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怎麼會……」大師拍案而起!

靜~

直到大師覺得有人拉著自己才意識到自己失態了。坐下來后才知道剛才拉著自己的事柳二龍,臉上一副不知道是生氣還是竊喜的古怪表情。

「咳咳~我們接著講。」唐易咳嗽了幾聲繼續說道:「這個假扮雪清河的叫千仞雪。我知道寧宗主是雪清河的老師,但是也正因為如此,她也看出來寧宗主是天斗皇家的支持者。所以七寶琉璃宗是武魂殿必然要消滅的!」

其實斗羅大陸由武魂殿統治,還是讓原本的兩大帝國統治對於唐易來說都一樣。

可誰讓千尋疾這個人渣做的太過分呢?唐易覺得自己可以請求食神和九彩神女或者等自己可以復活他人的時候,把千尋疾復活過來背鍋。

咳咳,跑偏了!

「那麼現在,寧宗主還會當今天沒發生過嗎?」唐易笑著看著寧風致說道。 密十三撕下了自己的人皮面具,他極其醜陋的模樣,展現在了辛帥的面前。

辛帥被嚇得嘴脣哆嗦了一下。

密十三很沉重的問辛帥:我唯一沒有對你講的祕密,就是我的長相,你希望你的妹夫,是我這個樣子嗎?

辛帥搖搖頭,然後又連忙說:其實……這……外表……算不得什麼?

“哼哼……。”密十三的鼻子裏哼着冷氣,他說:你說是這麼說,可你剛纔下意識的搖頭,已經告訴我答案了,這個世界,可以容忍人長得醜,卻不能容忍一個人長得像一個怪物!

“也……也……不能這麼說吧,畢竟……咱……不能以貌取人。”

“夠了,不要再說這些假惺惺的話了。”密十三瞪着辛帥:我從來沒有對不起九妹,九妹也對我很好,我中毒那段時間,九妹日夜看護我,她的好,不是一句兩句說得明白的,但我必須要殘忍一些,我不想九妹以後頂着一個怪物老婆的嘲笑,從此過上日日被人說閒話的日子。

“所以,所以你騙我妹妹說你外面有女人了?”

辛帥問密十三。

密十三點頭:我只希望九妹去找另外一個可靠的男人,迴歸到精彩的世界裏去,過美好的人生。

辛帥閉上了眼睛,大口大口的喘着氣。

密十三問辛帥:我做得對嗎?

我沒等辛帥回答,就說:沒有對和錯。

“恩?”密十三看了我一眼。

我問密十三看過一篇文章,叫《麥琪的禮物》嗎?

“沒有。”密十三搖了搖頭,他從小就進入了武術隊,文化功課方面,比較粗糙。

我對密十三說:這篇文章說來簡單,一堆夫妻很窮,男的有世界上最好的懷錶,女人有世界上最好看的頭髮,可是他們窮,他們有煩惱,男人有全世界最好的懷錶,卻沒有配得上懷錶的金鍊子,女人有世界上最好看的頭髮,卻沒有鑲嵌着珠寶、美妙的髮梳。

在一個聖誕節裏,男人爲了給女人買一套昂貴的髮梳,賣掉了自己的懷錶,女人爲了給男人買一根配得上他懷錶的鏈子,賣掉了自己的頭髮。

於是,他們爲了送對方一件禮物,都失去了自己最愛的東西,收穫了一件毫無作用的禮物。

我講完故事後,對密十三說:我們處理感情的時候,總是願意從自己的角度出發,以自己的想法,去做維護對方的事情,大多數情況下,都可能會收到一個不錯的效果,但有時候……你做的這些……只是麥琪的禮物,你做了一件你女朋友並不想你做的事情。

“她不會介意我的長相嗎?”密十三呆呆的問道。

我笑了笑說:如果真的介意,那和你分手之後,爲何拋卻紅塵,遁入空門,從此與青燈古佛爲伴,受清苦人生?

密十三猛然站了起來,兩隻手抓住了我的肩膀,說:如果我早些年遇見你,也許這個誤會就不會有了。

“你要是早些年遇見我,那你也不會被你大舅哥,插上兩刀。”我對着密十三剛縫好的傷口處,彈了那麼一下。

哎喲。

密十三捂着肚子,痛苦的嚷了一聲。

“你那女朋友現在只是出家,還沒死呢,能做的補償,儘量去做吧,不要把遺憾,留到死!”我對密十三說。

密十三點點頭,又搖搖頭,他說道:現在還不能,兩天之後,我去故宮,尋到我家傳的祕密,我一定會去一趟……。

他轉過頭,問辛帥:九妹在哪兒?

