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多年我一直在她娘親,只是一直沒有找到,直到幾年前我們軒轅一族的人,在東鳳國找到了這丫頭,察覺到她身上的血脈,跟我軒轅一脈的血脈相近!」

「當時我才趕去,這才知道她是我的外孫女,而她娘則是我那失蹤多年的女兒,我本來想帶著她回去軒轅一族的,但是她卻不肯,拒絕了跟我回軒轅一族,而是選擇憑藉自己的努力和天賦修鍊!」

「當初就算我想帶她回到八荒王朝她都不肯,說她自己以後會憑藉自己的實力來到八荒王朝的,無奈我只能給她留下修鍊資源,讓她自己做主!」

「這一次我來看八荒大比,也就是想著看看這丫頭,能不能出現,沒有想到這丫頭表現如此出色,還得了第一名!可是,你們這些廢物,」 我以爲自己幻聽,幻影了。

我使勁的眨了眨眼睛,可是,事實上,眼前還是剛剛的那個樣子……

餘季那連着眼珠子的是乳白色的筋,上面還掛着鮮血,就好像是剛被人挖掉雙眼似得鮮血淋漓。

臉上的肉都已經腐爛了大半,就剩下顴骨上面有點好肉了。只是他嘴脣周圍的肉也腐爛了,連兩片薄薄的嘴脣也腐爛沒了,就只剩下駭人的牙齒還留在原地,這應該是爲了撕咬食物而保留的吧,如果沒了牙齒怎麼咬人呢?

除了頭部有大片腐爛的地方,其他的地方根本就沒有腐爛,衣服都是完好無缺的。

衣服居然是古代士兵穿的那種的鎧甲,從鎧甲的做工質量上來看,這名士兵的地位應該不低。

媽媽呀,我穿越了麼?

我是成功的穿越了?每每看那個穿越劇的時候,我就幻想着自己哪天能夠穿越到古代,最好是大戶人家,邂逅一個瀟灑有才氣的公子哥兒,談一場驚天地泣鬼神的戀愛,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

可是,我好像是穿歪了……

大不幸啊!

我一直以爲殭屍都是穿着清朝官服,頂着一臉的*,蹦蹦噠見了人就咬,現在才知道原來電視上的那些殭屍都是騙人的。

沒想到今天居然……有幸讓我見到了現實版的,只是我不想被這麼噁心的東西咬到脖子,變成跟他一樣噁心的女版殭屍,我渾身一抖,光想想都很害怕,很噁心。

我呆呆的看着迎面向我走來的殭屍,看着他張牙舞爪的向我走過來,我第一反應就想趕快逃離這個地方,腳下卻是像被人灌了鉛一樣走不動路。

呃!

我今天要被吸光血,變成面色慘白無比恐怖的女殭屍了麼?

我使勁的想要擡起我的大腿,可是,它偏偏就像被澆灌了水泥一般,凝固在了地上,一動不動的。

我就這樣呆呆的看着殭屍士兵一步步走近,聽着不急不緩的咔咔的聲音,雙腿不停地抖動,我真想就這麼放棄了,被咬也就被咬了,反正伸脖子是一刀,縮脖子也是一刀。

但是,拜託啊!來點痛快的。我不喜歡這樣煎熬,被凌遲一般的感覺,等死的感覺,好殘忍絕望的。

殭屍士兵走到距離我還有一米的時候,在那個時候,我確確實實能感覺到生命馬上就要終結了,對命運的不甘才讓我努力的邁起腳步,想逃離這裏。

我驚喜的看到,自己的腿,能夠動起來了。

這樣的豪情,讓我激動,興奮不已。我想都沒有想,撒開腳丫子就奔前面跑去。沒有辦法,逃命要緊啊!

愛情價更高,生命誠可貴!人若是死了,那就真的啥都沒有了。

跑啊!快快跑!

我剛開始跑路,感覺到身後的殭屍士兵的步伐也跟着加快了。我慢慢下來,他們也慢下來,我加速,他們也加速。反正一副吃定了我的樣子。

一萬頭羊駝在心裏默默的飄過!

神啊,快來救救我吧!

