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怎麼樣才算得真正的鬼修?」蘇豪反問。

「很快你就可以見識到了。」

魑陰兒身上的黑袍突然飄落,一個面貌可以稱得上傾城的女子出現在蘇豪的眼中,除了幾乎沒有血色的面孔之外,魑陰兒的身體與常人無異。

蘇豪卻是皺了皺眉,因為魑陰兒露出真正面貌的剎那,他立即從魑陰兒身上感受到了非常濃郁的陰氣,竟然讓他有寒毛倒立的強烈感覺。

「同樣是鬼修,面貌差距也太大了一些,其中定有我不知道的原因。」蘇豪心裡琢磨,「不知道斬魂刃對她的效果如何?」

魑陰兒輕撫著自己晶瑩的肌膚,臉上出現陶醉之色,「凡是人類都逃不過衰老的殘酷結局,就算是成為了神也一樣,但是作為鬼修的我卻可以永遠保持這副美貌,這是神都羨慕不來的天賦。」

「據說你是劍修?」魑陰兒突然抬頭說道,「剛好我也會一門鬼劍術,就先拿它來熱熱身吧。」

只見魑陰兒隨手一招,她身下的白骨王座就突然飛出一根根白骨,不過眨眼的時間就幾乎遮住整片天空,這些白骨懸浮在魑陰兒的頭頂,形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為白骨劍,正在觀看的眾武者隔巨幕都可以感受到這些白骨劍上的可怕鋒芒。

一聲驚天的呼嘯突然響徹天地,蘇豪背上的虎鰲劍還沒有出鞘,卻已經是興奮無比,從不斷震顫的劍鞘可以看出它似乎已經迫不及待了。

「小屁孩,安靜點!」蘇豪淡淡說道。

神奇的是,虎鰲劍居然像聽懂了蘇豪的話一般,居然不再發出動靜,但是它身上的劍意卻是在不斷上升,就像一個人正在蓄力一般。

「算你聽話!」蘇豪輕聲道。

虎鰲劍是蘇豪從須彌山帶出的靈兵,原本的級別是中品皇器,後來被他用自己的鮮血不斷餵養,最終晉陞為極品皇器,他本以為這已經是虎鰲劍的極致,卻意外得到了可以蘊養劍魂的蘊劍訣,經過一年多的時間蘊養,虎鰲劍的劍魂終於發生蛻變,就在昨晚蛻變成為了劍靈,意味著虎鰲劍從極品皇器晉陞到下品祖器級別。

皇器已經很難得,祖器則是更加稀罕,因為擁有劍靈的祖器,威力至少要比皇器大上一倍,對武者的作用可想而知。

從工藝上來說,皇器已經是煉器師的極致,但卻不是靈兵的終點,因為優秀的煉器師還可以通過特有的方法將皇器蘊養成為祖器甚至更為可怕的道器,不過耗費巨大,一般的宗門根本養不起,這就是為什麼天劍域的絕大部分祖器都集中在六品宗門的緣故。

.「去!」魑陰兒大手一揮,漫天的白骨劍就化為一道道白光向蘇豪襲去。

蘇豪依然從容地看著襲來的白骨劍,他從這些白骨劍上看到了劍意,每一柄白骨劍的劍意都不算強,但是當無數白骨劍的劍意彙集在一起的時候,那就相當的驚人了。

「鬼劍術?有點意思。」蘇豪輕聲道。

蘇豪的雙眼猛然閉上又睜開,再看他的眼瞳已經變成了劍形,劍眼開啟后,一股驚天的劍意頓時從他的身上爆發而出,宛如狼煙直衝天際,用天地失色來形容也不為過。

受到蘇豪的劍意影響,無數襲來的白骨劍突然停頓,就像是遭遇到無形的阻力一般,這時有一團團拳頭大小的黑霧出現在白骨劍上,化為一張張猙獰鬼臉發出無聲的咆哮,下一刻這些白骨劍居然又重新動了起來。