辛帥直接說道:拉薩林門寺。

“好,我去了故宮,會以最快的速度去林門寺的。”密十三說完,又把人皮面具給帶上了。

辛帥衝龍三喊:那個老冬瓜,過來給我把骨頭接上,我有話要對十三老弟說。

龍三瞪了辛帥一眼:沒禮貌,喊賤三爺。

痛會教我忘記你 “賤三爺,幫我接骨。”辛帥說。

龍三貓着腰,抓住辛帥的關節咔嚓咔嚓給扭了進去。

辛帥立馬從地上彈了起來,他抓住密十三的肩膀,說道:十三,我辛帥,也是站着撒尿的主,剛纔那兩刀,我不該捅你的,現在我給你賠罪。

黑街總裁的小情人 說完,辛帥抓起龍三放在桌子上的牛角彎刀,對着自己的小腹,一刀捅了下去!

叮!

在那牛角彎刀快要插入辛帥腹部的時候,密十三反手拔出鬼頭刀,精確無誤的砍飛了辛帥手上的牛角彎刀。

密十三很嚴肅的說:你剛纔捅我的兩刀,沒毛病,或許我當時應該學着李善……小李爺的說法,問一問你妹妹最內心的選擇,如果當時我問了她,也許她這些年,就不會遁入空門了。

“行!喝酒!”辛帥一拍桌子,抓起一杯茅臺酒,仰頭就是一大口。

“呵呵!你那酒裏有麻藥,喝個屁啊?”龍三擠兌了辛帥一句。

辛帥罵道:靠,你們不剛纔都聞了那解麻藥的東西嗎?敞開了喝吧!

喝他丫的。

我們幾人又和剛剛進來的時候一樣熱情,圍坐在一起,喝個痛快。

酒席上,我對密十三說:你小子真是命大,剛纔老帥捅你心口上的那一刀,你竟然沒死,你心口到底是什麼玩意兒?

密十三伸着右手,很是費勁的從衣服的內兜裏,掏出了一塊金色的牌子。

“這塊佛牌,是九妹當年跟我在白馬寺裏求的,我一直都帶在身上,也是緣分,最後老帥捅我一刀,竟然是九妹的護身符擋的這一刀。”

辛帥看了一眼佛牌,又看了一眼密十三,直接豎起了大拇指:我現在搞清楚了,你的心裏,有我妹妹,來,歃血爲盟!”

歃血爲盟是以前諸侯聯合,用牲口的血抹在嘴巴上,簽訂盟約,後來改用把指血滴入酒內,共喝血酒,簽訂盟約。

以至於後來,很多人結拜兄弟的時候,也喜歡用喝血酒的方法。

不過我一直不太喜歡這種方式,老覺得這方式太中二了!

密十三倒是不介意,他挺痛快的用牛角尖刀把鮮血滴入了面前的酒內,然後把酒杯遞給了辛帥,辛帥也滴了幾滴血進去,擡起來就喝了一半。

剩下的一半,當然是密十三喝了。

辛帥喝了酒,跟我們誇密十三,他說這些年和密十三無話不談,他不得不承認,密十三是一個真男人,純爺們,他要不是爲了報妹妹的仇,早就願意跟他結拜成兄弟。

得了,現在辛帥妹妹的仇已經發現是個誤會,我問辛帥:那現在密十三呢?

“以後就是一條褲子的兄弟,誰找密十三的麻煩,就是找我的麻煩。”

“那我那拍照的錢?”我問辛帥。

“不要了!”辛帥一拍桌子:那都是小錢,今兒個高興,大家喝!

我是真高興,高興這一對好兄弟最後還是好兄弟,同時還高興拍照的錢省下來了。

我也陪着他們喝了一陣,喝得差不多的時候,突然,我接到了一個電話。

電話是陳奕兒打過來的。

我連忙跑到了飯店廁所裏面,接了電話。

“喂!大奕兒。”我跟陳奕兒打着招呼。

陳奕兒伸着懶腰,懶洋洋的說:剛纔你的電話我沒接到哈,我睡覺在,一般我睡覺都關機。

“這都大中午了才醒?”我問。

“你知道什麼,睡覺睡到自然醒,吃美食吃到胃抽筋,這可是人生的兩大境界啊,你這凡人是不懂的。” 總裁獨寵親親我的小寶貝 陳奕兒睡得有些懶散,聲音帶着沙沙的感覺,倒是挺磁性。

我問陳奕兒:唉,咱們說正事啊,你表姐鈴鐺,似乎不太一樣啊?

