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以前!老爸現在要娶新的老婆,將來他們就有新的兒子,怎麼可能管我!」

官寧錚特別相信姜南初,所以願意將積壓內心深處的話,一股腦兒說出來。

陸司寒擔心官寧錚這傢伙,下手沒輕沒重的傷害寶寶,一直都在門外偷聽。

聽到官寧錚來到錦都的緣由,心虛的摸摸鼻子,看來剛才有些誤會他。

「新的老婆,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完全沒有聽說?」

「事情是這樣的,前段時間……」

由官寧錚略顯幼稚的話語中,姜南初大概弄明白究竟怎麼回事。

原來一開始官家奶奶認為官寧錚越來越大,性格越來越野,希望找個后媽管教管教,所以安排一場相親,相親的對象是雲城名門望族的女兒,據說知書達理,溫婉賢淑。

一切步驟進行好好的,偏偏就在約會那天官縛臨時接到任務,前往一家娛樂場所執行任務,結果被下春藥,招惹一位風塵女子。

事情結束之後,那位風塵女子要求官縛負責,而官縛居然破天荒的答應,願意娶她。

這樣的消息傳出來之後,官家奶奶不開心,所有親戚不開心,他們都在官寧錚的耳邊開始挑撥起來。

他們告訴官寧錚那名風塵女子是個壞人,那名風塵女子未來生的兒子,會和官寧錚爭奪家產,會和官寧錚爭奪父親寵愛。

家產什麼的官寧錚不在意,但是老爸絕對不能被搶走!

這樣想著,官寧錚只能上演一出離家出走用來威脅官縛。

「傻瓜,所以從雲城來到錦都,看到南初姐姐懷孕,才會這樣難受?」

「是不是以為南初姐姐擁有自己的孩子,就會不疼寧錚?」

「難道不是嗎?」

寧錚黑眸濕漉漉的,雙手不安的攪弄在一起。

「當然不是,多出一個孩子絕對不會分走我們對寧錚的疼愛。」

「不僅如此,多出一個孩子,等於多出一個喜歡寧錚的人。」

「以後寧錚就是真的大哥哥,可以保護弟弟妹妹,你們都是親人。」

姜南初摸著寧錚柔軟的髮絲,溫和的與他講著道理。

寧錚非常相信南初,聽她這樣說,漸漸的能夠接受起來。

合著就是多出一個小弟供他使喚,這樣似乎並不差勁。

正想著呢,突然寧錚發現南初姐姐的肚皮鼓出來一塊。

「弟弟,弟弟想要出來!」

這是肚中寶寶的第一次胎動,沒有想到居然是在官寧錚面前。

「我想寶寶一定非常喜歡這位哥哥。」

「哎呦,真是馬屁精弟弟,既然這樣,以後我的玩具分給他玩好啦。」

官寧錚說完,小手放在南初孕肚上面。

「哥哥可不小氣,將來如果你被欺負,就找我吧,雲城小爺的名號可不是白吹的!」

「誒誒誒,弟弟又在動,好像和我握手!」

官寧錚新奇的喊。

陸司寒覺得口渴,想著姜南初與官寧錚聊的非常融洽,所以下樓喝杯水,想不到一上來錯過大事!

聽說寶貝女兒在動,陸司寒立刻推門而入。 舒暢(成嬰態)

目前等級:3

生命值:40/40

幽能:70/70

智慧:11

資質:1.5

綜合攻擊力:3.5

能量密度:6.2/40

技能:吞噬

卡牌:5

遺物:1

可重生次數:56

勳章:微生物操縱者

果然,得到了遺物後,自己的狀態就改變了。雖然等級依舊是3級弱渣,但是可重生次數暴漲到56次。智慧也變成了11點。就連最重要的資質這一項,也多了三分之一。這就意味着,每天他的幽能自動回覆速度,從一增加到了一點五。

