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院正,郭太醫,楊太妃就交給你二人了,切莫辜負了本宮的信任。」謝皇后朝眾人抬了抬手,眸子裡帶著淡淡的光芒。

楊太妃已是時日無多之人,就算是找來了燕妙手,謝皇后也不相信她還能被治好。

謝皇后與楊太妃並沒有什麼過節,關係只算得上一般般,但因為寧國公主的緣故,謝皇后自然也是要對其上心的。 衛院正先是看了眼躺在病榻上的楊太妃,見其昏迷不醒,便就走上前,直接覆手探了探楊太妃的脈搏。

對於衛院正這般無禮的行徑,謝皇后顯然是已經習慣了的,見了也只是微微皺眉,但並未怪罪。

「衛院正,楊太妃脈象如何?」謝皇后一臉關切地問道,比一旁的寧國公主還要上心。

瞧著就像是,謝皇后才是楊太妃生的女兒,寧國公主則是那個沒有血緣的兒媳一般。

衛院正還在替楊太妃把脈,並未回答謝皇后,過了會兒,才緩緩說道,「回皇後娘娘,微臣能力有限,只怕是不能救回太妃娘娘。」

「……」謝皇后頓時就跟被打了臉似的,臉上一片火辣辣。

方才她還說了讓衛院正和郭太醫一起,將楊太妃治好呢,哪知衛院正竟說得這樣直白!

說不惱是假的,可謝皇后熟知衛院正的脾性秉性,自然也不好與他一般計較。

謝皇后深呼了一口氣,強忍著怒氣沒有發火,反而極為平靜地說了句,「當真就沒有半點法子了嗎?哪怕是拖上幾年也好。」

其實楊太妃年事已高,能活到如今這個歲數已然不容易,就是立刻死了,也算是壽終正寢了的。

不過,寧國公主就在邊上,這樣的話自然是不能夠說的。

「微臣已經儘力,實在是別無他法。」衛院正從不騙人,即便見到了謝皇后朝他投過來的目光,也絲毫不畏懼。

身為醫者,學人欺騙,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謝皇后忍了又忍,到底還是只有忍下衛院正的怪脾氣,勉強擠出一抹笑容來,說了句,「還請衛院正給本宮一個確切的說法,最多還能拖上多久?」

這些話原本應該是由寧國公主來問的,可寧國公主如今已經出嫁,楊太妃屬於娘家人,便就應該由謝皇後來主持。


可如今躺在病榻上昏迷不醒的人畢竟是自己生母,寧國公主怎麼都忍不住,到底還是問了句,「敢問衛院正,我母妃到底是得了什麼病?病症又是什麼?」

她就不信,母妃的病當真就已經到了無力回天的地步了。

分明花嬤嬤才說過,母妃還能拖上十日,等到燕妙手來的。

「回寧國公主,微臣實在是汗顏,對不住微臣這身所學,並沒診出太妃娘娘的病症,也沒有任何法子能夠解救。」衛院正依舊無比實誠,是什麼就說什麼。

寧國公主的心頓時就沉了下去,只覺得渾身如至冰窖一般,冷到失去知覺。

見好友如此,謝皇后就是再工於心計、再只重利益那些,此刻也有幾分難受。

想了想,謝皇後到底還是勸了句,「婉嬋,人生在世,生老病死乃是常態,如今太妃已是這般,倒不如讓太妃有得安寧一些。」

「這不可能!」沉默著的寧國公主忽然抬頭,雙眸赤紅,怒道,「母妃她素來吃齋念佛,從來不曾為難過宮人,她這樣好的一個人,又怎麼可能落得這般下場?」

「……」謝皇后頓時就有些無奈。

再怎麼吃齋念佛、誠心向佛,生老病死總歸是逃不過的,除非是這世上有神仙。

謝皇后自然是不信鬼神的,否則在她手裡死了的那些人,她豈不是每天夜裡都要害怕到不能睡覺?

