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老狗,快拖他出去!」雲瀾厭惡的揮揮手。

一旁的黃遠山雖然沒有這麼不堪,但是整個人也處於要崩潰的狀態,在兩名供奉上來要拖他的時候,黃遠山忽然大叫起來:「你不能殺我,不能殺我,我女兒是雲霄派的天才,未來能成為元胎境強者,你殺我的話,將來我女兒一定會為我們黃家報仇,你會後悔的!你會後悔的!」

黃遠山的吼叫聲讓雲瀾皺起眉頭。

黃嫣的天才之名他確實有耳聞,要不然也不會如此器重黃家,讓黃家在短短几年內飛黃騰達,從一個小家族變成天寧國數一數二的大家族。

而且黃嫣和唐玄據說是有婚約的,這一點也是雲瀾必須要考慮的。

黃嫣的天才他只是耳聞,唐玄的妖孽他是親眼所見。

即使是他這個皇帝也要考慮唐家的意見。

只是放過黃家也不可能,黃遠山所做的是任何一個皇**無法忍受的謀逆,如果這樣都放過黃家,他這個皇帝還拿什麼鎮壓群臣。

雲瀾的一絲猶豫,讓黃遠山彷彿抓到了希望,連連大喊道:「陛下,放過我黃家,我們可以離開天寧國,我們可以把黃家所有資產都留給天寧國,只要讓我們離開。」

雲瀾轉過頭看向唐重一家:「黃家是不是和你們有婚約,他們家女兒是唐玄的未婚妻吧。」

「什麼未婚妻,我們唐家沒有這門親事。」林雨欣冷聲道。

對於黃家的忘恩負義,林雨欣是深惡痛絕,這時候絕對不會為黃遠山開口求情。

「雲叔叔,黃家和我們唐家已經沒有關係了,你不用考慮我們的情面。」唐玄淡淡道。

「那好。」雲瀾什麼人,心裡已經有了決斷,轉過頭,面對下面嘶吼的黃遠山,目光閃過冷酷殺意:「黃遠山,你犯下如此滔天大罪,罪無可恕,來人,推下去,行刑!」

黃遠山如遭雷殛,他本來看到了一絲希望,不想又馬上破滅。

「雲瀾,唐重,你們會後悔的,你們會後悔的,我女兒一定會殺了你們,一定會殺了你們。」黃遠山被拖出去的時候一直掙扎,咆哮,聲音漸漸遠去。

唐玄神色平靜。

武者煉心,如果是前世,他可能還不會這麼冷酷,但是在這個世界,生存規則和前世是完全不一樣,武道意志磨礪得無比堅韌的唐玄也越來越殺伐果斷。

只要是敵人,他沒有任何放過的理由。

至於黃嫣的報復,唐玄從來沒考慮過,難道他放過黃遠山,黃嫣就會感激他了?

審判完劉煥和黃遠山,雲瀾宣佈道:「諸位愛卿,今晚朕會在皇宮設宴,一來是為了慶祝天寧國度過了一次大劫,二來在場不少愛卿因為朕的原因,被打入大牢,受了不少委屈,此次大宴也是朕的賠罪宴。」

眾大臣都口稱不敢。

結束了殿前審判后,諸位大臣都散去,為了晚宴做準備。


雲瀾留下唐重一家,來到後宮一座花園裡喝茶。

喝了一會,雲夢就拉著林雨欣去花園裡說話,留下三個男人。

「重哥,玄賢侄,我還有些事想與你們商議。」雲瀾開口道。

「陛下,什麼事?」唐重放下茶杯。

「關於羅峰的處置,我剛才去見過那羅峰了,他現在依然神智混亂,玄賢侄,最後是你動手抓住他的吧,他這屬於什麼情況?」雲瀾問道。

唐玄知道羅峰被自己刀意斬中靈魂才變成這樣,只是他也沒想到羅峰到現在還沒恢復。

靈魂的傷勢不是靠普通靈丹就能救治的,如果羅峰真的變成白痴,怎麼處理還真的麻煩,羅峰並不是孤家寡人,身後還有安羅國,唐玄清楚雲瀾的擔憂。

「他可能被我傷到了腦袋。」唐玄想了個說辭。

「有希望恢復嗎?」雲瀾凝聲道。

「這個很難說,陛下想好怎麼處置他了嗎?」唐玄沒有給出明確回答,反問道。

雲瀾苦笑道:「賢侄是聰明人,知道我現在有些騎虎難下,重哥,你有什麼意見?」

唐重沉吟道:「這羅峰是安羅國皇子,現在被我們所擒,整個天寧城都已經傳得風風雨雨,不可能封鎖得住,消息肯定是傳回安羅國了,羅峰此人雖然不是太子,但其是邪心谷內門弟子,深受安羅國皇帝的喜愛,未來甚至有繼承皇位的可能,現在他被我們擒下,安羅國皇帝必然震怒,若是他知道羅峰變成廢人,引發兩國大戰都有可能,所以必須謹慎應對,玄兒,你是不是和萬寶閣有聯繫?」

