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算了吧,時機還未到,問了他也不見得會說。」

南朔用複雜的眼神看着在天空之上盤踞著的天空島,喃喃道:

「快要到了,只要再過一段時間……」

南朔隨手打開了虛空中的傳送門,站在了群玉閣的石台之上,對着虛無的空間打了一個響指。

突然,本是一片黑暗的空間突然躁動了起來,一雙猩紅的巨大眼睛突然出現在虛空之中。

「是時候蘇醒了,吾之本體喲。」

南朔話音剛落,他的身軀便彷彿失去了支撐一般,像一攤爛泥一樣軟倒在了地上。

猩紅而無神的雙眼突然靈動了起來,一個巨大的身影緩緩從黑暗之中走了出來。

跟南朔這個軀殼長的一模一樣的本體頭上頂着兩個巨大的紅色三角燈踏上了群玉閣。

「喂喂,我當初為什麼要在頭上頂個這玩意兒啊?」

南朔撕掉了身上還貼著的鐘離的符咒,有些嫌棄地說道。

「不過,先不管這些,先把更重要的事情完成吧。」

南朔打了個響指,飛入了一道傳送門之中。

那道傳送門通向的正是稻妻!

天守閣內,影正在一個小桌子旁吃着八重神子買來的甜點心,而雷電將軍則在一旁批改著公文。

雖然將軍本身更傾向於武將,但身為稻妻的最高統治者,她還是要處理一些公務的。

只見影小姐一口吞下了一個桂花糕,鼓起來的腮幫子搭配影嬌俏的小臉顯得十分可愛。

「該死的傢伙,臭南朔,大壞蛋!竟然當着我的面跟別的女人摟摟抱抱,再見面我肯定要砍死你!」

影越說越氣,嘴裏咀嚼的力道也越來越大,彷彿吃的不是甜點而是南朔的骨頭一樣。

「巴爾澤布大人不是不想看見我嗎?為什麼剛回來就想着下次見面要怎麼着我了?」

南朔調笑的聲音在影的耳朵旁邊響起。

影小姐尖叫一聲,捂住了自己的耳朵跳到了一旁,批改著公文的將軍本想抽刀斬了這個不速之客,但一看是南朔,便默默地跑到了別屋去繼續批改公文了。

「喂,將軍你在幹什麼,快回來把這傢伙砍成兩半啊!」

影小姐羞憤地指著南朔,並要求自己的「人偶」斬殺這個不速之客。

可是由於影的一系列神仙操作,將軍的自主級別很高,影只能限制將軍的行動,卻不能強制命令她。

將軍並不想搭理自己口是心非的締造者,她現在只想這倆人趕緊完事,讓那個煩人的女人趕緊回到一心凈土內,不要再妨礙自己處理公務了。

「哎呀,這位可愛的小姐,你的將軍好像並不想殺了我呢,雖然你現在這副軀殼有點弱,但要不要試着跟我過上幾招呢?」

南朔說道「弱」這個字的時候,刻意的看了一眼影暴露在外面的微紅的耳垂,惹得影小姐的臉變得更紅了。

「可惡,我要打死你這個混蛋!」

影羞憤不已地撲向南朔,使出了「貓貓拳」連續攻擊了南朔的胸口。

「嚯嚯,這就是所謂的小拳拳錘你胸口嗎,可是這拳頭還真是無……」

喉嚨一甜的南朔咬了一下牙,立馬抓住了影小姐的兩個拳頭。

「你這傢伙是想殺了我嗎?!」

南朔怒吼道。

「我就是要殺了你這個負心漢,花心大蘿蔔,背着我跟別的女生……」

影雖然被捉住了雙手,但依然奮力地反抗著,眼角悄悄泛起了淚花直勾勾地盯着南朔。

但下一瞬影的話語就戛然而止,因為南朔的臉緩緩地向她逼近了。

蒙德電影院內,鍾離和溫迪正觀看着《兩等分的南朔》的第七遍回放。

溫迪咯咯地笑着說道:

