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我們也沒有什麼可去之處,只要能落腳就行。請你放心,我們都是實實在在的獵戶,不是什麼壞人。」

「但願如此吧。你們是什麼實力?」

「我們都是武尊。」

「武尊?看來你們的命到是挺大的,得罪了一個幫派還能活著逃出來。」

「那是我們運氣好,正好趕上他們在進行一個大活動,無暇顧及到我們。」

「什麼活動?」李建德追問道。

「這個……涉及他們的秘密,好像不方便說。」

「你們都被逼到這個份上了還要替他們保守秘密?」

「我們是走了,可是村上還有親人和朋友,假如他們知道我們泄漏了他們的秘密,肯定會對我們的親人、朋友報復的。請你見諒!」

「想不到你們到挺重情義的。你放心,即便你告訴我也傳不出去,從小到大,我就沒離開過武海城,哪裡還管得了落羽門的閑事。但是,你若不說又如何讓我相信你們。」

「這個……好吧,希望你守信。他們想要搶在大勢力之前采參,不巧,正好被我們看到,所以他們要殺人滅口,但還是被我們逃了出來。」

李建德思量了下東方不敗此番話的真偽,最後還是暫時相信了,「我叫李建德,海塘灣的漁民,武尊水平,如果你們信得過我,可以跟我去我們村。你們放心,到了那裡,住的地方肯定沒問題。」

「那我們先行謝過。」三人抱拳致謝,跟著李建德去往海塘灣。

經過漁民身旁時,李建德在他耳旁耳語幾句,這位漁民點頭應下,轉身離開。

見到三人看著自己,李建德解釋道:「我有一兄弟在隔壁村上居住,也是武尊實力,今日得遇三位江湖中人,想要介紹大家認識認識,畢竟你們定居下來后,大家今後會抬頭不見低頭見的。」

三人笑笑表示理解。

跟著李建德去到他家沒多久,一個爽朗的笑聲從屋外傳進,「大哥,你運氣真好,出海捕魚都能請來三位江湖中人入住海塘灣,真讓我羨慕。」聲到人到,王虎走進屋內。

「來、來、來,王虎,我替你引薦下三位老兄:東方不敗、獨孤求敗、胡一刀。這位是我至交好友,叫王虎,你們認識認識。」李建德為他們相互介紹。

五人落座交談起來。

「李兄弟,我們一路走來,發現很多漁村有被攻擊的痕迹,是不是這裡經常有海賊出沒?」胡一刀問道。

「這到不是,胡兄。」李建德解釋道,「像我們這種窮漁村,海賊過來也得不到什麼,犯不著冒這險。」

「那為什麼會有許多殘垣斷壁?」

「這是四年前的事了。」李建德回憶道,「海賊最近一次侵犯漁村是在四年前,那次侵犯,海賊非常殘忍,所過之處燒光、殺光、搶光,給漁村極大重創,許多家庭被滅門,所以留下殘破的屋室沒人修繕。也是因為那次侵犯,許多漁民心裡有了陰影,不願在這裡呆下去,都搬到城裡去安家了。」

「哦,是這樣。那你和王虎兄弟為什麼沒有搬去城裡?」

李建德和王虎都笑了起來。王虎介面解釋道:「胡老兄,我和李大哥是那事之後從城裡搬到漁村來的。」

「為什麼?」胡一刀好奇的問道。

「海賊侵犯那會兒,我和李大哥還不認識。當海賊的惡行傳到城裡,許多武者按捺不住,都趕到漁村對抗海賊,我和李大哥就是其中二人。當時,我們根本不清楚海賊的實力,全憑著一腔熱血。等到與海賊交上手,我們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他們不僅有武尊,還有武皇坐鎮;而我們這邊,最強實力才是武尊後期。當時,情況真的很危險。」王虎感慨道。