唐重聽李誠說過,那個對付安羅國十二重境供奉的高手是唐玄透過萬寶閣請來的。

唐玄點點頭。

「若是萬寶閣能出面調停,這事還有轉圜的可能,只是,安羅國畢竟是八品王國,國內還有元胎境強者,沒有什麼強力人物出現,安羅國未必會咽下這口氣。」唐重想了想,又覺得不太可能。

萬寶閣不是萬能的,要讓一個八品王國臣服,也不是隨便出來一個掌柜就能成事的,八品王國和九品王國已經不在一個層次上,元胎境武者即使是萬寶閣也要禮遇。

強力人物?

唐玄腦海中立刻浮現出萬嫣然的身影。


雖然萬嫣然從未表露具體身份,但唐玄直覺萬嫣然一定是萬寶閣內的大人物。

若是她肯出面,相信安羅國掀不起什麼風浪。

只是,唐玄不是喜歡欠人情的人,到目前為止,他還沒有給萬寶閣創造出足夠巨大的價值,萬嫣然器重他也是看在他在銘文術的潛力上,什麼事都依靠別人不是唐玄的姓格。

當然他也知道,若真的惹動安羅國的元胎境強者,不是現在的他能抗下的。

到時候什麼面子,男人的尊嚴,該放下都得放下,該求對方還是得求對方。

「父親,雲叔叔,這事先別急,我想安羅國皇帝也不是蠢貨,被擒下的不止是羅峰,還有那個安供奉,安羅國皇帝只要一查,就能知道有萬寶閣的影子在裡面,而且整件事本來理虧的就是安羅國,那安羅國皇帝真想做什麼也得考慮清楚,最可能的是先禮後兵,派遣使者來,所以我們大可靜觀其變,總之,我保證不會讓天寧國有事。」唐玄語氣肯定道。

雲瀾和唐重對視一眼,他們對唐玄的分析深以為然。

「有玄侄兒這番話,雲叔叔就放心了,重哥,你生了個好兒子啊。」雲瀾哈哈笑道。

唐重也是自豪,唐玄不但在武力上青出於藍超越了他,而且處事冷靜,完全不像一個十七歲的少年,剛才這一番分析就可見一斑,唐玄是真正的成長起來了。

……

時間很快過去,到了皇宮晚宴的時候。

下午的時候,整個皇宮已經在準備了,其實也不用怎麼準備,為了雲夢的大婚準備的很多東西現成可以用,只要把那些有婚禮氣息的東西撤掉就行了。

晚宴就在皇宮最大的一座宮殿里,張燈結綵,護衛森嚴。

下午臨近晚宴的時候,諸多大臣已經陸陸續續的趕來了,這一次晚宴的規模極大,所有大臣都攜帶著親眷趕到,尤其是那些家中有女兒的親眷,個個打扮的花枝招展,出現在晚宴上。

這樣盛大的宮宴,吃不是重點,重點是交流,大臣們的交流,還有那些王公子弟的交流,天寧國的風氣是比較開放的,男女都有自由戀愛的權利。

每到宴會的時候,促成一對的幾率特別高。

不過,今天的情況有些不同,往常那些還未婚嫁的年輕女眷們都在等待著那些王公子弟們上門,今天她們卻對上來搭訕的那些王公子弟們不搭不理,不時翹首以待的看向宴會大廳的門,似乎是在等著誰出現。

