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了,你先回去睡覺吧,這件事,以後再說,我明天會去找一趟陳景河,到時候再問問他的意見。」

神宗御說完這話,毫不客氣就打發了霍司星。

霍司星:「……」

雖然她今晚忽的提出洛瑜那個女人,最初的想法,是想看看這個弟弟的態度,看他願不願意接受新的家庭醫生?

可要論研究針劑這種天賦的話,那女人,是真的有本事。

霍司星回到了自己的卧室,猶豫了一下后,還是打給了神鈺。

「喂?」

深夜時分,這個男人居然也還沒有睡。

霍司星在電話這邊聽到了,頓時一陣狂喜:「神鈺,我突然想到了一個人,可以救我弟!」

「誰?」

「洛瑜啊,你還記得嗎?就是當初我被楊瑤下了毒,然後將我救回來的那個女人,她真的很厲害,如果你們找的這些醫生都解決不了我弟弟體內的毒,我是覺得真的可以找她。」

這女人越說越興奮了,就好似已經看到了等洛瑜過來后,她的弟弟就馬上會好了一樣。

洛瑜,確實有這個本事。

可是,在這個節骨眼上,她讓她過來,那不是更給那對小夫妻添亂嗎?

神鈺不同意這個決定。

「還是不要了,你知道的,你那個弟媳對洛瑜很忌諱,她現在在日本養傷,我們卻在這裡找了她的情敵過來,你覺得這件事能做嗎?」

「啊?」

後知後覺的霍司星,一記悶棍敲下,果然,當場就在那裡啞了。

她救人心切,都忘記這個了。

霍司星不好意思再提了。

但是,誰也沒有想到,兩天後,當霍司爵又一次d癮發作時,他竟然都咳出了血來,後來火速送去了醫院,才發現,他的肺葉竟然都有了被侵蝕的痕迹。

「怎麼會這樣?不是已經都好了很多嗎?為什麼突然變得這麼嚴重?」

神宗御在醫院裡看到,當場又驚又怒下,連唇色都白了。

陳景河也面色十分沉重。

但是,他看到這老爺子亂成這樣后,還是先安慰他。 數日前的沿江別墅,只有宋秋一個人被控制了。

天機派的隔空操物術到了一定的境界能夠控制人的身體,眼下展覽館的人太多了,只要有天機派的強者混入其中,要控制部分意志力不夠堅強的人,輕而易舉。

「小毒女,帶你姐姐先離開這裏。」楚塵留下了一句,立即大步走向了天機玄圖所在的展廳。

不管天機派製造了多大的混亂,他們的最終目的,只有天機玄圖。

柳芊芊:???

你才是小毒女。

柳芊芊顯然對這個稱呼極度的不滿。

可突然間有人朝着柳蔓蔓發起了攻擊。

柳芊芊憤怒,一腳將那人踹飛。

混亂的現場,怒罵聲音,慘叫聲音,哀嚎不斷。

「我不是故意的啊,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我算是看穿你了,平時還一副君子樣子,今天人家穿得性感一點就忍不住動手動腳了。」

「呵,嘴上說不,身體多誠實。」

肖風率隊,將一個個被控制的人拿下,同時開始疏散人群。

「保護天機玄圖。」肖風帶領一支隊伍直奔天機玄圖展廳。

這個時候,已經有人群開始衝擊天機玄圖展廳,原本排著長龍的隊伍已經散亂,打罵不停。

一支安保隊伍堵住了展廳門口,阻攔衝擊的人群。

楚塵站在一側,目光凌厲,審視着在場的所有人。

能夠製造這麼大的混亂,絕對不僅只有一個人。

這意味着,天機派派來的,不僅有一名武道宗師。

騷風能對付得了嗎?