「後來有武皇趕來助陣了?」

「沒有。當時幸虧有林炎小兄弟在,他一人拚死拖住武皇,讓我們先清理掉其他海賊。等我們騰出手來,武皇自知雙拳難敵四手主動撤離了。我和李大哥就是那時認識的。」

「沒有林炎小兄弟和你們趕來支援,我也活不到今天。」李建德感激道。

「主要是林炎小兄弟。唉,也不知道他現在在哪裡,當時咱們怎麼就不知道問他要個住址呢。」王虎後悔道。

從王虎口中聽到林炎的名字,三人內心悲切。控制好情緒,獨孤求敗問道:「林炎是誰,怎麼現在沒和你們在一起?」

「沒有。他自稱是一名藥師。在逼退武皇后,我們三人一同返回武海城。進城后,他讓我們去郡守府彙報,自己獨自離開了。自那以後,我們就再也沒有見到過他。真的挺想他的!」

「或許他外出找葯去了吧。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游戲 我想,如果他知道你們的消息肯定會來看你們的,怎麼可能這麼長時間不見呢。肯定是這樣。」獨孤求敗幫著分析道。這二人不壞,還是讓他們留個念想吧。

「肯定是這樣!」王虎認同道,「我們同過生死、共過患難,他若在城裡不可能不來看我們。大哥,你說是吧?」

李建德苦笑道:「我真心希望如此。」

「大哥,為什麼這麼說?」王虎感覺李建德話裡有話,追問道。

「如果如此,至少他還活著,不是嗎?」

王虎聽后一震,從凳子上跳了起來,「大哥,你這是什麼意思,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李建德看了看東方不敗三人,欲言又止。

三人明白,他們才剛剛認識,關係還沒到無話不說的地步。

「李兄弟,我很好奇你們後來怎麼從城裡搬到漁村來住了?」獨孤求敗將問題岔開,避免大家的尷尬。

李建德嘆了口氣,沒有回答。王虎則把話題接了過去,「城裡就不是人呆的地方,受不了這個鳥氣,我們就搬到漁村來了。」

「哦,這怎麼講?」

「城裡頭的這些勢力整天就想著怎麼跟他斗、跟你斗,根本不管漁民們的死活。你說跟這幫沒人性的能呆在一起嗎?眼不見心不煩,還不如住在漁村清爽些,同時還能為漁民做些力所能及的事。」說到這些,王虎氣不打一處來。

獨孤求敗笑笑,「我想我明白啦。看來同你們做鄰居是個不錯的選擇。」

「獨孤老兄抬愛。」李建德笑著回禮。

屋內氣氛融洽起來。(未完待續。) ?有李建德出面,三人在海塘灣居住下來,平日里同他一道出海捕魚,閑暇下來,大家一起喝茶、聊天、切磋。同是武尊實力,但是和他們三人一比,李建德、王虎要差上許多,只是普通武者,哪裡有好的功法、秘籍供其修鍊。

切磋中,三人沒有藏私,給予二人許多指點,令二人實力明顯上升一籌。

雖然對三人的身份還有些懷疑(普通獵戶怎麼會有這麼高級的功法),但是,相處下來,心性都有所了解,李建德知道他們沒有惡意。這就夠了,誰還能不讓別人有點秘密。

這日,風大,漁船沒有出海。三人在屋內靜坐練功。

「三位老哥,在家嗎?」王虎的聲音傳來。自從得到三人指點,王虎、李建德收益匪淺,一得空就會來找東方不敗三人。

三人收功,胡一刀打開屋門,「王虎、建德來了,快進屋吧。」

「胡大哥,我們又來打擾了,呵呵。」王虎說著不好意思的笑笑。

「這是什麼話,你們能來我們高興還來不及呢,怎麼會有打擾之說。以後再有這種話,切磋的時候我可要好好指教指教你了。」胡一刀笑著指指王虎。

「胡大哥,過一會兒我媳婦和王虎媳婦會帶酒菜過來,今天在你們這兒聚餐。」李建德道。

前任攻心記 「那好啊,能不自己動手真好。唉,三個大老爺們每天都為吃喝犯愁。」

進到屋內,東方不敗已經準備好茶水,五人落座下來,邊吃茶邊閑聊著。

練武之人聊天,聊著聊著就聊到武學上面。

獨孤求敗問道:「建德,上次你說海賊中有武皇,那位武皇已經到了什麼層次?」

「我感覺最起碼中級水平以上。當時他施展威壓時,我們都感到有些被壓制。」

「中級武皇?我們三人單獨對上也不能倖免。你說那個叫林炎的小兄弟單獨拖住了他,直到你們清理了其他海賊?」

「確實如此。若不是親眼所見我們也不會相信。也幸虧如此,我們才有機會同三位大哥坐在這裡喝茶聊天。可惜,自那天之後再沒有見著過,要不然,我想他肯定很樂意認識三位大哥。」王虎有些遺憾的說道。

