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麻煩了。」

「不用。」

……

回到卧室,溫暖拿起手機給阿黎打了一個電話,告訴她,陸歡顏出車禍的事情,阿黎和薄寒池的婚禮是早就定下來的,總不能因為其他的事情改期,她只能提前說一聲,讓薄寒池有個心裡準備。

作為薄寒池最好的朋友,陸歡顏在婚禮上的身份自然是伴郎。

可,他還在手術室里搶救。

「阿黎,你們也不用太擔心了,我離開的時候,他已經脫離生命危險了。」

「嗯,我知道了,我會跟薄寒池說的。」

想了想,溫暖又跟阿黎說了一句:「我明天一早去找你吧!」

阿黎愣了一下,還是脆生生地應道:「好的。」

她只當溫暖是因為陸歡顏出車禍,心情不好需要人陪,完全沒有想到,所有人都瞞著她,想要給她一個天大的驚喜。

掛了線,阿黎在床頭坐了一會兒,然後趿拉上一雙拖鞋,朝著書房走去。

這個時候的薄寒池還在開電話會議,聽到有人敲門,他不由得笑了,然後很快就結束了會議,將電腦關上,起身走過去開門。 一個小時之後,薄寒池和阿黎出現在那一家醫院的vip病房,陸歡顏剛被推出手術室沒幾分鐘,他躺在病床上,臉上戴著氧氣罩,像是沉睡了一樣。

陸爸爸和陸媽媽已經回去休息了,只留了陸歡顏的大哥陸勤。

在確定陸歡顏沒有生命危險之後,薄寒池這才帶著阿黎離開了醫院。

隔天早上,阿黎醒來的時候,身邊的男人已經上班去了。

阿黎吃了早餐,溫暖就過來找她。

阿黎只當溫暖心情不好,絲毫不敢提陸歡顏的事情,「溫暖姐,你想去哪裡玩?你說,我都陪你。」

溫暖愣了愣,似是明白了什麼,心裡瞬間暖暖的,「這可是你說的,我去哪,你就去哪。」

「嗯,我說的。」

「那行吧!我們現在出發。」

……

溫暖計算好了時間,從薄公館出發到亞特斯大酒店,不塞車的情況下,至少需要半個小時,這個時間已經避開了上班高峰期。

婚禮現場,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

薄寒池還聯繫了帝都最具權威的一家媒體,為他們的婚禮寫報道。

阿黎沒有半點懷疑,從側門走進酒店的時候,她還特意問溫暖,這裡是不是要舉行婚禮?溫暖眯著眼微笑,不作回答,只讓她快一點。

「溫暖姐,什麼事兒這麼著急啊?」

她還想看看誰在這裡舉行婚禮呢!這可是帝都唯一的七星級酒店。

溫暖呵呵,能不著急嗎?萬事俱備,就只欠一個新娘了。

倆人一前一後進了電梯,溫暖不動聲色地拿出手機,然後又偷偷給薄寒池發了一條信息,「阿黎已經進電梯了,你那邊速度準備好。」

「溫暖姐,我怎麼覺得你今天神秘兮兮的?」

到底哪裡不對勁兒呢?阿黎蹙起小眉頭,狐疑地望著溫暖。

對上那一雙灼亮的眸子,溫暖心頭一跳,這關鍵時刻可千萬不能掉鏈子了。

斂了斂心神,溫暖沒好氣地朝她翻了一個白眼,說道:「我怎麼神秘兮兮的了?還不是你自己說的,我去哪,你就陪我去哪?難不成你還怕我把你賣了呀?」

阿黎咧嘴一笑,「當然不是啊!」

她嘴上這麼說著,心裡又暗搓搓地補充了一句:要賣的話,那也是我賣你。

「溫暖姐,那你該不會請我這裡吃飯吧?挺奢侈的,真的,我這人你又不是不知道,隨便吃點什麼就可以打發的,完全不需要這麼破費。」

這裡可是帝都唯一的七星級酒店!這裝潢,就跟古時候的皇宮一樣,金碧輝煌。

聽到阿黎的話,溫暖嘴角狠抽了一下,她很想告訴阿黎,說實話,我也挺捨不得的,這地方人均上萬,能抵我半個月的工資!

