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十八這小子還飄在空中呢啊?我也得帶著他去東都城晃蕩一圈了,反正在這邊一時半會也沒有什麼事情啊……」葉川笑著道。 “神級,不就是一個區區的神級麼!我……我怎麼可能有辦法!”

地藏皺着眉頭惡狠狠的瞪了蘇晴一眼,咬牙切齒的說到,公羊芊芊的哭聲裏面帶着一種讓人心煩意亂的味道,感覺,那感覺,讓俯身下來仔細的看着蘇晴的那高大數十丈高大,端坐在蓮花臺上的那尊神像一樣的東西都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震瞳!麻煩。如果不是因爲還需要你,如果不是因爲……,就憑你這樣的哭哭啼啼,死一萬次都不夠。”

陰暗中,分明是惡狠狠的咬了咬牙齒,那如同公子哥一般,任是誰也想不到就是的地藏緩緩的退入了黑暗當中去了。

“妥當了?”

黑暗當中,一個低沉的聲音緩緩的響了起來,地藏轉身走入了裂開的空間裏面,站在一座巨大的石門的前面,他整了整自己的頭髮,扭了扭腦袋,才慢吞吞的走了進去。

漫布之間,門後是片乾乾淨淨的青石板鋪成的地面,天空上面,一盞亮晃晃的太陽,或許可以叫做是太陽吧,明晃晃的掛在空中,太陽正對着迎面走進了的地藏,地藏眯起了眼睛,長期的黑暗讓皮膚白皙得可以讓石康靜子嫉妒的他有點不習慣那耀眼的光線,想到這裏,地藏不禁暗自的腹誹了一句,若非那人的喜歡,自己至於麼?我地藏,可是地府的至尊!如今卻得像一條狗一樣從地府爬出來。

是,像條狗一樣的爬出來!

空間裂縫是上下開裂的,地藏雖然從另一頭走出來的時候是漫步悠閒,可裂縫的另一頭,卻是筆直的得如同高聳入雲的山峯一般。

如果單純的僅僅是上下開裂出來的空間裂縫也就罷了,區區的空間,還不在堂堂的地藏的眼中,可是……地藏咬了咬牙齒,仔細的看了看自己因爲攀爬而變得通紅的雙手。

是,因爲攀爬,高不過十米的劇烈,可就是在這短短的十米之內,地藏出手了十六次,破開了二千六百個重疊在一起的裂縫,同樣,一探手等於將手掌同時探入兩千多個互相重疊,卻互不交叉的空間當中,對地藏來說,也許不算什麼,但是,如果在這兩千多個空間在同時的抽取元力的話,地藏倒吸了一口冷氣,站在地面上,他的兩條腿幾乎都快軟下來了。

這就是所謂的天神之路!自嘲的笑了笑,地藏擡起頭來,他的眼前,那道人的身影看起來忽然變得尤其的恍惚。

“你要的,我都做到了,我,可以自由了吧!”低低的,地藏努力的擠出了一絲的笑意,對面的那人,兩道眉毛長長的拖到了地上,他的腦後,四色劍光安靜的懸掛着,待他慢慢的睜開眯起的雙眼的時候,整個空間彷彿都顫抖了起來一般。

“妥當了?七彩虹膏,五色天石,少了一味火元,強行用混沌元力將身體凝固起來,他現在,大約快到了崩潰的邊緣了吧?”

“你的好算計,通天,你的目的達到了吧,那麼,可以放我走了吧?地府?我不會去更不會回去了,被你設計困了這麼多年,我受夠了,十八層地獄,六道輪迴,十殿閻羅,誰愛管誰管去,神仙怎麼多,拼什麼要讓我入地獄,大司命呢?憑什麼他可以創出地府之後拍拍屁股走人,讓我頂缸?通天,我不入地獄,再不入地獄了,哪怕死,神不死,就算你把我壓在十八焱城之下,我也不怕了,我再也不怕了。”

晃了晃腦袋,地藏有點失態的揮了揮拳頭,一股龐大的壓力從他的身上緩慢的溢了出來。對面,通天教主緩緩的眯起了眼睛,那幾乎眯成一條線的眼中,閃過了一絲清晰的笑意。

“白癡啊,這裏,是人間界啊!跟我示威麼?一旦你從冥界吸取的鬼力達到了人間界的上限,你會被直接挪移到神界的,可是,問題是,神界的大門已經關閉了一千萬年了,你還進得去麼?”