下次再儲夠老煙槍卡的激活能量,只需要六天半。好激動好興奮,感覺人生已經達到了高潮。

最主要的是,聽系統說還開啓了什麼天賦系統,還得到了天賦自由點數1點。

就在子宮內的舒暢興奮地手舞足蹈時,他卻並沒有發現,一向都是話癆的妹妹舒文瑤自從他回來後就一直沉默着,背對着他,不知道在幹什麼。

肚子內的氣氛很壓抑,彷彿除了那股老是要將他腦袋朝下引導的暗流外,還隱隱潛伏着別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不詳氣息。那股危險氣息,還在越來越濃。

這些細微的細節,平時都非常謹慎的舒暢,因爲陡然獲得了遺物的欣喜刺激的大意了,根本全都沒有注意到。他感覺着子宮壁時不時傳來的宮縮擠壓感,明白自己在這老媽的肚子裏,恐怕是呆不了多久了。

“算了,先解決眼下的問題,天賦系統等下再看。”舒暢皺了皺眉,決定暫緩查看天賦系統究竟是什麼東西。宮縮讓他非常不舒服,而且眼前還有一個非常棘手的事情需要處理。

“四好青年李志平顯然想替我老媽接生,這小子太有發散性思維了。”舒暢思來想去,絕對不敢賭在家中分娩。老媽懷的可是雙胞胎。

家中分娩實在是太危險了。哪怕冒着被舒家發現的可能性,也要將老媽弄進醫院。

舒暢估摸着李志平還在老媽身旁,微微一思索後,最終決定觸發琴光卡牌。

初級催眠術,發動。

寒冷潮溼的籠子中,苗問薇因爲經常性的宮縮而感到恐懼。更恐懼的是,她能察覺到自己就快要分娩了,那個瘋子李志平還完全沒有帶自己去醫院的想法。瘋子就是瘋子,他竟然絮叨叨的說要自己替她接生。

他李家的子嗣血脈,從來都是在自己家出生的,從來不會去醫院。

婚後試愛:面具甜妻 李志平的話令苗問薇打了幾個冷噤,從心底冷到了頭頂。她怕自己在分娩的時候,活活死在這個籠子中。瘋子李志平根本就不在乎她的死活,他像是更在乎自己肚子裏的寶寶。

這傢伙帶來了剪刀和菜刀,還有兩水瓶的熱水。他用火將剪刀和菜刀烤了烤,算是消毒了。這他奶奶的哪裏是想要替自己接生,看起來完全就是想要嚴刑逼供。該不會都是從李志平現在正在讀的那本可疑的《家內分娩的重要性以及精神的和諧》的書中看來的吧?

“志平,能不能將我的手解開,我肚子痛的厲害。”苗問薇見硬的不行,決定換一個方法,來軟的,加以示弱。讓李志平覺得自己已經妥協了,讓他放鬆警惕後再伺機逃跑。

沒想到李志平眼睛一翻,笑眯眯的說:“書上說分娩之前,一開始宮縮的時候就要綁住產婦的手腳。免得產婦亂掙扎,反而容易傷害自己。”

說完,四好青年就準備上來將她的腳也一併的捆起來。

苗問薇頓時傻了眼,她冷汗一滴一滴的往外冒。不但是因爲宮縮變得頻繁,而是她的肚子,也逐漸開始疼痛難忍起來。

分娩的時間,已經迫在眉睫。

就在苗問薇看着李志平一步一步靠近,抓住了自己的腳準備綁住而束手無策、因爲劇烈的疼痛無力反抗的時候。突然,她的肚皮裏有一雙小手用力頂住了子宮壁。那雙小手凸出,以非常規律的速度,緩慢的畫着什麼奇怪的圖案。

就在這時,剛走過來的李志平的眼珠子頓時就直了,沒有了神采。他瞪着大眼睛,一動也不動。

“好機會!”說時遲那時快,苗問薇忍着痛,一腳拼命的將李志平踢倒。李志平暈沉沉的,倒在地上好久都沒有動彈。

“嗚嗚,痛。”苗問薇艱難的從地上站起來,慢慢的挪到桌子上的菜刀前。她小心翼翼的用捆在身後的雙手摩擦繩子。細細的尼龍繩不幾下就被磨鋒利的菜刀給割斷了。

手腳都恢復了自由的女孩連忙從狀態微妙的不清醒的李志平身上取來了開籠子門的鑰匙。她雖然搞不清楚剛剛還好好的李志平到底怎麼回事,不知爲何就昏了。但是時間緊迫,她必須要逃出去,儘快逃出去。

大總裁惡寵冒牌甜妻 肚子裏的孽種就快要分娩,她絕不會允許仇人的孽種從自己身體裏出生。

絕不!

