較好!」

若不是那長公主說了那些話,燕風泊現在都已經派人將他的東西搬去了鎮南王府了。


只是,現在不僅要顧及靈兒的名譽,還有多多的。

多多現在是燕安南的妻子,自己雖然和多多是朋友,但是這麼親密,在旁人看來,還是會有很多閑話。

避免那些閑話最好的方法就是避避嫌。

燕安南的眉頭不由得輕蹙,他也知道長公主的性子,今天他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前,讓她臉上過不去,這件事情,長公主絕對不會就這麼放過的。

看來,他們現在不僅要解決蓮貴妃的事情,還要提防著長公主了。

回到了鎮南王府之後,多多和燕安南忙了這麼多天,腦袋剛碰到枕頭就睡著了。

多多還十分敏感的在床邊擺下了幾道符咒,以免那惡修羅找到了燕安南這邊來。

沒想到,惡修羅沒有過來,倒是來了一隻小鬼。

------題外話------

今天只有一更了!老朋友來看我了,下午痛到一半睡著了,然後七點多爬起來開電腦。現在又撐不住了!

真是,沒有痛過的,永遠不知道我們痛經的人的痛苦! 小鬼還沒有多多的小腿高,整張臉雪白,身上穿著一個鮮紅色的肚兜,頭上用一根紅綢綁著一個小辮子。手腳上的指甲發黑,一雙眼睛圓圓的,但是眼眶裡全部都是黑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