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方妖王,還不速速出來受死!」太乙真人此時帶著雲中子、廣成子、道德天尊等闡教金仙,也蜂擁而來,一時間闡教和火部聯合起來,圍攻鳴沙山。

「可惡,他們肯定是設計好的!」移山大聖怒罵道,「這群牛鼻子!」

通風大聖也皺眉道:「好算計,一方面抓了三公主,讓我們不得不去救,一方面全力圍攻鳴沙山讓我們陷入兩難的境地。」

不得不說,闡教的這一手玩得相當漂亮。現在眾妖王都有些難為了,若是他們去救梅瓊霄,那麼鳴沙山肯定就完蛋了;若是不去救梅瓊霄,這簡直不可能,雷克頓首先就做不到;但如果兵分兩路,很可能被分別擊破。

太乙真人按下雲頭,對著眾位妖王笑道:「諸位大王,本真人今日就要攻破鳴沙山,奪走金烏後人!」

「太乙道友,何必廢話,咱們直接動手吧!」王靈官也說道。他剛剛當上火部主神,正著急要立下功勞,這樣才能鞏固自己的地位,也能在元始天尊面前掙些面子。

怎麼辦?

眾位妖王一時間有些難辦了。

「哥哥們。」雷克頓忽然說道,「七火山那邊三公主的事情,就交給我來,你們幫我守住鳴沙山便是。」

雷克頓此言一出,牛魔王第一個出聲反駁道:「八弟,那白象王詭計多端,而且還有其他火部正神相助,只怕你一個人不是他們的對手啊。」

通風大聖也說道:「八弟,既然白象王敢玩這麼一手,肯定是有所準備,咱們一個人去肯定不可能成功的。」

雷克頓直接擺手道:「不用多說了,三公主是八弟我一個人的事情,這恩情也要我自己來還,諸位兄弟不用為我費心!」

眾位妖王見得雷克頓心意已決,他們也只能選擇相信雷克頓,相信自己的兄弟。

「八弟,萬事小心。」牛魔王伸出拳頭,在雷克頓的胸口撞了一下。

「我會帶著三公主安全回來的。」雷克頓留下一句話,直接捏動法訣,消散在了風中。 太乙真人一看到雷克頓獨自一人離開,心頭不禁暗笑,這個雷屠夫真是找死啊,白象王那邊已經準備好了重重機關,就等雷克頓朝裡面跳了。

不得不說,太乙真人現在對於雷克頓可是恨得牙痒痒啊,不把雷克頓給幹掉,他簡直不甘心。不僅僅是他,赤精子、廣成子、道德真君等闡教金仙都和雷克頓有仇,誰讓雷克頓這傢伙把他們的法寶都給弄壞了。

這邊牛魔王等妖王披掛上陣,帶著鳴沙山的妖兵,出去迎戰火部和闡教聯軍了。

「牛魔王,今天就是你們妖族大聖的末日了!」太乙真人大笑道。

牛魔王冷哼一聲道:「很多人都說過和你一樣的話,只不過這些人,最後都敗了。」

這邊兩軍對壘,戰意燃燒,那邊雷克頓正全速趕往八百里荒漠極北的七火山。

這個七火山,乃是八百里荒漠北部一個相當神奇的地方,一共有七座火山圍繞組成,其中岩漿四濺,火浪滔天,杳無人煙,相當險惡。

雷克頓不多時就來到了這七火山的地盤,只見眼前是七座千丈高的大火山,環繞成一圈,上面傳來岩漿翻滾燃燒的聲音,空氣中濃煙密布,一股股熱浪涌動在沙漠之上。

而在七火山的正前方,有一個身穿白衣的白面書生,正笑吟吟地看著趕來的雷克頓,赫然正是白象王。


「真是可惜啊,居然只有雷屠夫你一個人來了。」白象王的聲音尖細如女子一般,其中帶著說不出的詭異,「我設下了不少機關,本想多幹掉幾個妖王的,看來太乙真人那邊壓得太狠了一些。」