「是啊,我們也很遺憾沒有機會見著他。能同武皇中級鬥上這麼長時間,功法肯定有獨到之處。」

「三位老哥也不用心急,先安心在這裡住下,等林炎兄弟尋葯回來一定會有機會見面的。」王虎沒有懷疑其他,相信林炎是外出尋葯去了。

李建德猶豫了下,最後下定決心道:「王虎,林炎兄弟恐怕不會回來了。」

「為什麼?李哥,上次你說話也是有這層含義,是不是真的知道些什麼,那裡說啊,獨孤大哥他們三人又不是外人。」

李建德整理了下思路,將自己的發現說了出來:「王虎,我比你先到漁村生活,在你來到漁村生活前,漁村這裡曾經發生過幾件大事。」

「什麼大事?」

「天地盟盟主的三子霍秋的貼身護衛肖天佑被人殺死,屍體在海邊被發現。肖天佑,武皇實力,屍體被發現時我見到過,像是被毒物咬過中毒而亡。」

「武皇實力被毒物咬傷中毒而亡,那不會是五聖峰人所為吧?」王虎猜測道。

「這個誰也不清楚。肖天佑的屍體被發現后,他兄長肖天佐趕來將他屍體帶走。但是,就在這段時間,他所守護的霍秋卻被人誘殺在椰樹林中,同時死去的還有他的管家田僧。田僧也有武尊高級以上的實力,其死因好像同肖天佑的一樣,只有霍秋好像是被武者所擊殺的。」

「先殺死肖天佑,然後利用他的屍體調開肖天佐,緊接著誘殺霍秋和田僧。此人的行動真是環環相扣、一絲不苟。」王虎稱讚道。

聽到肖天佑被毒物咬傷而死,獨孤求敗三人肯定是林炎所為:林炎有金蛇相隨,這事他們都知曉。那麼他為何要擊殺肖天佑呢,為什麼要冒這風險去招惹武皇?該不會是海賊中的那位武皇就是肖天佑所扮吧。他尾隨三人進到武海城,趁林炎單獨一人時想要報復,結果被金蛇所殺。肯定是這樣的。想到此處,三人眼神交流,所得答案一致。

「可是這天地盟的人死去同林炎小兄弟有何關係?」獨孤求敗故作不解的問道。

李建德壓低聲音說道:「肖天佑的屍體我見過,同海賊中那位武皇的身形極為相似。」

「你是說肖天佑就是那位武皇海賊!」王虎聽明白李建德的語意,更為不解道,「他為什麼這麼做?」

「王虎,你還記得我曾經說過海賊為什麼要攻擊漁村嗎?」李建德反問道。

「記得啊,他們在找近期曾救過一名女子的漁民。」

「對,就是這個原因。」

「這個算什麼原因,人家救不救女子的性命關他何事,再說,這女子又關他什麼事。」

「這女子還真和他有關。我懷疑那被救起的女子是天地盟商會的掌柜楚楚姑娘。」

「楚掌柜?後來沒多久,好像犯了事被天地盟給處死了。 狼小姐請入席 當時我還在武海城,有聽說過。」

「你知道什麼事嗎?」李建德問道。

「不清楚。那時候我正氣著武海城郡守的不作為,準備搬到漁村來住,沒關心這些。」

「我當時懷疑肖天佑的身份,所以暗中調查過,知道一些:聽說楚掌柜當時在外面聘用了一名藥師專門給她煉丹藥,然後她將葯賣給天地盟商會謀利。」

「你是懷疑她聘用的藥師就是林炎兄弟?」王虎猜測道。

「嗯,很有可能。」

「這也不對啊,肖天佑是被五聖峰人所殺,和林炎有什麼關係?」

「這我也不清楚,或許林炎和五聖峰人有什麼關係吧,畢竟他是藥師,交友肯定廣泛。不管這些,楚掌柜既然被天地盟處死,你想他們會放過她所聘用的藥師嗎?反正是自那之後,我們再也沒有見過林炎兄弟,這由不得我不往上面想。」