楚塵心中不由得有擔憂了。

天機派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製造這個混亂,想必是心裏有一定的把握才選擇動手。

「小心!」楚塵的瞳孔驟然間一縮,在保安隊伍里,竟然有人突然間朝着自己人動手了,他的手中還亮出了一把鋒利的匕首,銳利逼人。

這不是被控制的人。

是天機派人。

在製作混亂之後,終於開始要亮出獠牙。

鋒利的匕首猶如閃電般劃過,最近的一個人猝不及防,被捅了一刀,趔趄後退,而這時候,展廳的大門也被轟地推開。

楚塵出手已經很快了,對方還來不及揮第二刀的時候,就已經被楚塵擊倒在地。

「帶他出去,包紮傷口。」楚塵喝了一聲,目光瞥向了天機玄圖。

心頭突然間又是一震。

天機玄圖的陣法竟然隱隱有着要啟動的痕迹……

楚塵猛然地看了一眼流淌在地上的鮮血,彷彿一下子明悟了什麼。

天機玄陣,每隔十五年會自動啟動。

這個時候的天機玄圖有自動修復的功能。

今天,還是在十五年的期限之內,在察覺到鮮血氣息之後,天機玄圖將要啟動了。

這是趙封羽在牢獄內絕口不提的事情。

天機玄圖在這樣的腥風血雨的情況之下,才會自動啟動修復!

難怪天機派膽敢冒險製造混亂,他們的所有賭注,都壓在了天機玄圖上。

「肖風,迅速疏散人群,提防有人使用殺傷力大的兵器。」楚塵大喝道。

話語剛落,又有幾個人突破重圍闖入了展廳,看見楚塵站在天機玄圖面前,這幾人的神情沒有半點變化,嘴裏念念有詞,眼眸突然間變得瘋狂起來,手中的匕首揮動,沖向了楚塵。

楚塵沉着臉,從這些人的身上,他感受到了死氣沉沉的氣息。

他們都是死士。

「天機一派,千年不衰,亘古長存。」一人高聲大喊,「天機弟子,獻祭玄圖!」

話語落下的一瞬間,他們竟然不是攻擊楚塵,而是直接用匕首劃破了自己的手腕,鮮血如注,頃刻間噴向了天機玄圖的方向……

楚塵躲開了這些鮮血,同時果斷地出手將這些人都擊倒在地上。

江曲風也站起來了,「天……」

江曲風拿起了手機,迅速發了個信息給楚塵。

你就是個玩手機的……楚塵默默看了他一眼,這種關鍵的時刻本不該玩手機,可又擔心錯過了什麼關鍵的信息,楚塵還是將手機拿出來看了一眼,江曲風的信息,「天機派瘋了嗎?」

楚塵回了個信息,「是的,他們似乎選擇在今天這個日子,想要讓天機玄圖自動修復。」

江曲風盯着楚塵。

為什麼你也打字?

江曲風感覺又一次受到了楚塵的羞辱。

外面的爭鬥聲音不斷。

裏面的楚塵和江曲風在玩手機。

肖風的眼角餘光瞥了進來,看見這一幕,不由得目瞪口呆。

江隊和楚隊,就不能尊重一下敵人嗎?

大敵當前,竟然還若無其事地玩起了手機。

太不給敵人面子了。

天機派混入展廳的死士超過了十人,他們都拼盡全力衝進之後,割腕自殺,以鮮血澆灌天機玄圖。

「看來天機派是被逼急了。」楚塵發了一條信息。

江曲風看了一眼,立即回復,「何以見得?」

「這種手段一定是迫不得已之下的選擇,如果這真的是個好選擇的話,天機派為什麼以前不用?」楚塵感覺自己化身時速一萬的觸手怪了,雙手打字,飛快無比,「現在天機玄圖落入了我們的手中,今天更是他們唯一的奪回天機玄圖的機會,他們索性就趁著這個機會,孤注一擲了。」

轟!

肖風被擊飛摔進了展廳。

楚塵抬頭看過去,盯着此刻出現在展廳門口的一名中年男子,與趙封羽長得倒是有三分相似之處。

肯定又是姓趙了。

楚塵冷笑了一聲,「姓趙的,你膽子不小啊,大庭廣眾之下製造這樣的流血事件,今天過後,天機派將會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中年男子的神情明顯地怔了一下。

分明是第一次見面,他怎麼知道我姓趙?

趙封軍與趙封羽是天機派趙氏傳人,天機一派,趙姓是嫡系。

得知趙封羽的失敗之後,趙封軍很快就得到了命令,前往羊城,奪回天機玄圖,同時,想辦法營救趙封羽等人。

天機派這一次派出來的陣容龐大,包括趙封軍在內,一共有三名武道宗師,這對於沒落的天機派而言,這可近乎是宗派一半的實力了。

根據他們的情報,只有一名武道宗師在鎮守天機玄圖。

一夜的策劃之後,便有了今天的這一場行動。

行動至今,非常順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