兩道寸長的紅色劍芒從蘇豪的雙眼飛出,攜著驚人的劍意向白骨劍衝去,無盡的空氣受到劍意的擠壓直接爆發出一圈圈肉眼可見的白浪,白浪宛如狂風掃過白骨劍,那些出現在白骨劍之上的鬼臉立即露出無盡的痛苦之色,最終無奈消失,下一刻無數白骨劍跌落在地。

「鬼劍術不過爾爾,算不得真正的劍術!」蘇豪輕笑道。

魑陰兒眼神一冷,也不見她如何動作,那些跌落在地的白骨劍又重新化為一根根慘白的白骨飛回她身下的白骨王座。

「這鬼劍術對一般的霸體境巔峰武者還有些用,不過對於你來說你確實連撓癢都算不上。」魑陰兒站起來說道,「既然如此,那就開始真正的戰鬥吧,希望你不要死太快。」

蘇豪眉毛一挑道,「看來你很自信,讓我想起了烏鬽王。」

魑陰兒冷笑,「不要拿我和烏鬽王相提並論,他不配。」

魑陰兒身下的白骨王座再度出現變化,只見白骨王座突然蹦散,眨眼間的功夫她的身後就多了八個擎天骷髏,這些骷髏的身上爆發出驚人的波動,每一具骷髏的實力竟然都達到了開天境初期,著實令人震撼。 「哇!」此時關注巨幕的許多武者都不禁發出驚嘆之聲,魑陰兒竟然可以召喚出八具開天境初期的骷髏,要不是親眼所見,絕大多數人是絕對不會相信有人僅以半步開天的修為就可以做到這一點的。

「絕對是靈兵與戰技的完美結合。」有不少高手點評道,「如果蘇豪的實力還停留在當日與烏鬽王戰鬥的水平,那麼落敗的可能性就非常大。」

「殺死他,我的弒神八鬼!」魑陰兒冷聲道。

隨著魑陰兒的聲音落下,八具擎天骷髏的身上忽然燃燒起慘白的火焰,可怕的威勢甚至讓虛空顫抖,露出一道道明顯的黑線,那是虛空被震裂的表現。

蘇豪眼神如水,讓人很難看出他在想什麼,看到弒神八鬼出現后,他後背一直在凝聚劍意的虎鰲劍鏘的一聲從劍鞘中飛出,原本凝而不放的劍意在剎那間宛如水銀瀉地向前激射而去,虎鰲劍竟然要以一第敵八。

「既然你這麼強烈要求,那就讓我看看你晉陞祖器之後的威能。」蘇豪輕聲道。

虎鰲劍向前疾飛,在天空中拖出一條長長的氣浪尾巴,圍繞在它周身的劍意竟然凝聚成了一隻龐大的青色巨虎,纖毫畢現,栩栩如生,威勢強悍之極。

臨近弒神八鬼的時候,青色巨虎猛然張開大嘴,震聾欲耳的虎嘯隨之響徹天地,可怕的音波在天空中劃出一道長長的空氣波浪向弒神八鬼席捲而去。

弒神八鬼也同樣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叫聲,巨大的手骨化為燃燒著白色火焰的骨刀猛地往前砍,天空中頓時響起了雷霆之聲,天地也為之失色。

骨刀砍在音波上竟然發出金鐵之聲,就宛如刀劍相擊的聲音,音波在剎那間被砍爆,無數尺長的鋒銳劍氣隨之濺射在弒神八鬼的身上,發出連綿不斷的沉悶之聲,不過弒神八鬼沒有受到任何損傷,只是身上的慘白火焰被吹的明滅不定。

音波過後就是短兵相接,青色巨虎勇猛至極,一頭扎入弒神八鬼中就開始廝殺起來。

「基本可以確定,虎鰲劍可以發揮出開天境初期的實力,不過也很難敵得過弒神八鬼,畢竟對方人多勢眾。」蘇豪輕聲道。

在神武大世界,靈兵的等級分為寶器、靈器、皇器、祖器、道器以及神器,寶器擁有一絲靈性,靈器則已經形成雛形器魂,皇器則擁有了完整的器魂,到了祖器,器魂蛻變成為器靈,至於道器,唯有孕育出合道的器靈才能被稱之為道器,威能可怕至極,神器中的器靈則已經成為神一般的存在,它的強大無法想像,比如神器須彌山的器靈彌老。