想到此處,謝皇后就忍不住勾唇一笑。

昔日的純良謝家嫡女,如今已經在中宮皇后的路上,一去不復返了。

唯一不變的,只是一個名字而已。

「公主殿下息怒,所謂生老病死,這人之將死,微臣並非大羅金仙,又如何能夠救回楊太妃?」面對寧國公主滿臉的怒氣,衛院正仍然一臉的從容淡定,絲毫沒有慌了手腳。

衛院正就是這樣一個,剛正不阿、不奉承任何人的直腸子。

「……」寧國公主就是心裡再憤怒,也還記得母妃躺在邊上,不宜過分喧鬧。

可這時,衛院正瞥了眼楊太妃,又說了句,「但,倘若太妃娘娘今日能夠醒過來,便就還有希望。」

若是醒不過來,那就沒有辦法了,他也不是神仙,救不了所有人。

雖說衛院正說的話不是很中聽,但寧國公主心裡就跟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頗為激動,顧不上公主儀態,連忙問道,「你的意思是,如果母妃今日能夠醒來,並且熬過今夜,便就、便就有救了嗎?」

寧國公主激動得已有些語無倫次,眼裡淚水瞬間落下,忍都忍不住。

衛院正點點頭,然後就沒有再開口了。

反倒是一直沒有開口、被眾人忽視了的郭太醫,忽然說道,「衛院正這番話說得頗為不妥,依照微臣看來,太妃娘娘明顯是還有救的。」

衛院正,「……」

他知道自己醫術確實不如江老太醫,可他的醫術也沒那麼差,楊太妃到底還有沒有救,他還能看不出來?

這個郭太醫,投靠了謝皇后不說,如今竟然還想投靠寧國公主!

真是個兩面三刀,左右逢源的卑鄙小人!

衛院正對其恨得不行,面色已然帶了幾分怒氣,說了句,「郭太醫,楊太妃原就是你醫治的,可沒想到竟被你越治越嚴重,原本就只是個小小的風寒,到如今竟演變成這種,這種無人認得的病症!你以為,你說的話還有幾個人會信?」

被當眾揭穿的郭太醫,只覺得被打了臉,臉上啪啪地疼。

郭太醫面上滾燙,心頭羞憤交加,瞥了眼謝皇后,卻沒見到謝皇后朝他看過來。

郭太醫不禁心下一聲咯噔,心道,謝皇后該不會是想要扔下他吧?

這可不行啊!

他可是為謝皇后前前後後做了多少事情,要是如今被推出去,他如何能夠甘心?

可不管郭太醫心裡如何想,謝皇后也還是沒看他一眼,在衛院正說完之後,淡淡地說了句,「本宮還以為是誰,原來替太妃醫治的人竟然是你。」

「郭太醫,你醫治楊太妃不力,還導致楊太妃病情加重,就是死一萬次都不夠!」

謝皇后說得頗為氣憤,像是先前真的半點不知一般。

寧國公主心裡並未去懷疑謝皇后,只是說了句,「皇嫂,既然當初給我母妃醫治的人是楊太妃,如今母妃人事不省,不如就叫他給我母妃賠罪吧!」 這會兒還只是讓他賠罪,過會兒要是楊太妃撒手人寰了,只怕就該陪葬了。

郭太醫心裡慢慢地涼了下去,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又不敢把謝皇后以往做過的那些事說出,眼裡露出了絕望。

為了給寧國公主一個交代,謝皇后顯然是已經選擇了把他推出去頂禍了的。

郭太醫無權無勢,連副院正都不算,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太醫,就算是死了,也不會有任何人多說半句的。