我來不及細想其中的聯繫,快速跑路纔是上上之選。無暇理會後面那些表情統一的殭屍們,我只能加油,快速的,不可避免的慌張的在前面跑着,無處藏身,因爲周圍都是空地也沒有一個可以遮擋的地方。

人爲刀廚,我爲魚肉,哦,不,現在是殭屍爲刀廚,我爲魚肉,逮到了,我就光榮的犧牲在殭屍們可怕的尖牙之下,然後很不幸的成爲一個女殭屍。

媽蛋,太特麼坑姐了!

夏未,去尼瑪的,敢扔下我一個人,老子以後絕對不會原諒你!我在心裏,實在是想問候夏未的祖宗十八代了。

算了,人家沒有惹到我。冤有頭債有主。

我不停的奔跑着,大口的喘着粗氣,感覺身上都快要沒有力氣了。渾身因爲劇烈的奔跑而有些窒息的感覺。

我的肺,都要跑出來了!拜託,不要追的那麼近好不好?而且我現在都能感覺到我的兩條腿都在不停地顫抖,下一秒就要跌坐在地上似得,我現在也管不了這麼多了。夏未這貨到底去哪裏逍遙快活去了,怎麼到現在還不來就我,再不來,老孃就要撐不住了。

“拜託,你們不要追得那麼近,好不好?”我猛然朝後面大聲的尖叫着,腳下的步子哪裏敢停,依然不停的做着物理運動。

奇怪的是,我話音剛落,身後,那排山倒海般整齊的步伐,居然停了下來。

我驚喜的聽着,正準備鬆口氣,坐下來休息下,原來,我還是太嫰剛落,高興地太早。因爲,正準備坐下的時候,啊排山倒海一般的腳步聲又宏亮的想了起來。

怎麼辦?跑唄!

就在我打算朝着那個詭異的走廊跑的時候,回頭看了一眼追過來的殭屍士兵,殭屍士兵微微低着頭,雙手一直維持着要抓我的姿勢,嚇得我加快的腳下的步伐。

而且空氣中的咔咔聲越來越急促,陰冷的風也不斷向我襲來,想摧毀我的最後一層精神壁壘。我越來越心慌,難道今天我真的要掛在這個陰森的地方了嗎?

我剛要跑進那個忽明忽暗的走廊的時候,感覺到後背的衣服被什麼給抓住了,心情跌落到谷底,現在不光是雙腿在顫抖了,連牙齒都在上下打架,我咬緊牙關努力地不讓牙齒髮出碰撞的聲音。

我都能聽見心臟像密集的雨點似得跳動着,呼吸慢慢地變得急促起來,現在我的面前如果有一面鏡子,就會發現我的臉已經變得煞白,面無血色。

我已經失去了反抗的能力,我呆呆的瞪着眼睛,冷汗都已經把我的衣服給沁溼了,陰冷的風還在不停地往我身上吹,這時候我已經對陰風沒有了感覺。死亡的恐懼已經把我包圍了,任由殭屍士兵咬斷我的脖子。

“夏未,你個死傢伙!你去哪裏了?”

“夏未,快來救我!”

整個空間裏面,充斥着我的尖叫,充斥着我的求助。

絕望,瀰漫着我的全身……

我都能感覺到殭屍士兵的令人噁心的腦袋正在一點一點的靠近我的脖子,我害怕的繃緊了身體,渾身止不住的猶如蝦米一般的瑟瑟發抖,絕望地閉上了眼睛,這時候已經沒有人會來救我了吧。

我能說我很害怕嗎?

我不想死啊,更不想變成一隻殭屍。

“爸爸媽媽,救救我啊!”

“阿夢!”

“夏未!救我!”

“嘿嘿,沒有人會來救你的!”耳邊傳來了陰森森的鄙視。餘季?

餘季一臉蒼白,面無表情的看着我。“你也會有今天?膽小如鼠啊?想當年那個叱吒風雲的女人,哪去了?”

“你滾!”

重生商紂王 我氣急了。玩貓捉老鼠麼?“有本事給姑奶奶來點痛快的!”

“飯得一口一口的吃,心急更是吃不了熱豆腐,這個可是當年你對我的尊尊教誨啊!難道你忘了?”

“去你丫的教悔,老子不認識你!”我真的是爆粗口成癮了。

“NO,NO,I NEED YOU!”就尼瑪的會飈英文麼?賣弄風騷是吧?