不過,這次是你家男人買單,還請了一大堆人,要多高調就有多高調。

「阿黎,偶爾一次也什麼沒關係的!」

「唔,那好吧!不過,先說好了,我可不買單。」

「行行!你不買。」

……

隨著「叮」地一聲響,電梯門緩緩地打開,一張熟悉的面龐猝不及防地闖入阿黎的視野中,一身筆挺的西裝,皮鞋鋥亮,就連頭髮也是一絲不苟的。

他手裡碰了一大束的白玫瑰,襯得他眉眼更黑,更亮。

「小黎兒,嫁給我?」

寵溺嬌妻:狂少慢慢愛 眼前的男人單膝跪下,一雙湛黑的眸子直勾勾地注視她,嘴角向上揚起。

那笑意,一直蔓延至眼底深處,又不經意地溢出來。

阿黎驚訝地捂住嘴,生怕自己會叫出來,一雙漂亮的杏眸睜得大大的,一臉的不可思議。

「溫暖姐,溫暖姐,你快掐一下我!我,我我知道我這是不是在做夢啊?」

薄寒池是什麼樣的人,她再清楚不過了!矜貴,清冷,就像是一朵高嶺之花,她可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摘下來的,饒是如此,她還是不敢相信,他會做出這麼浪漫的事情!

求婚啊!

這可是求婚啊!

而且,還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求婚!

溫暖撲哧一聲,掩嘴笑道:「你家男人就在跟前,我可不敢掐你!」

阿黎瞬間紅了臉,沒好氣地翻了一個白眼,嬌嗔道:「溫暖姐,我……」

溫暖笑得樂不可支的,連忙戳了戳她的胳膊,笑嘻嘻地說道:「阿黎,你趕緊答應啊!人家還跪著呢!」

阿黎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視線與那一雙幽靜的黑眸撞上,不等她開口答應,單膝跪在她面前的男人又開口說道:「老婆,嫁給我?我會一輩子對你好,寵你,護你,愛你……」

男人的眼神很虔誠,嘴角噙著一抹笑意。

「答應啊!答應啊!」

周圍的一大幫人都在起鬨。

阿黎微微紅了眼眶,又很努力地微笑,用力地點點頭,「嗯,我答應,我答應。」

她怎麼都沒有想到,這個矜貴清冷的男人會給她這樣一份驚喜,讓她猝不及防,讓她難以相信。

說著,阿黎俯身接過那一束白玫瑰。

接過白玫瑰的那一瞬間,她已經被眼前的男人打橫抱了起來,阿黎瞬間愣住了,紅著臉問他:「你,你做什麼呀?」

「老婆,婚禮還有一個小時就開始了,你現在需要去化妝,去換上婚紗……」

聽到薄寒池的話,阿黎更懵了,婚禮?婚紗?她忽然想起什麼,扭頭看向走在旁邊的溫暖,溫暖聳聳肩,「我什麼都不知道,你可別問我!」

話說到這個份上了,阿黎自然知道昨天試婚紗的事情不是偶然,是她家男人提前安排好的,還有那個奢華婚紗,寶石項鏈……

好像,只有她一個人被蒙在鼓裡。

被送到化妝室之後,薄寒池就帶著人離開了,溫暖留下來陪她,南汀也留了下來。

溫暖坐在椅子上,抬起頭,可憐巴巴地看了一眼南汀,又望向溫暖,,「南汀姐,你也知道的,對不對?還有溫暖姐,你們全都知道的,就瞞著我一個人。」

「阿黎,這可是你家男人說的,要給你一個驚喜,讓我們全都瞞著你,你也知道他的性子,我可不敢對你泄露半句。」

南汀抿唇一笑,一臉無可奈何的樣子。 阿黎長長地嘆了一口氣,又忍不住對著鏡子輕笑一聲,似是喃喃自語的樣子,「真是一點都沒有想到,像他那樣高冷的男人,竟然還能做出這麼浪漫的事情。」

「這是分人的嘛!我哥這人……」南汀抿抿唇,「但凡是他認定的人,他會竭盡全力對她好,不過,我跟他認識這麼多年,他雖然重感情,但你是唯一一個讓他失去原則和底線的人。」

「小黎兒,不是我說,你以後可得對我哥好一點,他這人,臉皮薄,有很多話都不好意思說出口,不過,他的行動力還是很高的。」

聽到南汀的話,阿黎頓時愣住了,臉皮薄?她竟然說那個男人臉皮薄? 隱婚成愛:宋少的專屬嬌妻 她很想告訴南汀,她就沒見過像他那麼臉皮厚的男人!

