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啦!這不過是雷電大部的外寨!咱們要在天黑之前,走到內寨去,今晚將有一場接待宴會,大家可要卯足了勁吃啊!」

小月看著震驚的李浩然三人,無聊的說著。

李浩然三人一動,也沒有多言,跟著小月走入了人流擁擠的街道上。

又是一個時辰過後,小月帶著李浩然他們從山腳下綿延出去的部落中,一直走到了山腳前的一座石頭圍牆前。

這座圍牆上印刻著一大巨大的雷電印記,且在上面還有一些弓手、武者侍立。

圍牆並不是很大,正巧將山上的道路擋住。

「歡迎銀月寨的聖女到來,還請聖女跟我到這邊走!您的營地,被安排在了丁字型大小院落!」

在圍牆下有一個寨門,門下站著一隊穿著禮服的蠻族,他們將李浩然等人迎接進入了牆內,接著就有一個穿著極為艷麗的武者走來,她先是對著小月和李浩然行了一禮,接著引領著眾人沿著牆后的一條道路,朝著內中一處院落中行去。

牆的後面有一片被一米高的石牆圍攏起來的院落,這些院落足有數百座之多,它們散落在山腳下臨近山體的周圍。

且在這片院落的後面,隱約可見一座座的拱形石門,還有一條寬闊的道路。

這條道路直通半山腰,透過那一道道的石門,可以看到道路的盡頭聯通著一座神殿。

看著到處都布滿了雷電圖騰紋飾的建築,李浩然心中生出了一些好奇,他跟在人群後面走著,悄然將精神力釋放出來,將這裡的地形烙印在了他的腦海之中。


「大人,阿公拒絕了您的要求,他說您不必擔心其他人如何去說,更不用顧忌什麼,安心進入黑巫聖殿就可以了!這枚黑巫聖令,可是他為您準備的!……」

正在李浩然閑庭信步走到一座院落前的時候,他的精神力忽然探測到了一個聲音,緊接著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影,當即停在了丁字型大小院落的門外。

「他怎麼會在這裡?」

當李浩然正要繼續聽下去的時候,不遠處另外一個街道上的兩人,已經走入了一座名為葵字型大小的院落內,且院落裡面更是泛起了一層淡淡的光芒,這道光芒隔絕了他的精神探測。

看到此處,李浩然眉頭皺起,忽然想到了小月先前說過的一句話,心頭震動不已。

「鳶尾大人,您這是怎麼了?」

正待李浩然輕輕一嘆,剛動去葵字型大小院落一探究竟的念頭時,阿尋從院落內走出,看著還愣在原地的李浩然,不由關心的問道。

李浩然只得放棄了他的想法,他看著阿尋一笑,淡淡的說道:「沒什麼!」

說著,他徑直走入到了院落裡面。

小院並不是很大,有三間房屋,更有一口水井,還有一間廚房。

平整石磚搭建的院落內,塗著一種白色的漆料,看起來十分的乾淨。

「鳶尾大人,您住在這間房間裡面!」

不多時,小月走出了房間,帶著李浩然來到了院落的主室之內,笑呵呵的說道。

看著內中簡單的傢具,李浩然一笑,也沒有拒絕。

就這般,在院落中,他們待到了黃昏時分,才有人前來接應他們,前往半山腰進行篝火聚會。

黑夜中,雷電大部內點點燈火將四通八達的道路點亮,站在山道上,遠遠眺望遠方,李浩然發現有三條大路從雷電大部的寨子裡面綿延出去,一直通往遠方。

這三條大路的兩側,豎立著無數的火光,將道路照亮。


且整個寨子的上空之上,還有有一股奇妙的力量涌動,這股力量是精神力量化作的蒼穹天幕,可以將整個寨子中發生的一切都看的一清二楚。

在白天的時候,李浩然並未看到這些,顯然這道蒼穹光幕是一道防護力量。

不多時,李浩然四人走到了半山腰,來到了一處極大的廣場之上。

廣場正前方是一座巨大的神殿,這一處神殿正是雷電大部的雷電神殿,在神殿的兩側有兩座石塔,石塔之上放置著兩顆腦袋大小的夜明珠。

且在廣場的中心,已經點燃了一個巨大的篝火,篝火兩側圍繞著一條環形的石板搭建起來的石桌,桌子上放滿了各種各樣的瓜果。

「鳶尾大人,我去找幾個朋友聊聊天,您自己隨意走走!」

來到廣場上之後,小月見到了幾個熟人,在介紹給李浩然認識之後,她才跟著幾個朋友,一同去了其他的地方。

阿尋和蠻圖則是徑直來到了屬於銀月寨的石桌前,坐在那裡,靜靜的等待了下來。

李浩然站在廣場上,感受著前方巨大篝火中傳來的一股熱氣,扭頭四處望去,尋找著他的目標。

在這裡,他還不敢隨意的將精神釋放出去,只能憑藉眼睛去看。

不多時他在廣場的一座蠻獸雕像前,看到了正站在那裡,也不知道想著什麼的熟人,當下眼睛一亮,朝著對方走去。

「你好!在下銀月寨的客卿鳶尾,我看你有些面熟,敢問你叫什麼名字?」

李浩然慢悠悠的靠近了那邊,在來到這人身前的時候,帶著一抹笑意的問道。

站在這裡穿著獸皮甲,腰間掛著一柄劍的青年抬頭看去,他的眉頭皺起,露出了一抹疑惑:「我叫鄭普,雷電大部雷電神殿殿前侍衛統領!……抱歉鳶尾先生,我沒有見過你!你可能認錯人了!」 第四百零四章略懂相術