“GET OUT!”我憤怒的回擊。

餘季沒有理會我滿腔的憤怒,慢悠悠的朝我走了過來,他身後那羣剛剛鍥而不捨的追殺我的殭屍,卻聽話的站立在我面前,一動不動,似笑非笑。

什麼意思?

我想離開,但是手腳,再一次的不停使喚起來。

“不要!”

“晚了!”餘季冷哼一聲,伸出他那冰涼的手,拉着我的手臂,狠狠的一拉,沒有一絲感情,將我擁進了他寬廣的懷抱。

曾幾何時,我曾經依靠在這樣的懷抱裏,是那麼的溫暖。

而如今呢?

到底怎麼了?到底爲何?

我心生頹念,什麼都不想理會了,既然這個就是命的話,那麼,逃不開,理不清。那麼,我就認命吧!

我輕輕的閉上了眼睛,渾身沒有一絲力氣,不再掙扎,整個人軟軟的躺在了餘季的懷裏,仍憑他的嘴巴,那冒着冷光的牙齒,慢慢的朝着我的脖子襲來。

滴答滴答,我無聲的淚水,掉了幾顆在地上,破天荒的,居然發出了那麼深刻的聲音?我迷惑的睜開眼睛,看着餘季。

冷冷的,也不帶一絲感情。

他,不再是MY BOY,也不再是以前的那個餘季了,那麼與我何干?

只是,爲何,我突然在餘季的眼睛裏面看到了一絲悲傷?轉瞬即逝的悲傷,依然被狠狠的眼光,冷漠的表情所取代了。

別了,我的整個世界……

只聽見一聲重物落地的聲音,我就躺在了一個溫暖熟悉的懷抱中,不用看就知道是夏未,他來救我了,再晚來一秒鐘我就要變成小殭屍了,我沒來的及睜開眼睛看看夏未那俊美的臉龐,就聽到了餘季的聲音。

“夏未,你還真是陰魂不散吶!又膽敢懷我好事,我今天就讓你嚐嚐我的厲害!桀桀桀……”

餘季陰冷的聲音從這間石洞的各個方向傳過來。這間石洞本來就不算明亮有些陰森,有些隱祕的地方還是漆黑一片。

餘季陰森的笑聲在空蕩蕩的石洞中迴盪,陰風颼颼的吹着,嚇得我抱緊了抱緊了夏未,把頭深深地埋進夏未的胸膛裏。夏未輕輕地拍了拍我的後背,我緊張的情緒緩解了不少,雙腿還是忍不住的打顫。

我並沒有關心餘季說的陰魂不散,只是想問:我沒有死麼?

我還活着嗎? 第3525章

「你們這些廢物卻一而再再而三的詆毀她,是真的覺得我軒轅一族沒人了?」說到最後的時候,老者聲音一冷。

這一次全場所有人,除了墨九狸,納蘭尚雲,占星然,水靈心等剛才向著墨九狸的人外,其餘人耳朵內轟然如同炸開似的,不少人實力低的,直接昏死了過去!

高台上的納蘭族長六個人,更是為了不在眾人面前丟臉,提前就開始運氣護著自己,才勉強撐住的,縱然這樣六個人也是忍不住臉色泛白,額頭冒汗!

心裡更是把擂台上的秦輝和夜熙辰恨透了!

要知道他們六個人平時在八荒城都極少出現,向來被眾人景仰崇拜的,今天卻簡直丟臉丟大了,真是該死!

弄得其餘五個人紛紛瞪向秦族長,表示出自己的不滿!

秦族長這次也不敢反駁了,因為他也後悔萬分啊!

秦輝和夜熙辰最為嚴重,秦輝直接從跪著被震的趴下了,而且他覺得體內經脈都斷了好幾根,嚇的他顧不得別的,直接拿出丹藥拚命的往嘴裡塞!

而夜熙辰更慘,本來實力就低,又因為他直接質問老者的,所以他最慘,吐血倒地就不說了,他的丹田碎了,渾身的骨頭也碎了,現在夜熙辰徹底成為一個廢物了!

他心中這才感覺到害怕和後悔,可是已經晚了!