比城牆還要厚!

阿黎眯眼一笑,不想說話了。

「薄夫人,您可以先把婚紗換上嗎?換完婚紗之後,我再給您上妝。」

雲水瑤的高級化妝師小艾走到阿黎身邊,一臉笑容地對她說。

阿黎認命地點點頭,到現在為止,她還覺得像是在做夢似的,那樣一個矜貴清冷的男人,竟然會給她製造這麼一個天大的驚喜!

從猝不及防的求婚,到一會兒的婚禮,還有昨天的試婚紗……

阿黎跟著小艾進了更衣室,南汀和溫暖守在外面,她們對視了一眼。

「聽阿黎說,你結婚了,而且還是閃婚?」不想氣氛太尷尬,南汀不動聲色地開口問溫暖。

溫暖愣了一下,眸色輕閃,顯然沒想到南汀會主動跟她搭訕。南汀不太喜歡她,對於這一點,溫暖很早之前就知道了,所以她從來不會主動接近南汀。

見南汀沒有其他意思,溫暖笑著點點頭,回道:「是啊!閃婚。」

南汀聞言,又接著問:「你不要陸歡顏了?」

聽到「陸歡顏」這個名字,溫暖心頭一跳,她拚命壓下心裡的酸楚,揚唇笑了笑,不著痕迹地說道:「是他不要我了。」

沒有人知道,就在路野跟她求婚的前一天晚上,楊雪爾用陸歡顏的手機給她發了一張照片,是他們倆的合影,在床上……

她還說,你知道陸歡顏的性格,他會負責任的。

其實,即使陸歡顏不負責任,她也會主動退出了,那個男人已經不要她了,他用他的行動來告訴她,她已經出局了,她沒有資格跟他在一起。

「他不要你?」南汀愣了愣,「溫暖,陸歡顏那麼喜歡你,他怎麼可能不要你?你們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該不會你對我哥……」

溫暖以前對薄寒池動過心思,這一點,南汀是心知肚明的。

聽到南汀的話,溫暖也不反駁,只說道:「那是以前。」

「可惜了。」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我跟他,也許真的不合適吧!既然不合適,又何必強求在一起。」

南汀聳聳肩,有些遺憾,卻還是笑著說道:「你說的也沒錯!趁著大家都年輕,誰都別耽誤了誰。」

「你呢?怎麼還單著?」

「結婚有什麼意思?結婚之後,再離婚嗎?我這輩子……」似是想起什麼,南汀眼底閃過一抹異樣,卻還是把話接了下去,「是不打算結婚了。」

溫暖微怔,「一直一個人?」

「對啊!一直一個人,我不想像我老媽那樣。」估計沒有人知道,在她父親去世之前,她父母就已經領過離婚證了,只不過,他們一直瞞著所有人,包括她,包括薄家其他的人。

她還是後來無意中翻到的,然後,她中途休學,卻了那個地方。

那是她爸爸追夢的地方,她想去看看。

寵妻無度 正在換婚紗的阿黎聽到南汀說的話,頓時替自家大哥著急了,也顧不得婚紗的背後有沒有拉上,連忙沖了出去,朝著南汀大聲喊道:「南汀姐,你別想不開啊!你要是決定一輩子單身,那我哥怎麼辦啊?我可不想看到我哥一輩子打光棍滾兒了。」

「再說了,像我哥那麼好的人,南汀姐,你真就捨得他打一輩子光棍兒嗎?」

南汀頓時啞口無言了,半句話也說不出口。

頓了頓,阿黎見南汀沒有開口,她又繼續說道:「南汀姐,你媽是你媽,你是你,你跟她怎麼能混為一談呢!你們完全就是兩代人。」

溫暖連忙附和地點點頭,很認真地說道:「阿黎說得有道理。」

「……」

南汀頓時就後悔了,她怎麼就把阿黎和姬唯的關係給忘記了呢!

