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煉體四重的靈力嗎?」

吳菲雪的靈力異常清冷柔和,但是卻給吳昊一種堅韌沉重的感覺,在質地上與自己體內的靈力有著迥然的區別。

很顯然,這就是煉體四重的靈力。

「《紫火真身》。」

關鍵時候,面對著吳菲雪那可怕的力量襲來,吳昊再次吸了口氣,體內靈力按照《紫火真身》的運轉步驟,迅速的流淌了起來。

下一刻,吳昊的身上便湧現出了一抹淡淡的紫色,瞳孔中隱隱有紫色的火焰跳躍一般,手掌一陣,蘊含著磅礴大力。

與此同時,吳菲雪也感覺到了吳昊身體上的變化,那股霸道的力量,震得她纖細的手臂隱隱發麻。

「這是煉體功法,好強!」

吳菲雪神色微微一變,腳下一動,鬼魅一般飄忽不定,眨眼便來到了吳昊的背後,青玉手,又是一掌落了下來。

「以不變應萬變。」

吳昊知道自己速度比不上吳菲雪,也無心跟他比拼速度,腳下一頓,攔腰立馬,再次一招《遮陽掌》迎了上去。

金烏橫空!

這一招遮陽掌,力量變化沒有金烏滿天多,但是蘊含的力量卻極為爆裂強橫,在加上吳昊本來肉身的力量,就算是四階的妖獸,他也能一掌拍死。

砰!

對於吳昊這一掌,吳菲雪並沒有選擇躲避,而是硬碰硬,青玉手美輪美奐,纖嫩細膩,宛如真正的美玉一般。

但是其中蘊含的力量,就算吳昊都隱隱色變了起來。

當然,他的力量也非同小可。

雙掌對碰,一聲炸響之後,吳昊身形微微一晃,將吳菲雪那龐大的力量盡數卸去。而吳菲雪則是雙腳變化,再次飄蕩了出去。

「再來!」

吳菲雪美眸中浮現出興奮之色,速度更快了起來,彷彿幻化出了數道幻影,紛紛朝著吳昊攻擊了過來。

「只有一個是真實的。」


吳昊的感應敏銳至極,幾乎不用看,直接就找出了吳菲雪你唯一真實的身體出來,揮掌迎了上去。

砰砰砰……

二人交手劇烈無邊。

一個身形如鬼魅,從四面八方撲來,猛烈至極。一個安忍如大山,無論是狂風暴雨,兀自巋然不動。

台下眾人看到如此激烈的爭鬥,都是如痴如醉了起來,這才了解到自己等人與吳昊和吳菲雪的巨大差距。

!! 砰!砰!

吳菲雪神出鬼沒,速度之快,幻影重重,讓人防不勝防,整個法台上機會全是她留下的幻影。

但是吳昊卻好似有看透虛實的能力,每每在吳菲雪欺身到身邊的時候,總能夠及時反擊,找出她的真身。

「這二人真是棋逢對手啊!」

「是啊,吳菲雪的速度太快了。卻沒想到吳昊竟然還能看得清楚,實力簡直太強了,以前怎麼沒發現呢?」

「挺奇怪地,他以前可是我家有名的廢物,實力差勁至極呢。」

「那這是怎麼回事?」

台下眾人竊竊私語,談論到吳昊的時候,都浮現出了疑惑的神色。

之前吳昊能打敗吳成就已經讓他們大吃一驚了,然而沒想到短短時間內,對方竟然再次突飛猛進,擁有了媲美吳菲雪的實力。

要知道,吳菲雪可是宗門弟子,實力之強,幾乎能夠與吳劍等人一爭高低呢。

「這小子實力竟然這麼強?」

遠處,吳劍、吳震等人也朝這邊看了過來,一個個臉色都有些難看。

尤其是吳震,昨天在他挑釁吳昊,以為自己能輕鬆拿下對方,哪怕是六成的力量被接下之後他依舊如此認為。

但現在看來,如果昨天他真的跟吳昊爭鬥而沒有人阻止的話,最後孰強孰弱,還猶未可知呢。

「怎麼可能會這麼強?」

吳成咬牙切齒,臉上浮現出憤怒之色。

他不敢相信,短短時間內,吳昊的實力竟然再次突飛猛進,達到了眼前的這種程度。

這等於是他報仇的計劃還沒有施展,便已經夭折了。

十世蛟 ,都不一定壓得下對方啊,談何報仇?

「小成,不要心浮氣躁,吳昊不會是你的對手。」

這時,吳劍瞥了自己弟弟一眼,語氣平靜淡漠,緩緩地說道。

「什麼?」

眾人一愣,有點不明白吳劍的意思,吳昊這種實力,恐怕不是對手的應該是吳成吧,怎麼會是吳昊呢?

吳成也扭頭,滿臉疑惑的看著自己哥哥吳昊。

面對疑惑的眾人,吳劍神色依舊沒什麼變化,淡淡的說道:「在你遇到他之前,我會出手解決掉他。」

說到這裡,他眉宇之間才浮現出一抹冰冷的殺機。

「原來是這樣。」

眾人頓時瞭然,心中都是一喜。

雖然在之前,吳震、吳山、吳冰等人都曾表示過要幫助吳成報仇,狠狠地教訓吳昊一頓,甚至暗想著將其打殘。

但是以吳昊現在所表現出來的實力,他們的計劃恐怕無法施展了,甚至能不能勝過吳昊還不一定。

以吳昊的實力來看,絕對可以進入這次大比之中的前十。

哪怕是現在立刻就敗在了吳菲雪手上,在第二輪的挑戰賽中,也肯定能進入前十,這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