聽到他們還有些問題沒想通,胡一刀故意問道:「那位林炎小兄弟用的是什麼兵器?」

「灰暗色的鐵棍,看著不起眼,但是份量極重。」王虎回答道。

「灰暗色的鐵棍?獨孤,上次在『獻酒大會』我們是不是見到霍冬背上背負著一根像這樣子的鐵棍?」

「是像。」獨孤求敗肯定道。

「啊!霍冬?處死楚掌柜就是霍冬所為,他當時被派到這裡調查霍秋之死。這……這,林炎兄弟看來是真的被他們所害了。」李建德悲憤道。

「真是天地盟所為,氣煞我也!」王虎嚎叫道。

「小聲點!如今武海城天地盟掌權,你不要命啦。」李建德趕緊制止王虎道。

「李哥,我氣不過。這幫龜孫子,同其他勢力爭來斗去就算啦,為什麼還要扮海賊來欺負漁民。有這種無恥的幫會掌權武海城,我武海城的老百姓還有什麼出路。」

「勢不如人能怎麼辦,先小心活下去才是硬道理。如今他們還顧及不到漁村這芝麻點地方,我們生活的還輕鬆些。你若想報仇,首先要活著,然後才有機會。」李建德勸解道。

「真他媽的讓他們吃了狗屎運,偏偏被他們得到了『猴兒藥酒』。呸!」

「行啦,別說這種無意義的氣話。這種情況對我們來說其實也沒什麼壞處。」

「李哥,你說什麼呢,再說這種話我跟你絕交。」王虎氣憤道。

「你先冷靜點聽我把話說完。」

「你說,我到要聽聽你說些什麼。」

「現在我們已經將天地盟作為我們的敵人,但是天地盟卻不知道我們的存在,這不是很好的掩藏嗎。這樣,我們有機會就可以給他們使壞卻不會被他們所懷疑到,這難道不好嗎?」

「這話還說得過去。這種事情我願意干。」王虎率先表態道。

李建德看看獨孤求敗、東方不敗、胡一刀三人。

獨孤求敗、東方不敗、胡一刀也當場表態:「聽建德這樣說,這天地盟確實不是什麼東西,我們也願意干。反正已經得罪了落羽門,也不在乎多得罪一家,債多不愁虱多不癢。」

「好!謝三位老兄仗義,我替我林炎兄弟感謝三位!有你們加入,我們可乾的事情就更多了。」

「沒什麼。建德、王虎,你們的為人我們信得過。我們三個如今是孤家寡人,建德,有什麼計劃儘管通知我們。來,以茶代酒先干一杯:為了我們的兄弟、為了天地盟的不痛快!干!」

「干、干、干……」眾人紛紛端起手中茶杯一飲而盡。

一席長談,五人的感情更進一步,但是涉及紅葉大陸千萬人的安危,三人還是不能說出這個秘密,只能在內心深處對二位說聲「對不起」。

等二位弟媳來到,五人轉移話題開始交流武學心得。這等很可能隨時喪命,且禍及家人的事,他們只能先瞞著。

想要幹事且能保命,武學提升必不可少。往後,五人修鍊更是勤奮。特別是對李建德和王虎的操練,更是毫無保留且毫不留情,經常虐得他們欲仙欲死。(未完待續。) ?算算日子差不多半年了,鷹隼很快就會找過來,東方不敗三人不想李建德、王虎發現鷹隼,想要搬家。

「建德,我們居住在海塘灣已經有段時日,村裡人都熟悉我們把我們當成自己人看待了,但是如果還一直居住在這裡,以後對天地盟搞破壞,調查起來,對他們來說,我們三人依舊算是外人,很可能被察覺,給他們帶來不利。我們想搬到其他村上去居住。這樣,說起來是從海塘灣搬去的,容易被他們認做是本地人,更能掩飾我們。」

李建德考慮過後覺得有理,問道:「東方大哥,你們想要搬到什麼地方去?」

「聽潮亭村。」

「聽潮亭村?那裡被海賊洗劫過,如今住戶很少,雖然出海捕魚時有過接觸,但還是不甚了解,他們恐怕未必會帶你們一道出海。」

「這樣正好,建德。之前有過接觸,他們知道我們是海塘灣人,身份不會被懷疑,這是其一;其二,針對天地盟商會,我們想先從商船下手,沒有村民同我們一道,我們三人自己出海,即使有行動,也不會被人知曉。」

