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下好了,賊老天開局就讓我涼涼,還不如開始就死在棺材里算了。」

黎素憤而捏拳,不敢相信自己掙扎半天,好不容易從棺材里爬出來,解決完兩個小廝,最後的結局依舊逃不過死亡。

她目光浮現出幾分絕望,正在心中怒罵不止,突然眼睛一亮,一抹鮮紅闖入眼帘,在蔥蘢的郁色中很是明顯。

荒草萋萋,野草叢生,一抹紅色的植物屹立石頭旁邊。

「天不亡我,算你還長了眼睛。」

黎素顧不上疼痛,掙扎著從地上爬起,腳下如同灌了千斤似的,終於如同蝸牛挪到了那株植物的不遠處。

仔細一看,心中更加確定。

「果然是止血良藥紅珠。」

紅色的植物好似風中的柳條,隨風擺動,葉子的形狀如同水珠,因其色多為嫣紅,故名為「紅珠」。

黎素有「神之右手」的稱號。

在西方醫術發達的現代,她靠的便是那手出神入化,神鬼莫測的中醫技術,硬生生殺出條血路,足以可見其醫術高超,對於植物習性了解之深,堪稱行走的百科全書。

她艱難的伸手採摘,就在此時陡變從生。

斜伸出另外一隻大手將紅珠攥在了手裡。

那雙手指節修長,根根分明,若是換做往日,黎素還有心情欣賞幾分。

此刻卻只想衝過去咬上一口,奈何她的身體卻不允許。

「是誰!」

救命良藥近在咫尺,卻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任是誰也坐立不住。

黎素憤恨的回過頭,不經意間撞入雙寒冰淬成的眸子里。

明明正值盛夏,她卻感覺到一股涼意從腳底爬起,硬生生叫她打了個激靈。

男人劍眉斜飛入鬢,冷瞳恍若寒潭,好似隨時都散發著一股涼氣,挺拔的鼻樑如同山巒,勾勒出稜角分明的五官。

一身黑衣,邊緣用金線勾勒,身上的暗紋顯得尊貴而神秘,削薄的嘴唇緊抿,透出幾分生人勿進的味道。

他僅僅只是掀起眼皮,便收回了眼神,好似完全沒有看到黎素狼狽的模樣。

男人轉身就走,高大的背影顯得不近人情。

竟然毫不過問,黎素這種身形單薄的女子,為何滿身鮮血,又沾滿泥土,出現在這荒郊野嶺。

冷酷的有些可怕。

「站住!」

黎素瞪大眼睛,不敢相信面前的人會如此冷漠,然而男人連腳步都沒有任何停頓,彷彿把她當成空氣般存在。

蕭奕辰皺了皺眉,忽然停住了腳步,並不是他善心大發,而是——

他低下頭,看著突然抱住自己大腿的黎素,這麼大的障礙物,阻擋了繼續前進的步伐。

「你現在不能走,羊水已破,我馬上就要生了,現在情況危急,希望你能把這株植物讓給我。」

黎素從剛才便知男人冷漠,言辭懇切,態度真誠,以為這樣就能夠打動。

誰曾想蕭奕辰沒有任何猶豫,冷眼掃過,聲音如同摻了碎冰。

「不行,紅珠是我先拿到的,況且你情況危急需要,別人亦是。」

那還是我先看到的!

黎素也知道自己強人所難,可如今危機關頭,本身大出血的她,要是沒有紅珠止血補氣,只怕能夠當場去世。

就在黎素愣神之際,蕭奕辰掙脫開來,眼看他又要走。

「等下,你想要救的那個人,沒有紅珠也可以救,但是我沒有紅珠的話,可能就要一屍兩命!」

蕭奕辰的腳步略有停頓。

黎素一看情況有戲,利用對紅珠的了解開口道:「我猜你想救的那個人,現在應該是高燒不退,而且流血不止。」

蕭奕辰回過頭來,黑眸有訝色一閃而過,此時終於肯正眼瞧她。

黎素心知自己猜對,繼續乘勝追擊道:「紅珠對這個人的病只能起到緩解作用而已,治標不治本,想必大夫也是這麼和你說。」

蕭奕辰不動聲色打量著面前的女人,半闔的眸子流露出幾分暗光,從黎素身上一掃而過。

「你想如何?」

她心中一緊,竟然略微有些頭皮發麻的感覺,彷彿被什麼猛獸所盯上。

即使如此,黎素緊緊盯著蕭奕辰,目光沒有任何怯意,這讓蕭奕辰不禁有幾分側目。

「不如我們做個交換,你把紅珠給我,我告訴你徹底治癒此人的方法。」

聽到這裡,蕭奕辰薄唇微勾,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似的,幾抹弧度更是讓他整個人看起來都神秘莫測,像是冰上露出危險一角。

「我憑什麼相信你,你不過是個聲名狼藉,且不學無術的尚書府小姐罷了。」

男人的話讓黎素啞口無言,這才想起原主的名聲在京城並不好聽。 進去禁忌之地,入口只有一處,楊然根本沒法避開周宇等人,本來她打算等所有人都進去,自己最後進去,跟上林小木就行了。