進入前十並不算什麼,眾人也不放在心上,但是那樣的話,吳昊便有機會挑戰前三了,這就對他們產生了威脅。

以他們在家族中的地位,前十的獎勵雖然豐厚,卻並不是太看在眼裡。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進入宗門的資格。

只有前三名能進入宗門。

而爭奪的人卻不少,可以說是僧多粥少,如果又多一個吳昊的話,他們肯定不樂意。

因此,如果吳劍能解決掉吳昊的話,對眾人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當然,他們也很想自己解決掉吳昊,但是現在看來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吳劍決定出手,那自然是再好不過了。

頓時乎,眾人看向吳昊的目光隱隱發生了變化,不在當成對手了。

吳劍的強大,眾人都是心知肚明的。

而被吳劍盯上,吳昊註定永無出頭之日。

……

在距離吳劍等人不遠的一座法台之下,身形魁梧壯碩的吳象也睜開了眼睛,神色凝重的朝三號法台看來。

當看到吳菲雪與吳昊激烈爭鬥的時候,他那平靜的眸子中陡然一道神芒一閃即逝,嘴角浮現出笑容。

「不錯的對手,好像也是走的煉體的路子,不知道能在我手上走過幾招?」

……

「嘻嘻,沒想到你倒是挺厲害的。」

吳菲雪再一次與吳昊對碰一掌,被那股剛猛的力量震退了過後,不但沒有惱怒,反而輕聲一笑,道:「不過你要是以為這樣就能贏我,那可就大錯特錯了。」

「有什麼招數,都施展出來吧。」

吳昊神色平靜,看著幻影消散之後顯現而出吳菲雪那曼妙的身形,眸中神芒一閃,淡淡的說道。

「好,我就讓你嘗嘗我的厲害。」

吳菲雪抿嘴一笑。

下一刻,她神色變得肅穆了起來,不在施展輕身功法,反而好像要與吳昊真正比拼力量了。

本來,她那散發著青玉一般光芒的手掌陡然變得黃橙橙起來,光芒耀眼,好像一輪皓日,散發著強烈的波動。


「嗯?」

這股波動強烈至極,讓吳昊瞬間便感覺到了強大的壓力。

「黃玉手!」

吳菲雪朱唇輕啟,緩緩吐出這三個字,白嫩的額頭浮現出汗滴,整個人好像顯得異常的沉重艱難。

「吳昊,這一招的力量比青玉手強大三倍,我修鍊的並不熟練,你要是能夠接下來,那就算我輸了。」

看著吳昊的眼睛,吳菲雪緩緩道。

「來吧!」

吳昊聞言,渾身一震,眸中爆射出強烈的神光。

毫無疑問,吳菲雪即將要施展出來的這一掌絕對可怕,三倍於青玉手的力量,哪怕是吳昊運轉《紫火真身》到極致,也不一定抵擋的下來。

不過,他不是那種輕易退縮的人,不會因為吳菲雪一句話而放棄認輸。

無論如何,既然要戰,那就戰個痛快。

哪怕是敗,也要敗的直接,敗的洒脫。

這才是吳昊的信念。

頓時,他神色變得前所未的堅毅了起來,死死地盯著吳菲雪那皓日般耀眼的手掌,渾身的靈力都勃發了起來。

轟隆隆!

經脈之中,靈力如潮,滾滾而出,浩大的力量波動運轉著《紫火真身》,吳昊整個人身體上甚至都散發著淡淡的紫色光芒。

這一刻,他整個人都好像變得異常高大了起來,紫光流轉,眸光懾人,神色堅毅,就好像神祗一般。

尤其是在他的手上,一股強烈至極的波動散發了出來,整個手掌都變得紫光繚繞,彷彿被一團紫色的火焰包裹住了一般。

這是與《紫火真身》配合的《遮陽掌》,其中爆發的力量,比之《三陽訣》配合都要強烈的多。

吳昊也是無意之中,摸索到了這種方法,僅僅只是施展過一次,便將一塊巨大的石塊打成了齏粉。

本來,這是吳昊底牌,不會輕易施展出來。

但是。

現在面對吳菲雪的黃玉手,他覺得要是再不施展,恐怕真的就沒有機會施展出來了。

!! 吳菲雪也感覺到了吳昊身上隱隱散發的強大氣息,俏美的臉上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眸中神光熠熠。

「我要出招了!」

她提醒了一句。

「來吧!」


吳昊深吸一口氣,沉聲道,渾身靈力波動越發的強烈了起來,甚至發梢都彷彿變成了紫色的火焰。

砰!

吳菲雪一步踏出,彷彿縮地成寸一般,驟然間便來到了吳昊的面前,那蘊含著磅礴大力的黃玉手砰的一聲,震蕩虛空,朝著吳昊拍來。

「好快!」

吳昊心頭一跳,臉色凝重到了極點,體內靈力勃發,宛如決堤的洪水,轟隆一聲,從手掌上沖盪了出來。

紫炎繚繞的手掌,散發著強烈到了極點的光芒,耀眼無比。

一陽遮天!

《遮陽掌》最強大的一招,一經施展,吳昊的手掌也好像化成了紫色的皓日,火焰衝天,散發著恐怖的氣息。

「好強!」

台下眾人離得遠, 一本好看的神奇寶貝同人 ,一個厚重磅礴如大地,一個熾熱明亮似烈日。

轟!

兩隻手掌,沒有半點花哨,重重的碰撞在了一起,爆發出了雷鳴般的轟鳴,紫炎黃光糾纏在了一起,針鋒相對。

二人都是渾身一震,但是出乎所有人的預料,都沒有後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