從實力上來說,已經成為祖器的虎鰲劍就相當於一個開天境武者,所以虎鰲劍才敢大膽挑戰弒神八鬼,因為它的確已經具備這個資格。

「祖器,對我來說,算不得稀罕!」魑陰兒眼神平靜地看了一眼左手上的手鏈,這條手鏈宛如白金打造,最引人注目的是這條手鏈連接著一顆黑色的約有手指頭大小的珠子,黑色珠子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可以吞噬靈魂一般。

青色巨虎與弒神八鬼的戰鬥非常火爆,青色巨虎兇猛至極,面對弒神八鬼的圍殺,雖然落在下風,卻絲毫不懼,一次次被打趴,然後又一次次站起來重新發動攻擊,反正只要它保護好劍身,弒神八鬼也只能壓制它罷了。

「弒神八刀!」魑陰兒突然冷聲道。

聽到魑陰兒的話后,弒神八鬼突然收刀立身,更為濃郁的白色火焰出現在骨刀之上,跳動的火焰形成八張猙獰的鬼臉,下一瞬間就狠狠咬在青色的巨虎的身上。

青色巨虎發出一聲哀鳴,似乎受到了重創,咆哮間身形竟然再度膨脹,青色巨虎只剩下一個異常龐大的青色虎頭,張開的大嘴隱約可以看見一把黝黑的劍。

青色虎頭猛然向弒神八鬼撞去,下一刻無盡的劍氣飛射的漫天都是,弒神八鬼龐大的身軀也不禁被推著後退一步,之能眼睜睜地看著虎鰲劍回到蘇豪的手中。

「表現還算可以。」蘇豪對虎鰲劍稱讚一聲道。

蘇豪看向再度向他衝來的弒神八鬼,六大聖像瞬間出現在他的身周,並且很快就完成了聖道融合,只剩下遮天蔽日的黑洞懸在他頭頂上空。

蘇豪聖道融合的這一幕落在天闌州的武者眼中是極其震撼的,方一出現就有人忍不住驚呼,「六大聖像,蘇豪竟然修鍊了六條聖道,他是怎麼做到的?」

仙音閣華道生對劍宗華道生說道,「六條聖道,比你還多出一條。」

劍宗華道生神色凝重道,「這一點我確實不如他。」

劍宗帶隊的融魂境女武者輕聲道,「據我所知,天闌州已經很多年沒有出現過六聖道的武者了,怪不得他道種境巔峰就如此強大了,一旦成為神鼎境武者,他的強大將會超越我們的想象,不過想要把六聖道蛻變為神鼎也是困難至極。」

夜鷹經過一夜的休息,神色已經好看了很多,他也被蘇豪的六聖道震驚到了,「老祖曾說過,作為劍修,唯有聖道融合五條以上才擁有成為神境武者的可能,那豈不是說蘇豪已經具備了這一條件。」

飛羽眼睛激動地看著巨幕,「六條聖道,比我還多出四條,每多出一條聖道就會在原來的實力上強大一倍,怪不得蘇豪可以強大到這個地步,不過我現在才神鼎境初期,我還有機會修鍊更多的聖道,以前我擔心修鍊更多的聖道會影響修為進度,現在看來簡直就是可笑,想要變得更強大就必須像蘇豪這樣做。」

懸浮在蘇豪頭頂上空的黑洞開始迸發出威能,強悍而又無形的吸力衝擊在蘇豪的身上,蘇豪的身體不動如山,但是他的修為卻是節節攀高,最後在眾人震撼的神色中一口氣衝到了神鼎境巔峰。

「蘇豪這個黑球還可以這樣用?」看過上一次蘇豪與烏鬽王決戰的很多人驚訝道,他們一直以為黑洞只擁有可怕的吸力,當日烏鬽王就是這樣被打敗的。

「我曾經看過宗門的一些古老的典籍,我們劍修融合的聖道從第六道開始都會擁有不可思議之能,現在蘇豪的第六聖道坐實了這一事實。」劍宗的融魂境女武者輕聲道。 弒神八鬼舉著慘白的骨刀猛地向蘇豪砍下,蘇豪的身形瞬間消失在原地,落空的骨刀順勢將巨大的雲冰砍得四分五裂。