雷克頓踏步上前,厲喝道:「白象王,你倒是夠膽,本妖王今天不取你性命,就對不起妖族大聖的名號。」

「哎呀呀。」白象王冷笑道,「好大的口氣,雷屠夫,若是你真有本事,就來闖闖我的七火山,看你能不能救回你那小情人梅瓊霄。」

一說到梅瓊霄,雷克頓的目光中流露出一抹殺氣,周圍灼熱的空氣都不由得一寒。

「白象王,你要找死,本妖王今天就賜你一死!」

說著雷克頓直接施展開風遁,閃到了白象王的面前,一拳頭狠狠地砸了過去。

但是白象王根本不閃不避,拳頭從他的身上穿透過去,原來只是一個幻影而已。雷克頓一拳下去,這幻影直接消散掉了。

「雷屠夫,有種的就殺入七火山之中,你的小情人和羽翼仙都在這裡等你,哈哈!」白象王詭異的聲音從七火山之中傳來。

雷克頓落到地上,直接走到了七火山的山腳之下。周圍是光禿禿的熔岩山石,火山灰伴隨著熱浪亂飛,灼熱的感覺從四面八方傳來。

雷克頓緩緩地進入群山之中。

忽然,荒涼的火山岩石上,悄無生息地浮現出許多人影。這些人穿著和周圍環境一樣的衣服,還有獨門的匿氣法訣,相當之隱蔽。

「這就是你的伏擊嗎?」雷克頓冷笑一聲,「如果只是這樣的水平,我倒是高看你白象王了。」

呼!

一陣疾風閃過,數十個身影猛然躍出,如同閃電一般逼近了雷克頓,每個人手上都拿著赤紅色的短匕首。這些人不是簡單的人,乃是火部當中有名的火之暗部,專門負責襲擊和暗殺,每一個人都至少有天境一重天的修為。


但是雷克頓面對著這麼多人的突然襲擊,根本一點都不閃避,任由他們攻擊自己。

幾十柄匕首刺向了雷克頓!

雷克頓目光猛然一凝,身上的皮膚浮現出一層赤紅色的鱗甲,正是他的火鱗金甲。這些匕首砍在雷克頓的身上,居然如同砍在堅硬的金鐵上一般,只留下幾道淡淡的白痕而已,根本傷不了雷克頓絲毫。

「真是搞笑。」雷克頓冷哼一聲,包裹著赤色鱗甲的拳頭猛然轟出。

鮮血飛濺!

一個火之暗部的高手直接被雷克頓一團轟成了肉泥,天境一重天的修為在他面前根本就不夠看。周圍的其他高手卻根本不懼怕雷克頓,他們早就經過了嚴格的訓練,無論對手如何強大,都絕不退卻,火部神將的素質,絕不是普通的天兵天將可以比擬的。

但很可惜,他們遇到的是雷克頓。


雷克頓根本懶得使用霸鋼刃,赤紅色的拳頭不停地轟出,每一拳都能轟出一灘肉泥來。但是周圍的火之暗部高手源源不絕地湧來,壓根就沒有停手的意思。

十個,二十個,三十個……四十個,五十個……

雷克頓的拳頭還在亂轟,這些人雖然根本傷不了他絲毫,卻不停地消耗著他的體能和法力。雷克頓眉頭微微一皺,已經明白了白象王這一招的意圖,根本就是弄這些炮灰來消耗他的法力和體能的。

「白象王,本正神玩的這一手如何?」一個冷峻的聲音在白象王的身邊響起。

白象王微微一笑:「薩正神真是好手段,不過你弄這麼多火部的神將去送死,王靈官大人不會責怪嗎?」

那人冷哼一聲道:「王靈官?本正神要做的事情,他有什麼資格管?如果不是我大哥腦子犯傻死了,這火部主神還輪不到他!再說了,這些天境一重天的廢材,本來就是拿來送死的。」