「老爺子,你說巴爾為什麼會那麼生氣,既然都知道這一切都是誤會了為什麼在電了南朔之後逃回稻妻了呢?」

鍾離露出了一個神秘的微笑,緩緩說道:

「說到底,還是因為安全感不夠吧,男女之事,情感之中互相給予對方的安全感是十分重要的。」

…………………。

「安全感不夠是吧,那我就給你足夠的安全感!」

南朔看着越來越近的影的臉頰,感覺自己的心跳越來越快。影小姐這邊已經有些驚慌地閉上了眼睛,嘴唇微微撅起一副任君採擷的樣子。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白老虎在蘇超的指點下,將炮彈塞到炮膛內,然後將後面的炮閂合上。

蘇超設計出來的錦衣火炮是后填彈的,他的這個設計可是將火炮的技術一下子提前了三百多年。

要知道在十九世紀中葉之前,多數火炮從炮口裝填彈藥,火炮無炮閂。

後膛裝填的火炮,有的採用短柱楔入葯室,有的用一根長銷橫穿身管後部而阻住閂體,也有的用一個十字頭楔入炮尾內,將彈藥推到位。

十九世紀中葉,義大利人創製了后裝線膛炮,並製成楔式炮閂。

從此,後膛裝填逐漸代替了炮口裝填。

十九世紀後期,法國在野炮上應用斷隔螺式炮閂,並使用了壓縮緊塞具。

二十世紀初在楔式炮閂上應用了自動抽筒機構,使用了半自動楔式炮閂,並用藥筒密封炮膛。

蘇超自然還設計不出自動火炮來,但就是這種全靠手動的,也是在歷史中提前了三百餘年,絕對是這個時代最先進的火炮了。

而且蘇超設計出來的炮彈已經採用底火裝置,只要將繩子一拉,撞針就能夠藉助彈簧的力量撞擊出去,引燃炮彈里的火藥。

等白老虎將炮彈裝填好了之後,蘇超便將炮口調校好了,然後將繩子遞給戚繼光,笑道:「戚大人,這準頭我是調好了,等我和白提督離遠一點你再開炮啊,這玩意動靜實在是太大。」

他說完,拉著白老虎就往後跑,跑出十幾步之後才用雙手捂住耳朵。

這是杜老三等人也跑開了,他們可是早就試過炮的了,自然知道這動靜有多大,因此早就有所準備了。

戚繼光見大傢伙都躲開了,這才深吸一口氣,拉著繩子猛的一拽。

轟的一聲巨響,跟著遠處又是一聲撞擊的巨響,同時錦衣火炮也是一股黑白混雜的煙冒出來,將戚繼光和錦衣火炮包裹在其中。

咳咳咳,戚繼光的咳嗽聲從那團煙霧中傳出來,跟著戚繼光一邊用手扇動著煙霧,一邊走出來,高聲笑道:「奶奶的,這個東西動靜實在是太大了,哈哈哈,震得我的耳朵嗡嗡響。」

蘇超和白老虎都放下捂著耳朵的手,朝著戚繼光走去,白老虎笑道:「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麼響的炮聲,比上次在海上打倭寇的時候的炮要響得多啊。」