漫天冰屑中,蘇豪的身影出現在弒神八鬼的頭頂上空,已經與聖像蒼瀾劍融合在一起的虎鰲劍猛地一揮,無盡的青色劍氣揮灑而落,十六把骨刀自下而上組成刀網,與劍氣毫無花哨地衝撞在一起,天空頓時響起清脆至極的刀劍之鳴,產生的可怕威力將原本四分五裂的雲冰直接震城顆粒狀。

囂張狂少 「踏前斬!」

蘇豪的身形在弒神八鬼中不斷閃爍跳躍,每閃爍一次,就有一具擎天骷髏的身骨消失一部分,片刻之後,弒神八鬼的身體各有缺失,最慘的一個已經不見了半個骷髏頭,模樣看起來頗為滑稽。

遠處操控弒神八鬼的魑陰兒眼神閃爍,「隱魔域交給我的資料曾經提到過,蘇豪是極為少見的風靈體,蘇豪快速異常,現在看來果然如此,弒神八鬼雖然傷害夠高,但是根本摸不著他,這樣下去弒神八鬼遲早會被拆成一根根沒用的骨頭。」

「鬼王身!」

思慮一番后,魑陰兒操控弒神八鬼再度發生變化,只見弒神八鬼突然融合在一起,一具波動更為強悍的擎天骷髏出現,實力赫然突破了開天境初期,達到了驚人的開天境中期。

弒神八鬼融合成為鬼王身之後,體型非但沒有變大,反而縮小了三分之一,最明顯的就是它的移動速度得到極大的提高,以蘇豪的速度竟然難以擺脫。

鬼王身極為彪悍,每一刀都可以將虛空砍出一道粗大的空間裂縫,蘇豪不敢攖其鋒芒,只好快速閃躲。

沒多久天空中就彷彿多了一張黑色的大網,由上百道未能及時消失的空間裂縫形成的大網,而蘇豪的身猶如一條靈活的魚兒在網洞不斷穿梭閃躲。

「我看你怎麼躲,鬼王刀!」

魑陰兒冷哼一聲,鬼王身雙刀交叉,兩道慘白的凝而不散的刀光形成十字向蘇豪襲去,竟然是瞬移到蘇豪的身前,蘇豪只來得及橫劍阻擋,下一刻就連人帶劍被轟進一條空間裂縫之中消失不見。

「蘇豪!」

「哥哥!」

飛羽和蘇晴等人驚呼,站在旁邊的京墨奇怪地看了他們一眼道,「你們不必擔心,隊長可是空間武者,不就一條空間裂縫么,對他來說沒什麼大不了的。」

果然,一息之後蘇豪的身影又從空間裂縫中竄了出來,身上沒有受到任何傷害,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又沖向鬼王身。