時間到了傍晚,門口的侍衛大喊道:「皇上駕到。」

熱鬧的大殿一下子安靜下來,雲瀾走在最前面,他的身邊唐重,唐玄等人依次出現。

在場的賓客們躬身行禮,高呼「陛下」。



「眾卿平身,不用多禮,今晚是晚宴,大家都放鬆一些。」雲瀾笑道。

所有人起身,那些女眷們的目光卻是齊刷刷的掠過了雲瀾,落在了雲瀾身後那個清秀的少年身上,興奮的交頭接耳。

「是唐玄呢!」

「他終於來了!」

「哇,他身材好棒哦,長得也帥,我記得他小時候不怎麼樣的嘛。」

唐玄參加晚宴,林雨欣為他特地準備了一套衣服,剪裁得非常合身,襯托出唐玄完美的體型,再加上唐玄本身蘊含的無形氣勢,即使是站在雲瀾旁邊,風采也要被他全部奪走。

唐玄的傳奇早就傳得沸沸揚揚,如此年輕就成為天寧國第一高手,擊敗安羅國皇子,成為天寧國億萬百姓心目中的英雄。

所以今天出席的未婚女眷,一百個裡面有九十九個都是為了來一睹唐玄真容的,真正見到后,唐玄比她們心目中想象的還要完美。

年輕,帥氣,又富有強大的實力。

這樣的男人,毫無疑問是任何少女心目中最完美的白馬王子。(未完待續。)上個月新書月我堅持了一月,但是屁股還沒好,上次割過的地方又化膿了,可能又要挨一刀,請見諒!今天請假一天,我會儘快回復正常更新!明天不會斷更!抱歉了,我也不想斷更,斷更就要減少收入!(未完待續。) 如果說唐玄的出現引起了女眷們轟動的話。.

過了一會,雲夢在幾名宮女的陪同下踏進大殿,則吸引了無數男人的目光。

大婚上雲夢已經展現出她強大的魅力。

不過那時候她離眾人還很遠,不像現在距離這麼接近,經過精心打扮的雲夢穿著一身紫色的拽地長裙,頭戴鑽石頭環,一顆水滴狀的藍色寶石垂在眉心,既顯得高雅又透出幾分楚楚可憐,第一眼不會覺得驚艷,但是第二眼就無法移開目光,這就是陰魅之體的強大之處。

雲夢走到雲瀾等人身旁,向眾人問安后,目光落在唐玄身上,眼睛一亮道:「唐玄哥哥今天穿的好漂亮。」

唐玄咳了一聲:「雲夢,漂亮是用來形容女人的,不要用在我身上。」

林雨欣咯咯笑起來:「小雲夢才是長得越來越漂亮了,真是女大十八變,玄兒,我還記得你七八歲的時候,和雲夢玩得可好了,那會雲夢還說要嫁給你呢,你沒答應,現在是不是後悔了?」

「林姨!」雲夢臉色變得緋紅。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一旁的雲瀾目光微微一閃,微笑不語。

「母親,這種小時候的玩笑話就別拿出來說了。」唐玄苦笑道。

「說說有什麼關係,現在你們一個個都長大了,而且男未婚,女未嫁……」林雨欣姓格直爽潑辣,大咧咧的道。

「咳咳……」唐重用力咳了一聲。

林雨欣閉上嘴,白了唐重一眼。要是以前,林雨欣雖然姓格直接,卻也未必會當著雲瀾的面說,畢竟君臣有別,關係再好也要注意身份,現在不同,唐玄已經是公認的天寧國第一高手,未來前途不可限量,作為唐玄的母親,她不覺得唐玄哪點就配不上雲夢了。

另一方面,林雨欣還是對雲瀾把唐家打入大獄耿耿於懷,雖然雲瀾是被巫師迷惑了心智,但林雨欣那口氣不是那麼容易消下去的,出言擠兌一番也是難免。

「我覺得嫂夫人說的不錯,年輕人嘛,只要喜歡就可以在一起,就怕玄侄兒看不上我家雲夢。」雲瀾哈哈笑道。

「父皇!你們說些什麼呢!就知道笑話我。」雲夢一跺腳,臉色發燙的走到一邊的桌旁,拿起一杯果汁喝起來。

「肚子好餓!我去吃點東西!」

唐玄連忙閃到一旁。

「小滑頭。」林雨欣暗罵一聲。

雲瀾見唐玄沒有接話,眼裡抹過一絲隱晦的失望。

「玄哥!」李東不知道從哪個角落鑽出來。

「東子!」唐玄放下手裡的牛排,用一旁的餐巾擦了擦手。

「玄哥,你太**了,可惜我那死老爹把我送出城去了,結果沒看到玄哥你大發神威。」李東一臉的懊喪。

「你爹也是為了你好。」唐玄道。

「只能這麼想了。」李東拿起桌上一條雞腿用力咬了一口。

這時候,門口的侍衛又高喊道:「萬寶閣斯掌柜,獨臂劍客楊林先生到。」

殿內安靜了一下,旋即就看到兩個身影踏進來。

雲瀾眼睛閃過一絲驚喜之色,他只是試探著派人去邀請了一下,沒想到這位大人物真的來了,而且連那個十二重境的強者也過來了。

十二重境強者,是世俗界的巔峰武力,對天寧國來說,能夠建立起關係好處非常大。

雲瀾連忙親自過去相迎,唐重等人也跟隨上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