如果雷克頓在此,一定會驚訝地發現,白象王居然和一個長得跟薩守堅一模一樣的男子站在一起。

話說七火山的山腳之下,雷克頓還在應付著不停湧來的火部高手。他雖然沒有使用霸鋼刃,但是轟殺這麼多不要命的人,依然耗費了不少的法力。

足足殺了半個時辰的時間,整個山腳下都被血色填滿了,地上的血液在高溫之下凝成了一片黑色的血污。

三百個!雷克頓的雙拳上布滿血污,剛才他足足轟殺了三百個火之暗部的殺手,法力也消耗了三四成之多。

但是雷克頓毫不在意法力的消耗,他感覺自己現在狀態很好,整個人的殺氣已經達到了一個巔峰。也許現在的他不是法力最強的時候,但絕對是怒氣值最高的時候。

步子很穩,穩穩地走近了七火山的山間。


前方是一個廣闊的山谷,山谷的周圍布滿了赤紅色的旗幟,地上溝壑縱橫,這些旗幟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個相當奇妙的陣法。

「真不愧是妖族大聖啊,殺了我火部那麼多神將,消耗的法力卻並不多,氣勢反而更強了。」冷峻的聲音在山谷之中響起,一個身穿赤色戰甲的男子緩緩地走了出來。


雷克頓一看到這人,先是愣了一下:「薩守堅?」

「哼,雷屠夫,你看清楚了,本正神可不是薩守堅。」這男子緩緩地說道,「本正神是薩守堅的弟弟,叫做薩守強!」

雷克頓這才看清楚,這人雖然和薩守堅長得有九分相似,但更加年輕一些,眉目當中沒有薩守堅的霸道,卻多了一抹陰狠。

「原來是薩守強,火部正神。」雷克頓緩緩地說道,「你應該就是白象王找來的幫手吧?」

薩守強陰笑道:「不錯,本正神與白象王聯手對付你,也值得你慶幸了。」

「你要是想為薩守堅報仇,可不該找本妖王。」

「哈哈哈!」薩守強忽然狂笑起來,「開什麼玩笑?我薩守強怎麼可能會報仇?我那個哥哥自己犯傻,非要和北斗玩什麼光明正大的決鬥,真是可笑。不過我倒是要感謝北斗,如果不是他殺了我那個犯傻的哥哥,我還不會有機會當上火部的主神。」

「不過現在的火部主神是王靈官,也輪不到你吧?」雷克頓冷哼道。

薩守強忽然臉色變得異常陰冷:「王靈官?就這個傢伙,本正神遲早會把他幹掉的,他不過是仗著我那犯傻哥哥的支持才上位的,到時候我幹掉了他,我就是火部的主神了!」

一想到這裡,薩守強渾身都在顫抖,是激動的顫抖。

他是薩守堅的弟弟,無數年來,一直都活在自己那個天師哥哥的陰影之下。他的哥哥,無論是名氣、實力、勢力,各個方面都要強於他,所以薩守強一直不甘心,不甘心只當他哥哥的影子。

他是火之暗部的老大,一直都活在陰暗之中。他不同於他那個霸道狂傲的哥哥薩守堅,他陰狠,他毒辣,他為了殺死對手可以不擇手段,他的目光一直覬覦著火部主神的位置,只可惜薩守堅太過強勢,根本不是他可以撼動的。

終於,薩守堅敗亡在了北斗的手中,他薩守強的機會來了。但是,卻被那個可惡的王靈官奪走了火部主神的位置,所以他不甘心,他要幹掉王靈官,他要得到元始天尊的承認,成為新的火部主神。於是他聯合了白象王,設下了這個局來對付妖族的大聖。

「薩守強,你以為你一定能勝過本妖王嗎?」雷克頓沉聲道,「你只是六重天的修為,本妖王可不會怕你!」

薩守強忽然冷笑道:「雷屠夫,你還真是搞笑,本正神像是那種正大光明一對一的人嗎?」

「不錯,薩正神可不會傻到玩一對一這種事情的。」白象王忽然也從一旁緩緩地走了出來,「這一次,是我們一個天境六重天的加上一個天境五重天的,對付你一個天境四重天的。」

薩守強緩緩地補充道:「不僅如此,雷屠夫,我還在這裡布下了專門對付你的陷阱,你現在還不知道吧,你剛才我和你說話的時候,其實已經啟動了陷阱了。」 那邊薩守強話音一落,周圍插滿了的赤紅色旗幟紛紛放出紅光來,地面上縱橫的溝壑之中流淌出岩漿來,在大地上勾勒出一個相當詭異的陣法。