如今,他想認錯,想後悔,甚至想反駁都做不到了,因為老者故意的沒有讓他直接死掉,甚至沒有讓他昏死過去,渾身骨頭碎裂疼痛的讓夜熙辰什麼都管不了,只能大口大口的喘氣,連想服用丹藥他都做不到,趴在擂台上如同死狗一般,如果不是不斷喘氣顯示著他還活著,眾人都會以為他死了呢!

而這時回過神來的眾人,再也不敢隨便說話了,有人甚至開始讚賞墨九狸,不靠著軒轅一族的背景,從九等小國修鍊到如今的實力,這是多麼有天賦啊?多麼天才啊?

如果沒有天賦,就算有資源也不可能有墨九狸這樣的實力和成就了,一人起頭,所有人都跟著附和起來!

全部都是驚嘆墨九狸的天賦的,誇讚她如何如何有天賦,甚至有人說出墨九狸積分增加的多,是在仙羽秘境遇上了怨靈群,整晚整晚的殺怨靈群,才會得到那麼多積分……

然後又爆出墨九狸登上了試練塔的第七層,是唯一一個登上試練塔第七層的人,人家那裡作弊了?分明是實力強悍好吧!

重生空間八零小軍嫂 一時間,停都停不下來了,墨九狸想說什麼都張不開嘴,總之墨九狸一瞬間成為八荒王朝,乃至整個上仙界的傳奇!

一時間,墨九狸在上仙界算是徹底火了,不少的年輕男子都稱呼墨九狸為女神!

什麼墨九狸心底善良啊,被秦輝和夜熙辰誣陷作弊,都沒發火也沒生氣,要不是她的外公,眾人就要誤會女神了等等!

總之,到了最後誰敢說墨九狸一句不是,或者有一句質疑,就會被眾人炮轟,場面頓時一陣的火爆,混亂…… 夏未嗤笑了一聲,雲淡風輕的回了一句:“應該說是你陰魂不散吧!我領教一下傳說中千年屍王的厲害!”

其實,我一直不知道爲何夏未老說餘季是千年的屍王,不過,既然夏未說是,那麼餘季就一定如他所說一般。

只是,在內心裏,我一點也不想把餘季當成敵人,或許,他只是被鬼上身了!

不然,辣麼愛着我,全心全意的對待我的餘季,怎麼會這樣子天天纏着我,裝神弄鬼,欲置我死地呢?

他甚至有種,要我死了,去陪伴着他的感覺。

想到這裏,我就覺得心裏拔涼拔涼的。不要吧!我真的不死呢!

幸虧,我身邊還有夏未。

在餘季蓄勢旦旦的攻擊下,我心裏發毛,渾身不由自主,豪不受控制的發着抖,這樣的感覺當真是一點兒都不好。

夏未完全無視餘季的虎視眈眈,溫柔的把我抱到一旁,慢慢的想把我放下。強者,一般都不需要有太多顧忌和害怕的。

強者很牛,強者就如夏未,只要有他的時候,有他的地方,我的心,都會慢慢的莫名其妙的充滿了安全感,一點兒都不會害怕。

我留戀那個充滿安全感的溫暖的懷抱,我並不想離開夏未的懷抱,還是緊緊地抱着他。毫無疑問,我沉淪在了他的懷抱。

見到我依然慵懶的抱着他,不想下來,一向高冷,嚴肅的夏未居然咧開嘴,彎眉,眯眼,笑了。他看着我,毫無原則的寵溺地笑了笑,溫柔摸着我的頭髮:“不要怕,咱們馬上就可以離開這了。”

馬上就可以離開這裏了?哇卡卡,好男人!好帥氣的,毫不容質疑的語氣,這樣的男人,真正的是感覺好銷魂,好喜歡。

只是,我怎麼感覺怪怪的,難道夏未忘記了我們所面對的是一個有很高實力,極其難纏的對手?

我緊張的看着夏未,心底裏升起有一種不祥的預感,緊緊地抓住夏未的胳膊試圖想阻止他和餘季之間的戰爭。

“不要操空心啊!阿綾。相信我。好嗎?”夏未左手輕輕地拍了拍我的右手臂,垂着眼睛,那剛毅的紅脣上下浮動着,彷彿有些嗔怪的說:“你不相信我能護你周全嗎?”