「踏前斬!」

天空中響起震聾欲耳的劍鳴,只見巨大的虎鰲劍彷如從蘇豪的手中彈射而出,猛地擊打在鬼王身的橫檔的雙刀上,巨大的力量讓鬼王身忍不住後退一步。

「旋風!」

莫名的旋風突然出現在鬼王身的身下,它的身形竟然不由自主地被掀起,失去平衡的時候,蘇豪的身影瞬移般地出現在它的身側。

「狂風絕息斬!」

無盡的劍光瞬間將鬼王身覆蓋,天空隨之響起驚人的劍鳴,直到十息之後才堪堪停下,已經失去半個身軀的鬼王身重新出現在眾人的眼中。

鬼王身並非血肉之軀,感受不到任何疼痛,但是身體的缺失也讓他的實力受到了影響,移動速度明顯不如受傷之前。

「還挺耐揍!」蘇豪淡淡說道。

下一刻又是一套劍豪技能打出,鬼王身終於再也撐不住,身體猛然蹦散,殘破不堪的弒神八鬼再度出現在天空中。

魑陰兒神色難看,弒神八鬼乃是她的殺招之一,沒想到面對蘇豪卻是如此不堪一擊,此人的實力果然要比與烏鬽王決鬥的時候高出了不少。

「既然弒神八鬼對付不了你,那就只有我親自上陣了!」

魑陰兒大手一招,弒神八鬼的身形頓時快速縮小消失在她的手中,她的身體下一刻猛然漲大,驚人氣息爆發而起,捲起天空無數冰屑。

漲大之後的魑陰兒已經失去了原本的模樣,只見一個遮天蔽日的由無數骨頭拼組而成的骨鳥出現在天空中,與黑洞遙遙對應。

「我感受到了鳳凰的氣息,不過是死氣,這是鳳凰之骨么?」蘇豪神色思索地看著骨鳥道。

正在觀看的巨幕的朱菲臉色猛然一驚,不禁失聲道,「魑陰兒怎麼可以化身成為鳳凰骨鳥,難道她擁有鳳凰之血,是我們鳳凰一族的族人?」

一旁的青太一也是神色奇怪道,「是鳳凰的氣息沒錯,但是我卻感覺不到任何血脈親切感,反而感受到了無盡的邪惡,絕對不是我們鳳凰一族,難道這具鳳凰骨本不屬於她,是她後天煉化稱自己的霸體的?」

「蘇豪,你很快就會感到恐懼,因為我的霸體威力比你想象的還要恐怖,如果你現在臣服於我,我可以考慮將你收為我的奴僕。」鳳凰骨鳥張開嘴巴,魑陰兒的聲音從中傳出。

蘇豪淡然一笑道,「你只是一個假鳳凰!」

鳳凰骨鳥的雙眼突然冒出兩團黑色的火焰,這火焰非但沒有炙熱之感,反而讓天空開始結起冰霜,沒多久天空中竟然下起了霜花,奇異至極。

「那你就去死!」

鳳凰骨鳥猛地一扇骨翅,龐大的身形宛如一道利箭向蘇豪衝來,張開的大嘴猛然吐出一道黒焰向蘇豪籠罩而去。

「危險!」

強烈的危機感頓時在蘇豪的心頭升起,鳳凰骨鳥攻擊的時候,他感覺周身的空氣突然變得粘稠無比,對他的移動速度形成了明顯的影響。

「風之障壁!」

巨大的風牆出現在蘇豪的身前,黒焰毫不停頓地撞上風牆,風牆只是堅持了一息便宣告破碎,黒焰的威力已經超出了風盾的防禦極限。

秦先生,別來無恙 「鳳凰骨鳥的實力和之前的鬼王身相差不大,但是它的戰技卻是異常強大,估計鬼王身在它面前也撐不了多久!」蘇豪內心想道,「鳳凰一族果然是強大的化身。」

「空間球!」

蘇豪大手一揮,十個巨大的空間瞬間形成,這些空間球出現的瞬間就將黒焰分割成十份,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拖入空間裂縫消失不見。

蘇豪舒了一口氣到,「一下子用出十個空間球,差點沒把我的精元吸光。」 王妃人狠話不多 鳳凰骨鳥體型龐大,速度卻非常驚人,身形猶如一道烈焰在天空中拉出一條長長的尾巴,眨眼間就到了蘇豪的身前,鋒芒畢露的骨翅宛如一道垂天之刃掃落。

「斬鋼閃!」

蘇豪神色冷峻,虎鰲劍猛地彈射而出,附帶著御風、破風以及驚風三種意境的一劍狠狠地刺在鳳凰骨鳥的骨翅上,清脆的金玉之聲的頓時響徹天空。

一人一鳥極儘速度,以廣闊的天空為戰場,不過數息時間就對了無數招,蘇豪手中的虎鰲劍劍吟不斷,迸發出的青色劍氣照亮整個天幕,鳳凰骨鳥則是狂性十足,它的骨身極為堅硬,從一開始就只有進攻沒有防禦。