他沒有辦法反抗,不是不敢,而是因為他一家老小的性命都被謝皇后攥在手裡。

「微臣,微臣……」郭太醫慢慢地低下了頭,掩去眼底的絕望,伏地叩首,「微臣認罪,還請皇後娘娘責罰。」

早知如此,方才他就不應該站出來,得罪了衛院正不說,還要搭上自己的性命。

寧國公主雙目紅得像要滴血,自然是不可能輕易饒過郭太醫的,尤其是在已經知道自己母妃是被郭太醫害的之後。

「你認罰?你認罰又有何用?你認罰就能換回我母妃了嗎?」寧國公主頗為憤怒,滿身的怒氣。

殿內的宮人連大氣也不敢出,生怕被寧國公主聽到了,從而受到牽連。

郭太醫跪在地上,頭也沒敢抬,臉色早已是煞白一片。

謝皇后心頭微惱,這郭太醫畢竟是她的人,如今認錯就已經足夠,可沒想到寧國公主竟這般不依不饒,頓時就有幾分後悔推他出來了。

要想在孝昭帝的眼皮底下培養一個親信,還要神不知鬼不覺的,著實不容易。

如今推出了郭太醫,即便郭太醫不會被處死,也不會再為她所用了。

「郭太醫犯了錯,罪不可恕,可他畢竟也只是想治好太妃,不宜從重處罰。」想著,謝皇后還是為郭太醫說了一句。

寧國公主就渾身一震,不可置信地看著謝皇后,眼底一閃而過的,是委屈和難過。

她的母妃分明就是被郭太醫害成這樣的,可如今謝皇后卻維護郭太醫!

這怎麼可以,怎麼可以……

「皇嫂當真這樣覺得的?」寧國公主面色微微發白,舌頭在打顫。

謝皇后並不知她對自己的情意,自然不會憐惜,點了點頭,還是方才的那番說辭。

寧國公主心裡苦澀蔓延,沉默了許久,這才開口說了句,「罷了,這後宮原就是皇嫂做主的,方才不過是臣妹逾越了,還請皇嫂莫怪。」

語氣較之先前冷了不少,謝皇后聽得眉頭一皺,不知為何,心裡忽然就有些空落落的。

一直以來,寧國公主這個小姑,對她都是極好的,可謂是千依百順。

可此刻,寧國公主顯然是對她失望了的。

但即便如此,謝皇后也還是堅持她的那番話,並未鬆口。

楊太妃仍舊沒有醒過來,所有太醫們畏懼寧國公主之勢,不得不留下來商量對策。

可楊太妃已經是回天乏術,他們就是再想辦法,也還是沒用。


郭太醫緊張得不行,但最終寧國公主也沒有罰他,只是命他務必醫治好楊太妃,否則就自己到孝昭帝跟前去領罪。

寧國公主已經退讓一步,謝皇后也不好再得寸進尺,只好朝郭太醫微微點了點頭。

「罪臣多謝公主殿下!罪臣定當竭盡全力為太妃娘娘醫治!」郭太醫心裡突然鬆了口氣,面色都好了許多。

只不過,精神緊繃了這麼久,郭太醫背脊早已濕了一片。

……

楊太妃病重,隨時都有可能撒手人寰,寧國公主留在了鍾粹宮。


想著先前已與女兒說過,明日必定會替她擺酒設宴,便就只好派了明杏出宮去說。

忠勇伯府,梧桐居。

這會兒已近黃昏,趙雙姝不用過去給老夫人請安,明杏便就直接來了梧桐居。

「明杏姐姐怎麼這個時候過來,可是母親有事?」趙雙姝心頭突突地跳了兩下,直覺告訴她有不好的事發生。

前世她對娘親只有厭惡,自然不會去關注娘親的事情,可她就是再不關注,有一件事也是聽說過的。

前世裴姨娘興奮地來和她說,寧國公主的生母楊太妃病逝,那時候的她被裴姨娘蠱惑,自然恨不得所有和寧國公主的人都死了,聽說之後也頗為高興。

前世楊太妃就是這幾天病逝的。

想著,趙雙姝整個人都嚴肅了起來,面色冷峻,等著明杏回答。

果然……

明杏眼眶是泛紅的,眼角還掛了兩道淚痕,艱難地點了點頭,哽咽道,「衛院正說,太妃娘娘已是病入膏肓,只怕是時日無多,就在這幾日了。」

雖說四皇子已經答應了要去找來燕妙手,但明杏並不相信,也不覺得憑藉四皇子的能力,真的能夠找來燕妙手。

更是持了幾分懷疑,那燕妙手未必就有別人傳的那般神乎。

「什麼?」縱然先前就已經猜到了會是這事,可當明杏親口說出來的時候,趙雙姝還是忍不住震驚。

說來,楊太妃應該是她嫡親的外祖母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