她要找一傢俬人小診所,將肚子裏的孩子流掉。

苗問薇手腳並用的從籠子裏逃出來,捂着肚子不停的逃。她完全不知道舒暢在她的肚子里正在破口大罵。舒暢剛剛纔觸發初級催眠術,正準備對李志平進行暗示,讓他帶老媽去醫院分娩。結果李志平就被老媽一腳踢倒下了。

情況,糟糕透頂。畢竟初級催眠術,也是需要五分鐘冷卻時間的。 迷海紅鯉 如果李志平醒過來,他就什麼忙也幫不了了。

苗問薇在逃,用盡了全身僅剩的力氣。她好不容易纔鑽出隧道來到屋外,小院子裏陽光明亮,冬日的風在C城顯得格外的稟烈。災難重重的女孩不由得裹了裹單薄的孕婦裝,一瘸一拐的繼續往外逃。

她幾個月沒見過天日,哪怕柔弱的太陽光,也刺的她眼睛無法全睜開。於是苗問薇眯着眼,繞過了院子,來到了大門前。

女孩剛想拉開李家大院的門,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扯住了腳。被催眠的李志平醒了過來。他右手提着菜刀,左手拽住了苗問薇的腳踝。臉上仍舊笑眯眯的,那彷彿帶着面具的假笑,看的她不寒而慄。

“放開我。”苗問薇尖叫着。

李志平沒有放手,反而將她朝院子內拖的更加用力了:“問薇,你爲什麼要逃,你爲什麼要出去。我明明那麼愛你,那麼愛你肚子裏的孩子。”

“你就是個瘋子,快放了我。我警告你,快放我走。”苗問薇嚇的臉煞白。

“你纔是瘋子,你竟然想要殺掉我倆的孩子。跟我回去,不然,不然我砍斷你的腳。”李志平瘋狂的神色裏,彷彿眼睛一亮,頓時更加瘋狂了,喃喃道:“對啊,砍斷你的腳不就對了。你沒腳了,就不會離開我了。永遠都不會離開我了。我真聰明。”

“你想幹什麼!你到底想對我幹什麼?”苗問薇嚇得更兇了。

DARK時空 她眼巴巴的看着李志平舉起了手裏反射着寒光的菜刀,用最大的力氣,向自己的雙腳砍過來。 第673章徐希希在哪裡

「女兒,女兒,我是爸爸,我在這裡,快點動動。」

陸司寒話音落下,寶寶立刻安靜下來,好像睡著一般。

「凶叔叔,我的小弟不喜歡你,走遠一點!」

「明明剛剛還在和我握手的啦!」

官寧錚氣呼呼的說,現在好啦,根本不出來啦,都是凶叔叔害的!

想想陸司寒怎麼說也是英俊瀟洒,俘獲不少錦都名媛放心,唯獨看他不爽的估計只有官寧錚,以及肚中的寶寶。

陸司寒不由的產生一股挫敗感,難道女兒真的討厭他嗎?