面癱影后 “你也發現了?”陳奕兒問我。

“什麼叫我發現了,我當然沒發現了,不然問你幹什麼。”我對陳奕兒說。

陳奕兒想了想,說:鈴鐺從小就不太一樣。

“怎麼個不一樣。”我問陳奕兒。

“你聽說過陰生人嗎?”鈴鐺問我。

我連忙搖頭,說沒聽過陰生人。

我雖然走南闖北,見到識廣,可我總有不知道的事情的,尤其是陳奕兒也是陰人,她經歷過的事情,那也是極其靈異的。

陳奕兒跟我說,鈴鐺還沒出生,他媽就死了!

哎喲我去,我對陳奕兒說:大奕兒,你是不是該醒醒腦子了?大中午的,說什麼胡話?什麼叫鈴鐺還沒出生,他媽就死了?你以爲你是在拍抗日神劇呢——我爺爺在三歲的時候,被日本鬼子給殘忍的殺害了?

“沒有,沒有,我沒跟你開玩笑,鈴鐺表姐的確是沒出生,他媽媽就死了。” 外星蘿莉很傲嬌 陳奕兒跟我講起了鈴鐺那怪異的身世。

原來,鈴鐺母親生產時候,做的是順產,在分娩的時候,因爲大出血,死在了病房的產牀上。

醫生當機立斷,要進行剖腹產,畢竟母親死了,總得保小孩唄。

可是等醫生剖腹完後,他們才發現,怪不得鈴鐺母親一直順產沒順產出來,原來嬰兒的脖子,被臍帶纏住了,嬰兒再出來一直小腳的時候,護士拽那隻小腳,一下讓臍帶的勁兒使足了。

於是小鈴鐺就窒息死了。

一屍兩命。

那時,等在門外的鈴鐺父親,氣得發瘋,差點沒帶人把醫院給砸了。

“你是說鈴鐺在出生的時候,就已經是窒息死了?那現在的鈴鐺……是個鬼?”我問陳奕兒。

我現在聽到這個消息,相當吃驚呢。

“不是鬼,不是鬼,你聽我說完嘛!”陳奕兒又繼續說。 寧風致臉色極差,緊緊地攥住手中杯子說道:「這種事你是怎麼知道的?如果只是你的片面之詞的話,我的回答不會改變!」

「要證據啊,簡單。」右手握爪如墨一樣的魂力在手中聚集,很快形成了三顆外形是眼瞳的橢圓珠子。

這是唐易將自己眼睛的「看破」能力抽取出來凝結而成的珠子。自從獲取蛻變靈魂的「棉花糖」之後,唐易的能力變得越來越「豐富」。

之所以是「豐富」就是因為這些能力並不是「強」的範疇。比如空間成長為可以誕生生命,自己還可以直接意識操控他們,再比如球空間的變化。

以前最多只是各種類型的魂力儲存,而現在可以做到能力的儲存。可以將自己的能力還有能夠催動該能力的魂力一起儲存,就能夠讓使用者在一定時間內獲得這個能力。

能力不是加減法!

對於唐易來說她只是損耗了那些儲存的魂力而已,自己能力並不會有什麼變化。能力不會損失但也不能變強。並不是別人使用你的能力,能力就會變弱。也不會在你全力使用能力的時候,同樣也不能通過能力球來提升自己的能力。

現在唐易通過球空間除了那些儲存魂力和屬性的球之外,還能賦予別人臨時的能力。當然這些能力不管是擅長還是短板,都必須是唐易會的。

大到空間、吞噬、生命、鏖命、劍技;小到琴藝、嘴賤、廚藝、覓食(尋找美食)都可以賦予別人。

寧風致還以為證據是教皇的密令之類的物品泄露了出來,剛好被唐易得到。哪想到唐易竟然是一顆珠子,還是現場當著他的面做的!

接過珠子后寧風致明顯怒氣上升說道:「難道你所謂的證據就是這珠子?單憑這個你就要讓我相信你的話?」

寧風致的氣憤不是沒有道理的,唐易所說的事情實在太過驚悚。

武魂殿要統一大陸!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情報。要知道武魂殿讓每個到達十級的魂師每個月都可以領取補貼,一直到魂宗才停止。

不論是封號斗羅還是低級魂師,都領取過武魂殿的補貼。這使得武魂殿成為所有魂師的聖地,信徒的人數不可想象!

雖然這個補貼的錢是由帝國出的,可誰讓發錢的人是武魂殿呢?而且武魂殿因此可以接觸許多魂師,那些天賦好,武魂強天賦好的魂師它可以在魂師還沒成長之前拋出橄榔枝。

而唐易拿出手的證據,竟然是自己看起來隨手就可以凝結的東西。寧風致沒有當場翻臉,已經是涵養高了!

