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嘴。」澋煜一瞪。

慕容澋軒立即閉嘴,他眼睛珠子轉了又轉。

大概兩個六十下過去,他實在是憋不住了,張開嘴巴道。

「澋煜,你能不能別每次這樣?小孩子就應該多說說話,這樣以後才不會有溝通障礙,你這樣以後找不到媳婦的,不會有女人喜歡你。」

聽著慕容澋軒喋喋不休的嘴巴,澋煜抬起手,手指間夾著一根黑黝黝的針,此針是由隕石提煉出來的東西所制。

看到東西的慕容澋軒立即閉嘴,然後小聲道:「我去找豬叔叔。」

說完就跑了。

朱有才在房間收拾自己的東西,看到跑進來的澋軒,問:「怎麼了?」

「有些困了。」

一聽他困了,朱有才指著床道:「都換過了,可以直接去睡。」

「謝謝豬叔叔。」慕容澋軒說完便跑向床,翻身上去兩腳一瞪脫掉鞋子往床上一滾,「豬叔叔走的時候記得把門帶上,謝謝。」

「嗯。」朱有才應了一聲,提起自己的包袱出去,聽他的把門帶上。

澋煜看著從房間里出來的朱有才,問:「澋軒睡了?」

「嗯,你不睡一會兒?」

「不了。」他沒有睡午覺的習慣,「我出去一趟,澋軒若是醒過來,麻煩朱叔照看一下。」

聽他要出去,朱有才擰眉。

「你出去做什麼?」

「買點東西。」

澋煜說完便走了,不給朱有才再開口的機會。

朱有才緊鎖眉頭,搖了搖頭表示懶得管了,直覺告訴他這兩個孩子不簡單,肯定會有暗影什麼的跟著,要不然誰家的孩子不見了肯定早就滿城風雨的找起來。

沒錯,澋煜的確有事,他回到禾記酒樓。

掌柜見小少爺來了,連忙領著小少爺去後院。

「小少爺,您是有什麼要吩咐嗎?」

「我要見鬼叔。」

見小少爺要見鬼爺,便告訴小少爺:「鬼爺天黑前應該會到。」

「那我晚上在來。」說著便起身離開。

掌柜連忙跟上:「小少爺,可否告知落腳處在哪裡,待鬼爺來了便讓鬼爺直接去找您。」

「不用,晚上我過來。」

掌柜見小少爺不說也就不問了,把人送到門口才回去。

澋煜回去的時候手裡多了兩本書,朱有才見他手中的書,吃驚的問:「這裡面的字你都認識?」

「嗯。」澋煜點頭,向堂屋走去。

權少的天價蠻妻 朱有才再次刷新對他的認識,覺得這孩子不是孩子吧,應該說他是天才。

在澋煜離開禾記酒樓后一個時辰,鬼爺跟血玲瓏一同到禾記酒樓。

「人在哪裡?」

掌柜看著面前突然風塵僕僕的兩位爺,咽下口水,隨後才告訴他們。

「小少爺說晚上過來找鬼爺您,我問過小少爺落腳處,可是小少爺不說。」

兩人聽完擰眉,轉身走了。

「我們分頭找,找到發信號。」血玲瓏對鬼道。

鬼點頭,手中的扇子一收便向另一邊走了。

西廂房缺點東西,朱有才跟澋煜說了一聲便出門去了。

在朱有才離開沒一會兒,鬼出現在院子里,看到堂屋裡看書的澋煜,立即放了一個信號,然後走進去。

澋煜抬眸看著走進來的鬼叔,合上書望著走到面前停下來的人。

鬼叔之所以叫鬼,那是因為他的皮膚太白了,白得不正常,一種病態的白,所以被稱之為鬼。

「鬼叔,你怎麼來了?」他的意思是掌柜明明說天黑前鬼叔才會到,怎麼這會兒就找來了?

「你可只你可姨急死了?」

聽鬼叔提起可姨,澋煜一臉內疚,很快那內疚又消失。

「聽說我爹有消息了,我要去找他。」

「那你也不能偷偷離開,若是遇到壞人怎麼辦?」鬼知道他們兩傢伙有本事,但是這世界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萬一遇到比他們厲害的人怎麼辦?