「呵呵!怎麼可能認錯人呢?鄭普,我找你很久了!」

李浩然呵呵一笑,看著略顯憂鬱的鄭普,眼中爆射出了一道光芒,在話音落下的時候,他馬上通過精神傳音,傳遞了一句話過去:「我是李浩然,我來救你了!」

話音落下,鄭普瞳孔一放,眼中帶著一抹疑惑的看著李浩然,不過他並未表露出身份,而是泛起了一抹凝重的警覺。

看著如此模樣的鄭普,李浩然長長鬆了口氣,抬手一番從封竅內拿出了一包糕點來,這包糕點上泛著淡淡的桂花香味,是一包桂花糕。

此桂花糕乃是李浩然來時,陳雪特意交給李浩然的。且此桂花糕也是鄭普最喜歡吃的東西。

桂花糕一出,鄭普一愣,他並未猶豫,打開了牛皮紙包裹著的糕點,看著內中的糕點,眼中泛著起了一團晶瑩的淚光,此刻他對於李浩然的身份,沒有了任何的懷疑,那一雙憂鬱的眼神裡面,泛起了一抹興奮的光芒,抬手將一枚桂花糕放在了嘴中,慢慢的品嘗了起來。

「我還以為,這輩子再也吃不到這東西了呢!」

鄭普滿足的吃著,不忍一下子吞到腹中,一小口一小口的品嘗著,那顆沉寂的心,漸漸的激動了起來。

「咦!這不是鳶尾先生么?怎麼,你和我部的女婿認識?」

這個時候,雷布多帶著幾個人從遠處走來,他們異樣的看著兩人,怪異的問道。

李浩然扭頭一笑,不等鄭普回答,看著雷布多說道:「一年前,我在大禹河見到了他,他正被一隻蠻獸追殺,被我救了!也因此我們兩個認識了,不過他欠我一件寶物……」

「不堪往日,不值一提!」

鄭普一笑,沒想到李浩然竟如此回答,心裏面也慶幸李浩然沒有亂說,當下嘆了口氣唏噓的說道。

雷布多聽后,目中疑惑的眼光這才散去,不屑的看了眼鄭普,對著李浩然說道:「原來是債主啊!不過,鳶尾大人恐怕要讓你失望了,他雖然是我雷電大部的女婿,可並未得到我們的認可,這一次他欠下的東西,只能夠讓他自己償還,還請您不要藉此機會,向我雷電大部索要才是!」

「呵呵!少族長多慮了!我這人恩怨分明,你又不欠我的錢,我自不會找你去問!……咦,少族長近日得罪什麼人沒有?我怎麼見你印堂有些發黑啊?」

李浩然呵呵一笑,看著語氣略顯冰冷的雷布多,還有雷布多身後這些昂著頭高傲的不得了的武宗,說到一半的時候,忽地詫異的喊道。

他這一喊,頓時將周圍的人引動,黑暗中一個個的人紛紛走了上來。

雷布多聞言先是一愣,頓時被李浩然唬住了,不由疑惑的看著李浩然問道:「鳶尾先生也懂得相術?」

相術傳承不可考究,李浩然也沒有想到,蠻族之中竟還有這般的傳承,當下心頭一動,略做深沉的一笑。

「嗯!略懂一些而已!只能看出一些小運勢而已!」

李浩然也不藉此炫耀,略作高深的說著。

聞此言,雷布多心中已經信了五成,當下一笑,拱手一抱:「還請先生給我算算!」

話音落下,周圍眾人都泛起了一抹好奇。

尤其是周圍的一些女人,更是眼中泛起了濃濃的光芒。

「你出生尊貴,幼時有些磨難,都被一一化免。且我看你的面向,是一個有福之人,最近定有意氣風發的事情發生……」

李浩然微微笑著,仔細的看著雷布多那張大臉,認真的說道。

此話一出,雷布多猛然一震,不由露出了驚容,看著李浩然驚聲問道:「先生果然高深,竟然連這個都知道!我幼時確實有些磨難,甚至還有過九死一生的經歷……對了,我近日的確是得到了一個天大的好處,這件事情僅有我身邊的人知道,其他人還不知道,您又是如何知曉的?」