嘴角露出了一絲促狹的笑意,通天手中的拂塵一揮,整個空間被整整齊齊的切割成了四萬八千塊同樣大小的碎片。

“就算是我,也只敢將自己融入天地之中,天地大能,盤古開天闢地的時候,將自己的神魂整個的融入了人間界,所以,雖然人間界是九天十界當中最脆弱的一界,卻從來沒有人敢在他的上面撒什麼野。那些傢伙還在的時候,或許他們偶爾會出手,畢竟,在盤古的身上撒野就是等於在他們的臉上打耳光,要知道,盤古,可是九成九的神族跟妖族的祖先,跟我們這些先天靈氣生成的人不一樣的,除了我們幾個,你們這些可憐的神啊,被造出來的神啊,你們,只不過是女媧的試驗品罷了,人間界的這個形容詞當真是很貼切呢,你們,只是她的一羣小白鼠而已,充其量,只不過是比較強壯一些的小白鼠罷了,可笑,可笑不自知啊!”

看着整個人忽然被忽如其來的元力充斥滿,嚇了一大跳的地藏,通天教主微微的頷首思索到,忽然,他的神色一斂,深深的看望天上的某個方向之後,平視着恍惚透過無盡的虛空看往無窮無盡遠之外的世界。

……

“雨師,你要帶我們去哪裏?仙界之大,爲何這裏我從來就沒有聽說過?”身體如同一張張得緊緊的弓射出的箭一般,繃得筆直的雨師根本就沒有回頭回答青化提出來的問題,東帝青化好奇的看着周邊的景色,他的神識已經不知道擴散到幾千萬公里之外了,那茫茫然的一片無窮無盡的虛空讓他的心頭茫茫然的有種極其不祥的預感。

南帝廣成子,東帝青化,北帝顓頊,西帝糸蕘,四人幾乎互相對看了一眼,諸人的神色之間,分明是根本就不知道雨師打算帶他們到什麼地方去的樣子,就在幾位仙帝的神識互相交流之間,雨師忽然長吁了一口氣,身體如同急剎車一般,甚至在空中被拖出了長長的一眼煙影的效果出來。

“諸位,到了。這裏,是中央仙帝,混沌的所在!”

站穩了腳步,雨師淡淡的開口說到,渾然沒有轉過看諸位仙帝的反應的意思。 read336;

就在葉川準備出發去東都城的時候,卻收到了一個請柬,乃是冰霜城第三大家族族長丁天君發過來的請柬。

過來送請柬的非常的囂張,直接留下請柬說三日之後再見就完事走人了。

白墨好懸沒動手乾死那個送請柬的小子,不過被葉川給拉下來了。

看著手中那燙金色的請柬,看上去這丁天君還是非常的鄭重其事的請葉川的。

上面的署名竟然是葉川族長,至少有一點他丁天君是承認的,那就是葉家已經被他們承認了。

「這丁天君請你過去肯定沒有什麼好事啊……」白墨笑了笑道。

一旁的葉川道:「該不會是把他的女兒下嫁於我吧?呵呵……」


白墨嘿嘿一笑道:「倒是有這個可能性,不過相比於這個的話,我倒是覺得過去警告你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吧!」

「那你說我去還是不去呢?」葉川笑著道,「我現在可是著急要去東都城的人啊!」

「這個我就隨便你了啊,反正我看去一下也無妨,咱也得看看別人出的什麼招,咱們才能夠見招拆招啊,要是實在不行的話,那只有武力解決問題了。」白墨無所謂的說道。

「武力解決問題?這個會不會太過暴力了一點啊?」葉川也是笑著道。

兩個人對視了一眼之後,都是放聲的狂笑了起來。

丁家府邸內。

丁天君也是鬱悶的很,他的兒子倒是有不少,不過女兒卻只有這麼一個。

之前他的女兒竟然和方家的那個方子豪好上了,讓他有些煩躁,這個女兒他雖然寶貝,但是真正涉及到家族利益的時候,他還是考慮到家族利益。

到底這個女婿能不能為他們家族的利益最大化?這個才是最為根本的問題。

至於女兒是否幸福,在丁天君看來,有了條件之後怎麼可能不幸福呢?