「南汀姐,我哥要是打一輩子光棍兒的話,我媽肯定會被他氣死的。」

阿黎忍不住又補充了一句,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南汀嘴角抽了抽,心裡越發後悔,只得含糊地應道:「唔,我知道了。」

「薄夫人,您現在該化妝了。」

小艾在催她了,阿黎扭頭朝她笑了笑,一雙漂亮的杏眸微微眯了眯,聲音軟糯糯的:「好的,我知道了,我現在就讓你化妝。」

……

化妝室外的另一個房間,薄寒池跟幾個朋友在一起,薄臨也來了,他還被臨時拉來當伴郎,倒是薄承東和薄承西沒陪在他身邊,而是在外面忙著招待客人,薄承東還不時吐槽一句自家大哥。

「小西西,你有沒有發現,自從阿黎回來之後,大哥的脾氣變好很多了?」

薄三抽了個空檔,拉著薄承西一起聊天。

薄承西暗暗翻了一個白眼,「這有什麼稀奇的!大哥喜歡阿黎又不是一天兩天了,小時候的事情,你應該還記得一些吧!那時候阿黎總喜歡闖禍,咱奶奶好像還挺不喜歡她的,然後,每次阿黎闖禍之後,大哥哪次不是找一個借口把她帶走?」

聽到薄承西這麼一說,薄三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伸手戳了戳他的胳膊,小聲地說道:「難道大哥那時候就喜歡阿黎了?可那時候阿黎才多大啊!」

冰山一角的陽光 一想到這裡,薄承東艱難地咽了一口唾沫,大哥還真是……真人不露相!

「所以說,你輸給咱大哥一點都不冤枉!你要知道,小阿黎一早就被咱大哥盯上了,哪還有你什麼事兒呀!」 薄承西絲毫不覺得自己說的話,狠狠地將他家老三打擊了一番。

頓了頓,他又繼續說道:「老三,這事兒從今以後就得揭過了,小阿黎成了咱的大嫂,又是咱們薄家的女主人。再說了,大哥那醋罈子,我估計你是招架不住的。」

重生女配洗白日常 「小西西,你瞎說什麼呢!我跟她那都是過去式了,最重要的是,我對小姑奶奶從來都沒有其他心思,我就是單純地喜歡她。」

沒錯!就是單純地喜歡她!

薄承西嗤笑一聲,懶得繼續跟他爭辯,只要他現在對阿黎沒其他心思就行。

拿起水杯喝了一口,薄承西扭頭看向薄三,說道:「老三,你說小歌兒……」呃,這傢伙傻乎乎地看什麼呢?心裡想著,他順著薄三的目光望過去。

「小西西,這裡暫時交給你了,我有事兒,馬上就回來。」

撂下話,薄承東頭也不回地離開。

薄承西頓時愣住了,沖著那一抹離去的背影喊道:「喂!老三,什麼事情這麼著急?今天可是大哥的婚禮,絕對不能搞砸了。」

薄承東哪有時間搭理他!

就在剛才,他在人群中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像極了庄小魚,那個不告而別的庄小魚!他的視力一向不差,是絕對不會看錯的。

可,等他跑過去的時候,那一抹身影已經不見了,就好像剛才看到的一切,都是他的幻覺。

「人呢?剛才還在這裡的。」

薄承東皺起眉,到處張望,卻怎麼都找不到那一抹熟悉的身影。

薄承西從後面追上來,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好奇地問道:「喂!老三,你在找什麼?」

「一個人,我在找一個人,長得很漂亮,尤其是那一雙眼睛,很靈動……」

薄承西聽了好一會兒,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這小子是在找女人吧!女人,今天到場的女人很多,也不知道他找的是誰家的女兒。

也不管薄承西是不是聽懂了,薄三繼續在人群里尋找,眉頭緊緊地蹙起,「去哪了?剛才還在這裡的,我不可能看錯。」

「老三,這女人到底是誰啊?值得你這麼掛心。」

薄承東是什麼德行!從小到大,薄承西是再清楚不過了,他怎麼可能為了一個女人亂了心,偏偏,現在這種事情就擺在他眼前,不由他不去相信。

薄承東壓根就沒空搭理薄承西,他四處尋找那一抹熟悉的背影。

最終,他還是失望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