廝殺的場面極為火爆,觀望巨幕的許多武者臉上都不禁露出驚嘆之色,天馬行空的劍招,層出不窮的劍術,鳳凰骨鳥飛舞的神韻,驚人強悍的戰鬥本能,這些無不把戰鬥推向了高潮。

蘇豪與魑陰兒的耐力都極為可怕,就算是全力戰鬥也能堅持很久,兩人從早上開始戰鬥,直到午時還在激烈廝殺,彷彿不知疲倦的兩具機器。

「該死,他的耐力怎麼比得上的我的鳳凰霸體!」魑陰兒內心說道,「鳳凰霸體來歷強大,天生就擁有無比強悍的身體,耐力絕對要比絕大部分人類武者要強,但是這個蘇豪又是憑藉什麼做到這個地步的?」

蘇豪神色冷峻,宛如萬年不化的雲冰,手中揮舞的虎鰲劍甚至沒有一絲顫抖,穩定的可怕,他身上的靈息也穩定如故,完全沒有消耗過多的樣子。

「蘇豪的真元和精元已經到了生生不息的驚人階段了。」神腿門門主說道。

「易松曾經研究過的蘇豪的血脈,雖然沒有研究出個所以然,但是可以肯定他的血脈神秘而又強大,精元量和恢復效率肯定非常優秀,但是這一點還不足以支撐他擁有這麼驚人的戰鬥耐力,應該另有原因。」巨神宗宗主沉吟道。

神腿門門主點頭道,「兩個人都還沒有使用出真正的殺招,現在就看誰先露出疲態。」

隱魔域這邊,屍婆天君對夜鬼悶聲道,「夜鬼,魑陰兒的強大不可置疑,但是從現在的情況看來,能不能打敗蘇豪還是未知數,她應該還有其它後手吧。」

夜鬼飄渺的聲音從黑袍中傳出,「當然有,不過這蘇豪的實力的確驚人,遠超過我的預料,現在就看誰先露出疲態,鳳凰骨鳥的特性我十分清楚,所以我認為蘇豪會首先撐不住,到那時就是陰兒絕地反擊的大好時機。」

蘇豪與魑陰兒通過戰鬥向三域武者展現出了王者之姿,精彩絕倫的戰鬥讓人目不暇接,戰鬥從午時打到了傍晚。

蘇豪依然沉穩至極,他有意識地壓制自己的實力,難得遇到魑陰兒這麼好的對手,不用來磨練自己的劍術和戰技那就太浪費資源了,他的體內擁有九道本源風靈力,又開啟了中丹田,真元和精元都已經打到了生生不息的境界,不止一天,就是連續戰鬥三天三夜也很難讓他的真元和精元枯竭。

「這到底是什麼怪胎,以人類之軀竟然可以做到這一步。」魑陰兒內心無比憤慨道,她本以為蘇豪會首先露出疲態,沒想到自己先要撐不住了,駕馭鳳凰霸體需要不斷消耗精神力,她的精神力已經嚴重不足,不能再拖下去了。

「鳳凰祭!」

鳳凰骨鳥突然收身立足,無盡的黒焰從它身上燃燒而起,下一刻天空中彷如升起了一輪黑色的太陽,隨之猶如流星從九天墜落,目標赫然鎖死在蘇豪身上。

「大空間切割術!」

蘇豪眼中冷光閃爍,只見他的雙手虛抱,一輪巨大的黑色圓盤就出現在他的身前,下一刻就劃破虛空與黑色流星狠狠撞擊在一起。

奇異的是,兩者的激烈碰撞居然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因為在這場碰撞中就連聲音都逃不出來,可以想象其中的威能已經達到了何等可怕的程度。

片刻之後,黑色圓盤緩緩消失在虛空中,鳳凰骨鳥也同時消失,露出魑陰兒的絕世之姿。

魑陰兒頭髮凌亂,臉色看起來比紙還要蒼白,一副頗為狼狽的模樣,她的眼神有剎那間的迷茫,但很快又恢復清明,她咬著嘴唇看向蘇豪,不知道在想什麼。

蘇豪喘了幾口氣,剛才他其實也不輕鬆,全力施放大空間切割術對他來說消耗也是極大,體內的真元和精元水平已經降到了一半以下,想要再次施展威力絕倫的大空間切割術還需真元和精元量恢復到一半以上的水平。

「你果然隱藏了實力!」魑陰兒冷冷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