想想都后怕。

「那鬼叔是要把我們帶回去?」

這個問題鬼沒有回答他,而是詢問他。

「聽掌柜說你找我。」

「嗯。」

「何事?」

「鬼叔只有天國的朱有才嗎?」

「朱有才?」鬼擰眉,這個人他似乎在哪裡聽過,就是一時想不起來了。

「你問這個人做什麼?」

「這宅子就是朱有才的,我們打算跟他一起去天國。」

「你這個臭小子,讓我們一頓好找,你血叔叔我差點把天揭了。」血玲瓏這個時候突然出現進來就是很暴躁的說澋煜,說完沒看到澋軒,便問,「澋軒那小子死哪裡去了?」

「剛睡醒就聽到玲瓏叔叔找我,真是讓我受寵若驚吶。」慕容澋軒即便是睡著了,警惕性也很強,所以在鬼來的時候他就醒了。

只是沒想到玲瓏叔叔這般想他,一來就找他,這真是讓他受寵若驚。

「你小子還睡得下,你可知天都要塌下來了。」

「塌了嗎?」 婚心萌動 慕容澋軒抬頭望天,然後若有所思的道,「沒有呀。」

血玲瓏覺得要被氣死了,覺得自己的八字跟這小子的八字不合,要不然為什麼每次見面都會被這個小子氣得半死。

「行了,既然人已經找到,那就一起去天國。」鬼這個時候道。

本來他們是想按照夫人說的暗中保護,可澋煜主動找他,那就算了。

慕容澋軒聽完鬼叔的話,問:「你們不是逮我們回去的嗎?」

「夫人已經知道你們離家出走的事情,本讓我們暗中保護,現在既然這樣,那就一同去。」

「那挺好的,有兩位叔叔在,我們就不用擔心人販子了。」慕容澋軒說著說著就說出來了。

鬼跟血玲瓏聽到「人販子」三個字的時候擰眉。

「你們遇到人販子?」

澋煜掃了澋軒一眼,怪他多嘴。

慕容澋軒嘿嘿的笑了幾聲,既然已經說出來了,那就索性全說算了。

「對呀,那兩人販子從城外跟到城內,一直跟著我們,然後我們把他們引到無人的巷子里教訓了他們一頓。本來以為這兩人怕了,誰想他們居然還找幫手過來,先是誣陷我們偷了他們的東西,好在朱有才火眼金睛,早就看出他們不是好人,便制服了他們,然後把他們送官。」

兩人聽完慕容澋軒的話,總結了一下就是那兩個人綁架未遂反遭教訓,然後不服結果進監獄。

看來他們有必要感謝一下那位叫朱有才的人。

想曹操曹操就到,朱有才抱著薄被進門,看到堂屋裡兩個一紅一白的兩男人,擰眉快步走過去。

「你們是誰?」

你這條錦鯉我抱定了 鬼跟血玲瓏轉身看著抱著棉被的男人,然後鬼開口詢問。

「想必你就是孩子們口中的朱有才了吧!」 「你們是澋軒澋煜的親人?」朱有才猜測,只是這人是不是生病了?怎麼皮膚白成這樣?

血管都看得一清二楚。

「是的,我們兩位是他們的叔叔,之前的事情我們聽兩孩子說了,多謝朱兄弟出手相助。」鬼拱手道謝,謝完掩嘴咳嗽,表示自己是真的病了,咳嗽完后便繼續道,「聽孩子說朱兄弟要去天國。」

「是的。」朱有才應了,眸光看向兩孩子,「他們說他們去天國找娘。」

「他們的娘的確在天國,孩子已經很久沒見過娘了,所以想得緊。」鬼憂心又憐惜的看著孩子。

「原來如此,那兩位是要帶他們回家還是與我一同去天國?」朱有才還是挺喜歡這兩孩子,只是越來越好奇他們的身份,因為眼前的兩位看起來就不一般。

「若朱兄弟不嫌棄麻煩,我們倒是想跟朱兄弟一同去往天國。」

「那就一起吧,只是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得等我處理好事情才能啟程。」朱有才也不知道兩小子有沒有告訴過他們,「還有我這房間不夠。」

「這個不礙事,我們自己會安排。」鬼道。

「那你們隨意。」朱有才抱著薄被回西廂房了。

他一走,血玲瓏便道:「此人不簡單。」

「他是天國富商柳天成的人。」鬼想起來他是誰了。

血玲瓏聽鬼一說愣了一下,隨後笑道:「看來天國的人開始注意天啟王朝了。」

「何止他,其它國的商人也這樣,誰讓咱們的夫人種得一手好果子。」鬼也笑起來。

鬼很少笑,只有說起劉小禾時候才會笑。

如今劉小禾的果園品種很多,各種水果都有,張家村的地都被她收購了,而張家村的那些人都成了她果園裡的幫工。

有小白看護,加上劉小禾的脾氣,大家都規規矩矩的沒做什麼偷雞摸狗的事情,畢竟劉小禾給出的工錢很高,任誰也不想丟了這份工作,而且每年年底小禾都會給每家發年貨,也就是果園裡貴得離譜的果子。