在他看來,這所謂的幸福就是生活的好,有一個強大的老公和後盾,這樣大家沒有後顧之憂,豈不是都幸福嗎?

他把目標直接就瞄準上了冰霜城的城主身上,冰霜城城主的兩個兒子雖然天賦都不是太好,不過也是說得過去的。


但是人家的底子硬啊,有一個如此好的老爹,要是他們丁家和冰霜城城主聯合的話,那對於丁家以後的發展那可是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的。

因此,對於方子豪這樣天賦卓絕的人來說,他根本懶得看一眼。

就算是方子豪的天賦夠強,能夠進入到武尊境,可是他又能夠取代冰霜城的城主么?

丁天君壓根也沒有想過方子豪能夠有什麼太大的作為,所以他斷然拒絕了方家的提親。

方家在整個冰霜城也算是能夠排進前三十位的,可是和他們丁家這樣排位前三的家族相比,在丁天君的眼中,這個方家就是可有可無的家族而已。

即便是和方家聯手,最後自己把自己的女兒送出去了,到時候還得幫助方家來提升實力,這樣賠本的買賣誰又會去做呢?

反正丁天君覺得自己肯定是不會去做這樣虧本的買賣的,此刻站在丁天君的旁邊,是他的夫人。

也就是丁彤的母親,樊嬌嬌!

丁天君一生之中有五六個老婆,而現在最為得寵的就是這個年紀輕輕的樊嬌嬌,樊嬌嬌最為鬱悶的就是自己沒有給丁天君生一個男孩子。

不過現在看看,自己的女兒丁彤倒是最為吃香的一個了,甚至還有可能跟城主的兒子結成連理。

她樊嬌嬌自然是非常的開心了,這兩天他們卻聽說了一件事情,讓他們憋悶不已。

一個叫做葉川的小子,竟然說喜歡自己的女兒五年了。

「夫人吶,這個葉川到底是什麼來頭啊?彷彿是從石頭縫裡面蹦躂出來的,之前根本就沒有聽說過這麼一號人啊!」丁天君沉聲道。

「我哪裡知道啊,老爺,咱們家的女兒只能夠嫁給冷葉冰少城主啊,其他的人跟少城主一比的話,那簡直就是……」樊嬌嬌的臉色相當的難看。

他們這些豪門大閥,誰出去不攀比啊?這樊嬌嬌之前就是以長相和美貌著稱最後嫁給了丁天君的。

現在自己的女兒又有了好的去處的話,她當然是要把自己的女兒往好的地方帶了。

難不成真的跟了這麼一個無名之輩嗎?樊嬌嬌絕對不想看到自己的女兒跟著這種貨色的人,因此她對於葉川的第一印象就非常的差,反正覺得葉川就是想著自己女兒的心思。

「這個葉川看上去倒也是一個不錯的青年人……」丁天君也不得不承認,自己絕對沒有這樣的魄力能夠在短時間內就把方家一半的地盤給吞下去,並且成立新的家族。

可是人家就是做到了,從這一點上講,丁天君還是覺得葉川不錯的。

而且他也是發了正正規規的請柬過去,把這個葉川給請過來的,現在他們就是在等著葉川的到來。

「不錯?跟少城主一比,恐怕就不是那麼回事了吧?反正我不管,老爺,你可是要為咱們家彤兒做主啊……」樊嬌嬌發揮出了她的優勢。


丁天君一陣的無奈,在外面他還真的是非常的兇猛,可是在家裡面他倒是有些害怕自己的這個夫人,一點點的招架之力都沒有。

當然了,這個是丁天君慣著自己夫人的一個表現,否則以他的實力還真的需要面對樊嬌嬌是這樣的臉色么?顯然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哎,這彤兒真的是不讓人省心啊,不過這葉川的到來至少有一個好處……」丁天君哈哈一笑道。

「好處?我看沒有什麼好處……」樊嬌嬌有些鬱悶的說道。

「夫人吶,你可不要忘記了,這葉川過來至少咱們的女兒對於這方子豪再也沒有任何的上心了,至於說這葉川,只不過是他的一面之詞,我相信只要我們不同意,女兒也不會在干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了。」丁天君笑著道。

說到這邊,樊嬌嬌也是笑了笑道:「這個都是真的,要不是因為這樣的話,我連這個小子都懶得見……」

「好了夫人,人家好歹也是一個家族的族長,咱們該有的禮節還是要有的,至於說這個方家,哼……竟然敢把主意打到我的女兒的身上,簡直就是找死!」

丁天君也是非常的生氣,他沒有想到這方家的人竟然如此的齷齪,主意打的還真的是非常的美妙,如若不是因為別人發現的話,自己的女兒現在還不知道是個什麼情況呢?