姜南初心想肚中寶寶討厭陸司寒,很有可能是因為重女輕男的原因吧。

誰讓陸司寒這麼喜歡女兒,對兒子半分不期待。

「好啦,誤會全部解釋清楚,剛才沒有吃飯,現在餓不餓?」

「可是祝奶奶應該已經去睡啦,只能餓著。」

「沒關係,不是有我嗎,我來煮麵。」

姜南初說完帶著一大一小下樓。

廚房交給姜南初,陸司寒與官寧錚坐在餐桌上面。

原本官寧錚就是比較怕陸司寒凶凶的模樣,剛才被他拆穿真相,現在更是畏懼。

「是我沒有打聽清楚雲城事情,以為你是不懂事瞎玩,應該對你說聲對不起。」

「臭小子,叔叔還是非常喜歡你的,所以想要住一段時間,就住吧。」

官寧錚聽到陸司寒這番話,眼睛都亮起來,原本以為明天就要收拾收拾走人,心中覺得難過,現在全是高興!

「謝謝叔叔,叔叔其實長得很帥!而且寶寶非常好看!」

「你們兩人又在說什麼,明明前段時間不是互相看不順眼嗎?」

姜南初端出三碗青菜牛肉麵詢問道。

「咳咳,男人之間的秘密。」

「沒錯,我和叔叔已經和解。」

「真是奇怪的情誼,趕緊吃吧,吃完都去睡覺。」

姜南初催促著,三人沒有幾口吃完面,連湯都沒剩下。

吃完宵夜,姜南初陪官寧錚上樓講故事哄他睡覺,陸司寒留下來清洗碗筷。

三樓房間內,官寧錚抱著一隻棕熊玩偶,姜南初拿起書本講起故事。

二十分鐘后,故事講完,姜南初準備離開的時候,官寧錚握住她的手腕。

「怎麼啦,是不是認床,又睡不著?」

「不是的,南初姐姐,其實寧錚不是好孩子,寧錚有件事情一直瞞著你們。」

「是嗎,那麼寧錚現在願意說嗎?」

「嗯嗯,這個是今天在醫院,有位護士阿姨希望我能放到你的飯碗裡面。」

官寧錚從床頭櫃拿出藥盒放在姜南初手中,藥盒已經被拆開,但是裡面藥丸一顆沒少。

姜南初看到米非司酮四字時,眼皮跳了跳。

「護士阿姨說,這個葯能夠把南初姐姐肚子裡面寶寶弄沒。」

「寧錚一開始有點心動,但是吃藥很苦,所以不想傷害南初姐姐。」

「現在寧錚已經喜歡弟弟,所以不會傷害他的!」

官寧錚堅定的說,不僅如此,將來誰要是敢傷害弟弟,就是和他過不去!

「嗯嗯,寧錚是個好孩子,謝謝你將這件事情說出來,趕緊睡吧。」

姜南初哄睡官寧錚,回到房間,手中緊緊握住藥盒,思緒已經怒火衝天。

姜南初不知道究竟得罪誰,居然這樣不准她好過!居然惡毒到連孩子都可以利用!

「外面有點冷,注意不要感冒。」

「其實經過一天的相處,發覺孩子真的很神奇。」

穿成短命女配之後 「就比如官寧錚,原本覺得沒心沒肺,想不到心思這樣敏感。」

陸司寒拿出一條披肩圍住姜南初。

姜南初沒有說話,轉身將藥盒遞到陸司寒手中。

「這是什麼葯,你的身體不舒服?需不需要看醫生?」

「這是墮胎藥。」

陸司寒微愣,隨後如同觸電一般,一把丟開藥盒。

「發生什麼事情?為什麼琉璃別院內會有這種東西?」

「今天有位護士交給寧錚,引誘他去放到我的飯碗裡面。」

「如果寧錚心思壞點,恐怕現在我和孩子都在醫院進行搶救,說不定——」

說不定之後的話,姜南初沒有說出,唇瓣已經被粗礪的手捂住。

「不要說下去,現在沒事就好,這件事情一定要調查個水落石出。」

「現在乖乖睡覺,我要立刻去看監控,找出那位護士。」

姜南初倒是想要陪同陸司寒一起過去看看,但是考慮寶寶需要休息,所以乖乖睡下。

第二天清晨,陸司寒在書房熬夜熬的雙目通紅。

「調查的怎麼樣,有沒有消息?」

「寧錚當時所站位置是在監控死角,至於那名護士很可能只是偽裝而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