「雷屠夫,這是我火部秘傳的聚火陣。」薩守強笑道,「你知道我為什麼會選擇在七火山嗎?因為這裡有七火連天,乃是一個天地異象,凝聚出來的火之能量相當精純,在聚火陣的作用下,我可以隨時調用七座火山的一切能量!」

說著薩守強一抬手,七座火山的岩漿之中湧出無數熱浪,烈焰在他的手中匯聚起來。

「雷屠夫,受死吧!」薩守強目光中閃過一絲狂熱,一股岩漿般的能量轟向雷克頓!

雷克頓低吼一聲,直接化出法相,變成一頭洪荒巨鱷,身上火鱗金甲閃爍起來。薩守強轟出的岩漿之力,直接將雷克頓給吞噬掉了,整個地面上都是縱橫流淌的赤色岩漿。

「哦?你倒是皮糙肉厚啊。」薩守強說道。

雷克頓以自身的火鱗金甲,硬扛了薩守強一招。雖然火鱗金甲乃爐中火所化,防禦力非凡,但是薩守強法力佔優,還有七火山聚火陣相助,雷克頓抵擋起來也相當艱難。

一旁的白象王忽然也出手了,只見他手中摺扇一抬,一道白光激射而出,從一個相當刁鑽的角度襲擊雷克頓。

雷克頓一時間大意,居然被白光給纏住了。這白光相當堅韌,如同一條鐵索將雷克頓直接給纏住了。

「雷屠夫,這是本妖王的象鼻索。」白象王笑道,「這象鼻索水火不侵,堅韌無比,你休想掙脫!」

薩守強也狂笑道:「雷屠夫,你的死期到了,我看你還有什麼手段!」

重生之我能陞級 ,凝結在薩守強的身上。

「結束了。」薩守強的目光中閃過一絲灼熱,一道恐怖的岩漿直接轟向了雷克頓。

這一道岩漿,異常暴烈,異常兇狠,異常殘酷!

薩守強幾乎已經看到雷克頓的屍體被燒成焦炭,幾乎已經看到他成功地剿滅妖族大聖,然後做掉王靈官,成為新的火部主神了!

滔天烈火,侵略大地。

無邊火海之中,猛然傳來一聲怒吼:「黑狂式!」

吼!

一頭足足有五十丈高的洪荒巨鱷,身披赤紅色的火鱗金甲,手持四十丈長的黝黑巨刃,人立而起!黑色巨刃猛然揮下,彷彿盤古開天闢地一般,將無邊火海直接劈散開來!

「不好!」白象王率先反應過來,「快退!」他直接閃身避開,雷克頓此時戰力全開,根本不是他能夠阻攔的。

薩守強已經陷入癲狂,哪裡肯閃避,咬牙怒罵道:「哼,雕蟲小技而已!」他直接凝出更加恐怖的一團岩漿,宛如燃燒著的隕石般砸向雷克頓。

雷克頓血紅的雙眸之中燃燒著怒火,雖然法力不是巔峰,但是戰意已經突破巔峰了。黑色的霸鋼刃傳來冰涼森寒的感覺,直接硬劈向這團岩漿。

霸鋼刃,無堅不摧,無物不破!

轟然巨響,震得七火山大地顫抖,山崩地裂,亂石飛沙,烈火翻騰。雷克頓這一刀直接硬生生劈開了這團岩漿,薩守強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地看著這一幕。

「不可能,這傢伙……法力不過四重天,怎麼會有這麼可怕的力量?」薩守強怒罵道,「不可能!」

他哪裡知道,雷克頓修為雖然不高,但是一身神力加上霸鋼刃,攻擊力早已經超越了六重天的水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