「就是,這個方家真的是太不要臉了,老爺,你可要好好的教訓他們。不過那個叫做葉川的小子還真的是替我們出了一口惡氣了呢!」樊嬌嬌也是感嘆了一聲道。

畢竟對於他們來說,其實這件事情本身也是沒有那麼的嚴重的,自己的女兒肯定是不可能現在就喜歡上葉川的吧?否則那也是太快了一些。

他們哪裡知道丁彤這個人是一個非常感性的,有那麼一瞬間葉川實際上已經是真正的住進了她的心窩裡面去了。

而且面對葉川,她最終還是選擇了讓葉川的追求,不過她把一切的難度都給了葉川。

女人對於男人的相信,有些程度上都是取決於男人是否能夠經得住考驗。

從這一點上來講,很多時候男人為了得到一個女人,所承受的壓力和風險是非常的巨大的,當然了,葉川是這種喜歡迎難而上的人。

何況,他的心中對於丁彤也是勢在必得的,因為水陰之體,也因為自己還真的是有點喜歡上了這個有些嫻靜溫婉的女人。

「這個才是我要說的重點,方子豪的天賦我其實覺得雖然不錯,但是還真的入不了我的眼睛,但是這葉川的天賦可以說就有些恐怖了。」丁天君也是有些猶豫。

這葉川的天賦在他看來的確是堪稱恐怖,天武境二重的實力,竟然一招就將天武境四重的方子豪給秒了。

這樣的實力放眼整個冰霜城,也是無人能夠出其右啊!

如若說相對於方子豪的天賦的話,他覺得冰霜城的少城主更加的合適自己的女兒的話,那麼對於葉川的天賦,他就要權衡利弊了。

因為這種人一旦成長起來,也算是相當的恐怖的,現在的丁天君反而是有些猶豫了起來。

他這一次為什麼要見葉川?實際上並不是因為葉川到底有什麼其他的出色之處,就是因為他想要看看這個突然出現的小子,有沒有這個能力在冰霜城生存下去。

樊嬌嬌鬱悶的看著丁天君道:「反正我不管,我就是覺得少城主還可以,其他人我一律不同意……」

丁天君也是有些無奈的搖搖頭,很多時候女人都是頭髮長見識短的人。

葉川也是在這一刻正式的踏入到了丁家的大門口。

丁彤的房間內,她的丫環云云很快的便跑到了正在彈琴的丁彤身邊。

「小姐小姐,那個叫葉川的人來見老爺了呢……」云云很會興奮的說道。

「誰?誰來見我爹?」丁彤一瞬間停下了自己的琴聲,看著云云有些擔憂的問道。

「那個葉川啊,我還是聽外面人說的,說今天老爺請那個叫做葉川的族長呢!」云云抿著嘴笑著道。

云云其實還是心疼自己的小姐的,對於之前在生死擂台賽上發生的事情,丁彤也是一字不落的都告訴了云云,云云聽完之後也是非常的生氣。

不過她倒是對這個葉川來了興趣,當得知喜歡丁彤是假的之後,云云還是極為的失望的。

「他來幹什麼啊?我爹要找他麻煩啊?」丁彤有些緊張的看著云云,隨即道:「不行,我可不能夠讓我爹胡來啊……」

「小姐,你這麼緊張幹什麼啊?他又不是什麼好人,你不也說他是大壞蛋么?就讓老爺一掌打死他好了,省的小姐煩!」云云一本正經的說道。

「你個小妮子,胡說什麼呢?人家……人家又沒有得罪我們,反而是幫助了我,怎麼能夠讓我爹……好啊,你個小妮子,竟然敢在這邊取笑我……」

丁彤一開始還在跟自己的丫環在這邊解釋,不過看到云云已經是忍不住笑了出來,她也知道自己被耍了。

「小姐,原來你還真的是喜歡上人家了啊?」云云哈哈一樂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