說起這個果子他們就不得不誇一句,是真的很好吃,而且吃了能強身健體,堪比鮮果,如今張家村的村民個個身強力壯,一年到頭基本沒生過病。

總之劉小禾如今就是張家村的恩人,也是富貴鎮的傳奇人物。

鬼跟血玲瓏跟他們說了一些話后就離開了,朱有才收拾好房間出來,看到就澋軒澋煜兩人,便問。

「你們的兩位叔叔走了?」

「是的。」澋軒道。

「……」朱有才覺得這兩人一定不是親生的,要不然怎麼就這麼放心的把他們丟在這裡?

按道理來講,不應該是把兩孩子帶走嗎?

「豬叔叔你在想什麼,是不是巴不得叔叔把我們帶走?」澋軒一副看穿他的口氣。

「咳咳,怎麼可能,你們這麼可愛,我怎麼會嫌棄你們。」

「看你樣子就知道在說謊。」澋軒鄙視朱有才,然後一副大度的模樣,「罷了,我大人有大量,只要豬叔叔晚上請我吃大餐,我就原諒豬叔叔你了。」

「你小子前世是豬投生的吧?吃飽了睡,這會兒睡醒就想到晚上要吃的東西。你這麼能吃,怎麼還是這麼的瘦?」朱有才說著就伸手捏了捏他的臉蛋,皮膚還挺滑。

捏著捏著居然上癮了。

澋軒見他捏起勁了,內心翻了一個白眼,抬手就把臉上的手拍開。

「再捏就得收費了。」

朱有才見他這樣,故意逗他,問:「如何收費?」

「捏一下一兩黃金。」

慕容澋軒說完伸出手,然後一副你快來捏我快來捏我。

櫻啟 澋煜看不下去了,拿著書去外面。

三國之巔峰召喚 朱有才看了一眼出去的澋煜,問:「你去哪裡?」

「外面看書。」澋煜回答,人已經跨出大門。

「甭管他,他就是一個書獃子。」慕容澋軒扯回朱有才,「剛才你捏了我好多下,我給你打個折,給我五兩金子就行了。」

「沒問題。」

朱有才回答得很爽快,這讓慕容澋軒覺得有詭。

「臭小子,敢跟我要錢。」朱有才心中暗想,然後大大方方的摸出一張銀票,面值夠他再捏千百下。

看著錢,慕容澋軒乾笑起來:「我跟豬叔叔開玩笑,豬叔叔莫當真,莫當真。」

開玩笑,這千百下捏這來,他的臉還不得爛,想想都覺得可怕。

「開玩笑的嗎?」朱有才挑眉。

「對,開玩笑的,豬叔叔您大人不計小人過,就把我剛才的話當作放屁一樣放了。」

「粗俗。」虧他之前還覺得這個孩子好教養,現在才看出他的真面目。

「嗯嗯,我粗俗,您老人家高大上。」

「高大上是何意?」

「就是高端大氣上檔次。」慕容澋軒解釋給他聽。

聽完后的朱有才擰眉,問:「這些也是您娘教的?」

「是噠,我娘比夫子還要厲害。」說起劉小禾,他就驕傲。

「比夫子還要厲害?」朱有才很好奇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女子。

三天後,朱有才的事情才處理好,他們準備下午出發去往天國。

吃完午飯,朱有才把房子退了。

澋軒澋煜跟鬼還有血玲瓏在一起,他們在城門口等朱有才,因為澋軒澋煜年紀小,不適合長時間騎馬,便準備了一輛馬車。

朱有才過來的時候,看著惹眼的馬車,他微微擰眉,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們有錢似的,不過為何這般眼熟,似乎在哪裡看過這樣的馬車,只是一時間想不起來了。

但是,他知道肯定不一般,因為他熟悉的信息那肯定是重要的信息。

馬車裡的慕容澋軒見朱有才來了,伸手跟他打招呼。

「豬叔叔,你怎麼才來。」

「抱歉。」朱有才對駕車的血玲瓏道。

「沒事,出發吧。」血玲瓏淡淡的道。

剛才朱有才看他馬車的時候皺眉,知道朱有才在想什麼。不過有眼力勁的人肯定不會打劫他的馬車。

朱有才點頭,騎馬走在前面。

突然,他想起來了,吃驚的回頭看著駕馬車的血公子。

居然是血玲瓏,聽說血玲瓏解散閻樓後跟了一個女人,莫非那個女人就是澋軒澋煜的娘?

血玲瓏見朱有才突然停下來,問了一句:「朱兄弟怎麼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