「對商船下手?」

「對。如今天地盟在武海城勢力獨大,憑我們五人的實力想要同他們正面對抗,那無疑是以卵擊石。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搞搞小動作,弄得他們不痛不癢,最好還能讓他們將懷疑的目標轉到其他勢力上,如此我們還能坐山觀虎鬥。」

冷少情難自已 「東方大哥,你太陰險啦,不過我喜歡。呵呵呵……」王虎「誇」著東方不敗,陰險的笑著,「要不我也搬過去和你們一道吧。」

「這不行,你們要和自己的村民一道出海,這樣,你一艘漁船,建德一艘漁船,加上我們一艘漁船,三艘漁船在海上,能發現天地盟商船的幾率就大。事先你們準備好銀鏡,發現商船以銀鏡通知我們,動手有我們來。」

「東方大哥,人多力量大,要不讓我跟你們一道吧。」王虎不死心,繼續要求道。

「我們又不是同他們正面對敵,談什麼人多力量大。再說了,即便加上你和建德,如果碰到有武皇押船,依舊無法出手。這事你就不要想了。」

李建德也覺得東方不敗說的有理,開口勸說道:「王虎,聽東方大哥。 奪情總裁替罪妻 東方大哥他們成功也是我們的成功,何必在乎是不是自己親自出手。」

王虎還是比較聽李建德的話,既然他開口,王虎沒再堅持,「東方大哥,那漁船有我們一起準備吧,等漁船準備好,你們再搬去聽潮亭村。」

「這可以。」東方不敗答應他這個請求。

一段時日過去,漁船建造完畢下水,他們又在漁船上添置捕魚設施。等一切準備就緒,三人駕船離開海塘灣,沿著海岸線來到聽潮亭村。

找到一個位置較偏的院落,三人將行李搬進,打掃一番后算是定居在聽潮亭村。

正如他們所料,有數的幾家漁民已經在漁船分工完成,不願意讓三人加入到他們的漁船。

三人表示理解,希望以後有機會再合作。大家安心,都各自生活、相安無事。(未完待續。) ?在聽潮亭村安居下來沒多久,鷹隼終於再次找到他們。三人將最新所掌握的情報傳回紅葉,重點提到林炎和天地盟。他們相信,菩提子師叔他們收到這信,肯定會將所有的注意力轉到天地盟,以便將來進到天元大陸為林炎報仇。

出海捕魚,他們的漁船時常跟隨在王虎或李建德的漁船之後,若即若離。為了生活,該捕魚還是捕魚。

這一日晌午十分,李建德的漁船正在收網,見到遠方有一商船駛來,方向武海城。他仔細辨認,確定是天地盟商會的。

乘無人注意之機,李建德從懷中掏出銀鏡將陽光反射到東方不敗他們船上。

接到信號,三人收網同時與其他二船拉開距離。

「我去吧,如果感覺有危險我會放棄的。」獨孤求敗說道。

東方不敗、胡一刀相信他的直覺,沒有同他爭。

收拾停當,獨孤求敗下到海中,向商船所經航線游去。探頭偷看一下位置,確定沒有問題,他沉到海里等著商船從他頭上經過。

東方不敗見到獨孤求敗探出頭的位置沒有問題,收網返程。

王虎、李建德發現他們的船返程,也招呼自家漁民返航,留下獨孤求敗深藏水底。

「老大,這趟龍臨城之行真是順利,兄弟們都託了您的福。等回到武海城,小弟做東,老大務必賞光。」一位身著長衫、手搖摺扇的青年文士沖著上座的魁梧漢子獻媚道。

魁梧漢子端起茶几上的酒杯一飲而盡,而後伸手在嘴上抹了一把,愜意的打了個酒嗝,「小白,怎麼樣,見識到我老賈的人脈了吧。不是我吹,在龍臨城還真沒有我老賈辦不成的事。」

「是、是、是,老大威武!以後若還有去龍臨城的機會,老大可要帶上小弟,小弟一定鞍前馬後伺候好大哥。」

魁梧漢子一臉得色從座位上站起,拍拍小白的肩膀,「放心吧,這事我記下了,還有這種好機會,我會留給你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