「相術一道,玄奧神秘,我是推算出來的!不過,我不知道你要算什麼!」

李浩然仍舊笑著,在他來的那個時代,相師這一份職業,只要能說會道,心中有詞,懂得看人,懂得唬人,就會混的風生水起,甚至有人因此成為一代名流大師。

他以前也算過卦,當時被那人說的心花怒放,險些將那人當成了知己恩人。現在他腦中藏書無數,對於這些信手捏來,哄哄雷布多這樣的人,還可以。若是哄騙那些老傢伙,恐怕要廢些腦細胞。

雷布多見李浩然果真有些本事,當下也不猶豫,熱切的拉著李浩然說道:「還請先生給我算算愛情!」

「哈哈!雷布多少族長戀愛啊……」

「不知道哪家的姑娘如此幸運……」

話音落下,周圍眾人紛紛大笑了起來,尤其是蠻族的那些青年更是肆無忌憚的喊了起來。

周圍蠻族的姑娘們,更是一個個的高喊著,調戲著雷布多。

雷布多被眾人說的面紅耳赤,不過他並未因此抱頭離去,而是挺直了腰板,看著周圍的眾人,笑著說道:「我就是有喜歡的人了,怎麼?你們羨慕吧!哈哈……」

周圍眾人又是發出了一團鬨笑。

人群中的小月,則是露出了一抹詫異,她並未去關注雷布多,反倒是震驚的看著李浩然,心中喃喃的說著:「他怎麼連這個也懂……」

「還請少族長,給我寫一個字吧!」

李浩然哈哈一笑,讓周圍眾人讓開了一點空間,從地上撿起了一塊石頭,遞給了雷布多說道。

雷布多聽后,仔細一想,徑直在地上寫了一個大大的「念」字。

李浩然看著地上的念字,故意遲疑了片刻,扭頭環視了一下周圍的等待著他答案的眾人,掐指一算,抬頭看了眼夜空,只見夜空之中有一輪銀月掛在夜空,萬里之間沒有一顆星星。


「有了!這個念字,拆分開來是今心,今指的是今時……你的這個心上人,就在今日這場宴會之中!我說的對,還是不對?」

李浩然早就知道雷布多心中想的時候,不過他並未點破,而是慢慢的拆解著,以此來烘托出他的力量。

雷布多聽后,心神一震,他不禁有些激動的說道:「在說!」

周圍人見此,立馬知道李浩然說的很對,當下紛紛都是一震。那些還對李浩然又些懷疑的人,也都不在懷疑李浩然了。

「今指今時,今時是夜,夜中一片漆黑,僅有一輪明月懸挂星空!你這心在今之下,也就說你愛的這個人,在你心中份量極重,為了她你可以不惜一切,而這個人據我推測,和這天空的月亮有關!……不過,你們這一份姻緣,頗多磨礪,若是你能夠將心中的其他想法拋棄,一心追求的話,或許還有機會,倘若你……」

李浩然看著越來越發激動的雷布多,一個字一個字的說著。

當他說到最後的時候,雷布多已經將李浩然敬為神人,更是不敢讓李浩然在說下去,當下抱手說道:「先生神算!您說的句句為真,雷布多受教了!倘若先生有意,等今夜過後,可否到我住處,為我詳細算上一算!」

正所謂聽者有意,雷布多是心中有小月,當聽到李浩然說天空銀月時,他就已經認定李浩然說的為真,算的準確,心中也再無其他的想法,只想著要找李浩然幫他好好的推算一下。

而周圍眾人,則是目露震驚,一個個的心中泛著滔天巨浪,不曾想李浩然竟真的算了出來,當下一些人心中就泛起了熱切的渴望,想要讓李浩然幫他們算算。

而人群中的小月則是眉頭皺起,她更看重的是李浩然最後說的那一句胡謅的話,這句話讓她心中泛起了一抹怪異的想法,讓她看向雷布多的眼睛裡面,多了一絲警戒。

跟在小月身後的幾個蠻族少女,更是眼中光芒綻放,在眾人都還震驚的時候,紛紛上前,對著李浩然行了一禮,興奮的喊道:「還請鳶尾大人為我們都算一算吧!」

話音落下,周圍眾人這才醒悟過來,紛紛的高喊了起來。

站在不遠處的鄭普震驚的看著李浩然,他沒有想到李浩然竟還有這麼一手,當下搖頭一笑,知道今夜恐怕是沒有機會和李浩然單獨聊了,這才轉身悄然離去。

李浩然沒想到他的話,雷布多的舉動,竟照成了如大的反應,他淡淡的一笑,看著周圍的眾人說道:「諸位,相術一道並不簡單,憑我現在的修為,一日也只能夠為十人看相!……這樣吧!諸位今夜暫且算了吧!還是活動要緊,要不然部落的前輩可要生氣了!你們若想要看相的話,請明日到我住處前來!」

「如此多謝先生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