蘇超笑道:「那自然是不同了,上次的炮根本就沒有什麼密封性可言,這炮聲和威力自然遠不如這錦衣火炮了。

走啊,咱們先看看這錦衣火炮有沒有問題,再去看看炮彈的威力如何。」

這是杜老三也帶著一幫的工匠圍了上來,他們也要看看這錦衣火炮有沒有什麼問題。

在遠處看熱鬧的朝珠三人也被剛才的巨響嚇了一跳,這時戚青桐才知道自己大哥和蘇超說得沒錯,這個錦衣火炮實在是太響了一些。

「朝珠姐姐,這個東西可是要裝在船上的啊,這要是在船上,可沒有這麼遠的地方躲著,這個動靜還不得震死人啊?」戚青桐說道。

朝珠笑道:「我家老爺說了,還有一種耳包沒有弄出來,那個東西可以戴在耳朵上,這樣聲音就小了很多了。

不過我家老爺也說了,這當炮手當得時間長了,耳朵都會受損的,很多人都會耳聾的。」

戚青桐嘆了口氣,說道:「這也是沒辦法的,總要有人來操控這火炮才行,只要能將敵人打死,這耳聾也值得了。」

這時蘇超等人也已經仔細的檢查了錦衣火炮,就連彈殼也仔細的看了,並沒有發生什麼不妥。

蘇超拍了怕炮身說道:「這門炮就當做試驗炮了,這些天別讓它閑下來,看看要多少炮才會出問題。」

戚繼光驚訝的說道:「伯爺,不用了吧?那也太浪費了一些吧?」

白老虎也說道:「伯爺,這不是已經沒問題了嗎?」

蘇超搖了搖頭,說道:「這只是一炮而已,咱們要知道這火炮放多少炮才會出問題。

這個數據必須有,不然將來安到了船上,一旦出了問題,那就會炸毀一條船,幾百條命都在船上呢,不能不小心。

只要這火炮能堅持住五百發炮彈不出問題,那就沒有問題了。」

「五百發?」戚繼光驚訝的問道:「伯爺,要那麼多嗎?」

蘇超點頭說道:「最少要這麼多,要是按照我的意思來的話,要不停的試下去,直到試到它的極限才行。

這可是關係到軍艦和士卒安全的事情,不能不小心從事。」

白老虎點了點頭,說道:「伯爺說得沒錯,這事兒就交給咱家辦吧,你們南下之後,我會叫人繼續試炮,直到試出這錦衣火炮的極限來。」

蘇超朝著白老虎抱了抱拳,說道:「多謝提督大人了,這件事很重要,到時提督大人務必叫他們仔細記錄下來。

有了準確數據以後,將來軍艦上的火炮一旦到了極限之前,咱們就可以將火炮換下來了,免得出大事兒。」

戚繼光這才明白蘇超為什麼要試出錦衣火炮的發射極限來,這是為士卒和艦船著想啊,於是他忙朝著蘇超抱拳施了一禮,說道:「伯爺考慮事情周密,卑職學到了。」

蘇超擺了一下手笑道:「戚大人過獎了,這是必須要做的。

行了,咱們現在再去看看那城牆吧,看看那一炮的效果如何。」

戚繼光笑道:「卑職也正要說呢,咱們先去看看,然後再來第二炮。」

於是一行人便朝著城牆那裡涌了過去,大家都想看看這火炮的威力如何。

這第一炮的效果讓戚繼光很滿意,這一炮就將城牆上的青磚掀掉了六七塊,露出裡面的夯土來。

這樣的威力已經比以前的那種火炮的威力大了很多了。

單單從這炮擊后的情況看,在同等的距離之內,這錦衣火炮的威力就比以前那種鑄鐵炮要大上數倍之多。

戚繼光很清楚,這樣的一炮要是射在船身上,必然會將船身擊打出一個窟窿來。

這樣的威力只要三五炮,就能將一艘艦船擊出一個半丈方圓的窟窿,那艘艦船就是必沉無疑了。

。周一,上午。

第一第二節敦煌課,結束以後,第三第四節課,蘇亦終究終於不在歷史專業這邊上課了。

而是開始到考古專業這本蹭課。

嗯,回到考古專業的大本營,對於蘇亦來說已經不算是蹭課了,完全就是回娘家。

考古專業這邊,對於他來說已經熟悉了不能夠再熟悉了。

《我在北大學考古》第116章:考古專業的第一堂課 看柳志玲歪著頭陷入沉思,林凡不禁心中暗道:

不會吧?還來?

不過,一想到無論是柳志玲,田薇,還是唐傲雪,自己畢竟前世今生都受了她們不少照顧,幫襯她們也倒是應該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