哪裏知道周宇等人根本就不進去,還有大白等三隻動物。

楊然出現了,大白、阿刁及小虎趕緊迎上去。

她和大白等三隻動物的一翻交談后,向周宇點了點頭,表示感謝。

周宇回應,並道:「若不想給林小木增添麻煩,建議你們一個小時之後出來禁忌之地。」

「謝謝提醒!」楊然道。

接着她走進了禁忌之地,尋找林小木他們去了。

這李顯的狠毒差點讓楊然喪命不說,還讓她一下沒跟上林小木他們。

……

林小木帶着陳韻和陸承一走在禁忌之地,處處小心,他在前方帶路,有危險黑桃紙牌會出現提示。

這也是他最大的底牌,禁忌之地的規則,在他要觸犯的前一刻,黑桃紙牌必定會出現。

沒走多遠,林小木就看到很多求生者已經撿到很多物資了,寶箱、石塊等。

李顯這群人竟然沒有搶奪求生者的資源,看來他們的目的並不在於此。

有些求生者的做法也很聰明,他們避開李顯等人,悄悄找個地方原地等待,他們不敢冒險,想等著一個小時過去了,就可以安全的出去了。

林小木沒有理會他們,他還要去找周辰呢,好在周辰沒有走多遠,在不遠處坐着休息呢。

休息就休息唄,周辰竟然還有心思在那裏吃着蘋果。

林小木慢慢的走了過去,才發現周辰的對立面,李顯那一群人也在休息著。

只見周辰咬了一口蘋果,還不忘跟姜合和張承說道:「老薑、老張,來來,一起吃。」

姜合和張承趕緊擺擺手,警惕的看着李顯那邊。

「唉,真沒趣,放鬆點,有我哥在,還沒有人敢把我怎麼樣。」周辰無趣道。

眾人都看到林小木帶着陳韻和陸承一來了,李顯那邊的人都顯露出敵意,尤其是傑克·瓊。

周辰倒是很開心,立馬迎了上來:「你總算來了,我哥沒有為難你吧?」

林小木道:「沒有!」

「嗯,你也別在意,我哥那人就這樣,對待別人都很冷酷無情,但他要真把你當朋友,那就不一樣了。」周辰講起了他哥,顯得很自豪。

林小木手裏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蘋果,他直接塞給周辰:「喜歡吃就多吃點吧,我請你!」

他實在受不了周辰一直在他耳邊說話,他又不是很感興趣。

周辰愣了一下,手裏已經自覺地接過了蘋果,然後道:「謝謝!」

林小木這才看向了傑克·瓊那邊,眼神冷漠。

傑克·瓊絲毫不畏懼林小木的眼神,他此刻有李顯撐腰。

「喲,荒野求生第一名來了,我還以為你不敢進來呢,特意在這等你很久了。」傑克·瓊陰陽怪氣道。

「在這裏等我來殺你嗎?你也就只能躲在別人身後做縮頭烏龜了。」林小木嘲笑道。

傑克·瓊冷笑道:「哼,好大的口氣,那你倒是來殺一個試試,叫你那狙擊手楊然開槍呀,哦,可能她已經進不來了,哈哈哈……」

聽到這話,再加上林小木看到李顯似笑非笑的表情,他明顯心裏一顫,焦急的喚醒遊戲面板,他慌了,頭一次失態。

剛喚醒遊戲面板,一條私聊信息傳來,是楊然的,這讓他大鬆了口氣,接着楊然的話讓他憤怒無比。

楊然:「小木,小心李顯,我剛在外面被他安排人阻殺,被周宇救了我,那些人的皮膚普通子彈打不穿。」

林小木:「你沒事就好,這次看來是真的要感謝周宇兩兄弟了。」

楊然:「嗯,我現在還沒找到你們,剛進來。」

林小木:「沒事,你藏好,別露面就行。」

楊然:「嗯,你要小心!」

……

也許都看到了林小木的表情變得放鬆,李顯等人也覺得不對勁,都喚出了遊戲面板,然後李顯及傑克·瓊的臉色變得非常難看。

很明顯,楊然還活着,李顯安排的狙擊手失敗了,還被擊殺了。

林小木看向周辰,道:「你有沒有辦法讓李顯不要管那傑克·瓊,我不想再留他了。」

周辰弔兒郎當道:「你這是在向我尋求幫助嗎?那好歹客氣點嘛,先叫聲辰哥來聽聽。」

林小木黑著臉看着周辰,他現在很憤怒,傑克·瓊不能再留了,至於李顯,那就想辦法讓他這次出不去3號禁忌之地吧。

「行了行了,逗你玩呢,看你這副表情,好像叫我哥讓你很吃虧一樣。」周辰無語道。

「辰哥!」

林小木喊道,這一句叫的很真誠,他是真的很感激周辰和周宇,救了楊然、大白、小虎及阿刁。

「舒服!」周辰笑道,「那哥就送你一份見面禮吧。」

接着周辰看向李顯,道:「李顯,不要插手林小木和傑克·瓊的事,我認真的,否則我現在就開始干你,讓你完不成任務。」

李顯很是無語,這周辰兩兄弟,一個瘋子,一個無賴,沒人願意得罪他們。

李顯深知自己此次進來3號禁忌之地的目的,現在還不是時候和周辰這無賴發生衝突,一個傑克·瓊,一條狗而已,死了就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