「證據可以有,但沒必要。」唐易說道:「我覺得讓你親眼目睹你自豪的學生——雪清河的真面目,比我說一萬句都管用!」

「你的意思是?」寧風致問道。

「我剛才給你的是我的自創魂技,將它放在你們的眼瞳周圍就會自動吸收裡面的魂力。」唐易慢慢解釋道:「然後你們就可以獲得我放在裡面的能力——看破!」

「你們可以親自體驗一次,我給了你們三顆。現在你和劍斗羅一人拿一顆試試,感覺一些看『看破』的效果。」

寧風致遲疑了一會兒,正要拿一顆珠子貼近自己的眼睛時一雙手將他攔了下來。

「風致,還是我先來吧!」塵心阻止了寧風致說道:「這珠子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實在是忍不住想快點試試。」

真實原因當然不是這個,自然也不會擔心唐易別有用心。只是寧風致是七寶琉璃宗的宗主,保護他是自己分內之職,這種東西自己當然是要把把關。

再加上唐易所說的吸收珠子的魂力,塵心當時見識過唐易出手的樣子。那魂力真的是霸道至極,縱使唐易無心,吸收那霸道的魂力對於輔助系的寧風致來說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寧風致咧了咧嘴,劍叔的這個借口可真的是……

索性其他人並沒有點破,寧風致就順勢說道:「原來劍叔還有這樣的好奇心,那就讓劍叔先試一試。」

塵心接過珠子,將珠子貼近眼瞳,開始吸收裡面的魂力。給塵心的感覺就像是平常打坐修鍊一樣,只不過這次的「丹田」是眼睛。

很快一股清涼感傳入了眼睛之中,沒有想象中的霸道,甚至可以說是相當地舒服。

「這~這是……外面的森林嗎?」珠子里的魂力很快就被塵心吸收完了。看破的效果很快就顯現出來。

『沒錯,這的確是外面的森林。我在這裡面的屋子的不用任何手段,但單用看的就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象!那屋子裡的可以看到嗎?』

這個念頭剛出來,塵心看到的景象立馬變成了屋內。塵心可以看到自己睜著眼睛直直的看著前方,周圍的人正好奇的盯著自己。

『但是這個視角好奇怪,我可以看見我?』

接著塵心的注意力被周圍的人吸引。他發現自己在集中精力關注一個人時,這個人的武魂、等級、魂力流動、魂技、魂環年限、甚至魂骨年限和能力在他的眼中都無所遁形!

其他人的魂技魂骨塵心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寧風致的魂技和魂骨和他知道的一模一樣,包括年限!

『竟然還有這種能力!那麼我現在能不能看破那位小姑娘?』

唐易是他最在意的,對她一點了解都沒有,卻擁有那麼強大的實力。塵心想要使用這個能力試試能不能看出唐易的等級。

塵心的目光隨即轉向唐易,發現唐易也正在看著他。本來很正常的一件事,塵心突然覺得很詭異。

『我現在的這個視角是全方位的觀察,怎麼可能存在每個方位都和同一個人對視?』

可是視野里的所有方位的唐易都是面對面看著自己,讓塵心有點發毛。

塵心正要集中精力關注唐易時,他的腦海中又浮現了另一副畫面。

畫面的場景就是現在,只不過畫面里的自己因為強行想要看透唐易,被能力反噬兩隻眼睛直接是暴成了血霧!

這個畫面揮之不去,就像是在警告自己。尤其是自己再升起窺探唐易的心思,之前吸收進眼瞳的魂力就是一陣紊亂。

『看來是自己想的太多了,竟然會妄想用別人的能力來窺探它的主人。』

接下來塵心就向唐易請教能力的收放問題,塵心覺得這個能力很有用。如果只讓自己試一試實在太浪費了,於是讓唐易教自己能力收放。

而寧風致和塵心就以商量宗門大事為由,兩人暫時出去外面的森林獨處。

「宗主,這個唐易沒有胡說。我剛才吸收那珠子的魂力后,真的有一切在我眼中無所遁形的感覺。」接著塵心無奈地說道:「除了唐易!」

「這是預料之中的,畢竟那是人家自己的能力。」寧風致用手敲了敲額頭說道:「我真的希望唐易說的是謊話,可是她那麼篤定的態度……」

沉默!

「呼~」寧風致長吐一口氣對塵心說道:「我回去見見清河,吸收珠子裡面的魂力後去。這可能是我和清河最後一次以師徒關係談話了。」

「劍叔,回去后將宗門天賦好的弟子全部轉移。等我們三家聯手的暗器工廠能夠批量生產後他們必須人手一套暗器。」

「還需要一些好的老師來教導他們,至於暗器看等下我能不能讓唐三給我一些暗器的使用方法。」

「將宗門的錢財盡量換成現成的資源,藥物、魂骨。另外用一些錢招攬食物系魂師,越多越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