夏未伸出右手,輕輕的將我額頭那一縷碎髮撫開,我終於得以完全無障礙的看着他。甜蜜,男人味的話兒,聽得我的心兒,心花怒放,全身酥軟。

愛死了這樣的感覺。

如果這樣,即使是死了,那又如何?

何況,我怎麼可能會不相信夏未呢?夏未實力如此之強,還沒有誰能打敗他呢!一直以來,可都是他一直在救我,我才得以活命。

面對如此堅定的夏未,我怎麼會對他沒有信心呢?只不過,我不希望他在搏鬥中受傷啊。既然阻止不了,辣麼,我也不能成爲他的束縛。我只好無奈的鬆開了手,在一旁緊張的關注着局勢。

夏未一邊保護我,一邊做好了全面迎敵的準備。燭光還是一閃一閃的照耀着,彷彿在拍手歡呼,又可以看到一場高技能的格鬥了!

陰森色的餘季從離我們最近的那盞燈中顯現出原型來……

綠色的臉帶着邪氣的笑容,嘴都快裂到耳朵那去了。穿的倒是人模人樣的,穿着一身黑色的純手工縫製的西裝。雙手插着褲兜,自信的看着我們兩個。他的那張臉還是讓人這麼的噁心。

他嘴角噙着笑意,緩緩地走到夏未面前,陰冷的一笑,看了一眼地上的殭屍士兵,微微唸了幾聲咒語,剛纔明明已經被夏未殺死的殭屍士兵又奇蹟般的站起來了,聽着那‘咔咔’骨骼碰撞的聲音瞬間雞皮疙瘩就起來了。

餘季驅動着殭屍士兵,他們三個就這麼對峙着。

過了大約一分鐘的時間,殭屍士兵突然動了,發出咔咔的響聲,雙手化成爪型,迅速的朝着夏未襲去。

那張本來就非常猙獰的臉,現在更加可怖,剛纔被夏未砍了一刀,把一隻眼睛給摔爛了,滿臉血水。

夏未也是在第一時間作出了反應,單手握住長劍,蓄勢待發。

可是我們都低估了狡猾的餘季,殭屍士兵在夏未作出應對動作之後,突然改變了方向,向我襲來。

我瞪着眼睛看着面前放大的殭屍士兵,瞳孔猛地縮小,一時間多種逃跑路線出現在我的腦袋中,奈何我力量薄弱,面對如此強大快速的殭屍士兵,最終無奈只好認命的閉上了眼睛。

我的眼皮不停地顫抖,能感覺到我的全身的每一個器官都在顫抖,我緊緊地咬住嘴脣,不讓自己尖叫出來,略帶腥味的鮮血從脣上冒了出來,我能感覺到那鐵鏽般的鮮血,一直到達我的咽喉。

我閉着眼睛等了好長時間,殭屍士兵的牙齒遲遲沒有落到我的脖子上。

遲疑的睜開眼睛,卻發現我正站在一座規模宏大的古堡的面前,這個古堡是典型的哥特式建築,尖尖的房頂,狹長的樓身,古樸的顏色,處處都充滿着濃濃的童話氣息。

我沉浸在這美麗的建築當中,都忘記了我剛纔還身處危難之中,也把夏未和餘季都拋諸腦後了。

原來,我又做了一個噩夢。

那應該只是一個夢,沒有實實在在的發生過吧?那麼,我也祈禱,這樣的事情,不要發生!

我真的是承受不起這樣的事情,也不想見鬼了啊!

咦,阿夢不是說我的婚禮,不是還在舉行着麼?我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婚紗,依然是那麼的乾淨,整潔,正準備問問阿夢,婚禮什麼時候舉行,哪裏知道,說曹操曹操就到!

“阿綾,咱們還是快點進去吧,不要在這裏傻站着了!”

我怎麼聽到了阿夢的聲音,是幻聽了嗎?我轉過頭一看,身穿雪白色連衣裙的大美女不是阿夢是誰?

我疑惑的看着阿夢,弄不明白一向大大咧咧的阿夢怎麼會穿這麼淑女的衣服,難道是爲了齊銘轉性了?

“阿綾,你有沒有聽清楚我剛剛說的什麼?”阿夢不耐煩的吼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